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游戏】第一章

  • 【国王的游戏】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0/18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712

            第一章、沦陷的黄金蔷薇

  高佻性感的身材,不仅不会给人丝毫的臃肿与健硕,反而使得她那动人娇躯,
显出一种恰到好处的纤细合度。

  束在那纤细腰肢间的那条由金色龙鳞形金属片交织而成的,那堪堪遮住大腿
根位置的软甲下面,一双直到大腿中部的黑色长筒战靴,将她那双性感的美腿勾
勒出笔直修长的美感,却又让那金属软甲与长筒靴之间大约四五公分的白皙细腻
肌肤,在半透明冰丝紧身裤的遮掩下,显出越发诱人的性感。

  越过那肚脐位置镶着一枚淡金色琥珀石的平滑小腹,一件带着复杂纹路与褶
皱,宛如金色展翼凤尾蝶的金属胸甲,罩住了她那一对傲然隆起的丰挺豪乳与两
肋间的要害。

  却又让胸部上面那大片的白腻与些许隆起部位,还有中间那似乎诱惑人沉溺
的沟壑,展示在了人们面前。

  一条半透明的明黄色镂空缀花大氅,斜斜的披在了她的身后,与一片金色金
属护肩一起遮住了她左边的香肩,还有大部分平滑性感的玉背,却又让右边暴露
的香肩,还有那锁骨斜下方那盛开的金色蔷薇纹身更加吸引人们的目光。

  再向上,修长的粉颈之上,那白皙俏脸上稍显冷硬的线条,那随着柳眉微微
向上挑起的金色美眸,无不让她显出一种即使在男人中也少见的坚毅、傲然与冷
肃。

  可是,那仿佛随意披散在脑后的淡金色波浪长发,还有那纤薄朱唇上宛如不
经意间勾勒出的清浅弧度,又让她显出了令无数男人为之痴迷的浪漫与妩媚气质。

  这便是人们印象中的薇奥莱,一位被人世人称为金色蔷薇的强大女骑士。

  身为一位出身于古尔王国高贵家族的女骑士,家族的高贵不仅没有让她因此
懈怠,反而使得她更加努力的修炼,继而早早的便拥有了超越大多数同龄,甚至
一些前辈的战斗力和学识,就连平素战斗时穿着的那只能护住要害的豪放大胆金
属铠,也说明了她素来的自信与强大。

  因为不满古尔王国那传承了无数年却不肯变通的僵化王国体系,以及国内越
发腐朽的政治,她幼时便曾经之身在大陆其他更强大的王国留学数年。

  载誉而归的她,为了振兴王国,多次通过相关部门向老国王上书自己这几年
留学的见闻,还有自己对于国家与人民未来的思考,并且时常对外宣讲这些理念,
可是说是王国内的新星和改革者。

  这使得她在不少百姓中都很出名,也获得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的友谊,但是
同样的也触动了一些贵族的利益,让一些利益受损的贵族以及觊觎她们家族财富
的商人和贵族们总想找机会除掉她,甚至于因为她在百姓中越来越强的威望,在
有心人的挑拨下,这个腐朽王国的掌权者,对她也渐渐也有了提防与不满。

  于是,一场阴谋便注定在她身上展开了。

  此时不过上午七点多钟,看似繁华的古尔王国的王都中的街上却早已经人流
穿梭,一些饭店酒馆中也有不少早早起来吃饭、喝酒甚至单纯打发时间的人,不
需要细听便能不时听到一些人们会彼此交谈薇奥莱,甚至还有一些吟游诗人在对
人们讲述薇奥莱的英雄事迹,借此谋生。

  然而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敢想象,就在那看似威严庄重,却似乎在阳光照射
下依然带着浓浓的无法化去的腐朽堕落气息的王宫中,位于西南御花园东侧的一
片占地五百多平米,平时一般都是一些王宫内下人使用的公厕内,一件有着惊人
夸张淫乱与变态堕落的事情正在发生。

  因为是为那些下人准备,而显得十分肮脏,甚至比一些乡下旱厕还不如,平
时很少有人来的公厕内,此时足足有上百人。

  六十多名穿着中筒靴手上拿着皮鞭与短棍的宫廷侍卫与男仆,此时只穿着一
些简单的衣服,随意的站在各处,有的甚至下身赤裸着露出了那涨硬坚挺的鸡巴。

  十几名姿色出众穿着性感暴露的侍女,以及一些王都内被不少男人视为女神
的贵族千金,夹杂在这些男人中间,随意的被这些侍卫与男仆玩弄着自己的身体。

  眼中虽然带着屈辱与不甘,那诱人的娇躯却看似拒绝实则迎合的扭动着,口
中发出一声声刻意迎合的呻吟,不时将目光下移,更是露出深深地畏惧。

  在那里,同样十几个姿色丝毫不逊色于她们的宫女以及一些贵族千金,一个
个则都已经全身赤裸了。

  有的半躺在尿池中,只有头露在上面;有的跪趴在粪坑前,正在用舌头舔舐
着腥臭的粪坑与上面的大便;有的平躺在屎尿遍布的地上,双腿大开着正用自己
的手抓着大便往自己骚屄里塞;还有的女人索性将身子滚进半人深的粪坑中,就
好像是一条人形的蛆虫在里面蠕动着。

  这些女人有些眼中都带着深深地屈辱与畏惧,有些甚至已经变得麻木,却无
不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展示着变态的下贱与淫荡,即使如此还不时有皮鞭重重的
抽在她们身上,催促着她们继续。

  而就在这些宛如肮脏蛆虫一般的女人中,一个女人却显得很特殊,浑身上下
除了一双过膝的黑色长筒靴,便只有一条轻薄的淡金色围纱绕在那傲然挺立的白
腻豪乳上的她,静静地跪在一名身材高挑,身穿华服,长相英俊,却带着一种阴
柔与邪淫气质的男人面前。

  任凭地面上遍布的粪水粘在她的长靴上,任凭这个厕所中难闻的腥臭味不断
地顺着鼻腔,不断涌入她的脑海,任凭着惊人的变态糜烂淫戏在自己面前上演,
女人却没有丝毫多余的反应。

  而这个女人正是薇奥莱,被很多王都中男青年仰慕,也被王都中无数女人羡
慕崇拜,却已经突然消失无踪一个多月,外面任何人都不知去向的薇奥莱。

  「骚母狗,这一个多月你也应该认清现实了,今天有人来检验我对你的调教
成果,给我好好表现,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如果你敢肆意妄为,要接受什么惩罚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而且……」

  青年人说到这里声音一顿,缓缓蹲下身,一手捏着薇奥莱的下巴让她张开嘴,
一手宛如随意的在她那白嫩的俏脸上随意的拍打着,口中继续说道,「如果你不
听话受罚的可不只是你,会被针对报复,原本该你做的这些事情,你们家族中很
多女人会十倍百倍的来体验,我想那不是你期待的。」

  「知……,知道,我绝不会违逆王子您。」

  看着面前这虽然带着笑容,眼神却仿佛毒蛇一般让人感到森冷的阴柔男人,
曾经高傲,认为自己无所畏惧的女骑士薇奥莱想起这些天的经历,还有一些试图
反抗甚至逃跑的女人那生不如死的下场,心中的骄傲早就被彻底碾碎了,根本不
需要后面那些威胁,就在这个王子注视下浑身轻轻颤抖,目光中带着深深畏惧的
低声回答。

  「这才是一条听话的母狗。」

  男人轻轻点点头,就仿佛逗弄着一条母狗一样,伸手在薇奥莱那淡金色波浪
长发上抚摸了几下,然后将目光望向这个公厕唯一的进出口。

  薇奥莱那金色的美目也望向那里,想要知道是谁可以让堂堂三王子都要奉承,
当然也想要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

  没让她与三王子等太久,一个大约五十来岁,但身材依然健硕有力,穿着一
身肮脏破烂不堪服装,看上去仿佛贫民窟流浪汉,可是那脸上与身上暴露出的肌
肤却分明显示着他生活水平绝对不会差的男人,步履稳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这矛盾的形象,薇奥莱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可是却又隐
约间感觉他有些眼熟,而在他旁边的三王子却是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光,同时
一躬身,恭敬的说道,「见过父王。」

  其他那些侍卫与男仆也纷纷躬身道,「见过王上,祝吾王千岁。」

  那些被这些男人玩弄的女人,这时候也丝毫不在意地面上遍布的屎尿,一个
个连忙双膝跪倒。

  薇奥莱心中惊讶,想不到老国王竟会有如此变态的癖好,又如此穿着打扮,
可是转念却又立刻明白了,如果不是老国王暗中支持,谁有能让堂堂三王子,王
国内最有希望继承王位的人,如此巴结奉承呢,一时间本就带着深深畏惧的眼神
中,甚至涌出了一种绝望,不过表面上的那种谄媚与喜悦却越发明媚动人。

  「现在是娱乐时间,你们都知道我的习惯,在我玩的时候不喜欢那么多规矩,
大家自然一些就好。」

  穿着更像是一个乞丐的老国王,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对着大家摆摆手,接着
伸脚将自己面前最近的那个贵族千金的脸踩在了一泡被尿浸泡了大半的大便上,
随后便直接走到了薇奥莱的面前,上下打量着薇奥莱那跪着的诱人娇躯。

  「父王,这条母狗儿臣调教了一个四十天初见成效,故此献给父王品鉴,不
得不说,不愧是留学归来的贵族新星,性格的确是傲,就算现在儿臣也只是勉强
驯服了她,真正要让她彻底臣服怕是还要父皇您出手才行。」

  三王子不着痕迹的奉承了老国王一句。

  「薇奥莱,古尔王国的金色蔷薇,平民与小贵族的希望之星。」

  老国王轻轻点点头后,一边继续打量着薇奥莱一边宛如漫不经心的说道,
「拥有让人觊觎的美貌本来就是大错,竟然还敢贸然触犯一些人的利益与王国的
根本,我会好好教你身为一个女人,身为一只下贱的母狗,什么才是你要做的。」

  说到这里,老国王猛的抬起了自己右脚上,那已经沾着大量屎尿的厚底破布
鞋。

  下一刻,这只鞋便压在了薇奥莱那淡金色的长发上,并且向下压迫薇奥莱的
头。

  「啊……」

  薇奥莱的力量自然能够抗拒的了这种程度的压迫,可是想到之前三王子的胁
迫,她根本不敢又丝毫的反抗,于是只是口中发出一声半真半假的低吟,微微皱
着眉头,带着屈辱的金色美眸下意识的一闭,那洁白的俏脸便随着老国王的动作
贴在了遍布着尿液的地面上。

  一条刚刚被泡的发散的大便,随着三王子恰到好处的用脚一拨,直接堵在了
薇奥莱那纤薄的朱唇上。

  「不错。」

  老国王对着三王子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接过一条鞭子对着薇奥莱那挺翘白嫩
的翘臀重重一挥,在上面留下一条赤红色的鞭痕,脸上带着深深的淫欲笑道,
「女人果然天生就是下贱的母狗,这么快就本性爆发了吗,给我把你狗嘴边上的
屎块叼起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慢慢的嚼碎。」

  「唔……」

  薇奥莱一对纤细的秀眉紧蹙着,口中发出一声低吟,尽管这些天已经不止一
次经历过比这更加重度的调教了,可是这并不表示她就能够适应接受这些。

  然而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又让薇奥莱那已经被彻底打破骄傲的内心根本不
敢反抗。

  一对带着深深羞辱与畏惧的眼神本能的闭上,似乎要摆脱这一切,可是那让
外面无数男人心生觊觎的纤薄朱唇,却随着那声低吟响起后,如同最温顺的母狗
一样张开将那条近一掌长的屎块叼在嘴里。

  「唔……」

  又是一声分明带着谄媚的声音后,薇奥莱那一双金黄色的美眸已经随着头颅
抬起来望向了老国王。

  这一刻那动人的美眸中,赫然是一种深深地谄媚与讨好,至于屈辱与畏惧更
是和憎恨一起被深深地藏在了最深处,不敢有丝毫的暴露。

  然后,在老国王的注视下,这个曾经高傲自信的女骑士脸上带着那分明比最
下贱妓女还要淫贱的表情,大口的咀嚼着自己叼起来的屎块,不时还会伸出自己
那性感的舌头,舔舐从口中溢出来的黄褐色液体,就好像品尝谋者上品的糕点一
般。

  只是,从那眉宇间不经意间泄露出的表情来看,却又分明是强忍着某种恶心。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种不敢暴露出来的忍受与屈辱,让老国王感觉到面前的薇
奥莱越发诱人,伸手在薇奥莱那白嫩的俏脸上再次拍打了两下,老国王环视四周
一眼开口道,「大家都别拘束着,放开了玩,这么安静多没意思。」

  「是。」

  听到老国王的话,那些侍卫与男仆恭敬的应了一声后,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
欲望刺激,还是单纯的为了取悦老国王,立刻开始激烈的在自己周围的女人身上
开始肆意的侵略蹂躏了起来。

  同时还不断地用手上的鞭子、短棍甚至是自己的脚,驱赶着地上那些浑身沾
着屎尿宛如人形蛆虫的女人更加激烈的动作着。

  一时间各种男人的羞辱、谩骂,以及女人的呻吟、痛哼声,不断地在这个肮
脏骚臭的公厕内回荡着,就连之前身穿着华服的三王子也为了取悦自己的父王,
毫不避讳的将自己衣服甩开,就那么半跪在了屎尿横流的地上拉住了一名不知道
谁家的贵族千金,好像肏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肏了起来。

  而听着这一声声纷乱淫糜的喝骂与呻吟声,老国王却十分陶醉的闭上了眼,
似乎回味着什么。

  不过片刻,下身那软绵绵的鸡巴,便宛如一条被唤醒的怪兽慢慢的开始充血
涨硬起来,渐渐地膨胀成了一条足有婴儿手臂粗细,长度超过二十公分的狰狞巨
兽,前端那紫黑色的龟头更是如同一只婴儿拳头般硕大,甚至还有着一些常人不
该有的棱角与沟壑。

  猛然间,那闭上的双眼骤然睁开,如果说先前的老国王脸上是用古板与威严
掩饰着的邪淫,这一刻的老国王那一双眼睛中透着一种深深的暴虐与侵略欲,那
稍显油腻的脸上也带着一种不正常的潮红,宛如一只正在一点点撕碎伪装,暴露
出本来面目的恐怖淫兽。

  「骚母狗,张嘴。」

  那带着欲望灼烧而变得沙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老国王一手已经重重的抽在
了薇奥莱的左脸上。

  「嘤……」

  随着耳光声响起,薇奥莱那因为带着少许屎尿痕迹,而显得越发淫贱的脸上,
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薇奥莱则迎合着老国王的动作发出了一声半真半假的
呻吟声,然后那秀美的头再次上扬,张开了自己的那之前不断咀嚼着屎块的嘴。

  看着薇奥莱眼中那隐藏着屈辱的谄媚,曾经洁白细腻的俏脸上那屎尿痕迹,
还有那依然纤薄诱人的红唇之间的口腔中被嚼碎的大便,以及染成了斑驳黄色的
整齐贝齿。

  老国王眼中的炙热更加暴虐,得意的大笑了一声,一边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裤
子并往下脱,一边对着薇奥莱说道,「骚母狗,我看你吞咽那些屎太费力,赏赐
你一泡尿冲一下,给我好好品尝吧。」

  声音还未落下,那条狰狞的鸡巴已经彻底暴露在薇奥莱的面前,紫黑色的龟
头直挺挺的指着薇奥莱的脸,然后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便从龟头马眼位置激射而出
直直的涌入薇奥莱的口中。

  「唔……咕咕……咕……」

  薇奥莱那一双金色的双眸本能的露出越发屈辱的神情,微微的眯上了一些,
明显可以看到她在强忍着屈辱,大张着的嘴一边迎接着老国王的的尿液,一边大
口的吞咽着,将那混合着嚼碎的屎块的尿液咽入自己的口中。

  不过老国王尿的太急,即使薇奥莱已经尽力了,那混合着屎尿的黄褐色浑浊
恶臭还是不断地从薇奥莱的唇角溢出来,然后划过了薇奥莱精致的下巴,修长的
粉颈。

  接着又沿着她那一对前端乳头已经沾上了屎尿,后面大片的隆起却宛如白雪
覆盖的山峦般的丰挺豪乳之间,那深深的沟壑继续向下流淌着,显出了一种变态
的淫糜。

  「贱货,你们这些女人天生就该是最下贱的畜生。」

  看着薇奥莱的动作,老国王那带着情欲潮红的脸上,表情越发兴奋激动,口
中喝骂了一声,用那刚刚尿完的鸡巴对着薇奥莱的俏脸上抽了几下,身子便径直
转到了薇奥莱的身后。

  「唔……」

  薇奥莱口中再次发出一声不堪羞辱的呻吟,可是经过了四十多天的强制调教
而变得越发敏感适应的身体,却在这种羞辱中慢慢的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情欲,甚
至这种欲望在升腾间慢慢的在压抑着她的恶心与身体不适,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
感觉。

  老国王却完全不在意薇奥莱的感觉,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面前的女人只是
他发泄变态欲望的一直畜生,这天下都是他的只要他愿意没人敢反抗,对没有任
何人敢反抗自己,即使自己做的再荒唐。

  这种想法升起后,老国王眼中的炙热甚至染上了一种隐约的张狂,丝毫不在
意地上遍布的屎尿,直接半跪在了薇奥莱的身后。

  接着,上身穿着比乞丐还肮脏破烂衣服,下身已经完全赤裸露出了那肮脏大
腿还有腥臭狰狞地大鸡吧的老国王,右手向前一伸抓住了薇奥莱的淡金色的长发,
猛的向下一按。

  「啊……唔……咳……咳……」

  薇奥莱下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呼,接着又因为整个脸被按进了前面一大滩屎尿
中,被呛得发出一阵咳嗽。

  「肏……,……肏死你这个烂货。」

  老国王右手用力的压着薇奥莱的头,腰身猛的向前一挺,那条硕大的鸡巴直
接挤开了薇奥莱那这些天已经被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骚屄内。

  「啊……唔……」

  薇奥莱猛的抬起头来,发出一声自己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接着
又因为再次被老国王粗鲁的按在地上,而变成了含糊压抑的声音。

  被调教了无数次的内心中那炽烈的欲火,却如同条件反射,又似乎得到了某
种暗示一样,被挑了起来,之前那种恶心感都顷刻间消失了大半,那诱人的娇躯
因为着升腾的欲火甚至已经开始轻轻不断的颤抖着。

  更有一股黄褐色的屎尿,因为老国王那肏入到薇奥莱骚屄内的硕大鸡巴而被
挤压出来,仔细看时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些蠕动的蛆虫。

  很明显之前看似正常的薇奥莱,骚屄甚至子宫里就已经被灌入了这些东西,
只是被她两片发红的肥厚阴唇夹紧,以至于之前没有泄露出来而已。

  「肏,王儿做的不错。」

  看到这一幕的老国王丝毫没有常人该有的恶心,反而兴奋地大吼一声,接着
两只手粗鲁的在薇奥莱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上揉捏着,腰身耸动间,一次次的将
自己那硕大狰狞的鸡巴,在薇奥莱骚屄内抽插着,蛮横的冲开薇奥莱骚屄内层层
叠叠嫩肉的阻隔,不断地将她的骚屄肏的大幅度外翻。

  一股股屎尿混合的恶心液体,也不断因此被从薇奥莱的骚屄被内压榨了出来,
显出了一种变态的邪淫感。

  与此同时,在着不断地激烈抽插中,老国王那之前还只是粗鲁的在薇奥莱一
对丰挺豪乳上蹂躏着的双手,也随着他那亢奋表情中带着的越来越明显的张狂与
暴虐,毫不顾忌的就那么随手抓着地上被尿液化开的屎块,在薇奥莱那曾经白嫩
的俏脸,还有丰挺肥腻的豪乳与平滑洁白的玉背上,随意的涂抹着,宛如在描绘
着一副肮脏淫乱的图腾,又好像只是在歇斯底里的宣泄着某种凌乱张狂。

  「啊……哦……啊……不……好爽……啊……」

  「唔……主人……啊……主人……主人……」

  随着老国王一次次粗鲁的动作,开始薇奥莱还仅仅是压下心底的恶心不甘又
无奈的假意迎合着,很快随着体内那欲火彻底升腾开来,内心的理智似乎无法忍
受这种情况而渐渐地封闭了起来,这些天被调教中升起的黑暗变态欲望却开始占
领着她的身体,让她在一声声婉转起伏的呻吟声中,越发激烈的迎合着老国王的
动作,脸上带着一种深深地沉沦与享受,眼底深处更是渐渐地升起一种歇斯底里
的张狂与放纵。

  「骚母狗,对……,就这样……,爷爷我就喜欢你们……这些下贱的骚货
……本性暴露的淫贱。」

  看着身下女人的迎合,老国王眼中的张狂与亢奋越来越旺盛,就仿佛是风暴
下不断暴虐翻腾的海浪,口中不断地低吼着,腰身一次次快速的耸动着,让那条
硕大狰狞的鸡巴重重的撞击在薇奥莱骚屄最深处的子宫口上,刺激的薇奥莱在在
那酸麻愉悦中发出更加激烈的呻吟。

  不时还会重重的贯穿薇奥莱的子宫口,一边感受着包裹在鸡巴上的那惊人紧
窄包裹,一边兴奋地抓着薇奥莱的头发,一次次将她的头往前面那屎尿汇聚成的
一个小水洼里按。

  同时,另一只手则抓过了旁边一只侍卫递过来的带着细密铁刺的铁拍子,一
下下重重的在薇奥莱那宛如天空倒垂下的神圣雪山,又随着身体颤抖而划出一道
道淫荡弧度的肥腻豪乳上抽打着。

  没过多久那一对豪乳便已经在老国王的玩弄下变得越发红肿,并且不断地有
一滴滴血水从里面溢出,滴落在了地面那浑浊骚臭的屎尿中。

  「啊……啊……啊……」

  痛苦、肮脏与恶臭不断刺激着薇奥莱的神经,那早已经被因为长期调教而升
起的变态欲望,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不仅没有再像最开始那样有丝毫的不适,
反而激起了越来越强烈的欲望,以至于浑身都在颤抖着,一边激烈的扭动着自己
挺起浑圆的臀部,努力迎合着老国王的抽插,一边发出一声声兴奋狂乱的呻吟。

  「肏……,肏死你这个下贱的畜生……你这个肮脏的杂种……你们女人就该
用你们下贱的本性……去取悦男人,这里是……我的王国。……任何人都不配指
手画脚。」

  老国王脸上那分明不正常的潮红越来越明显,一边激烈的喘息着发出一声声
压抑低沉的吼声,一边一手拉着薇奥莱那淡金色的长发,让薇奥莱不得不努力的
仰着头;一手抽打着薇奥莱那挺翘浑圆,却已经沾上了斑驳粪便的翘臀,用他那
条大鸡吧肏着薇奥莱向着前面的粪坑边上爬。

  「啊……啊……啊……唔……」

  一声声越来越激昂的呻吟声,不断地从上半身已经遍布着无数污秽屎尿痕迹,
如同下贱母狗般在公厕中爬行的薇奥莱口中倾泻而出,却又因为被老国王推到了
粪坑边后,猛的一把将她头整个按进了前面的稀屎中而变得含糊压抑。

  才被老国王拉扯着头发从粪坑中把头拉起来,脸上遍布着稀屎,还有几条蛆
虫在上面蠕动着的薇奥莱,便失神的看着前面魔法镜中自己那肮脏恶心的样子。

  肮脏的身体还在一次次调教下形成的本能与三王子的胁迫下激烈的动作着,
她那与身自来的天性与高傲却强烈拒绝着自已如此下贱的模样,原本渐渐有些迷
醉的神情突然再次出现了挣扎与反抗。

  「主……主人……不要这样……不行……啊……啊……啊……」

  「啊……不要……唔……」

  混合着稀屎的唾液,不断地从那随着呻吟开合的口中滴落下来,不时还能看
到有白腻的蛆虫跟着掉落。

  「你这个肮脏的畜生,……下贱的杂种骚母狗,……肏的你爽不爽,…

  …这才是真正的黄金蔷薇,……让所有男人着迷的黄金蔷薇……」

  随着一声声的低吼,身材雄壮的老国王爆发出了十分惊人的力量与耐力,一
次次越发粗暴的用自己那硕大坚挺的鸡巴,肏着薇奥莱那之前被灌注了大量屎尿
的骚屄与子宫,让薇奥莱那被肏了不知道多少的次,却又被魔法收紧的骚屄,再
次被撑开了夸张的尺寸。

  甚至因为着一次次粗鲁的抽插,而让那之前被灌入了粪便的子宫都在一次次
拉扯下,慢慢脱垂了出来,却又被老国王那条鸡巴粗鲁的肏了进去。

  蓦然,老国王那沾着恶心稀屎,不断在薇奥莱一对丰挺肥腻巨乳上肆意揉捏
的双手,猛的齐齐探出了中指。

  下一刻,这两根同样带着恶心肮脏屎尿的中指,便在薇奥莱那两粒曾经殷红
诱人,此刻却已经肮脏腥臭的乳头上一按,接着指尖用力一旋,硬生生的挤进了
薇奥莱那在之前调教中被扩张过数次的乳孔内。

  一时间那两粒乳头在这粗鲁的插入中,仿佛化成了两只薄薄的肉皮套子,包
住了老国王肏进去的肮脏手指。

  「啊……」

  一声比之前更加高亢,甚至带着一种痛苦凄厉的呻吟声,瞬间随着薇奥莱那
骤然扬起的头发出。

  同时,薇奥莱那沾着斑斑屎尿的淡金色长发,随着头颅摇摆而肆意的狂舞着,
肮脏的身体都不断地剧烈颤抖,一股股淫水混合着骚屄与子宫内残留的屎尿与蛆
虫喷涌而出,赫然在着刺激下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肏……」

  感受着那从薇奥莱骚屄内,那因为强烈刺激而传来的越发巨大的压迫与包裹,
还有那不断涌出的浊恶臭液体地冲击,老国王那条鸡巴上传来了一种越发强烈的
射精欲望,口中发出一声低吼。

  接着,腰身猛的向后一撤,那几次被拉扯出来,又被粗鲁的肏进去的子宫,
便又在他粗鲁的动作下拉扯的脱垂了出来,让呻吟声才稍缓的薇奥莱再次发出高
亢的呻吟,浑身抖动的越发激烈,被稀屎遮掩着的俏脸上,不断地剧烈变化着种
种痛苦与愉悦杂糅的表情。

  而看到了薇奥莱那被肏的脱垂出来,又沾上了稀屎的子宫,老国王这一次没
有如同之前那样用自己硕大的鸡巴将它顶进去,而是猛的一伸右手握住了薇奥莱
的子宫壁,然后仿佛握着一块破布一样,粗鲁的在自己鸡巴上撸动着。

  同时,右手五指并拢收紧,接着便硬生生挤开了薇奥莱那同样被开发出来的
肛门,直接肏进了薇奥莱的直肠内,随后便配合着撸鸡巴的节奏,一次次重重的
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呃……呃……」

  本来就激烈的高潮,在老国王这种强烈的刺激下似乎顷刻间便又达到了一种
更极致的高度,薇奥莱浑身剧烈颤抖着,那一双金色的瞳孔上翻间,原本高亢的
呻吟都渐渐变成了一阵阵无声的嘶吼。

  接着意识已经彻底陷入了狂乱与茫然的薇奥莱,金发的长发被老国王抓住,
随着老国王手掌一推,便一边承受着老国王的激烈蹂躏,一边再次低头,被一次
次压入肮脏的长条形粪坑内,脸上带着着深深的屈辱与不甘,却又不断被迫吞咽
着里面的屎尿与分明带着污秽与血迹的卫生巾。

  展示了一种令无数人恶心,却与更加刺激在场每一个已经彻底激起欲望的男
女,内心变态情欲的淫乱场景。

  在这激烈的动作下,又过了两分钟,老国王猛的将自己的鸡巴,从薇奥莱那
已经涂上了一层恶心稀屎的子宫中拔了出来,沾着斑斑污秽的大鸡吧在空气中剧
烈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一股股精液便划出了一道弧线射在了薇奥莱那污秽不堪的
后背上,让薇奥莱那肮脏不堪的身体,又多了一种变态的淫糜。

  「呼……」

  老国王长出一口气,猛的一伸脚踩在了还在与粪坑中女人不断激情热吻的薇
奥莱肮脏腥臭的后背上。

  「唔……」

  一瞬间,就好像被按了什么开关一样,还在高潮余韵的刺激下与那宛如人形
母蛆般的女人激情热吻的薇奥莱,一声低吟中身子瞬间软了下来。

  双眼迷离的望着前面那被众多男人们驱赶着在粪坑中淫贱的扭动的女人,还
有周围的淫乱场景,浑身瘫软着不断地张口喘息着。

  刚刚射精的老国王同样大口喘息几下,不过随着一名正被几个男仆夹在中间
奸淫的女人那还带着斑斑精液的朱唇,在不断喘息之余几声快速的吟诵,一道圣
洁而柔和的光晕笼罩了他的身体,并快速渗入体内,老国王身体的疲惫瞬间便完
全消失了,就连那之前在薇奥莱骚屄内奋斗了一个多小时才软下来的鸡巴,也再
次有了觉醒的迹象。

  老国王再次俯身,拉扯着浑身已经沾满了屎尿,又不断喘息着的薇奥莱重新
跪趴起来,然后只是一个眼神,便又有一名身上沾着斑驳屎尿,脸上带着淫贱表
情的女人随手一引,将旁边尿池中大股暗黄色的骚臭尿液牵引过来砸在了薇奥莱
地脸上,溅起大片的水花。

  「唔……」

  突如起来的攻击虽然没有带给薇奥莱丝毫的痛感,却也让薇奥莱情不自禁的
发出一声低呼。

  接着透过了魔法镜,薇奥莱便看到了自己脸上沾着的那大量稀屎,大部分被
这股突兀飞来的尿液冲刷了下去,但是却又有少量残留的稀屎混合着尿液在薇奥
莱的脸上划出一道道污秽的痕迹。

  看似让薇奥莱的俏脸变得干净了,实则那仅存几道污秽痕迹的白皙俏脸,与
那遍布着斑斑污秽与恶臭,甚至还有白色蛆虫蠕动的淫贱躯体映衬着,却显出了
一种越发变态的邪淫。

  对于无数的普通人来说这种样子令人忍不住作呕,但是对于有着变态癖好的
老国王,还有此刻在公厕内的这些男人,甚至是现在被挑起了情欲的很多女人,
都有着一种深深的诱惑。

  「肏你妈的贱货。」

  老国王那才有了觉醒迹象的鸡巴,在这种刺激下立刻恢复了涨硬坚挺,甚至
比之前还要硕大,一条条血管宛如一条条蚯蚓一般缠绕在上面,口中发出一声仿
佛野兽的低吼,眼中带着惊人的暴虐与无法掩饰的张狂,猛的伸手在薇奥莱的头
发上一拉,便将薇奥莱拉扯了起来。

  然后上身穿着破烂不堪衣服的老国王,不顾薇奥莱身体的肮脏还有那强烈的
恶臭,直接从身后将双腿大开着依然比自己高了半头的薇奥莱抱在自己的怀中。

  腰身向前一挺,在薇奥莱一声高亢的呻吟中,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便肏进了薇
奥莱那才被老国王手掌肆意玩弄过的屁眼与直肠内。

  「哦……啊……啊……」

  刚刚才高潮还未完全从那种快感中回过神来的薇奥莱片刻后便被挑起了情欲,
在内心欲火以及因为恐惧而产生的驯服心态下,那肮脏的身体宛如自暴自弃的越
发淫贱的扭动着,迎合着老国王一次次粗鲁的抽插,还有周围不时凑过来额侍卫
与男仆手掌的粗鲁抚摸与揉捏。

  不时还会在老国王那分明是纵容鼓励的目光注视下,被侍卫拉扯着头发,蛮
横的将那沾着斑驳精液甚至屎尿的鸡巴肏进嘴里,乃至将那腥臭的龟头挤入紧窄
的咽喉,只能发出一声声含糊压抑的呻吟。

  「我……不会……向你们屈服的……」

  「我的朋友……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这些恶魔……王国的毒瘤……」

  当三王子也凑了过来,正面将那条同样硕大的鸡巴肏入薇奥莱的骚屄内时,
当老国王用中空的铁管刺入薇奥莱的乳孔,然后压迫着屎尿与蛆虫进入她的豪乳
内部,并让她在那取出蠕动中感受到了更深层的玷污时,薇奥莱的理智时而消失,
让无数次被调教过程中滋生出的那种变态欲望重新执掌这具身体,使得一声声越
发淫乱的呻吟声不断地随着她肮脏的身体扭动迎合从口中发出。

  时而又恢复清明身体依然努力迎合着老国王的蹂躏,眼底深处又带着越来越
强烈的不甘与憎恨。

  时间就这样在公厕内这场淫乱中不断进行着,薇奥莱那诱人的娇躯时而被无
数的稀屎完全覆盖,时而又被尿液冲刷下去大半而暴露出来,却又因为那一道道
污浊的痕迹与身上时多时少的蛆虫蠕动,而显出丝毫不逊色于被屎尿完全覆盖的
淫糜与下贱。

  在老国王的同意甚至有意纵容下,更是不断地有侍卫与男仆兴奋地过来一边
大声的喝骂羞辱着薇奥莱,一边肆意的玩弄蹂躏着薇奥莱的身体。

  而无法反抗的她只能在无限的暴力之下,屈服地的迎合着老国王与其他任何
男人的玩弄,也让眼中带着令人惊悸的炙热与张狂神情的老国王,越来越亢奋的
在薇奥莱身体上蹂躏征伐着。

  终于,当时间过去三个多小时,拉扯着薇奥莱进入半人高尿池中的老国王,
一边从后面轮流奸淫着薇奥莱的屁眼与骚屄,不断地将之前塞进直肠与子宫内的
屎尿与蛆虫重新挤压出来,一边蛮横的用手挤压着薇奥莱那被尿液洗刷干净的豪
乳,却又让一股股夹杂着蛆虫的屎尿液体从两个殷红宛如雪山巅怒放红梅的乳头
中激射而出时,旁边看着老国王的三王子脸上露出一种玩味的笑容。

  「父王,儿臣为你准备的第二件礼物到了,儿臣先去看看,稍后父王可以前
去品鉴。」

  三王子口中说着,手上突兀出现的一枚魔影石已经在斗气灌注下发出了迷蒙
的光晕,接着一段影像便投影了出来。

  因为三王子走的很快,而且老国王此时大部分精力投入在了薇奥莱的身上,
所以老国王只是看到了一个紫发紫眸,身上穿着紧身黑色皮甲的女人正沿着后花
园的小路前进着,不时还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而看到这一幕的薇奥莱却是浑身一紧,那仿佛已经失去希望的金色双眸也闪
过了立刻的澄澈与挣扎,只是紧跟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眼中的神采瞬间变得光
亮了起来,无论这些人怎么玩弄她的身体,女骑士仍然咬着牙,在变态的欲望中
咬牙坚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