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 追忆似水年华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那些多情的云彩已经飘远,那些记忆,正如丝如缕,带着过去的影子,在眼前闪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那些多情的云彩已经飘远,那些记忆,正如丝如缕,带着过去的影子,在眼前闪现。

童年的时光是令人迷醉的,少年不知愁滋味,但对于8岁的我来说,童年里的日子显然也不是个好日子,半夜里,鸡总是叫,狗也不住的吠,天没有亮堂,这些扁毛的畜生就不让人安生,折腾得天地跟着不安生,我其实已经醒来,只是不愿睁眼,我在想堂姐光溜溜的小 子,还有四丫发黄的头发,扫把一样的扫来扫去,把人的心都扫乱了,便想着新的一天,该想出什么样的新玩法,把不大的小村子玩得没了天日。只是天真的亮了,拿娘的话说,太阳都把„照着了,便不得不起来,以十分沮丧的心情在母亲的喊声中起来,躲进日间的梦里。

在每一个新日子到来的的时候,禁不住的心猿意马,每天早早地跑到堂姐家,是要她带着我这个只比她小一岁的堂弟和一群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一个大人们正做着,我们正神秘且渴盼着的游戏。那时候我只是渴盼,渴盼着能有机会和堂姐玩光屁股的游戏。因为在那群孩子里,我是最小的,玩这种游戏,只有比我大的那几个孩子,装得大人一样去做,我只能躲在一边,等他们玩完了,再参予进去,玩一些平常的游戏。

那群孩子里,三平比我们长得大,也比我们大二三岁,因此是孩子中的老大,他的肚子里很花,能想出很多玩法,因此让我们怎么玩,我们就怎么玩,他不但可以把堂姐叫到一边去玩,还可以叫四丫,三丫,把手伸进她们的裤子里摸。我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玩的,也不知道他们有时背着我是去做什么,只看到他们每一次从柴垛后提着裤子出来,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而且,我那时除了有时想摸摸漂亮的堂姐的裤裆,对三丫,四丫都不感兴趣。真的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令人好玩的勾当。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偷窥到了他们之间的秘密。三平安抚住我和另外两个小孩子,带着堂姐躲进一边的柴垛后,另两个满怀好奇心的小孩叫我跟过去看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我毛下腰,悄悄地跟过去了,我见到三平在解裤带,堂姐也在解,她低着头,缓缓地把裤子褪下来,一片白光映入我的眼睛,堂姐的细长的双腿间有一条细细的小缝,和我们男孩子的一点也不一样,她居然没有鸡鸡,原来平时三平就是摸这个吧。只见三平把上衣脱下来,铺在柴垛上,让堂姐躺在上面,然后他光着屁股趴在堂在的身上,他身子在一下一下地动着,我看到,他的小鸡鸡在堂姐的大腿间来回地穿动,然后他停下来,抬起身子,用手把着鸡鸡往堂姐的腿缝里送,大概是放进去了吧,也许没有,三平又趴在堂姐的身上,我感到没什么意思,退到了一边,叫上另外两个孩子到别的地方去玩了。

第一次真正摸到的是三丫的b。

虽然不知道三平跟堂姐那样做有什么快乐可言,可我很好奇,当然不是想像三平那样,趴在堂姐的身上,那会有什么好玩的呢。现在想起来,我总算明白了三平在跟堂姐玩时,一定让我们几个小孩子在一边的意义,他不是真的喜欢跟我们在一起,只是拿我们做保护伞,掩过大人的的耳目啊,北方的农村,家家户户只是一铺大炕,三平的父母在一起做时一定让他看到过,所以,对于我们这帮没长毛的小家伙来说,我们不知道他所做的事有什么真正的意义。那时三平每一次和我们在一卢,就会跟堂姐躲在一边,我们就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就想着走开,寻找我们自己的玩乐地,一次次的失望,三平总算想出了让我们不走的办法,就是在他跟堂姐躲到一边玩时,我们几个抓阉,抓到三丫或四丫就可以去摸她的b,我抓到的是三丫,按乡下的辈份论,三丫应该是我的一个远房的姑姑,四丫是她的妹妹,可是,在同龄人的眼里,三丫长得比我要高出一头,虽然仅比我大两岁,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但她长得实在是大。她长长的辨子,长得不是很好看,比起我那个风骚的堂姐,差得很远的,但我还是很想摸摸她的b,我想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但我有点不敢,也不知道怎么摸,我问三丫:"让我摸一下呀?"三丫没有扭捏,说:"随你的便呀"。我拉着她,躲到堂姐家的炕尾,然后她仰躺下了。她扎着布条做成的裤带,前面系着个疙瘩,我帮她解,手忙脚乱的,本来应该是很好解的结,却让我拽成了死结,因此,我费了半天的力气也没解开,三丫坐起来,自己解开裤带,然后又躺下了。我把手伸了进去,我摸到三丫光光的肚皮,顺着肚子往下摸,就摸到了三丫的小b,在两条大腿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缝儿,三丫把腿张开了一点,任我的小手在她的小b上抓弄。光光的,柔柔的,童年的记忆已不太真切,只记得,三丫的小b好好玩。

自从摸过了三丫的小b,我就有上一种特别想摸堂姐小b的冲动,我想,堂姐长得好看,小b也一定好看的,真的,我好想。

那天我去了堂姐家,我是有目的,我只是想摸摸堂姐的b,也是我去得巧,伯父伯母都不在,几个堂哥也不在。进院的时候,堂姐正一个人在院子里喂鸡。看了我,她撒完最后一把高粮米,蹬蹬地跑了过来,看得出,堂姐刚洗完头发,她那一头齐肩的短发还湿漉漉的,阳光从树隙间照过来,照在堂姐的头发上,黑亮的头发上便有了一层光泽,像小鼠身上的毛,伏在她好看的头顶。好看的脸便在阳光下显得更加俊俏。

你来了?"堂姐说,虽然我没有堂姐大,但我知道,她喜欢我的。

我说来了,我有些木纳,虽然事先想好一些词,可在这一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堂姐,我想摸她的b。

堂姐推开门,身子从门前退开,留出一个让步的姿势,树隙里的阳光便照在了她的胸上,堂姐便被光线笼罩了,堂姐的脸上焕发出一种呈献出一半理性的意味,即做姐的意味,一半呈献出分明是能烘托人心的温柔。起码我当时觉得是这样。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褂,裤子是黑色的,红黑相映,真的很好看的,尤其当我看到堂姐的胸前解开的扣子,露出白白的胸脯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一时呆住了,头脑中一片空白,一时之间就无法开口了。

我好看么?"堂姐歪着头问我。

我……,你好看。"我脸有些发烧。

是么?连我的小弟也说我好看,那你喜欢我么。"堂姐用眼睛挑逗我。那眼神,直把我的小手勾过去,去摸她的小b,可我还是没敢行动。

我有些口干舌燥,往前凑了两步,艰难地说:"我,我想摸你的b,行么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脸红,见堂姐没吱声。我有些怕,连忙补充一句:"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堂姐举起手臂,将一根手指头轻轻压在我的唇上她说:"你净乱说,我是你姐呀。

此时,她的语调是温柔极了。

可是,可是三平还是你哥呢?"我辨解说。

堂姐轻轻把我拉过来,抓住我的小手,紧紧抓着,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我感到了堂姐的胸在怦怦地跳动她的嘴对准了我的嘴,轻声说:"你摸吧,但不要告诉别人。

我不告诉别人",我保证说。

我掀开堂姐的上衣,把手顺着她的裤带抻进去,裤带很紧,我伸时没能够到,堂姐吸了一口气,把腰收进去一些。让我的小手放在她的小b上,我轻轻地柔动着,感觉上跟三丫没有什么不同,也是有一条小小的缝,我把中指伸了进去,里面热热的,手指头上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堂姐把腿夹起来,把我的手指头夹在了里面,身子一动一动的,我见到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进来,胸脯一起一伏。我问:"姐,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小弟,咱俩操呀。

我一愣,我不知道什么叫操,怎么操。

我问她:"怎么弄堂姐没说话,她把布条做的裤带解开,把裤子褪到大腿下,拉着我躺在炕上。然后她解开我的裤子,把我的小鸡鸡掏出来,这时我已明白了什么是操。我想,原来三平跟堂姐做的就是操呀。如果说先前还只是摸摸 ,此时我的确想试试操的感觉。

我趴在堂姐的身上,轻轻地吻堂姐的嘴和脸,摸着她的头发。堂姐闭上眼睛,紧紧地搂着我的腰。我则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紧紧地搂着她。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堂姐把舌头伸进来,我轻咬着她的舌头,品味着她的体香。。。。我们的身子贴得很紧,她的胸和我的胸紧紧相贴在一起,我们就像一个人似的,我的小鸡鸡也紧紧地顶在她的b上,我轻轻的磨挲着,堂姐紧闭着眼睛,她好像很舒服,口中发出喃喃的叫声,腰肢也不停地扭动着,我的小鸡鸡感到了一阵温暖。也挺得硬硬的,我以为这就是操了。堂姐的身子扭得更厉害了,见我没动静,她伸出手,抓住我的小鸡鸡,放在她的阴道口上,说:"往里整。"我好冲动,感觉到我的小鸡鸡正叉在了她柔滑的两腿之间,我迫切要求进入她那片柔软的草地中去。我 动着着,但还是没能进去。我抬起身子,想看清到底为什么我弄不进去,入眼的小b红红的,中间的小缝已开了一道小口子,我用指头伸了伸,很容易进的样子。现在我才明白,其实三平虽然跟堂姐弄了很多次,只是进了一点点,并没真的把堂姐的处女膜弄破,但那时我并不懂,也不知道什么叫处女膜。我又趴上去,自己用手拿着小鸡鸡,一只手拄地,往堂姐的小b里放,觉得手对正了,再把手拿出来,然后往里顶,但还是没成功,堂姐就用自己的手拿我的鸡鸡,往里放,我们一次次试,终于堂姐说:"进去了。"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现在想来,那时是自己不会做,姿势不对,再加上是小孩子的原因,小鸡鸡小了点,因此,我其实只是进去上一个小头,堂姐的处女摸又很厚,所以,并没能进去里面去,堂姐搂住我的腰,往她的身上用力搂。我随着堂姐的身子往下到,又往上动,可是,往上动的时候,堂姐说:"出来了。"于是我们又用手拿着往里放。

但我真的没觉得有什么好,我童年的性交过于简单,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觉得,不少作者把自己的童年性爱描写得如何如何,是不真实的。我做过,而且跟堂姐作过多次,跟四丫也做过,也许把过程都忘记了,把真实的感觉淡忘了,因此,现在已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觉得,那是一件很有趣的游戏,童年的我,并不懂得其实这就是人类得以传宗接代,也是可以使男女双方愉悦的至上方式。

但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第一次射精。

那时候我已经上初中,堂姐是初二,比我大一级。乡下的中学离家很远,尤其在我们那儿的农村,偏僻得连一件自行车都很少见到,家里离学校有七华里的路程,要翻过一道高高的山梁,再穿过一片槐树木,经过两个小村子才能达到,这时的我们都是大孩子了,晚上放学要帮家里干活。因此,童年的趣事已随着年龄逐渐去远,不能再像从前,聚在一起,让三平玩操b的游戏,孩子们读完小学就缀学帮助家里务农了。而且在那个时候,我们从校园里已有了男女分别的界线,学校也有意将我们男女生浑座在一起,用来防止上课时互相说话,因此,我虽然与堂姐在一个学校,上学放学却从来不在一起走,只是路途远,只有我们两个中学生的小村子,又不能不在一起走,于是我们只好一个走在前边,一个在后边远远地跟着。像两个陌生人,不说一句话。也难怪,临村的两个和我们一样大的孩子在一起玩时,女孩用一根小绳将男孩的小鸡鸡拴上了,他们玩得很开心,却不料被另外的孩子发现,把这事传到了校园,结果,大家叫那个女孩子是"鸡拴绳",女孩不敢再上学,只好不念了,但这已成了她的代名词,在我的记忆里,我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唯有鸡拴绳这一名字,还在记忆深处转。因此,男女生之间更不敢越过那道沟的。我与堂姐一样,不敢再接触。

但我还是又操了堂姐,起因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我与一位女生同位,一次下课,后边的同学不小心将我们的凳子碰倒了,不小心砸在那个女生的脚上,那是个很丑的女生,很小的个子,长得很黑,也很历害,她并没看到碰到凳子的男生,却把矛盾集中在我身上,她冲着我破口大骂,“操你妈"的字眼不离口,我真的骂不过她,在被她骂得狗血喷头提时刻,我狠狠的骂了她一句:"我操你。"她猛地凑过来,把脸往前伸着。高声叫嚷着:"你操呀,你操呀。"我也高声叫:"你脱裤子我就操。"她当然没脱裤子,我也没有操她,不过在那个时候,我想如果她真的敢脱裤子,我也许真的敢操她。当然,如果在平时,她就是白给我钱,我也不会的,因为她长得太丑,免费的我也不会操她的。

同学们都在看笑脸,她丑恶的脸离我越来越近,那大大的脸盘子,那长得参差不齐的狗牙,向我喷来一片的唾 星子。我再也忍不住,一耳光打在她的脸上,我们撕打在一起,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我们只好恢复平静,我见到,她的臭牙花子被我打出了血。

第二天,那个女生再没上学。

我的位上只余下了我,那里我非常希望能和一们姓武的女生在同位上,她长得比我堂姐还好看,但我只是想,不敢说,而且,我终于也没实现自己的想法。也许是到了青春期,或者,青春正悄悄向我走近了。我发觉自己的小鸡鸡变大了,上面有了小小的绒毛。这时候我突然特别想操b,找个女人操,但我知道我找不到别人,其实也不是找不到,只是不敢,也不知道怎么找,我只知道,堂姐是肯让我操的,因此,在那天放学的路上,我设计了操堂姐的过程。

我前边提过的,我回家的路上有一片玉米地,正是盛夏的季节,阳光很足,虽然是晚上,但热热的天气并没显出有多凉快。我走在前边,离我不足60步的后边跟着堂姐,准破穿过玉米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堂姐,她也正看我,看着我笑。而我就在她一笑间,走进了玉米地的深处。这片玉米地说起来真的不短,足有一里的路程。这里原本是没有路的,只是从这里走近些,因此,我们这些中学生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有计划地踏倒那些小玉米苗,踏出上条可供我们上学的道。大人们不管的,因为他们想管也管不住,这是我们学生所拥有的道路。

走在了玉米地中间,我停了下来,外面静极了,一丝风也没有,我知道堂姐就在我的身后,在我不远的地方过来,于是我坐在地中间的路上,将自己的阴茎拿了出来,摆在了裤子外,这时候我只能说是阴茎了,因为上面已有了小小的毛儿,不再是光光的小鸡鸡。一阵玉米叶子的响声传了过来,我知道堂姐过来了。我低下头,用眼角偷偷地看着,堂姐真的过来了,她离我越来越近,在我的身边站住了。我知道,她在看我的阴茎,那个曾操过她的小鸡鸡,正硬硬地支在那里。

我拉了一下堂姐的裤脚,说:"想看么堂姐蹲下来,小手抚在我的阴茎上,说:“后边还有人呢。

那我们到里面去、"我提议到。

我们俩手拉着手,顺着地垄走到了玉米地的深处。

我轻轻地抱着堂姐,坐在地垄沟里,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摸着她的奶子,堂姐的奶子并不大,我一把就能摸得过来,她也是刚刚发育吧,那奶子不是很软,中间还有点儿硬,可我还是喜欢。摸了一会,我又把手伸进她的裤子里,摸起了她的b。堂姐的b已经湿了,流出不少的水儿,顺着水儿,我摸进她的小洞洞,那股温热,直叫我想立即把阴茎放进去。这时我听到有玉米叶子的哗啦声,我和堂姐没有动,我们知道,是别的学生从路中过去了,我甚至从玉米垄的间隙里看到过去的腿。

学生们过去,我咬着堂姐的耳朵说:"我操你呀。

堂姐嗯了一声,表示了她的同意。

我把上衣脱下来,铺在了地上,然后扶着堂姐顺着垄沟躺了下去。然后我跨在堂姐的身上。解开她的裤带,堂姐顺从地配合着我,把小屁股往上抬,让我把她的裤子褪到腿下。堂姐的小b还是那么柔软,中间的小缝里湿湿的,上面也长了短短的绒毛。我趴了上去。可是,也许是地垄的关系,再加上真的是没有经验,我并没能操进去。堂姐推开我。说:"你先进来。

我抬起身子,见堂姐用两手将自己的b扒开,中间露出一个不是十分园的洞。

堂姐说:"你上来。

于是我又伏了上去,堂姐用一只手扒着自己的b,腾出一只手拿着我的阴茎,顶在她的b眼上,说:"往进整。

于是我就整。把身子往下压去。

堂姐说:"进去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也感到进去了,我感到自己的鸡鸡现在的阴茎被一园温暖包围着,好舒服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堂姐说:"你动动。

于是,我就在堂姐的指导下,一上一下地动。我看不到下边,却觉得出阴茎头上一紧一松的。突然,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是尿的感觉吧,忍也忍不住,我那时不知道这是精液,我还以为就是尿,堂姐也不知道。我好羞,急忙把阴茎抽出来,我感到浑身有一股说不出的怵麻,一股黄黄的液体喷了出来,然后一滴滴地滴落了。落到堂姐的b上,堂姐坐起来,她瞪着眼睛看着,有些吃惊地问:"你怎么了我不知道.”我几乎要哭出来,我想我一定是病了,得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病,而这病是因操堂姐引起的,我好怕,再也没有了操堂姐的兴趣,我们胡乱地穿上衣服,匆匆地走出了玉米地。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操过堂姐。
 
  
  
  
  
  
  
 
[全文完]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好文章
顶起
谢谢分享
这文章真够牛b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