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寄人篱下的生活】 第一章(承接各类绿母文,绿妻文,丝袜文,催眠文)

  • 【丝袜妈妈寄人篱下的生活】 第一章(承接各类绿母文,绿妻文,丝袜文,催眠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丝袜妈妈寄人篱下的生活】 第一章(承接各类绿母文,绿妻文,丝袜文,催眠文)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丝袜妈妈寄人篱下的生活】

作者:daokee3
2021/03/0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186字

                第一章

  范斌是一名10岁的小学生,就读于本市一所高级私立小学,爸爸范强是当
地一名知名的企业家,生意做得相当好,赵玲的妈妈今年30岁,是一名全职太
太,家庭主妇,一家三口住在市里的一个最高级别墅区。

  爸爸的生意一直蓬勃发展,收入不菲,所以范斌自出生以后一直就过着锦衣
玉食,高端优越的生活。

  范斌的妈妈赵玲自然也是过着衣食无忧的贵妇人生活,每天不是出去做美容
喝下午茶,就是在家睡觉,穿的衣服不是名牌的话赵玲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赵玲
穿的所有衣服基本都是一线大品牌,赵玲尤其喜欢穿裙子,范斌从小叫到大几乎
没有见过妈妈穿过裤子,除了漂亮的裙子以外妈妈最钟爱的就是高级的丝袜,几
乎每天丝袜不离身,妈妈买了整整一柜子的高级丝袜,都是国际一线大品牌,其
中不乏都是巴黎世家的超薄丝袜,有肉色的,黑色的,灰色的,棕色的,甚至还
有一些纯白色的和大红色的彩色丝袜。

  今天妈妈又约了闺蜜一起去喝下午茶了,妈妈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花边丝绸
外套,两个手臂部分的材质是用透明的丝绸做的,透过丝绸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
雪白的皮肤,下身则穿了一件米色和黑色相间的百褶裙,长度一直到膝盖,腿上
穿了一双巴黎世家的肉色超薄连裤丝袜,脚上穿了一双白色亮面的高跟鞋,鞋跟
足有十几公分高。

  妈妈身高1米68,穿上高跟鞋以后看起来更加高挑了,虽然范斌年纪只有
10岁,但是看到妈妈这一身打扮他心里也感觉非常的漂亮,有一种说不出的性
感,妈妈雪白的皮肤,丰满的双乳,修长浑圆的双腿包裹着透明的肉色丝袜,看
起来都非常高贵,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成熟韵味。

  「范斌呀,妈妈出门了,你一个人在家里要乖乖的哦。」

  妈妈平常对自己的穿着非常在意,每次出门前都要确保身上的衣服饰品已经
穿戴整齐,妈妈出门前还对着门口的落地镜,整了整身上的衣物,再用双手拉了
拉腿上的丝袜,把丝袜拉到均匀,肉色的超薄丝袜严丝合缝地贴着妈妈紧俏的臀
部和修长的大腿,妈妈拿起自己香奈儿的手提包,出门坐上那辆奔驰跑车就去见
闺蜜下午茶了。

  妈妈的所有闺蜜中就属妈妈嫁的老公最好,家里最有钱,所以每次喝下午茶
都是妈妈买单,今天的地点是一所英式红茶馆,妈妈把车停好夸张香奈儿进了门,
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嗒嗒嗒的声响,只见几个闺蜜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妈妈了,
妈妈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红茶抿了一口,气质看起来非常的高贵文雅。

  只是时间做的久了,妈妈感觉高跟鞋一直套在脚上稍微有点硌得慌,于是她
轻轻的推开鞋后根,慢慢的把高跟鞋脱了下来挂在被丝袜包裹的脚趾上轻微的甩
动了起来。

  妈妈跟闺蜜们悠闲地喝着下午茶聊着天,两天丝袜大腿纠缠在一起,性感的
样子惹得一旁的男人时不时的转头看几眼,聊得开心了妈妈还捂着嘴嘻嘻笑着。

  「小玲啊,那个银河集团的赵总约你吃饭好几次了呢,你怎么都不去啊。」

  「去什么呀,被我老公知道他又该生气了,我都已经结婚了,儿子都10岁
了,再出去跟男人吃饭不好看呀。」

  「上回吃饭,我看那个赵总盯着你的大腿看个不停呢,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都怪你这个丝袜太性感了,呵呵,好漂亮的丝袜,是巴黎世家的吧。」

  妈妈和几个闺蜜一直聊到下午四点来钟。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呵呵,我来买单,你们不用起来,我来买单。」

  就在妈妈刷信用卡的时候发现信用卡居然被冻结住了,怎么刷都刷不出来,
妈妈只好打开手机支付宝扫二维码,但是发现支付宝的账号也已经被冻结了,妈
妈大惑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后无奈还另外一个闺蜜买的单。

  妈妈怀揣着一肚子疑惑开着车回到家,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面站满了警察
和检察院的调查员,而年仅10岁的范斌则坐在沙发上哭个不停。

  第2天妈妈才知道,原来爸爸的公司因为涉嫌偷税漏税加上资金外债无法周
转,已经宣告破产了,范斌家的别墅存款还有其他房产都被政府没收了,剩下的
则用于偿还债主,就连妈妈的那辆奔驰车写的也是爸爸的名字,同样被变卖用于
偿还外债。

  这一切都让妈妈感叹世事无常,人的命运无法预测,原本还过着贵妇人生活
的赵玲瞬间变得一贫如洗,别墅被没收了,一家三口无奈搬到了市中心的一个老
旧房子里面居住,这是爸爸范强老家留下的破房子,要不是因为破产都已经想不
起来了还有这所破房子的存在。

  范斌一家三口从高高在上的精英生活一下子跌到了社会最底层,爸爸范强一
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工作,范斌仍旧每天上学放学,只不过吃饭睡觉的地方变了,
到也感觉不到什么。

  只是妈妈赵玲感觉非常的不适应,妈妈把别墅里的所有衣服和丝袜都带到了
这个老房子里,装了满满几个衣柜,范斌和爸爸的东西只能放在外面,妈妈原本
不想告诉自己的朋友和闺蜜老公破产的事情,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外面的人也
渐渐知道了范斌家里的变故,但是妈妈仍旧每天穿的花枝招展出门,跟闺蜜约会
喝下午茶的习惯也没有改变,今天妈妈对着老房子里的落地镜又开始仔细打扮,
妈妈上身穿了一件蓝色的紧身外套,上面绣满了了精美的蕾丝花纹,下身穿了一
件白色的紧身包裙,长度一直到膝盖,腿上则是依旧穿着漂亮的高级丝袜,妈妈
今天穿了一双灰色的透明丝袜,淡淡的灰色均匀的包裹在妈妈雪白修长的双腿上,
气质看起来比空姐还要高贵。

  妈妈脚上穿了一双米色的高跟鞋,就当妈妈把穿着灰色丝袜的脚轻轻穿进高
跟鞋的时候,妈妈发现自己脚背上的丝袜有一点点拉丝了,妈妈刚想把丝袜脱下
来扔掉,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经济这么拮据,这又是一双巴黎世家的丝袜,现在扔
掉的话一时半会儿也没钱买新的,于是就穿就继续把丝袜脚伸进高跟鞋里,拿起
自己的名牌包包,又去跟闺蜜喝下午茶了。

  妈妈依旧是高雅的在咖啡馆里端着杯子喝着红茶,依旧是翘着二郎腿,两条
穿着丝袜的大腿轻微的摩擦着发出只有妈妈能听到的沙沙声,而这次下午茶结束
以后,妈妈发现自己账户里余额不够买不了单,只能再一次有旁边的闺蜜给妈妈
买单,买单的时候闺蜜脸上的颜色有些不好看,妈妈再也不能开着那辆奔驰跑车
出门了,每次出门和回家也只能滴滴打车。

  妈妈之后跟闺蜜的约会中,妈妈买单的频率也没有以往这么高了,身边的朋
友对妈妈也不再像往常一样热情奉承了,渐渐的话语上也带上些许轻蔑,到了后
面妈妈彻底连买单的钱都没有了,甚至都不够打车回家,妈妈的心情越来越差,
经常跟爸爸吵架,大吵大闹的,10岁的范斌也只能坐在一旁哭。

  今天下午妈妈又跟闺蜜聚在了那家红茶馆,妈妈腿上还是穿着上次那双拉丝
的灰色丝袜,妈妈仍旧像我之前一样高傲的翘着二郎腿,细细的品味着杯子里的
红茶。

  「小玲啊,你的丝袜有点破了呢,怎么不换双新的呀。」闺蜜的这一句提醒,
让妈妈心头一颤,朋友居然注意到了自己丝袜上的轻微拉丝,按照以前妈妈的习
惯,像这样稍微有点破的丝袜就会直接扔掉买新的,想不到现在自己居然穿着一
双拉丝的丝袜跟闺蜜下午茶,妈妈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哦,是吗……我……我没注意到呢。」

  「平时看你都是穿肉色的和黑色的丝袜呀,头一次见你穿灰色丝袜,这丝袜
是留着压箱底的吧,漂亮倒是挺漂亮的,不过脚背上破了一个洞的有点煞风景啊
呵呵。」

  「是……是啊……这双灰色丝袜以前买的……巴黎世家的……一直没想到穿
呢。」

  「呵呵,你老公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最近挺困难的吧,也不用担心,你老
公脑瓜子这么聪明,不用多久就能东山再起的。」

  「凑合过呗……还好吧。」妈妈拿着红茶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漂亮的脸蛋
越发的红了。

  「对了小玲,还记得上回那个男的吧,那个叫赵瑞的,他说明天晚上要请咱
们吃饭呢。」

  赵瑞是之前妈妈参加一个上流社会饭局的时候认识的男的,是妈妈闺蜜的朋
友,年轻有为,30来岁的年纪就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大公司,生意做得非常好,
资产比还没破产前的爸爸还要多。

  「记得呀,就是那个赵总吧,他怎么想起来请咱们吃饭呀,我现在回家都要
自己带孩子呢,也没时间,我就不去了吧。」

  「别呀小玲,人家赵总点名要请你吃饭呢,大家都是30来岁还是年轻人,
吃个饭也正常,你就别推辞了,明天晚上见。」

  「好吧好吧,你也真是的,每次约会都要拉上我,你自己跟跟他多熟悉熟悉
不是挺好的吗?还非得拉上我这个电灯泡。」

  「人家说了跟你聊天特别开心,非要我带你一起去,明天晚上就咱们三个人,
没有别人。」

  妈妈端着红茶杯又抿了一口,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背上那双已经拉丝破
掉的丝袜

  「好吧,明天晚上几点呢。」

  妈妈答应了闺蜜明天晚上一起去跟赵睿吃饭,这个赵睿今年29岁,是当地
有名的青年企业家,30岁不到的年纪就打下这样的江山,身边也自然少不了喜
欢他的美女,但是他唯独对妈妈情有独钟,自从上次饭局以后就一直拉着妈妈的
闺蜜要妈妈的微信号,闺蜜一直没有给,最近赵睿知道妈妈家里面破产了,特地
想请妈妈一起吃个饭,说是想帮妈妈出出主意,二来也是想安慰妈妈让妈妈开心
开心。

  妈妈心里当然知道赵瑞打的什么鬼主意,但一来是出于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无
聊而来,二来是因为自己破产以后很久没有去过高级餐厅了,所以这才欣然答应
闺蜜。

  妈妈晚上回到家爸爸已经买了一些菜,让妈妈晚上炒几个菜,一家人一起吃
饭,但自从嫁给爸爸以后妈妈从来没有做过饭,对这些也是一窍不通,妈妈来到
厨房看到爸爸正拿着一个塑料盆子把刚买来的菜放进塑料盆里,让妈妈坐在板凳
上摘菜

  「小玲啊,菜我都买好了,你把菜摘一下吧,我去把猪肉切一下,一会儿你
要是不会做菜的话,就我来做吧,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做过菜,这些日子也是委屈
你了。」

  赵玲这样一个穿着丝袜高贵的美妇人,把自己的裙子往上拉了拉,居然坐在
了一个破旧的木板凳上开始摘菜,妈妈赵玲腿上的巴黎世家灰色丝袜跟眼前的这
一盆脏兮兮的蔬菜形成了鲜明的违和感。

  赵玲一言不发地坐在板凳上摘菜,没做过家务的赵玲的手脚当然不会太麻利,
心里也是满腔怨气,摘菜的时候还有些水滴溅出来,溅到了自己的灰色丝袜上,
赵玲顿时愣了,他看着溅出来的脏水打在自己脚背,弄湿了湿了自己原本就已经
拉丝破掉的灰色丝袜,赵玲盯着自己的丝袜看了很久,越想越气不打一出来,原
本自己是住在别墅里穿着高贵的巴黎世家丝袜喝着咖啡的女人,现在却要在这样
的破烂房子里坐在板凳上摘菜,赵玲越想越气,范斌所在私立小学的学费已经拖
欠了有两个多月了,学校的班主任已经打电话来催促妈妈早点交学费,妈妈只是
推脱着说自己在国外旅行回来以后马上交,妈妈继续盯着自己脚上拉丝的旧丝袜
看着,千万般思绪涌上心头,自己原来是连二线品牌都不会多看一眼的贵妇,住
在大别墅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却连闺蜜的下午茶的钱都拿不出来,儿子的
学费都交不了,腿上还穿了双破丝袜被别人嘲笑,妈妈照了照旁边的镜子,看着
自己漂亮的脸蛋和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她渐渐觉得这个家配不上自己,老公也
配不上自己,接着她把菜一扔高声朝爸爸吼道:「你说你究竟在干什么呀?好好
的家被你弄得这样一塌糊涂,这个地方是人住的吗?这些东西是人吃的吗?我才
不要吃这种东西,摘这个菜把我的丝袜都弄脏了,我的丝袜都破了多久没换了你
知道吗?」

  爸爸摇了摇头哭笑道:「小玲啊,咱们家现在没有钱,哪有钱给你买那些高
级丝袜呀,你就忍一忍吧,等过阵子我找到工作发了工资立马就给你买新的丝袜
。」

  妈妈赵玲依旧不依不饶地跟爸爸争吵,吵急了眼她还用穿着丝灰色丝袜的脚
狠狠的踢了一下塑料盆,塑料盆被妈妈踢翻,妈妈发现自己刚才这么一踢脚上的
丝袜破洞更加明显了,妈妈气哼哼的走走进卧室,啪的一声把门狠狠一摔,脱下
了腿上这双破丝袜,坐在床上生闷气。

  范斌见到爸爸妈妈又开始吵架就做到沙发上开始流起了眼泪。

  心想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自从破产以后搬到这个破房子里,自己就没吃过
什么好东西,买的菜不好不说,丈夫做饭的手艺也是一塌糊涂,妈妈心想着好在
明天就要去跟赵总他们吃饭了,身为贵妇人的她也很久没有去过高级的西餐厅了。

  「小玲你开门呀,你生什么气啊,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咱们全家人得同舟共济
共度难关呀,我生意做失败了也没办法,之前有钱的时候也没亏待你吧,让你吃
好的穿好的,还住在别墅里,怎么着我现在破产了让你住几天破房子,你就不乐
意了?」

  「光是房子的事情吗?儿子的学费怎么办?下个月他学校里就要交学费了,
那个私立小学的学费有多高你知道吗?你上哪去弄钱?难道要我出去赚钱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已经在找工作了,你别生气,出来吃饭吧,我把菜
都做好了,好歹吃几口吧。」

  妈妈不想再跟爸爸继续争吵,他从地上捡起那双已经破掉的灰色丝袜,啪的
一声就扔进垃圾桶里然后一直闭门不出。

  到了第2天晚上,妈妈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在精心打扮,妈妈脖子上带了一串
硕大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还带上了之前爸爸给他买的名牌金耳环,涂上了最
鲜艳的口红,今天妈妈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西装套裙,上身是修身的女士小西服,
里面穿了一件打底的白衬衫,纽扣敞开三个露出妈妈丰满的胸脯,下身则穿了同
颜色的西装包裙,裙子比较短只到大腿的下方,衣服穿完以后妈妈还特地从衣柜
里拿出一双崭新的黑色丝袜,这是妈妈仅存的几条完整崭新的是高级丝袜,妈妈
拿出黑色丝袜轻轻的把丝袜捋成一个圈,朝着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一点一点往上拉,
妈妈轻轻的把丝袜拉到膝盖处,接着又拉了拉脚尖部位的丝袜,确保丝袜均匀的
铺在自己雪白的腿上,接着再慢慢的向上拉丝袜,一直拉到了大腿处,然后再拉
开丝袜口把丝袜紧紧的包裹在自己浑圆硕大的屁股上,最后啪的一声把丝袜拉到
腰间,妈妈对着镜子仔细的整理着自己腿上的丝袜,确定黑色丝袜已经均匀平铺
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然后特地挑了一双香奈儿的米色高跟鞋,小心翼翼的穿了
上去,生怕鞋子上的接缝处会勾破自己仅有的黑色丝袜。

  范斌看着浓妆艳抹,穿着华丽的妈妈,仿佛又回到了一家人曾经住在别墅里
的日子,范斌盯着妈妈腿上的黑色丝袜看个不停,然后张口问道:「妈妈你去哪
里呀?」

  「妈妈出去跟朋友吃个饭,你在家等爸爸回家,他会给你做饭吃的。」

  妈妈到了跟赵睿还有闺蜜约好的那家高级西餐厅,妈妈手上拿着LV的包包,
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迈着猫步进的餐厅,她发现预定好的座位上只坐着赵睿
一个人,那个闺蜜并没有来。

  「赵总你好呀,好久没见,小萍呢,她怎么没有来?」

  「哦,小萍说今天晚上有点急事,来不了了,反正来都来了,就咱们两个人
吃饭吧,赵小姐还是这么漂亮呀。」

  「哪有,都是黄脸婆了,哪来的漂亮。」

  「赵小姐想吃点什么随便点,不用客气,今天我请客。」

  向来用惯了钱花钱大手大脚的妈妈随意的就点了几份价格偏高的菜,不一会
儿的功夫服务员就端上了妈妈点的那几样菜,看着买桌子用高级食材做的东西,
妈妈又想起了之前自己住在别墅里的日子。

  「听说赵小姐最近家里有点变故呀。」

  「是啊,我老公的公司经营不善,损失了挺大的。」

  「没关系,做生意有起有落正常的,赵小姐要是资金上觉得困难就尽管开口,
我这几年生意做得还算不错吧,手里有点闲钱。」

  「那怎么行,我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呀。」妈妈盯
着眼前的赵瑞,眼睛直发光,尤其是听到他说可以在经济上给予自己支持更是转
着圆溜溜的眼珠子一眨一眨的看着赵瑞,妈妈和赵睿两个人边吃边聊,足足吃了
有两个多小时,吃完饭以后赵瑞突然开口说。

  「赵小姐别客气,我觉得跟你挺聊得来的,咱们两个人也是有缘,又是同姓,
说不定800年前是一家呢,呵呵,这样吧,你最近要是经济困难,我现在就给
你打个10万块怎么样,不着急还,你什么时候经济好转了再还我。」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点钱对我来说不值一提,赵小姐就你就先拿去应急
吧,小萍都跟我说过了,等一会儿我们再去逛逛商场怎么样?你喜欢什么就给你
买什么。」

  「这个怎么说呢……其他方面倒是不要紧……主要是我儿子过阵子要交学费,
他上的是私立学校,学费挺高的……就这点让我有点头疼。」妈妈说这话的时候
神情有些紧张,双腿微微有些收紧,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不停的摩擦着。

  「不是我说呀赵小姐,你老公也真是不咋滴,怎么连儿子的学费都交不出来
呀?现在经济形势这么好,像我的公司去年赚了几千万呢,他怎么会弄到公司倒
闭,哦……你别怪我说话太直啊……按道理我不应该这么说,孩子的读书可是要
紧事,这样吧赵小姐……我给您转个10万,你看你以后宽裕了还我就是。」

  「那……这个……那我就谢谢你了赵总……本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收的,
但是我儿子真的着急交学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等我们家手头宽裕了我马上还
给你。」

  说着赵总拿出手机,打开手机银行就给妈妈转了10万块钱,其出手之大方
可见一斑。

  「赵小姐是开车来还是打的来的呀?反正吃完饭还早,我们去商场逛逛吧。」

  「哦……那个我车卖掉了,我是打的来的。」

  「那就坐我的车去吧。」妈妈脸有些微微发红,开惯了跑车的妈妈如今连一
辆车都没有。

  说完妈妈就跟着赵总出了餐厅,餐厅门口的车位上赵总那辆崭新的黑色路虎
正停在门口,赵总伸手给妈妈开车门,妈妈迈着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就上了这辆
路虎车,据说男人给女人开车门有两种原因,要么车是新的,要么女人是新的,
妈妈收了赵总的钱,现在又跟着赵总去商场买衣服,俨然一副男女朋友的样子,
到了商场里妈妈跟赵总肩并肩的在商场里逛了逛,妈妈看中几样衣服,赵总连眉
头都不皱一下就买了,还让妈妈当场就换上去。

  接着两人又走到了巴黎世家的丝袜专柜,赵总盯着妈妈腿上的那双黑色丝袜,
然后开口说道:「赵小姐要不买几双丝袜吧,我觉得你的身材穿丝袜特别合适,
你现在穿的这双黑色丝袜就挺漂亮的,不过我觉得你要是穿上肉色丝袜的话,更
加有韵味。」

  「呵呵呵是吗?我平时也挺喜欢穿丝袜的,差不多每天都会穿,既然赵总你
这么说了,我就不客气了。」

  妈妈跟赵总两个人在丝袜专柜挑了好久,妈妈挑了好几双高级丝袜,有肉色
的,黑色的和咖啡色的。

  「赵小姐,要不你换上这双肉色的看看吧,试试看好不好看,我觉得你的听
身材穿上这双丝袜一定很漂亮。」

  听到赵总这么说,再加上又是赵总买单的妈妈,就拿着丝袜就去了更衣室,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换好了,妈妈穿着这双全新的超薄透明肉色丝袜站在赵总面前,
薄如蝉翼的丝袜包在妈妈雪白修长的大腿上晶莹剔透,赵总眼睛都直了,赵总用
贪婪的目光盯着妈妈的双腿和穿着高跟鞋的脚丫子看个不停,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逛完商场以后妈妈腿上穿着新买的肉色丝袜上了赵总的路虎车,像赵总这样久经
沙场的男人当然不会直接带妈妈去开房,而是非常有绅士风度的送妈妈回了家,
路虎车停在老破小区的门口,显得非常不搭调,妈妈从路虎车上下来,连门卫都
盯着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的圆润修长大腿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卫心里暗自奇怪这么
破旧的小区怎么会开来一辆崭新的路虎车,里面还出来一个这么高挑漂亮的大美
女。

  妈妈回到家后,坐在小板凳上的范斌,看着妈妈新换起来的肉色丝袜也觉得
好漂亮,「妈妈新买的丝袜好漂亮啊,好像以前穿的那些丝袜,好好看!」

  此时爸爸正端着盘子在收拾碗筷,爸爸看到妈妈穿脚上穿了一双全新的肉色
丝袜也是有点诧异,看到自己老婆出了一趟门,回来后面色红润,神采飞扬,腿
上的黑色丝袜也变成了崭新的超薄肉色丝袜,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心里都会怀疑。

  「小玲,林你身上的丝袜怎么变成肉色的了?我记得你出门的时候穿的是黑
色丝袜呀,你去哪里了?怎么还换了丝袜。」

  爸爸看妈妈的眼神有点怪异,仿佛是怀疑妈妈去哪里做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妈妈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我去哪里你管不着,我去商场买丝袜了不行吗?
直接穿着回来了。」

  「你现在哪里有钱买这么贵的丝袜?这丝袜是在哪里换的?你在大马路上换
的还是在街上换的,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你凶什么凶,你没资格凶我。」

  「我哪有凶你啊,我是看你出门一趟腿上的丝袜都变了颜色,我觉得奇怪,
不过这丝袜还挺漂亮的。」

  爸爸端着盘子,眼睛盯着妈妈腿上的丝袜发了下呆,一个不留神手上的盘子
带着菜汤哗啦一下就掉到了地上,菜汤一下子就溅到了妈妈新买的肉色丝袜上。

  妈妈大喊一声,顿时火了,「你在干什么呀?钱赚不来,连端个盘子都不会
吗?我刚买的丝袜都被你弄脏了。」

  「我不会赚钱,我以前赚了这么多钱有少给过你一分吗?你以前住在别墅里
开奔驰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话,你说这丝袜是在哪里换的?是不是跟男的在床上
换的!」

  妈妈听到爸爸这么说上去就给了爸爸一个巴掌,然后抹着眼泪哭着就出门了,
砰的一声关上门,范斌刚刚平复的情绪还没多久,看到爸爸妈妈又再一次吵架继
续哇哇的哭了起来,妈妈听到范斌的哭声又转身回了房间拉起范斌的手带着范斌
一起出了门。

  妈妈领着范斌的手在小区门口给赵总打了一个电话

  「你可以来接我吗?我不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我去你那里住一晚行吗?
我跟我老公吵架了,我老公要打我。」

  「好的好的,小玲,你先别哭,我这就来接你,你老公真是太不像话了,都
混到这个地步了也不知道出去找工作就知道打老婆,我这就过来。」

  赵总现在居然直接叫妈妈小玲了,电话挂断没有10分钟赵总的路虎车就停
在了小区门口,妈妈穿着被菜汤打湿的肉色丝袜迈开雪白圆润的大长腿带着范斌
一起上了路虎车的后座,母子二人到了赵总的高级公寓,这个公寓虽然不是别墅,
但是总的房价一套比别墅不相上下,赵总的公寓装修华丽还是跃层,总的有三四
百平方米,富丽堂皇程度比妈妈之前住的别墅不在话下,妈妈坐在沙发上,赵总
倒了一杯水递给妈妈,然后开口对妈妈说道:「别哭了夫妻吵架也是常有的事儿,
只是你老公混的这么惨不知道安抚你的情绪,还要动手打人就是不对了,你看你
的丝袜都弄脏了,要不换一双吧。」

  「那个废物还跟我吵架,他有什么资格跟我吵架呀?你新给我买的丝袜一进
门就被他弄脏了,连端个盘子都端不稳,这种男的要他有什么用啊,简直就是废
物。」

  「没关系,我之前表姐在这住过几天,留下来一双长筒丝袜,还挺漂亮的,
我拿来给你换上吧。」

  说着赵总就去到衣帽间,在柜子里拿出一双黑色的长筒吊带丝袜,丝袜是超
薄的,还有精美的蕾丝边连接着吊袜带,他把丝袜递给妈妈。

  「孩子都累了吧,先到卧室里睡一会儿吧,你看都这么晚了,小孩子睡晚了
可不行。」

  赵总领着范斌去了旁边的卧室安抚范斌躺下睡觉,自己在来到了客厅坐在了
沙发上。

  「小玲你就这里换吧,让我也看看,看你穿上这双长筒丝袜漂不漂亮。」

  赵总居然直接说出了这样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赵总话里的意思妈妈和赵
总都心知肚明,妈妈现在无依无靠,看着出手大方阔绰的赵总还这么喜欢自己,
于是也就不避讳了,居然当着赵总的面就开始脱身上的这双肉色丝袜,直接妈妈
把裙子直接推到腰间,露出了里面的蕾丝小内裤,然后当着赵总的面就慢慢往下
褪丝袜,妈妈退丝袜的动作显得很慢,慢慢的把丝袜褪到了膝盖处,又推到了脚
踝处,然后轻轻拉住脚尖部位的丝袜一拉,就把丝袜脱了下来放到了一边,然后
再当着赵总的面慢微微的向上抬起自己雪白修长的大腿,然后拿着黑色长筒丝袜
套在了脚尖上,从上往下拉一点一点的套了下去,黑色丝袜滑过妈妈雪白的肌肤
到了妈妈的膝盖处,接着妈妈在用力拉了拉脚尖处的丝袜,让丝袜均匀平铺在小
腿上,接着一点一点的向下拉丝袜,一直拉到了大腿根部,妈妈就这样穿上了两
只黑色长筒丝袜,然后再拿起吊袜带扣在了丝袜的蕾丝边上,妈妈扣好4条吊袜
带,然后再把精致的蕾丝圈别掉到了自己纤细雪白的腰上。

  「你穿上这双丝袜好漂亮好美啊,这是我表姐落在这里的,她是空姐,我觉
得你穿上这双丝袜更合适,比空姐看起来还要高贵典雅。」

  妈妈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赵总所说的表姐根本是瞎扯蛋,像这样的黑色长
筒丝袜还带着蕾丝边,明显就是男女做爱时用的情趣丝袜。

  妈妈一双大眼睛眨个不停盯着赵总看,此时赵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他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妈妈开始亲吻起来,两个人的嘴唇紧紧的凑在了一起舌头不
停的纠缠,赵总紧紧的抱住妈妈不停的狂吻着,一边还伸手捏了捏妈妈丰满圆润
的大屁股,妈妈也象征性的推搡了几下,紧接着就迎合着赵总两个人热烈的拥吻
起来。

  赵总不停揉搓着妈妈勒着吊袜带的雪白屁股,妈妈也伸手抚摸向赵总的裆部,
发现赵总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而且尺寸好像还挺大,妈妈明显现在已经欲火难
耐,一张精致的小脸蛋也是变得通红

  赵总伸手把妈妈屁股上的包裙一推,一把就推到了腰间,露出了妈妈刚刚穿
上的精致丝袜和吊带,赵总伸手拉开妈妈的内裤,用手指不停抠弄着妈妈已经微
微湿润的小穴,抠着抠着手指越来越深,接着把两根手指都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接着赵总伸手把妈妈一条丝袜大腿架了起来,然后两根手指在妈妈的逼穴里大力
的扣动着,速度越来越快,妈妈本就已经微微湿润小穴被赵总抠得淫水飞溅,哗
啦哗啦的向外喷射,淫水嘀嘀嗒嗒的喷到了客厅的地板上,妈妈自从家里破产以
后就跟爸爸搬到那个破房子,每天不停的吵架,基本已经没有了夫妻生活,小穴
也是长期空虚,现在被赵总这么灵活的手指如此猛烈的抠挖,强烈的刺激让妈妈
单腿站在地上的丝袜脚不停的发抖,已经接近高潮的边缘,此时赵总却扑哧一声
抽出了两根手指,把妈妈的一条丝袜腿放到了地上。

  紧接着妈妈居然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开始解赵总腰上的LV皮带,皮带解开
后,妈妈慢慢的脱下了赵总的裤子,再脱下了赵总的CK内裤,赵总又大又长的
肉棒顿时暴露在妈妈眼前,赵总的鸡巴又长又粗,比爸爸的不知道大了多少尺寸,
妈妈一手握住赵总的肉棒轻轻的撸了撸,然后伸出舌头轻轻的点了点赵总龟头上
的马眼,接着张开朱唇一口就含住了赵总的龟头,轻轻的吸允起来,赵总被这突
如其来的刺激舒服的一声长叹:「啊……小玲你这是……啊……好舒服……啊…
…再深一点。」

  接着妈妈双手握住赵总的大腿,张开嘴一口就吞下了赵总的鸡巴,脖子开始
前后怂动慢慢的吞吐起来,妈妈一口接一口的不停吞吐赵总的肉棒,紧接着脖子
用力一口把赵总的肉棒整根都吞进了嘴里,差一点就要抵到喉咙。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小玲你好厉害……这么漂亮的老婆……那
个废物居然不珍惜……活该破产……这废物……配不上你……啊……我要是有这
么漂亮……又这么懂事的老婆……不知道该怎么疼爱了……深一点……小玲……
再深一点。」

  妈妈紧紧的握抓住赵总的屁股,脑袋开始微微的旋转,一边旋转一边吞吐赵
总的肉棒,还不停的将赵总的肉棒齐根没入嘴巴,双唇包裹着肉棒抵住自己的喉
咙,然后在左右摇晃脑袋,用自己的扁桃腺扫动赵总的龟头,赵总的肉棒整根含
进了妈妈嘴里舒服的欲仙欲死。

  「啊……太舒服了……实在太舒服了……小玲你对我真好……你对我太好了
……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爽的口交……干脆你就跟我一起吧。」

  妈妈含着赵总的肉棒不停的吞吐着,速度也越来越快。

  而此时卧室里的范斌并没有睡着,刚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小孩子是没有这么
容易睡着的,此时范斌听到了客厅外面的动静,他打开一条门缝往窗外张望,正
看到了自己的妈妈裙子推到腰间,腿上穿了一双黑色的吊带丝袜正蹲在地上为赵
总口交,范斌看到妈妈嘴里含了男人的小鸡鸡不停的吞吐着,心里也是莫名的奇
怪,妈妈在干什么?

  只见妈妈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几乎都会把赵总的肉棒整根吞进自己
喉咙里,紧接着赵总轻轻的握住了妈妈的头发,稍稍用力把妈妈的脑袋往自己裆
部推送,紧接着浑身颤抖把持不住,赵总的腰部往前一挺握住妈妈的脑袋就开始
射精,大量的精液奔涌而出,强烈的刺激让赵总忘情的低声喊叫,道说是喊叫,
但为了不吵醒范斌声音压的比较低。

  「啊……小玲……我射了……我射了……我全都射给你……我全都射给你…
…我把什么都给你……都给你……啊……啊……好舒服……啊……射的好舒服…
…啊……我全都射进你嘴里了。」

  赵总的精液鱼贯而出,全都射进了妈妈嘴里,妈妈照单全收,用嘴巴接住了
赵总的所有精液,然后才依依不舍的将赵总的肉棒慢慢从自己的嘴里面退出来,
龟头抽出来的时候还发出了波的一声声响,妈妈抬头用用自己妖媚的大眼睛盯着
赵总,然后缓缓张开嘴,什么自己鲜红的舌头,舌头兜满了白花花的精液,妈妈
然后再张大嘴,让赵总看清楚自己自己刚刚射出来的精液此时正满满的装在妈妈
嘴里,赵总的精液白花花的又多又浓稠,可见赵总的身体状况还是相当好的,比
爸爸不知道要强壮多少倍,接着妈妈的嘴巴仿佛装不了这么多精液,精液顺着妈
妈的嘴角开始往下流淌,顺着下巴往下滴了下来,滴在了客厅的地板上,还有一
些滴在了妈妈的黑色丝袜上。

  范斌看着妈妈嘴里不停的流淌着白色液体,看的也是目瞪口呆,他不知道妈
妈在吃什么东西,只觉得妈妈和赵总两个人此时都非常舒服。

  紧接着赵总把妈妈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真皮沙发上,然后双手架起妈妈
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脑袋凑到妈妈骚穴的位置,张开自己胡子拉碴的大嘴,一
口就含住了妈妈光洁的小穴,赵总不停的用舌头舔弄着妈妈的小穴,然后含在嘴
里面舌头不停的伸入小穴内部,还用舌头不停的快速扫动妈妈的肉芽小阴核,赵
总在灯光下仔细看了看妈妈的小穴,发现妈妈的小穴上毛发稀疏,竟然是白虎,
赵总越舔越兴奋,他用嘴把妈妈的整个阴唇连带阴核含在嘴里,不停的舔弄,舌
头还不停插入小穴内部转着圈,看到妈妈的骚穴已经泛滥成灾,淫水横流,赵总
握着自己又粗又长的肉棒,扑哧一声就插进了妈妈的骚逼里,紧接着双手握住妈
妈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踝开始普通体位抽插起妈妈的骚逼。

  妈妈被久违的肉棒插入强烈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好舒服……
啊……好爽……赵总……用力插我……狠狠的得干我……我好久没做过爱了……
跟那个废物老公一直在吵架……自从他破产以后我就没再跟他做过了……啊……
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好长的鸡巴……顶到我的子宫了……用力啊……
用力顶进去啊……好爽……舒服死了。」

  站在门后的范斌,看着妈妈躺在沙发上双腿高高的抬起,穿着丝袜的双脚被
赵总握在手里,逼穴被狠狠地抽插着,年仅10岁的范斌不知道赵总在跟妈妈做
着什么游戏,这是看妈妈的样子好像非常舒服,赵总握着妈妈的丝袜双脚狠狠的
抽插着,「小玲啊,你里面好舒服……舒服死我了……我早就喜欢你了……从我
第1次看到你就喜欢你了……要不你干脆跟你那个老公离婚吧……搬来我这边住
……我来照顾你们母子俩……舒服……你下面好紧啊……好舒服……你干脆离婚
跟我结婚算了吧。」

  「啊……那怎么行……啊……舒服……离婚对小孩子心理伤害很大的……啊
……毕竟我那个废物老公以前对我也挺好的……只是现在破产了又不出去工作…
…像个废柴一样天天坐在家里……插我……用力插我……啊……这事……我还不
能这么快决定……让我考虑一下吧……啊……舒服。」

  紧接着赵总把妈妈翻了个身,让妈妈在沙发上向后高高的撅起圆滚滚的屁股,
接着赵总照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啪的一声抽了一个响亮清脆的巴掌,接着赵总抓着
妈妈勒着吊袜带的屁股,挺着肉棒狠狠的抽插了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在整个客厅
里回荡,范斌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愣住了,感觉妈妈跟赵总玩的游戏好激烈的样
子,只见赵总抓着妈妈的大白屁股狠狠的抽插,妈妈的淫水顺着骚穴流到了大腿
上,把丝袜都弄湿了,赵总抽插了大概有五六百下,然后突然低吼一声,上前紧
紧的抓住妈妈丰满的乳房用力揉搓着,然后一只手抱住妈妈的腰部,弯下身躯,
浑身颤抖,疯狂的在妈妈逼穴里射精,赵总把精液全都射进了妈妈的小穴里,然
后两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

  两个人休息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妈妈突然起身开始穿衣服,说自己不能在这
里过夜,要先回家。

  「不行,我还是不能在这里过夜,我还是先回家吧,毕竟我还没离婚呢,就
这样回去跟那个废物也不好交代,白白让他抓到口实。」

  妈妈不紧不慢的穿好身上的衣服,理了理腿上的丝袜,妈妈就穿着这双黑色
的蕾丝吊带丝袜,然后进卧室抱起范斌跟赵总告别下楼就打车回家了。

  「你刚才又去哪里了?你腿上的丝袜怎么又变了?怎么又穿了一双黑色丝袜!
你出门这两趟丝袜换来换去干嘛?是不是去找别的男人了?」爸爸看到妈妈出去
两趟,腿上换了两个颜色的丝袜,基本上可以断定妈妈是出去干嘛了,顿时火冒
三丈,怒吼的声音整个破楼都听得见。

  「我爱穿什么丝袜就穿什么丝袜,你管得着吗?是我自己买的,又不是你给
我买的。」

  就在此时,爸爸看到了妈妈腿上的黑色丝袜上有一坨白花花的东西,他定睛
一看就是男人的精液。

  「你还敢跟我大喊大叫,你自己看看你丝袜上沾的是什么东西,你刚才去跟
野男人做什么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的。」爸爸怒
吼着上去就给了妈妈一巴掌,算是还了之前她给爸爸的那个耳光。

  妈妈脸上挨了爸爸一巴掌,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跟爸爸扭打在一起,两个
人互相撕扯着,爸爸把妈妈的裙子扯到上面,露出了里面的蕾丝边和吊带,范斌
这蹲在一边哇哇地哭着,爸爸和妈妈两个人互相撕扯着,把妈妈腿上的丝袜都弄
破了,原本光鲜亮丽的黑色丝袜上被撕出一个个破洞和一道道拉丝。

  「你还狡辩,你刚才就是去找你野男人了,你这是什么丝袜?这是路边的野
鸡才会穿的丝袜,你穿上这样的丝袜跟男的干什么了?是不是上床了。」

  「上床了又怎么样?人家把儿子的学费都交了,你有钱吗?你有钱给儿子交
学费吗?你连一双丝袜都买不起,这双丝袜就是那个男人给我的,你怎么样。」

  「怎么样?!干脆离婚算了吧,反正现在我也养不起你了,你想跟那个野男
人就去跟吧,你这样的肮脏女人我不稀罕,你给我滚!你看不上这个家你就滚出
去!」爸爸和妈妈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了一个晚上,第2天两个人决定
离婚,过几天就去办离婚手续。

  虽然第2天妈妈还没有跟爸爸去办离婚手续,但是已经毅然决然的带着范斌
离开这个破烂不堪的家了。

  市郊赵总的那间高级公寓里,妈妈正提着一个行李箱,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
耳朵上戴着名牌的金耳环,腿上穿了一件崭新的纯白色丝袜站在赵总面前,妈妈
腿上这双纯白的丝袜是以前住在别墅里的时候爸爸给她买的,因为颜色是纯白色,
所以很难搭配,妈妈一直没有穿,现在妈妈就穿着这双透明的纯白色丝袜,亭亭
玉立的站在赵总面前,脸上还画了精致的浓妆。

  「我决定要跟他离婚的,他把我赶出来了,我和我儿子现在没地方住,先住
在你这里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吧,我这里房间很多,我一个
人住都感觉空落落的。」

  赵总一把接过妈妈手里的行李箱,然后帮妈妈和范斌安排好卧室,范斌自己
有一个很大的卧室,妈妈则跟赵总住在那个更大的卧室里,接着妈妈从口袋里掏
出一双黑色的丝袜,就是昨天晚上赵总给妈妈的那双黑色蕾丝丝袜,她把丝袜拎
起来给赵总看,上面已经被撕扯的稀烂。

  「这就是我老公干的好事,你刚送给我的丝袜被他撕烂了,对不起。」

  赵总微笑着接过丝袜,「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里丝袜多的很,都是我那个
表姐留下来的,以后你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吧。」

  晚上妈妈就睡在了赵总家,没有再回那个破楼,而那个破房子妈妈以后再也
没有回去过一次。

  晚上夜深人静,范斌一个人在房间里睡的正熟,突然被房间隔壁的巨大动静
吵醒,范斌揉了揉眼睛,打开卧室门走到隔壁的卧室,他推开门缝往里一看,只
见妈妈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浑身赤裸着,只有腿上穿了一双大红色的吊带
丝袜,那是一双鲜红的超薄丝袜,颜色是鲜艳的大红色,典型的情趣丝袜,没有
女人会把这样的丝袜穿上街,而妈妈此时腿上穿着这双红色丝袜正高高的撅着屁
股,大红色的吊袜带勒在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上连到腰间,而赵总此时正抓着妈妈
雪白的大屁股狠狠的在后面抽插。

  「我没有骗你吧小玲,你喜欢的丝袜我这边丝袜应有尽有,什么颜色都有,
这双红色丝袜还真是适合你啊……啊……啊……穿在你的身上简直天衣无缝……
啊……你的屁股好丰满……啊……肉好多……插起来好舒服啊……好爽……你真
是人间尤物啊……这么漂亮的老婆你那个废物老公居然叫你滚出去……真是暴殄
天物……我操……我操……我操……好舒服……啊……你这双项链是谁给你的?
是你老公送你的吗?」

  「啊……是……是的……赵总……是我老公破产以前送给我的……这张这串
珍珠项链我好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操我……狠狠的操我……你这双红
色丝袜好漂亮啊……我好喜欢……以后我就天天穿着这双丝袜跟你操逼吧。」

  赵总紧紧的握着妈妈的大屁股,还伸出双手左右开弓照着妈妈的皮大姑啪啪
抽了两个响亮的大巴掌。

  「这串项链没什么了不起的,下回我送你一串更大的,这双这条珍珠项链你
就不要了吧,我看着眼烦。」

  说着赵总就伸手取下了妈妈脖子上的这串项链,拿在手上把玩,腰杆子没有
停止运动继续啪啪啪的在妈妈的身后冲刺。

  接下来的一幕,让门口的范斌也是惊呆了,赵总居然拿着这串珍珠项链,把
上面硕大的珍珠往妈妈的屁眼里塞,赵总一颗一颗的把珍珠塞进妈妈的屁眼里,
流出半截耷拉在屁股外面,然后继续抽插着妈妈的骚穴。

  「你老公的这根破项链,根本不配戴在你这样大美人的脖子上,插在你这个
位置倒是差不多,哈哈,我这么玩你不会生气吧?小玲你放心,以后我给你买一
个更大更贵的项链。」

  赵总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妈妈雪白的屁股,另一只手大力揉搓着妈妈硕大的乳
房,妈妈的乳房在赵总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接着赵总还伸出双手捏住妈妈的两
个粉红色乳头,用力拉扯着,妈妈嘴里轻哼了一声:「啊,好痛轻一点。」

  赵总撞击妈妈屁股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啪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妈妈穿着
大红色的吊带丝袜的身体疯狂的扭动着,显然是要被赵总操到高潮了,屁股里的
珍珠项链也飞速的甩来甩去,紧接着妈妈浑身颤抖腰也开始向后不停扭动着。

  「啊……高潮了高潮了……赵总……我被你插的高潮了……你好厉害……啊
……比我老公厉害多了……你说的没错……这根破项链根本不配戴在我的脖子上
……塞在屁眼里还差不多……啊……太舒服了……我好久没有试过这么爽的高潮
了……赵总你才是真正的男人……你好会操逼呀。」

  「没错,这串项链塞在你的屁眼里很合适呢,哈哈,我的大美人小宝贝儿,
你这么容易高潮啊,我还没结束呢,今天非让你高潮个够不可。」妈妈高潮以后
赵总没有停下来,继续抓着妈妈的屁股,狠狠的抽插着。

  妈妈也是意想不到赵总居然会有这么变态的癖好,居然把老公送给自己的珍
珠项链塞进了自己的屁眼里,妈妈想不到赵总这么儒雅的男人,居然会有这么奇
怪的癖好,但是嘴上还是勉强迎合着赵总的喜好,赵总大概又差了四五百下,就
抱着妈妈的屁股,揉搓着妈妈的奶子射精了,射经完毕以后妈妈躺在赵总华丽巨
大的胡桃木床上大口喘着出气,骚逼里流淌着赵总刚刚射出来的精液,肛门里还
塞着爸爸送给妈妈的珍珠项链,半截项链还耷拉在妈妈的屁股上,此时候范斌虽
然看不懂妈妈在跟赵总做的什么游戏,但是范斌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可能再也回不
去那个破旧的家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