紅杏紅 (1~12)

  • 紅杏紅 (1~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引 子我睜開雙眼,雖然陽光透過緊閉的窗簾印照進來些許,但屋裡依然昏暗。我
輕輕的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瀰漫著一縷陳年干邑的幽香,其中還夾雜著女人誘人
的香水味道和男人腥臊的精液味道。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引 子

我睜開雙眼,雖然陽光透過緊閉的窗簾印照進來些許,但屋裡依然昏暗。我
輕輕的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瀰漫著一縷陳年干邑的幽香,其中還夾雜著女人誘人
的香水味道和男人腥臊的精液味道。

大腦稍稍得清醒了一些,昨天的一切發生得太快也太瘋狂了,我的臉上不禁
有些發燙。

我輕輕翻開壓在我乳房上的一條胳膊坐了起來。豪華行政套房中寬大的席夢
思床上的另外三個人好像還在熟睡。夏文娜的手在我原來躺過的地方撫動了一下,
似乎是在找我那光滑柔嫩的乳房。

下了床,我緩緩地向衛生間走去。床邊散落著一片衣服,我一眼又看到了那
根巨大女同用的穿戴陰莖。

「哦……」我深吸了一口氣,「這東西昨晚是怎麼插進我陰道和肛門裡的?」

衛生間裡也是雜亂一片,浴巾和浴袍丟得滿地都是。巨大的按摩浴缸邊上的
兩個高腳酒杯中還剩有不少紅酒,一條黑色丁字褲飄在水面上。

我來到洗臉台前,巨大的鏡子裡映現出我豐滿的肉體。已經人到中年了,可
除了小腹生了些贅肉,腰身變粗了一些外,一切還是像少婦般的迷人。

我打開龍頭,彎下身捧了一汪水灑在臉上,感覺整個人清醒了許多。忽然,
我感到一根火熱而堅硬的肉棒插進了我的兩腿之間,我下意識地並緊雙腿。

「小凡……」我輕呼一聲。

「雅君姨,是莉莉……」

這時,一對堅挺的乳房緊緊地貼在我的背上,一雙瑩嫩的玉手繞到我的胸前
有力地按在我的乳房上。

一股暖流從我的乳頭襲遍我的全身,我感到渾身酥軟。

「噢……莉莉……」我嬌吟了一聲,鬆開了緊並的雙腿。

 (一)出差

我是半個月前接到通知要到新知市的大禹溝旅遊度假村參加一個全國教育系
統的會議。原定是我們的老局長宋學軍去的,可他有病住院了,於是局裡臨時決
定由我這個副局長代勞。實際上也沒什麼勞苦可代,到那裡無非是吃吃喝喝、玩
玩樂樂,然後帶些紀念品回來。

在接到通知的第二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孫雅君同學,」

我楞住了,是夏文娜。

「文娜!是你?!」

「哈哈,沒想到吧。親愛的,我們多少年沒見了?」

夏文娜是我讀中文研究生時的室友,畢業後她被分到了新知市一所武警學校
當了中文兼政治教師,前年通電話時得知已經混上了教授並且當上了副校長。

「有十幾年了吧?」

「是呀,多快呀!人都老了。我去年去你家的時候,你正好不在,多可惜呀
。」

她來的時候,正好趕上我出國考察。

「我看到你的照片,還那麼年輕漂亮……」電話那頭繼續說著。

「砰,砰,」這時響起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我摀住話筒朝著門口喊了一聲。

門開了一條縫,一位英俊的年輕人探進來上半身,那是我的秘書唐小強。

「嗷,孫局,不好意思,您在電話上。局裡的辦公會馬上開始了,他們請您
去呢。」

「知道了。」

我放開捂著電話聽筒的手,說道:「文娜,我有個會,馬上要過去,你有什
麼事?」

「大局長很忙呀。」文娜開著玩笑,「沒什麼事。你不是要來我們市開會嗎
?」

「是的。」

「把航班號告訴我,我去接你。你快去忙吧,我們見面再好好聊,親愛的。

拜拜。對了,等到了我們這兒,一切要聽我安排呀,拜拜。」

「沒問題,謝謝老同學,拜拜。」

我放下電話,笑了笑。文娜還是那麼爽爽快快。她是怎麼知道我要去新知市
開會的呢?

老公聽說我要出差,隨便交代了幾句,並說他單位有個會送不了我。我告訴
他小強會去送我,他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自從我老公下海經商,整天就忙個不停。聽姐妹說他在外邊不乾不淨,我也
不想理會太多。結婚這麼多年,女兒也已經上了大學,有些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算了。再說,自從去年出國時和小強發生了關係之後,我就更不想多問他的事了。
我們倆是各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

出發當天的中午,吃完飯,老公回房休息了。我是下午的飛機。給文娜發了
個短信,她很快就回復說機場見。

保姆小虹一邊收拾桌子一邊問我:「孫姐,你要幾天回來呀?」

「一個星期。」被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尊稱為孫姐,我總感覺有點不自在,
因為我的女兒也不比她小幾歲。

「那等你回來那天我給你做香辣蟹吃。」

「好呀。別忘了還有水煮魚呀。」

小虹做菜的手藝是一流的,她是兩個月前我家原來的保姆李嫂走後我老公的
一個朋友介紹來的。小紅據說是在一個廚師學校讀過一年書,後來就到了我老公
的朋友家做保姆。那個朋友我記得好像是一個醫療器材廠的廠長,叫張仁。小虹
來的第一天就以她端莊的外表、得體的舉止和高超的做飯手藝征服了我全家。在
餐館吃飯我是煩透了,自從家裡來了小虹,我把能推的應酬也就都推掉了。

我匆匆整理好了行李,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小強。他說已到了我家門口。

「小虹,我走了。」說著,我就拎著行李走出屋門。

「孫姐我送你一下吧?」小虹追了出來。

「不用了,鎖好門就行了。」

小強在我家院門口衝我招招手,他一身潔白,戴了付茶色墨鏡,高挑健壯的
身材和英俊的臉頰讓我看得心裡撲撲亂跳。

我打開院門,小強彎腰接我的行李,他的手一下握在我的手上,他的嘴唇貼
近了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孫局,等急了吧?」

小強身上特有的雄性荷爾蒙的味道撲入我的鼻孔,我的心跳得更快了,臉一
下子漲紅起來,感覺下身一股暖流湧動,陰道裡立刻瘙癢起來,淫液隨之滲出陰
唇。我抽出他握著的手,也輕聲說道:「壞小子,別人會看見的。等會兒再收拾
你。」

汽車緩緩駛出我們的小區,透過奧迪Q7深褐色的車窗望出去,中午驕陽下
的街道上稀稀疏疏沒有幾個人。

「小寶貝,」我輕呼了一聲就倒在了小強的肩頭,「我出差幾天,你會不會
想我呀?」

「哈哈,你走了,彤彤明天也出差,這幾天可讓我怎麼過呀。」

彤彤是小強的老婆,叫張彤彤,人很漂亮也很風騷,在一家報社做記者。快
三十了,和小強還沒要孩子,據小強說是彤彤和他商量好的再玩幾年。

「是不是又和她的那個陳主任出去採訪呀?」

「嗯。」

「那不正好,他帶你老婆出去搞,你可以去他家搞他老婆呀。」陳主任的老
婆叫李冬梅,是我們市文工團的團長,她的那些風流韻事估計連她自己都說不清

「不想去了,真受不了她,都五十多了,還性慾旺盛。前幾天,她又和她團
裡新來的劉新志搞上了。昨天給我打電話,說等她老公走了以後讓我和劉新志一
起到她家。我說你出差,這幾天局裡事多,等過幾天再說吧。」

「你太招惹女人了,我都不放心這幾天你能不能忍得住。不許出去亂搞,聽
到沒有?」

「遵命,我的局長大人。我這幾天攢著,等你回來。」

「不行,現在我要把你吸乾,省的你不老實。」說著,我把左手伸向他的褲
襠撫摸起來。

「饒了我吧,我還要開車呀。」

「嗯……」我執拗地嗯了一聲。

他的褲襠隨著我的輕撫平地支起了一個帳篷。

「能饒你嗎?反應也太快了,你是禁不住女人誘惑的。」

我拉開了他的褲鏈,一隻手伸進去拉下他的內褲,把他那堅硬的肉棍拉了出
來。他那根肉棒確實粗壯、碩長,我真的沒有看走眼。我在面試秘書的時候,辦
公室為我推薦了好幾位,我一眼就看中了他。一是他人長得帥文采不錯,其二也
是最重要的,他自從大學畢業就跟著我的前任汪紅副局長干,直到汪副局長退休
我接任,整整七年。

要知道汪副局長是個特別挑剔的老太太,她古怪的脾氣全局是出了名的,她
的秘書幾乎是一兩年一換,可自打小強到了她的身邊以後,她突然變得和藹體貼
起來,我想知道小強的魅力所在。這個謎團終於在我和小強發生了曖昧關係之後
被揭開了。

小強的陰莖在我的手裡青筋暴起,巨大的龜頭漲成紫紅色,一絲蛋清樣的陽
精從馬眼中冒了出來。我忍不住探過身,伏下頭,用嘴含住了他的龜頭。

「嗯……」小強舒服地呻吟了一聲,他欠著屁股,想把他的陰莖插得更深。
我順著他的意,一邊放鬆口腔歡迎他的肉棒的進入,一邊收緊嘴唇將他龜頭後面
的包皮推了下去。

「哦……」小強開始呻吟起來,同時他的右手把我的上衣扯到了我的腋窩下
面,從我的背後解開我的乳罩。他輕輕在我背上撫摸了兩下,然後那隻手就繞到
我的胸前開始揉搓我那對豐滿的乳房。

他的陰莖太長,我努力地將其吞入口中。我感到龜頭都已經頂到了我的喉嚨,
可陰莖還有大概三分之一露在外面。他的陰莖也太粗,我用大拇指和食指攥住他
陰莖的底部,可指尖無法相觸。

我用舌頭在他的肉棒上頂了兩下,然後用嘴唇緊緊箍住他的陰莖桿,帶動著
他的包皮向上捋,直到包皮裹住了龜頭。我用舌頭在他的龜頭上轉了兩圈,然後
把它吐了出來,他的包皮隨即又滑落到龜頭的下面。我的唾液混合著他的陽精沾
滿他的陰莖,使其看起來更加光亮滑潤。

「我的媽呀,雅君姐,你要整死我了。」小強說著用右手輕輕地捻著我已經
漲硬的乳頭。我像是觸電一樣,渾身收束,雙腿緊夾,一股熱流湧出我的陰道。

我抬眼嬌媚地看著小強說:「是舒服死了吧?你害得人家的內褲都濕透了。」

小強低頭迅速地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笑著說:「我的好姐姐,先脫
了,一會兒換一條新的吧。」

「好吧。」我拿開他玩弄著我乳房的手坐起身,把裙子撩了起來,脫下了雪
白的內褲。我拿在手裡看了一下,內褲的襠部全都濕透了。

「讓我看看。」

我把內褲遞了過去,他抓起內褲放在鼻子下用力吸了一下,「好姐姐,你的
騷味可真好聞呀。」然後拿開用眼掃了一下,「這麼多騷水,還是先用它把你的
洞洞堵上吧,不然我們的車裡要發洪水了。」說著,他又把我的內褲放在鼻子下
用力吸了一下,然後遞還給我。

我注意到他在嗅我的內褲時,他的陰莖興奮地跳動著。

我接過內褲照他說的塞在我的兩腿之間,我也怕淫水流出來得太多弄到裙子
上。

這時,我們的車子已駛上了高速。

我再一次伏向他,解開他的皮帶,這樣,他的陰莖能更舒服地豎立著。我左
手從他的背後伸進他的屁股縫裡,他抬了抬屁股,配合著我。我的中指找到了他
的肛門並在上面輕輕點了一下,他的肛門口收緊起來。

「哦……我的好姐姐,今天你就饒了我吧。」小強再一次向我求饒,但他的
陰莖卻背叛了他,那大肉棒已經硬得緊緊地貼在了他的小腹上。

我右手握住了那根堅硬、滾燙的寶貝兒,一邊開始上下捋動,一邊笑道;「
不能饒你,讓你這幾天不能再去找李冬梅。」

「不會的,我保證。」

「也不能讓你去找汪老太太。」

「不會的,我向毛主席保證。」

「哼,我才不信呢,你會這麼老實,前幾天汪老太太還打電話來讓我多關照
你呢。」

「不會吧,我都好久沒去她那兒了。」

「看來是她舊情難忘了?」我感到有些醋意,左手中指不由地用力摳了一下
他的肛門。我倒是真的不擔心他和李冬梅那個騷女人好,因為李冬梅水性楊花,
沒有長性,可汪老太太可就不同了,她是五十歲了才得了小強這個大寶貝兒,當
然是一往情深了。

「哦……」他的屁股不自然地扭動著,像是要躲開我的手指,嘴上支應著:
「我的好姑奶奶,我的雅君姐,我的心裡只有你呀,我保證把最好的都留給你。」

「那我現在就要。把車調成巡航定速。我的好弟弟,放鬆點,我會讓你舒服
的,舒服的這幾天都想著我。」

他把車調成巡航定速,右腳離開了油門,屁股稍稍抬起了一點,準備好讓我
的手指侵入他的身體。

「這就對了。我的小寶貝,姐姐最疼你了。」說著,我左手中指壓緊他的肛
門口,右手一緊一鬆地攥著他的陰莖。「放鬆點,乖乖。」我知道他喜歡我玩弄
他的肛門,他的這個嗜好是他在我把我的菊穴獻給他之後告訴我的。

「嗯……」小強長出了一口氣,隨之肛門口的肌肉向四周鬆開,我的手指慢
慢地插了進去。

「噢……」小強舒服地輕叫一聲,他用右手攬住我的脖莖,把我的頭按向他
的陰莖。

他的馬口上分泌出好多淫液,我聞到男性特有的腥騷味道,這股味道一下把
我熏得大腦一片空白,我迫不及待地張開口含住了他的肉棒吮吸起來。

小強攬著我脖頸的手轉到了我的胸前,開始揉弄起我的乳房。隨著他的揉弄,
我的全身熱脹起來,吮吸的速度開始加快。

「噢……我的姐姐,這會兒要能插到你的騷洞洞裡就好了。」

「哼……」我用鼻音回復著他。我一面上下吮著他的陰莖一面用我的舌頭在
他的陰莖上攪動著,同時我的左手的中指在他的肛門裡抽動著、右手輕輕撫玩著
他的兩顆陰囊。

小強在我的幾重刺激下哼哼起來,「噢……嗯……我的好姐姐,整死我了,
嗯……我的好姐姐,等你回來我要想個辦法好好搞搞你。嗯……」他的手把我的
兩隻大乳房捏在一起揉著,我的陰道裡一陣一陣的瘙癢難耐、一股一股的熱流湧
了出來。

「哼……」我也哼哼起來,頭上下的動作更快了,陰莖在我嘴裡發出「啪嘰、
啪嘰」的響聲,我的唾液混著他的淫液從我的嘴角大量流出,順著他的陰莖淌得
他的陰囊和褲子上全是。

突然,車子微微顛簸了一下,我感到他的龜頭撞到了我的喉嚨,我不由自主
地收緊了口腔,用力吸了了一下。「啊……」他叫了一聲,迅速抽出玩弄著我的
乳房的手按在我的頭上,他的陰莖在我的嘴裡跳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就要射精了,
我的左手中指在他肛門裡深深頂著他並攪動著,右手的指尖在他緊緊貼向陰莖的
陰囊上撩動著。

「啊……」小強大叫一聲,他的陰莖在我的嘴裡一下脹大了許多並且劇烈地
跳動起來,一股股滾燙腥騷的精液射了出來。

「哼……」我吞下了一口他的精液,但他仍射著,我感到有些喘不上氣來,
想抬起頭吸口氣,可我的頭被他死死按著動彈不得。

「姐姐,別浪費了,這可都是我的精呀。」

這不用他說我也知道。自從和小強好上之後,我就迷戀上了他那腥腥的精液
味道,其中充滿了一種年輕異性的朝氣。

我含著他仍然跳動著的陰莖、努力嚥著他的精液,可還是讓一些從嘴角溜了
出去、順著陰莖流到了他的褲子上。

高潮過去的他開始趨於平靜,呼吸緩慢下來,粗大的陰莖在我嘴裡開始縮回
常態。他放開按著我頭的手,我把他的陰莖放了出來,然後伸出舌頭把那溜掉的
精液舔進嘴裡。他的肉棒似硬非硬看起來只比我老公勃起時的小一些,他是我見
過的男人中最雄偉的一個。

「舒服嗎?」我抬起頭問他道。

「嗯。」他又開始愛撫著我硬硬的乳頭,說道:「把你的手拿出來吧。機場
快到了。」

我差點忘了,忙把仍然插在他肛門裡的手拿了出來。「嘻嘻,我都忘了。」

我拿開他按在我乳房上的手,然後坐直身,把上衣拉下來,開始整理自己蓬
亂的頭髮。小強提了提褲子,然後用襯衣的一角蓋住了陰莖,以免高速的收費員
看見。

車緩緩地駛入了機場的地下停車場,小強找了一個偏僻的車位停了下來。

車子熄了火,周圍一片寂靜。小強轉向我,一把把我攬在他的懷裡,他在我
的嘴上吻了一下,說道:「孫姐,我就不下車送你了。褲子上的東西沒法見人呀。
你一路保重。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好吧,」我趴在他懷裡,撩開他襯衣的衣角,在他軟軟的陰莖上愛撫了一
下說道。
「哈哈,你是我唯一的姐姐行了吧。啊,對了,別忘了給王校長打個電話說
說我表弟工作的事。」

「好的,不會忘的。」

我整理好衣服,把濕了的內褲塞進我的手包裡,和他又吻了一下就下車去了。 
  
  
  
  
  
  
  
  
  
  
  
  
  
  
  
  
  
  
  
  
  
  
  
  
  
  
  
  
  
  
  
  
  
  
  
  
  
  
  
  
  
  
  
  
  
  
 

二  舊友重逢

飛機大概飛行了兩個小時到達了新知市。我在座位上迷迷糊糊地似睡非睡,
滿腦子都是小強那根堅硬的陰莖,下體潮潮的、癢癢的難受極了。

飛機終於落地了,我走出機艙,一眼看到身材不高、體態豐腴的夏文娜,我
楞了在那裡。

「雅君!」她也看到了我,叫了一聲撲了上來。

「娜娜!」我們倆兒人高興地抱在一起。

「你還是那麼漂亮!」她端詳著我說道。

「你也是呀!這麼多年沒見更漂亮了。」我也打量著她,她沒怎麼變化,黑
黑的眼影讓她透出一種成熟女性特有的妖媚。「真沒想到你會到這兒接我。」

「哈哈,你都忘了我是武警了?」

我們鬆了開來,文娜轉身對一對年輕人說:「小凡,莉莉,過來過來。」這
時我才注意到她身後站著的一對年輕人。男的有二十四五歲,身高大概一米八以
上,英俊魁梧。女的也二十四五歲,身高有一米七吧,長得非常妖艷,長長的卷
發披在肩上,一雙大眼睛勾人魂魄。

「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常常向你們提起的,」文娜指著我停頓了
一下接著說道:「我的閨中密友,大名鼎鼎的孫局長,我看你們就叫雅君姨好了
。」

「雅君姨好。」兩人朝我笑著叫道。

「雅君,他叫張世凡,是我們學校的體育教官。是我的乾兒子,你就叫他小
凡好了。」文娜又轉向徐莉介紹道:「這是我的寶貝乾女兒,叫徐莉,我們都叫
她莉莉,是我的秘書。兩人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我衝他們笑著點了點頭。

「小凡,快幫你雅君阿姨拿行李。」

「雅君,我先帶你去賓館,然後去吃飯。」文娜拉著我的手,我們一行人走
出機場。他們的車子就停在路邊,一個警察守在邊上,他看見我們過來,朝我們
招了一下手就走開了。我們上了車,小凡開車。我和文娜一路閒聊,沒過多久就
到了我們開會指定的賓館一一勝景大酒店。

文娜特別為我安排了一間豪華行政套房。

小凡和莉莉把我的行李放入房間後說去樓下大廳等我們,就退了出去。

我關上門,轉過身,文娜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們凝視著對方,感覺到空氣在
抖動,我們激動地抱在一起,

我顫聲地說道:「我的好妹妹,終於又見到你了。」

「雅君,你都想死我了。」她兩腮泛紅,小嘴微張,呼吸急促。

我看到她的舌尖微微從她的朱唇間伸了出來,我再也按耐不住,吻了上去。
我們的嘴唇緊貼著,舌頭攪動著,都想伸進對方的口腔。

我們緊緊地擁著,深深地吻著。過了很久才鬆開來。

文娜撩起我的裙子,我用手去阻止她。

「雅君,讓我摸一下我的寶貝兒。」說著,她的手穿過我的阻撓,伸進我的
兩腿之間。就在她按在我濕潤的陰戶上的一剎那,她驚訝地瞪大了雙眼望著我說
道:「乖乖,你沒穿內褲?」

我有些不好意思,也無法解釋,只是訕訕地說:「文娜,別摸了,弄得怪難
受的。」

「哈哈。。。」文娜咯咯笑著。「我的好姐姐,都怪妹妹不好。是妹妹太想
你了。我一見到你,底下就濕了。你摸摸看。」

我撩起她的裙子,一手伸進她的內褲裡,穿過一叢濃密的陰毛,我的手指感
受到一條濕潤柔嫩的肉溝。

「噢。。。」當我的指尖觸到她的陰蒂時,她呻吟了一聲,「好舒服呀。」

我也感到她的手指輕柔地撫摸起我已充血的陰蒂。

「嗯。。。」我悶悶地嗯了一聲,又激動地和她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我們的手指在對方的陰蒂上快速揉動,熱血從下身衝向頭頂。我們上身緊緊
貼在一起,可下體卻分得很開,像是要躲開對方手指的撩擾,但當對方的手指觸
不到自己的陰蒂時,自己那柔軟而敏感的下體又會主動迎上前去。

隨著文娜的揉搓,我感到自己的陰戶火熱無比,陰道裡瘙癢難耐,淫液一股
股噴湧而出,下午沒有發洩出去的性慾終於在體內爆發。

「啊。。。我受不了了。。。」我掙開文娜的朱唇叫道。我用力將手指頂進
她的陰道。

「啊。。。舒服。。。啊。。。」文娜舒服地呻吟了一聲,也把她的手指頂
進我的陰道。

我們又吻在一起。我們一邊用力吸吮對方的舌頭,一邊用力抽動被火熱陰道
包裹著的手指,一邊拚命扭動著屁股。

過了許久,我們幾乎同時鬆開緊貼的嘴唇,開始呻吟起來。

「嗯。。。好妹妹。。。你都讓我想死了。。。嗯。。。」

「噢。。。我的姐姐。。。我也想死你了。。。用力。。。用力捅捅你的好
妹妹。。。噢。。。」

「啊。。。娜娜。。。我受不了了。。。快。。。用力。。。」

「啪啪。。。啪啪。。。」我們的下體被對方捅得山響。

隨著文娜手指的快速抽動,我感到呼吸越來越困難,突然一股熱血沖得我兩
腿發麻,大腦一片空白,飄飄欲仙,我停止了抽動的手指,一屁股坐在地上。

文娜此時也悶哼一聲,和我一起坐到了地上。

我們靜靜地坐在那裡待了大概五分鐘,我望著文娜深情地笑道;「娜娜,我
們還是夫妻呀。」

文娜也會心地望著我說:「是呀,誰讓人家一直愛著你呢。」

我們又抱在一起輕輕地吻著。

過了一會兒,文娜推開我說:「雅君,我們該去吃飯了。樓下還有兩個小家
伙等著呢。」

我們走進衛生間,補了妝。文娜拿了一條毛巾俯下身給我擦乾淨下身,之後
,我也拿了一條毛巾,俯下身,脫下她的內褲,把她的陰部清理乾淨。

「雅君,我現在和你一樣了。」文娜笑著撿起內褲塞進手包裡。

「嗡。。。嗡。。。」我的手機在我的手包裡抖動起來。我把手機抓了出來
一看,原來是兩個短信。第一條是「新知市歡迎你」的垃圾短信。第二條是小強
發來的。我點了一下,小強的短信寫到:「是否已到?甚念。」我嘴角掠過一絲
微笑。這時,文娜湊過來瞟到了小強的短信,她哈哈笑著在我臉上擰了一下,說
:「姐姐,姐夫還挺關心你的。剛到,短信就追來了。不放心了吧?」

我趕快把手機放回了手包,臉微微有些紅,嘴硬地回她道:「別瞎說,只是
單位的短信。」

「哈哈,我都看到了。我的姐姐,你是不是又給我找了一個姐夫呀?」她盯
著我一臉壞笑,「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了?走吧。還有人等著我們呢。」我打著岔。

「嘻嘻,」文娜摸了一把我的屁股,笑道:「是不是和我的新姐夫臨別。。
。」

「胡說什麼呀?」我一把拉著文娜的手,扯著她出了房間。

「文娜,你老公和孩子現在怎麼樣?當著小凡他們我沒好意思問。」

「他們去美國了。你是不是還想著你那個家正哥呢?」

「問問都不可以了?看你那醋吃的。」我在她臉上輕輕捏了一把。「那你一
個人很寂寞了?」

「別取笑我了,這麼多年你也不知道關心關心你這個好妹妹。」

「對不起了,這兩年實在是太忙了。這兩天有時間到你家看看。」

「好呀,不過我現在暫時和小凡和莉莉在一起住。」

「對了,我都快忘了,你是怎麼知道我要來的?」

「哈哈,你都忘了我們幹的是一行呀。我是這次大會接待組的副組長。」

「哦,原來這樣。」

電梯到了,我們走了進去。我見裡面就我們兩個人就貼在她耳邊說:「今晚
就住我這兒吧,我們這麼多年沒見了,好好聊聊?」

「吃完飯再說,我還給你安排了特殊節目呢。」

「什麼節目?」

「暫時保密。」

我們走出電梯間,來到大廳。小凡和莉莉看到我們出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金祥飯莊宏偉氣派,離我住的賓館大概也就三四個紅綠燈。

我們一行被一名帶位的小姐領進了一個豪華的單間。

「雅君,你第一次來,請上座吧。小凡,我不能喝酒,你陪你雅君阿姨多喝
幾杯。」

「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可別太破費了。」

我坐在了主座上,小凡坐在我的一側陪著我。文娜和莉莉坐在我們對面。

飯菜很快就擺滿了桌子。

我趁去衛生間匆匆給小強回了個短信,讓他放心,我已安全到達。

回到席間,我和文娜閒聊著一些上學時的舊事。

小凡和莉莉認真地聽著我們聊天不怎麼插話,只是小凡不時給我夾菜、斟酒
。我注意到小凡的目光經常掃過我的乳溝,給我遞酒杯時有意輕輕握一兩下我的
手。我不清楚這個年輕英俊的男人是不是對我有興趣,不過他確實很討人喜歡。

酒過三巡,我的頭有些輕飄飄的,趁文娜和莉莉不注意,我有意拉了拉領口
然後轉頭去看小凡,小凡正從我敞得更大的領口向裡窺視著我的乳房。當他看到
我在瞄著他時,他的臉一下通紅,衝我不自然地笑了笑。我也衝他笑了一下,一
只手伸到餐桌下面輕輕在他的大腿上彈了一下。

小凡的反應很快,他的一隻手迅速探到餐桌下面捉住了我的手溫柔地撫弄起
來,我的心劇烈地狂跳起來,開始有意無意地躲閃文娜和莉莉的眼光。

這時文娜像是察覺到我和小凡不太自然的舉動,她笑著對小凡說:「小凡,
讓你陪你雅君阿姨喝酒呢,你怎麼停下了。」

小凡鬆開我的手又開始頻頻向我敬酒,我們的目光相遇時,我感到他的眼裡
噴著火。最後我有些不勝酒力了。

「小凡,你酒量真大,阿姨讓你灌得有些醉了,不行了,不能再喝了。文娜
,改天再喝吧。」我不想在文娜、小凡他們面前出醜。

「行。姐姐你今天說了算。少喝一點也好,我們還有活動項目呢。我們撤。

我站起來,酒一下衝上了頭,身子不由晃了一下,小凡連忙扶住了我。

「小凡,攙好你雅君阿姨,我們走。」

小凡摟著我的腰扶著我出了金祥飯莊,我靠在他身體上,步履蹣跚。夜已很
深,飯莊前的街道上已是空空蕩蕩。下台階的時候我腳下一軟,要從小凡的臂間
滑出去,小凡趕緊用力把我攬住,可我還是滑下去一些,我感到他的大手正好頂
在我乳房的下面,另一隻手迅速地也按在我肚子上扶住了我。

「小心點兒。」文娜叫著,「雅君你和小凡在這兒等會兒,我和莉莉去開車
。」說著就拉著莉莉往停車場走了。

我倚在小凡的肩頭,夜風吹得我清醒了一些。我感到小凡身上火熱火熱,我
閉上眼睛靠著他舒服得想睡著了。就在這時,我感到小凡按在我肚子上的手輕輕
朝下地滑向我的小腹,而那只頂在我乳房下的手輕輕向上托住我豐滿的乳房晃了
兩下。隨後,一股熱氣呼在我的鬢旁,他的嘴唇貼在我的耳邊,「雅君姨,你還
好吧?別睡著了。」

我渾身又是一軟,這次不是酒精的作用。小強按在我小腹上的手想把我提起
來,他一用力,指尖在我的長裙外已觸到了我兩腿之間肥厚的陰戶。「嗯。。。
」我輕輕呻吟了一聲,屁股向後微微一縮,但雙腿卻分了開來,「小凡,你好壞
呀。趁阿姨喝多了吃阿姨的豆腐。」

「雅君姨,你太迷人了。。。讓我幫你醒醒酒吧。」他說著伸出舌頭在我的
耳唇上舔了一下。

「嗯。。。壞小凡,」我感到渾身像過電一樣,軟軟地靠在他懷裡。「壞小
子,快點停下,你乾媽要來了。」

小凡被我一提醒,停止了對我的進攻,托著我乳房的手拿了開來,幾乎要探
到我大腿之間的手回到了我的腰部。

我睜開眼抬起頭,接著霓虹燈的亮光,端詳著小凡英俊的面孔,小凡也注視
著我。

「小凡,喜歡阿姨嗎?」

「喜歡。」

「壞小子,阿姨也喜歡你怎麼辦呀?」說著,我衝他瞇起雙眼,微微張開雙
唇,伸出舌尖。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正要低下頭來吻我,一聲刺耳的喇叭聲嚇了我們一跳
,緊接著兩束汽車的燈光照了過來。我和小凡的身體稍稍離開了些,汽車停在了
我們面前。

「快上車,我們去龍域夜總會,我已經都安排好了。」文娜從副駕駛的車窗
裡對我們說。

小凡扶我上了車,莉莉開著駛離了金祥飯莊。

我微微閉著眼睛,隨著汽車的輕微顛簸我又感到有些不舒服。

「雅君,剛才開車過來,從遠處一看,我還以為是一對戀人站在飯店門口呢
。」文娜轉過頭笑著對我說。

「別開我玩笑了。莉莉會不高興的。」

「雅君阿姨,我不會不高興的,只要您和乾媽高興就行。」

「莉莉,你個小丫頭,怎麼把我扯進來了。看我回家不打你屁股。」文娜笑
著罵道。

「乾媽,人家是開玩笑的。。。」

我昏昏沉沉有些要睡著,之後他們說的什麼我就記不得了。

當文娜把我搖醒的時候,我們的車已到了龍域夜總會的門口。

我睜開眼,車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文娜站在敞開的車門外笑瞇瞇地看著我

「小凡。。。還有莉莉呢?」

「還說呢,剛才你睡著了叫誰的名字?」

我被問懵了。

「你在叫小凡,莉莉聽到生氣了,回家去了,小凡去追她了。」

我的臉一下子通紅通紅。

「好姐姐,我跟你開玩笑的。他們進去安排房間了。」

「你個死文娜,看我不打死你。」

「姐姐你就饒了小妹吧。不過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小凡了?」

「你個死文娜,他可是你的乾兒子呀。玩笑不能亂開。」

「你呀,我的好姐姐,你長得太誘人了,我看我的那個乾兒子魂有些被你勾
走了。」

「行了,行了。我們的孩子都和他差不多大。他會迷上我?再說莉莉那麼漂
亮。」

「你也不比莉莉差呀。不說了。快下車,小凡他們說不定都等急了。」

我下了車,和文娜一起走進龍域夜總會。
三  特殊節目

龍域夜總會的大廳豪華氣派。

剛進夜總會的大門,小凡和一個身著旗袍的妖艷女人迎面走了過來。文娜笑
嘻嘻地低聲對我說:「你看我說的怎麼樣,小凡等急了吧。」

「你呀,真是我的好妹妹,大學的脾氣一點沒變。」

那妖艷的女人看到我們,滿臉堆笑,快步走到我們面前,打量了我一眼,親
熱地沖文娜說道:「啊,夏姐,好久沒見了。今天帶什麼貴客來了。」

「小雯,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出差到我們這兒,我帶她到你這裡玩玩。快叫
孫姐。」

「孫姐好。今天到我這兒包你玩得高興。」

我笑了一下衝她點點頭。

「快裡面請。」

我們穿過大廳,乘坐電梯到了二樓,電梯門一開,迎面兩對男女正摟在一起
等電梯,邊上還站著一位穿著和小雯一樣旗袍的年輕女人。

那女人看到我們要出來,笑著走到電梯門旁伸手擋住電梯門,並對我們連聲
說道;「晚上好,晚上好。」

藉著電梯裡射出的燈光我看到那兩個女人大概都有四十歲出頭,而兩個男人
也就二十出頭。

其中一個很妖艷女人穿著低胸的上衣,大半個雪白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溝露在
外面特別耀眼,一對肥大的乳房像是要從上衣裡擠出來,她緊緊偎在摟著她的小
伙子的懷裡,一隻手插在那小伙子的褲襠裡,能看得出來她正在撫摸著什麼。

當她看到我們一行時,像是沖文娜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孫姐,這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