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母】 十四章 入职

  • 【套母】 十四章 入职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套母】 十四章 入职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saoke
发表日期 22/03/2021
发表于 色中色 春满四合院

十四 入职

晓慧姐就在前面,低着头,形单影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内心激烈挣扎着,犹豫该不该上前?!这些天,我们虽然仍是同桌,但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哪怕连眼神也绝无交汇!或许对晓慧姐而言,现在胖子才是她的男朋友,对我应该避些嫌疑。

可我呢?为何有意无意回避她呢?

【晓慧姐。。。】鼓足勇气,我颤抖着唤道。前方的丽人娇躯一颤,停下了脚步,柔弱的香肩微微起伏诉说着她内心与我一样不平静。

【你。。。你还好吗。。。】

【我很好。】顷刻间,晓慧恢复平淡而又冷静。

我的心又痛了一分,一时间,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气氛异常的尴尬。

良久,晓慧姐开口道:【如果没有事,我先走了,我男朋友还在等我放学呢。】

【你。。。你男朋友。。。嗯。。。好吧。。。再见。。。】我并没有追问晓慧的男朋友是谁,她也没向我解释。两个人似乎都有默契般同时回避这个问题。

晓慧姐远去了,望着她的背影,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我却不知,此刻,晓慧脸上也已是泪流满面。

黯然走在回家的路上,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随手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的居然是令我恨之入骨的胖子笑声。【嘿嘿。。。雨哥,是小弟我呀!】

毫不犹豫地按向挂掉键,这混蛋居然还敢给我来电话,他的声音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了!

可胖子好像算准了我会按掉电话。【别按,不然下面的精彩内容可就错过了哦!嘿嘿。。。】

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微微发颤,最终,颓然垂了下去。

坐在路边的长椅之上,耳边贴着手机,因为紧张,手心里汗涔涔。。。

不一会儿,话筒里传来胖子厌恶的奸笑声。【宝贝,怎么这会儿才来,人家等得心慌慌啦!】

【放学晚了。】晓慧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丝伤感。

我的心为之一痛。

【怕不是吧,是不是和雨哥旧情复燃不舍得分开吧,哼!】

【没。。。没有。。。】晓慧急着解释,语气中带有一丝惊慌和内疚。【小胖,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不。。。不会再想别。。。别人了。。。】

【这还差不多!】胖子笑得很嚣张。接着,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应该是他抱着晓慧在亲热。

太阳穴突突跳得生疼,我双目赤红,心爱的女人和厌恶的混蛋搂在一块,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痛苦与憋屈绝非常人能忍受。

【啊!】晓慧轻呼一声。

【怎么啦?】胖子问道。

【呃。。。呃。。。你摸。。。摸那里了。。。昨天的肿还没消。。。消掉。。。】晓慧支支吾吾含羞道。

【哈哈。。。我的大鸡巴就是厉害,把晓慧姐的小嫩屄都给肏肿了!】胖子无耻至极的话,就是故意讲给我听的!

【讨厌。。。别说了。。。】晓慧羞声想要制止,可语气中分明多了一丝迷恋。

这个细微的变化,顿时,让我上气难接下气,脑海里不自禁地蹦出张爱玲的名句:阴道是通往心灵的最佳捷径!难道晓慧也因为胖子巨大的阴茎,被肏得迷失了本性?!

【为什么不说呀,你是我女朋友,咱俩爱爱不是天经地义的嘛!难道你不愿意和我做爱,还是心里仍想着雨哥?!】

【没。。。没有。。。胖胖。。。求求你不要再提他了。。。我。。。我现在只有你。。。】晓慧带着哭腔哀求胖子。

【我不信!你心里只爱着雨哥,根本就没有我,你只有在被我肏得哭爹喊娘时,才会忘了他对吧!】胖子愤愤道。

【没有。。。没有。。。我恨他。。。我就是恨他。。。胖胖求求你。。。肏我吧。。。把我肏死过去。。。他。。。他。。。就不会再出现了。。。呜呜。。。】晓慧突然歇斯底里哭喊起来。

眼泪早已流满脸颊,晓慧姐明明心里爱着我,却和胖子发生关系,成了他的女朋友。唉,我们注定将是平行线上的两个人,可望而不可及!

电话里陆陆续续传来晓慧的呻吟声,明明声音痛苦,却又包含着强烈的情欲。

当我跌跌撞撞,落寞失神回到家。

妈妈坐在客厅发愣,这几天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萎靡,时不时走神发呆。

我明白这是那天在小树林里受到了惊吓。其实,何止是妈妈受惊吓,我也照样被吓得不轻。

当时的情况多险啊!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吓走李大爷,恐怕我们母子俩都没法再见人了!

讲真心话,虽然妈妈在树林里卖淫的场景刺激得我血脉喷张,可实在是太危险了,随时有被熟人撞破的可能,而这绝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妈妈和我也有同样的担忧,这些天被吓破胆再也没敢去小树林。

【唉,还是先跟老金报告下去妈妈卖淫的事,看看他会有什么好办法。】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好再去找内心开始有抵触的老金。

当我把妈妈去小树林那边做野鸡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老金后,他听后,一阵得意的哈哈大笑。【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你妈是个良家妇女,碰上要去卖淫这类事,还能想到哪?一定会去九明湖那呀!不过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妈是本地人又是做老师的,认识的人肯定不少,保不齐会碰上个熟人什么的。】

见我仔细在听,老金继续往下说道:【我原本想,让她先去卖几回,等真遇到这类险情被吓到后,自然就不敢再去。可裘老爷又以你为要挟逼她做鸡,她不敢不从。到那时,你妈妈芳心大乱进退为难,除了我,还能找谁商量这种让她羞得无地自容的丑事呢!哈哈。。。】

顿时,我恍然大悟,原来一切早在老金的算计之中,怪不得裘老爷逼迫妈妈去卖淫后,老金那方面悄无声息,没有一点表示计划该如何进行下去。我原以为进行到让妈妈卖淫这个终极目标,老金的任务也算基本完成了,今后没他什么事了!而且,潜意识当中,我是越来越排斥他了!

看来我还是太嫩了!这不仅不是终结,而是妈妈地狱沉沦的起始!

不动声色,以退为进。。。

翠微山脚,老金的家中。

妈妈雪颜憔悴哀伤,像只可怜无助的羔羊般眼巴巴望着老金。

老金沉坐如山,闭着双目,静听妈妈羞苦不堪的讲述。说到凄苦处,妈妈忍不住粉肩搐动,两行清泪滑落。。。

妈妈哀怨的哭声终于使老金有所触动开口道:【裘员外逼慕女士你卖淫之事,确有强人所难之嫌,不过你们母子前世所造冤孽太深,以此还报,也在情理之中。况且裘员外也应承于你,一年以后,宿怨两清,此也算是无奈中最佳解决之道吧。】

妈妈玉脸一片惨淡,凄凉叹道:【唉。。。关于那。。。那件事我也答应了,为了小雨,也为了偿还我们母子以前造的孽。只是。。。只是。。。我怕。。。怕。。。要是真的被警察或熟人碰见。。。我还哪有脸。。。】或许是想到了那晚危急的场面,妈妈的娇躯此刻还怕得直发抖。

【这倒是一大隐忧,可此事道人也无它法,说好听点,道人是看相卜卦替人问个前程,说难听点,也就是个赚钱糊口而已。】老金的此番话几乎让妈妈绝望。

自从发现我被鬼上身这件事以来,老金始终介入其中帮助我们,渐渐的,在妈妈眼中老金几乎是无所不能,犹如主心骨一般绝对信任依赖他。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叫门声。【金师傅在吗?】

随着老金应了声,进来一个人。

我在门后面仔细一瞧,竟然是皮猴,怪不得听声音有似曾相熟的感觉。心脏噗通噗通擂鼓似的,这个节骨眼上皮猴出现,绝对不会是偶然,难道又是老金早已布好的一着棋?!

【金师傅你在家啊!哈哈,太谢谢你了!上次你算出我近日有血光之灾,指点我破财免灾化解厄运。我听你的话捐了点钱给庙里,果然,真他妈灵验!今天上午我开车出去和别人撞了,车子被撞得稀巴烂,人却一点屁事都没有!】皮猴大剌剌的进来,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张口就在那胡咧咧。

【哈哈。。。金师傅,我得报答你啊!这样,你来我店里,让上次你点的那个骚货好好服侍你。你若想尝尝新鲜货色,我店里最近来了几个良家,又听话又闷骚,保管让你飘飘欲仙!全免单!】

皮猴这些混帐话,老金听到了,妈妈在旁自然也听到了,美目中闪过一丝希望。

倒是老金难得的丑脸微微一红,颇有些尴尬地对着皮猴轻咳几下。

皮猴这时候才装出注意到妈妈也在房间里,他打个哈哈道:【金师傅你这还有客人啊!那好,我先去门口抽根烟,你这完事了,咱哥俩再好好聊聊。】

皮猴出去后,房里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妈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金颇为扭捏地解释着。【让你看笑话了,修行未够,俗世红尘未能斩断干净,呵呵。。。】

妈妈哪还有心情在意老金的解释,红着雪颜羞声道:【金师傅,他是。。。他是。。。】

老金盯着妈妈良久后,才意味深长问道:【慕女士,难道你想去他店里。。。】

妈妈美目含泪低下头,凄然无比叹道:【唉,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吗?!】

老金听罢,默然不语,一会儿才道:【也只有此法最为稳妥了。此人姓皮,经营一家鸡店。据说他是道上混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安全性倒是不用担忧,也消了慕女士你做流莺时刻担心被警察抓获的隐患。再则,裘老爷命你去妓寮操肉皮生涯一载,去他店里做鸡,倒也正符合裘老爷的原话,免得到期时,裘老爷挑刺再度反悔。】

妈妈本来还有些举棋不定,听了老金这番解释,霎时脸上涌起一阵后怕,辛亏自己忍着羞臊找老金商量,感激涕零道:【太谢谢你了,金师傅,若不是你指点迷津,怕裘老爷又会以此做借口,反悔了!】

老金摆摆手,叹道:【唉,道人既已介入此事,必当尽力周全你们母子。】

在妈妈可怜兮兮的恳求下,老金步出房门去找皮猴。

一会儿,老金和皮猴一同回到房里,对着妈妈道:【道人已把此事同他讲了,具体如何,你们自行商议。】说完,回到榻上闭目养神。

妈妈感激地点点头,想看皮猴又不好意思,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低着头双手搅在一块。倒是皮猴在旁用火辣辣的眼神上下打量妈妈。【就是你想到我店里做鸡啊!嗯,长得还算不错,奶子也挺屁股也不塌,不过年龄不小了吧,几岁啦?】

妈妈的美颜几乎要滴出血了,紧张的嗓音都变形了。【3。。。38岁了。。。】

【靠!这么老了!不要不要,老屄没人肏的,我们店里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皮猴立刻摇起头,一脸嫌弃样。

【金师傅。。。】妈妈一听慌了,好不容易柳暗花明,却又被人嫌弃,只好求助老金帮忙说好话。

老金一脸为难之色,惹得妈妈珠泪涟涟,若不是有皮猴这个外人在,恐怕会不顾脸面下跪相求了。

老金无奈,只好拉着皮猴到一旁小声嘀咕。

皮猴听着老金的话,一脸为难不爽的德性,令在一旁的妈妈掌心香汗涔涔,紧张无比。此情此景让躲在门后偷看的我,除了由衷佩服外,只能感叹自己还太嫩了。也只有老金才能让骄傲如妈妈这般的女神,求着上门做鸡还得看人家脸色!

好不容易皮猴才不情愿的点了头,走过来拉着脸对妈妈说:【看在金师傅的面子,我让你到店里上班,不过,你年纪太大了,分成三七开,我七你三,没问题吧?】

妈妈鸡啄米似的急点头,全然一副感激涕零。对于能分到多少钱她根本不介意,重要的是今后卖淫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又可以完全符合裘老爷的要求。

【那行,待会儿跟我回店里好好教你如何接客,你现在出去等,我和金师傅还有话要谈。】皮猴连正眼都懒得多瞧,挥挥手让妈妈出去等。

这等轻慢鄙视的态度,对心高气傲平时被男人们捧上天的妈妈而言是绝无法想象的,可此时,妈妈却没有半分不满,乖巧地应了声出门去等。

待妈妈出去,老金和皮猴同时望向躲在门后的我,爆出一阵嚣张无比的淫笑。。。

皮猴带着妈妈一同离开了,说是要去他店里培训接客的课程,这两个字对妈妈而言,也真够讽刺的!

面红气燥的我,本来想立刻跟过去,却被老金给拦下了,他说不着急,先吃午饭,等到了下午再过去,估计到那时会看到更精彩的画面。

我虽心里焦急,但也明白老金的话有道理。

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挨到下午,老金才不紧不慢地领着我去到店里。

那个胖阿美正坐在柜台里看电视,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情节,咯咯笑个不停,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看见老金进门来,扔下电视屁颠屁颠地跑出来,谄媚笑道:【金哥,你来啦!】

老金也没跟她啰嗦,直接就问道:【怎么样?那婊子还听话吗?】说到婊子两个字时,还故意扫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空,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这个侮辱性的词汇带来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极致感受,痛并快乐着!

【在里面呢,皮猴一回来就在调教那臭婊子呢!】阿美姐忙答道。【刚才我进去扫了一眼,那臭婊子别看长得一脸高贵清高的模样,其实比谁都贱!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不要,下面那个大臭屄里的骚水却流个不停!】

【嗯。】老金应了声。

虽然就是一个简单的字,可我听得出来里面包含着无比的得意。【进去看看吧。】老金说道,我默然点点头。

跟着老金穿过黝黑狭窄的长廊,前头就是那间我当初来买摄像头的小黑屋,不过,老金并没带我进那屋,而是领我进了隔壁另一间小屋。

我虽有些不解,还是顺从地跟了进去。

进屋后,我才明白老金的用意,原来,这间屋和隔壁共用一道墙,墙中间镶着一面巨大的玻璃镜。而这面不是普通的镜子,是警匪片审讯室常用到的单面镜。

也就是说我们这边可以清晰无误地看到隔壁间一切,而另一头却完全不知情!

老金拉了张椅子坐下,示意我也在旁坐好。我哪还有这份耐心,急促扑倒镜子前面,跃入眼帘的画面让我全身发颤。

妈妈全身一丝不挂,双膝跪地,正替坐在床上的皮猴口交。

皮猴的鸡巴不小,比起老金也不遑多让,特别是那个黑紫色的龟头,上翘带勾,看起来格外狰狞。此刻,紫龟头上亮晶晶沾满清液,妈妈一面卖力讨好的吸吮,一面不停地观察皮猴脸部的表情。

此情此景,妈妈哪还有半分人民教师的风采,活脱脱一个卖屄多年老妓女的骚贱姿态!【难道妈妈血液里真的隐藏着下流放荡的基因?!】我不禁哀叹。

皮猴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神情,奖赏般捏住妈妈充血的奶头,拧了几下道:【嗯,不错,教你的那几招掌握得不错!嘿嘿。。。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老师?!以你这天份,不出来卖屄都可惜了!】

妈妈似乎已有明悟,对于皮猴糟蹋人的混账话没敢反驳,埋下头卖力地舔弄。

【啪】皮猴一巴掌扇在妈妈脸上,立刻,雪白的容颜浮出淡红的手掌印。【他妈的,老子跟你讲多少遍了,客人的问话必须马上回答!你猪脑子呀,死也记不住!】

妈妈噙着泪水努力不让落下,委屈万分的她有苦难言,明明刚才皮猴的话怎么听都应该是自问自答,更可况,他话中的内容让自己怎么回答呀!不过,妈妈哪敢得罪皮老板,好不容易才求来的的卖淫工作,要是黄了,那该如何是好啊!

妈妈尽量展露出讨好的媚笑。【皮哥,我错了,我一定改!】

皮猴哼了一声,不屑骂道:【像你这种烂货色,满大街都是,要不是看在金师傅的面子上,倒贴我都不要!要是再出错的话,立马给老子滚蛋!】

【不要!我改,我一定改,一定让您满意,求您千万别赶我走!】妈妈被唬住了,抱着皮猴大腿哀求不已。

皮猴仰着脑袋,蔑视着跪在地上的妈妈,那意思很明白,看你的表现了。

妈妈早已学乖,听话地爬到皮猴身上,自己掰开两瓣雪白的臀肉,露出肿胀湿润的蜜穴,上面沾满黏稠的液体,不知是自己分泌出的阴精还是皮猴射进去再渗出来的精液。

昔日里紧闭娇嫩的屄缝,如今依然完美无暇,可却多了一份说不出的淫靡妖艳!

随着肥熟的屁股缓缓下沉,妈妈娇美无双的面容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天鹅般修长的颈项往后仰起,确实,皮猴的阴茎太过粗大,尤其是那颗骇人的龟头,卡在妈妈嫩滑的窒腔口,强烈摩擦带来的除了快感,还有一时间难以适应的胀痛。

妈妈下沉的动作稍有停顿,立刻换来皮猴不近人情的毒打,大手不断狠狠打在妈妈完美的香臀之上,啪啪声响下,痛得妈妈手脚痉挛扭曲,却死死闭着嘴唇不敢发出一个音节。

皮猴颇为满意妈妈的表现,说了句快点全吞进去,妈妈认命地嗯了声,一咬银牙,用力坐了下去。

【啊。。。】

实在太过疼痛,条件反射下,妈妈不自主地想抽出来,却被皮猴死死箍住小腹,后者的屁股就像是装了马达似的,频密又扎实地开始撞击妈妈的肉屄。

妈妈不断发出惨叫声,脸色变得煞白,洁白的额头布满绵密的细珠。与老金和嫖客不同,前者主要仰仗的是性技巧,目的是勾出妈妈的性欲,从而征服她的肉体。后者鸡巴太小,时间太短,甚至只插进一个龟头就清洁溜溜了,根本算不上号。而皮猴完全就是用蛮力,根本没当妈妈是人,就是坨卖屄的烂肉!

所以,皮猴肏妈妈根本不留力,狠命肏就是了,这让被众人捧在手心,如女神般高高在上的妈妈,充分体验到了什么才是地狱的可怕滋味。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皮猴越战越勇,不断变化着姿势,换着花样玩弄妈妈。有些下流的花样,别说尝试了,妈妈连做梦都没曾见识过!

这时,皮猴把妈妈仰面朝天躺着,屁股高高抬起,两条丰腴的大腿呈一字敞开。幸亏妈妈有舞蹈基础,才能摆出这类高难度的动作来。皮猴则跪坐在妈妈面前,单手托着着她的后腰,另一手压着鸡巴插进敞开变成圆洞形的肉屄口。

边插边戏谑调侃妈妈。【蓉蓉,挨肏爽不爽呀?平时在学校里,估计你也很傲气的吧,想不到也有来卖屄的一天,嘿嘿。。。】

妈妈此时已被肏得七晕八素,哪还有力气来回答,只剩下嗯嗯声了。这态度让皮猴很不爽,阴沉着脸,伸出中指对着妈妈原装紧闭的粉嫩屁眼,使劲捅了进去。【臭婊子,叫你不回答,叫你装清高,当老子的话是屁对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这一捅,痛得妈妈就像是被剥了皮的青蛙,美目圆睁,红唇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喊声。

【我靠!爽,真他妈爽,老屄夹得老子的鸡巴都快断了,哈哈。。。】皮猴尝到了甜头,更加残忍地乱捅妈妈的屁眼子来换取前面阴道的剧烈收缩。

另一间房里,老金站起来摇摇头。【这小子属狼的,玩起来没个分寸。】又转向我说:【你妈今晚怕是没法回家给你做饭了,我带你出去吃点。】

【能让我先洗一下吗?】我垂着头,怯怯地说,裤裆里全身精液,黏糊糊的难受。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