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的母愛——Part 4

  • 按摩師的母愛——Part 4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我對母親說:「媽媽,轉過前面來好嗎?」   母親:「好…不過你可以把燈光再調暗點或關掉嗎?」

我對母親說:「媽媽,轉過前面來好嗎?」

  母親:「好…不過你可以把燈光再調暗點或關掉嗎?」

  我說:「可以的,不過關了會很暗,我把它再調暗一點吧!妳等會……」

  調好了之後,我坐在床邊,扶著母親的身體幫她慢慢轉過來,母親閉上眼睛

把身體轉向前面,我見了說:「媽媽,妳真美啊!」

  母親一隻手掩住乳房,另一隻手遮住陰戶,臉上一片紅霞,慢慢睜開眼睛對

著我說:「兒子,我知道你在外面受苦了,你不是想有一個好像我這樣的客人,

你就會開心嗎?」

  我說:「媽媽,我知道妳疼兒子,謝謝妳!我會珍惜眼前這位客人的!」

  母親:「我來這是想滿足你,讓你也有一點年輕的客人。開始時怕你會嫌我

老,但剛才我見你看了我的乳房後,你下面就挺了起來,所以我才有勇氣做你的

客人。」

  我說:「媽媽,妳可能誤會我了,我的滿足是說可以做愛的那種啊!」

  母親:「我知道啊!我怎會不知道呢?」

  我感到意外的說:「媽媽,妳是說可以和我做愛了嗎?」

  母親一臉羞紅的說:「那可要看你的工夫能不能讓我需要做愛了呀!」

  我說:「媽媽,可是妳的內褲剛才已經…濕了。」

  母親紅著臉說:「那是我剛好正在排卵期!」

  我抓著母親的手說:「謝謝妳!媽媽,我們開始吧!」

  我雙手在母親的胸上慢慢揉著,用掌心在她乳頭上輕輕磨著,弄得母親直喊

癢,於是我把乳頭含在嘴裡舔吮,手也順著小腹一直往下摸,到達陰戶的時候,

撐開陰唇用手指在陰蒂上面輕輕地旋轉著;母親縮起小腿,兩腳張得開開的,淫

水不停地從陰道湧出來。

  我捏住陰蒂搓擰一下,母親開始扭動著下體,把那陰洞朝我的手指迎頂,我

在母親的乳頭上開始吸著,母親開始呻吟了;我的舌頭慢慢往下麵舔,終於讓我

舔在母親的陰唇上,母親不停地叫了:「啊…好…嗯…啊……」我用舌尖挑逗著

陰蒂,把祥嫂所教的招數都運用在母親身上。

  我的雞巴挺得高高的不停跳動,碰到母親的大腿,母親說:「兒子,你把褲

子脫了吧!」

  我說:「媽媽妳叫我脫褲子,是肯和我做愛了?」

  母親臉紅紅很嬌羞的說:「是,我答應你了。」

  我說:「那媽媽妳不想我再為妳舔了嗎?」

  母親:「我真的夠了,已經太久沒做,我受不了強烈的刺激,何況…我已經

…泄了兩次……」

  我說:「媽媽妳泄了兩次?」

  母親羞著說:「我剛才見了你的那個,洗澡時忍不住自已用手指泄了一次,

剛才又被你的舌頭弄丟了一次。」

  我說:「媽媽,妳已泄了兩次,還想做嗎?我怕妳太累。」

  母親臉紅著說:「我…想…你脫吧!媽媽可羞死了…你還不快點?」

  我馬上把衣服全脫光了,赤溜溜的想爬上床時,母親卻抓住我的雞巴不停地

看:「真的好粗丶好大,我下面不知道能容納得下嗎?」接著,母親用嘴巴含住

了,還用舌頭不停地舔。

  我的龜頭在母親口中脹得硬梆梆的,只感到一片暖暖的舌頭不停翻來覆去地

在上面撩動,酥麻的感覺襲遍了我全身。看著母親兩片珠唇在龜頭上吸著,欲火

不斷高漲,正想抽出來的時候,母親剛好把我的龜頭吐出來,急急說:「兒,你

快插我吧!我突然…很…想要…我想…兒,來吧!」

  母親把兩腿張開,我壓在她上面,龜頭正好頂著母親的肉洞門口,感覺到那

裡已一片濕滑,我腰肢下沈,慢慢把龜頭向裡面挺進,一點一點的插進去。

  母親:「兒,你要輕點,我太久沒做了,現在好像感覺到你父親又回到了我

身邊…啊…好…再進一點…好…慢…再進一點…啊…嗯……」

  我用九淺一深的插法先抽送一會,然後再轉成四淺一深,母親不停地喊著:

「啊…你插得我…好爽啊…快…插深點…插到底…快…啊…我啊…快……」我受

不了母親呻吟聲所帶來的刺激,馬上用勁狠狠地插,每一下都將龜頭送到了陰道

盡頭。

  母親:「啊…好…快…快插…我就快…要來了…啊…我…啊…你別射出來…

  讓我先泄…啊…我…來…了…啊……」跟著母親就把我推開。

  我奇怪地問:「媽媽,我還沒有射出來,為何妳會推開我呢?是否我做錯了

什麽,讓妳不高興?」

  母親:「不,你沒做錯什麽…我想和你說一件事。」

我說:「什麽事?媽媽妳說吧!」

  母親很害臊地說:「你父親有一個心願還沒有完成,我看你今天可以代他完

成心願了。」

  我緊張地追問:「爸爸到底是什麽心願啊?」

  母親很小聲又不好意思地望著我說:「你父親生前希望能插進我的後面,可

是他還沒達到目的就已經死了,我覺得很對不起他!」

  我問:「媽媽,為什麽會插不進呢?為什麽妳說對不起爸爸呢?」

  母親:「因為你父親苦苦哀求了很久,我都不敢答應。」

  我說:「媽媽,為何妳又不答應呢?」

  母親:「當時我怕痛,所以不敢答應。」

  我說:「那後來呢?」

  母親紅著臉答:「後來到我答應的時候,他又插不進去了!」

  我問:「媽媽,妳想我替父親完成心願?」

  母親只是羞滴滴的點點頭。

  我說:「我可沒試過後面,不知道能否插得進去。」

  母親:「不瞞兒子說,我曾經試過用假陽具插進去,想完成你父親的心願,

可我就是插不進。」

  我明白我的安全套誰拿去用了,原來是母親她用了!

  我問:「為什麽妳會用假陽具插呢?」

  母親:「這…這是我叫祥嫂替我買的,可是我怕痛,所以插到一半就已經不

敢再試了。」

  我說:「那我插進去,媽媽妳也會痛的啊!」

  母親:「這痛楚我會去承受,也覺得很值得這麽做,一來可以完成你父親的

心願,二來可以把我後面的處女給了你。」

  我親了親母親的額頭說:「謝謝妳!我會盡力完成父親的心願!」

  母親轉身趴下,把臀部擡高向著我說:「兒,你要輕點,慢慢來。」

  我說:「我會的了。媽媽妳放心吧!若感到痛就告訴我。」

  我扶著雞巴對準母親的肛門,利用按摩油的濕滑,慢慢把龜頭挺進去…忽然,

龜頭像穿過一個緊箍的橡皮圈,一陣強烈的壓迫感傳到我的雞巴上,那是我從來

不曾試過的爽快感覺,我望著母親那性感的臀部,加把勁一下一下的慢慢插進去。

  母親:「兒,你插吧!再進一點…啊…好…再進…好…痛啊…停……」我怕

母親痛便停了下來,這時陰莖已經插進了一半,接著聽到母親說:「再來…插吧

…啊…快…摸我的乳房…快啊…啊…痛…好啊!終於插進去了…小忠的父親,你

的心願你兒子幫你完成了!嗚……」

  我見母親哭了,馬上把雞巴抽了出來,安慰她說:「妳怎麽啦?我插痛妳了

嗎?」

  母親:「我是見父親的心願達到而開心得哭了。沒事,小忠乖!」

  我不停地擁抱住母親吻著,我覺得母親真偉大!

  母親見我的陽具還挺得高高的,便說道:「兒,你還沒射出來,再插我前面

吧!」

  母親躺在床上,兩腿張闊,還用手將陰唇掰開,我馬上把雞巴往裡面一插,

跟著不停地狂幹,母親也被我插得不停地喊:「啊…好…啊…你…的真的很粗…

  我好興奮啊…你真會插…不行啦…我又來了…我…啊…呼呼……」在母親的

叫聲中,我終於和母親同達另一次高潮了!

  母親:「兒子啊!你真的很會插,我好久沒試過這樣痛快了!以後你想要和

媽媽做愛,就來我房間吧!」

  我說:「媽媽,妳有用假陽具玩嗎?」

  母親:「有…只是…那是死物嘛!」

  我說:「我想看媽媽用假陽具玩的樣子,可以嗎?」

  母親:「那…好吧!下次祥嫂不在,我用給你看。」

  我說:「那現有我幫媽媽善後。」

  母親:「不用了,我自已來就行了!」

  我說:「不…妳不是要我原原本本的將整個過程示範給妳看嗎?」

  母親:「那好吧!想不到要兒子為母親善後,哈哈!」

  結果我和母親愉快地渡過這一個晚上。

第二天,我和母親離開酒店後,我便約了方老師替她搬行李。來到她的家,

原來她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我把東西搬到樓下,正準備拿上車時,不

小心把一個箱子掉了下來,原來裡面除了雜物外,還被我看到裡面裝著幾套春宮

片和一個震蛋!我趁老師不在,馬上把它裝回箱子裡,當作沒發生過這一回事。

  我一直在想:為何方老師會看那些片子和有那個震蛋呢?老師應該就不會是

處女了!我的心有彷如刀割丶痛不欲生的感覺。可是我又回頭一想:照理應該會

有假陽具的,為何又見不到呢?莫非老師只是用震蛋在陰蒂玩弄,不想用假陽具

插進去,以保護處女膜的存在?雖然我不能肯定老師是否處女,但可以肯定一件

事:老師一定好色!

  新屋子一切安頓好了之後,老師也放下心中大石。我選了一間較小的房子,

裡面也足夠我一個人使用;而老師的房間雖然大,可是女兒家的東西總是多過我

們這些臭男人的,我們男人最多收藏一小盒避孕套,女仕們卻連衛生巾都藏好幾

包,加上一大堆的整容工具,擺到滿桌都是!

  晚上我們顧著收拾東西,只叫了外賣回來吃,此刻我和老師好像夫妻般的親

密,只是我們未曾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罷了。只見老師笑得很開心,或許她認為

這是她第一次過獨立生活而感到新鮮吧!

  收拾好了一切,我們坐在沙發上休息,老師可能少做體力勞動,此刻仍氣喘

不停,她身上一對乳房也隨著深呼吸而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地蕩漾著;我的火箭也

不容有失,立即高高舉起戒備,以防未然!

  老師:「小忠,以後我們便住在一起了,你也不好再叫我老師,乾脆叫我名

字吧!免得外人聽了怪怪的,好嗎?」

  我說:「我可不知道老師妳叫什麽名字。」

  老師:「你叫我曉雯吧!我可是沒有英文名,你有沒有好的英文名字,為我

起一個好嗎?」

  我說:「不會吧?老師也沒有英文名字,還要學生為妳起,讓人知道會當笑

話!」

  老師:「我很少和外面接觸,多數留在家裡或教課,這有什麽奇怪呢?」

  我說:「那妳不叫妳男朋友替妳起一個?」

  老師:「我沒交過任何男朋友,普通的男友,我想也只有你一個罷了!」

  我想到那即表示老師仍是處女了!哈哈!我高興極了,心中的疑問終於解決

了!我隨手一指水晶貓說:「那就起CC(CrystalCat)吧!」

  老師高與地說:「好啊!那就叫CC吧!呵呵……」

  老師臉上流露出一片天真無邪的可愛面貌,笑起來那紅紅的珠唇和雪白的牙

齒,真想沖過去給她一個狠狠的濕吻!

  晚上,老師洗完澡之後,我便馬上沖進浴室,可是我大失所望!老師的內褲

沒有放在浴室的洗衣籃裡,我只能拿起老師今天穿的衣服滿足我對她的欲念!

  我捧著老師的衣服湊到鼻子前作深呼吸,嗅到老師今天的汗味,無可否認,

連這汗味也是香的!

  突然,我發現拉圾桶裡有老師的衛生巾,是用過的衛生巾呀!上面還有少許

經血的痕跡。我瘋狂地不停舔著上面的經血,給我帶來無比刺激!這也是我唯一

得到老師的貼身物,還有從老師那迷人的陰戶所流出來的體味,我開始崩潰了!

  我要發洩,要狠狠地丶痛快地發洩!我急不及待地拉下褲子,握著脹得發痛

的雞巴馬上快速套動,腦子裡不停幻想著老師的模樣,手中不停前後套捋著那支

滾燙的火箭,我要把體內唯一的精子都無條件地全數奉上,以表示我對老師的思

念和欲念!

第二天我起身的時候,老師她已經上班了。我見桌面上放著早餐,還夾著一

張紙,上面寫著:

  「小忠早!

  我已經為你準備了早餐。還有,記得晚上早點回來,我想煮飯兩人一塊吃,

不過不一定好吃的!

  CC字」

  老師簡直是暗示:我是她的親人了!我還不是她丈夫嗎?我心裡好興奮!可

是我要怎樣才能把老師和我的關係拉得更密呢?我急著要上班,匆忙吃了早餐後

便出門,也不多想了!

  晚上我回到家的時候,老師已經在廚房裡忙著了,我馬上換了衣服想幫她的

忙,可是她卻叫我先去洗澡,然後等著吃就行了。我不知道什麽時候竟變成老爺

身份了?這一句話只有母親對我說過,現在我感到很幸福,有股衝動想上前親她

一下,不過我怕會弄巧反拙,只好乖乖的進去洗澡。

  這一頓飯我吃得很飽,老師又不用我去洗碗,只叫我坐著休息,我見老師忙

得左轉右轉的,也有些過意不去,畢竟,我不過是她的同租客罷了!

  老師收拾好一切,過來和我聊天說:「謝謝你幫了我的忙,這一餐就當作是

謝恩飯,以後除了在學校稱我老師之外,其它場合就叫我做CC好了。」

  我只能低著頭稱是,接著老師去洗澡了,不過她要我溫習功課,一會要來看

我的功課做得如何。

  這不是比我的母親管得還要嚴厲嗎?一向只有女孩子聽我的!可是這一次我

卻一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情魔力」?

  老師洗完澡出來,或許是她身上的水氣未散,一件寬闊的睡衣變成了貼身的

褻衣,把老師的身裁原形畢露,我刹那間把眼睛看得定了下來,我只望著她的胸

脯,雞巴已經高高的挺起了!

  老師察覺後,臉一紅的問:「你怎麽這樣望人嘛?」跟著坐在我旁邊。

  那是多麽嬌嗲的語氣啊!我血氣方剛,真的怕會做錯事;如今又靠得我這麽

近,那陣陣體香和泛起紅霞的臉孔,還有鈕扣空隙中露出的乳罩丶雪白的乳球,

我只能和老師說:「老師,我上洗手間。」

  就這樣,我和老師在這愛的小屋裡住了三個月。

  有一天,我醒來後,發覺怎麽沒早餐了?這命名為風雨不改的早餐,不可能

會欠奉的!我馬上敲了老師的房門問:「CC,妳在裡面嗎?」

  我聽到老師用很軟弱的聲音叫我進去,進到了房間裡,見老師躺在床上,雙

眼無神地望著我,我上前一看,手往老師的額頭一摸,很燙!

  「妳是在發高燒了呀!」我緊張的說。

  老師也沒力氣回答,只是點點頭稱是。

  我馬上拿酒精在老師的額頭上擦幫她散熱,耳旁丶頸項丶肩膀丶手腋窩,當

要擦老師的胸脯時,我指了一指老師的胸脯說:「CC,可以嗎?」

  老師害羞地把臉轉向另一邊,點點頭說:「好吧!」

  我忘記了老師的痛苦,只想著老師的兩個乳峰,她睡覺前已經把乳罩脫下,

此時此刻內裡是真空的呀!心理緊張令我的汗從額頭冒了出來。

  我提起正在發抖的小手,慢慢把老師胸前的鈕扣一粒一粒地解開,終於我解

了三粒後,那雪白的乳球和紅嫩的乳頭已完完全全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用酒精慢慢從乳球開始輕輕地擦,一直擦到那紅嫩的乳頭上,當我用棉花

輕輕掃在乳頭上時,老師那軟弱無聲的呻吟又帶出了另一番的滋味!

  最後,我大著膽子拿起掛在旁邊的乳罩為老師戴上,以我的職業水準,用很

標準的佩戴法為她戴上後,老師卻用神奇的眼光望了我一眼。我知道我很蠢,竟

然會讓老師懷疑我的手法!

  我帶著老師到附近的診所求診,可是醫生要我馬上送老師進醫院!那是會奪

命的發高熱,我聽了後,馬上背起老師乘車到醫院。到了醫院,醫生說,幸好我

會用酒精為老師降溫,要不然遲了會很麻煩!

  不過,老師她可要住院。等辨妥了手續後,我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了。

  老師:「小忠,謝謝你又幫了我一次,要不然我可能死了也沒人知道!」

  我捉著老師的手說:「CC,我不會讓妳有事的。不過,早上冒犯了妳,不

好意思,希望你別介意!」

  老師:「我又怎會怪你呢?要不是你用酒精為我擦,恐怕已…唉!」

  我說:「CC妳放心休息吧!我會替妳向學校請假。有什麽東西要我為妳帶

來的嗎?」

  老師:「也沒什麽了。不過要…拿一件衣服出院的時候穿,和……」

  我問:「和什麽呢?沒關係,妳說吧!」

  老師:「還有是我的乳罩和內褲。不過你拿的時候,可別弄亂了我的東西,

我有私隱,希望你會尊重。好嗎?」

  我想:妳也是怕被我看到收藏著的春宮片和那粒震蛋而已!

  我說:「我當然不會去翻妳的東西,妳可以放心!不過,我想……」

  老師:「你想什麽?」

  我說:「我想親一親妳,可以嗎?」

  老師紅著臉點點頭,我在老師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她卻在我的嘴唇上回報了

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