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大食怨妇

  • 三个大食怨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三个大食怨妇两个骚婆一个脂粉客,俱急于上阵肉搏,这顿高价宵夜,匆匆吃进肚里,简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三个大食怨妇

两个骚婆一个脂粉客,俱急于上阵肉搏,这顿高价宵夜,匆匆吃进肚里,简

直是浪费.甫离开水车屋,林文杰还没开口,马太太便道︰「我老公上了大

陆二奶那儿,不到明晚不会回来,上我处吧,省得在别墅遇上熟人。」

「对了,她的菲佣是她的心腹,你有舆趣的话,可以把她的菲佣也玩掉,但

要先喂饱我们两个!」

去到马太太家,门刚关好,胡太太便已把林文杰的阳具掏了出来,牵着他直

往主人房走,看来她已非第一次和马太太拍档偷汉.

果然,脱光衣服后,两个女人合拍非常、分别蹲在林文杰两边,左边的胡太

太伸长舌头舐他的乳头,右边的马太太则把他那早就给胡太太搞到高高挺起

来的阳具纳进嘴巴里既吮且舐。林文杰可忙透了,虽然鞭长莫及摸不着身材

娇巧,但有看一对豪乳的马太太、却有胡太太的一个又肥又大又圆的屁股给

他捏个不亦乐乎,何况胡太太的乳房虽没有马太太那么大,却是属于竹笋型、

握上手又软又滑。

他摸到月球凹下之处广寒宫入口时,突然想起一事来,马上扳过胡太太臻首,

在她耳边悄声问︰「你这儿给人插过没有?」

胡太太马上轻轻咬他下巴一口,佯嗔道︰「贪心鬼,有马太太和我两只极品

鲜鲍给你任插、任玩还不满足,仍要打我屁股的主意。」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林文杰一看她那神情,便知道只要能够喂饱她前端的

鲜鲍,后门肯定会乐意开放,让他内进一游.

于是挺起中指,轻轻插进,一探到底是什么环境。

胡太太即时全身一颤、跟着咬了林文杰胸膛一口,说道︰「百厌精、幸好我

不是在替你吹箫,否则给你这么一戳,不把你的命根咬断才怪。」

这时,马太太刚好吐了林文杰的阳具出来,正伸长舌头围绕着龟头里个不休,

闻言吃吃笑道︰「他的大家伙又热又硬,简直好像一根火棒,你若一口咬下、

只怕不但咬它不断,还会崩掉你一口牙齿.」

林文杰一手把马太太的头按下,说道︰「别偷懒,快点吹。」

把腰一挺便将炽热的阳具再度送进马太太的嘴巴里,另外一只手的中指,则

继续抽插看胡太太的屁眼。

没多久,胡太太便哀声恳求道︰「冤鬼,求求你莫再骚扰我的后门了,弄到

我前后两个骚穴都痒到出汁,而你又只得一件雷公凿,顾得前来顾不得后,

很要命的。」

马太太再度腾出嘴巴来,说道︰「不怕,尽量搞她吧!我这里有的是「大头

佛」,莫说她上下前后只得三个骚穴,就算再多上三个,我也可以令她永不

落空。」

胡太太呻吟着道︰「有真的东西在,我才不会借助你的大头佛呢,我里面痒

死了,你吮够了没有,快点让他插我一个痛快吧。」

马太太吃吃笑道︰「遇上这样滋味的大红肉肠、哪个女人会吮够的,你既然

痒的要命,我就让你解馋吧,但不要吃得太太匆忙,省得也给它搞穿。」

林文杰正想扬身而起,胡太太已按着他,一手拔出他那正在后花园翻泥挖土

的怪手来,跨腿而上,伸出柔夷扶看高高擎起来的大红肠,沈下屁股,让光

滑龟头没进湿透的阴户里,一边低嚷着︰「又大又烫,简直舒服死人了。」

林文杰胯下阳物早已胀如怒蛙,那能忍耐胡太太慢吞吞的逐寸吞噬,连起腰

劲往上一挺,「吱」的一声便把好大的一根阳具整个插进胡太太的阴户里,

还溅出一片闪闪的水花来。

胡太太马上轻「哟」了一声,跟住用肥大屁股把林文杰重重压在身下,嚷道

︰「没良心的,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狠心,想把人家的心肝也撞穿吗

?别动,你的东西太大了,让我适应一会才顶撞我好不好?」

林文杰当然清楚自己的大东西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轻易吞下,遂任由胡太太

花心紧压看他的龟头不动,只是双手齐出,分握着胡太太那只摇曳着的竹笋

型乳房,好像耍太极那样搓揉。

只搓了几个圈,胡太太便低嚷了起来︰「你这冤家不但胯下大东西要命,连

一双手也那么厉害,我快要给你搓得连魂魄也飞出来了。」

一边说,一边徐徐擡起身躯,握着林文杰的手臂借力,一下一下的套着他的

阳具起落个不停。

林文杰那甘受制于人、连忙连起腰劲反击,每下都结结实实的撞上胡太太阴

户深处花心上,撞得胡太太不住大嚷︰「哗!没命了,给你撞穿我的淫穴了

……」

林文杰随即发觉不见了马太太的踪影,心里大是纳罕、到底她溜到哪里去了

?不会是去了洗手间漱口吧,刚才马太太只是替他吹了一会的箫,他还没有

漏出一点一滴精液来,何用漱口?

林文杰正奇怪看间、马太太已笑吟吟回来,双手各握着一根黑溜溜的长形物

体.

林文杰定神一看,才看出是两条塑胶双头蛇,其中一条两个头各在一端,另

外一条两头一高一低并排。

林文杰一看便知前者是女同性恋互相慰藉的道具,后者则供女人前后两个洞

穴同时获得填补空虚之用。

马太太向林文杰打了一个眼色、爬上床摸到胡太太身后。

未几,正在林文杰身上开始急速起伏身躯,耸动肥臀用肉厚汁多的阴户撞向

他火热阳具的胡太太、猛地高嚷了一声道︰「我刚开始快活、你便插我的屁

眼,想我快点败下阵来由你接棒么?我怎么也要熬出他的精来才会给你上马

的了!」

马太太吃吃笑道︰「我那里是想你早点败阵,只是想到大鼻林一定要插到你

屁股开花才肯罢休、所以先替你通一通,省得门户末开便给大鼻林杀了进去,

把你的后花园也撞塌了。」

林文杰一听两人之对答,便知道胡太太的后花园纵使不曾给男人于其内插花,

也曾给马太太手中的「大头佛」道具开了窍,马上有了主意。

他的手不再只是轻轻的搓揉胡太太的一对竹笋乳房了,而是狠狠的捏下,腰

下同时挥棒猛攻,一口气连插胡太太数十下。

这一招果然有效,备受前后夹攻的胡太太、吃了一轮乱棒之后,突然全身僵

硬,擡起来的屁股再也放不下来,跟着大叫一声,全身一松,软绵绵的伏到

林文杰身上。

马太太立即喝彩道︰「果然不同凡响!大鼻林,胡太太巳无力招架的了,快

起来追杀她的后栏、莫让她回气过来。」

林文杰连忙从胡太太身下溜出来,只见胡太太屁股犹插看那根黑呼呼的「大

头佛」便一手拔了出来,握着烫得炙手的大阳具便插进去,「吱」的一声便

越过菊花门,轻易齐根没进.

胡太太虽说已给「大头佛」在后庭抽插了好一会,但马太太用的只是较幼的

一头,舆林文保粗壮的阳具还差上一点,是以被林文杰没头没脑一插,亦忍

不住叫了起来︰

「哗,插爆我的屁股了!」

然而,口里虽然这样说,半伏着的大屁股却徐徐挺起迎战。

对于从没走过歧途的林文杰来说,那感受简直美炒极了,只觉得好像给一条

宽阔的强力橡筋圈紧紧的箍着阳具根部,柱身则被一块牛皮药膏牢牢贴着,

暖洋洋的,舒服死了,却又不动不快。

于是,他好像玩「隔山取火」那样,按看胡太太高翘肥臀一下一下的抽击,

而且还比绕道进袭前门多了一份视觉享受,可以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已的阳具

在胡太太屁眼中进出,还把洞口旁边的嫩肌也翻了出来。

然而,他此刻的容身之所,虽说曾有前人开拓,却仍狭窄非常,比他近年来

所走过的路崎岖得多了。

不管插入去或拉出来,林文杰都可以感觉到敏感的阳具给紧窄的肉腔摩擦得

差点冒烟,再加上视觉享受,心理上征服另一女人另一重要禁地的崭新刺激,

所以,移师到大后方后,林文杰只是抽插了五分钟左右,便已感觉到一股热

血急速往下身冲.

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一回事,连忙贾其余勇,双手扳开胡太太圆滑的两团白肉,

猛抽狠插作其最后冲刺。

阅人不少的胡太太、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高高挺起大屁股急嚷︰「大力

点,快点插,插呀,插呀、插死我吧……」

在旁虎视沈耽的马太太、看见林文杰青筋暴现,咬实牙关地猛插,连忙道︰

「快拔出来,别射在里面浪费大好精华.」

林文杰正濒临爆发边缘,闻言马上把阳具抽出,还没想到该把雨露洒在哪里,

马太太经巳一手抢过,跟看凑上圳首,却没有把快要爆炸的阳具纳进嘴巴里,

只是于距离龟头约一寸之处张开红唇,握着阳具的手则飞快地律动看。

林文杰顿觉龟头一阵酥麻,再也控制不住已经冲破精关的嫡系子孙兵,一股

炽热岩浆,豪情奔放地激射而出,一泄千里,如百川汇河那样射进马太太那

等待着的嘴巴里.

直到洪流将尽,林文杰才想起,为什么马太太不干脆把他的阳具衔着来吮吸

那比血液还要珍贵的精华.

他的阳具适才进驻之处,堪称人体内外一个最脏的地方,就算其内没有积藏

秽物,不曾沽染到他的子孙根身上,也会带看一阵今人呕心的气味,马太太

又怎肯衔着来吮!

然而,林文杰念头还没转过,便已看见胡太太翻身扑到,一手从马太太手中

抢回那曾今她前后舒畅,高潮叠起的阳物,毫不犹豫便放进嘴巴里吸吮。

林文杰顿觉有一猛烈无比的吸力杀到,把他刚刚关上的精关大闸吸开,于是

又一股岩浆冲闸而出,比刚才射进马太太口里那一股更炽热,更具质量感,

今到林文杰怀疑是否经已精尽虚脱。

好一会,他才软软的倒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胡太太,你的嘴巴厉害

极了,我差点连魂魄也给你吮了出来!」

胡太太嘻嘻笑道︰「我的只是小儿科,马太太的三张嘴巴比我厉害得多了。」

伸手在床头几拿过一包香烟,点上一根送到林文杰唇问。

不知怎的,也许是心理作祟,林文杰总觉得这口烟味道怪怪的,带着阵阵腥

味。

抽毕香烟,马太太及胡太太一左一右的挟看林文杰入浴室,然后一前一后的

替他冲凉。

前面的马太太集中清洗阳具,后面的胡太太则细心地替他清洁屁眼。

一回到床上,马太太便把林文杰推倒,说道︰「来,我们玩69加1游戏。」

林文杰登时一楞,他当然清楚69游戏是什么玩意,但加1是什么.

正纳罕间,马太太已背向看他跨步在他身上,如滴露牡丹一样的肥嫩阴户就

在他眼前伸舌可及之处,散发出阵阵幽香。

林文杰素来对舐阴这玩意毫不抗拒,甘至可说乐于施为,只是他老婆秀兰不

但不肯替他品箫,连弄玉也严加拒绝,而他又不屑于风尘女郎身上施为,所

以没有什么机会一展所长而已。

当下,他毫不犹豫的长长伸出舌头来,蜻蜓点水般里舐埋藏于隙缝间的小红

豆,然后钻进嫣红阴肌里左撩右拨。他只觉得马太太娇躯一震,跟着他的阳

具便给一张湿润温暖的嘴巴吞噬、还有一条滑潺潺的小蛇滋扰看他的后山禁

地。

他终于明白69加1是具么一回事了,多出来的1,正是胡太太那条舐进他屁

眼里的灵巧舌头.

他的阳具,迅速在马太太嘴巴里膨胀。

马太太比胡太太还要心急、阳物甫进入作战状态便给她整根吞噬。

她只是在林文杰身上驰骋了一会便嚷道︰「胡太太,快用「大头佛」插我屁

股,越狠越好!」

想不到马太太虽然身材娇小,却有着无穷精力、在林文杰挺起庞然巨阳及胡

太太手握大头佛道具分别在她阴户及屁眼狂抽猛插之下,仍然可以不停波动

看娇巧身躯达半小时之久,若非林文杰经已淋漓尽至地宣泄过一次,早兵败

如山倒,一泄如注了。

他终于不甘长时屈居之下,喝了一声道︰「让我来炮制这淫妇!」

他推开身上马太太扬身而起,绕到她身后抡起巨物,疯狂抽击她大后方。

这一仗,终于弄成两败局面,马太太喘看气道︰「美妙死了,我经已不知多

少年不曾这样快活过,大鼻林,你真行!」

林文杰道︰「有辫法把周太太也拖下水吗?」

得陇望蜀,人之常情,何况林文杰对周太太眉梢眼角所流露的万千风悄念念

不忘!

马太太撇了撇嘴道︰「这骚婆娘终日扮矜持,宁可自己偷偷玩鸭也不肯和我

们共进退,要拖她下水,唯一辫法是强来,先把她的脸具撕掉!」

胡太太、我们想个办法引她入瓮.」

办法想好之后、林文杰少不免又应酬了两个如狼似虎的怨妇各一次,才脚步

浮浮地回家,幸好星期一是假期,而老婆秀兰又适逢月讯来潮,这才有机会

休息,补充消耗掉的精力。

星期二,股市重开,跌幅比林文杰预期小,他连忙把手头上的货沽掉,一心

一意等马太太的消息。

星期三中午,马太太的好消息到了︰「周太太上钓了,快来我家。」

林文杰连忙请了半天假去到马太太的家,依照原定计划躲在睡房里.

没多久,周太太来了。

她被马太太,胡太太两人骗进睡房按在床上,她们大声嚷道︰「大鼻林、出

来把这淫妇的假面具撕掉。」

林文杰动手撕掉的,却是周太太的内裤、而且不由分说,挥戈直闯入周太太

后园禁地。

周太太呱呱大嚷︰「别插我的屁股,我那儿从没给人插过的,插我前面吧。

哗!痛死我了……没命了……」

一如所料,没多久,周太太的呼救声变成了淫声浪语,但事后却不轻易罢休,

要林文杰以后每星期起码喂她前后两张嘴巴一次之余,还要林文杰动用辛辛

苦苦于股市赚到的私己钱,光顾她买一个小单位,作为今后四人大被同眠或

个别幽会之用。

林文杰精未尽,财先散。

不过,在三个大食怨妇狼吞虎咽下,精尽之期亦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