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一集第二章

  • 美人图第一集第二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第二章:三年狂淫彷佛过了数个世纪,伊山近在经历无尽的痛苦之后,浑身的经脉终于被疏通,那些充满仙子元阴的灵力顺利地流淌过去。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二章:三年狂淫

彷佛过了数个世纪,伊山近在经历无尽的痛苦之后,浑身的经脉终于被疏通,那些充满仙子元阴的灵力顺利地流淌过去。

在这段时间里,玉雪蓉一直挺动纤腰,骑在伊山近身上强奸着他。随着她越来越疯狂的动作,已经变得粗大的肉棒在雪股中快速抽插,磨擦带来的快感让她兴奋得流出了热泪,顺着玉颊滑下,一滴滴地洒在伊山近的脸上、身上。

伊山近张着大嘴惨叫,不知喝了多少处女仙泪,顺着喉咙滑下,渗入经脉之中,帮助他的经脉扩张,稍微减轻他身体中的剧痛。

随着肉棒磨擦嫩穴的速度越来越快,玉雪蓉美丽的脸庞也变得更加红润,艳丽得彷佛要滴出血来一样,激烈的娇喘呻吟声充满了整个大殿。

随着快感一步步提升到巅峰,玉雪蓉突然尖叫一声,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雪白纤美的玉体剧烈颤抖,已经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娇嫩花径狂乱地痉挛着,分泌出大量蜜汁,染满整根肉棒,甚至流到了睾丸上,将伊山近的大腿根浸得一片透湿。

玉体之中,所有的灵力都随着双修功法的运转,进入子宫,大量灌入肉棒之中。

在那极乐的高潮里,玉雪蓉已经神智不清,只觉所有的灵力都在疯狂涌入那根美妙至极的肉棒里面,让她更是爽得玉体剧颤,欲死欲仙。等到她颤抖停下时,最后一滴灵力也灌进了肉棒里面,玉体中一片空虚,经脉里一点灵力都没有剩下。

被她纤柔玉臂紧紧抱住的男孩却是满脸胀红,身体膨胀,彷佛要被撑破一般。

玉雪蓉修练多年的灵力,本是用冰蟾宫无上秘法修练,那是何等的磅砖宏大,现在被她强行挤入他的体内,岂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要死了吗?」伊山近在半昏迷中想道,心中痛悔万分,「早知道就不要相信什么神仙的传说了……」一边这样想着,他的眼角渗出一滴悲伤的泪珠。

玉雪蓉在爽过之后,神智微微清醒,突然发觉体内灵力荡然无存,多年来的修练成果化为乌有,也惊骇莫名,她用虚弱无力的玉臂抱住伊山近的裸体,点点珠泪涌出,洒在伊山近的脸上。

伊山近也是浑身无力,偏又身体胀大,肉棒也跟着膨胀坚硬,直挺挺地插在她紧窄的嫩穴里面,龟头毫不客气地顶住子宫,整根肉棒比从前大了许多倍。

本来肉棒胀得已经很难受了,偏偏玉雪蓉的紧窄蜜道还在一下下地收缩,大力挤?压肉棒,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像是不奸他个够本绝不罢休一般。

随着肉壁一再的紧缩挤压,膨胀粗大的肉棒终于忍受不住她的吸吮索取,猛烈地狂跳起来,将积蓄许多年的精液疯狂射进娇嫩纯洁的子宫里面。

处男的精液,滚烫猛烈,极速冲出马眼,疯狂地喷射进子宫里面。玉雪蓉被这一记暴射打晕了,赤裸玉臂紧紧抱住伊山近,樱唇贴在他的耳边,放声尖叫起来。

在少女第一次高潮之后,只有短暂的停顿,她就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花径狂乱地痉挛抽播,拚命地挤压着粗大肉棒,子宫里面也产生出极强的吸吮力道,彷佛要将所有的精液都吸进去一样。

在极乐的高潮之中,她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兴奋的叫声如此淫浪,让她那美丽成熟的师父听得面红耳赤,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伊山近体内充沛的灵力狂涌而出,从肉棒中疯狂涌进子宫里面,炼制着子宫法宝,令其现出晶莹洁白的光芒。

虽然是在体内,这光芒却能透出玉体,让玉雪蓉的下体显出晶莹的光泽,耀得殷冰清眼睛闪闪发光。

这一股灵力,通过伊山近身体的经脉之后,已经改变了性质。在掺入元阳之力后,涌入玉雪蓉的体内,在经脉中迅速奔流,如长江大河一般,让她神采照照,容光焕发。

情欲又一次涌起,她兴奋地骑着伊山近的身体,精神十足地挺动纤腰暴奸着他,感觉到灵力在自己和他的身体里面奔涌流淌,每一次从肉棒中流过来时,都让她精神充沛,隐约感觉到修为的精进。虽然不到双修结束,还不能确定修为大增的事实,但有这个希望已经让她很兴奋了。

在神智清醒的时候,她也感觉到羞惭难耐,对于少女最隐秘珍贵的禁地中紧夹着一根凡人的肉棒颇为不平,可是情欲又会迅速涌起,将她的羞耻感压制下去。即使羞得玉颊通红,她还是含着热泪,强行暴奸着伊山近,浑然不顾身下男孩发出的阵阵叫声。

伊山近确实感觉到了快乐,随着灵力在经脉中流动,他渐渐也习惯了初破身时的痛楚,而且肉棒被她的纯洁蜜道、娇嫩肉壁磨擦得很爽,因此惨叫声也逐渐变得快乐起来。

玉雪蓉新练的双修功法果然神妙莫测,在灵力的作用下,居然能让他这凡人的肉棒一直高举不萎,即使是一次次的射精,也从来没有疲软过。

在他们交欢的过程中,殷冰清一直跪在旁边呆看,下体嫩穴滚烫得像要着起火来,简直无法忍受。

虽然她的修为很高,意志也很坚强,可终究还是受不了情欲的煎熬,看着自己的徒弟放肆地暴奸凡人男孩,一次次地爽上天去,让她心里嫉妒得死去活来,恨不得伸手抓住这个爱徒,狠狠一个大耳光编过去,以惩罚她胆敢在自己面前发出淫声的罪行。

最可恶的是,这淫声还在不停挑动着她的情欲,让她无法忍受,终于在玉雪蓉叫得最爽的时候,奋力伸出手,将她从伊山近身上推了下去。

玉雪蓉碎不及防,一头摔倒在地,螓首上撞出一个大包,尖叫着几乎晕去。过了好半天,她才愤怒地爬起来,瞪大美目怒视着自己的师父,浑然不顾师徒之间应有的礼数。

这个时候,殷冰清已经撕开衣裙爬到了伊山近的身上,既然她敢当面和自己抢男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玉雪蓉这时已经爽得神智不清,即使处女花径与粗大肉棒脱离开来,一时也不能恢复清醒,看到殷冰清骑到伊山近的身上,嫉妒得无法忍受,悲愤地向她扑了上去!

殷冰清虽然解开雪白纱裙扑到了伊油近身上,却又有一点神智清明,努力压抑住了欲火,犹豫着放慢了动作。毕竟她心如冰清地修练仙汰数百年,突然就这样自己动手毁坏贞洁,再怎么也会有所犹豫。

「要不要骑上他?把他那东西插进我这里……」殷冰清心里如烈火煎熬,痛苦不堪。犹豫之时,仙人的纯洁纱裙已经解开,露出了女子最隐秘的嫩穴花园,毛发茂密,乌黑一片,闪动着黑亮的光芒。

「啊!」伊山近惊得大叫一声,失声叫道:「刚才一个毛少的就这么痛了,你的毛这么多,会痛死的l」

实际上,痛不痛跟毛的多少没有关系,不过伊山近这样没知识的处男,能说出这样荒谬的话来,倒也不稀奇。

殷冰清羞得面红耳赤,慌忙以手掩穴,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秘处。

这不啻是「掩穴盗铃」,伊山近连她几根毛都数清了,再掩还有什么用?

尤其是她用手遮掩的时候,下体还在情欲驱使下,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动,娇嫩的穴肉带着晶莹露珠,轻轻地贴在了膨胀的龟头上面。

露珠就这样抹上了男孩的龟头,而肉棒上沾染的精液、蜜汁和处女血也染在她纯洁花瓣上面。

灼热的嫩穴顺势吞没了硕大的龟头,被它撑得一阵微痛。殷冰清这时突然心慌,在痛楚之下慌忙后退,低头一看,鲜血、精液和蜜汁抹上嫩穴,留下了一片狼籍。

殷冰清活了几百年,都快成人精了,一看就知道这是自己宝贝爱徒流出来的东西,不由羞惭欲死,立即举起手来,奋力向着伊山近的头顶击落。

虽然她现在浑身酸软无力,但以修仙者的强悍力量,哪怕只用一点,也足以将他的头颅击得粉碎!

「他强奸了我的爱徒,这本来就是死罪;何况他还想要非礼我,妄想夺取我的红丸!」殷冰清毫无道理地将所有罪责都推到了伊山近身上,只要能击死他,至少自己现在失去红丸的危机就可以暂时解除了。

可是就在伊山近生死系于一线的刹那,玉雪蓉已经愤怒地扑了上来,一把揪住她乌黑的长发,将她强行从伊山近身上拖下来,然后骑到她的身上,举拳相向,拚力和她扭打起来。

殷冰清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徒儿,你疯了吗?」

再叫也没用了,淫蛊入心,玉雪蓉这时失去理智,只把她当成跟自己抢男人的情敌,挥拳乱打,从前对师父的尊敬谦恭早就丢到了一边。

殷冰清挨了几拳,无奈之下也只好挥拳相迎,抵挡着暴雨般落下的粉拳。

这一刻,修仙界赫赫有名的两位绝色美女扭打在一起,如果让人知道她们是为了争一个男人而翻脸拚命,足以让所有修士下巴都掉下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伊山近趁机悄悄地爬起来,手软脚软地向门口爬去。可是没爬两下,眼尖的玉雪蓉立时察觉,放声尖叫:「他逃走了!」

殷冰清手一软,放开紧抓住她发髻的手,回头看到伊山近正逃向门口,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失落感,彷佛最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一般。

这一对反目相向的师徒,突然停止了内讧,同时飞扑过去,紧紧抓住裸体的男孩,将他压在身子下面。随后,殷冰清突然挥出一拳,将爱徒打昏在地,愤怒地大叫?道:「这是我的!」

在经历了几乎失去伊山近的危机之后,她终于认识到了这个陌生男孩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他,自己会欲火焚心而死!

接下来,殷冰清放关心结,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的衣服,准备和伊山近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

本来她已经解开衣裙,现在脱光衣服也很容易。转瞬间,一具完美至极的仙女玉体,就展现在伊山近的面前。

看到这样美丽的玉体,伊山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可是刚才被玉雪蓉奸得太狠,看她淫笑着朝自己爬过来,余悸犹存地叫道:「你要干什么?」

殷冰清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将他按倒在地,让他仰鸟向天,自己顾不上羞耻,强行爬到了他的身上。

伊山近看着她胯问美妙花园处的乌黑毛发,脸色吓得惨白:「会死的!要是男人被干得太多,会被活活干死的!」

他这样道听途说来的知识,自然被殷冰清嗤之以鼻:「胡说!我活了几百岁,从来没听过这种事!」

「几、几百岁?」伊山近瞪大眼睛看着她,只觉这仙女美丽至极,风姿绰约,充满了完美女性的强烈魅力,看上去也不过二十许人,想不到她已经几百岁了。

「那不是比我大好多好多倍?」伊山近颤抖地大叫道:「我才这么小,你放过我吧!」

男孩悲惨的叫声,也只能让殷冰清俏脸微红。虽然是娇羞惭愧,可是欲火充满心灵,现在已经由不得她自己了。

而且,从自己爱徒手中抢过这个男人,让她有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晃动着雪白浑圆的大腿,充满魅力的雪臀强行坐在伊山近的胯间,美妙花瓣向着胀大的肉棒贴去。

在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气的神仙洞府里,这美丽成熟的性感女子,就要对这比自己小上许多的瘦弱男孩,进行惨无人道的强奸活动!

伊山近绝望地感觉到肉棒被她纤手玉指捏住,向着紧窄嫩穴中插去,龟头已经能感觉到穴中的温暖湿润,甚至还能感觉到蜜道里面的那层薄膜,已经贴在龟头马眼上面。

按照刚才破处的经验,只要这层膜一破,就会有热热的东西涌进鸡鸡,弄得浑身剧痛,生不如死!

一想到这里,伊山近就忍不住浑身发抖,仰天悲愤大叫道:「天哪,这还让人怎么活啊!」

就在他绝望的惨叫声中,纯洁美丽、成熟性感的妩媚仙女已经强行坐下,用她那温暖紧窄的蜜道吞没了他的肉棒。

薄薄的处女膜被肉棒一戮而破,粗大肉棒撕裂了纯洁的嫩穴花径,鲜血迸流出来,洒在伊山近的肉棒上面,与她爱徒的处女鲜血混在一起,分不出来是谁嫩穴中流出来的落红。

在这一刻,她悲伤侮恨的泪水也奔流出来,清澈晶莹,如断线珍珠一般,洒落在伊山近的脸上、口中。

最珍贵的处女仙泪,而且是由修仙界一流强者、冰蟾宫主人流淌出来的,里面蕴含的灵力非同凡响,几乎就像真的珍珠般,溢满伊山近口中,差点把他的喉咙都哽住了。

一向位高权重、掌握无数人生死的殷冰清,凝视着自己骑着的男孩,心中悲苦不堪。坚守了多年的贞洁,就这样一朝丧失,而且还是自己强奸了一个男孩造成的。身下这个男孩如此弱小,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双修论道?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花径被粗大肉棒撕制时的痛楚,以及鲜血从嫩穴中流淌出的微弱水声,甚至龟头撞击着蜜道内部的汁液所发出的轻微噗嗤声也逃不过她敏锐的听觉。

未经人事的贞洁花径中,此时深深地插着一根男孩的肉棒,紧贴在娇嫩肉壁上,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温暖。一想到这里,殷冰清更是悲痛不已,珠泪不住地从美丽眼睛中滚落。

她修为深厚,在双修功法的引导下,灵力混入泪水之中,凝聚成珠,啪啪地砸在伊山近的脸上、身上,滚落到温润的玉石地面上,像真的珍珠一般,散发着莹润的光芒。

伊山近口中也落了许多颗,费力地咽下灼热的珠泪,只觉身体火热。

下体中灵力磅礁涌入,殷冰清的玉体就像河堤开了一个口子,灵力如河水般奔涌而来,顺着肉棒强行挤入他的身体,冲击着他刚被开拓出来的经脉。

殷冰清体内灵力深厚,远远超过玉雪蓉数倍。此时一齐奔涌入伊山近的经脉,将经脉中胀得满满的,并强行拓宽他的经脉,让伊山近痛楚不堪,又一次尝到了被强奸破身的惨烈痛苦。

他扯着嗓子,仰天狼嚎,被奸得痛不饮生。而美丽威严的冰蟾宫主人却骑他的身上,奋力挺动纤腰,上下拉动玉臀,激烈地暴奸着他。

既然已经做了开头,那就要一直做到底。殷冰清抱着这样的想法,流着珠泪强行晃动玉体,感觉着娇嫩蜜道与他粗大肉棒的剧烈磨擦,在不习惯的难受触感之外,还有强烈的快感迅速涌起,将她整个吞没。

这更刺激了她的情欲,让她动作更趋激烈,身下的伊山近更是叫得惨不忍闻。

一旁的玉雪蓉赤裸着玉体瘫软在地上,被哀嚎声和激烈的交欢声吵醒,睁开美目,茫然看着这一幕。

她看到自己最敬爱的师父,平日里冰清玉洁、宝相庄严,一向对谁都不假辞色的威严宫主,此时正按住一个男孩,强行暴奸,动作粗鲁狂暴,从前优雅的仪态不知都抛到哪里去了。

玉雪蓉抬手按住樱唇,惊讶地低呼出声。她意外地从玉指上尝到了精液的味道,那是刚才摸伊山近的时候,从他下体摸到的珍贵精液。

在她下体花瓣,反而没有精液溢出。子宫中彷佛有巨大的漩涡,不住地旋转,带来强大的吸力,将蜜道中每一滴精液都吸入子宫里面,由灵力搅得粉碎,被子宫饥渴地吸收进去,并渗入血液,顺血管流经玉艘各处,成为了她身礼的一部分。

这样强大的吸力,彷佛是有意识的一般,甚至将花唇外面沾染的一点精液也吸了进去,让花瓣嫩穴变得干干净净。这让玉雪蓉不禁惊叹,谢希烟留下的双修功法,果然非同凡响。

眼前激烈交欢的春宫图,让她情欲狂燃,脑中一片昏沉,再也顾不得多想,如雌狮般疾扑上去,一把抱住地上的伊山近,胸部紧贴着他,用自己柔软滑嫩的玉峰在他胸膛上猛烈磨擦,借以发泄心中的欲火。

嫣红的乳头在他胸膛上蹬来赠去,爽得她眼睛发一兄。虽然也想把殷冰清推下去,由自己来亲自强奸这个男孩,但刚才挨的那一拳让她知道,自己毕竟还不是师父的对手。

于是,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转过玉体,骑在伊山近的脸上,将自己的玉门对准伊山近的嘴唇,猥亵地坐了下去。

看着雪白圆润的玉臀向着自己的脸坐下来,伊山近大声痛斥道:「下流!天啊,你们简直是惨无人道!天理何在啊!」

他在这里谈「天」说「理」,却也改变不了残酷的事实。这对高高在上的神仙师徒,还是强行按住她们一向看不起的凡人男孩,进行残酷的轮奸活动。

这双修功法如此神妙莫测,玉雪蓉嫩穴中传来的吸力,竟然能将伊山近的舌头从口中吸出,并像被线牵扯着一样,自动探入洁净的嫩穴里面,飞快地搅动,以舌功插弄得玉雪蓉大声尖叫,爽得泪珠奔涌,泣不成声。

殷冰清如骑马般在伊山近身上驰骋,感觉到粗大肉棒在自己嫩穴中飞速抽插,剧烈地磨擦着初经人事的娇嫩肉壁,爽得几乎都要疯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人世间竟然还有这么爽的事情。这样说来,之前的数百年自己岂不是白活了?

强烈的快感让她眩晕,樱口中喷出浓郁的香气,激烈地娇喘着,玉手抚摸着伊山近的裸体,雪臀拚命上下晃动,与爱徒一起毫无怜悯地肆意强奸蹂躏着这可怜的男孩。

不知强奸了多久,她终于爽到了快感巅峰,窈窕性感的玉体剧烈颤抖,嫩穴痉挛抽插,拚命挤压着男孩肉棒,同时产生强大的吸力,彷佛要将它吸入子宫里面一样。

伊山近也开始大声惨叫,舌头却还深深地插在她爱徒的嫩穴里面,就这样含混不清地发出哀嚎。

刚才伊山近虽然很痛苦,但被殷冰清的嫩穴蜜道磨擦了那么久,快感也达到了巅峰,在花径的强烈吸吮下,肉棒猛烈跳动,将大股灼热的精液暴射进蜜道深处。

殷冰清激动得放声痛哭,哭声中有兴奋、有悲伤,还有侮恨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失去处女贞操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这一刻真的很爽,为了这爽快的感觉,似乎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伊山近的舌头在嫩穴中快速抽插舔弄,不知喝下了多少处女落红。初破瓜的嫩穴被舔得剧爽,娇嫩穴肉在舌尖下剧烈颤抖,玉雪蓉也因此而达到了高潮,颤抖地抱紧自己的师父,放声痛哭起来。

这一对绝色女子,赤裸着玉体拥抱在一起,高耸玉峰与嫣红乳头亲密地磨擦着,给她们带来异样的快感。

子宫中的灵力向着肉棒中疯狂涌入,伊山近周身剧痛,经脉几乎要被撑破。

灵力在他的身体内部迅速流动,又随着暴射的精液流回到殷冰清的体内,于子宫中九转练化,连同被搅碎的精液一起涌入殷冰清的经脉,流经她玉体的各个部位。

从此之后,这一对神仙美女心神就深深地打上了伊山近的烙印,玉体任何一部分都渗有他的精液。就连她们修练多年的灵力,也是从伊山近体内运转过来的,含有他的阳气,即使她们再怎么否认也没有用。

肉棒不停地暴射精液,剧烈的爽感涌入殷冰清心里,初经人事的美女被这小男孩干得爽至极点,突然「呃」的一声低吟,趴在玉雪蓉香肩上晕过去了。

玉雪蓉一怔,随之大喜,迅速将师父从伊山近身上推下去,自己占据了她的位置,玉臀挺起,急切地向着伊山近胯部坐下。

柔滑纤手握住湿洒洒的肉棒,嫩穴迅速吞没了它。可怜的伊山近,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就这样被这对师徒连续轮奸,毫不顾惜他的身体健康。

许久之后,爽晕的殷冰清悠悠醒来,看到自己的爱徒在强奸伊山近,嫉妒得眼睛都红了,立即爬到伊山近的身上,以圆润雪臀对准伊山近的脸,迅速坐了下去。

伊山近像被鬼上舌一样,不由自主地吐出舌头来满足她,心里悲恨恐惧,不知道她们用的是什么邪恶妖汰,连舌头都能被她们变成肉棒来用。

舌尖舔弄着柔嫩的处女蜜穴,在上面刮刷,略显粗糙的舌苔在娇嫩湿润的穴口嫩肉上的磨擦带来愉悦的感觉。殷冰清仰天叹息,兴奋得头发都要直立起来,她从前根本想像不到世上还有如此快乐的美事。

虽然子宫吸收了所有的精液,蜜汁却抑制不住地从花径肉壁上涌出,流到伊山近的口中。那味道酸酸甜甜,带着清冽的味道,彷佛甘泉一般,伊山近被她们奸了这么久,早就口渴,虽然感觉到屈辱,还是含泪将这救命的泉水一口口地喝下去。

平心而论,仙女圣水的味道确实不错,作为偏僻小镇上的无知男孩,伊山近一生还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饮料。

很快,他就抛弃了毫无意义的羞耻感,大口大口地狂饮起好喝的仙水来。

由于修练多年,法力深厚精纯的缘故,殷冰清的饮料比她徒弟蜜壶中流出来的蜜汁要好喝得多。伊山近喝得上瘾,只觉又解渴又美味,舌头更是飞速狂扫,在染血的纯洁花瓣上舔来舔去,弄得她大泄狂泄,将更多的饮料直接送入他的口中。

她纯洁珍贵的处女鲜血,除了染在这男孩下体处之外,还被他含住花瓣大力吸吮,让他尝到了绝色美丽的仙女体内纯洁血液的味道。

这一对师徒很快又陷入到性爱的狂欢极乐之中,不由自主地抱在一起,哼哼唧唧地娇喘低吟,在伊山近身上一次次地爽上天去。

毕竟还是肉棒能让她们更爽一些,骑在伊山近胯间的美女总是先爽歪歪地倒在一边,然后另一个美女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开,自己去占了她的位置,将刚从她蜜穴里面拔出来的肉棒饥渴地吞进自己玉体之中。

到了最后,伊山近也爽晕了,肉棒狂跳着将精液射进不知道是哪位仙女的子宫里面,昏昏沉沉,进入了半昏迷状态。

不过作为心地冷酷的轮奸犯,这一对神仙美女绝没有因为他晕倒就停手的意思。双修功法不住地吸引着肉棒,强行把它吸硬,蜜道猛烈压搾着它,逼着它一次次地吐出精液,进入她们无底洞般的饥渴子宫里面。

她们都已修行多年,早就能达到「辟谷」的境界,不吃饭根本就是常态。

多年的修练,她们餐风饮露,身体早就修练得纯洁至极,毫无杂质,比之凡间女子纯净了无数倍。

现在,这一对绝色清纯美女情欲如狂,更是想不起还有吃饭这回事,只是拚命地强奸着伊山近,丝毫不舍得从他身上离开。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洞中无日月,也没有人知道太阳早已下山,在神仙洞府里,这一对神仙美女还是按住伊山近,狂奸不休。

伊山近一次次地晕去醒来,徘徊在极乐与痛楚之中。他的嘴里总是含着两片花瓣,里面有珍贵的花蜜和露珠涌出,强行喂给他喝。

仙家圣水,平常人是喝不到的。里面包含的强大灵力,足以令人延年益寿,怯病除灾,至于填饱他的肚子,更不在话下。

因此,伊山近也被强行带到了辟谷的境界。虽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吃,但光喝水不吃饭就能活命,也是他从前根本无法想像的事。

一天过去了,伊山近晕去醒来。

一夜过去了,伊山近醒来晕去。

几天几夜之后,那一对神仙美女还是紧紧地按住他狂奸,同时兴奋地尖叫娇喘,在他身上淫浪地扭动着娇躯,一次次地攀升到极乐的巅峰,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

伊山近终于悲伤流泪,彻底绝望。仙女们强悍的体力和生命力,他算是亲身领教到了。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美女不停地狂奸着他,浑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磅砖浑厚的灵力一次次地从她们身体里面流到伊山近值内,再流回时,更精纯浑厚了许多。她们的修为因此不断增长,比闭关修练还有效得多。

与此同时,伊山近的体质也遭潜移默化。灵力一次次地流经他的身体,进入他躯体每一部位,改造着他的体质。

这等于是时时刻刻用灵力锻炼他的身体,让他的躯体被灵力锻炼提纯了许多次,最终化为纯净至极的灵童之体。

这样的灵童之体,极为难得,如果修练仙法,可进境极速,比旁人强了许多。

实际上,这也是谢希烟创造出这双修功法的目的之一。除了可以让女方功力精纯之外,还能让男方身体变得更适合修练仙法,他将来教徒弟时会事半功倍。

可惜他一直没有收徒弟,现在倒让伊山近成了第一个实验品。

在这期问,那一对美丽师徒根本无暇顾及他身体的变化,只是娇喘吁吁地骑着他,在他身上兴奋狂干,不知餍足地追求极乐的快感。

这双修功法一旦运转,就再停不下来,真的像闭关修练一样,不到修练完成,是不能破关而出的。

她们的快乐彷佛永无止境一般,甚至连觉也不睡,就这样毫不停息地强行与他双修。而伊山近却是晕一阵,醒一阵,爽得呻吟几声,又昏睡过去。

到了后来,他逐渐睡多醒少,最终更是长睡不醒,只有肉棒一直挺立着,任由两个美女奸淫玩弄他纯洁的处男身体。

即使是在梦中,他也能感觉到被她们强奸的快感。有时也会作一些绮梦,梦到自己在草地上快乐地奔跑,然后两个美女追上来,把他按在草地上,强奸!

有时候,梦到自己在云端上,驾云而行,仿若神仙。然后两个美女乘云从后面追上来,把他按在云朵上,强奸!

肚子有时候会饿,他梦到自己在饭馆里面吃饭,然后被两个美女闯进饭馆,把他按在桌子上,强奸!

不论是梦到读书,还是在自己家里睡觉,最终的结果都是被两个强横的仙女闯进来,强奸!

就这样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劈劈啪啪的响声将他惊醒。

伊山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听着外面喧闹的鞭炮声,茫然想道:「过年了啊……」

他进入洞府已有数月,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就算他们进山来找,也找不到这奇怪的地方。就算找到了,肯定也打不过这两个好色仙女。

他这样想着,感觉到身上的美女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柔嫩蜜道将肉棒整根吞没,紧夹压搾着他的肉棒,让他兴奋地向仙女子宫中喷射出大量的精液,随后又在极度的疲惫中,沉沉地睡去。

于是,又是一年。

这座洞府本来隔音效果很好,之所以会有鞭炮声音传进来,是因为谢希烟建造仙府时,有意把过年当作时钟来用。

凡人的时钟,是按一日一刻来计算。而仙家寿命极长,稍微一闭关就是几年几十年过去,因此是按年来计算时间。

每到过年时,洞府就会敞开声音的禁制,让远处的鞭炮声直接传到这里,告诉洞主又是一年过去了。

到了夏天,也会如此。当大雨倾盆,浇在山中,这声音同样会传来。

滚滚的雷声传到山里,伊山近悠悠醒来,听着外面的雷呜雨声,迷茫想道:「到夏天了……」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双手高举起来,那两个好色仙女正抓住他的手,按在她们胸部上面,逼他抚摸捏弄她们高耸的酥胸。

玉峰滑腻柔嫩,手感极爽。在双修功汰的奇异效力下,他的手在昏迷中仍下意识的揉捏玉乳,舌头也一直伸出来快速舔弄着殷冰清的蜜穴,等到她把玉雪蓉推下去时,过不多久,玉雪蓉又会爬到他的脸上,玉臀狠狠磨擦他的脸部和嘴唇,幸福地享受着他的口舌侍奉。

伊山近眼角溢出一滴泪珠,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回不了家了啊……」他悲伤地想道,在这两个好色淫浪的仙女身下,恐怕要像在十八层地狱一般,永世不能翻身了。

他就这样仰天躺着,机械地用手指和舌头满足着两名美丽仙女的欲望。有时候稍微清醒一些,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她们玉体各个部位抚摸捏弄,让她们兴奋地尖叫,玉礼颤抖着将灼热的淫液洒在他的脸上、胯间。

鞭炮声传来,又是一年过去了。

伊山近再次清醒的时候,听到外面的雷声雨声,迷迷糊糊地想:「夏天了啊……」

又一次从被强奸的美梦中醒来时,耳边又传来了鞭炮声:「又一年了啊……」

就这样,伊山近听到了三次鞭炮齐呜的声音,自己也被这一对年龄比自己大得多的成熟美丽仙女强奸了整整三年。

三年里,他的身体被彻底改造为最适合修练的灵童之体,而那一对美女师徒,也到了功行圆满的时刻。

骑在伊山近胯间的殷冰清,突然仰起头,放声尖叫。变得更加妩媚诱人的性感玉体上,光芒迸射而出,浑身闪闪发亮,仿若神明降世一般。

而在她的面前,与她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玉雪蓉也颤声地尖叫,达到了兴奋的高潮。嫩穴中发出强劲的吸力,将伊山近的舌头整个吸进了娇嫩蜜道里面。

伊山近吐着长长的舌头,能够感觉到肉壁的娇嫩湿润,还有大量蜜汁甘露顺着舌头卷起的通道,像穿过水管一样流到他的嘴里,直接灌进喉咙。

体内重力狂卷而起,透过舌头和肉棒,向着两个绝美仙子体内奔涌而去。这一刻,她们体内的吸力强劲至极点,将伊山近体内所有的灵力都吸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被吸干的伊山近,瞪大眼睛,身体弹动了两下,最终僵硬地躺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就这样,伊山近在被强奸蹂躏了整整三年之后,终于隔屁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