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救赎】 第二十二章 泥泞(上)【感谢大家的支持~】

  • 【姐姐的救赎】 第二十二章 泥泞(上)【感谢大家的支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2019年10月6日独发于SIS001
字数:10850
欢迎点击→交流贴与作品列表

  

  ————————————————

  1.

  「上周只和小巫女视频了两次……」小雨的嘴撅得老高,委屈巴巴道。

  「狗妹啦,上周……确实太忙了。」我陪笑道。

  「是吧。」对我的解释,她显然不是很信服,「是身边有别的女人,不方便
视频,对吧。」

  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确实,曲珊珊在房里的时候,视频确实有些不便。与
小雨视频的日常,是暧昧的情话和挑逗的画面啊。

  而且,与「任人宰割」的少女天天共处一室,对我的意志也是个巨大的考验。
好在,两次视频的过程中,小雨都用影像和声音帮助我释放了一次。

  「哼~ 不过小巫女最近也很忙。芸姐和小梵天天都在训练,拉丁舞这边都是
我一个人在管……」小雨伸手揉捏着鼻梁,一脸疲倦道。

  我一直不敢在小雨面前提这件事,担心戳到她因为腿伤而无法一起参与的心
事。但看她主动提起的样子,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

  「可惜,看不到小巫女一起上台表演呢~ 」我搂过她的肩膀,道,「听芸姐
和小梵说,小巫女的舞姿可棒了。」

  「其实,小巫女不是完全不能跳。只是可能会在过程中出现意外的失误。」
小雨说,「如果哥哥想看,小巫女可以跳给哥哥一个人看~ 」

  「好嘞~ 」我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等哪天小巫女没这么累的时候,
我一定要抽出一整天时间好好欣赏。」

  想到身穿芭蕾舞裙和连裤袜的小雨在家中为我一人独舞的场景,我便感到一
阵口干舌燥。

  可以想象,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我一定会在她谢幕之前忍不住冲上去释放
原始欲望的。

  「哥哥,小巫女觉得你在想不好的事情哦~ 」小雨在我脸颊上回吻了一下,
然后在我耳边轻声道,「不过,到时候,哥哥想怎么样,都可以~ 」

         ————————————————

  第二天,我又来到了L 县。不过,这次的车上多捎了一个人。

  抵达后,姐姐让我去处理公司的事,她去找阮军当她的司机。

  一天的宣传工作很快结束了。L 县人流量稍大的区域,都贴上了展销会的广
告。

  与公司的销售人员沟通下来,他们觉得集客和预热需要更长的时间。于是我
们调整了时间表,将展销会的时间定在了半月后的周末。

  正准备和姐姐联系一下,她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

  「阿晨,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常规的问候之后,她忽然说。

  「当然。」隐隐猜到她想要我陪她去的地方,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阮军一向识趣,知道不方便让他陪同。他多次强调,让我来开车。而且,在
经过某个区域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尤其,要小心路上的小孩子。」他意味深长道。

  「啊?为什么?」我有些不解。

  「那附近有户人家,女人生了个先天脑瘫的孩子,跟野男人跑了。那家男人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整天把孩子放到路边,自己在附近看着。巴不得过来一
辆车将他孩子撞死,然后狠狠的敲上一笔。半年前,有一辆外地车经过刮倒了他
的傻儿子,被敲诈了五千。」阮军摇头叹气道,「那段路是前往沐林村的必经之
路。冯兄弟,千万小心。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我。」

  上次车祸后改的LED 大灯派上了用场。在没有光污染的乡镇小路上,白色的
车灯将路边的每个角落都照得亮堂堂的。

  我小心翼翼的驾驶着。经过阮军说的区域时,没有看到小孩,只有一个男人
躺在路边的躺椅上抽着烟,不知是不是那位「守株待兔」的爸爸。

  再往前,导航便没有什么用了。姐姐开始为我指路。前面的道路渐渐变窄,
岔路也很多。如果没人指路,恐怕很难找到正途。

  在一口标志性的池塘处,我们从乡道拐进了村路——理论上绝对的单行道。
只要有汽车在行驶,自行车都没法过去的村路。

  夜晚的沐林村静悄悄的。汽车的声音已经称得上最大的噪音了。

  周围的房子以自建的小二楼为主。越往村里,房子便越简陋。很多户人家都
没有亮灯,而亮着灯的人家几乎都有人声传出。

  「外出打工的人很多,剩下的人喜欢聚众打麻将。」姐姐说。

  「这倒是还好,省城那边也流行打麻将来着。」我降低了车速,担心轧到谁
家的鸡和狗。

  「听小雨说,很多年前,这边流行聚众看电视来着。」姐姐说。

  「啊?」

  「一方面,当时不是每家都有电视。」姐姐打开车窗,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
空,「另一方面,不知道哪来的传言,说CCTV播出的某少儿节目中有『地下六合
彩』的玄机,所以都喜欢聚在一起研究呢。」

  一群村民聚在一起,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屏幕上子供向的节目,眼中闪烁
着名为「梦想」的矍铄光芒,对地下六合彩的开奖结果进行着激烈的学术讨论。
多么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幅画面啊。

  我甚至有些怀疑,这脑残的传言是不是高建州派人传播出来的。因为,镇上
的家电生意,也早被他垄断。

  如果是这样,我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经商鬼才。

  终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栋单层的自建房。窗户上亮着微弱的灯光。

  姐姐的脚步轻盈而平静。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手指轻拂过草灰糊平的墙面。

  我想,被带离这里之前的记忆,是否还完整的保留在她脑海里呢?

  房门虚掩着。姐姐深吸口气,拉开防蚊的纱门,进到了房间里。

  我紧随其后进入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气。

  男人坐在餐桌旁,桌上放着一叠花生米,一瓶散装的白酒。

  从他微醺的样子和瓶中剩余的酒量看,他已经自斟自饮的不短的时间。

  即使头发像鸟窝一样杂乱,脸上也遍布青色的胡茬。但仍然能从轮廓里看出
他曾经俊朗的外貌。

  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和姐妹俩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男人看到姐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当他回过神,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莫非他怀疑自己
是喝到眼花,产生幻觉了?

  「你……」

  「我是林烟。」姐姐开口道。

  姐妹俩的气质完全不同,男人一定能看出,眼前这位少女不是小雨。

  男人有些手足无措。他将沾着油的双手在汗衫上擦干,想要向着姐姐伸出手,
却又缩了回去。

  「一个人?」姐姐挑眉问到。

  「她在村口打麻将。」男人搓了搓手,解释道,「石头在省城读大学……哦,
你们是从省城过来的?」

  「我对你没有印象,也没有见面的兴趣。」姐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拉开
凳子,坐在男人的对面,从包里掏出两样东西放在桌上,道,「只是想把一些东
西还给你。」

  第一样东西是半张照片。从不规则的边缘推断,是被手撕开的。照片上的那
个人,应该就是眼前的男人吧。

  「你的照片,还给你。今天之后,我不会再过来。」

  第二样东西是一只「蚱蜢」,用稻草扎出来的蚱蜢。小时候,外公也曾用这
种小玩具来逗我开心。

  「小雨和我在一起。她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不要再打扰她。」

  姐姐的声音平静道几乎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但是在男人看不到的桌下,姐姐
的手紧紧握着拳。

  「我……明白。」男人咧嘴笑了,「她的户口已经迁走,以后也不用回来了。」

  姐姐点点头,道:「谢谢。」

  她站起身,对我伸出手,唤道:「阿晨。」

  我会意,牵起她的手,向外走去。

  「等等!」走到门口,男人忽然开口道,「石头出去之前,我听到她说让石
头去找小雨要钱。帮我转告小雨,不用理会他。」

  姐姐微微颔首,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便拉着我走出了房门。

  颓废的男人,日子一定过得不好吧。

  还好,小雨不用再回来了。

  姐姐凝视着前方,双手在胸前合握,水葱般的手指彼此铰在一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对她们姐妹间的情感,我只能模糊的理解,而
并不能感同身受。

  好在,她的双手没有纠结太长时间。过了几分钟,她长舒口气,对我展颜笑
道:「可以再陪我去个地方吗?」

  跟随她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行。伏旱后的山路没有丝毫泥泞,所以爬行不算困
难。山风带走燥热,山虫声此起彼伏,令人心生安定。

  「小心些,路上可能会有蛇。」她回头嘱咐道。

  我向前赶了几步,走到了她的前面。如果路上有蛇,就让我来……

  「阿晨,你认识路吗?」

  我灰溜溜的回到她身后。她轻笑着伸出手,我也下意识握住。我们一起向山
上前进,就像两个月前的那晚一样。

  不过,沐林村的山可没有那么难爬。不多时,我们便来到了半山腰。

  从山腰到山顶,到处都是墓地。有的已经入驻封顶盖堆,有的还在虚位以待。
农村人「入土为安」的习俗在这里得到充分的继承发扬。

  面前最显眼的东西便是那栋圆形的白色建筑。

  「这是水塔。」姐姐指着它,介绍道,「整个村子的『自来水』都来自这里。」

  天降的雨水自山顶流下,村民只是挖了几条沟渠将水汇聚在水塔,然后用塑
料管道引到各家各户。嗯,充满了「靠天吃饭」特色的自来水系统。

  但姐姐的目的地肯定不会是这玩意。她拉着我继续前进,绕到了水塔后面。

  「水塔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村上集资修的。当时家里穷,没有参加集资,所
以没有自来水用。」姐姐抚摸着水塔外墙上的斑驳纹路,追忆着往昔的岁月,
「那时候,家里用的水都是他和妈妈挑回家的。」

  「还记得有一次,他把我和小雨分别放在两个桶里洗澡。他挑着我们,从山
上走到山下。那时候,小雨在桶里玩水,我在听他唱歌。」

  「那时候你们多大?」我问道。

  「不记得了,也许三岁吧。我记事比较早。」姐姐说,「后来大了,我和小
雨都很羡慕别人家有自来水可以用,只有我们家没有。还因为这件事在家里挨过
打。后来我们一起爬到山上,想要在水塔上挖个洞出来,把水引到家里。」

  「阿晨,看这边~ 」姐姐找到了那个曾经的印记。

  水塔的一脚,水泥的墙面有些破损,露出的红砖上爬着青苔。

  「我们拿石头砸了好久,把手都砸破了,也没有能在水塔上开个洞出来。」
姐姐微笑着,眼中却有隐隐的水光闪动,「然后我们放弃了,又觉得不甘心,于
是我们便在这里留下了『刻舟求剑』的记号。」

  在她手指的地方,接近了才能看到那浅浅的痕迹。仔细分辨,那是一个歪歪
扭扭的「尖」字。

  「那时候太小,我们也很累,所以只是把名字的一小部分留在了上面。」

  她凝视着属于她们的符号。月光洒落在她的侧脸,晶莹而光洁。她久久不动,
似是追忆,又像憧憬。

  曾经相依,却要分离。

  重逢后,没有什么能从姐姐身边把小雨再次夺走。

  我?此刻的我,是一个见证者。之后,能守护在她们身边,就足够了。

  3.

  「让我来开一会吧。」姐姐开口道,「今晚我想回去,所以要拜托阿晨送我
一程了。」

  「啊?」我有些惊讶,「明天有其它安排吗?」

  「这边摸到了一些头绪,明天去外地跟进一下。」姐姐说,「不想住在这边,
免得引起注意。」

  晚上还需要一个人回程,所以我让姐姐替下我开一段。

  「对了,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诉小雨噢。免得让她多想。」姐姐嘱咐道。

  即使姐姐不专门叮嘱,我也明白的。今天陪她过来的是肥宅阿晨,而不是姐
姐未来的妹夫小冯。

  清官难断家务事。来自原生家庭的矛盾,别人是很难插手的。好在,姐姐做
的决定,一定是最符合小雨心意的那个。

  一天的奔波,我已经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油腻腥味。而姐姐却像没有受到影
响。无论是飘逸的发梢、清爽的俏脸还【】是身上淡淡的馨香,都让我忍不住想
要更多地感受一番。

  姐姐真是个宝藏一般的女孩。当然,小雨也是。

  将姐姐送到住处,已经到了十点多。于是我便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掉头返回
L 县。

  当我回到酒店,打开房门时,正好对上了曲珊珊惊恐的眼神。

  她开着床头灯,蜷缩在床的一角。看来,电视中的喜剧片并不能给她带来任
何安全感、

  认清来人是我,她长舒口气。

  她依然没有主动和我说话。我关掉电视,对她说:「临时有事去了省城一趟,
回来晚了。」

  我的心中有些后悔,却并不是对曲珊珊。看到她的样子,我想起了小雨。独
自在家的她,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和心情呢?

  「我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曲珊珊幽幽道。

  「当然不。」我笑着说,「我还要检查你的功课呢。今天的练习题做完了吗?」

  曲珊珊点点头,起身将今日份的功课递给了我。

  为她讲完今天的错题,已经到了两点半。

  她的情绪逐渐平复,到了后来,眉间甚至蕴含着一丝安心的小喜悦。

  「珊珊,我知道你的苦衷。」我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道,「为了家人,你也
是迫不得已。」

  看到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我继续说:「如果,有机会能让你摆脱这里的
泥潭,你愿意勇敢的面对吗?」

  她漆黑的眼眸中,憧憬的光芒一闪而逝。

  「不可能的,我已经出不去了。」曲珊珊摇摇头,道,「高建乡手里,有我
出卖朋友的证据,还有我很多……很难看的照片。我爸的小命,掌握在高建州的
手里。我……已经完了。」

  她挤出一丝微笑,道:「小冯哥哥,谢谢你。你能理解,对我来说已经是很
开心的事情。」

  「可是……」

  「小冯哥哥,求你,不要想对姓高的做什么事情了。」她哀求道,「在L 县,
你斗不过他们的。这是我的命。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就回到省城去吧,那边才是
你们的世界。」

  「我已经决定,要帮助你们。」我仍在试图说服他。

  「小冯哥哥,你不知道。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曲珊珊脸上露出心有
余悸的表情,「况且,不论是什么原因,做出那种事情,我总该付出代价的。」

  「还有,等到你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我就会被姓高的送给其他人,或者自己
用。所以,如果不觉得我恶心的话……」曲珊珊将手伸向了脖颈处的扣子。

  我按住她的手,道:「先不要想那么多,好么?至少,这段时间好好复习,
元旦过后,我安排送你去艺考。」

  曲珊珊乖巧的点点头。她收拾好书本,重新钻进了空调被中。

  我关上了大灯,也准备上床睡觉。

  「小冯哥哥,你是不是嫌弃我的胸太小啊。」

  「……不是,我只是不想对不起女朋友。」我解释道。

  「能给我看看她的照片吗?」

  我拿起手机,递给了曲珊珊。锁屏壁纸便是小雨的照片。

  「果然比我漂亮得多。」曲珊珊仔细打量着手机屏幕,道,「咦,我好像见
过这位姐姐的照片。」

  「她也是L 县人,一中毕业的。」我说。

  「对,我应该是在几年前的红榜上见过她。L 县为数不多考到省城重点大学
的学姐呢。」曲珊珊兴奋道,「而且,也是舞蹈专业的呢。小冯哥哥的眼光不错
哦。」

  我笑道:「只要不觉得你学姐是眼瞎就好。」

  4.

  展销会的集客还算顺利,只是还没有提前下定的客户。

  我当即决定将各店派来外拓的销售顾问分散到周边乡镇去张贴物料,进行宣
传集客。

  高建州看到展销会的准备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对我也放了心。

  其实,各店增派来的人手几乎不用我来指挥。省城的成熟模式,在这边照搬
照用,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至于原来汽贸的老板为什么生意惨淡,无他,过于
追求单台利润,也没有售后服务,导致保有客户几乎全部流失。

  总算是走上了正轨。再一次例行的聚餐后,我主动向高建州提出,我找到了
一个还不错的建店地点。

  在我成功「掉入」他的圈套后,他也要开始表演了。他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
便提出先去现场考察一下。

  看到他时而若有所思的点头,时而皱着眉头考虑的样子,我心中毫无波动,
甚至有些想笑。

  毕竟,阮军早就告诉我这栋楼幕后的老板是他高建州。而曲珊珊偷拍的我的
报告中,也早就把这儿列为重点考虑的地址。

  但不得不佩服高建州的演技。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我是怎么都想不到看起来
颇为为难的高建州竟然就是这栋楼的实际拥有者。

  而旁边的高建乡,在他自认为不会被我发现的角落,已经忍不住露出了奸计
得逞的笑。

  「小冯,这个地址选得不错,不过这里的房东会有些麻烦。」高建州皱眉道,
「建店,这边肯定都要拆除,对吧。」

  我点头道:「那是当然。我们想要改建成钢结构为汽车大卖场,这栋建筑需
要全部拆除。」

  「我先想想办法,你等我消息吧。」高建州点点头,道。

  在L 县,让他高老板都觉得棘手的事情,应该为数不多。甚至让我都有些好
奇,他会用什么理由来骗我。

  第二天,高建州让高建乡为他传话,告诉我这片房子是一个叫熊瞎子的小混
混的家产。房子是他祖父留给他的,而且熊瞎子与高建州关系一直不好,所以事
情还有些难办。

  我也假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对高建乡道:「L 县县城附近我也算是赚了个
遍,没有比这里更加理想的Location了。这边的情况我上报给了公司,公司那边
也很满意。如果能定下来,过两个月便可以开始办手续、施工。所以还请高老师
转告一下高总,麻烦他尽量想想办法。」

  末了,我还补上一句:「价格的话,好商量。」

  高建乡眼前一亮,连连点头。我敢说,他眼前一定是一幅由无数黄金和RMB
组成的绝美画卷。

  送走高建乡后,一时间竟然无事可做。

  大家都在忙于工作,只有我一个人在划水摸鱼。

  待在宾馆也是索然无味,不如到一中去逛逛吧。也追忆一下已经逝去的学生
时代。

  正好有些事情想商量,所以我还打电话交上了阮军。

  在来到L 县之前,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裸露着黄土的操场。一般的乡村中
学,即使没有地胶,也会使用水泥或者煤渣。

  没有班级在室外进行体育课,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操场上,感觉十分无趣。

  不多时,阮军的车出现在了操场上。

  「冯兄弟!咦,林律师不在?」车门打开,阮军从里面轱辘了出来。

  「她去外地了。」看到他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们不是同门师兄
妹吗,怎么叫得这么生分?」

  「人家是天降嫡传,我就是个记名弟子。」阮军撇撇嘴道,「她也是个大美
女,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身边总觉得有种压力,就像在老贾身边一样。」

  「这……我倒是没觉得。」我说。

  阮军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可是人家认可的妹夫,
能一样吗?」

  我连忙打着哈哈结束了这个话题。

  「对了,阮哥,我告诉高建乡,我看中了L 县大道旁边那栋小三楼所在的地
方。」我说。

  「就是老高的那栋楼?」阮军皱眉道。

  「对。不过他告诉我,那栋楼是『熊瞎子』的,他只能帮我协商一下。」我
说。

  「他这是想要抬价啊。熊瞎子他爹他爷爷都在县一中工作,家里清贫得很。
之前熊瞎子进局子、买码、飞叶子,早就把家底掏空,这栋房子早就抵押给姓高
的了……」阮军皱眉道,「不过,熊瞎子算是他的跟班,最开始在县一中当过保
安,我还和他打过架。后来跟这高建州在县城混饭吃,干一些催债的活计,老高
也有一些资产放在他名下。不过,明面上,他们确实只是生意关系。」

  「我也记得军哥和我提过,所以这不是来商量一下嘛。」我笑道。

  「冯兄弟是想,我去和老高说,你已经知道那栋楼的实际控制人是他了?」
阮军皱眉道。

  「不是。即使没有熊瞎子这个挡箭牌,老高也不会嘴下留情的,只是面子问
题罢了。」看着阮军点了点头,我继续道,「我希望军哥也装作不知道这件事的
样子,至少,没有告诉过我这栋楼的事。」

  「这倒没什么问题。这栋楼的实际归属,我也是巧合才知道的。」阮军道,
「不过,冯兄弟像是要做一件大事啊。」

  我点点头,没有继续解释。

  阮军会意道:「我明白了。不过熊瞎子这个人,算是老高的忠实走狗,也爱
用些小聪明。冯兄弟多注意吧。」

  「多谢提醒。」我说,「我想上楼去逛逛,军哥要一起吗?」

  「……还是不了,我对这学校里的设施没什么留恋。冯兄弟自己参观吧,如
果需要想到可以叫老周。」

  于是,我独自踱步到了教学楼内。

  一二层是教室。三层除了上次参观过的舞蹈室,还有几间办公室。教室内的
设施陈旧,别说空调,连窗户外的护窗都没有。

  教学楼后面是上次参观过的充满杂物的仓库,斜前方是宿舍楼。而实验室、
图书馆等都放在了宿舍楼的一层。

  爬到教学楼顶,吹着风看着操场,想要尝试追忆一下青春往事,但实在无法
代入情景。

  高中时期,偶尔和农旭爬到屋顶,听他点评着一个又一个女生,并说出他知
道的八卦消息。比如这个女生昨晚和谁开房了,那个女生之前他在小树林见到过
云云。

  听得多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事还是单纯口嗨。反正,他讲的那个五六个
女生加女老师爱上同一个男生,最后同归于尽还顺便把男生的鸡儿割了的故事,
我是不怎么相信的。

  青葱校园,总会弥漫着淡淡的荷尔蒙的味道。但是不妨碍它的青涩和纯美。
如果注入社会上的污浊,那便会让这份美好荡然无存。

  想到昨晚那个缩成一团的曲珊珊,我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拨通了芸姐的
电话。

  「喂,小橙子~ 」

  芸姐略带疲惫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令人安心。

  在表示对她们舞蹈表演的期待后,我说明了来意。

  「明白~ 意思是,让我去陪小雨住,还是把小雨接到我这儿来?」芸姐问。

  「都可以,看芸姐怎么方便吧。主要是我这段时间太忙,姐姐又出差,有些
担心她一个人。」我说。

  「嗯,好吧。不过她如果不愿意,小橙子要负责说服她。」

  「不会的不会的,她可喜欢和芸姐住了。」我高兴道,「谢谢芸姐~ 」

  「小事一桩。」芸姐说,「小橙子要努力赚钱,以后让姐姐多抱抱大腿哈。」

  正准备挂断电话,我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芸姐,那……演出之后,你还会像之前说的那样,出去散心吗?」

  「嗯,是的。」芸姐说,「这边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学生的艺考也拜托了之
前的同事一起。怎么,舍不得姐姐吗?」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要去找一个人,问他一件事。」芸姐说,「这边的事情,就麻烦小橙子
多照顾了。」

  5.

  半个月后,展销会在县城如期进行。

  现场搭建了个临时的大棚。参展的有十来个国产与合资品牌车辆。L 县和周
边县的客户纷纷受邀来到现场体验和试驾。一时间花团锦簇,好不热闹。

  高建州脸上是大大的「满意」。到了他这个年龄,能在一个全新的领域取得
阶段性的「成功」,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如果他的计划顺利,他又将垄断L 县甚至周边区域的汽车市场。这对他来说
无疑是一块大肥肉。

  相比地下六合彩、高利贷、挖沙,汽车和家电生意才是真正让他安心的类型。

  随着第一单的成交,不断有销售顾问将自己的战绩添到会场中央的「购车风
云榜」。

  当然,其中有大约2/3 的水分。到达一定的数量,现场的气氛自然而然变得
火热起来。销售顾问的脚步急促,穿梭于客户之间。而客户也没有被冷落的感觉,
三三两两在一起讨论着。

  仅仅是第一天下来,就拿下了四十来个真实订单。

  第二天和第三天是周末,想必会有更好的结果。这场「汽车下乡展销会」的
成功,已经是板上钉钉。

  第二天,我通过周老师聘请他的几个学生过来参加商演,活跃现场气氛。当
然,主要目的还是塞钱。

  周翔没有在中间抽取任何费用,而是直接将钱现场分给了几个学生。看着几
个学生拿到现金后露出的真挚喜悦,我仿佛又看到了去年与小雨的初遇。

  谁知道,晚上竟然收到了高建国的电话。

  在高氏兄弟中,我与高建国打过的交道最少。即使在酒桌上,他也是话最少
的那个。对他的突然来电,我非常惊讶。

  「是这样的。我听说,今天周老师私自带着几个学生参加了车展的演出?」
高建国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听到后就像黏糊糊的橡皮糖黏在脑子里那样难受。

  「是的。我这边需要舞蹈活跃气氛,周老师也恰好想让学生锻炼锻炼舞台感。」
我说。

  「那,商演的费用,是直接发放给学生了?」高建国不依不饶道。

  「我直接交给了周老师,他是如何安排的,我不是很清楚。」我不卑不亢道,
「高校长可以直接和周老师对接。」

  「我已经批评过周老师了。」高建国说,「他带着学生参演,问题还没那么
严重。不过,这属于学校行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学校是脱不了干系的。
所以,费用方面,应该由学校来统一进行分配。」

  如果面前有个垃圾桶,我真想把隔夜饭都吐进去。

  「听建州说,活动很成功。我必须要感谢冯经理为L 县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
高建国顿了顿,道,「不过,如果还有这样的活动,麻烦冯经理提前知会我一声。」

  「一定,一定。」我赔笑道,「下次有这样的活动,先向高校长请示。」

  MMP 的,想给学生塞点钱,还遇到拦路虎了。

  晚上,我找到周翔。看他一脸愤怒又无奈的样子,我又添油加醋的把今天的
电话内容描述了一遍。

  周翔当场就炸了,遥指着高建国的鼻子骂了十多分钟。

  原来,县一中的财政大权也一直掌握在高建国的手里。上面的拨款,拉来的
赞助,都是他高建国来进行管理。就连马校长,想做点什么事情都是难上加难。

  我试探性的问道:「那,高校长保管的钱,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周翔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止住了话头,露出一个苦涩又难看的笑容。

  我知趣的没有继续询问,不过心中也明白了八九分。

  恐怕,在大多数事务上,老马的话语权比不过副职的高建国。

  那一刻,我甚至怀疑,如果天上忽然掉下来一个有个按钮,按下能让L 县的
中学教育水平瞬间提升。高建国想做的恐怕是找个锤子把这按钮毁了。

  县一中像是一条病恹恹的鹿、被填鸭式饲养的鹅。高建国做的事,只是为了
在割取大补鹿茸和肥美鹅肝的时候更方便罢了。

  我拍了拍周翔的肩膀,承诺会想别的办法帮助学生们。

         ————————————————

  展销会结束,参展的经销商一共拿下小二百台订单。酒桌上,各路神仙都笑
的合不拢嘴。

  作为活动策划和执行方的我,自然受到了重点关照。

  阮军又教了我许多躲酒的方法。当然,面对一群老狐狸,还是他的终极奥义
比较靠谱。

  喝到最后,现场的人滚在了一团,只有少数人还保持着清醒。当中,就有高
建州和高建国兄弟。

  我又用醉遁大法回到了房间。

  这次连续两个星期没有回家,明天一定要早些回去,好好安抚一下小雨。好
在,这段时间有芸姐和小梵的陪伴,每次和小雨视频的时候,她的心情似乎都还
不错。

  谁知道第二天清早,竟然接到了高建国的电话。

  之前承诺过将部分收入捐献给L 县教育事业。他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
跟进这件事。

  「高校长,是这样的。展会上只是收取了定金,后续需要一到两个月来逐步
消化。等到所有的订单都结算完毕,才好进行统一的汇报和打款呢。」我强忍着
笑意答复道。

  高建国之前没想到这一层,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感受到他像是一下撞
在透明玻璃上傻眼了的样子,我捂住话筒大笑出声。

  虽然如此,我还是在电话里安抚了他。我拍着胸脯道,这笔钱肯定会到,只
是早晚的问题。

  偷得浮生半日闲,开着车像小雨的方向疾驰而去。

  忽然,接到了王昆的电话。

  「冯哥,今天有空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王昆每次联系我都
有些「鼓足勇气说话」的感觉。

  「巧了,今天正好回去。」我说,「想问街拍视频的问题对吧?正好,之前
给你买的手持云台也到货了。哪天有空?我去你学校那边教你使用和剪辑。」

  「谢谢冯哥,我……真的很感谢你,给了我这么多机会。」王昆感激道。

  「机会也要你自己把握才行啊。」我笑道,「之后,说不定我还需要靠你恰
饭呢。」

  「对了,冯哥,我今天找你……还想说另外一件事情……」

  「啊?什么事,电话里能说吗?」我还是想先回去和小雨来一场「小别胜新
婚」。

  「最好能见面说……」王昆的音量越来越小,语速也越来越慢,「冯哥,事
情……和小雨姐有关。」

         ————————————————

  活动后的BB:

  感谢大家精彩积极的回复,第三更送上。

  活动中看到了许多新面孔,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你们在看。之后也希望继续关
注。

  之后确实没有存稿了。而且下面的一章是关键的转折,会比较难写。而且,
假期后,我的时间也会变少。只能随缘更新了。

  不过,还是立个Flag. 如果本章回复超过30人,依然会在48小时内更新。

  最后,我还是要说一句:

  对,没错,都市偷香贼又双叒叕在阿米巴开始冲刺了!这次有春樱的关键解
锁!大家别划了,快冲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