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录

  • 孽缘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孽缘录  ——————————————————————————–
  梗概: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孽缘录

  ——————————————————————————–
  梗概:

  ——————————————————————————–

  第一章父女情深

  第一节家务事

  近家情怯,她还没掏出钥匙,心里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门后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她早已经知道有将近六年了,可是每次面临这件事她还是激动不已。

  一打开门,就看见那双渴的要喷火的却又充满温情脉脉的眼,盯着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再也离不开那双眼,那怕自己似乎已被那双眼神剥得精光。

  窗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她回眸一笑,放下书包就开始解开第一粒钮扣。他默契地蹲下身子为她解开裤带,慢慢地往下脱掉她的长裤。

  她停止了动作,闭上眼享受着那双手从她的腰到屁股,到大腿,到脚踝,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移动下来的感觉。早春,她的裤子有好几条。她也就一遍遍地感觉那双手逐步由外到里接触到她肉体带给她的刺激。

  随着嘴向下移动吮吸,她开始发出『嘤嘤』的呻吟。她小巧圆润的乳房在他的轻噬与慢捻下开始坚挺,她的脸颊变得通红。

  当小腹上变得温暖时,她的爱处开始湿润起来。他的舌尖在那浅浅的肚脐中反覆舔噬,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她雪白娇嫩的身子也随着轻轻地扭动,双腿不安地在他的两腿间蠕动,似在渴求那逐渐涨大的东西。

  待到全部被充实,他又恢复了野性,狂暴地撞击着她的身体,不停地抽插。她的乳房在他的大手的揉搓下变形。她觉得像海岸的礁石被快感的大浪一波高似一波地冲击着。她的呻吟和着他的喘息也越来越大….

  终于,浪潮慢了下来。她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就又恢复了温柔,伸展身子伏了上来,衔住她的右乳,轻轻地吮吸。她享受着这『饭后甜点』,分外感到他的温情与对她的爱惜,心中不由充满了对这男人的爱意。

  想着想着,忽然她想到一个怪想法,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进门直到结束,他两都未出一声,是在尽情地享受着对方。

  「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快讲出来也让爸爸高兴一下。」

  王芳斜眼看了伏在她乳房上的父亲,笑着说:「从来我们女人都是我们的儿子吃奶。现在吃我奶的人是不是也是我的儿子呢?」

  「好啊!我吃你奶你就笑我是你儿子。好爸爸也让你吃吃爸爸的奶,恢复我们俩父女的名分。」说完,他就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女儿的嘴边。

  她躲闪着笑道:

  「您的奶子太小了,我不吸。」

  「来,乖女,把屁股撅起来。」他抽回重振雄风的玉茎,翻过女儿轻盈的身子,抚摩着女儿的宛宛香臀,然后分开细嫩的两股,重又占领了女儿的身心……

  穿回衣服,他轻拂女儿的面颊:「开心吗?」

  「真希望天天这样快乐。」王芳的眼里闪过一道幽怨。王浩也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不是爸爸跟女儿多好!」

  「傻女儿,如果我们不是父女,还会有今天的快乐吗?」

  「我觉得一个礼拜一次倒还不错。」

  「啊,爸爸你不爱我了,还把妹妹们搞上手了?」王芳有点着急。

  「傻女儿,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爸爸是说一星期一次是小别胜新婚吗。何况,想你到得到你的过程是最美妙的不是吗?」

  她这才回嗔转喜,吻了爸爸一下。

  「爸爸,你知道我的同学对我周末这么急回家是怎么说的?」

  「他们都以为我像个童养媳,家里有许多家务事要干。」

  ——————————————————————————–

  第二节此时无声胜有声

  穿好衣服,两人真的开始做起家务。晚饭前两个妹妹和母亲分别回到家中。母亲仍是老样子,郁郁寡欢,除了对她们姐妹还有点话外,与父亲除了十分必要话外几乎无话。从小父母间就是这样的。她暗暗地思忖:

  「这也许就是爸爸跟我乱伦的原因吧。爸爸想要真正的女性的关怀。」

  爸爸没有责备她。他已看出她心里有事。趁两人单独在厨房里的时候,爸爸轻轻的问:

  「有男孩子追你了吗?」

  她没有回答。

  「如果有好的男孩子,别错过了。别顾忌爸爸。爸爸会为你高兴的。」

  她含着泪道:

  「我们俩到底算什么关系?」

  「别多想!要你知道爸爸是最爱你的,就可以了。今晚12点我在浴室里等你。」

  晚上,她呆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12点,她一次一次的告戒自己:

  两腿间的骚痒确越来越重。心里两个声音反覆的较量着。

  一个说:「千万别去,这是乱伦,是会被人唾骂的!」

  另一个说:「要不被人知道,怕什么呢!跟爸爸抱在一起的感觉多棒,爸爸的鸡鸡插到穴里的滋味真舒服。」

  不知不觉,她把手指插到自己的穴里轻轻的揉动嘴里也发出轻微的哼哼。

  12点快到了,她终于忍不住穴里的骚动,穿着最少的内衣来到了浴室。

  嘴唇紧贴住嘴唇。爸爸一边吻着她,一边用两手在她背部抚摩她娇嫩的身躯。她松开嘴唇,把脸贴在爸爸的脸上,身子紧紧地铁着,她清楚的感到就在她的小腹的地方有一根火热的肉棒紧夹在她与爸爸身体的中间。她把身躯轻轻地来回移动,就可以感到爸爸的肉棒被她搓得越来越大了。她的穴里这时已湿得要滴出水来了。

  她又扭动了一下身子把爸爸的肉棒逗的更粗大,然后再享受爸爸对她屁股的侵袭。她的股肉被分开。无论爸爸揉那边的屁股,都有一根手指在她的屁眼上媾动。一会儿,爸爸的手从股缝里往更深的地方移动。爸爸的手进入了一个水乡泽国,茂密的丛林里一个温柔的陷阱吞噬了他的三根手指。腔道里似乎有一股吸力在渴望更深更有力的进入。手指每转动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娇吟。渐渐的,两人都开始抵受不住了。

  父亲抽出插在女儿穴内的手指,翻过女儿的身体。女儿立刻知趣地弯下腰,趴在浴缸的边上,高高地崛起屁股并拉下内裤把在黑暗中仍显得白晃晃的少女的臀部贡献给自己的父亲。

  这颤抖给双手紧握着女儿的乳房,玉茎紧插着女儿的生殖器的父亲又带来更大的刺激。他松开握着乳房的手,直起身环抱着女儿纤细的腰身让肉棒与小穴做更深的接触。

  当他觉得快要射出时,他抬起女儿的屁股,让肉棒抽离小穴,在女儿的小腹上留下一股浓浓的白浆。

  待到擦干秽迹,各回房间,两人都没有说一个字。

  但自从这次无声的交欢后,王芳定下了决心要跟父亲乱伦下去。那滋味太美妙了。她对自己说:

  「我大概是个淫荡的女子。但我爱性交,我更爱乱伦。不仅是爸爸,如果我有其他的男性亲戚,我也会跟他们上床的。可惜没有。」

  第三节竹马绕青梅

  其实真正与父亲有乱伦的事在王芳8岁那年就有了。爸爸王浩是学校的教员,妈妈是医院的护士。爸爸很懒,除了有课,天天在家看书,做家务,莳花弄草。王芳姐妹很喜欢跟爸爸一起玩,而很怕天天板着脸的妈妈。不过妈妈不是上班,就是因为夜班而在家睡觉,很少有空与女儿们交流感情。

  爸爸拍过屁股后还会边抚摸她的屁股边问她:『疼不疼?』

  她总是撒娇地说:

  「爸爸摸摸我吗,人家屁股好疼。」要爸爸好好地继续按摩她的小屁股。

  这时爸爸就会让她把小屁股撅起来,把裤子拉到膝盖下面。她总是兴奋地把裤子拉到脚踝,然后把屁股翘的高高的来接受爸爸的爱抚。爸爸的手在小王芳的眼里就是一双魔手:它会一会轻一会重地在小王芳的屁股上游动,总是让她感到非常舒服。

  而爸爸就会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把脸上的胡子钗蹭在她嫩嫩的小屁股上,并开心地笑着。然后再把她抱在怀里边亲她的脸边揉她的身子。

  要家里有他们两个人,爸爸就会跟她玩这个『打屁股』的游戏。

  爸爸虽然没有让她不要跟别人说。但她因为从未看到爸爸跟妹妹们玩过这游戏,在她小小的心眼里也就把它当作爸爸与自己的小秘密。

  而第一次是在她刚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

  记得那天是5月的一个星期三,学校停电,好放学生大假。王芳很高兴。因为今天妈妈上班,妹妹要在下午5点才回家。难得又有一个可以跟爸爸独处的机会了。随着年龄的增大,王芳非但没有厌倦跟爸爸的小游戏,反而越来越喜欢它了。回到家时还没到午饭时间,爸爸则如愿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爸爸,我回来了。」

  父亲一脸的惊异:「你怎么现在就回家了?不是逃学吧?」

  父亲连忙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我的宝贝女儿,爸爸也是关心你啊。爸爸看到你回来不知有多高兴呢!」

  顿时,王芳破涕为笑:「爸爸,今天你冤枉我!我要你补偿我。」

  亲着女儿的小脸蛋,父亲慷慨地答应:「好,你说今天要爸爸给你买什么?糖果还是巧克力?」

  「不,我要爸爸!」

  「爸爸怎么给你?」父亲大概猜出什么,微笑着问她。

  「好女儿,要打爸爸的屁股啊!」

  父亲大笑着狠狠地捏了她的屁股一把。既然爸爸已经说出来了,她也就老着面皮:

  「好爸爸,人家做了错事,你要打人家的屁股。你做错了,就让人家打打吗!大不了人家今天多让你玩玩人家的屁股吗!好吧?!爸爸让让人家吗……」

  说着,黏在父亲怀里一通撒娇。大概已快接近发育期,这妮子开始对性已经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打爸爸的屁股是假,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想一窥究竟是真。不过毕竟还小,说不出口。其实真正心里怎么想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父亲的心里也『咯蹬』一下,心想:

  「女儿春心动了。在继续下去可就…….」

  他再也不敢想下去,但内心一种久违了的欲望像魔鬼一样在催促他:

  「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千万别错过了,千万千万…..」

  他舔了一下因紧张而发干的嘴唇,克制了一下翻腾的心潮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

  「好…好…爸爸可以答应,不过….不过…你要答应爸爸一个条件…」他有点犹豫。

  女孩儿的心内也一样的紧张,不过那是在得到她急盼得到的她明知不该得到的东西前的患得患失。

  父亲这时已恢复了平静代之以一种贪婪:

  「在爸爸给你打屁股前,你要先把衣服都脱掉,让爸爸好好跟你亲热一下。」

  在别人面前光着身子不好,在自己爸爸面前有什么呢。女孩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看着女儿兴奋的脱衣服的样子,他的思绪一下子似乎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那个女孩,那个与面前的女儿酷似的差不多大的女孩,当年也像女儿现在一样总是先脱裤子再脱上衣……他想不下去了,裤子里的男性特征已顶到女儿的屁股了。

  女儿把屁股抬了起来把内裤一把脱到了脚底下。小女孩的小屁股好像已经变大了,变得更圆润,更洁白,两股间的裂缝,不再有白色,隐隐的一条红线透出一股有小女孩才有的气息。父亲是熟悉这种气味的,不仅在王芳的股间,还在过去的一段……

  回忆能加剧他的性致,看到女儿的上衣在离开她的身体,一个无暇的美玉正出现在他眼前,他简直受不了了。但父亲的身份与最后的一线理智在提醒他,千万不要对女儿粗鲁。

  「爸爸,我好了。」

  他伸手箍住女儿的纤纤细腰,仔细打量着女儿细嫩的身体。女儿的脸涨得通红,眼微闭在不住地颤动显得格外紧张﹔胸口的一对蓓蕾明显地开始增大了,是乳晕还是娇人的嫩红﹔圆圆的肚脐下,平坦的小腹直通到迷人的三角区﹔那里还是寸毛未生,一道细缝直透内里。

  「爸爸,我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好怪好怪……」

  「乖女儿,爸爸弄得舒服吗?」

  爸爸的手指捻着她的乳头,手掌在她的小小的乳房上揉压。

  「这里是很舒服,就是我小便的地方,爸爸弄的我好难受。」

  「是里面痒吗?」

  爸爸不怀好意地问,那一手更放肆地拨开女儿的两扇从未打开过的大门,探进去拨弄那一粒珍珠。

  「乖女儿,来到你床上去。」

  他抱着浑身瘫软如泥的女孩的娇小的肉体,向隔壁的女儿的床上走去。把女儿放在床上,他开始脱衣服。女儿朦胧着眼看着父亲:

  「爸爸你在干什么?」

  「爸爸脱衣服给你打屁股啊。」

  女儿忽然看到父亲的胯下多了一根雄赳赳的东西。她好奇地伸手:

  「爸爸你这里好怪啊,比我们女生多了根东西,我可以摸摸吗?」

  爸爸把那东西送到她眼前,爱怜地抚摩她的头发。她握住那东西细细地把玩,还把它往脸上贴了贴。

  「好热啊,爸爸的东西真好玩。我是爸爸生的,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爸爸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爸爸的包皮翻上翻下。

  「真好玩,我要亲亲它。」

  说着就把嘴唇凑了上去。父亲舒服的闭上了眼,强忍着不要射出来,以免前功尽弃。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十几年没有尝到嘴里的滋味了,到底是自己的亲人才会这样。』

  「乖女儿,爸爸来教你一种舒服的游戏好吗?」

  刚刚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的女孩兴奋地点头。

  父亲把女儿的上身横放在床上,托起女儿的屁股,吩咐女儿分开自己的脚把大腿间的隐秘地带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女儿羞涩地照办,但随即而来的刺激却使她忍不住哼了出来。原来爸爸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屁眼与阴部在那里来回地舔动。接着又用舌尖拨开了洁白光滑的阴唇在小小的洞口吮吸。第一次,女孩的蜜汁从那里流了出来。

  女孩慌乱地求救:

  「爸爸,不行了,我好像要尿尿了….」

  「别怕,真要尿了,爸爸给你喝下去。感觉怎么样?」

  女儿神迷意乱地说:

  「爸爸,我…我…里面好痒好痒,好像要撒尿,又好像不像。」

  「来,爸爸教你一个更好玩的游戏,还可以给你止痒。不过不知道我的乖女儿是不是勇敢。」

  「是不是会痛?」女儿显出又要又怕的样子。

  「开始是有点疼。不过忍一会就很舒服。以后你一定会天天想要的。」

  「怎么弄呢?」

  「用这个爸爸小便的东西,插到我乖女儿的小便的地方去。」说着父亲放下女儿的屁股,但仍然让女儿抱着自己的大腿。然后他用两手分开女儿的阴唇,把阳具顶在了上面。

  「我怕…」女儿仍有点害怕。

  「别怕,爸爸不会害你的。」

  出于对父亲的信任,女儿点点头,闭上双眼,等待着未知的来临。父亲先低下头,咬住了女儿的一个乳头,就在女儿一分神间把阳具戳了进去。

  另一方面,戳的是自己女儿穴的感觉让他更是兴奋异常。那是自己制造出来的身体,是自己这根正戳着她的鸟儿在十二年前,把她生命的种子像今天一样地射进她母亲的穴内,把她制造了出来。今天,自己享受的正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女儿开始享受乐趣了。』父亲边戳边想,『她的呻吟声真小,跟她的姑姑一样,都是规矩人家的样儿。』

  他不停地拿女儿跟心中的隐痛在相比,激起他更强的性致。他又开始用力戳入抽出,女儿的呻吟也随之增高。

  终于,他把一腔热精射入女儿的小穴。当他的阳具软缩后,竟还被女儿紧紧的小穴锁在里面。他一翻身,把女儿翻在身上。女儿似乎已经瘫软了,紧闭着眼,但脸上是一付满足的神情。拍拍女儿的屁股,他问女儿:

  「乖女儿,爸爸没有骗你吧?」

  「以后想不想再要?」

  女儿再次点头。

  女儿娇嫩的脸庞紧贴着父亲的脸颊,两个小小的乳房紧靠着他宽阔的胸膛,手中的腰肢与圆圆的屁股上再次传来令他兴奋的感觉。女儿闭着眼说了一句话:

  「爸爸,你的又大了。」

  他把女儿抱住,屁股挺动了几下,让女儿又发出舒服的呻吟。刚想再次上阵,转念又怕女儿初次承受,再经风雨恐怕她娇嫩的身子经受不起。于是体贴的父亲从女儿的身体内「扑」的一声抽出,然后,抱起女儿:

  从此,父女俩要家里没人就开始这种欢乐的游戏。
  

  ——————————————————————————–

  第四节百无禁忌

  星期三的下午,王芳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告诉她乡下的外婆过世了,两个妹妹要跟母亲去奔丧,顺便回外婆家乡玩玩,问她去不去?

  她陡然心里一动,借口要中考不去了,但一定回家帮忙筹办丧礼。

  晚上,当把母亲与妹妹送上船,她扭头看向父亲,立即就从那双眼里看到那股熟悉的欲火。两人无言地离开码头,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进家门,父亲就抱住了女儿,狂热地吻着,边吻边脱女儿的衣服。

  眼看着在门厅里父亲就要进入自己了,王芳虽然也欲火焚身,但却推却着:

  「别……别……」

  「好女儿……乖……爸爸好想……你不想?」

  「爸……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

  衣物被抛在大门到卧室的地上……

  女儿挺起屁股,把两腿分得开开得,自己扒开花苞,迎接着父亲的到来。

  父亲跪在她两腿的中间,把女儿的两腿缠绕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对准花径猛力推送了进去。

  玉茎在女儿的体内像活塞似地往覆运动,她的屁股也随每一次的抽动而挺动,爱液不断地从穴中流出,滋润着父亲的肉棒,更粗壮、更滑爽地来回于她的「天堂」之中。

  抽动了不知多时,父亲架起女儿的大腿,放在肩上。她的下身高高地离开了床面,花房中的玉茎抽出了「吱吱」的响声。

  「啊啊……啊……对……啊……这里……好……好,啊啊…………」

  父亲也不用过去交欢时的温柔的节奏,一个劲地用力把玉茎刺向女儿的深处……仿佛要把这几年来未与女儿的尽兴交欢毕于此役……

  正干着,女儿觉得父亲的玉茎停了下来,她喃喃道:

  「爸,……干吗停了?你……泄了吗?我还要呢……」

  柔嫩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父亲的小腹,玉茎一次又一次地被抱紧……

  许久许久……

  父亲的攻击在猛地一震后停止了。他伏在女儿赤裸的脊背上,两手仍在轻轻地抚爱女儿的乳房。

  在下面,他的玉茎仍然留在女儿的小穴里,极慢极慢地动着,享受着女儿年轻的屁股与他的小腹摩擦所带来的温柔的快意。女儿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小……

  终于,女儿跪趴着的身子倒下了。父亲软缩的玉茎也无力地脱出女儿的小穴。

  太阳的光芒穿过厚厚的窗照射到王芳的脸上。

  她蓦然惊醒,发现自己正赤裸裸地与同样赤裸的父亲相拥在一起。

  父亲的玉茎已然粗粗大大地顶在自己的阴部,而父亲的一手已然在自己的屁股上游动。

  四目相对,父女俩都有些赫然。

  「爸,能跟你一齐过夜,是我梦想多少年的愿望了。」

  「乖女儿,爸也一样。等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有这么一天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了。」

  女儿握着爸爸的粗壮的阳具:

  捻着女儿的乳头,他吻了吻女儿的脸颊:

  「乖女儿,我们可以玩许许多多的花样呢!」

  「除了戳穴,爸爸还有什么花样可以玩?」

  「多呢!比如–爸爸好好给你舔舔你的小穴穴……」

  「那玩过了吗。」

  「那我乖女儿的后门……」

  「我的后门?」

  「就是这儿!你的小屁眼子。」

  「为什么不能玩?你跟爸爸小便的地方脏吗?你为什么不嫌脏?爸爸舔哪儿,你还特别喜欢?」

  「可哪儿好玩吗?」

  「有什么不好玩的?爸爸过去老玩了。干屁眼不知有多刺激!你要是玩上了瘾,连戳穴你都觉得不够刺激。」

  「那你过去为什么不跟我玩那里?」

  「玩后门太麻烦,第一次玩的准备工作太多。再则我又怕我乖女儿的嫩屁眼受不了……」

  「哎呀!你真坏!坏爸爸!」

  「来,我先玩一下爽快的干穴!」

  女儿的两腿分着,穴内被爸爸的大肉棒子抽的十分快意,不禁大声地哼哼起来:

  「好……爸爸……真舒服……女儿我……今后就给……您一个……人插……轻一点……啊……你戳到……我子宫……」

  父亲一边在女儿穴内抽送一边抱着女儿的大腿在脚趾上亲吻着。

  干了一会,还未射精,他就抽出玉茎,伏到女儿湿泠泠的花房上又吻又舔舐起来。

  由于穴里没有大肉棒塞着,淫水直向下流去,弄得屁股上,屁眼里,大腿上都湿哒哒的。

  父亲一边为女儿吹琴,一边把女儿的淫水涂满女儿的屁眼内外。

  女儿在情迷意乱之间丝毫也没有觉得亲爱的爸爸的手指已经伸入到自己身上的最后的处女地少女娇嫩的小屁眼内。

  父亲的嘴慢慢地离开了女儿的小穴向上一路吻去。他的左手仍在女儿的屁眼内辗转揉动,右手随着嘴的舔舐停留在女儿的一对饱满的乳房上揉搓玩弄。

  他的嘴移过小腹,移到女儿的肚脐,在那小小的凹眼内用舌头转了那么的几圈﹔再向上移到乳头……

  女儿的手也攥住爸爸的玉茎,不住地套弄,舌尖与爸爸的舌尖在相互纠缠、搅动……

  分开时,爸爸笑了:

  「乖女,你的嘴可真厉害!把爸爸的舌头都吮得麻木了。待会儿吸一下爸爸的棒棒,好吗?」

  「不好!」

  「干吗不帮爸爸吸?你不是很喜欢吃爸爸的棒棒吗?」

  「嘻嘻……我怕我一吸爸爸的棒棒,爸爸就会溃不成军。我就不能舒服了。」

  「要吸?可以!要爸爸在让我吸的时候,最好还有一根棒棒插在女儿的穴里。行吗?」

  「好骚的女儿。以后看来还得有一根棒棒插在你得屁眼里,你才能过瘾!?」

  父亲正待将女儿翻过身来,却让女儿察觉了屁眼里的手指。

  「好啊!爸!你乘人不背,竟把手插到人家的屁眼里去了!」

  「乖女,你不是想尝尝戳你屁眼的滋味吗?」

  「可是……可是人家那里好难受啊!」

  「还好意思说!你玩了亲生女儿的穴,玩了亲生女儿的嘴,还要玩亲生女儿的屁眼?」

  「丫头,爸爸可是想带你更上一层楼,领略性爱的新领域啊!」

  「说的好听。得,从小我就是被爸爸你骗大的,外加操大的。那我就再让您骗一次,让我把屁股撅撅高,让您再操操我的屁眼。」

  「还是我大女儿乖,爸爸一定把你的小屁眼伺候得舒舒坦坦的。」

  屁眼里有了两根手指在转动,虽说有蜜液润滑,王芳也有点受不了:

  「好难受!爸,戳屁眼有戳穴那么舒服吗?」

  父亲正聚精会神地玩弄女儿的屁眼,随口答道:

  「就像戳穴一样,开始是有点难受,不过多玩几次,你就会觉得跟戳穴有一种不同的快感。」

  「真的?你跟妈戳过屁眼吗?」

  「跟你妈?她怎么会!操她就跟操死人一样。」

  「那你玩过的女人,那个的屁眼你戳得最舒服?」

  正弄得高兴得父亲一时兴起,脱口道:

  「最喜欢玩后门的是你芹姑。她过去要是屁眼没舒服透,还不让我戳她的穴呢。」

  王芳一听就兴奋了,小穴一激灵就流出一大股淫水原来已经有人比她先乱伦了,还是一向端庄的姑姑:

  「爸,你跟姑姑也上过床?乱过伦?干过穴?还戳过屁眼?」

  「丫头,听到乱伦的事就这么兴奋。你看水流得那么多!是不是想拉个乱伦得同盟军?」

  女儿已经兴奋得有点控制不住了,全身在乱抖:

  「爸!好爸爸!亲爸爸!!告诉我吗,你跟姑姑当年是怎么开始的?是谁先主动的?……」

  父亲直起身子,把玉茎对准女儿早已湿淋淋的屁眼:

  「想听故事?先让爸爸在你的小屁眼里干舒服。爸爸干得舒服了,就会告诉你。」

  「爸,你刚才说,姑姑最喜欢你戳她屁眼?啊……爸……啊……轻点!……」

  父亲的大肉棒已经戳进了大半。他停了下来,一面轻轻地在女儿的屁眼周围揉动,一面安慰女儿:

  「别怕。这跟你第一次让我干穴没有两样。戳进去就好了。」

  说完就开始在女儿的肛门内开始轻微的抽插。女儿的屁眼内已经给她父亲涂入了许多的淫水,这种天然的润滑剂帮助了父女俩的初次肛交,让玉茎在少女篷门初开的小屁眼内渐渐进出如意起来。

  一时间,他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时心爱的妹妹也是这样挺起屁股给他抽插屁眼,他的玉茎也是在这样紧窄的肛门内来回传插……

  回想昔日的艳景,他不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却未想到今日玉茎之下已经不是当日尝惯后庭花滋味的妹妹,而是『肛门初始为父开』的十八岁的娇娇女儿。

  王芳开始觉得屁眼内被爸爸的玉茎捅得火烧火燎的胀疼,虽然有淫水的润滑也非常的难受。但渐渐地,她也开始感到在父亲一抽一插,屁眼内一紧一松间也有些快意,不禁开始仔细品味起肛交的乐趣。

  但父亲一开始加快速度,那仅有的一丝快意都烟飞云散了。她痛的大叫起来:

  女儿的哭叫让父亲清醒了,这才放慢了速度,并且涂了点吐沫到女儿的屁眼上,俯身轻轻握住女儿的两个乳房,开始温柔地品尝女儿屁眼的滋味。

  少女的屁眼在父亲的轻抽慢弄下开始松弛下来,能够让父亲的玉茎戳到根部了。屁眼内没有花心,玉茎戳到底还能往前送一送。

  蓦地,父亲猛然一送,仿佛连两个睾丸都想插进女儿的屁眼似的。

  随着女儿的一声惨叫和父亲的一声闷哼,一股浓浓的热流打在少女的直肠壁上……

  「爸!人家的屁股好痛啊!你欺负人家!」

  搂住女儿白嫩的身子,父亲亲了亲女儿的脸颊:

  「乖女儿,这『后庭花』可不像干前边的小花蕾,要多经过几次才能苦尽甘来。想当年,我跟你姑姑是整整戳了一个月的屁眼,你姑姑才喜欢上的肛交。」

  「那时姑姑多大?」

  「比你现在小。大约是十四岁吧。」

  「别急吗。你看已经中午了。起来帮爸爸一起弄顿饭。吃饱了,坐爸爸怀里,听爸爸讲过去的故事。」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