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

  • 【FateZero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桜芷
字数:11622

             [哐当——哐当——]

  名贵的老式汽车在冬木的森林中疾驰,掀起大片的烟尘与枯枝落叶,无数枝
条在它的挡风玻璃上留下声响,汽车时速应该达到了170 迈,这样在树林中疾驰,
撞到树木,定会车毁人亡,不过此刻车上的两人无心顾及这么多冬木市,此刻已
经化为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主战场,七位英灵降临于此,为了争夺万能许愿机,
圣杯,互相厮杀这其中就不乏有阴险狡诈之人,正面敌不过英灵,那便可以从背
后的御主下刀,方才路上突然出现的caster拦住了去路,saber 下车与其交战,
但是caster却释放出使魔来攻击,一路穷追不舍…

  汽车在前方疾驰,绕过一棵棵巨树,它的后方不远处,树木折断,大地悲鸣,
似乎有无数凶兽在追赶她们声音越来越近,已经近在咫尺了,爱丽丝菲尔的手心
蒙上了一层汗,她的脚已经用力将油门踩到了底,副驾驶的久宇舞弥腰间的步枪
已经上好了膛,这已经是这个老古董最快的速度了,但是caster的使魔却如此迅
猛,竟然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经过一阵灌木丛后几个蓝紫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窗外,近乎与这个速度的汽
车并驾齐驱,这时车内的二人才看清这些东西的全貌与成年男性差不多身高的生
物,但是它们的下身都是如章鱼般的触手,没有眼睛,空洞的凹陷就这样盯着车
内的两人,长时间被水浸泡的肌肤布满一层坚硬的角质与藤壶,好似那海边暴晒
数十年的巨石一样粗糙,如同神话传说中的海妖一般,这东西似乎不仅有超乎常
理的速度,也有着异于常人的怪力,仅仅是轻轻一挥手,汽车一侧的车轮就被砸
歪,整个车失去控制开始如同蛇行一般在这树林中横冲直撞…

  最终,被撞的歪歪斜斜的破车,由于安全气囊的保护,两人并无大碍在林中
空地上停了下来,随即追上的三五只海妖使魔围绕着汽车,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车内的两人在这强大的实力差距面前…

  舞弥端起枪不停的射击窗外的怪物,只可惜子弹打在它们的皮肤上只能激起
阵阵火花,在这强大的实力差距前,为了保住性命,她们不得不缴械投降…

  她们举着双手从车里走了出来,为首的一只海妖走上前来,它那干枯粗糙没
有一点体温的手捏住爱丽丝菲尔的脸,由于两人的身高差距,爱丽丝菲尔只能被
迫抬起头才能跟海妖[ 对视] …

  「女人,你就是saber 的御主对吧…」

  它说话了,声音除了有些苍老,与人类无异,爱丽丝菲尔确实是saber 的[
御主] ,只不过是代理御主,她并不能使用令咒控制saber 听从自己的命令,但
是目前这个状况…

  「嗯,是我,要杀要剐,任你处置…」

  爱丽丝菲尔很冷静,她知道,哪怕这群怪物杀掉自己也不会改变圣杯战争,
因为她本就不在其中,可是怪物得到了想要的答复,松开了掐住她脸颊的手,退
了回去,几只海妖如同做法一般摆弄着奇怪的手型随着一阵女人的歌声,周围的
地面开始活动起来,坚硬的土地变成无数交织缠绕的触手,不停的蠕动着,宛若
一片蓝紫色的沼泽,一眼望不到头…

  「宝具释放,结界展开——」

  漆黑的夜幕上蒙上了一层紫黑色的面纱,宛若穹顶般罩了下来,半个冬木山
都被纳入结界范围内,土地开裂,山体崩塌,树木折断,无数巨大的触手互相了
解勾结,形成新的陆地,在这片全是触手的结界之中,这些海妖就如同神明一般
存在,若是没有对结界宝具,那便只能乖乖等死!

  别的海妖藏进了夜幕的背面,只有两只还留在原地,看着这被拉进结界的两
个普通人,久宇舞弥与爱丽丝菲尔…

  「夫人快跑!分头跑!!」

  随着舞弥一声令下,一颗烟雾弹在脚下炸裂,借着烟幕,两人就如同惊弓之
鸟一般弹了出去,在这片柔软的大陆上奔跑着,两只海妖也激起一阵气流,飞速
像分开的二人冲去!

  爱丽丝菲尔跑了好久,不知道已经跑出去多远了,脚下的土地愈发的柔软,
根本使不上力,就像在泥潭中行进一样。突然!爱丽丝菲尔的一只脚陷入触手的
缝隙之中,抽不出来,背后的海妖则是快速缩进着二人的距离,她心一横,干脆
脱掉鞋子算了,想罢便将左脚的长靴褪下,那只娇小的尤物被黑色的棉质长袜包
裹着,这样踩在地上那股滑腻的触感更加让人反胃,但是没得犹豫,继续开始奔
跑又不知道跑了多久,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爱丽丝菲尔艰难的挪动着步子,左
脚的袜子已经被触手分泌的粘液浸透,脚心,脚掌上全是这种滑溜溜的恶心液体,
而且也感觉自己的整只脚正在不断的变热…

  「这…这个是……」

  看着地上烟雾弹的拉环被挤进一道细小的裂缝中,还有烟雾弹那干瘪的罐身,
爱丽丝菲尔感到一阵眩晕,原来跑了这么久,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她一直在原地
兜圈子,这片结界,是不会轻易让人找清方向的,紫色的瘴气混淆着生物的五官,
让他们错失方向,最后死在结界中…

  正在愣神之际,背后一阵劲风,海妖已经近在咫尺,还没来得及反应,脖颈
处就被用力的掐住,整个人被按倒在了地上…

  「saber 的御主呦,我以吉尔德雷的名义命令你,使用令咒,把我们的贞德
还回来!」

  「你在说什么…呜…我不知道什么贞德……」

  被海妖的身躯压在地上,爱丽丝菲尔动弹不得,随后几根坚韧的触手缠住她
的四肢将她吊了起来,随着一根触手的拂过那只没有靴子保护的脚掌…

  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但是又在极力控制自己不笑出来,此刻爱丽丝菲尔的
表情,滑稽至极…

  「面临死亡,你还觉得很好笑是么?」

  海妖对她的行为很不解,因为自己可以轻松的杀掉她,对方自然也知道两人
的实力差距,却还在嗤笑…

  「呜呜…我…噗呃呃…我不是……呜呼呼呼…」

  笑意更加明显,这也一下子激怒了海妖,它没想到这个女人死到临头了竟然
还在嘲笑自己,愤怒的它又不能违抗主人的命令,不能把她杀了…

  「噗咿!?痒啊!呜——」

  「痒?」

  没能忍住叫出了声,虽然及时捂住了嘴,但是还是被海妖听到了,它很疑惑,
这个女人说的痒,是什么意思,是让她发笑的原因?这个痒在哪,是从哪里传来
的?

  看到那根正在缓缓爬过爱丽丝菲尔脚底的触手,海妖令它加快了速度,爱丽
丝菲尔的笑意一下子溢过忍耐的高墙,几声干笑从嘴里蹦了出来,海妖一下子明
白了,让缠着这条腿的触手松了开来,它一把握住爱丽丝菲尔的脚踝,将她的腿
抬了起来「痒…就是这种东西么?」

  干枯尖锐的手指一下下用力的划过脚底,剧烈的痒感透过袜底穿进脚心的众
多活跃神经群之中,一下子爱丽丝菲尔的纤腿就如同受刺激的兔子一般跳了开来
海妖又一次握住来回躲闪的小腿,这次它抓紧了,五指并用,在爱丽丝菲尔那早
已被触手粘液浸透的脚心上用力抓挠着,这种过于用力带来刺激的除了痒还有些
许疼痛,当然痒还是占了大部分…

  「噗呀呵呵呵呵呵…别…别这样呵呵呵呵呵呵…我…不行咿嘻嘻嘻嘻…很痒
的嘻嘻嘻嘻…」

  「很痒啊呵呵呵呵呵…滚开啊嘻嘻嘻…咕唔唔唔…不…别挠…了…呜呼呼呼
…」

  海妖让触手重新将这条腿缠了回去,开始在爱丽丝菲尔的身上摩挲起来,记
录每一个可以造成「痒」的点,这样能够作为新型的逼供手段来让她使用令咒…

  顺着小腿向上,第一处遭遇的便是温热的膝盖窝,手指拂过时,酸痒与强烈
的屈膝感引得爱丽丝菲尔娇躯一震,海妖满意的继续向上,弹软的大腿,柔软,
却不失肌肉健康的弹性,在大腿内里揉捏时,爱丽丝菲尔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
里也被列入了名单海妖三五下撕碎了包裹在爱丽丝菲尔上身的银白色风衣,伸手
在她那如水蛇般柔韧的腰肢上揉捏着,一样传来了笑声,然后是侧腹,肋骨,直
至腋窝之前,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的被海妖标记了「痒」的地点,因为爱丽丝菲
尔的身躯异常敏感…

  人造人的身体哪怕就算是已经生育,也会用最短的时间恢复到最顶峰的时期,
此时的爱丽丝菲尔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是她的肌肤,身材,一切的体征都
如同女性的鼎盛时期,那样的敏感,那样的稚嫩,但是却那样的…富有成熟的韵
味……

  海妖一路都非常满意,直到腋下,它顿了顿,随即将这对干枯的双手伸进了
那刚好能容纳一只手大小的凹陷,当手指轻轻掐动腋穴中央肌肉纹理堆叠出的那
一小块嫩肉时,爱丽丝菲尔整个人娇嗔一声,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呜咿~!」

  又捏了一下,反应却如此之大,海妖两指捏住了那一小团腋肉,缓缓的用坚
硬的指尖捻动着,一股股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爱丽丝菲尔的大脑,笑声不受控制
的脱口而出,她自己也没想到,平日并不上心打理的腋下竟然是如此敏感的区域
「噫嘻嘻嘻嘻嘻停下呀!腋下超怕痒的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捏啦!不要再捏
了呀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啦——」

  「停下停下停下啊啊啊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呀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不…不行
啊!

  海妖缓缓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刚才所有的关于「痒的记忆」传输给了同
在结界中的所有同胞,而另一个同胞也传输过来了另外一段记忆,它们通过这种
方式实现远程联络,海妖开始读取这段记忆[ 眼前是个黑色短发的女人,是刚才
跑向那边的那个女人,模糊的视野中,此刻她胸前的凸起正在被一双干枯的大手
揉捏着…

  她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当滑溜溜的触手钻入她的衣服之中,
在里面缠上那胸前凸起,钻进那股间秘穴之中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发出放荡的叫
声,这段记忆被同胞更名为「性」的记忆] 读取完毕,海妖看着眼前的女人,既
然需要拷问,那便可以用它新学到的这两把名为「痒」与「性」的利刃来彻底击
溃眼前这个女人的防线,她可以充当这个「实验」的第一个试验品…

  「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我说过了女人,既然你不用令咒控制saber 让她承认她是贞德为吉尔德雷
大人所用,那我就会折磨你,折磨到你承认为止!」

  随着风衣被扯下,衬衣那昂贵的布料被撕成碎屑,爱丽丝菲尔那大片吹弹可
破的白皙肌肤在这黑压压一片的结界中显露出来,是这样的突兀,黑色蕾丝的胸
衣笼罩着那对硕大的脂肪球,黑色,神秘的颜色,不仅为这具有待开发的躯体蒙
上一层神秘,那些蕾丝装饰更加凸显出它主人成熟的韵味没等她咒骂,一只尖端
布满绒毛的小触手在爱丽丝菲尔那深深凹陷的腋穴里挑逗这温热的肌肤,痒感诱
发的笑声就足够堵住她的嘴了…

  「噗呜呜呜…停……停下…呵呵呵呵…痒啊…」

  细小的触手在微微汗湿的腋下打着弯,每次拂过,上千根绒毛给肌肤带来的
丝丝痕痒直至下一次搔动也久久不能散去,就这样一下一下的在腋下那不平滑的
软肉之间挑逗着,引得这位女性傻傻的嗤笑着似乎不满足一边的玩弄,爱丽丝菲
尔另一侧的腋穴也被一根细小的触手占领,这两根触手一左一右,分别挑弄,每
当左侧腋下的触手搔动幅度过大致使身体向右倾斜时,右侧的触手也会卖力刷动,
爱丽丝菲尔苦不堪言,虽然只是简单的玩弄,痒感也并不理解,但是这样相当的
消耗体力…

  「呀啊~怎…怎么回事嘻嘻嘻嘻…什么呀~」

  「我不想跟你废话女人,在我失去耐心之前我劝你最好立刻使用令咒,你是
贞德的御主对吧,既然是那就识相点服从命令!」

  脚底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痒感,几根如细绳般的触手隔这厚实的棉质长袜一下
一下的勾动着爱丽丝菲尔的脚掌,由于触手只是捆住了她的脚踝,所以脚掌有着
很大的躲避空间,她也卖力的躲避着触手们的挠痒攻击腋下的触手也增加了几根,
细小冰凉的触手宛若手指一般在光滑的腋肉上打转,每当它们滑至中央那块柔软
的凸起时,便更加用力的捻动两下,这也引得爱丽丝菲尔惊叫连连「呜咿嘻嘻嘻
嘻…别…别这样呵呵呵呵呵…好恶心啊哈哈哈哈…你们这群……我不知道什么贞
德呵呵呵呵…快停下呀!」

  「……唉……为什么人类都这样倔强呢…」

  海魔的命令下。触手们也渐渐不满足于这样挑逗,开始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小腹,肋骨,肚脐,都爬满了细小的触手,全身敏感带传来的刺激让爱丽丝菲尔
的大脑有些处理不过来,但是唯一明确的指令,只有笑「哈哈哈哈…快…快停下
呵呵呵呵呵…肚子咿嘻嘻嘻嘻!肚子痒死了呀哈哈哈哈给!快给我停下呀!」

  「呜噫呵呵呵呵呵呵!腋下也不要了呀咿嘻嘻嘻嘻…痒死了呀!我真的不知
道贞德呀!噫停下停下停下!呜呼呼呼呼呼!」

  笑声愈发尖锐,挣扎的幅度也愈发增大,爱丽丝菲尔的额头也蒙上了一层薄
汗,接踵而至的刺激让她有些应接不暇,但是触手们的欲望就如同无底洞一般看
着爱丽丝菲尔胸前随着身体晃动左右轻微摇晃的两团脂肪球,海妖读取这大脑中
同胞关于这个器官的记忆,名为乳房,是女性特有的性器之一,为幼崽哺乳,可
产生剧烈的刺激然后它又从同伴的记忆中看到那个黑西服女人被揉捏这两团名为
乳房的软肉发出奇怪的悲鸣,看了看眼前不肯听从自己命令的爱丽丝菲尔…

                [咔嚓]

  胸衣的连接处被触手勾断,随着黑色的遮挡落下,那一对羊脂般白皙的球体
几乎是弹出来一般在空中摇晃碰撞着,而此时爱丽丝菲尔的脸上也终于染上了一
抹红晕触手们争先恐后的爬上这对丰盈的乳房,有在侧乳快速划动着的,有在乳
沟扭动着享受女性身上那股特殊的香气的,也有的围着粉嫩的乳晕绕着圈,给予
着她强烈的刺激,更有几根相对粗壮的触手已经绕住多半个球体,用力挤压揉捏
着,享受着这成熟女性嘴中发出的娇喘「呜咿哦哦哦!停下!呼哦哦!别这样呵
呵呵呵…胸部不能这样玩弄哦哦哦!好难受呼呜呜呜呜…停下来噢噢噢哦!!」

  强烈的刺激让爱丽丝菲尔的喉咙中不受控制的发出下流的喊叫,触手们不会
怜香惜玉,对于它们来说,只有粗暴的蹂躏两根尖端如同花朵一样绽放的触手慢
慢来到了早已因为快感酸胀挺立的乳头面前,花蕊探出几根细若发丝的触手,它
们带着微弱的电流,缓缓缠绕主挺立的两点红梅,电流的刺激突然加大,引得爱
丽丝菲尔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娇呼「呜咿噢噢噢哦哦!!!那里不准碰啊!呜吼吼
吼!痒!腋下又痒起来了喔哦哦!呜咿?!!你!噫噢噢噢哦哦哦!!!」

  「快点用令咒,让saber 服从吉尔德雷大人的命令,承认她就是贞德!」

  刚被腋下传来的痒感吸引注意力,那两根花朵触手一下子就吸上了挺立的乳
头,这两只黑色的吸盘猛的贴在白花花的乳房上,巨大的吸力不停抽动着乳头,
虽然爱丽丝菲尔的女儿早已过了哺乳期,但是这里似乎一经开发,就一直变得非
常敏感,曾经天天被孩童吸食的乳房哪怕是现在还残存着一定乳汁,加上这触手
的吸力完全不是孩童可以比拟的…

  「呜哟噢噢噢哦哦哦!要…要出来了噢噢噢哦哦哦!过分啊噫咿咿咿!停下
来啊啊啊!不要…不知道啊!不要再吸了喔喔喔喔!受不了了噢噢噢哦!我根本
…不认识贞德喔哦哦咿咿咿!」

  爱丽丝菲尔的乳头在这猛烈的刺激下不堪重负,醇厚的乳汁喷涌而出,细小
的触手顺着那不断喷涌的空洞钻了进去,强烈的电流从乳房内部向外释放着,这
也一下子清空了爱丽丝菲尔的理智,她剧烈摇晃着不受控制的身体,那一堆丰盈
的胸部也来回碰撞着,但是触手并没有停止吸吮,电流的刺激也没有停下「喔咿
咿咿咿咿!!!停下噢噢噢哦!不能这样噢噢噢哦!不要钻进里面噫呦哦哦哦!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要…要受不了了噢噢噢哦!已经…已经没有了哦哦!我真的
不知道什么贞德呀!别再吸了咿咿咿!!!」

  女性那成熟的躯体与人造人敏感的体质成为了爱丽丝菲尔最大的敌人,她们
人造人寿命极短,虽然外表与成熟女性无异,又有一个孩子,但是爱丽丝菲尔的
实际年龄却只有九岁,也就是说一个懂得一星半点大人世界知识的九岁少女有着
这样一副敏感的身躯,而且正在被触手疯狂的压榨着乳汁,她的大脑怎能受此负
重…

  触手们不希望这难得的玩具在这样的折磨中昏死或者断气,它们为了引开爱
丽丝菲尔的注意不让她过于关注这敏感的双乳,腋下的触手们也更加卖力,一只
只宛若硬毛刷一样的触手开始在颤抖的腋穴中刷动,剧烈的痒感随机高于快感,
不停呻吟的爱丽丝菲尔随机就被笑声淹没…

  「呜咿吼吼吼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停下!痒死了噢噢噢哦噫呼呼呼!噫呦
哦哦哦!不行!我不是…不是saber 的御主啊…不要再吸了呜惹呃呃呃!已经没
有…没有东西了呀哈哈哈哈哈哈!乳头太敏感了呀哈哈哈哈给!」

  「噫噢噢噢哦腋下也不行哈哈哈哈哈哈!痒呀!痒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
真的啊…我真的不是…呜咿!谁来…谁来救救我哦哦哦!死了…快要死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

  爱丽丝菲尔无助的在空中摇摆着身躯,腋下剧烈的痒感还有乳头那快要让她
昏迷的刺激已经将她本就脆弱的防线击溃,她也不顾形象的大笑着,口水顺着嘴
角肆意流淌,而那不停吸吮乳汁的触手并没有丝毫想要停止的意思,仿佛要榨干
她的最后一丝残余…

  「呜咿咿咿咿!真的不行了哦嘻嘻嘻嘻哈哈哈哈给!停呜哦哦唔库呼呼呼呼
呼!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咿咿咿!真的没有了哦哦哦!不…不要再吸了噢噢噢
咿咿咿哦!!」

  两颗花苞吸饱了养分,满意的离开还在因为快感的余韵不停溅出乳汁的胸部,
那两点绯红因为强烈的吸吮感跟电流的刺激下,已经挺立至顶点,酸胀难忍…

  「我给你机会不代表我的耐心是可以随便浪费的,这只是我万千手段的其中
之一,你要是不想在继续,就赶紧用令咒让saber 乖乖听话,我不想多废话…」

  「呜呜…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是saber 的御主…呜……我也不
认识什么贞德啊…」

  爱丽丝菲尔落下了委屈的泪水,身为已经建立家事并且育有一女的人妻,竟
然在这种地方被人玩弄这已经有所归属的身体,这是何等的耻辱,何等的不忠…

  「………………」

  「唉,你既然不想说,我也没办法,只能请你……被我折磨到愿意说为止了!」

  地下钻出无数只触手,它们的尖端都有厚厚一层坚硬的刷毛,扭曲着,摇摆
着它们那粗壮的躯干,一点一点向爱因兹贝伦挪动后者自然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她体验过了这些触手们的实力,也知道它们有多么疯狂,更清楚自己敏感的肉体
在它们的挑弄下会变成什么模样…

  「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
知道啊!咿呀——」

  触手们率先从短裙的缝隙中,钻进裤袜,紧绷在纤腿之上的黑色裤袜瞬间出
现了无数蠕动的凸起,触手滑腻的粘液在袜内分泌,不一会就将整条裤袜浸湿,
无数坚硬的刷毛从裤袜里抵达脚心窝,猛烈的刺激吞没了爱丽丝菲尔的双脚,然
后是膝盖窝,大腿,整个下半身被触手填满,狭小的袜内空间容纳这如此大量的
触手,也有些不堪重负,丝线开始崩裂,露出一道道裂缝,但是满眼尽是紫红色
的触手,爱丽丝菲尔那白皙的大腿与泛起桃红的脚掌只能透过触手的间隙勉强瞄
到…

  她笑的是那样的疯狂,海妖有些看的入迷,眼前的这个女人,满脸都是肆意
流淌的口水鼻涕,她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四散飞撒着,她的笑容是那样的美丽,
哪怕如此疯狂,也别有一番韵味…

  但是爱丽丝菲尔不这么想,仅仅是下半身只有那么几处可以被「痒」折磨的
地方,如今却爆发出了如此刺激,肺部的空气被剧烈压缩着,脚底的痒已经把她
吞没,对于她来说思考已经是不可奢求的事,她现在做的只有笑,疯狂的大笑,
还有背负不存在之名需要应对的拷问挑战,这怎么可能…

  「嘎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求求你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我哈哈哈哈哈哈
…我承认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我是saber 的御主呀嘻嘻嘻嘻嘻嘻…」

  「但是我真的…真的不认识什么贞德呀呦吼噫嘻嘻嘻!我说的都是真话呀吼
吼吼…请相信我呀哈噢噢噢哦!痒哈哈哈哈给!脚底被挠坏了呀哈哈哈哈给…我
的脚底要被痒坏了啊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啊哈哈哈……」

  爱丽丝菲尔没想到,就是这种调情使用的手段,竟然能够让人这么痛苦,没
想到自己那38码合共那么大点地方的脚底,能被折磨的这样死去活来膀胱开始酸
胀,自开始拷问到现在少说也过去了二十分钟,只是这么一会的挠痒,就让爱丽
丝菲尔的尿意难以忍耐,她拼命想要夹紧双腿用力挤住那即将决堤的洪流她已经
开始呼吸困难,触手们并不怜香惜玉,它们只为了榨取最有利的情报,爱丽丝菲
尔的脚底已经被刷毛用力的刷出了道道血痕,巨痒之余,伴随着阵阵疼痛…

  「既然是她的master,那就用令咒让saber 乖乖听话,这样你就可以走了,
你就彻底安全了…」

  见爱丽丝菲尔已经承认自己是saber 的御主,海妖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她的上身也开始被触手们染指,腋穴中被无数尖锐的细小触手疼爱着,腰腹到下
乳都被一层厚厚的如肉豆般生长的触手裹住,它们给予爱丽丝菲尔最全面,无死
角的刺激,这也让她那绝望的笑声翻了八度…

  「呜嘤噫咿咿咿!!!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哈!求求你!求求你呜…我做什么都行停下来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答应
你一切要求啊啊啊!」「

  「咿咿咿咿咿!不要…不要再挠了啊啊啊啊!已经…已经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贞德…关于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嘎嘎嘎嘎…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的我都说了呀叽吚嘻嘻嘻嘻嘻嘻…」

  「咿呀!不行呀!憋不住了咿咿咿咿咿!出来了!尿出来了喔噢噢噢哦哦!
忍不住了呀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括约肌一点点松弛,双腿被触手用力拽向两边,爱丽丝菲尔最终不敌这
如潮水般的痒感,腰间前后不受控制的挺起,落下,一股淡黄色的清泉喷涌而出,
随着腰间的浮动慷慨的挥洒在大地之上,是的,她失禁了空气中弥漫着排泄物的
骚味,爱丽丝菲尔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但是触手的剧烈刺激一波一波的从她的
嘴中榨取笑声,只可惜笑声到了嘴边变成了那如同鸭畜一般的叫声…

  这样的痒,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哪怕她是人造人,躯体也经不住这
样折腾,而且就算是有再优秀的肉体再生能力,痒感已经被刻入神经,刻入大脑,
就仿佛条件反射一般,只要碰到爱丽丝菲尔的皮肤,先前体验过的各种剧烈痒感
就会在碰的那一瞬间再次浮现,让她无尽的体验着数倍于常人的痒这,只是「痒」
的一种用法罢了,见她已经快要被气晕厥,海妖让触手们停下,爱丽丝菲尔因为
剧烈的喊叫与大笑,肺中的氧气近乎被榨干,突如其来的氧气让她控制不住呕吐
起来,虽然只是干呕,但是强烈的眩晕感让她晕头转向「死了…要死了…嘿…嘿
嘿…差点就死了……」

  爱丽丝菲尔此刻就好像失了神一般,垂着头,嘴中不听重复着那么几句话,
而且痒感的余波也让她的喉咙时常蹦出几句干笑…

  「还是不愿意说是么,既然这样,那我便也不想遵从吉尔德雷大人的命令,
你这样的女人,既然套不出任何话,便也没有任何价值,这样的话——」

  一根如同针管一样的触手从后面轻轻[ 蛰] 了爱丽丝菲尔的脖子一下,不知
注射进了些什么东西…

  「说起来,我的同胞好像在款待一位你认识的客人,让你自己在这里受苦多
少有点不合适…对吧你这男人婆?」

  海妖背后出现了一大团触手,另一只海妖带领着这一大团触手,它们簇拥着
一个身影缓缓靠近,见到被触手包裹其中的丽人那副模样时,爱丽丝菲尔落下了
眼泪…

  「对不起舞弥…呜…对不起…都是我太弱了,连累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

  久宇舞弥的西装已经被撕的只剩几张残片,裤子也早已不知所踪,紧身的运
动内衣里那并不丰满的胸部挤满了触手,已经被大片水渍浸湿的内裤遮挡的阴部
也同样已经有触手侵入,几根粗大的触手不停的在双穴之中抽插着,她的双脚处
于两个海葵般的足袋触手中,看不见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她浑身剧烈的痉挛着,唯一发泄情绪的嘴巴也被一条粗壮的触手堵住,双眼
无助的轻微上翻,她的肌肉都绷紧到极致,可是痒感跟快感还是一波一波入侵着
舞弥的大脑「既然没法让你服从我的命令,那我就让你跟你的朋友一并体验这生
不如死的快感吧,哦对了,刚才给你注射的药是我的同胞折磨这位小姐时发现能
够大幅提升身体敏感的药剂,我给你注射的是大于她十倍的剂量哦~气氛这么悲
伤干什么?好友重逢不应该开心一点么?」

  舞弥嘴上的触手被扯下,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绝望的苦笑声,还有一波一波
的淫荡浪叫交叠响彻结界,这个平日近乎禁欲的女人从未经过这样的玩弄,如今
这样的刺激已经让她彻底崩坏,沉沦其中「咕唔噢噢噢哦哦!夫人哈哈哈哈哈不
要看我呜哟噢噢噢哦哦!不要看我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咕呜嗯嗯嗯…对不
起夫人呜呵呵呵呵呵呵!是我太弱了呀呜噢噢噢哦!」

  「哦咿咿咿咿咿!脚趾不行呦呜噢噢噢哦哦!痒啊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也痒
呀哈哈哈哈哈哈!呜咦咦咦咦咦咦!去了…又要去了!!」

  「咕咿咿咿咿咿!去了!喔哦哦哦去了哦哦哦!夫人!不要看啊夫人呜呜呜
…不要看如此淫荡的我啊哦哦哦!请…请原谅我啊呜——」

  伴随着舞弥腰肢一阵剧烈的抖动,不知是第几次,淫靡的液体顺着触手缓缓
流向地面,不停抽插着的触手也因为液体的润滑发出了啪嗒啪嗒的轻微水声,加
上这幅景象,显得这般淫荡色气仅仅是一点药剂,就让舞弥这样坚强的女性变得
如同街边卖身妓女一样下流,那这被注射了大于她十倍剂量的自己…

  爱丽丝菲尔不敢继续想象,她那已经发育成熟的性器官此刻如同被药物激活
一般,一张张渴望刺激的大嘴开始分食大脑残存的理智,海妖也不再因为主人的
命令唯唯诺诺,既然没有利用价值的物品,它们大可满足自己的欲望再丢掉,粗
暴的扯掉了只剩几条丝线连接的裤袜,还有里面遮羞的内裤…

  由于身体保持在成熟女性的最顶峰时期,所以不可避免的阴部会生出些许绒
毛,但是修剪的非常整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海妖伸手扒开了最外面的两瓣软
肉,因为先前的刺激,此刻的阴唇已经湿润不堪,甚至还有些许液体往外流动着,
那深邃的腔道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两只海妖下身的触手中,分别钻出一根肉色的粗壮触手,这是它们的性器,
比人类男性的生殖器官要粗壮些许,与男性身体散发出的荷尔蒙不同,这些生物
的性器散发着一股如同死鱼一般的腥臭味,扑面而来的臭味让爱丽丝菲尔最后仅
存的理智也动摇了,看着那两根巨物,她吞了吞口水但是最后的一丝理智占了上
风,她有和睦美满的家庭,有一个疼爱她的丈夫,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长得
很像她,他们可以一家人在冬木定居,可以展开一段甜美幸福的生活,只要她忍
过这地狱般的考验,等她的心爱之人来救她,爱丽丝菲尔就能逃出去,到时候…
到时候…

  「嗯噫呀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进来喔嗯哦哦哦哦——!!」

  触手粗暴的撞开了缓缓开合阴唇,一头钻进了温热的腔道之中,由于爱丽丝
菲尔的阴道已经是经历过分娩,一种不可言喻的变化改变了她的身体,异于常人
的敏感,畅通无阻的腔道中,突然钻进了一根粗糙的异物,直至花心,它如同一
只出笼野兽,粗壮的顶撞着花口那脆弱的肉壁爱丽丝菲尔的双腿被用力抬起,M
字的敞开门户,这让一个平日看起来贤淑的母亲此刻摆出一副如同淫荡的缺爱之
人一般的姿势,是多么的可笑后庭的菊穴也被另一只海妖将它那粗壮的性器塞入,
一前一后有节奏的顶撞着爱丽丝菲尔的胴体,她此刻就如同台风夹杂着海啸中的
一叶孤舟,理智崩溃的她此刻也忘记了自己的孩子,由于九个月的怀胎,她不能
与丈夫进行男女之事,初尝禁果的炼金躯体怎能一直忍受,可是她为了不破坏丈
夫心目中好妻子的形象,以及要给孩子留下良母的印象,她也与舞弥一般,一直
禁欲,将近一年的时间而此刻,早已渴望依旧的身体被解开了枷锁,爱丽丝菲尔
早已没了身为一个妻子的忠诚跟身为一个母亲的贞洁,她现在在药物的催化下,
只渴望着得到更多,温热的腔壁主动贴合异物的轮廓,吸吮着,摩擦着,体验着
这一年未曾再次体验过的快乐阴道与后庭因为兴奋分泌出的保护腔道的液体顺着
触手缓缓流下,爱丽丝菲尔的表情也从先前的绝望变成了「快乐」,她的理智已
经燃烧殆尽,已经全然成为了无穷渴望欲望的一具行尸走肉…

  海葵般的足袋套上了爱丽丝菲尔抬在两侧的脚底,触手们对敏感的脚心开始
了新的一轮刺激,先前那两颗花苞又猛的吸在爱丽丝菲尔的乳房之上,开始了它
们熟悉的工作,同时传来的多面刺激让她彻底崩坏,甚至自己最大幅度的活动着
身体,只为了迎合海妖们粗壮的触手一声声尖锐的浪叫从她的嘴中传来,叫的是
那样淫荡,笑的是那样绝望,说出的话是那样的没有下限…

  一旁的舞弥还残存着一丝理智,她看着因为自己没能保护好夫人让她落入这
般境地,变得如同街上不停示爱的母犬一般,悔恨的泪水流了下来…

  她回忆起与夫人第一次相遇的场景,那是她的婚礼,爱丽丝菲尔穿着婚纱,
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圣洁,就好像雪地中最纯净的那块冰晶一般通透…

  新婚之夜后,舞弥就再也没见过夫人,两人再次相遇,已是她生完孩子之后,
那时的她是那样的温柔,一袭长发披肩散落,怀中抱着啼哭的婴儿,面沉似水,
轻声的哼唱着哄她入睡的歌谣…

  再看眼前…银白色的长发早已拧成无数乱结,硕大的双峰被触手牵引着左右
晃动,白皙的肌肤也在剧烈的剐蹭揉捏还有药物的催化下染上了一模粉色,那淫
荡的双穴不停的向外溅射着淫靡的体液,绯红的眸子早已没了光彩,无力的上翻
着,恐怕她早就停止了思考,只有下意识的喊出那些下流的词汇来博取海妖们的
兽欲,给予她更多的快乐…

  舞弥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触手们似乎感应到了一般,全身的触手开始加快
了它们折磨舞弥的速度,从她的嘴里榨取最后一丝笑声,压榨干净她的最后一滴
体液…

  「呜咿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哦哦——去了…去了噢噢噢哦哦——好…好厉害啊
哦哦哦!舞弥!快看哦哦哦!喷出来了咿咿咿咿咿——」

  「呜哇啊啊啊啊夫人哈哈哈哈…对不起啊夫人嗯呃呃呃呃!我…我也去了喔
喔喔喔!对不起没能…没能保护好您啊夫人噢噢噢哦——」

  水花四溅,浪叫交叠,淫荡的叫喊声连连不断,不受控制的再次失禁,伴随
着快感,细腰止不住的痉挛,下体不受控制的颤抖,唯有那属于快乐的清泉不停
奔涌泼洒,一黑一白,一主一仆,但是此刻,在肉体的快乐面前,她们都是海妖
玩弄于鼓掌的玩物,在这片结界中,永远的,永远的,体验着这般快乐,永远的
沉醉下去…

  结界外,破损的汽车上,还勉强维持转动的时钟开始报点…

  怎么……才过了五分钟啊?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