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上天堂

  • 带我上天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武侠古典
摘要

第一章 “怎麽了?还不死心啊?人都结婚了,你还想怎麽样啊?”黄静慧看着坐在房间里,一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一章

 “怎麽了?还不死心啊?人都结婚了,你还想怎麽样啊?”黄静慧看着坐在房间里,一

手拿着照片、一手拿着手帕不停擦眼泪的好友,无奈的摇摇头。

  “我……我……呜呜呜……”詹至妤不停的哭泣着。

  自从她得知梦中情人要娶别人的消息,她就每天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直到现在……老

实说,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是丑死了。

  两眼肿得像核桃一样,鼻头红通通的,要不是因爲黄静慧与她太熟了,不然真的会被她

吓到。

  “你成天只知道哭,你真的很没用!”黄静慧走到她身旁,手指戳着她的额头,“叫你

表白你也不肯,整天只会偷偷摸摸的偷看他……现在可好了吧?人家都要去娶别人了,我告

诉你,我是不会同情你的。”

  哼!别说她没有朋友爱,她可是帮她这个没路用、想爱又不敢爱的朋友出了许多馊主意,

是她自己拒绝的,怨不得她啦!

  结果现在什麽都没有……甚至她的梦中情人都结婚了,对方还不知道有她这麽一个痴痴

爱慕着他的女人。

  詹至妤对他可是痴心极了,只差没有每个小时打开她的皮包,对着里头的照片亲吻一番

而已。

  “你不要再说了啦!哇呜呜呜……!”她擤擤鼻涕,眼泪却落了下来。

  是啊!其实她也知道黄静慧是爲她好、爲她着想,但是,她生性胆小、懦弱又害羞,要

她开口向她的梦中情人表白,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

  胆小如她,她最多只敢算准时间,躲在角落里偷看她的梦中情人而已,剩下的,她全都

不敢做!

  因爲这种怯懦的个性,她也曾自我嫌弃过,也曾爲自己做过心理建设,告诉自己,放胆

去说,但……只要一看到他,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亏她对着镜子反复练习了几千遍,全都是枉然啊……

  没用、没用!

  黄静慧说得没错,她就是这麽没用的一个人!连一句“我喜欢你”都说不出口……她真

的是全世界最胆小的人。

  而她的初恋也就在还没来得及说出,就“胎死腹中”了。

  “哭……还敢哭!你给我闭嘴,哭得我心都烦了。”

  “可是我……”詹至妤擡起梨花带雨的脸庞,看着黄静慧。

  “可是什麽?你再怎麽哭也没有用!我告诉你,你还是死了心算了,去寻找新的恋情啦!

不过,要找之前,你一定得先将你那种个性改一改。”

  “我不要。”詹至妤猛摇头,她不要去喜欢别人。

  她知道自己一生只会喜欢他一个而已!

  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也没有关系……她只要偷偷地看着他就好了。

  其实她知道的,以她这种寻常人家的小老百姓,是无法与那种有钱人家有任何交集的。

  他在上流社会,有身份、有地位,合该就是要选一位与他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的,而她

——穷其一生也只不过尔尔而已。

  想到这里,她眼中的泪水又滴落下来。

  “你不要?”黄静慧眯起了眼,狠狠的瞪着詹至妤,“那你想一辈子当老处女啊?”她

的食指仍是不停的戳着她的额头,“这麽死心眼做什麽?没有人会同情你、可怜你的,你现

在还想怎麽样啊?人家都结婚了!你还要继续的暗恋下去吗?还是去当第三者!破坏人家夫

妻间的感情?”

  “我……我不要做那种事……”她嗫嚅的说道。

  以她的个性,就算她想“尝试”当个坏女人,她也不敢。

  原因无他,只因爲她太胆小了。

  “不要?不要就放弃啊!你还要蹉跎多少光阴啊?你不知道女人的美丽是很短暂的吗?

你不趁现在还有几分姿色把自己给推销出去,你以爲你老了还会有人要吗?嗟!别告诉我你

等着让人送你一块贞节牌坊。”

  黄静慧的话句句毒辣!就像毒蝎子一样扎人,但是……她说的却是事实。

  凭良心说,詹至妤长得算是不错了!

  虽然没有亮丽的外表、令人一看就难以忘怀的容顔,但她恬静、温柔,秀气的五官中有

着她专属的美丽。

  “静慧,你不要再说了,好吗?我已经很难过了……”她哀求。

  “再怎麽难过也是你家的事,不过,我告诉你哟……”此时,黄静慧的神情认真了起来。

  看到詹至妤哭得这麽伤心,她真的有些担心,害怕她没调适好,做出傻事啊……

  “什麽?”

  “你要记得你还有很多关心你的朋友、爱你的父母和疼惜你的兄长,千万别寻短,”她

警告的说道:“你要是做了傻事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黄静慧说道。

  “我知道。”詹至妤知道黄静慧很关心她!总是刀子口、豆腐心,虽然说出来的话句句

伤人,但她都是爲了她好。

  她是真正关心她的朋友,而她与黄静慧的认识真的就是缘分吧!

  黄静慧有着冶艳的外表,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修长的身形、活泼开朗的个性,在模

特儿的圈子里虽然未曾大红大紫过,但她安于这种生活。

  她并不是不懂“烦恼”这两个字怎麽写,而是她总是将玩乐摆第一,不去想那些伤神的

事。

  那时,黄静慧因爲私人因素与一群女人吵架,对方人多势众,就这样扑向黄静慧,而胆

小的詹至妤正好从一旁经过,虽然害怕,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拿着刚买的整袋卫生纸,拚了命

的打着那几个女人。

  最后,她反而被人揍了,还是黄静慧打跑了那些女人。

  从此,她俩成了莫逆之交,一起在外头租房子。

  没想到两个个性完全不同的人,却可以成爲知心好友,若这样不算缘分的话,那又算什

麽呢?

  “知道就好,你可得好好的记住!那时你的家人不让你搬出来,是我当你的保证人,告

诉伯父、伯母以及你哥哥,说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你可别出了什麽纰漏,否则我的日子肯定

会很难过。”黄静慧郑重的说。

  詹至妤生性害羞,使得詹家每个人都有保护这个小妹的使命感,万一詹至妤出了什麽事,

他们全家一起登门找上她,她一定会罩不住的。

  尤其是詹家那孔武有力、具有跆拳道n段的大哥詹埔松,她有时甚至会想,他干脆改名

叫武松好了,还可以打虎。

  “我会记得的……”詹至妤点点头。

  “记得就好,可别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的。”她叮咛着。“那我先走了,

等会儿还有一场秀要走,不能延误时间的。”

  “你快去吧!”

  “但是……”原本黄静慧已经要跨出她的房门了,又像想到什麽似的踅了回来,“那你

呢?”放她一个人在家不太好吧?说到底,黄静慧还是怕詹至妤出事。

  “我等一下想去买个东西什麽的……”詹至妤又抽了张面纸,在擦完泪水后丢入垃圾桶

里。

  “买东西?”黄静慧狐疑的问。

  “是啊!”她点点头,要自己坚强一些,“他都结婚两个月了,我也不能再这样颓丧下

去。”她强打起精神说道。

  “也对,你能这麽想就好了。”黄静慧这才放心。

  “你不用担心我了,去忙你的吧,别迟到了。”

  “嗯……”

  ***

  邱思宇坐在办公椅上,头靠着椅背,闭上如鹰隼般精锐的双眼,脑中所想的全都是两个

月前的那场婚礼。

  那是他父亲安排的,而他也不讨厌庄文倩,甚至有些被她美艳的外表给迷惑了,无法否

认的,她真的是个美丽的女人。

  当他掀开她的头纱时,简直被她的美给震慑住了,她仿佛比他俩初次见面时更美了,彻

底的蛊惑了他的心。

  他倾尽全心的去爱她、珍视她,如同他的誓言一般。

  但结婚之后,他们两人相处时却总是相敬如宾,而庄文倩也有意无意的避着他,有时甚

至会让他産生“其实她并不爱他”的错觉。

  不过,那也无所谓!只要她善尽爲人妻的责任、乖乖的待在他身旁就行了!

  而他——虽然在乎她的心可能不在他身上,但是,他爱她,他会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哪

怕这些全都是假象。

  看了下时钟,已经下午三点半了,无心工作的他收拾了桌上的文件,拿起车钥匙,准备

提早下班。

  脑中全都是庄文倩的影像,邱思宇开着宾士车在路上奔驰,没多久就到了他所住的花园

别墅外。

  他按下遥控器,雕花的大门迅速敞开了,他放慢了速度,将车子平稳的驶入里头。

  下了车,他迈开修长的步伐走进屋内。

  “文倩……”邱思字将公事包丢在沙发上,嘴角勾着一抹笑容,轻轻的步上二楼,平常

这个时候她应该在睡午觉才是,他在心里想着。

  他站在房门外,突地,他竟听到一声声不应该是庄文倩独自一人会发出的声音。

  那一声声急促的呻吟,是他在与庄文倩亲热时从未听过的。

  此刻,她的声音又喘又急促,让邱思宇额上的青筋浮了起来。

  该死的!他咒骂了声。

  任凭他怎麽猜想,都绝对猜不到庄文倩竟然会红杏出墙!

  邱思宇握住门把,稍微转动了下,发现门把并没有上锁,他怀着上心下心不安的心情,

转动门把——

  果然是那幕令他难以入目的画面!

  虽然他已做好心理准备,但亲眼见到还是深深的撼动了他。

  显然的,庄文倩也眼尖的发现了邱思宇,她急忙下床,穿上衣服。“我……”她支支吾

吾的。

  “文倩,你这麽怕他做什麽?又不是你欠他的!”男人懒懒的下了床,穿上自己的衣物。

  “但是……”庄文倩的眼神怯怯的。

  “这里你自己解决,我先走了!”男人说完就要走。

  “柏清,你——”庄文倩想拉住徐柏清,但却被他挥开了。“你不可以放我一个人

啊……”

  “平常你大小姐的态度到哪儿去了?拿出你大小姐的架子啊!”徐柏清无赖的笑着,从

庄文倩身旁走过。

  在看清徐柏清的脸后,邱思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文倩,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庄文倩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摆出她平常不可一世的᱆样。徐柏清说得对,她有必要这麽

怕邱思宇吗?

  “这一切就如同你看到的。”庄文倩毫不隐讳的说:“但是,这只能怪你,你也知道我

根本就不想嫁给你!你知道当你在碰我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有多恶心吗?要不是我父亲的逼

迫,我也不会嫁给你!”她吼道。

  她无情的话语如同利刃般,将他的心一片片的刨开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如此用心呵护的妻子,竟然会对他这麽残忍?

  “你真的这麽恨我吗?”邱思宇难过的问。

  “没错,”庄文倩的眼中透露出恨意,“我是恨你!”

  “那我们离婚吧!”他心灰意冷的说。

  “我不要!”她冷笑道:“我就是要顶着邱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头衔到外头去玩,我不会

离婚的。”

  “既然恨我,离婚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邱思宇自嘲的笑着,转头看向站

在一旁看好戏的“姘头”,“这就是你要赢过我的方法吗?”

  徐柏清看到这种情形,忍不住阴冷的笑了。

  “没错!当年我输给你,如今我在你老婆身上讨回来了,坦白说,她的滋味还真不错,

尤其是她张开双腿在我身下呻吟的那种淫荡的表情!真的是个贱胚子!她还告诉我,你是多

麽的乏味,根本就不能满足她!”徐柏清竭尽所能的羞辱他。

  “这些就是你要的吗?”邱思宇静静的看向妻子。

  “我……柏清,你怎麽会这麽说我?你不是告诉我你爱我的吗?”庄文倩瞠大眼睛,不

敢置信的问。

  “呵!那是我玩你的。”徐柏清冷笑着,“几年前我在邱氏待过,因爲挪用公款被这家

伙发现,并把我开除,我一直在找机会报复,而你刚好就是那颗棋子。你这个深闺寂寞的女

人,说几句话哄你,你就掏心掏肺的,还拿了一大笔钱给我,说实在的,有钱拿又有得玩,

谁不要呢?”

  “你……你利用我?”庄文倩难以相信的说。

  “别把话说得那麽难听,你不也尝到了甜头?”徐柏清大咧咧的说。

  “你该死!”她伸出手想狠狠的甩徐柏清一巴掌,但手却在半空中被他给握住。

  “呵呵……怎麽样?感觉不错吧!呵……”说完,徐柏清转身离开了邱宅。

  庄文倩全身虚软的瘫坐在地上,对邱思宇吼道:“你骂我啊……你爲什麽不骂我?我从

你的户头里领了五千万给他,又让你戴绿帽子,你爲什麽不怨我啊……”

  邱思宇看也不看她一眼,严肃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错不全在你,我也有不对,”他长叹了一口气,“我以爲你纵使不爱我,但也不可能

会背叛我……是我太自以爲是了。”他没有顾及到她的意愿!没有问过她是否愿意嫁给他。

  “思宇……”

  庄文倩原先盛气淩人的气焰全没了,她知道自己错了。

  “这栋房子留给你,我去另外的地方住,若你想破坏我的声誉的话,就趁现在吧!”邱

思宇将创痛埋藏在心里。

  他早就察觉一切全都是假象了,但她却用最残忍的方式来告诉他。

  “你恨我吗?”她颤声的问,精致的脸庞上布满了泪痕。

  “我恨我自己。”恨他第一眼就爱上了她,没想到最后她竟然背叛了他!这是他怎麽都

想不到的。

  “我们……那你爲何还将这栋房子留给我?”她小心的问。

  “我欠你的。”他冷淡的说道。

  “是我欠你的多啊……是我应该赔你啊!我们……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再这麽傻、这

麽笨了,思宇……”她恳求道。

  “我这个人有洁癖,不能忍受白纸上有任何一点污点。”是的,在她以最残忍的方式对

待他之后,他根本无法原谅她。

  他不是圣人,能做的也仅止于此而已,说他不恨她是骗人的!他只能用避不见面来告诉

自己,他未曾有过这个妻子。

  邱思宇的话狠狠的击溃了庄文倩。

  她有错在先,是她执意要让他好看,让他挂不住面子的,让他知道她有多怨他,但是,

她现在后悔了啊……

  她竟然沦爲被利用的工具,她后悔了啊……

  邱思宇转过身,迈开修长的腿,走出了房间。

  见邱思宇头也没回的走了,她也崩溃了!

  庄文倩眼神涣散的看着这个房间,突然拿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台北市的夜晚总是灿烂的,那挂满了各色灯泡的老榕树,在今晚显得特别的抢眼。

  一对对情侣走在人行道上,那种甜蜜的模样看起来幸福极了,也许圣诞节与情人节,都

是不适合单身及独自一个人出门的。

  詹至妤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酸酸的,又是一个黑色的圣诞节。去年,她只觉得圣诞节

是白色的,今年因爲暗恋的人娶了别人,让那层无瑕的白,染上了夜晚的黑。

  她想哭,真的好想哭。

  她的眼眶湿湿的,喉头有些苦涩。

  有人说:爱他,就是希望他过得好,但是,她做不到啊!她无法这麽心胸宽大的祝福他

啊!

  她也想,真的想。

  但是……胸口的痛却是那麽的剧烈、那麽的真,几乎让她所有的感觉神经绷裂,甚至于

连呼吸都会感觉到疼痛。

  她知道她答应过黄静慧,她不要再去想了啊……但是,她做不到!

  若是感情能说收就收、说放就放,那世上又岂会有这麽多人爲情所苦?

  情伤……情字伤人啊!

  独自沈浸在悲伤情绪中的詹至妤,就这麽走着走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走到了一处不

起眼的小巷子前。

  巷子里冷冷清清的,丝毫没有感染到圣诞节欢乐的气氛。

  冷冷清清、孤伶伶的,就如同她一般,让她走到这个地方,也是天意吧!

  “小姐,要不要买个月老的姻缘袋,很可爱的,而且很灵喔!”

  听到这个声音,詹至妤的视线移到那个不起眼的小摊子上,摊子上什麽都没有,只摆着

一只月下老人的陶磁娃娃,与一条红绳。

  很灵?詹至妤苦笑着。

  现在的她还会相信这种事吗?那真的是太可笑了!

  她注视那个正对她吆喝的老妇人,“你怎麽只卖这点东西而已?”她开口。

  也难怪她会觉得奇怪了,这麽一个摊子才卖这麽点东西,不是很奇怪吗?

  “我一年才卖一个姻缘袋而已。”老妇人笑道,很和善的爲詹至妤解答疑惑,“不是每

个人都可以遇到我的,我一年只等一个有缘人。”

  “有缘人?”是指她吗?

  现在店家兜售东西的手法也未免太创新了吧!一年只卖一个,那不起眼的东西看起来并

不名贵啊!卖一个姻缘袋,如何能撑过一整年呢?

  儿老妇人这麽诚恳,她就姑且相信了。

  詹至妤走到小摊子前,从老妇人的手中接过了她所谓的姻缘袋。

  “这个有什麽用处?”詹至妤不解的问道。

  “这个……姻缘袋、姻缘袋,顾名思义,就是戴了之后会招来月下老人的眷顾。”老妇

人笑眯眯的指着摊子上的月下老人陶瓷娃娃说道。

  “月下老人的眷顾?”她看向老妇人所指的月下老人。拜托!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她

以爲她还会信那个吗?

  也罢,反正也无所谓了,都决定要买下它了,她又何必想那多呢?

  “是啊……每年我都会成就一段好姻缘。”

  突地,詹至妤仿佛见到月下老人的眼中泛出了银光,她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以爲自己

看错了。

  “真的吗?”真的有可能成就她的姻缘吗?

  如果老妇人说的是真的,那成就的姻缘是指她与邱思宇吗?要是真的是如此,那另外一

颗心又该怎麽办?

  她虽然爱他,但她不希望因爲她的爱而伤害了任何人。

  “是的。”老妇人慈蔼的回答。

  “好,我买这只姻缘袋,但你别再说那些话来哄我了。”詹至妤淡笑着。

  “听你这麽说,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了。”老妇人无奈地摇摇头,“无所谓,反正

你最后一定会相信的。”

  老妇人仔细的看着詹至妤,“你知道你的红鸾星动了吗?”

  “老婆婆,你不要再开玩笑了……”她这麽说只会让她更伤心。

  “孩子,听我的准没错。”在将姻缘袋卖出之后,老妇人开始收拾她的小摊子,今年她

的任务也完成了。

  “老婆婆,等一等!我还没付钱呢……”看到老妇人准备离开,詹至妤连忙掏出钱包要

付钱,她不想占一个老妇人的便宜,若是老妇人说的是真的,那她就觉得自己更可恶了。

  “一元。”

  “啊?”詹至妤愣了愣,她一年只卖一个,竟然卖她一元?

  她真的很惊讶,这个绣得十分精致的姻缘袋竟然只卖一元?!。

  “怎麽了?你不是要付钱给我吗?我都说一元了,你怎麽还不给?”老妇人脸色微愠,

伸出了手,跟她讨在地上随便都可以捡到的一块钱。

  “我……真的只要一元吗?”詹至妤有些慌张,“老婆婆,这个姻缘袋这麽漂亮,不如

我给你一百元吧!”虽然一百元也不多,但是,这样她心里才会觉得踏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