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援交

  • 姐姐援交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小杰        我          18岁    忆璇        我姐姐        22岁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小杰        我          18岁    

忆璇        我姐姐        22岁  

江坤        我同学        18岁  

江武        江坤的哥哥      27岁

庆哥        江武的同事      32岁

=============================================================================

我叫小杰,今年十八岁,是某高职三年级的学生,我的母亲在我12岁那年离家出走,

至今音讯全无,父亲禁不起母亲的背叛,从那年起便成天酗酒,不务正业。

好在我有一位温柔贤慧的姐姐,在母亲离家之后,开始代替母亲照顾我,

父亲偶尔靠打零工赚点钱,但这微薄的收入根本就不够家里的开销,当时姐姐只有16岁,

趁着课余时间也帮忙到处打工赚钱,勉强贴补家用。

如今,六年过去,就靠着就学贷款以及姐姐的打工,供给我平时的学费、生活费等,姐姐常跟我说,

要我努力读书,因为她赚钱很辛苦,不要让她的努力给白费了。

我姐姐叫做忆璇,今年22岁,目前就读大学四年级,她拥有清新秀丽的脸庞,

加上一双漂亮又超会放电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163公分的身高,有双匀称的美腿,

但说也奇怪,她拥有众多的追求者,但却没有一个追到她,

在我读国中时,因为家跟学校住很近,班上的同学大多都看过我姐姐,

班上的男生,常常假借任何理由想来我家里玩,目的其实都只是为了想看我姐,

国中的青少年正处于发育阶段,他们从前就很爱拿我姐开玩笑,

例如:来我家时,看到我姐的内衣,就说想带一件回家、想偷看我姐洗澡,甚至幻想跟我姐做爱。

我当然是站在保护姐姐的一方,哪可能容许他们乱来,

毕竟,姐姐平时就如同母亲一般的照顾我。

现在就读高中,

家离学校比较远了,同学们都不知道我有个貌美的姐姐,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

免得又拿我姐开玩笑。

江坤是我班上的同学,我跟他还算不错,他家里开修车厂,本身不爱念书,但为人不错,

做事很有义气,因此大家都信服他,他也算是我们班上的大哥,

江坤170多公分,长相不是挺帅,但从他的聊天内容可以发现,他身经百战,拥有丰富的性经验,

这对我来说有点距离,因为姐姐总是要求我用功读书,所以没什么时间可以花在交女朋友身上,

到现在18岁了,我还是一名处男。

======================================================================================

这天放学,刚考完学校段考,江坤约我们到他家作客,

他家的楼下就是一间修车场,这是他们家开的,江坤的哥哥江武很热情的招待我们,

他皮肤黝黑、身材壮硕,完完全全就是做黑手的料,

另外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叫做庆哥,在他们家做事。

=======================================================================================

江坤从酒橱中拿出一瓶威士忌,大家边喝酒边聊天,愈聊愈尽兴。

酒酣耳热之际,江坤开始述说自己的性生活如何,

江坤:[前两天给我碰到一个正点的援交妹,玩的很过瘾]

我惊讶的问到:[阿坤,你还找援交妹?]

江坤:[其实不是我找的,应该说是我哥跟他朋友庆哥找的]

我:[他们帮你找?]

江坤:[应该说是他们想找援交妹玩3p,然后被我发现之后,才约我一起下去干那援交妹]

我:[太刺激了]

江坤:[对阿,我们三个轮流插她,把那姐姐弄得死去活来]

我:[姐姐?很老嘛?]

江坤:[不会,大概也才20岁左右,好像比我们大三四岁,白白净净,小鸟依人的样子]

我:[你们太狠了吧,我刚刚看到你哥跟他朋友,都那么粗壮,你们三个想把人家弄死?]

江坤:[这样才有征服感]

我:[她遇到你们真是倒楣]

江坤:[说真的,她那小穴完全就是极品,我从没碰过那么紧的肉洞,每次进出都紧紧的包覆我的老二]

我很想知道完整的内容,所以我拜托江坤从头开始讲。

江坤开始娓娓道出发生的过程,

上个礼拜五晚上,我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哥跟庆哥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她长的实在太漂亮了,我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看,我哥见我这样,

就问我说:[怎样?有没有兴趣?]

我很疑惑的问他:[什么怎样?是嫂子吗?挺漂亮的]

我哥回:[不是,想不想上她?]

我:[真的可以嘛?]

我哥问那援交妹,[我弟也想加入,怎么算?]

援交妹:[多一个人加三千,一样随便你们玩]

我哥:[成交,老弟,一起来折磨她]

庆哥:[等等有妳享受了!这么多男人哈妳哈的要死!我看阿坤想上她想死了吧!]

我:[小姐,怎么称呼?]

援交妹:[叫我小璇]

=======================================================================================

进到了房间之后,

我哥:[我出最多钱,我先插她穴]

小璇身上只穿一件白色中空露出细腰的小可爱,浑圆的乳房深深的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腿上也只有一件短到腿根部的黑色迷你裙,我哥用力的抚弄着她圆润又丰满的胸部,

另外一只手探入迷你裙的里面,隔个黑色蕾丝小内裤,抚弄着她的小肉穴!

我哥:「这么快就湿啦..小贱货...」

他舔着小璇的耳朵,手指插入又湿又滑的肉穴来回抽送...「唔....」

我哥粗鲁的将小璇推倒在床上,三两下就拨光自己身上的衣裤,然后扑到床上小璇身上,

他粗鲁的拉开小璇的双腿,拨开她的小内裤,将自己18寸长怒气勃勃的大肉棒长驱直入,

狠狠的在那嫩穴里狂抽猛插....

接着庆哥又把肉棒放到小璇的嘴里,我先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美女被操得死去活来,

忍不住就打起了手枪,

过了不久以后,我哥满足的射精之后,我们以母狗被干的姿势让庆哥从小璇的后面插入。

我哥:[小璇,当初说好8000,3p随便我们玩是嘛?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妳也再多收我们三千了]

小璇:[你想怎样?]

我哥:[三个人,轮流插妳的小穴不够爽,好歹在提供一个地方给我们发谢发泄]

庆哥:[妳的屁眼我们玩定了]

小璇:[屁股不行,不要,那很脏]

我哥不理会她的哀求,拿出了挽肠用的道具,就给她灌下去,

接着我们就是三个人一人插她一个洞。

那天晚上,

我不停地玩弄着她的乳房,甚至我用力地握着,让她的乳房从我的指间跑出,

那种感觉令我更加的冲动!

我一边揉捏她的乳房,一边插入她的小穴然后开始抽送,这时候的我完全像野兽一般的奸淫着小璇,

而她也淫骚浪荡地配合着我的动作任我奸淫她。

我们三个人轮奸她,轮奸了五个小时,

就是要把这次的援交费给玩回本,

最后保险套不够用,我们就直接真枪实弹的上场,

当我将精液射入她体内之后,我舒服的趴在她身上,这种满足感无法言喻。

========================================================================================

听完江坤讲完他这次的援交经验,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过程太刺激了,让没有性经验的我目瞪口呆,

很想看看那位援交妹长得如何,不停的幻想,那位美女被三头野兽轮奸折磨的画面,

江坤见我心不在焉,就问到:[怎样?想不想也来一次,一次三千让你永生难忘,我给你马夫的电话,你就说庆哥介绍的,找小璇]

我发抖的手,接过了江坤给的电话。

=========================================================================================

这天凌晨,我睡不着,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那女孩被他们轮奸的过程,

那女孩才比我大两三岁,应该跟我姐姐差不多大,到底是为什么她要从事援交?

忍受着,比自己年纪大上十几岁的壮汉、以及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给蹂躏,

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走下床,来到了浴室门口,见灯亮着,应该是姐姐刚下班再洗澡,

对于江坤跟我讲的事,让我色心大起,趴在门缝中偷看姐姐洗澡,

雪白的肉体,就如同江坤他们所说的援交妹一般,匀称的身材,

心里幻想着姐姐打起了手枪,最后射在裤裆中,

射精后,有股放松的感觉,心想:[好在那援交妹不是我亲爱的姐姐]

==========================================================================================

隔天放学,我忍不住拨了江坤给的电话,

[喂~我,我,我,我想找援交]

电话那头:[你谁?]操着台语口音。

[我庆哥介绍的,找小璇]

马夫:[小璇偶,要排到下礼拜喔]

[那么久?为什么?]

马夫:[那款清纯的大家抢着要,一个晚上都接两三场,要麻烦你等了]

[可,可,可,可以]

=========================================================================================

过了一个礼拜之后,马夫通知我,可以约个地方了,

我找了一间旅馆,用我平时存的生活费,找了一间还算不错的房间,

想说就这一次就好,花一点钱让自己泄泄长久以来的性欲,

我很早就到了房间,

紧张的等待着,想看看江坤所描述如仙女般的援交妹到底是有多美?

终于,房门敲响,抠、抠、抠,[你好,我是小璇]

这天来临了,我要借由这位援交姐姐来告别处男。

房门一打开,

眼前出现了一位正如江坤所说的动人女子,

我一脸吃惊的看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名援交妹小璇也吃惊的看着我,

我:[姐,,,,姐,,,,姐,,,妳,,,妳,妳怎么会在这?]

没错,这位援交妹小璇,正是我的亲生姐姐忆璇,

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马上有一巴掌往我脸上招呼,

姐:[你在这边干嘛?我给你的生活费你拿来做什么?]

我:[姐,,,妳怎么在做这?]

姐:[这不关你的事]

我:[我同学口中,他们轮奸的援交妹就是妳?]

姐姐又要打我一巴掌,但被我挡下了,姐姐转身要走,我把她拦住了。

姐:[你想干嘛?我是妳姐,你想怎样?]

我:[姐姐,可不可以给我一次]

姐姐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不要开玩笑,你赶快回家,我当作今天没发生过]

我:[姐,我平时遵照妳的教训认真读书,连女朋友都没交,就是希望以后可以靠读书赚点钱让妳过好日子]

姐:[这样也不可以援交啊]

我:[姐,拜托妳给我一次,最近读书的压力太大了,我逼不得已一定要舒压]

我:[妳可以跟不认识的男人作爱,为什么不能跟我?]

我:[姐,我爱妳,让我跟妳做爱一次就好]我跪在姐姐的面前。

姐姐经不起我的一再恳求,最后让步了。

姐:[我还是不能接受跟我亲弟弟做爱,我顶多用嘴帮你,,,]

我根本也不管那么多了,先答应再说,接着把姐姐带到床上坐着,深情的吻着她,

我从姐姐背后抱住她,然后双手握住她那诱人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她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让我可以尽情地玩弄她的乳房!我看到她的乳尖因为我的搓揉而渐渐地坚挺站立,

我开始用力地揉捏,姐姐也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后来,我将姐姐平躺在床上,慢慢的退去她的衣服,

没想到,平时对我来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姐姐,居然会被我压在身下,任由我在她身上得到满足,

女人的肉体好美妙,光滑如水的肌肤,加上是自己的亲姐姐,我的心跳异常快速,

我上身磨蹭着姐姐的胸部,光着膀子的我用胸部不停一磨擦着她的双峰,肌肤之间毫无距离,

暖乎乎的,软绵绵的,我贪婪地吮吸着她的香舌,她的红唇,她的耳根和脖子,

她也用手主动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和肩膀

姐姐开始吸允着我的鸡巴,我躺在床上,享受着亲姐姐帮我含老二,她的技巧还不错,

可能是跟很多人做爱学来的实战经验吧!好软的舌头,老二在姐姐嘴里湿湿滑滑好温暖,

被她含的我快射出来了,一个处男哪经得起这样吸允,

过了不久,我本能的开始做最后的冲刺,这时已经开始流汗的我,抓着姐姐的头就是猛插,

接着一股热液从体内冲出,射的姐姐整脸都是。

实在太刺激了,作梦也没想过有这天,我居然会射精在姐姐的口中。

姐姐进了浴室做清理,我意犹未尽躺在床上,虽然姐姐说只帮我用嘴吸出来,

但我哪肯这样放过她,肥水不落外人田,现在肥水别家都享受过了,

哪有自己弟弟不能享受的道理,

等姐姐一出来,我便将她扑倒在床上,

姐姐半推半就的终于便成为了一只赤裸的小羔羊,等候着我鸡巴的享用。

我把她的身体拉正对着了我,把她的双脚抓住,然后分开她双腿,她忙把手掌盖在小穴上,女孩子就是会害羞。

跟着我便跪到她两腿中间,拿开了她的手掌,鸡巴便刚好搁在她的水鸡口上,这个高度是刚刚好的。

我把龟头在她的水鸡口上磨了一会,姐姐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这时她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弟弟……」

「知道了,不可以射在里面嘛!」接着我便把我的龟头挤进了那两片娇嫩的阴唇之间,再把屁股一挺,便把整根的鸡巴插了进去。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的闷叫,原来姐姐知道自己在鸡巴插进去的一刻,会兴奋得忍不住地「啊」一声叫出来,早已用双手紧紧的掩着了自己的嘴巴。

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样子,令我感到更兴奋,于是我便开始慢慢地抽送起来。

我俩都一言不发的在疯狂地做爱,房内之中只有肉体的撞击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我听到姐姐一阵阵美好的呻吟,我有一种成就感,一种征服感,我更加有力的不停的抽插,

好几次因为上下抽动的幅度太大,整个阴茎全部溜了出来。

但是由于惯性作用,还有她阴水的润滑作用,加上阴茎的硬挺,相互有节奏的默契配合下,没有第一次进入那样困难,而是轻快地就钻了进去。

姐姐娇小的阴部已经有轻微的肿红,而我的阴茎像是被浸泡过的压缩物质,变得异常粗大,

整个茎身爆满青筋,不断的在姐姐体内疯狂抽插。

姐姐的小穴实在是大小了,猛烈的摩擦让我下部有点酸酸的、麻麻的、痒痒的,不知所措的感觉,

整个身子的上下抽动好像已经不是我在用力了。她的额头上冒出了小小的汗珠,而我全身由于剧烈的运动,各个部位都有汗水在流。

一阵抽插之后,我忽然觉到她的阴道在向我施加压力,只觉得她在不停地收缩阴道,

又好像是用阴道不停地吮吸我的阴茎,使我全身上下向电击一样一阵酥麻。

「…啊…啊…」我叫出声来。好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劲要爆发出来一样,

我狠狠地加大了幅度和速度疯狂地抽插。

「…哎呀…哎哟…啊…」姐姐也不停地叫出声来。猛地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将头向上,将牙齿咬着下唇在勯抖,双脚也缩起来放在了我的背上,她的整个身子几乎已经附在我的身上。

我的思想已经没有了,能感觉到的只有排山倒海的洪流将我们冲走,我紧紧地抱着她,最后精门大开,

我一股一股的将身上所有的精液往姐姐的体内射了尽去,

不管她是不是会怀孕,我只在乎这一时的快感,我想要我姐姐的小穴里,装满我的精液。

清洗之后,我跟姐姐都换好衣服准备离开,

姐姐尴尬的我笑了笑,姐:[结束了]

我拿出三千元给姐姐,我:[姐,对不起]

姐:[不用给我了,这些钱都是我平时给你的生活费,你拿给我一点意义都没有,想不到我居然自己赚钱给我心爱的弟弟来奸淫我]

到现在我还是很难想像,我居然跟我最爱的姐姐做爱,

不过,让我很愤怒的是,江坤这群兔崽子,居然那么残忍的蹂躏我姐,

还有那个马夫,居然帮姐姐接洽那么多的客人,

我:[姐,不要在做了好吗?]

姐对我微笑,什么也没有说,

最后要走前,

姐姐说:[想想你说的没错,我可以跟别人做爱,似乎也应该让你满足一下才对]

姐:[先走了,等等我还有两个客人要应付,你回家乖乖读书]

我:[姐,不要走]我落下眼泪,舍不得姐姐周璇在那么多的男人中,

我:[我可以帮忙打工赚钱,爸爸也是,求妳不要做了]

姐:[你不要哭了,我已经习惯了,就连爸爸也曾。。。]

我:[也曾?爸爸也曾怎样?]

姐:[当初就是他把我卖掉,然后又强暴我。。。]

顿时,我无言以对,想不到姐姐居然为了这家,那么的牺牲。。。

姐:[我不怪你们,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家人]

姐姐摸摸我的头就走了。

自从那天之后,只要我老二发痒,我便会潜入姐姐的房内,

而姐姐也很配合的会与我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