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咆哮】(12.在医院里和美女研究生及哺乳期护士做爱,妈妈说标题要长小黄文才有人点赞)

  • 【火龙咆哮】(12.在医院里和美女研究生及哺乳期护士做爱,妈妈说标题要长小黄文才有人点赞)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qinqi5444
2019-10-20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转载请保留
字数:15369

------------------------------------------------------------

12.在医院里和美女研究生及哺乳期护士做爱,妈妈说标题要长小黄文才有人点赞

  双倍的火龙纹身,双倍的快乐,可惜李赫也不敢在柳碧身上发泄得太猛,一
个是因为柳碧毕竟是病人,断了一只胳膊,二是因为柳碧的分魂能力太恐怖,要
是把她肏得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分分钟就可以把李赫的小命吸干。

  走出病房,李赫把门关上,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他进病房时明明是把门关
好了的,怎么出来时门是开的?在走廊上,李赫嗅了嗅,除了浓郁的消毒水和药
物的味道外,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儿。四处打量,一件白色的衣角飘进了
医生办公室。

  「哎哟,还是个妹子来偷窥吗?」李赫心中暗喜,他也不愿意被个大老爷们
儿把柳碧看了个遍,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骨科全是一帮糙汉子,一个个
搬大腿,用电锯、凿子切骨头不在话下,怎么可能有妹子值班?!」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赫走过幽静的走廊,来到医生办公室门口,往里张望。

  宽大的办公室里靠墙两排办公桌,桌子上摆着一台台打开的显示器,以及杂
乱的病例资料,一个瘦高的女医生背对李赫僵硬的坐在一台电脑前,不知在想什
么,她顺滑浓密的乌黑长发垂到腰际,从背影来看,十分符合李赫的审美,十分
至少可以打八分。

  李赫顿时振奋了起来,迅速把两条火龙纹身都盘到了左右两颗蛋蛋上,周身
开始散发出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医生,你好!」李赫走过去打招呼。

  女医生被李赫突然出声吓得浑身一抖,迅速的扭过脖子来,姣好的瓜子脸上
柔美的五官看得李赫眼睛一亮,她身上兼有女性的柔美和学霸级高学历知识分子
的知性和强势,如果放在有众多闲得无聊的雄性牲口的医大里,绝对会被捧为女
神级人物众星捧月。

  「有……有什么事吗?」女医生声音颤抖,眼神游移不定,明显认出了李赫
是她刚刚偷窥活春宫的男主角。

  李赫顺势坐到她身边,瞄了一眼她的胸牌,陈乐铃,女,硕士研究生,明白
她不是骨科的医生,也就不用担心把她白大褂脱了,会露出一身隐藏的精壮腱子
肉,也不用担心情到浓时,突然掏出一根比他还大的家伙!

  为啥现在看到美女都担心对方是女装大佬?!B站毁我!!!

  「师姐,我来问问53床的情况。」李赫对陈医生露出灿烂的笑容,看我这
么帅,赶快拜倒在我的石榴裙……啊呸!牛仔裤下吧!

  可惜,哪怕吸入了李赫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雄性荷尔蒙,陈医生双颊绯红,
却还是下意识的侧开身子,和李赫保持一个陌生人间的安全距离。

  「师姐?你也是学医的吗?」陈医生点开工作界面,有些慌乱的点了几下鼠
标,发现自己忘了工号密码,急忙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翻找。

  李赫好笑的看着美女医生妄图维持自己的高冷人设,点点头,身子侵略性的
往前倾,「对啊,我是七色堇医大的,大三,师姐你呢?」

  「原来是学弟……」陈医生终于打开了工作站,身子还是往侧边靠了靠,也
许是因为同校的关系,也许是李赫的雄性荷尔蒙终于吸够了剂量,却没有挪开屁
股,1米7的高挑身材在李赫的侵略姿态下硬是表现得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

  终于打开了柳碧的X光片,陈医生指着柳碧裂成三瓣的肩胛骨道:「你看,
病人的肩胛骨已经完全碎成这样了,而且还有错位,不手术可能就要畸形了…
…」

  「嗯嗯!」李赫连连点头,接着看片子的机会光明正大的靠在美女医生的椅
子上,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心中暗自腹诽,柳碧刚刚吸了他不少生命能量,别说
骨折了,明天早上复查可能连裂痕都没了!

  陈医生不安的朝前弯腰,摆出十分消极的防御姿态,发现李赫盯着一张X光
片看个没完没了,只能找话题给自己壮胆:「你……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她是
你的妻子吗?」

  李赫大笑三声:「哈哈哈,她是我老师啊,新来的外科学助教,师姐你不知
道吗?」

  「啊?」陈医生吃惊道,「我怎么不认识?」

  「嘿嘿,」李赫解释道,「柳老师刚从国外回来,人家以前是王教授的研究
生呢!对了,师姐,这是什么?」李赫指着柳碧片子上胸口一圈和周围组织颜色
明显区别的圆形部位问道。

  陈医生犹豫了两秒,有些尴尬的给李赫解释道:「这是,呃……这是她的乳
房……」

  「哦哦,大吗?」李赫问道。

  陈医生明显回想到刚刚偷窥到的二人激情戏码,不由自主的感叹道:「真大!」
话一出口就感觉自己暴露了,刚软下去一点点的身子再次僵硬了起来,下意识的
观察李赫的俊脸,还好李赫似乎没注意道,反而指着圆形中央的一块1公分多一
点的高密度影问道:「那这是什么?肺部结节?」

  陈医生瞄了一眼片子,顿时更尴尬了有没有!这学弟怎么跟个没学过影像学
的白痴一样,连乳头都看不出来!

  「啊……嗯……好像是,要不你明天早上查房时问问主任?」美女医生决定
把锅甩给主任。

  「好吧……」李赫其实也知道那是柳碧的奶头,决定放过尴尬万分的学姐,
「那我看看柳老师的血呗,传染病筛查。」

  陈医生顿时用看渣男的眼神看向李赫,性伴侣要求看传染病筛查还有什么目
的?!

  「???」李赫歪头摆出可爱的天使表情回应她。李赫自己也很无奈啊,以
前不知道柳碧的历史还好,现在得知柳碧是早早达成百人斩成就的猛女,那许多
东西就该查查了。

  虽然成为分魂者后,李赫的体质不断的被火龙纹身持续的强化,免疫力大幅
增加,但也不敢说可以免疫世界上全部的病原体,尤其是一种病毒完全不在乎你
的免疫力有多强,它攻击的就是免疫系统,那就是HIV!

  还好柳碧住了院,手术前要做一堆术前检查,包括传染病,这也是为了保护
医生的同时避免纠纷,万一哪个病人术前没做检查,术后查出来有传染病,直接
把医生告上法庭那是一告一个准。

  看着除了接种过乙肝疫苗而升高的乙肝抗体阳性以外一切正常,李赫松了口
气,然后发现陈医生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不对了,立刻转移话题。

  「师姐,你这么漂亮的女生为啥会到骨科来值班?我听说骨科一般不让女生
值班啊!」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当然,男人也不例外,陈医生听到帅气的
学弟赞美自己,心中也是暗爽的回答道:「哦,我是来替我男朋友值班的,他和
他们主任晚上出去喝酒了。」

  「尼玛,明天有手术,今晚还去喝酒?还让自己的女朋友给自己顶班?」李
赫替陈医生鸣不平。

  「是啊是啊!」陈医生狂点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莫名其妙头上挨了一棍,李赫心中不满,还是迎合道:「也不是,也许你男
朋友是不得已呢?主任拉他喝酒,他也不能拒绝啊!」

  撬墙角这事吧,千万不能说女方现任的坏话,毕竟人对属于自己的事物都会
有一种包庇的心理,也就是我可以骂他千般不是,但是你不能说他一句坏话。

  也许是李赫持续散发的雄性荷尔蒙终于起了作用,陈医生不在意李赫离自己
越来越近,居然开始主动朝李赫说起了心里话,把对男朋友的不满都吐了出来。

  「我跟你说,我们交往纪念日那天,我给他买了个钱包,订了家高档餐馆,
一打电话,好嘛,在和朋友网吧开黑!完全忘了日子!还问我,『今天你过生日
吗?!』你说气不气!」

  「气啊!」李赫应和道,忽然想起来,自己别说柳碧、王馨的纪念日、生日
了,连自己老妈的生日都忘了。

  总之就是,男闺蜜。jpg。

  两人从陈医生的男朋友聊到学校里的趣事,从闹鬼的女生宿舍传说聊到国庆
节阅兵,二人越靠越近,李赫干脆把陈乐铃搂在怀里,看着女人不断开阖的双唇,
直直的吻了下去。

  「唔!」陈乐铃睁大了眼睛,顿时融化在了李赫的热吻之中,连自己的白大
褂衣扣被解开都不知道。

  李赫一边品尝着陈乐铃小巧而灵敏的舌头,一边把魔爪深入陈乐铃的白大褂
里抚摸她的乳房,顿时眼睛一亮。

  这个学姐虽然看起来属于身材高挑那一类的,但是却意外的有料!虽没有柳
碧、王馨那么丰满,但是也到了C罩杯的级别。

  「唔……唔……」陈乐铃没有抗拒李赫的大手,反而情动的主动用一双小手
在李赫胸口抚摸,仿佛要把自己被占的便宜给摸回来。吸入过量雄性荷尔蒙的她
已经无法拒绝李赫了!

  李赫抓着她的小手,直接隔着裤子按在他勃起的肉棒上。陈乐铃媚眼瞪得滚
圆,小嘴里香唾急速分泌,用小香舌顶着李赫的舌头吐了出来,推着李赫的胸膛
激动道:「我们去护士值班室!」

  「走起!」李赫站了起来,任由学姐拉着他的手快步走向护士值班室。

  大半夜的,走廊上的病房都关了灯,也没有病人家属闲得蛋疼在走廊上乱晃,
只听到今天手术病人的监护仪在「滴滴」的鸣叫,倒是护士吧台里,一个护士伏
在办公桌前趁着难得的闲暇假寐,陈乐铃牵着李赫,另一只手食指伸到樱唇前,
对李赫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二人蹑手蹑脚的绕到吧台后面的护士值班室,悄悄打
开门,溜了进去。

  李赫的手覆盖着陈乐铃的小手,两人一起把值班室的门关了上,然后对视一
样,就像两个成功搞了个惊天恶作剧的小孩一样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唔……」李赫大笑着把陈乐铃揽到怀里,一嘴吻了上去。

  「唔……唔……」陈乐铃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快速的解开身上所有的纽
扣,李赫也投桃报李的快速脱去自己才穿上没有半小时的衣裤。

  (衣裤:干!一会儿穿一会儿脱!老子不要面子的吗!凸(艹皿艹))

  如今也是秋天,天气转冷,七色堇省这块由于四季温差小,医院里连空调都
懒得开,美女医生白大褂里穿了一件外套已经脱掉,还有一件贴身的T恤,完美
的勾勒出她苗条的身段,看得李赫食指大动。

  见陈乐铃抓着T恤下摆,李赫伸手阻止道:「我来吧。」

  「嗯!」陈乐铃对李赫甜甜的笑起来,把双手举过头顶,李赫抓着陈乐铃的
T恤下摆往上撩,撩到脖子那就停了下来,露出了她身体雪白的肌肤,以及黑色
胸罩包裹的丰满奶子,仔细的打量起来,陈乐铃的身材修长苗条,但是奶子意外
的丰满,还有两条精致的锁骨以及凹陷的锁骨上窝。

  陈乐铃在黑暗中久久没等到李赫把她的T恤脱下来,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有
些小惊慌:「怎么了?快帮我脱掉呀……」

  「嘿嘿嘿嘿嘿嘿……」李赫发出淫魔得意的淫笑,「不急,嘿嘿嘿嘿嘿嘿,
看我的抓奶龙抓手!」

  双手蜷曲成爪,biu~ 的一下隔着胸罩抓在陈乐铃的奶子上。

  「哦!好软!」李赫一边揉捏,一边发出满足的呻吟。

  「唔哦……讨厌……」陈乐铃上两点被攻击,不满的呻吟着扭动娇躯,企图
自己把T恤脱下来,只是这个情况是最难脱衣服的,因为她看不到衣服的情况,
还有个大淫虫李赫在从中作梗。

  李赫干脆的横抱起不断挣扎的陈乐铃,压到了床上,陈乐铃直接手脚并用的
乱踢了起来,这是人在无法看到的情况下突然变换环境的应激反应。

  「别动!」李赫一把捞住陈乐铃踢过来的大腿,伸出舌头美美的舔了一口。

  「唔!」陈乐铃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无奈的停止了挣扎,从T恤里瓮声
瓮气的撒娇道,「快放开我啊!」

  「先让我看看你的奶子……」李赫伏身压在陈乐铃身上,把她的奶罩往上推,
她柔软的双乳如布丁一样颤抖。

  「你的奶头都硬了呢!」李赫用手指捻动陈乐铃胀成花生米大小的奶头,调
笑道。

  「唔!别……」蒙着脸被一个才见面半个小时的陌生人如此肆意地玩弄自己
的身体,即使被李赫的雄性荷尔蒙弄得春情勃发,陈乐铃还是止不住从心里涌出
一种羞耻的感觉。

  「别停?继续?」李赫开玩笑道,低头含住陈乐铃的奶头细细品味,被层层
衣物、胸罩捂了一天的奶头微咸中带着一股奶香。

  「就……啊……就……就这样吧……」陈乐铃双手抓着各自的衣袖,把胳膊
从T恤中解放了出来,却没有取下蒙着脸的T恤,突然被唤醒的对男友的忠诚让
她不愿意面对李赫。

  「哼!」李赫冷笑一声,直起腰,扶着陈乐铃的大腿,用食指勾着陈乐铃湿
了一片的小内裤拉了下来,她的阴阜上的阴毛剃得很干净,大阴唇较小,完全无
法裹住内里深褐色如蜯肉一般的小阴唇,满是滑腻淫液的小阴唇顶端一颗可爱的
粉色阴蒂探出了头。

  李赫轻抚着陈乐铃小阴唇之间的沟槽,让手指沾满了她满溢的淫水,「剃得
这么干净,是你男朋友要求的吗?」

  「哼嗯……啊……啊……啊……」陈乐铃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发出小
声的淫叫。

  见陈乐铃不愿意回答,李赫也不强求,把陈乐铃的T恤卷到她鼻梁上,一边
把手指伸入陈乐铃温暖的小穴,一边低头和陈乐铃吻了起来,陈乐铃丝毫没有抗
拒,主动的伸出小舌头和李赫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两人互相吞噬着对方的唾液,
发出啧啧的声音。

  没多久,陈乐铃就被李赫用手指指奸到了高潮,身子弓了起来,大量的淫液
顺着李赫的手指喷到了床上。

  「哦豁!好多!」李赫从陈乐铃的淫穴里拔出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高潮
中还没缓过神的陈乐铃下意识的含住李赫的手指像婴儿一样吮吸。

  「唔唔……唔?呸!」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自己分泌物的味道,「你好讨厌!」

  「哈哈哈哈!」李赫大笑着扶着自己的肉棒,硕大龟头顶在陈乐铃的嘴唇上,
「那试试这个!」

  看来陈乐铃也有过口交的经验,她蒙着眼睛也知道自己嘴唇上是男人的龟头,
狠狠龇牙咧嘴道:「我咬死你这个坏蛋!」说着侧头一口含住李赫的龟头,体贴
的用嘴唇包裹着牙齿,顺着吮吸的力道,把李赫的肉棒深深的吞到喉咙里,直接
来了个深喉,天鹅一样纤细的颈部凸出了一个粗大的长条形,那是李赫肉棒的形
状。

  「哦……」李赫舒爽的抚摸陈乐铃凹陷的脸颊,「你男朋友把你调教得真好!」

  这一句刺激到了美女医生,她快速的挺动皓首,吞吐着李赫的肉棒,那架势
似乎想把肉棒直接吞到肚子里一样!

  「好样的!」李赫从美女医生的嘴里拔出肉棒,跪到美女医生的胸口,把肉
棒插入她深深的乳沟里,陈乐铃自觉的捧着自己的奶子挤压李赫的肉棒,低头张
嘴含住顶在她下巴上的龟头,一边吮吸,一边熟练的搓揉着自己的奶子给李赫打
奶炮。滑嫩柔软的奶子给李赫的肉棒带来不一样的快感。

  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陈乐铃双乳的肌肤都被搓得发红,李赫终于从她的嘴
里拔出满是唾液的肉棒,挪了一下身子,跪到她双腿之间,打算提枪上马。

  「等等……从后面来!」陈乐铃立刻开口请求道。

  「木问题啦!」李赫从善如流,帮陈乐铃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床上。

  美女医生的臀部是完美的心形,从背后看十分漂亮,臀部下方的大腿纹了两
个剑盾样的纹身,是某一款很出名的中世纪战争RPG游戏的标志。

  基本上这类游戏没有女生喜欢玩,而且纹在背后她本人也看不到,只能用来
取悦她的男友,再加上她刮得十分干净的阴部,以及熟稔的口交深喉和乳交,看
得出陈乐铃真的很爱自己的男朋友。

  沾满口水的肉棒也不需要润滑,李赫扶着肉棒,龟头在陈乐铃满是淫水的小
穴口上扫动了两下,便缓缓插了进去。

  「唔!!好大!!!」美女医生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发出沉闷的呻吟。

  李赫一边缓缓插入,一边抚摸着她的心形臀部,感受着美女医生的淫穴,淫
穴里温度较高,还有层层叠叠细小的凸起,虽不如王馨刚开苞时那么紧窄,但也
差不了多少,一点也不像被深度开发过的样子。

  「师姐,你和你男朋友交往多久了?」李赫带着疑惑问道。

  「七……七年了……啊……你的……你的肉棒好大啊……啊……顶……顶到
底了……哦……啊……啊啊……啊……」

  「好吧……」李赫耸耸肩,看着在美女医生淫穴外还露出一截不短的肉棒,
「还不止呢!」

  「啊……啊……什么?」

  李赫抓着陈乐铃的手腕,把她上半身拉离了床面,然后往外缓缓拔出肉棒,
直到只剩龟头卡在阴道口,接着重重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陈乐铃发出大声的喊叫,李赫的
肉棒突破了她的宫颈口,直直的插入子宫,重重的撞在宫底的软肉上。

  「唔……啊啊啊……啊……全……全插进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陈乐铃直接被这一记重击肏到了高潮,紧窄的淫穴被李赫的肉棒完全堵住,
淫肉与肉棒完美的贴合在一起,大量的淫液继续在子宫之中无法排出,小腹都鼓
起一块。

  「陈师姐,这就不行了?」李赫嘿嘿的笑着,抵抗着美女子宫中传来的强大
吸力和淫肉剧烈蠕动的阻力,艰难的抽插起来。

  「啊……啊……我……我重来没有过……宝宝……宝宝……你这次……肏得
好厉害……宝宝……抱着我……肏我……啊啊啊啊啊啊……」美女医生摇晃着脑
袋大声呻吟。

  「宝宝?我不是你男朋友哦,陈师姐!」李赫残忍的一把摘下蒙着美女医生
的T恤,她乌黑的长发四处披散。

  「不……」美女医生发出一声哀鸣,只能正视自己正被一个刚认识的陌生男
人从背后肏干的事实,而且这个男人的能力比她的男友不知强大多少。

  「啊……啊……宝宝……我……啊……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好长
……好爽……啊……啊……我的……我的小穴……要……要被撕裂了……啊…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

  李赫不理师姐发出似哭似泣的忏悔呻吟,伏到她优雅的背上,一边肏干,一
边在她的美背上种下一颗颗鲜红的草莓。

  没一会儿,陈乐铃就被李赫肏到忘记了现实,忘我的扭动腰肢,配合着李赫
的肏干,她的臀部柔软而有弹性,每一次撞击都掀起一波波臀浪。李赫双手绕到
她的胸口,把玩着她前后晃动的丰满奶子。

  「干我……啊……肏……肏我……啊……啊啊……师弟……使劲肏我……揉
我的……我的奶子……啊……啊啊……对……肏我……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她终于面对现实了。

  看陈乐铃高潮迭起忘我的淫叫,反倒是李赫有些担心了,他拔出滚烫的肉棒,
巨量的淫水滚滚涌出,抱着陈乐铃翻身,自己躺在床上,让陈乐铃坐在他腿上。

  「我说师姐,这护士值班室的隔音效果怎么样啊?」

  陈乐铃面对着李赫,扶着肉棒对准淫穴坐了下来,晃着屁股和脑袋,一边淫
叫一边回答:「啊……啊……师弟你……你放心……啊……啊……隔音……啊
……一级棒……他们主任……啊……经常带……啊……护士进来……啊啊……都
……都没人……听到……啊……啊……别停……快肏我……啊啊啊啊啊……用
……用你的大肉棒……肏……肏烂我的小屄……啊啊啊……师弟……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李赫: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

  然而美女医生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扭动把手的声音,还好门锁住了。两人一
惊,陈乐铃立刻停止了套弄,重重的坐了下去,李赫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子宫中,
接着快速趴下,二人变成侧躺的姿势,一把把被子盖了过来,顺手按着李赫的脑
袋把他整个人按到被子里面。

  锁头发出声响,门开了。

  李赫听到一个踢踏着高跟鞋进来的声音。

  「啊啊啊啊!迟到了迟到了!要被骂死了!咦什么味道?好好闻!」是一个
年轻女性的说话声,「陈姐,又来替你男朋友值班吗?」

  「是啊!唔!」

  李赫躲在被窝里,肉棒插在美女师姐的阴道中一动不敢动,头完全埋在陈乐
铃丰满的奶子中,干脆张嘴吸吮她的乳房。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草莓,播种一个一个肯定不够,会结
出许多的许多的草莓,啦啦啦种草莓啦啦啦种草莓,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种草莓,
到那个时候奶子的每一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满是鲜艳的草莓……(请用
种太阳的曲子唱)

  陈乐铃强忍着胸脯传来的刺激不敢出声,终于等到那小护士换好了衣服,冲
出了值班室。「来啦!来啦!老师!我来啦!」

  「喂……你敢不敢关门先……没素质!」陈乐铃小声BB。

  李赫从被子里探出头,「走了?」

  陈乐铃把被子撩开一个缝隙低头望了进去,发现她奶子上、乳沟里、锁骨上
被李赫种了十多颗草莓,甚至还把一颗奶头吸得肿胀到透明发亮,两颗奶头一颗
大一颗小的,有些滑稽。

  「你狠……」陈乐铃咬牙切齿,想用眼神杀死李赫。

  开玩笑!我李赫的脸皮堪比贾英雄,会怕你?!李赫用淫荡的眼神回瞪,抱
着师姐的纤腰,下体开始挺耸肏干了起来。

  「唔唔……啊……」陈乐铃咬着下嘴唇,把呻吟咽回了肚子里,张嘴道:
「别……门开着!」

  「呵呵!」李赫不屑的小声笑道,「叫主人!」

  陈乐铃用不可思议的眼神:你疯了!

  李赫用力肏干,年久失修(也许是被主任用得太多)的双层钢架床发出嘎吱
嘎吱的呻吟,李赫眼神回敬过去:叫不叫?!

  「唔!」陈乐铃咬着食指不让自己淫叫出来,担心的看了看大开的门口,终
于小声道:「主……主人……」

  「乖!」李赫满意的摸摸头,「说,你是淫荡的小母狗!」

  陈乐铃咬牙切齿:「你是淫荡的小母狗!」

  「干!」李赫一记猛肏,肉棒再次肏入陈乐铃的子宫:「不是我!是你!」

  陈乐铃身子一震,差点高潮,强忍着快感不甘示弱的重复:「不是我!是你!」

  「呀喝!」李赫乐了,「你自找的!」说罢快速挺动下身。

  「啊!」陈乐铃终于大叫了一声,赶忙捂住自己的小嘴,「我是淫荡的小母
狗……啊……啊……行了……行了吧……快……快停下来!」

  两人互动了一会儿,门口再次传来脚步声,陈乐铃急忙把李赫塞回了被子,
宁愿奶子被李赫种满草莓也不愿意暴露。

  李赫毫不客气的张嘴含住她的另一颗奶头使劲吮吸啃咬。

  「真是的,现在的小年轻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关上
门,顺便上了锁。

  然后传来淅淅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哟,小陈,不好意识,睡了吗?」

  「唔!」陈乐铃抱着在她奶子上不断啃咬的李赫的脑袋,把他埋得更深,
「没……没有……」

  「那就好,你生病了吗?声音这么怪?」

  「唔……没……没有……」陈乐铃扭动着身体,用大腿摩擦李赫。

  「什么味道这么好闻?咝……奶胀了!啊!忘记带挤奶器了!」

  陈乐铃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掀开被子,推开了李赫的脑袋,心疼的看着自己
另一颗奶头也被吸得锃光瓦亮。

  李赫抬起头,发现床对面站着的是那个之前在护士站假寐的护士,她换班过
来休息了,女护士背对着二人,身上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和一件棉质围胸,她捋
着围胸的下摆脱了下来,丢到一旁的桌子上,围胸中间还有一片湿痕。

  从背后看,也能看到护士从侧边露出的丰满乳肉。

  李赫搂着陈乐铃,一边小幅肏干着美女师姐,一边看着哺乳期的护士换衣服,
知道护士把她睡衣的纽扣系好,李赫急忙躺回床上,把被子盖过头顶。

  「小陈,睡了,我关灯咯?」

  「嗯!」陈乐铃咬着被子,发出模糊的声音。

  「啪」的一声,值班室的灯关了,护士爬上了门口的床。

  完蛋!床上搂在一起的二人同时想到。

  偷情被熟人堵在床上怎么办?!急!如果手机在身边,陈乐铃真的想百度一
下。

  两张床挨在一起,李赫也不敢再用力肏干了,这床随便动一下就会嘎吱嘎吱
响,如果床发出机械的晃动声响,那肯定会被发现,但是小幅度的还行。

  肉棒缓慢的在师姐的阴道里进出,李赫从被窝里藏着的裤子里摸出手机,用
冰冷的屏幕压蹭了蹭陈乐铃的奶头。

  陈乐铃了然,上半身转身从床头柜上放着的包包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调开
微信扫一扫,塞进被窝,李赫点开自己的二维码,二人一边悄悄做爱,一边加了
微信好友。

  李赫把陈乐铃标注「炮友」,陈乐铃把李赫标注「亲爱的爸爸」。

  李赫:「(`?ω?′)你怎么不标注成10086官方微信号?」

  陈乐铃从善如流把李赫的名字改了。

  10086:怎么办?我被堵住了,怎么出去?!

  炮友:等!等她睡着了!

               床嘎吱一声

  炮友:别这么用力!

  10086:(*/ω\* )

  10086:你自己也动一下啊!

  炮友:我怎么动?!

  10086:控制你里面的肌肉蠕动啊!

  炮友:我试试……

  陈乐铃控制着淫肉蠕动,使阴道变得更加紧窄,加上她肉壁上的小颗粒,给
李赫的感觉就像在肏一个活体的飞机杯一样。

  两人一边微信聊天,一边悄悄做爱,过了十来分钟。

  炮友:主人,我不行了!

  10086:坚持住!你可以的!!!!

  炮友:记单词鼠尾草!!!@@@ 陈乐铃在微信上按出一排乱码,发出粗重的
喘息,终于忍不住了,她使命的抱紧李赫,丰满的奶子堵着李赫的鼻子,氧气都
进不去了,同时上方的大腿使劲缠绕着李赫的腿,淫穴里的淫肉一阵痉挛,强大
的吸力从子宫深处传来。

  李赫咬着陈乐铃的奶子,顺势把肉棒插进陈乐铃的子宫深处,滚烫的精液射
了出去,在陈乐铃子宫中和她的淫液完成了交汇。

  10086:我好了!

  三分钟后,陈乐铃的高潮终于停了下来。

  炮友:混蛋!

  10086:???

  炮友:我是危险期!!!你怎么能射到我里面!!!!

  10086:那不正好,淫荡的小母狗给主人生一串狗崽子。

  炮友:渣男!滚!

  10086:那明天吃点事后药呗。

  炮友:只能这样了,希望有用……

  10086:你的奶子真软!

  炮友:求你别吸了!皮肤都要被你吸破了!

  陈乐铃撩开被子,手机幽冷的光芒中,李赫含着她的奶头,无辜的看着她。
陈乐铃对李赫比了个中指,盖上被子。

  李赫乖乖的吐出陈乐铃的奶头,往上拱了拱,开始轻吻她天鹅一样纤细的脖
颈。

  10086:爸爸的肉棒大吗?

  陈乐铃有些食髓知味的用大腿摩擦李赫的身子。

  炮友:呵呵,再到有什么用,碰到女人还不是乖乖的束手就擒!

  10086:你不要乱动……

  炮友:???

  炮友:怎么又硬了!!

  10086:哼,知道厉害了吧!

  炮友:主人!我不行了!别在干了!

  陈乐铃再次喘息起来,并配合着李赫小幅度的扭动腰肢。

  10086:呵,身体很老实嘛!

  炮友:可恶!我榨干你!

  10086:谁怕谁?

  由于房间里满是李赫蛋蛋双倍附魔后产生的强烈雄性荷尔蒙,小心翼翼做爱
的两人的床没有动静,门口护士的床却发出了机械的嘎吱声。

  10086:什么情况?

  炮友:什么什么情况?你再肏深一点!

  10086:现在可以了吧?

  炮友:舒服!爱死你的肉棒了!

  10086:屁股扭一下!

  炮友:好的。

  炮友:爽死了!作为奖励,让你吸下我的奶头。

  10086:谢谢!

  10086:不是,我是说那边床上什么情况?

  陈乐铃把奶头喂到李赫嘴里,然后侧耳倾听,发现护士那边床上传来细微的
呻吟。

  炮友:她在自慰,别用力咬!

  李赫叼着陈乐铃的奶头拉扯成了长条形。

  10086:卧槽!你们医护人员都这么乱的吗?

  炮友:没有,她特别骚的,和主任偷情的就是她了,孩子是不是她老公的都
不一定呢!

  10086:贵圈真乱!

  炮友:还不是你的错!

  这种小幅度的做爱就是慢工出细活,李赫肏了陈乐铃半个小时,又把她翻身
过去,从背后侧躺着又肏了半个小时,才把陈乐铃伺候到再次高潮。

  10086:睡着了?

  炮友:嗯,你快走吧!

  10086:我还硬着呐!

  炮友:听师姐一声劝,早日割了吧!

  10086:你真是拔吊无情!

  炮友:呵呵!

  陈乐铃用大长腿把李赫踹下了床。

  惹不起惹不起,李赫撩开陈乐铃的被子,用手机照着从里面掏出自己的衣服。
在灯光照耀下,陈乐铃满脸晕红,媚眼如丝,下体泥泞不堪,阴部、腿上到处都
是淫水和精液,床也湿了一大片,她上半身更是不堪,脖子上、奶子上、锁骨上
密密麻麻的不知被李赫种了多少草莓,如果她翻个身,背上的草莓也不会比胸前
的少!

  「咔擦!」李赫拍了张照发给陈乐铃。

  陈乐铃一看,气得拿起枕头砸向李赫,李赫一把接过,丢了回去,转头打算
穿上衣裤,然后看到另一张床上躺着的女护士,动起了心思。

  陈乐铃急吗咄咄咄的按手机。

  10086:你干什么!不要作死!

  李赫没有理会她,掀开了女护士的被子。她的睡衣大开,睡裤和内裤拉到腿
弯,手指还放在自己湿漉漉的淫穴中,另一只手的手指含在嘴里,看得出和陈乐
铃一样在努力压抑自己淫叫的冲动。

  女护士长得很漂亮,一张椭圆的脸蛋上满是高潮红的红晕,眉毛细细的似弯
非弯。奶子比陈乐铃大了不少,哺乳期的乳房圆滚滚的,深色的乳晕很大,奶头
也是陈乐铃的两倍,高高的耸起,周围还有奶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人奶的香味。

  李赫看了十分感动,并爬上了床。

  陈乐铃急忙下床打算阻止,却不料被肏了近三个小时后腿软无力,整个人跪
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李赫从女护士淫穴中的拔出她手指,换成自己的肉棒插入
了早已充分润滑过的淫穴。

  「唔……」女护士在睡梦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好大……」

  等陈乐铃走到床边,李赫已经抱着女护士的双腿,开心的肏干了起来。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女护士嘴里发出呻吟声,陈乐铃急忙上前要
推开李赫,却被李赫揽着腰肢,把头埋进她的奶子里。

  李赫就这样,下体不断肏干着女护士,左手揉捏着女护士不断溢出乳汁的奶
子,右手揽着陈乐铃,嘴里还不断舔舐陈乐铃的奶头。

  「啊……坏……坏人……」陈乐铃浑身酸软的抱着李赫的头呻吟了起来。

  突然之间!陈乐铃丢在她床上的手机响了!

  「卧槽!」陈乐铃鼓起勇气挣扎开了李赫的束缚,光着脚小跑过去打算挂断。

  女护士也终于被吵醒了!

  什么情况这是?!女护士一时没反应过来,李赫赶快俯下身,张嘴亲上女护
士的小嘴。

  「唔唔?」女护士美眸睁得滚圆,没认出自己身上的男子是谁,双腿下意识
的盘到李赫腰上,随着他的肏干扭动腰肢。

  陈乐铃把拒绝按成了接听,只能把手机放到耳朵上。

  「喂?宝宝?啊,我在医院呢,替你值班!」是她的男友。

  女护士轻轻拍了拍压在她身上的李赫的背,用舌头顶着李赫的舌头,李赫于
是抬起头,二人唇分,顺手啪的一下打开了灯。

  护士惊讶道:「啊……啊……你……你不是……啊……53床的……家属吗
……啊……啊……你的……肉棒……好大……啊……把……把我的小穴都……都
塞满了……」

  陈乐铃见女护士没有反抗,松了口气,给男友解释了起来。

  「什么声音?哦,郑姐和我说话呢!哪个郑姐?就是郑雪玉啦!」说着给床
上二人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郑雪玉呻吟着低头看了下在自己小穴里进出的粗长肉棒,又看了看光着身子,
满身吻痕的陈乐铃,奸笑了起来。

  「啊……啊……原来……啊……你们……一直在搞啊……啊……啊……」她
小声呻吟道。

  「郑姐,你一直都没发现吗?」李赫问完,低头含住郑雪玉的大奶头,轻轻
一吸,香浓的人奶溢满了口腔,让他幸福的眯上眼。

  自从上次和贾英雄的炮友母老虎来了一发后,就没喝到人奶了!

  郑雪玉抱着李赫的头,对陈乐铃招了招手。

  打电话中的人一般不会拒绝旁人的要求,陈乐铃不疑有他,走了过去,坐在
床头。

  郑雪玉转头亲吻在了陈乐铃赤裸的桃心形小屁屁上,空出的一只手绕到陈乐
铃前方,手指探向陈乐铃腿间。

  「啊……啊……你们……你们玩得太……啊……太厉害了……这么湿……啊
……啊啊……」

  陈乐铃被突然袭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只手握着电话,一只手徒
劳无功的想要阻止郑雪玉的攻击。

  「啊……没……没事……郑姐和我闹呢……啊……没事我挂了啊……不是,
你还有什么事?」

  陈乐铃极度想挂电话,可惜他男朋友不想,一直很宠男友的陈乐铃只能无奈
的和她男友煲起了电话粥,电话那一边,她那陪主任喝酒喝醉了的男友怎么也想
不到,自己的女友半夜一点钟正被她口中的郑姐玩弄着湿漉漉的小屄。

  李赫满足的把郑雪玉的奶水咽下,抬起头来,看陈乐铃不断扭动着身体还强
自镇定的和男友打电话,于是从郑雪玉的淫穴中拔出肉棒,跳下床,湿漉漉的肉
棒拍打陈乐铃的腰肢,并按着她的头,郑雪玉也从陈乐铃的淫穴中拔出手指。

  陈乐铃乖乖的蹲了下去,一边听着男友的唠叨,一边吸溜溜的舔起了李赫沾
满她和郑雪玉淫水的肉棒,床上郑雪玉也爬了过来,俯身一起舔舐李赫的肉棒,
二女的舌头不时的在李赫的肉棒上相交。

  陈乐铃:「吸溜……唔……郑姐带了只雪糕给我,嗯,嗯,秋天为什么不能
吃雪糕!我又没来月经!吸溜……」舔得更起劲,干脆张嘴含住李赫的肉棒,来
了个深喉。

  郑雪玉不满的看着陈乐铃霸占了李赫的肉棒,干脆对着陈乐铃的手机大喊:
「你女朋友吃『雪糕』吃得可开心了!」这里雪糕加重音。

  电话里传来陈乐铃男友的大舌头声音:「郑姐,你,你别折腾我家乐铃了!」

  「切!这叫什么折腾!」郑雪玉终于从陈乐铃嘴里抢过了肉棒,陈乐铃继续
和男友打电话。

  给李赫口交了一会儿,二人一起把陈乐铃弄到了床上,李赫抱着陈乐铃的大
长腿,再次和她合为一体。

  「啊……啊……啊……啊……你……你刚刚说什么……我……啊……我没听
到……啊……啊……」陈乐铃被李赫肏得有些语无伦次,她的两颗奶头被郑雪玉
捏着把玩,作为回报,郑雪玉的奶头则被李赫捏着把玩,一股股奶水被挤了出来,
洒到陈乐铃身上。

  「啊……」郑雪玉抢过陈乐铃的手机,按了免提丢到一边。

  「喂,乐铃,你,你怎么叫成这样?」

  「啊……啊……郑……郑姐在……啊……挠我痒痒……啊……啊……哈哈
……哈哈哈……」陈乐铃努力的憋出笑声。

  郑雪玉把李赫的脑袋重新按进她的胸脯上,给他喂奶,「啊……啊……我们
……你家……乐铃……啊……也……也在挠我痒痒……啊……哈哈哈哈……」

  二人一起努力的假笑,场面十分之辛苦。

  「哦……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哈哈……啊
……啊……」陈乐铃发出痛苦的假笑呻吟,她已经快被李赫肏得高潮了,「啊
……啊……哈哈……哈哈……宝宝……我……我挂了哈……你……你早点睡…
…」

  「嗯嗯,你,嗝,你也早点睡。」

  手机挂断,终于结束了二女的痛苦,陈乐铃放心的大声淫叫了起来。

  「啊啊啊……主人……主人……啊啊啊啊啊……主人……你的……你的大肉
棒……肏得……肏得小母狗又要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郑雪玉歪头疑惑:「啊……你们……啊……啊……你们以前认识吗……啊
……主人……小母狗什么的……啊……啊……」

  李赫吐出她的奶头:「没有,刚认识3小时。」

  郑雪玉吐了吐舌头佩服道:「厉害!」

  李赫一巴掌拍在她满是唾液和奶水的大奶子上:「喊主人!你这只淫荡的小
母牛!」

  郑雪玉躺了下去,熟练的像是碰瓷专业户:「主人!快用你的大肉棒肏你淫
荡的小母牛!」

  李赫从陈乐铃高潮后的紧窄小穴中拔出肉棒,插进了郑雪玉的淫穴中。

  「哦……哦……主人……主人……你的……你的肉棒……真大……啊……啊
……顶……顶到子宫里了……哦哦……好……好厉害……我好舒服……啊啊啊
……啊啊啊……太厉害……太厉害了……啊啊啊啊……要……要被顶穿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赫得意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说罢低下头,继续叼着她的奶头吸奶。

  「啊……啊啊……主人……主人……不要……不要一直吸这边啊……啊…
…乐铃……你……你也来吸……吸姐姐的奶……啊……啊……胀得好难受……啊
……啊……」

  陈乐铃从今晚的不知第几次高潮中缓过神来,困难的在床上趴了过来,叼着
郑雪玉的另一只奶头吮吸起来。

  「哦……哦……我的……我的小宝宝们……都……都在吸妈妈的奶……啊
……啊……」郑雪玉淫荡的小脸上居然浮现出了母性的光辉,「啊……小宝宝的
肉棒在……在妈妈的小屄里……啊……啊……肏着……啊……想要回到……妈妈
的子宫里……啊……啊啊……妈妈……妈妈的子宫……永远……属于你……啊
……啊……宝宝……射给妈妈吧……啊……啊……妈妈……妈妈被宝宝肏上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高潮的郑雪玉阴道里拔出肉棒,李赫抓着还在吮吸乳汁补充体力的陈乐铃
压在郑雪玉身上,两人湿漉漉的小屄叠在一起,陈乐铃被肏得红肿充血无法关闭
的阴道口中,白浊的液体顺流而下,流淌到郑雪玉的阴户上,居然有几滴被陈乐
铃同样红肿的小屄给吸了进去。

  李赫压在陈乐铃背上,开始肏干起她的淫穴,肏了一会儿后,又拔出来肏干
郑雪玉的淫穴。

  「啊……啊……乐铃……你……你咬痛我了……啊……啊……主人……继续
……继续干你的……小母牛……啊……啊啊啊……宝宝又插进妈妈的子宫了…
…好爽……飞了飞了……啊啊啊啊……我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好胀……啊……肚子好胀……胃胀……下面……下面的小屄
也胀……子宫……子宫也胀……啊啊啊……啊……好饱……好满足……我……我
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精液射到郑雪玉子宫里,李赫满足的拔出肉棒,无情的让浑身酸软的二女
用她们的奶子给他的肉棒清洁,结果在二女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不小心又硬了。

  「……你是种马吗?」陈乐铃跪在李赫胯下,抚摸着从郑雪玉乳沟中露出的
李赫的肉棒。

  郑雪玉用奶子给李赫打着奶炮,指缝中的奶头不断的溢出香甜的乳汁,闻言
吐出李赫的龟头,点头肯定道:「种马本马了!」

  还能怎么说呢?双倍火龙纹身牛逼!!!

  李赫怒了:「别废话,都上床去!」

  二女不满的撒着娇,身体很老实的滚上了床,在李赫的指挥下摆出了69的
姿势,体力消耗最大的陈乐铃躺在床上,脸上是郑雪玉的小屄,郑雪玉则弯腰把
脸埋到陈乐铃两腿之间,二女不断的吮吸着对方淫穴中的淫水和混杂其中的李赫
的精液。

  接着李赫就两头跑,肏干郑雪玉的淫穴时,陈乐铃抬头亲吻吮吸她的两条龙
纹身的蛋蛋,把郑雪玉肏到高潮后换一边肏陈乐铃的淫穴,郑雪玉则低头用舌头
舔舐他从陈乐铃小穴里抽出来的,带着大量淫水的肉棒。

  终于又在陈乐铃子宫里射了一发后,两女坚持不住了。

  三人躺在狭窄的值班床上,结果李赫又硬了,只能抱着两女其中一人肏干,
另一人抓紧时间休息,肏到高潮后换另一个人。到两女都恢复好体力后,又来一
轮三人大战。

  直到7点钟,两女都被李赫内射了数次,小腹都鼓了起来,而且脱水得十分
严重,郑雪玉两只饱满的乳房所有的奶水存量都被榨干,估计接下来两个月二女
都不愿意再见到肉棒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jpg。

  加了郑雪玉的微信,郑雪玉建了个「医院插座修理」的群,把李赫和陈乐铃
拉了进去。接着三人告别,二女都把衣领竖了起来,毕竟她们除了脸上,各个私
密、不私密的部位都被李赫种了草莓,可以说是「体无完肤」了,郑雪玉悄悄打
开门,观察了下没人,把李赫放了出去。

  李赫回宿舍休息,躺在床上,群里发来信息。

  哺乳期小护士:今天早上主任查房,53床病人要求重新复查个X光,主任
都惊了!

  哺乳期小护士:【图片】哺乳期小护士:骨折居然是误报,主任打算把放射
科的拎出来鞭打一百八十次!

  炮友:@ 哺乳期小护士郑姐,还不回家啊?

  哺乳期小护士:马上就回了,还要回家奶孩子呢!

  哺乳期小护士:哎呀,你们把我家娃的口粮都吃完了!

  炮友:我更惨,没走到医院门口就被我导师抓到了,今天开始72小时都要
泡实验室里不能出来!【怒】10086:美女们,改天再约一次啊!

  哺乳期小护士:昨晚折腾惨了,这两个月都不想见到你,谢谢!

  炮友:同上,匿了!

  李赫:「嗯……要不要提醒她们俩还没吃事后药?」

  想了想,李赫决定还是不要打扰她们了,毕竟她们都不想见到他,嗯,绝对
不是报复!

----------------------------------------------------------
ps:搬回昆明和父母住在一起后真没机会写文……
ps2:下次更新估计又要过一个多月了……
ps3:关于征文,当时的构思都忘了……版主大大见谅!
鞠躬!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