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九至一百五十三)

  •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九至一百五十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摘要

话在前头第一百四十九回        援军第一百五十回        独自出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xeron2002
总回数︰360回
字数︰约850000字
首发︰仅发布于春满四合院,请勿转载。

-----

话在前头

第一至第七十七回的重新检视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很快我们会重新把第一至七十七回的故事作原稿上的更新,届时字数亦会更新,请各位多多留意。

还是那一句,有各位的留言支持,是我们两夫妻继续创作的原动力。

-----

第一百四十九回        援军

兽人士兵和哥布灵,舞着武器和下半身的巨棒,朝着我方杀过来,依高和汤姆正吃力地奋战,可是,始终是双拳难敌四手,大家身上频频挂彩。

「哗!是女人呀!」
「好大的奶子!」
「她是我的!」

传来了兽人们淫秽的调戏,可恶!竟然调戏我的女人!实在罪无可恕!但…

兽王奥利奥提着斧头,瓦特握着铁剑,二人站着,用不屑的眼神盯着我,在牠们身后的兽人士兵和哥布灵,瞬即排山倒海地攻过来。

面对敌人急攻过来,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舞着神王之剑,死命顶着敌人,不让牠们突破我们的防线,但是,既要面对兽人士兵的进攻、又要面对两个强敌的来袭,缺少Uffy和Yen战力的我们被打得节节败退!我甚至感觉到有点力气不继。依高、汤姆、嘉敏和阿莲已经筋疲力尽,看到这个情况,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

「糟了!」汤姆从左边一拐一拐地走来,原来,兽人士兵终于攻陷了营地的左边防线,有如水流般迅速从缺口涌进来,溃散的士兵无力抵抗敌人,被敌人往裏面赶。

惊魂未定,才刚收到左边被攻陷的消息,依高又领着手下靠过来,原来右边的防线已经被攻陷了,现在只余下中间前方这道防线,我、嘉敏和阿莲,拼命地守住前线,保护Uffy和Yen的军帐。

「你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哈哈哈!」眼看攻陷了我方左右两边,奥利奥狂言嘲讽我们。
牠的话让我十分生气,于是大声向牠咆哮︰「谁说的!」

我双手一张,费尽余下的所有『力气』,祭出了巨大的『棱镜空间』,将整座军营都罩住,使出这招后我无力地坐下,总算让外面的敌人进不来,依高等人看到这个机会,便迅即将困在空间内的敌人,逐一消灭。

奥利奥的眼神,流露出敬佩的神色,只是不一会,牠脸上再次回复奸险而自信的嚣张。只见牠两手举起大斧,往天上一跃,猛然朝空间屏障劈下来,那个巨大得让人感到恐惧的大斧,怒涛而至。巨大的力量,直击『棱镜空间』,没想到,就这样一劈,空间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裂痕!

我大骇,因为从来未曾试过有人可以把『棱镜空间』劈出裂痕!这是头一遭…Iris曾经说过没有人能够打破她製造的空间,难道她的话是骗我的?

奥利奥翻身落地,胸有成竹地看着我,盯得我浑身发抖,我从来未曾试过会这样,这样的恐惧,是害怕死亡吗?不,上次第一次被莉莉安抓的时候,我倒没有害怕过,但…这次不同,如果落在牠的手上,我不知道我会有甚么遭遇,我的双腿不期然地软了,差点禁不住要跪到地上,好巧不巧,我的慌张表情,汤姆都看在眼内,我们面面相觑…我只好强作镇定。

奥利奥再次举起斧头,再次猛力往半空一跃,聚力在斧,猛力一劈,『棱镜空间』上的裂痕更深更长了,再如此下去,空间迟早会被奥利奥劈成两边,到时,就是我们的死期,至于我的女朋友,恐怕会被牠们接收的了…再不想点办法,届时我们就得坐以待毙。

正当牠再举斧,要来一劈之际,兽人士兵的后面出现了一轮骚动!

奥利奥和瓦特都回头望过去,却见不少兽人士兵和哥布灵都慌张走避,可是,因为现场实在太黑了,我看不清到底发生甚么事,只好运起『透视』,却见两个身影,飞快地在敌军之中,左穿右插,身影之快,连我的目光都追不上!他们所过之处,身边的敌人无一不倒,头上皆中一箭!

「到底是谁?」我不禁脱口自问。
「将军大人,我们反攻出去吧!」汤姆提议说,可是我没有马上答应。
「聪仔,这是好机会。」

要不是阿莲再提议出来,我都不懂得回应,我这种窝囊的反应,换来了汤姆嘲讽的眼神。

『棱镜空间』才消去,依高、汤姆马上领着人马反攻出去,嘉敏和阿莲继续守在营地前,保护着Uffy和Yen。

我直奔奥利奥,一剑刺去,却被奥利奥随手挡下,牠连消带打,反将我的剑压下,一脚踩在我的肩膀上,我瞬间处于下风。

「既然有人来救你,那么,我就让他们救不到!」奥利奥加大力量,用斧头重重地压着我,吓得在营内的嘉敏和阿莲大叫,生怕我会就此被杀。

就在这时,一支凌厉的箭,高速地射向奥利奥,奥利奥反应够快,顺手一绰,反手一丢,箭便掷回去,远处便传来了一声「哎哟」。

没想到奥利奥竟然可以将箭反射回去!这时,又有三支利箭射来,比刚才的一箭,速度更快更凌厉!奥利奥见到也不敢怠慢,马上往后跳开,让我的压力顿减。只见那三支箭,竟然射穿了粗壮的树榦。

一个熟悉的身影,扶着另一个手臂上中了一箭的熟悉的身影,从树上跳下来,见到他们,我的心也稍稍定了下来。

「很久没见呢,阿聪。」
「Li、宝!」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救我们的,竟然是Li和宝。

想当日,宝决心要留下来,跟Li学习射箭,现在,看他威风八面的样子,他已经学成归来了!不,他的手臂上中了一箭…

「你们是谁?」瓦特对着面前的两个人,平静地问。
Li和宝缓缓地走到奥利奥和瓦特的面前,后面的兽人士兵和哥布灵都不敢上前,因为都怕了他们的弓箭︰「我们?嘿…我们是猎人而已,现在,是要来狩猎你。」
「不自量…」瓦特开口…还未说罢,Li一击得手,直中牠的心坎。瓦特痛苦得跪在地上,那当然了,Lv 66和Lv 45,绝对是实力上的差距。

这个时候,又有一阵骚动,从兽人军队的后方传来,一队人马,正左冲右突,将兽人和哥布灵斩个七零八落、血肉模糊!

「是哥哥!」阿莲兴奋地大叫,终于让众人鬆一口气。
「哈,我的好妹夫!」陵格尔策着马,撞开了兽人们,撞出了一条路︰「你怎么这样失策呀?」
「哈…多谢你们就是了!」我只得尴尬地笑着说。
「杀了他们!」Lv 76的陵格尔笑着下令,嘉伦和数十个手下,便开始将兽人们处死,对,是处死,因为级数相差实在太远了,只是一个普通的手下,都已经拥有超越我的级数。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长枪,站在我面前,我抬头一看…那人正是卢比度!

「我早就说过,就算她已经不是我的女朋友,我都不会让阿莲受到伤害。」卢比度失望地说︰「本指望你,没想到你那么没用。」

卢比度的话让我无地自容…对,我真的很没用,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差点保护不了…

看到一切的瓦特和奥利奥,张口呆望,眼瞪瞪地看着陵格尔和Li二人,进行杀人竞赛!而依高等人也配合Li和陵格尔,马上从营中杀出来,来一个大反击。

「奥利奥,纳命来!」依高举弓,二话不说,往奥利奥射出绝命的一箭。
「嘿…」奥利奥当然不是省油的灯,轻轻用斧头一劈,就把依高的箭砍断。

突然间,奥利奥和瓦特都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血,有古怪…

「真是来得不是时候…咳…」奥利奥摇头慨叹,不停地咳出血来。牠们顿时心神恍惚、无心恋战,依高见机不可失,向牠们射出连环箭,嘉敏又朝牠们发箭,接着阿莲使出『肉球烈弹』,终于将奥利奥和瓦特狠狠重创,二人倒在地上。
「死吧!」为了替莉莉安报仇,牠们必须死!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捲起了大量的沙石,将我们的眼蒙着,原本躺在地上的奥利奥和瓦特,被旋风捲去,不知所蹤。

风暴停止了,在场的兽人,在众人的合力下,终被击退。

第一百五十回        独自出走

经过一夜的战斗,我方伤亡惨重,我和依高的人马,只剩下原来的一半左右。幸好有Li和陵格尔的及时救援,击退了兽人一族,大家总算安全了。兽人一族经这一役之后,可谓元气大伤,短时间内难以捲土重来。

可是令我觉得古怪的是,为甚么瓦特和奥利奥会突然间吐血,要是没有这一变故,兽人一族未必须这么轻易撤退,奥利奥和瓦特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击退。

军帐内。

Li、宝、依高、汤姆、陵格尔、卢比度、嘉伦、阿莲、嘉敏都在,沉默不语的气氛实在有点尴尬,我只好找个话题说起来。

「Li、宝,为甚么你们会出现?」我向Li问,他正在替宝料理伤口。
「没甚么,我看宝已经学有所成,便带着他开始外出狩猎,只是途中遇到了兽人的军队,于是跟着牠们,跟了数日,竟发现了你们的蹤影…」Li越说越细声,之后便不再说下去,或者,他是想表示我们守备不足,以至被敌人有机可乘。

会意之后,我马上转向陵格尔道谢。

「其实,我早就派了卢比度跟着你们。」没想到我军被卢比度跟了那么多天都没发觉,只见卢比度一脸不屑地看着我,陵格尔接着说︰「我这样做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的妹妹。」
「哥哥…」阿莲听到陵格尔的话,欲言又止。
陵格尔走近自己的妹妹,把她抱住︰「妹妹,哥哥这辈子,最着紧的人就是你。」
「哥哥…」阿莲抱住陵格尔,紧紧地抱住︰「对不起,我太任性了。」
这时,陵格尔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要好好保护我的妹妹,否则,我会让你给卢比度碎尸万段。」
陵格尔的话吓得我马上正襟危坐,不停地点头说︰「一定一定…当然当然…」

在旁的嘉伦的神情有点複杂,是有点不屑和不快,接着她看了我一眼,却马上有点尴尬的别过脸去。至于卢比度,看着我的眼神是不屑,但更多的是鄙夷,看来我的表现在他们看来,实在是不合格。

「不知道是谁将奥利奥救走?」依高一边抹着弓、一边说。

依高的话让大家都沉思起来,这时,Uffy和Yen都走进来。

「你们先休息一下嘛。」我马上走过去,扶住Yen和Uffy。
「我们没事了。」Uffy靠着我,她穿着低胸的盔甲,露出了雪白的胸脯,走起路来抖蕩着,看得众人都狂吞口水。至于Yen,则对我笑了一下。
「噢…妹夫呀妹夫,你真的好艳福呢。」陵格尔淫猥地看着Uffy和Yen,同时又似笑非笑地告诫着我︰「不过,你不能冷落我的阿莲哦。」
「这个一定!」我认真地说。
陵格尔续说︰「妹妹呀妹妹,你的劲敌都挺多的呢!」
「哥哥!」阿莲不忿地拍了陵格尔的背项一下,拍得陵格尔差点要呕出来,惹得大家都笑了。

大家都笑了,唯独是我,此刻却笑不出来,在大家散去后,我扶着Yen坐了下来,我独自走出军帐想透透气。看着这个夜空,到底是我拖累了他们,还是我根本就不适合带军打仗呢?这次事件,可以看得出我真的没有领军的才能,否则就不会让敌人有机可乘而来个午夜偷袭。

话说回来,到底奥利奥有甚么办法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将大批军队调动到我们的四周而不动声色?要知道这个庞大数量的军队,只要有一点行动,即使在黑夜,都会显得有如萤光虫般惹人注目。而我们的斥候竟然会没有报备?实在有古怪。

为了休养生息,待大家整理好一切后再继续前进,所以这几天,我们都在这裏扎营。Uffy和Yen得到依高的帮助下伤快好了,至于Li和宝、还有陵格尔、卢比度和嘉伦,都暂时加入了我们的阵营,有如此强大的助力,总算令我安心下来。

这夜,我又一个人在巡营,见到汤姆拉依高到一旁,似乎要讨论一些事,于是我运起『窃听』。

「这么就容易落进黄雀在后的陷阱中,而且面对强敌,竟然害怕起来,将军实在太没用、太懦弱了。」
「又不可以这样说,阿聪的经验不足,所以泰利将军才派你来协助他啊。」
「可是我不想跟着这样的将军,我的性命可不是这样给浪费的呀。」

我听后默然,默默地转身,可是我没有收起『窃听』,无意中听到许多流言蜚语…

「将军真的很没用,把我们这些人都牺牲了!」
「他懂不懂行军打仗的?」
「对着敌方大将,竟然想退缩!」
「泰利将军总会有看错人的时候。」

我完全羞愧得无地自容,他们的话说得实在太对,我是懦夫,我是逃兵!更可恨的是,我竟然连累到泰利,我真的太没用!我捂着耳朵,却无法捂得住自己内心的自责,我痛苦得跪了下来。

「你在担心甚么?」我抬头一看,原来是Uffy,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甚么…」痛苦的表情实在无法掩饰我慌乱的心情。
只见Uffy轻轻地握着我的手,拉着我站起来,说︰「那你又怕甚么?」
「我…唉…」我叹了口气,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我怕会拖累你们。」
「别这样说,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Uffy便双手环着我的腰,头伏在我胸口上︰「只要你勇敢地踏出第一步,总会有人支持你踏出第二步。」
「可是…」我想起自己的失算而导致我方被偷袭,便自责起来,说︰「如果能够早一步发现那支军队只是饵的话,这些一切都可以避免。」
「经验,是累积得来,从来没有人能够一步登天。」Uffy说︰「我们会支持你。」
「或者…」我叹了口气,再没有说话,抚着她的秀髮,看着这片星空,我不断地盘算着,或者不是盘算,是胡思乱想吧。

午夜。

我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了,于是我乘着她们都睡了,偷偷地收拾好行装。汤姆和卢比度都说得对,我并非是行军打仗的人才,更似战场上的懦夫,再这样下去,难免会拖累依高他们,所以现在我就一个人,独自去对付奥利奥,至少兵贵神速,独自行动够方便嘛。

至于把阿莲、嘉敏、Uffy和Yen留下,是不希望她们跟着我去冒险,留在这,至少有依高、陵格尔和Li等高手保护,比跟着我来得安全得多。先前我已经派人通知泰利他们,让他们有所警惕,我亦留下了字条给依高,告诉我的决定,我会先他们一步前往维克斯,并让他们继续向维克斯进发。

看着熟睡的她们,噢,我的小可爱,我真心不捨得你们哦!但是,有些事只能由我一个人独自承受。虽是依依不捨,但我仍蹑手蹑脚、偷偷地步出了军帐,离开了,希望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吧。

「聪仔…」当我走不了多远,才发现一人从后面跟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阿莲。
「阿莲。」我羞愧地看着她。
「聪仔,你想去哪?」阿莲走近了我。
「我…」我完全不懂说下去。
「你是想一个人去暗杀奥利奥和瓦特?对吗?」阿莲完全猜出我的行动。
「对。」我大方的承认一切︰「只有擒贼先擒王,才能以最少代价、取得最大战果。」
「虽然我不赞成你这个做法,但是我知道无论怎样阻止你,你还是会走,对吗?」
「对。」
「那么…」阿莲没有激动,只有平淡地说︰「你小心点。」

我点一点头,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只留下在黑夜树林中的阿莲。

可能我此一去,他们会骂我是懦夫,不过,有阿莲明白我的心意,我就心满意足。

收拾好心情,再次独自上路吧。

第一百五十一回        鬼

有Lv 76的陵格尔、Lv 44的嘉伦、Lv 60的卢比度和手下们,还有Lv 66的Li和Lv 20的宝坐镇,再加上依高的精灵军团和我的部队,我想Uffy她们会比跟着我安全。

在夜空中飞翔,感觉应该是很宁静又舒畅,但是我的心情却异常沉重,压得有点头痛。除了背负了国家大事外,还有拯救公主的任务、莉莉安的死、孩子的事,以及大家对我的期望,都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不能这样想,大家既然对我有所期待,我必定要干出一点事来,才不负大家所望。」我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鼓起勇气地继续往前飞。

凭着奥利奥逃走时留下来的痕迹,我相信牠应该是往维克斯撤退,所以我马上飞往维克斯。很快,我再次经过当日遇到佛罗伦斯的山头。记起当日佛罗伦斯是如何凌辱Kucy,我想想都觉得很生气…

就是这道气,我竟然不小心而撞到峭壁上,一下翻身堕到山腰,幸好被树枝承托着,才不致于受伤。

「还好…」我一跃便从树梢跳到地面,拍一拍身上的灰尘,看一看四周,四下无人,寂静无声,而且漆黑一片,独个儿身处在这裏,不由得我不打起啰嗦来。这个世界,无奇不有,难保这个时候,就有鬼出现…

「救…命…呀…」

不是那么猛吧?

「救…命…呀…」

我的妈呀!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我,一个箭步往前便跑,只是这一跑,却不知被甚么东西所绊倒,一个照脸,没错,是一个照脸,只是这个照脸是和地面来的,好痛!

正当我要站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一只手般的物体,紧紧地捉着我的脚,吓得我尖声大叫!我拼了命地挣扎,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摆脱那鬼手的控制!只是那手越抓越紧,越紧我便越拼命挣扎!

「别踢…别踢…好痛呀…」

鬼也会叫痛的吗?这时我才定神下来,看看那只鬼手的主人,到底是谁?只见一个男人,身穿盔甲,伏在地上,艰难地匍匐前进,向我的方向爬过来!

「哗,你是人是鬼?」
「老夫…咳…老夫未死的…」

我定神一看,果然是人,鬆了一口的我于是马上扶起他。只见他满脸鲜血,于是我连忙从『道具栏』中拿出了『回血剂』给他喝下去。

借助月光和打火石,勉强看清了他的样貌,饱历风霜的脸容上,却有着炯炯有神的双目,有如朗星般闪烁,阔口大面大耳朵,银丝和黑丝相间的头髮,似乎在告诉给我知悉他的年纪,身型壮健,双手有着厚实的茧,可以知道他是习武之人,身穿铜铠,但已破烂不堪。

「谢谢!」他喝罢药剂后,坐在地上向我道谢。
「你是谁?现在是晚上,你怎么会在这裏?」

这时,远处有一柱白光,穿过云层,直透天际,为整个黑夜,带来了一片光明,引起了我的注意。

「老夫…求你,去救主人!」
「你的主人?」
「对…她是泰铁的公主、泰铁皇的女儿!」

公主?嘿哈哈哈哈…那一定是貌美身材好…不行,怎么一听到公主,色心又起了?这种卑鄙可恶的念头,真的无时无刻地佔据住我的脑袋。当务之急,根本就是要协助面前的人,还有替他救出他口中所说的主人。

「来,我背你,你还行吗?」
「老夫还可以…咳…」

我看看他的资料︰「班顿︰Lv 45;技能︰怒斩、冲锋、暴雨梨花针,状态︰正常。」

血量都逐渐回复,应该没甚么大碍,于是我马上将他背在背上,祭起了『高速移动』,飞快地跑起来,赶往光柱的源头,应该就是班顿的主人所在之处。

「少侠,请问高姓大名?」
「少侠不敢当,我叫阿聪。」
「老夫班顿,是泰铁国的将军。奉皇命,保护公主。」班顿叹了口气,续说︰「早前哥罗来袭,皇上下令,由老夫带领公主离开王国往西行,后来到了这座山,暂时安顿下来。」

从班顿那种充满东方皇朝气息的说话方式,看得出泰铁国应该和古时的朝代没甚么分别,一样是「之乎者也」,我不禁对他口中的公主好奇起来,是不是一个温婉淑娴的美女?哈哈哈…

班顿语音才刚落,我们就快来到了光柱的源头。

「哎呀…」我的脚下似乎踩到些东西,不觉地叫了一下…

在月光的照亮下,我发现我踩着的,竟然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吓得我连忙把脚一抽,往后跳起。

「这是…」我集中精神看一看自己身处的地方,竟然…

前方的路上尽是烧焦成炭的尸体,每具尸首都死状恐怖,张开嘴巴合不上来,似乎是死前正在声嘶力竭地惨叫,双手都举起来,似乎是在向他人求救。由此而知,刚才死前他们受了多少痛苦!这时我闻到飘来了阵阵的恶臭,差点令我想吐!对这么多人下这么重手,实在很残忍,到底是谁会这样做?

这时我担心起班顿口中所说的公主起来,于是我连忙背着他向前走。我们终于来到了光源处了,只见到一个人影站在那头,在围住他的四周,都是烧焦了的尸体,想必刚才和现在的,都是这个人的杰作。

「好残忍!」我不禁骂了一句。

那人闻得突如其来的一句,飞快地循声音的方向杀过来。只听得那人的步速很快,月光反影,一道银光亮在我眼前。

现场环境视线不佳,根本无法分得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谁,我只好背着班顿先走,以避其锋。但是来者十分兇狠,招招夺命。

虽然是在黑夜裏,但凭着本能和经验,加上月亮的帮助,尚可避开杀招。不过,始终背着班顿,身手难免打了折扣,慢了半拍,渐觉吃力,来者渐渐地跟上了我躲避的节奏。

突然,我脚上一跌,踏中了地上的焦尸,失去平衡,那人便往我的心坎直刺过来,根本就避不过!

脑海中突然显出一句︰「只求快死,不要半生不死!」

第一百五十二回        落难的公主

「受死吧!」一把女声响起来。
「公主,是我!」班顿认得出对方是谁。

那人听到后,连忙收招,但已经迟了,她的剑尖已经刺中了我的胸膛,我猛然后退,幸好未有深入,只是划破了我的衣服,还划破了少许皮,流了点血而已。

「公主…咳…」我放下了背上的班顿,他一跛一跛地跑向他口中所说的公主,泰铁皇的女儿。
「班顿叔叔!」公主连忙放下剑,扶着班顿︰「叔叔,你没事吧?」
「没事,要不是老夫大意…」
「不,叔叔,你已经尽力了。」

我点起了火把,公主扶着班顿坐在树旁,然后又再随着拿起了剑,一剑指着我,怒目而视︰「你是谁?」
「公主…咳…」班顿虚弱地拉着公主,艰难地说︰「是他…是他救我的了…」
「哼…难保他是挂羊头、卖狗肉,不安好心呢!」公主的剑并未放下,依然警戒地看着我。
「你!」哼,我还未责怪她残忍,她倒怪起我来?而且好人被当作贼,即使脾气很好的人,相信都一定被她惹得生气,还好,之前在办公室裏学到的忍功,在这刻总算大派用场︰「算了,既然公主没事了,班顿,我走了。」
「公主,他没有恶意,请相信老夫吧。」班顿勉强地扶着树干站起来,慌忙地叫着我︰「阿聪少侠!」

听到他的叫唤,我便停了下来,走到他的身边,连忙扶住了他,却瞪着对我怒目而视的公主。

「阿聪少侠,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是,公主需要有人照顾和保护,老夫已经受了伤,恐怕力有不逮,希望少侠你可以助吾等一臂之力。」班顿握住了我的手说。

虽然我和班顿只是相处了一阵子,他既没有奇怪为甚么我一个出现在这个黑夜森林之中,又没有怀疑我是甚么坏人,竟然如此的信任我,这到底是他观人于微,还是天真无邪呢?

「班顿,多谢你愿意相信我,不过…」我瞟了那个公主一眼,接着说︰「恐怕有人不太愿意让我留在这儿。」
「你说甚么?」公主提起了剑,想往我刺过来,幸得班顿扯住了她,不然她真的一剑砍下来,我未杀死奥利奥,就被这个公主杀死了。

从班顿的谈吐举止,还以为泰铁国的公主会是一位贤良淑德的淑女,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公主癌末期的刁蛮泼妇而已。

「公主,相信老夫。」班顿语重心长地说︰「阿聪少侠,拜托你,好好替老夫照顾公主。」

见到班顿一脸诚恳,于心不忍的我,即使对那个把好人当贼扮的公主没甚么好感,也都罢了,看在他份上,便点头答应他了。

「你叫阿聪吗?」公主冷笑了一下︰「你做先锋吧,好替本公主开路。」

甚么?X的!竟然叫我去开路?有没有礼貌呢?看到那所谓公主的嘴脸,我就气了,满脸不忿。

班顿见我憋得一脸红一脸绿,只好马上打圆场︰「阿聪少侠,那就麻烦你了。」

还是班顿懂得人情世故些,于是我拿着火把走在前头,班顿和公主跟在后面,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在哪,于是我只好向班顿询问。

「阿聪少侠,我们现在打算前往曼菲斯王国,投靠老朋友。咳…」
「你说的老朋友是?」我瞧出些端倪,恐怕他们是投靠泰利。
「是曼菲斯王国大名鼎鼎的大将军,泰利将军。」班顿是说泰利是他的老朋友?果然是这样。
「真不巧。」我只好将实情告诉给他︰「泰利将军现在已经出征北方,正和哥罗的军队对峙。」
「咦?原来这样。」班顿和公主便停了下来。
「不怕,我知道曼菲斯王国的军队就在不远处,而且精灵族也驻扎在一起。」
「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一脸嚣张的公主轻蔑地说。
「你可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公主,老夫相信他。」班顿顿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少侠是何人,但凭老夫多年来的观人之术,虽不算是十分準确,但老夫仍可感觉到,阿聪少侠是一个好人。」
「多谢前辈,不过,既然公主有所怀疑,在下不便久留,就此拜别。」这是我第二次要求离开。
「少侠,别走…咳…」

班顿激动起来,竟突然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公主慌惶失措,我马上扶起了班顿。原本我已经让他喝下「回血剂」,血量亦已经稳定,但现在恐怕是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得利害,导致伤势不改,惹得他吐起血来。

「你没事吧?」我扶住了班顿,他却昏了过去。

以现时班顿的情况,实在不宜长途跋涉;最要命的是,这裏是荒山野岭,一个女人,再加上一个伤者,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必须要尽找个地方,让班顿休息一下,让他的伤稳定一点,再作打算。

我将班顿背起来…

公主一手拿着火把把我拦下,一手握着利剑,将利剑架在我脖子上。

「你要带叔叔去哪?」公主厉声地问。
「公主,请你跟着我,我是不会看着他死的!」

我稍稍拨开她的剑,但公主没有放下剑的意思,依旧指着我。

「公主!」我厉声地喝她︰「你已经是一个亡国的落难公主,你还要任性吗?你是否想他死吗?」
「大胆,从来没有人胆敢向本公主这裏说话,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她的剑再移前半分,眼看快要刺进了我的咽喉。
「哈哈哈…从来无人?那么,我就是第一个。」我没有理会她的剑,就是看準她不敢割下来。
「你…」公主见我面无惧色,只得不忿地收了剑。
我逕自越过了她,厉声地对她大喝︰「跟我走!」

我从来不喜欢趾高气扬的人,看到这个公主,嚣张跋扈,实在令人讨厌。

即使她是落难了,仍然是公主,一个自以为是的公主。

第一百五十三回        饥饿思淫慾

稍稍休息一会,班顿终于醒过来。

「咦?你醒了?」
「嗯…谢谢你,阿聪少侠。」
「唏,这算甚么,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嘴上是如此的说,可内心却想着,因为迟点要用你最着紧的公主来还嘛,嘿嘿…

走着走着,我开始问起他们的事来。于是班顿告诉我,他们原本是暂时住在那个山头,只是前天开始,他们却受到一大堆难民的攻击,被逼逃离这裏,他们只好前往曼菲斯王国,打算找泰利。

这个山头?不就是那个甚么国的国王、佛罗伦斯的地头吗?想起当日他用他的邪恶之物来对付Kucy,我真的恨不得,一下子便将他的阳具切下来,拿去餵狗!

「原本这裏是亚利亚斯尔帝国的国土,我国就在北方。」在我背上的班顿说︰「只是没想到,现在兽人一族连亚利亚斯尔帝国都灭了。」
「哥罗和兽人一族真的太可恶。」我愤怒地说。
「嗯,他们由北而下,先后灭了几个国家,无人可挡,就连皇上和皇后都…可怜公主…不过,在下受皇上之命保护公主,即使要了老夫这条老命,也要守住公主。」

我记得雷蒙说过,泰铁皇被哥罗杀死,还被莉莉安姦尸。其实,如果莉莉安最终能够改邪归正的话,我想她的下场不致于这样。

「阿聪少侠,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只是想起些事情而已。」我别过面去,免得让班顿看到我因为想起莉莉安而眼泛泪光。
「对了,少侠是哪裏人?」

于是我便将我成为曼菲斯王国的将军的经过,告诉给他们。

「哦!原来你是曼菲斯王国的将军,失觉失觉。」班顿的神情马上变成敬仰︰「未想到少侠你年纪轻轻,便与泰利并肩作战,还成功击退兽人一族,真是后生可畏。」
「那太过誉了…只不过是侥倖而已。」我真的不好意思给他们说,现在的我是因为懦弱而出走,暗杀奥利奥只不过是藉口而已。
「都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哼。」公主听到后却嗤之以鼻。
「你可以不信。」我停了下来,从腰间摸起了我的军牌︰「这是我的将军军令。」
班顿拿了起来,勉强地看了看,由于现场太黑了,即使有打火石,他都只能凭触觉去感受︰「公主,少侠…不,聪将军所言非虚,这块军令真的是曼菲斯王国的军令呀。」
「如果他是将军,那么他又为何会在这裏出现?」
「公主殿下,我有我的计划,一时之间很难解释给你知道。」我转身看着公主说︰「我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是谁,而且,你喜欢的话,你和班顿可以随时离开,我不会阻止你们。」
「好呀!本公主现在就走!」公主便打算从我的背上,将受了伤的班顿扯下来︰「班顿叔叔,我们走!」

班顿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勉强地站到地上,发出了疼痛的轻呻。实在太可恶了,班顿受伤未癒,这刁蛮公主竟然要他走路?未免太无人道了吧?于是我便张开手,朝公主的脸上,用力地挥过去…

「啪!」

一声巨响,一道五指红印,一个惊讶的眼神,一个暴怒的目光,还有一个有点痛的巴掌。

「你…」公主一下子把火把扔过来,我一闪避开,只见她咬牙切齿地道︰「从来无人敢打本公主!」
「公主,停手呀!」班顿连忙阻止,但公主已经朝我刺出了一剑。

公主一剑刺过来,被我侧身避过,再一剑横砍,又被我闪开,只见她没有放弃,接连挥剑,看样子是至死方休。

还好,公主的身手不佳,根本连我的衣角都触不到。正当我还在轻鬆的躲过公主的所谓「杀招」之际,突然间有一道光线,直直地射中了我的左臂!噢!又热又痛,看到左臂上的伤口,很明显是灼伤的痕迹。

「我要你死!」公主目露兇光,看来她真的要置我于死地。

这个时候。

「好肚饿呀…」
「饿死我了!」

一阵诡异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公主,停手呀,咳…」班顿勉强地撑着身体,挡在我的面前︰「他们又来了。」

十来个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在月光之下,有如行尸走肉地行走着,他们的口中,发出令人战慄的喘气声,全身赤祼,下半身挺着坚硬无比的阳具,正一步步地接近我们。

「难民来了!」班顿惊讶地叫了一下。

我看了他们的级数,才Lv 15,应该不难应付。突然,他们见到公主,双眼马上发出淫秽的目光。

「女人…我们要女人呀!」难民见到公主,喜形于色,马上扑上来。
「慢着慢着!」我马上挡住他们,但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来势汹汹,我被撞倒在地。

难民将公主团团围住,只见班顿和公主,奋力地砍杀这些难民。

所谓「饱暖思淫欲」,难民不是应该先填饱肚子呢?怎么现在处于饥饿状态的他们,却只要女人?再看清楚一些,这些难民瘦削非常,瘦得如骷髅一般,目光却呆滞地看着公主,一定有跷蹊。

我看那些难民都有些奇怪,他们的背上有些古怪,似有一个装置般的肉瘤,莫非…这时,有几个难民冲了过来,他们盯着公主的胸部,正要伸出禄山之爪,瞬间被我一拳一个打倒在地。

「我不用你救!」
「救不救你,是我的决定!」我出言反讥,气得公主将愤怒,发洩到难民身上。

难民并没有攻击我和班顿,只是一窝蜂地涌往公主。我和班顿倾尽全力,才勉强抵住了难民。

「公主,走!」班顿一剑将面前的难民砍下,然后拖着公主走,但他受了伤,身手大打折扣。

我负责断后,让公主和班顿离开现场,我斩着杀着这帮奇怪的难民,不知不觉间又升级了,Lv 48。

终于,我们走了不久,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我们连忙进去山洞躲避。

「到底他们是?」
「他们是难民,因为哥罗的侵略而变得无家可归,他们往南前进,无奈中途被兽人一族所阻而导致滞留在原来的亚利亚斯尔帝国国土之内。」我扶着班顿坐下,他有气无力地说︰「他们…我不知道为甚么他们会…会变成这样。公主呢?」
「班顿叔叔,我没事。」
「殿下没事就好了。老夫快不…」班顿的手脚再次渐变冰冻,神智逐渐变得迷糊。
「不,你会没事的。」我马上拿出「回血剂」,让他喝下去。
公主等班顿喝罢后便扶着他︰「班顿叔叔,你怎样呀?」
「老夫怕支持不下去,聪将军…」班顿握着我的手,满脸诚恳地说︰「如果老夫死了,拜托将军,替老夫好好照顾公主…咳…」
「痛…」班顿说罢,我突然感到手臂一痛,原来是公主掐了我一下,气得我看着公主︰「你…」
「死不去的!」公主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呀?要我照顾她?她不杀我便好了,还要我照顾她…

「我才不要你照顾!」公主叉着手说。
「你以为我会想照顾你吗?哼!」虽说好男不与女斗,但这么嚣张又目中无人的女生我实在忍无可忍。
「公主…阿聪,你们先别吵…咳咳…」班顿还未说罢便倒在地上,吓得公主和我马上上前搀扶他。
「算了,送佛送到西,班顿,我答应你就是了。」

我实在受不了班顿的恳求,只好答应他。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