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连结《香织的试炼》】【作者:桜芷】

  • 【公主连结《香织的试炼》】【作者:桜芷】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桜芷
字数:8211

  贝利奥火山,兰德索尔的最高峰,频繁的地质运动以及它那耸入云霄的峰顶
都给予了这片大地最珍贵的食材…

  「呦咿咻~呦咿咻~小心呐,这里的石头可是很陡的撒~」

  火山较为平缓的坡地上,两个小豆子一般的人影在行进着,两人向着山顶进
发,寻找着一样特殊的食材…

  「呐佑树你能不能走快点撒~你真应该多锻炼锻炼,要不要我教你空手道?
跳舞也可以撒~」

  棕发少女在前面的坡地上时不时向远处眺望,但是更多的是催促这身后的少
年…

  女孩棕色的长发上点缀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小麦色的皮肤与那纤细的腰肢
无一不展示着主人身体的健康,双手套着一对[ 狼爪] 一样的手套,衣服设计的
颇有些大胆,黑色的简易胸甲包裹着少女丰满的胸部,短裤跟大腿上的装饰也让
她的衣着不这么单一活力四射的少女似乎也给这片死气沉沉的山峰带来了生机,
二人应烤肉店的委托,上山采集木炭,以及寻找一种特殊的魔物…

  「叫…叫啥来着撒?火焰…豪猪?不对不对…是…烈焰豪猪?也不对撒…」

  少女低头回忆着老板出门前特意再三叮嘱,可是…名字到嘴边就忘记了,这
时落后一大截的少年终于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爬在地上,随着海拔的升高,氧气
越来越少,很少锻炼的少年有点吃不消了…「哎呀呀…你看看你,平时不锻炼撒~
活该撒~坚持不住就跟我说撒!我背你下去撒~」

  「呵…呵……呵…我…我没事……倒是香织…我如果……呵…能…呃哦…能
像你这样一直这么有活力就好了…」

  少年虚弱的撑着膝盖,喘着粗气,香织则依旧上山前那般活力满满,仿佛体
力消耗对她来说就等于零一样…

  「哈哈哈哈~因为我平时经常锻炼撒~跳舞,空手道,呃…防身术,还有…
还有好多撒!你体力不行肯定就是缺少锻炼啦!快走撒~快走撒~」

  香织一蹦一跳的跑向前面的小坡了,看着她的背影,少年不禁感叹,香织背
着那么大的包竟然还能有力气……随即拖动着自己沉重的身体艰难的跟上香织的
脚步…

  这里弥漫着硫磺的气味,香织的嗅觉几乎等于失灵,听说那种魔物有危险就
会伪装成周围火山岩的样子…

  「这样根本没法找撒!啊嘞?」

  随着自己用力跺了一下脚,旁边的岩盖晃动了两下,随即滑下山坡,一大片
黑乎乎的矿物暴露在外…

  「是天然木炭撒!佑树!快点~快点~找到木炭了撒~」

  香织用手抠挖着大片的木炭,弄得两只手全是灰,追着给佑树往脸上画胡子,
这安静的火山之巅也少有的响起了女孩的笑声,不过黑暗中闪烁着红光的眼睛一
直在注视着这一切……

  「哼哼哼~木炭~木炭~」

  装满了带来的背包,两人本打算不找那种魔物,直接下山,毕竟烤肉店老板
也说过那东西非常罕见,就在这时——[ 轰隆隆隆隆隆隆!!!] 山体剧烈晃动,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股烟尘从火山顶端喷涌而出…火山灰…

  「糟糕撒!它可能要爆发了撒!快!我背你下去撒!」

  佑树还没来得及反驳,香织一把把他背起,挎上背包一跃而下,平日与真琴
经常比试时的成果这时候显现出来了,她的身躯仿佛这天穹之中的飞鸟一般,高
高的跃起,寻找落脚点,安全着陆,再一次跃起……

  跳到半山腰,这里已经算是安全地带了,而且下山的路很顺,两人也不担心,
回头观瞧火山的状况,原来刚才只是虚惊一场…

  「吓死我了撒…原来就只是喷火山灰撒~哎…哎?!佑…佑树!你看那个!
是不是咱们要找的魔物撒!」

  外表覆盖着火山岩的巨大野猪在山坡上奔跑,还是一大群!

  香织早已不管佑树的呼唤,兴奋的快步追向狂奔的野猪,佑树本想跟上去,
但是背后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安…静…活着…你…吵……就…死!」

  ………………………………

  香织不断追逐这成群结队的野猪,但是她怎么都无法追上它们,也无法找到
破绽来抓住它们,这个想法只得作罢,准备回去找佑树…

  「啊啊啊啊啊!你…欺负…魔物……坏人…留下…」

  一群灰色皮肤的哥布林从一旁的岩石后方攥着长矛冲了出来,拦住了香织的
去路,她也有点意外,没想到火山上还有哥布林群落,而且对方似乎…抱有敌意

  「哦??要打架撒?我是不会输的撒!」

  香织的身体闪烁出一层淡淡的光芒,她最常用的强化魔法,见哥布林一拥而
上,双手撑地,向后一翻,一个旋踢,哥布林那羸弱的攻势瓦解了大半…

  「哼哼哼,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打撒?你们…赶快……啊嘞…怎么…这么…
…晕…」

  香织的视线开始模糊,身体仿佛喝过酒一样沉重,双腿开始轻微的颤抖,有
点站不稳了…

  「奇怪…撒……这究竟…怎么回事…撒…」

  [ 好奇怪…双手使不上力…好困…这究竟……] 浓烈的睡意袭来,最终香织
瘫倒在地上,眼前越来越黑…直到沉沉的睡去…

  待确认她真的昏迷过去之后,硫磺结晶体后面走出了一个带着羽冠的小哥布
林,手里握着一个细长的[ 吹箭] ,淬过毒的吹箭能轻松放倒一头大型魔物,一
个少女,简简单单……

        ——————————————————

  一处偏僻的洞穴,隐藏在巨大的火山石之下,没有人会注意到,地下倒是有
不小的空间,哥布林们围绕着少女又唱又跳,是不是在举行什么祭祀仪式,而被
大字型平躺着绑在房间中央的少女正是香织,手套与腰间的束带被扔在一旁,四
肢被编织而成的草绳束缚,本就暴露大胆的衣服去掉无用的繁琐装饰就剩不下多
少布料了…

  此刻香织还沉浸在梦乡之中,哥布林们倒也不慌不忙,来回跳动,嘴中念念
有词,一个老者拄着拐杖站在圈中心,站在香织身旁,高声的呼唤着什么…

  阵阵喊声将香织从睡梦中吵醒,发现自己被绑在了这里,不禁有些惊慌,慌
忙的抽动四肢,哥布林们见香织醒了过来,一下子四散逃离,[ 长老] 没有后退,
他在静静地看着香织挣扎,沙哑的喉咙发出断断续续的低吼声…

  「你…吼吼……怪物…杀…魔物…吼吼吼…敌人…处决…」

  「不…不是撒!我不是坏人撒!你们误会了撒!」

  见对方误会了自己来火山的意图,香织想要解释,但是那个老哥布林没有给
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身高举拐杖大喊着什么…

  「处决……开…女……死…」

  「你…你们要干什么撒!我…我可是呜咿?!!」

  腰间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少女剧烈一颤,电流般的刺激直通大脑,痒,哥布林
在挠自己的痒?

  「不…不要撒…呀哈!别…别这样撒…咿嘻!停下撒!」

  哥布林那粗糙的手指不停的戳弄着香织那弹性极佳的侧腰,一戳左边就不得
不向右闪躲,但是右侧也传来了痒感,又不得不躲到左边,循环往复…

  「嘻呀哈~你…你们…咿~走开撒!不要撒!咿呀~」

  香织极力忍耐着侧腰传来的痒感,但是惊叫与笑声总是不受控制的从嘴里蹦
出来…

  哥布林的手指粗糙,尖锐,但是并不会伤害到少女的肌肤,能最大限度的带
来[ 痒感] ,而香织四肢被草绳束缚,平时这种东西可拦不住她的蛮力,但是草
绳似乎被虚弱魔法加持过,每当自己想要拉拽的时候无力感就会油然而生……

  「哈哈…走开撒……不要再…嘻呀…不要再戳了撒……很痒的撒…」

  「你…坏人…罪人……杀…处决……痒…」

  虽然哥布林那沙哑的喉咙勉强挤出来的话语难以拼凑,但是香织大概听懂了
是什么意思…

  「不是撒!这是误会撒!我不是坏人撒!咿呀!不…不要嘻嘻嘻嘻嘻…不要
挠撒~」

  哥布林们不听她的解释,几只小手摸上了香织的肋骨两侧,隔着弹软的肌肤,
给予少女最强烈的刺激…

  「嘻嘻嘻嘻嘻…停下撒…很痒呀嘻嘻嘻嘻嘻…走开撒…快点…呵呵呵…走开
撒…」

  用力抿紧双唇,可是痒感就是撬动这保险箱的撬棍,笑声不受控制的越过忍
耐的高墙,七零八落的往外蹦着…

  「停下撒嘻嘻嘻嘻嘻嘻…快停下撒…不行呀嘻嘻嘻…这样嘻嘻嘻…忍不住撒
……」

  哥布林们见香织还在忍耐,便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老哥布林的法杖出现了一
个红色的光圈,祝福魔法……

  小哥布林们似乎得到了某种强化,它们的手散发出同样的红色光芒,随着指
甲接触到侧腹的软肉的一瞬间,香织猛的一颤,若是没有草绳的束缚恐怕会弹起
来吧…

  「嘎呀哈哈哈哈?!怎…怎么回事撒!哈哈哈哈哈…不行…太痒了撒哈哈哈
哈哈哈…呵呵呵呵…忍不住撒…忍不住啦撒!嘻嘻嘻嘻嘻嘻!」

  猛的弓起腰间,肚子上的丝丝赘肉也随着身体跳动而晃动着,剧烈的痒感直
冲大脑,香织平时跟朋友们打闹时也不会受到这般[ 惩罚] ,第一次体验[ 真正
的痒感] ,少女就败在了它的脚下…

  「不要撒哈哈哈哈哈哈…痒呀嘻嘻嘻嘻嘻…停下撒…停下呀呵呵呵呵…很痒
呀哈哈哈哈哈…快停下撒!」

  哥布林们的手指被魔法加持过之后,似乎…挠在香织的肌肤上带来的刺激加
大了好几倍…

  「停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呀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痒呀哈哈哈哈哈
哈!受不了啊啊啊!!」

  剧烈的挣扎拽的草绳吱呀作响,而且哥布林们不好接近,老哥布林的手杖闪
烁出了蓝色的光芒…

  「你……乱动…痒……加大…」

  随着魔力注入,香织感觉四肢开始不听使唤了,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可是
这样的话…

  「不要撒哈哈哈!不要这时候嘻嘻嘻嘻…动不了呀哈哈哈…这样哈哈哈哈…
挡不住弱点呀哈哈哈哈哈…太痒了呀撒~」

  四肢无力的被吊在一旁,香织感觉自己的身体除了嘴巴能大笑之外其余的仿
佛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哥布林们自然不会放弃这大好时机,灵活的小手遍布少女的身躯,随着每一
下扣动,身躯也随之颤抖…

  「嘎呀哈哈动不了呀哈哈哈!太痒了呀哈哈!不行呀哈哈哈哈!我…咳咳咳
…我呵呵呵呵呵呵…叽咿嘻嘻那里不行哈哈哈哈哈!」

  弱点全数暴露出来,动一下手指都非常艰难的香织根本没法保护裸露出的敏
感带…只得大笑着发泄…哥布林们似乎不满足于此,手指开始四下探索…

  「呀!哈哈哈哈哈!腋下不行撒哈哈哈哈哈…这里哈哈哈哈哈…很弱呀嘻嘻
嘻嘻嘻嘻…不要不要!嘻嘻嘻嘻嘻…」

  「呜叽咿嘻嘻嘻嘻嘻嘻…肚子也…也不行呀嘻嘻嘻嘻嘻嘻…这里也是弱点撒
哈哈哈哈哈…不要呀嘻嘻嘻嘻嘻!痒啊!」

  「嗯啊哈哈哈!腿也不行呀撒哈哈哈哈哈哈!这里嘻嘻嘻…怎么这么痒呀呵
呵呵呵…不要呀!!」

  哥布林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每一处怕痒的地方都有几十根手指照顾,根本
无暇应对,方才还能踢蹬一下双腿挣扎一下,现在几乎就是一动不动的给人挠痒

  「压住…她…脱……挠……脚…」

  听到老哥布林的话香织颤抖了一下,几个哥布林上来脱她的鞋子,香织企图
用脚趾抓住鞋面,结果…

                [啪嗒]

  两只[ 舞鞋] 被扔到了一旁,香织的脚底与小麦色的身躯相比白皙许多,食
指比较长,脚掌肉乎乎的,握在手里非常舒服,由于方才的剧烈运动,脚底上挂
着丝丝汗珠,更添几分诱人…

  有几个哥布林已经迫不及待的深处粗糙的舌头舔舐着香织那脆弱的脚底,贪
婪的吸取着少女的[ 味道] …

  「叽呀哈哈哈哈哈!好恶心撒~不要舔呀嘻嘻嘻嘻嘻嘻…好痒呀呵呵呵呵呵
呵…滑溜溜的太恶心了撒~」

  费力的蜷缩起脚趾企图减轻痒感,可是哥布林们不给她这个机会,用力扳直
脚趾,脚底的弱点全数暴露出来…

  「停下呀哈哈哈哈哈哈!脚底…脚底很弱呀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呀嘻
嘻嘻嘻…很痒呀撒!!」

  见香织已经无法忍耐,哥布林们也挠的更加起劲,对着香织身上的敏感点一
并发难,少女也慷慨的祭出自己银铃般的笑声…

  「停下哈哈哈哈哈哈…不想笑了撒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听呀叽嘻
嘻嘻嘻嘻…不行撒…不行了撒…嘻嘻嘻嘻嘻嘻不要呀哈哈哈哈哈!」

  哥布林们坚硬的爪子在这已经染上一抹粉红的脚底停留几秒钟香织的笑声就
会愈发强烈…

  「脚底不行咿呀!太痒了撒!忍不住呀哈哈哈哈哈!你们…你们误会了撒哈
哈哈哈哈!我不是坏人呀嘻嘻嘻嘻嘻…」

  汗液仿佛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激烈的挣扎让自己的身躯染上一层透亮的[ 薄
膜] ,哥布林们的爪子在魔法与香织自己的汗液的双重加持下,给予了她强几倍
的刺激没有人听她解释,听也未必能听懂,它们在享受着猎物的[ 哀嚎] ,这是
对香织的惩罚,而且这惩罚…才刚刚开始…

  「不行撒哈哈哈哈哈…太痒了…嘻嘻嘻嘻嘻嘻…嗯嗯咿——耳朵!耳朵不可
以呀!嗯啊~不要~噗哈哈哈!不要这时候挠痒呀…嘻嘻嘻嘻…呃咿~」「停下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嗯啊啊哈哈哈哈哈哈!要…要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快点
嗯嗯~停下啊哈哈哈!」

  哥布林那粗糙的手手指袭向香织那一对棕色的兽耳,耳朵跟尾巴对于她们来
说,是不亚于别处的敏感器官,毛茸茸,厚实的手感,透过绒毛隔着软骨轻轻摩
擦着内壁,让香织的笑声中多了几分呻吟…

  「哈啊~不行呀哈哈…不要…不要一起呀…嗯咿~停…停下…咿~不要哈哈
哈哈哈哈…不要再继续了撒…脑子嗯嗯~脑子乱作一团了呀撒…又开始痒了呀哈
哈哈哈…」

  香织的脑中混乱不堪,身体反馈来的刺激太多了,以至于不知道哪条指令优
先度更高,是忍耐?是大笑?还是呻吟?最终,大脑也暂时宕机了,香织也只得
无助的大笑…

  「咳咳咳…不…咳咳不行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呀呵呵呵呵呵呵呵
…不要再笑了呀哈哈哈哈!」

  「嗯咿——这样不行呀哈哈哈哈!不想笑了…不想笑了呀呵呵呵…停下呀…
你们…快点停下呐嘻嘻嘻…」

  老哥布林的法术消失了,香织四肢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自己手中,虽然还在被
挠痒但是已经可以挣扎了…

  「滚开呀嘻嘻嘻嘻嘻嘻…别再挠痒了呀撒!走开啊啊!」

  愤怒的晃动着四肢,哥布林们都退到危险距离外,没人敢靠上前去,就连那
个老哥布林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给——我——松——开——!!」

  香织大声的吼叫着,吓得哥布林们纷纷后退,这时,几个高大的哥布林从一
旁的洞穴爬了出来,它们是被香织的笑声与吼叫吸引而来,与这一堆小哥布林都
不同,它们的皮肤紫红紫红的,壮硕的肌肉跟尖锐的牙齿…感觉怎么看都不像哥
布林啊「你……同伴…收到……惩…我们…工具…」

  香织本想继续大吼,但是看到这几个[ 大号哥布林时] 一下子有些底气不足,
想要拽断束缚她的草绳,但是虚弱魔法的加持让她无力回天,只得空消耗体力…

  [ 大号哥布林] 们慢慢靠近香织,向着不断挣扎企图躲避的少女…伸出了罪
恶的双手……

  「不要!咿哈呀?!不行!嗯咿——胸部…不可以…不要捏~哈啊~不可以
呀~这样…嗯呃…不行……好奇怪~嗯嗯~」

  巨大的双手在香织那丰满的乳房之上揉捏,把玩,香织的嗓子里也不自主的
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感觉整个大脑都乱哄哄的了…

  「嗯啊~停…停下啊~呜哼嗯~不行……不行呀呵呵呵呵…停下~」

  脸颊烧的滚烫,奇怪的想法在香织的脑子里扩散开来,不过随即清醒过来的
她停止了臆想,因为后面……她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

  「哼嗯…停下……快停下…不要…不要揉了…呜哎?!哎咿嘻嘻嘻嘻?怎…
怎么又挠痒呀停下啊哈哈哈哈!」

  见香织被制服,哥布林们再次一拥而上,轻轻的抓挠就让香织失去了力气…
高亢的尖笑,诱人的呻吟不绝于耳…

  「嘎呀哈哈哈!不要一起!停下呀撒,停下撒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
了!不行了嘻嘻嘻嘻嘻…」

  壮硕的手臂用力撕碎了少女那本就简单的衣物,香织想要伸手遮羞,可是随
即胸部传来的强烈刺激险些让她背过气去…

  「受不了呀哈哈!什么时候…呵呵呵…什么时候能停下呀哈哈!我…咳咳…
我不行了哈哈哈!痒呀嘻嘻嘻嘻…」

  手指轻捻早已挺立的两抹红点,强烈的刺激也让少女那未经世事的身躯频频
挺起,喉咙中时不时传出闷哼「停下呀…忍…忍不住呀哈哈哈哈哈!不行呀嘻嘻
嘻…这样下去…要变得奇怪了呀哈哈哈——」

  哥布林们从地上抓起草团,胡乱抓一抓,团成一团,在香织的敏感地带上摩
擦,与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嘎呀哈哈哈!不行呀哈哈哈哈哈哈要…要憋不住了撒哈哈哈哈哈哈!不要
捏了呀啊啊!停下呀哈哈哈哈!」

  小腹传来的异动,伴随着草团与手指在身上肆虐,还有胸部在被不停的揉捏,
浓烈的尿意不停冲撞着香织最后的防线…

  「停下哈啊哈哈哈哈哈!真的憋不住了呀哈哈哈!快点…停啊……叽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咕唔呼呼呼…忍…忍不住了呀哈哈哈哈!」

  用力咬紧牙关阻止笑声,可是在这痒感的浪潮面前显得有些渺小,香织就好
似那一叶孤舟,她的对手是…滔天巨浪一般的痒感…

  「真的呵呵呵…真的忍不住了嘻嘻嘻嘻要…要来了呀哈哈哈哈!快停下!快
停下呀咿咿咿————」

  伴随着一声悲鸣,香织的腰间用力挺起,双腿间溅射出的淡黄色液体被短裤
阻挡,一个深色的水印正在不断扩大,顺着大腿点点滴落哥布林们兴奋的一拥而
上,似乎这种东西是它们的食粮…粗暴的撕拽开香织的短裤,仅剩最后一点布料
遮羞,哥布林们不管这么多,贪婪的舔舐着来之不易的[ 精华] ,粗糙的舌头在
大腿内侧跟股间来回扫荡,猛烈的刺激险些让少女昏厥…

  「哦哦哦不行!!咿呀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啊啊!不要舔!不要舔那里哦哦
哦!!!」

  伴随着剧烈的痒感,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烈,香织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它
是这般吸引人,但是又这般令人绝望…

  「停下啊啊啊别舔了啊啊啊!快点…停下啊啊啊!呵呵呵呵呵…好痒…呜咿!
又…又要来了哦哦哦哦哦!!」

  口水顺着香织的嘴角滑落,无助的少女早已涕泪横流,可是这挠痒的惩罚怎
会停下呢…

  老哥布林的法杖散发着绿色的光芒,香织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火焰灼烧一
般酥痒难耐,随着哥布林的舔舐,那奇怪的感觉再次出现,不一会……

  「嗯嗯哦哦哦!要…要变得乱七八糟了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停下啊
啊啊嗯咿咿咿——!!」

  香织的哀嚎声越响亮,哥布林们就挠动、舔舐的越卖力,贪婪的挤压出少女
最后一丝笑声…

  「不行不行啊啊啊哈哈哈哈!不要这时候挠痒呀哈哈哈哈!停下!停下啊啊
啊要疯掉了呀!!!!」

  一道浑浊的液体溅射而出,香织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微微上翻的白眼,
气若游丝,但是没有平稳的气息随着哥布林们再一次一拥而上,少女的绝望的尖
笑与哀嚎响彻地堡……

        ——————————————————

  后来佑树被人发现昏倒在贝利奥火山的山脚下,经过治疗,他也脱离了危险
期,但是似乎记忆受到了影响,他不记得自己最近这几天干过什么,更不记得去
贝利奥火山去干什么…

  过了几天在工会的任务公告栏上看到一张寻人启事,棕发的兽耳少女一脸阳
光的笑容,佑树觉得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嘛~说不定是认错了呢~话说今天要跟可可罗去贝利奥火山采集木炭来着,
得赶紧出发了……」

  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阵风刮过,被别的海报遮羞的
一节小字漏了出来…

  [ 本工会成员香织自一周前与朋友去贝利奥火山采集材料时神秘失踪,各位
冒险者有线索请来汇报,重金答谢] …

  …………

  ………

  ……

  …

  阴暗的地堡,火把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一股浓烈的骚味扑面而来,少女赤身
裸体,双腿向外分开,双手则高举在头顶,眼罩跟木棍封住了她的眼跟嘴,唯一
能发泄的途径恐怕只有双腿间时不时迸射出的[ 清泉] …

  半个月以来,香织每天都是被挠痒跟蹂躏到强制高潮,她的体液是哥布林们
的食量,所以它们尽可能的从少女身上榨取着体液…

  啊…说着说着,今天的[ 工作时间] 又到了,几个高大的哥布林走了过来,
抽掉香织嘴中的木棍,扔下几团黑色物质跟一个桶便离开了…

  香织在这里唯一能确定时间的方法就是什么时候来人让自己大笑,这似乎是
每天固定的[ 工作] ……

  黑色的物质蠕动着,慢慢延伸出好多触手,触手那覆盖着坚硬角质的尖端又
慢慢分裂成五根细小的触手,像无数只小手一般,这潮流般的痒感再次涌来,香
织能做的只有大笑,还有给哥布林们[ 提供食粮] …

  「啊啊啊啊哈哈!停下啊!停下啊啊啊啊哈哈!不…咳咳…要死了哈哈!不
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少女绝望的哀嚎响彻房间,她曾有过逃跑的想法,但是每次被抓回来就是一
天一夜无休的挠痒,两三次过后香织就不敢再逃跑了,只能在这里等待有人能够
来救她…

  [ 佑树……你在哪……我………] 「嘎哈哈哈哈!要…要去了啊啊啊!嗯哦
哦哦哦哦——停…停一下啊啊啊哈哈哈哈哈!不要接着来呀哈哈!这样…」

  [ 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吼哈哈哈!停下!停下啊哈哈哈!咿嗯
嗯嗯嗯——又…又去了呀哈哈哈哈!让我休息一下啊啊…」

  [ 吃烤肉的约定……要违约了…抱歉呐…] 「嘎哈哈哈哈…要死了啊啊啊啊!
停下啊啊啊!!停呀啊啊啊啊又…又去了啊啊啊啊……………」

  [ ……………………………………] 「……………………………」

  香织又一次昏迷过去,身体被汗液与各种混合的液体[ 浸泡] 的透亮,长时
间的大笑也让她的喉咙沙哑,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因为…有恢复魔法…

  香织未来也会与过去的几天一样,在大笑中昏厥,然后被恢复过来,再笑到
晕过去…循环往复…没有终点…

  这火山下隐蔽的地堡没有人会发现,因此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来救她,香织只
能在这里绝望的大笑,为哥布林们供给着食粮,兴许将在这里结束她的一生…

  the.end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