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6.第三夜——康斯坦丁)

  • 【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6.第三夜——康斯坦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6.第三夜——康斯坦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沉默之丘
2021年3月26日首发于SexInSex
字数:6968

***********************************

  第一章:thread-8527066-1-1.html
  第二章:thread-8527460-1-1.html
  第三章:thread-8530040-1-1.html
  第四章:thread-8536435-1-1.html
  第五章:thread-8549664-1-1.html
  第六章:thread-8552165-1-1.html
  第七章:thread-8553983-1-1.html
  第八章:thread-8555667-1-1.html
  第九章:thread-8903314-1-1.html
  第十章:thread-8904250-1-1.html
  第十一章:thread-8905007-1-1.html
  第十二章:thread-8905843-1-1.html
  第十三章:thread-8906801-1-1.html
  第十四章:thread-8907552-1-1.html
  第十五章:thread-8908582-1-1.html

***********************************

  存稿发完,重新进入摸鱼状态。

  第三夜中的某些设定出自游戏《群星》(Stellaris)中的虚境(
Shroud)。

  约稿或交流可以私信。

  版主帮忙排下版,谢谢。

***********************************

           16、第三夜——康斯坦丁

  妈妈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她躺在光滑的地面上,四周到处都是白色的雾气。她试探地伸出手搅动了一
下,这似乎与刚刚扭曲意识登场时释放的那片雾气完全一样。

  这里到底是哪里?

  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这片雾气中唯一一个特殊的存在,那是旅者。然而
此时的旅者却并非刚刚满身血迹的样子,他看起来身体上什么伤势都没有,只是
有些萎靡,静静地坐在一边,守候着沉睡的妈妈。

  就像那个他们初次相遇的夜晚。

  旅者注意到了妈妈的苏醒,他有些欣喜,一把捉住了妈妈的手。

  「跟我来。」旅者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拉着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前方。

  这片奇异的空间似乎大的超乎人想象,两人走了许久,周围的景物没有发生
任何变化,依然是无边无际的白色雾气。

  「你要带我去哪儿?」妈妈终于按捺不住,发声询问。

  旅者站定了脚步,伸出食指按在嘴巴上。

  「别出声。」他小声说着。

  脚步声停下以后,四周只剩下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似乎正在倾听着什么,片刻以后,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只能到这里了,继续往前走的话会有危险。」

  「前面是什么?」

  「真相。」旅者简短地说。

  妈妈迷惘地看着旅者。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惑,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在这里问吧。」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显然是妈妈目前最为关心的事情。

  「终结之地Shroud。」旅者伸出手指向周围白色的雾气。

  「当然,你也可以叫它的另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虚境。」

  虚境!妈妈在心中默念了一下这个词,她想起马可的咒文中似乎也有类似的
语句。

  「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里?」

  旅者笑了笑。

  「还记得那只猴爪吗?如果用自己的鲜血作为祭品,就可以利用它来到这个
世界,那是沟通现实和虚境的钥匙。」

  「甚至不仅仅只是钥匙而已,还可以做到更多……」

  妈妈抛出了第三个问题:「大贤者施展的那个法术为什么没有成功?」

  「因为那是个驱散的法术。」旅者的语气透漏出几分讥讽,「而他要驱散的
那个三百年前的魔法根本就没有施展出来!」

  妈妈的脑中有些混乱,如果说,伊比利亚没有使用阴霾魔法的话,那魔域中
的阴云又是怎么回事?

  「魔物到底是怎么诞生的?」妈妈盯着旅者,「为什么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
样?格拉纳达和伊比利亚到底谁算计了谁?三百年前发生了什么?那个大家伙是
什么?」

  旅者沉默了一会。

  这次他没有回答妈妈的问题,只是静静开始叙述起来。

  「我的名字是康斯坦丁,同时也是……格拉纳达……末代王。」

  虽然妈妈的心中早有一些预料,但当听到旅者真正的身份时,还是露出了震
撼的表情。

  「三百五十年前,刚刚继承王位的我得到了猴爪。就这样,我打开了虚境的
大门。」

  「当时的大陆南方小国林立,争斗不休,我的父亲就是乱局中派系斗争的受
害者之一,在外统领军队的他死于敌军派来的刺客。」虽然是在叙述自己痛苦的
回忆,康斯坦丁的语气听起来却意外的平淡。

  「为了改变这一切,为了不再让这样的惨剧继续发生,为了让流离失所的人
民安定下来,年轻的我和虚境中的一个存在签订了……契约。」

  「契约?」妈妈反复咀嚼着这个词。

  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接触这个神秘的名词。

  「是的,契约。」康斯坦丁点点头,他露出右手的手腕,将那个红色的圆型
印记展示给妈妈看。

  「对于大多数普通人可能难以想象,但是其实这个世界上最早的契约……就
是误入虚境的人类和虚境的领主们所签订的契约。法尔斯大陆上几乎所有令人难
以理解的力量,都来源于虚境。」

  「格拉纳达也不例外。」

  「在虚境中,我沿途遇见了虚境的主宰者们。我见到了温和的生命之织缕、
暴虐的世界之喰煞、狡诈的渴求之器具、疯狂的虚空之低语。」

  「最后,在虚境的尽头,我找到了一个沉睡的灵体。」

  「在虚境中,到处都是灵体,但是它不一样,它的力量远远超过其他,甚至
包括那四位虚境的领主。」

  「我把他唤醒了。」

  默默倾听的妈妈注意到康斯坦丁的嘴唇有些发白,他尖利的牙齿死死地咬住
下唇,用力过大到咬破了一个口子,一滴鲜红的血珠滑过他的下巴。

  「那个存在给了我一个价码——它愿意赋予我力量、知识、财富和一切的无
价之宝……只要我愿意带来终结。」

  「我和它达成了契约。」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所有虚境领主中最为古老也最为神秘的一位——轮回
之终末。」

  「接着的五十年,格拉纳达一直从虚境给予的无限力量中受益,我们毁灭了
宿敌的国家、统一了大陆的南部、每个格拉纳达人都可以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
一切都那么美好。然而……」

  「某些代价终将要付出。」

  妈妈感到这句话有些耳熟。

  「我原以为这个代价是能够承受的,或者……至少有机会找到什么方法来躲
避。」

  「可是我错了。」康斯坦丁的表情有些扭曲。

  「这个代价,我付不起,格拉纳达也躲不过。」

  「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一切。那天晚上,格拉纳达消失了。兴盛一时的王
国领土充斥着死亡的气息。曾经横扫大陆南方的强大军队,如今只剩下魔物与残
骸。」

  「当约定的时间来临时,轮回之终末抽走了所有格拉纳达人的『灵』。」康
斯坦丁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担心惊扰了沉睡已久的死者。

  「所有格拉纳达人只剩下了躯壳,而虚境的影响并没有就此结束。凭借这个
契约,轮回之终末将虚境的力量投射在法尔斯大陆上。在那恶魔般力量的影响下,
空洞的人类躯壳开始发生异变,这就是魔物的由来。」

  「你所看到的那个灵体,其实就是轮回之终末在这个世界降临的『投影』。
那个降临体之所以那么强大,最关键的原因是,制作它所使用的素材,是被抽取
的无数格拉纳达人的『灵』!」

  「我在魔域中游荡了三百年,只为找到终结这一切的方法。我无数次痛恨自
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和虚境签订的契约。可是,因为我是轮回之终末的契
约者,所以我不会衰老,也不会死去;因为我是轮回之终末的契约者,所以所有
的魔物都不会攻击我;因为我是轮回之终末的契约者,我就这样慢慢、慢慢地接
受了整整三百年的折磨!」

  康斯坦丁的声调十分平静,然而在妈妈的耳中,她却能依稀感受到冰面下掩
藏的那巨大的悲伤。

  妈妈忽然皱起了眉头,这里似乎存在一个不协调的疑点。

  「既然你是轮回之终末的契约者,你之前也说了所有的魔物都不会攻击你…
…」

  「那你为什么会被那头牛打成重伤?」

  「呵呵。」康斯坦丁沉默了一下,随即笑了笑。

  「之所以不会被魔物攻击,是因为魔域中几乎所有的魔物都是被我的契约所
转化而来的,它们无法伤害作为契约主体的我。但是,其他契约中所诞生的魔物
却不在此列。」

  「你不会觉得,跟虚境签订契约的倒霉蛋只有我一个吧?」

  「难道说?」妈妈难以置信地看着康斯坦丁。

  「所谓的『勇者』,所谓的『勇者之心』,也只不过是虚境的产物罢了。」
康斯坦丁冷笑起来,「按照我的推测,前代勇者本来只是个捡到了猴爪的普通人,
为了寻求力量,和虚境五神之一签订了契约。那个存在赐予了他可以斩杀魔物获
取力量的勇者之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契约的对象应该是司掌事物的『渴
求之器具』。」

  「然而,『勇者』这两个字带来的声望和财富看来还远远不能够满足他,前
代勇者想要彻底完成一个壮举——净化魔域。所以,他带着和你一样的目标上路
了。」

  「前代勇者偷偷在永恒森林用猴爪和星之石做了一个调换,他带着星之石和
勇者之心来到了格拉纳达王城,一心想要解除伊比利亚的天气魔法。」康斯坦丁
长长地喟叹,「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他甚至没有见到轮回之终末的降临体,来到
这里耗尽了他最后的时间。渴求之器具所赋予他的勇者之心,在帮助他斩杀魔物
获取力量的同时,也腐蚀着他作为人类的理智,虽然前几次他都挺了过去。可惜
在观景塔上,他没能撑住勇者之心最凶狠的一次反噬。」

  「虚境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你现在知道,米诺陶洛斯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吗?」

  妈妈有些心惊,暗自庆幸着自己从王都回来以后没有随意砍杀魔物。

  「哥布林部落难道没有发现他们的圣物被掉包了?」

  「显然,哥布林很少会打开他们保存圣物的盒子,所以这个掉包居然就这样
将错就错地延续下来了。而且,他们可能比起星之石更想要猴爪也说不定。」康
斯坦丁露出讽刺的笑容,「在那次掉包之前,哥布林部落真的是哥布林的部落吗
?要知道,虚境领主之一的生命之织缕,是可以改变生命的形态的。」

  妈妈想到了马可的话:「星之石是居住在永恒森林里的精灵族的圣物。」

  沉默,那荒诞猜想所带来的莫名恐怖在两人之间流淌。

  「我不知道他们和生命之织缕签订了什么样的契约,会把原本的精灵族变成
那个样子。」康斯坦丁摊了摊手,「不过我想他们至少对猴爪的邪恶有所察觉,
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家祖辈传承的东西这么轻易地给你。」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伊比利亚……」妈妈想到了一种可能。

  「真聪明。」康斯坦丁笑着摸了摸妈妈的头。妈妈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在这
个看起来仅有二十多岁的青年面前,她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孩子。

  「伊比利亚的天气魔法,连同那块星之石,也一样是他们的先辈从虚境所得
到的。只是,他们又为此付出了什么,就作为一个谜团永远地被埋藏在历史的尘
埃中了。」

  「不过是不是很好笑?伊比利亚人以为他们的法术招来了遮天蔽日的阴云,
然而这些阴霾真正的来源其实是虚境。那位伊比利亚的大贤者刚刚进入魔域,就
被虚境的力量转化成了魔物。连带着他们的那件圣物也失落在外,几经辗转,流
落到了永恒森林,直到两百年后才被前代勇者发现。」康斯坦丁的笑声有些苍凉。

  「我们这些人,不过是被欲望侵蚀,把灵魂卖给恶魔的奴隶罢了。」他淡淡
地说着,「无论是格拉纳达、伊比利亚、前代勇者、哥布林部落……」

  「无尽的岁月里,虚境的阴影从来没有离开过法尔斯大陆。」

  「但是,今天就要结束了。」

  「和恶魔做交易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星之石毁灭后,伊比利亚同虚境的契
约就此断绝,天气魔法彻底成了历史名词;前代勇者作为魔物的消亡也终结了他
与渴求之器具签订的契约;哥布林部落早已在生命之织缕的契约中受到了反噬;
只剩下我了……」康斯坦丁向前走去,「不过既然我今天来到了这里,就已经做
好了觉悟。就让我去解决掉这个契约最后的媒介吧。」

  「不要跟过来,前面是轮回之终末沉睡的地点,相信你也不想看到它吧。」

  「轮回之终末……」他自言自语,「好久不见……今天就让我们了结这一切
……」

  妈妈抓住了康斯坦丁的衣袖,她有些哀求地看着康斯坦丁。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康斯坦丁回头,对着妈妈灿烂一笑,「我保证。」

  妈妈迟疑地松开了手,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中。

  不知经过了多久,可能是一分钟?或者一个小时?甚至一个世纪?时间的流
逝在这个奇异的空间似乎完全停滞了,妈妈看着四周浓密的雾气,在这里,她几
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能力。

  一个人影在眼前晃动,康斯坦丁真的回来了!

  他的脚步有些踉跄,神色也透露出几分痛苦。

  「你还好吧?」

  「嗯,都结束了,我们走吧,这边是最近的出口。」

  康斯坦丁深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然而妈妈敏锐地注
意到,他整个人的身影都变得有些虚淡。

  妈妈没有继续追问,她沉默地跟着康斯坦丁。

  虚境的大门就在眼前,康斯坦丁却再次停下了脚步,他转头看向了妈妈,咧
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在离开之前,能不能满足我的一个小小的愿望?」他轻声说。

  「什么愿望?」

  康斯坦丁的神态有些扭捏,妈妈觉得很是新鲜,在他从轮回之终末那里回来
以后,虽然身体有些虚淡,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变得鲜活多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可不可以让我……拿一条你的丝袜……」康斯坦丁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却
偷眼瞄着眼前的熟妇。

  「啊……」王亚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要求,她的脸也有些发红,同样低
下了头。

  妈妈左腿上的白色丝袜已经被米诺陶洛斯、或者说前代勇者,撕成了碎片,
不过右腿上的丝袜,虽然被撕开了几个裂口,但大体还相对完整。

  妈妈无言,不过似乎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她弯下身,双手撑开右腿上丝袜的
蕾丝袜口,轻柔地将那条白色丝袜从腿上褪了下来。

  她偏过头,有些羞涩地把这条丝袜递给了康斯坦丁。男人迫不及待地接过美
妇腿上刚刚脱下的丝袜,忘情地嗅闻着,将袜尖含入嘴中吸吮起来。

  「比那天晚上臭多了。」康斯坦丁点评。

  妈妈羞红了脸,她的思绪也飘回到了那个篝火边的晚上,看来当时丝袜所散
发出的足臭味还是被这家伙注意到了。

  「不过真的很棒。」康斯坦丁轻声说,「我很喜欢这种味道,如果有机会的
话,希望以后还能闻到。」

  「会有机会的。」妈妈刚刚说出这句话,就感觉到了不妥。作为一个已婚的
人妻,这句话几乎等于答应了给别的男人提供原味丝袜,这对于贞洁的妈妈而言
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么自然地答应了这个人的请
求。

  然而青年却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纠结的美艳熟母,他看起来有些忧伤。

  「不……已经没机会了……」

  康斯坦丁的声音微不可闻,然而妈妈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她以为又是什么调
戏的言语,红着脸轻啐了面前的男人一口。

  青年笑着躲开了,他指了指面前沟通虚境与现实的门户。

  「我们该走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一同走出了虚境的大门。

  什么都没有,没有巨大的扭曲意识,也没有横行的魔物,就连那座高耸入云
的观景塔也不复存在,原本塔身矗立的位置此时只剩下一堆废墟。

  废墟之上,只有风和日丽。

  和煦的微风吹过,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康斯坦丁的脸上。

  阳光有些刺眼,他眯起了眼睛。

  时隔三百年,太阳再次慷慨地将阳光洒向大地。

  「叮咚~」耳机里传来悦耳的音效,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小字。

  「支线任务『净化格拉纳达』 完成」

  怎么没有主线任务完成的提示?我有些纳闷。

  妈妈感到一阵刺痛,她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那枚红色的印记在她的注视下逐
渐消退了。

  她转过头,似是想与康斯坦丁分享这份劫后余生的喜悦。

  一缕白烟飘起。

  妈妈惊呼一声。

  沐浴着阳光的康斯坦丁身上跳动着白色的烈焰,他仰着头,平静的面容下,
肌体、衣服逐渐消融,化为一缕缕烟雾随风腾起。

  仿若受难的基督。

  她忽然想起魔物是不能直射阳光的,但是,她从没有把这个男人当成过魔物。

  或许是在魔域中生活得太久太久了,康斯坦丁已经被虚境完全同化成了魔物,
只有他的「灵」,还受着轮回之终末契约的保护,没有被侵蚀殆尽。

  可是康斯坦丁并没有痛苦的表情,他静静地哼起了晦涩拗口的小曲。

  也许那在很久远的过去也曾风靡一时。

  「你疯了吗?」

  康斯坦丁对妈妈微笑着。

  「怎么了?」

  「你这样会死的!」

  「我知道。」

  妈妈一时语塞。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这个契约里连接虚境的最后一个媒介。」康斯坦丁
轻声说着,「你现在知道那是什么了吗?」

  妈妈呆呆地看着康斯坦丁。

  她终于明白了,但这个事实未免太残酷了。

  「之前只有一些模糊的猜想,但米诺陶洛斯死去后,勇者之心也跟着破碎,
我终于可以确定了。」康斯坦丁笑笑,「太简单了,不是吗?这个问题居然困扰
了我三百年。」

  「契约者本人,就是最后的媒介。」

  「如果我继续活下去,轮回之终末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就仍然存在。」

  「米诺陶洛斯的结局,也就会是我的结局。」

  「至少这样也不错,我死去以后,虚境再也不能干涉这个世界。」

  「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妈妈仍不死心,「其他结束契约的方法……」

  妈妈急切地伸出手,想去拉回康斯坦丁,然而她的手径直穿过了康斯坦丁的
身体,她愣住了。

  「已经太晚了。」康斯坦丁伸出了手,在他手中的那条白色丝袜逐渐垂落,
从他虚幻的手掌中穿过,慢慢飘向了地面。他转过身,背对着妈妈。

  「在虚境里,我完成了最后的交割。」

  「契约的限制是双向的,受到契约约束的不仅仅只有我,轮回之终末也不得
不受限于这个契约。哪怕它并不想结束对法尔斯大陆的干预,但是它无法阻拦最
终条款的完成。而为了完成这个条款,它必须把所有的力量撤回虚境。」康斯坦
丁回头对着妈妈狡黠地笑着,妈妈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就像一个成功算计了大人的小孩子。

  「在最后的部分,我把肉身彻底献祭给了轮回之终末,现在的我,只是以灵
体的身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使不去碰触阳光,也只会慢慢消散。」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康斯坦丁就已经死掉了,现在你面前的,只是为了完
成契约的空壳罢了。」

  「做了错事总要付出代价的,哪怕这个代价来晚了三百年。」康斯坦丁轻声
说。

  「就让我消失之前再看看吧,真的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了……」

  康斯坦丁对着太阳张开双臂,仿佛想要拥抱久别重逢的老友,而那也就是他
所做的最后一个动作。

  妈妈快步向前,伸出手。

  但她什么也没有抓到。

  而且,本来也就抓不到什么,正如康斯坦丁所说,现在的他,只不过是虚境
投射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子」罢了。

  最后一缕白烟升起,飘散。

  「一路顺风,亚茹。」

  这是康斯坦丁第一次直呼妈妈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

  「果然如此。」屏幕前的我露出了然的神情。

  「魔王 康斯坦丁 LV1」

  「HP:0/100」

  「主线任务『击败魔王』 完成」

  「今天的游戏内容已经结束,请明天继续游戏。」

  伴随着康斯坦丁的烟消云散,几滴眼泪从妈妈的面颊上落下,她的身体也开
始逐渐透明、消失。

  清晨的阳光下,古老的格拉纳达王城,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

  一条白色丝袜静静躺在废墟之中,微风拂过,轻薄的丝袜一角飘动起来。

  一只喜鹊停在废墟中,好奇地用嘴啄了啄那条丝袜。

  丝袜被衔起,露出下面一只干瘪的黑色小爪。喜鹊似乎被那爪子丑陋的样子
吓到,叼着丝袜急促地飞走了。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