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4.第三夜——魔王)

  • 【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4.第三夜——魔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丝袜熟母的七夜游戏】(14.第三夜——魔王)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沉默之丘
2021年3月24日首发于SexInSex
字数:5469

***********************************

  第一章:thread-8527066-1-1.html
  第二章:thread-8527460-1-1.html
  第三章:thread-8530040-1-1.html
  第四章:thread-8536435-1-1.html
  第五章:thread-8549664-1-1.html
  第六章:thread-8552165-1-1.html
  第七章:thread-8553983-1-1.html
  第八章:thread-8555667-1-1.html
  第九章:thread-8903314-1-1.html
  第十章:thread-8904250-1-1.html
  第十一章:thread-8905007-1-1.html
  第十二章:thread-8905843-1-1.html
  第十三章:thread-8906801-1-1.html

***********************************

  想交流或者约稿可以私信。

  版主帮忙排下版,谢谢。

***********************************

            14、第三夜——魔王

  旅者匍匐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塔顶的淫戏依然在继续,米诺陶洛斯不知疲倦地在美熟母的身上驰骋着,粗
大发黑的肉棒如同机械般有节律地一下下顶在妈妈的子宫口上。

  蜜穴中传来的快感似乎已经超出了一个阈值,妈妈的一双媚眼完全翻白,美
艳的脸蛋上一脸痴态,小嘴中只剩下了一声声无意义的浪叫,口水也从唇边滴落。

  「啊……啊……啊……嗯……啊……快插我……啊……啊……」

  妈妈已经在牛头人长时间的抽插下完全丧失了理智,只余下那具雪白丰满的
胴体还在自发地迎合着。

  在这段时间里,米诺陶洛斯把妈妈先后送上了三个高潮,美母淫乱的身体已
经完全习惯了尺寸巨大的牛屌,光洁白皙的肌肤上满是汗水,尽情地在那根巨大
的肉棒上舒展着四肢,她那两条裹着破破烂烂丝袜的肉感美腿被牛头人的双手紧
握住,两只丰满的乳房也露了出来。

  牛头人低下头,伸出肥厚巨大的舌头挑逗着妈妈的双乳。

  「啊……啊……」妈妈的声音更加骚浪了,似乎是感受到了胸前传来的新的
刺激,她娇媚地晃动起了那对足有D罩杯的豪乳。

  在高强度的性交下,此时妈妈的脑中已经完全失去了礼义廉耻,只剩下了满
满的肉欲和快感。

  说来倒也奇怪,虽然妈妈已经被米诺陶洛斯干上了好几次高潮,然而这头牛
却完全没有任何射精的迹象。那根坚硬的黑色牛屌在熟母的蜜穴中进进出出,却
并没有带出淫水外的其他液体。

  终于,牛头人的动作放缓了。

  要射了吗?刚刚在女主角被奸淫时又撸了一管,多次纵欲之后,有些头晕的
我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屏幕。

  黑色的肉棒又一次重重插进了妈妈的阴道,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它并没有抽
出来,而是停在了里面,死死地抵住了子宫口。

  米诺陶洛斯仿佛咕哝了一声。

  喷发!仅仅是过了几秒,一大股白色的污浊在美母的小穴中喷发出来,滚烫
粘稠的液体冲击着妈妈的子宫壁,她高声浪叫着,原本已经在性刺激下有些疲倦
的身体再度兴奋起来。

  「啊……满了……都满了……啊……要……啊……嗯……要溢出来了……啊
……」

  「啊……不行了……啊……我也……也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与此同时,妈妈的身体也狂乱地抖动着,又一股阴精喷出,与牛头人粘稠的
精液混杂在一起,不断从蜜穴与肉棒的缝隙间流出。

  妈妈的身体软软地瘫了下来,在先后经历了五次的高潮后,她也实在无力继
续维持这场激情的性爱了。

  然而牛屌的喷射还远未停止,牛头人依然把肉棒死死地顶在妈妈的蜜穴中,
持续喷发着一股股炽热的精液,仿佛要把多年积攒的欲望完全发泄出来。

  不……似乎并不是这样……

  米诺陶洛斯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它的体型快速萎缩了下来,鼓胀的肌肉就像个泄了气的气球般变得干瘪枯瘦,
那对红色的眼眸中也完全没有了刚刚的疯狂,只剩下了恐惧。

  牛头人的躯体越来越小,最终缩成了一具人形的干瘦枯尸。

  「提示:勇者之心吸取了魔物的生命精华!」

  「提示:王亚茹升级(LV90)」

  「提示:米诺陶洛斯的生命精华被吸取了!」

  「提示:米诺陶洛斯的HP下降了(0/50000)」

  米诺陶洛斯死亡

  「提示:王亚茹升级(LV96)」

  战斗结束的提示在屏幕上刷出了一长串,没想到这件牛逼至极的道具效果会
如此之强,居然连最终BOSS都未能幸免。

  既然魔王已经被勇者之心干掉,接下来只要用星之石就可以完成净化格拉纳
达的任务了。

  这游戏这样就结束了吗?看来还是蛮充实的嘛,最后这个H事件也很过瘾。

  我满意地提上了裤子,准备观看接下来的过场动画。

  然而,剧情的发展,却令我始料未及。

  妈妈大声咳嗽着,没有理会牛头人那具干瘪的尸体,她努力支撑起自己多次
高潮过后瘫软下来的身体,慢慢挪到了躺在地上的旅者身边。

  「喂!」

  妈妈摇晃着旅者,可后者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的头垂向地面,身体周围的
血迹依然在慢慢扩大。

  这个人现在需要紧急救助,可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银行职员,完全不懂得任
何医疗方法。王亚茹狠狠地跺了跺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至少这样是没问题的,她心一横,抱起旅者的脑袋。那张俊秀的面孔此时由
于失血而微微发白,双眼紧闭,露出一幅痛苦的面容。

  人工……呼吸……妈妈一只手捏住了旅者的鼻孔,她的另一只手扳住了旅者
的脖子,努力让他的脑袋向后仰去。

  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略一犹豫,随即便一口吻上了旅者苍白的嘴唇。

  妈妈的红唇紧紧压在旅者的嘴上,包覆住了他冰冷的双唇。妈妈轻松地用舌
头剥开了旅者的唇齿,努力地向他的嘴中吹着气。看起来哥布林部落锻炼的口交
技术确实十分有效,妈妈的舌头现在变得异常的灵巧。

  这个姿势实在有些暧昧,衣衫凌乱,裙甲和丝袜都被撕扯成一条条挂在身上
的成熟美妇蹲伏在昏迷的青年身边,弯下身子,用丰润微厚的双唇激烈地吻着青
年。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是淫乱的熟女在强行猥亵某位身受重伤无力反抗的
男子。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旅者的舌头无意识地交缠上了妈妈的香舌。两
人的舌头在口腔中分分合合,从旅者的嘴里又滚到了妈妈温暖的小口中,妈妈的
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不过还在咬牙坚持着。

  「呼!」良久,两人叠在一起的嘴唇终于分开了,中间还拉着一根晶莹的银
色丝线,看上去十分淫靡。妈妈喘着粗气,俏脸通红,也不知是因为劳累过度还
是情欲高涨。

  王亚茹抹了抹头上的汗珠,虽然自己也不清楚这种救助到底有没有效果,至
少目前看来,旅者的状态确实好了不少。

  不过实在太累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咔!」

  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疲倦的妈妈有些讶异,她低下头,目光扫向了那个异
样声音的来源——她胸前刚刚立下大功的勇者之心。

  然而,那白色的挂坠此时却出现了一道裂纹。

  不,还不止一道。

  更多的裂纹浮现了,几乎在一瞬间的功夫,勇者之心已经遍布裂痕。一道道
裂缝犹如蛛网般附着在挂坠上,交织、扩大、然后彻底分离。

  在妈妈震惊的目光下,自她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一直陪伴着她的那只白色心型
挂坠——勇者之心,彻彻底底地碎成了一堆细微的粉尘,随风快速飘散了。

  这是……什么情况?

  阶梯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什么人在登上观景塔。

  在阶梯口处,先是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卫兵,随即是更多的卫兵,一名又一
名沉默的卫兵从阶梯口鱼贯而出,整齐地列队,足有二十来个。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古铜色坚硬的面孔,所有人都露出一种肃穆的神态,没
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他们的装备也十分齐整,黑色发亮的骑士盔甲,制式的骑士
长枪,与雕饰着金色花纹的红色骑士大盾,看起来威武而有力。

  又一个人出现了,妈妈有些吃惊,那赫然是她在王都见过的大贤者。但此时
的大贤者毫无当时老态龙钟的样子,他精神矍铄地一步步走上台阶,对着妈妈打
了个招呼。

  「小姑娘,好久不见。」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妈妈问道。

  大贤者微笑不语,只是侧身让开了阶梯口的位置。一个紫色长袍的人影从那
里走出来,那是个威严的中年人,银白色的盔甲和华丽的佩剑似乎昭示着他不凡
的地位。

  列成队的卫兵们同时向中年人低头施礼,即便是大贤者也对着这个中年人微
微鞠躬。

  「你又是谁?」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不过妈妈隐约已经猜到了答案。

  「伊比利亚第四十二代皇帝,阿方索。」中年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王亚茹女士,这次还要感谢你的帮助。」

  他走上前去,在死去的米诺陶洛斯身体上翻了翻,带着胜利的微笑站起身来。

  「找到了,不出我所料,果然在这里。」

  皇帝的手上是一块绿色的宝石,那宝石的表面极其光滑,即便在如此昏暗的
夜空下,依然可以映照出璀璨的光泽。

  「星之石!」他将那块宝石递给了大贤者,「检查一下,是不是真货。」

  大贤者接过了那块绿宝石,他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是真品。」很快,大贤者就睁开了眼,他喜形于色地对皇帝点了点头。

  「很好。」皇帝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事不宜迟,现在开始吧。」

  大贤者转身,然而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美熟妇。

  「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瞪着眼前的大贤者,「阿尔特,你最好给我一个
解释。」

  「看来我们的勇者女士还不太清楚现在的形势啊。」阿方索走上前,「无妨,
就让我来给你解释吧。」

  「王亚茹女士,我想你是来净化魔域的,我说的对吗?」

  妈妈微微点头。

  阿方索笑了笑。

  「我们的目的跟你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三百年前,为了让魔物得以进犯南方,前任的大贤者带着圣物星之石前往
格拉纳达的观景塔,试图施展法术将整个大陆南方笼罩在阴云之下。」

  「那个法术成功了,但是执行任务的大贤者再也没有回来。尽管利用这个魔
法,伊比利亚成功毁灭了整个格拉纳达。但是星之石的失落让先辈们大感头痛,
如果没有星之石的能量支撑,天气魔法根本无从施展,这也就意味着遍布魔物的
大陆南部完全失去了价值。正是因此,帝国始终没有机会进行对魔物的讨伐。」

  「魔域对于人类来说实在难以深入,多年来,失踪的圣物始终没能够找到。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那是上百年前,一个谜一样的男人。那个人被人们称为『勇者』,他在当
时完成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斩杀了数不清的魔物,甚至找到了遗失在外的
星之石。最后,我们给予了他一个任务——前往魔域的最深处,解除掉那个毁灭
了格拉纳达的法术。」

  「他带着星之石上路了,然而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一度放弃了最后的努力,将南方完全丢弃给了魔物。直到……你的出
现。」

  阿方索对妈妈露出了微笑。

  「新一位勇者的出现让我们欣喜若狂,然而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们制定了
一个计划。」

  「所以,我们一直跟踪在你身后。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新任的勇者击败了
这只米诺陶洛斯,星之石也果然就在这里。这还要多感谢你,尊敬的女士。」

  阿方索对着妈妈微微躬身示意。

  妈妈大致理解了他的话语,她怒视着皇帝,这些人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了一个
工具人。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她比较关心的。

  「你说你们是跟踪过来的对吧?」妈妈冷眼看着眼前的众人,「那你们怎么
知道我的位置?」

  一边的大贤者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妈妈脚上的白色凉鞋。

  「好了,没时间在这里浪费了!」皇帝打断了妈妈的话,「阿尔特,开始仪
式。」

  就在两人谈话的功夫,大贤者已经在塔楼的地面上绘制出了一个遍布繁复花
纹的巨大魔法阵。接收到皇帝的命令后,他不敢怠慢,走到法阵的最中央,将星
之石摆放在那里,随后开始吟诵起古老的咒文。

  妈妈此时心中充满了厌恶,她抱着旅者慢慢挪到了塔楼的一角。

  阿方索看起来倒并不在意这两个闲杂人士,他踌躇满志地看着眼前的魔法阵。
法阵中心的星之石逐渐亮了起来,光辉照亮了夜幕下的观景塔,映出一张张神态
各异的面孔。

  妈妈忽然心中一动,既然魔物降临的最大幕后黑手就在眼前,为什么不干脆
询问一下关于魔王——那头米诺陶洛斯的疑点呢?

  对于那只牛头人,她心中一直有很多疑惑,无论是伴随着它的死亡而碎裂的
勇者之心,还是那枚所谓的「星之石」,都充斥着阴谋的气息。

  她重又走向了皇帝,阿方索歪了歪头,目光看向了一脸嫌恶的妈妈。

  「既然魔物在你们的控制之下,为什么还要我们来对抗魔王?」

  「魔物?」阿方索似乎有些疑惑,「那不是格拉纳达人制造的吗?」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吗?」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对方居然还在隐瞒,
妈妈的心中怒意更甚。

  「没必要骗你什么,伊比利亚确实动用了天气魔法将大陆南方转化为阴霾之
地,但是这都是格拉纳达人咎由自取。」皇帝冷冷笑着,「要不是他们制作了这
些魔物,又怎么会把他们自己毁灭掉?我们只是利用了魔物的弱点罢了。」

  妈妈不可思议地看着阿方索。

  如果说……

  魔物既不是被格拉纳达所制造,也不是出自伊比利亚的手笔……

  那到底是谁制造了这些魔物?

  马可和阿方索,一定有一方在说谎,但没有理由……双方都没有理由在这个
问题上隐瞒什么。

  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变故实在太多了,牛头人身上出现的「星之石」,吸
收米诺陶洛斯生命精华后损坏的勇者之心,突然出现的皇帝与大贤者,互相矛盾
的说辞,妈妈的脑中完全成了一团乱麻。

  古老的魔法阵缓缓停止了,大贤者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

  「怎么了?」阿方索询问着,「为什么忽然停止仪式?」

  「不……」大贤者摇了摇头。

  「仪式已经……结束了……可是……为什么?」

  在场所有人,无论是魁伟的皇帝、身披重甲的卫兵们、抱着旅者的妈妈、还
有神情惊恐的大贤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天空。

  漆黑的天空依旧被无边无际的阴云笼罩,没有半点星光能够突破云层的阻隔。

  「出了什么差错吗?」皇帝的声音依然十分沉稳。

  「什么失误也没有……什么问题也没出现……法力……施法素材……魔法阵
……地点……一切都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禁咒『太阳照常升起』已经成功释放了……三百年前施加的
天气魔法已经被驱散了……」

  大贤者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可是……为什么……云没有散开?」

  似乎是对大贤者这句话的回应,大地上忽然升腾起白色的雾气,转瞬间,一
切都被浓密的雾所覆盖,在场所有人能看见的范围都局限在了这小小的塔楼上。

  远方传来巨大的呼啸声,就像有什么庞大的东西掠过天空,妈妈感到脊背传
来一丝凉意。

  在观景塔的周围,那片被雾气包裹的区域内,似乎发生着一些非常不妙的变
化。

  重甲的卫兵们一拥而上,将皇帝和大贤者牢牢保护在阵型中间,除了阿方索,
每个人都面带惧色,即便是无畏的皇帝本人,神情也十分凝重。

  「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妈妈低下头,旅者的眼睛终于睁开,他的两眼满是血丝,死死地盯着前方,
似乎可以穿透那层雾气看到什么东西一样。

  几乎是同一时间,雾气如潮水般退去,和它来时一样突兀地消失了。

  说是消失,并不十分准确。

  因为这铺天盖地的雾气,全都缩进了观景塔前的一个庞然大物体内,此时,
它正低下头,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般俯瞰着塔顶的众人。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