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救赎】 第二十一章 泛滥(下)【周年小活动继续~】

  • 【姐姐的救赎】 第二十一章 泛滥(下)【周年小活动继续~】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2019年10月4日独发于SIS001
字数:10912
欢迎点击→交流贴与作品列表

         ————————————————

  6。

  我没有办法做出与他相似的表情,但这副本色出演的「初哥」表情也许会让
他们更加放心吧。

  高建州接了个电话,说有事先走了,还叫上了阮军。

  得到示意的曲珊珊逐渐向我贴了过来。而我要演好不胜酒力的模样,只能对
她「半推半就」。

  不得不说,我的酒量还真是地狱级别的差劲。阮军为了不露出破绽加入的那
点酒,居然让我有了些上头的感觉。

  不过这样更好。我昏昏欲睡的样子更加真实了。

  在高建乡的安排下,我被扶到了饭局楼上的客房直接躺下。曲珊珊被留下来
「照顾」我。

  看来,这样的安排是相当熟练了。

  装睡的我,一直在注意身边曲珊珊的动作。

  开始,她的动作还算老实。过了大约四五分钟,见我还没有动静,她开始了
小动作。

  她伸出手,想要脱下我的T恤。在我消极的配合下,被压住的T恤怎么都脱
不下来。

  当然,下半身的运动裤也是一样的。

  似乎听她嘴里骂了一句「死胖子」,然后便停止了动作。

  难道是放弃了?

  过了一会,忽然感觉到鼻尖的空气变了味道。

  她的呼吸在靠近。

  香风扑面,她的身体贴了过来。

  湿湿软软的东西,与我的脸颊忽然相遇。灵巧的蛇舌,逐渐向我的嘴唇靠近。

  而且,贴在我手臂上的,不再是棉料材质的校服,而是大片冰凉的肌肤。

  下意识间,我将她的身体推开。伪装大失败。

  曲珊珊没有多余的惊讶表情。她只是稍稍一愣,便露出了熟悉的嘲笑。

  这个场景对她并不陌生么?心中有些隐隐的膈应。

  「还在等什么?装了这么久的醉,不就是为了上我么?」她说。

  「不好意思,我说过,对你没兴趣。」我冷硬的回敬道,「如果没别的事,
请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她的身体缠了上来,再次被我推开。

  「看看你下面吧,都鼓起来了。」曲珊珊脸上那与年龄不符的表情让我觉得
有些刺眼,「承认自己想上我,这么难吗?」

  坦白说,她线条匀称的青春肉体确实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尤其是当我看到
有少许不安分的毛发从单薄内裤上沿钻出的时候。

  「没错,我都起生理反应了,却还没上手,这不是说明我真的对你没兴趣吗?」

  我笑道,「说说吧,高总的计划是什么?想把我扔到局子里长长见识吗?」

  「原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曲珊珊面不改色道,「老高才没那么无聊,
不然用得着把我这『干女儿』送给你玩么?」

  「呦,曲同学对自己还挺有自信。」我揶揄道。

  「我的相貌、身材都不差吧?而且,我还是处女。」曲珊珊挺起微微隆起的
酥胸,道,「冯哥哥和处女做过爱吗?听说破处是最爽的事情哦。」

  脸上不经意间露出的破绽竟被她捕捉到了。她接着道:「冯哥哥和女朋友做
过,她不是第一次,对吧?被人抢先了的感觉怎么样?」

  「很遗憾。」既然撕破了脸皮,我索性不再照顾她的自尊,「但是我依然爱
她。倒是曲同学,跟在高总身边也一两年了吧?身为『干女儿』,该体验的想必
都体验过了吧?」

  看着她脸上突变的表情,我追击道:「除了那层膜,不知道曲同学还有什么
值得骄傲的地方呢?」

  看着她露出痛苦、无助、懊悔的表情,我有些后悔。竟然在她的刺激下,说
出了这样伤害她的话。

  虽然屡次想证明我并不如表现出的这般「高尚」,但她终究只是个可怜的女
孩罢了。

  曲珊珊用手背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倔强的哽咽道:「没错,我只是个恶心的
人而已。给高建国吃过鸡巴,被高建乡插过屁眼,全身早就被他们舔了个遍。只
有前面还算干净。冯哥哥要不要试试?我很紧,水也很多,一定爽。」

  「别说了!」我展开背后的棉被,将她颤抖的身躯包裹起来,「是我不好
……不该那么说你……曲珊珊,对不起。我知道,那些都不是你的错。」

  本以为她会褪下冷硬的外壳,至少不会再对我抱有敌意。没想到她竟保持着
冷笑的表情,道:「你以为你真的了解我?」

  「我……不了解你。」我老实道,「只是想稍微安慰你一下。」

  「不需要。」她转过脸去,道,「我不需要同情。」

  「嗯,我知道,你很坚强。」

  「不,」她摇摇头,「我只是罪有应得而已。」

  被她接二连三打脸的话语打得晕头转向,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上了我吧。」曲珊珊用柔和得多的声音说着依然刺激的话,「你不要,他
会把我送给另外的人,或者自己用。」

  她看着我,脸上露出苦笑:「至少,现在,我不讨厌你。」

  「我保证,这不是仙人跳。」见我没有响应,她抓住我的手,道,「你只要
享受就好,之后我也不会缠着你的。」

  「对不起,我无法接受。」我说。

  「那……好吧。」她忽然如释重负的笑了,「我……,抱歉,之前误会了你
……你,和他们不一样,和他……也不一样。」

  与我对视,她嘴角上扬,道:「希望……你之后不会后悔。」

  「等等。」我叫住想要转身的她。

  她停住动作,将诱人的身躯暴露在我的眼前,任我欣赏。微微拧起的腰肢勾
勒出让我蠢蠢欲动的线条。

  「你……有喜欢的人,对吧?」我说。

  她虽然满脸写着不解,却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高建州想用你来拉拢我,对吧?」

  「是。」她眼中闪过一丝不甘,道。

  「所以,如果他的目的达到了,你就归我了,对吧。」我看着她的眼睛,道。

  她可能听懂了我的意思,但有些不敢相信。

  「把最好的自己留给喜欢的人吧。」我伸出手,想要像对小梵那样揉揉她的
头,却被她下意识躲过了。

  看着她有些尴尬的表情,我收回手,摸了摸鼻子,道:「如果需要的话,我
可以帮助、配合你。」

  「我……这样……你……太……不公平了。我不想欠你的。」曲珊珊眼中出
现了希望的光芒,却还是摇头拒绝我的提议。

  「事实上,你已经欠了。」我说。

  她试图用疑惑掩饰的那一丝心虚表情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你欠我一声道歉。」我说,「你把我写的计划书,偷拍交给了高建州,对
吧。」

  「你知道了。」她垂下曾经高傲的头,道,「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帮我。」

  「因为……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好人吧。」我笑道。

  「这样,你会很被动吧。」她抬头看着我,忽然激动到,「这样,你会把工
作搞砸的,对吧?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怎么办?」

  「在我看来,你也是需要帮助的人。」我说。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流到了下巴。她哽咽道:「我……我不配啊!」

  7。

  「所以,明天,你会告诉他们,我很好用,而且希望能长期用,对吧?」

  她擦干了脸上的泪花,一脸平静道。

  「额,是的。」我有些尴尬道,「如果,这样能让你暂时安全的话。」

  「我明白了。」她点点头,起身拿起了随身携带的小包。

  她盘坐在床上,从小包中取出了一把水果刀。

  她拿着刀,对自己的大腿扎了下去。

  「你干嘛?」

  惊骇的我,下意识伸出手向刀刃落下的方向握了上去。

  「哎呦!」

  妈卖批的,又受伤了。这小娘皮疯了吗?

  「你,在做什么?」我用另一只手按住掌心的伤口,大声斥责道。

  「我……我……」见到红色的血光,她慌了神,手忙脚乱的翻动着包包,将
其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翻到了床上,终于找到了半包纸巾,递给我按在了伤口
上。

  还好,伤口不是很深,血很快便止住了。

  「你是想自残吗?」我冷哼道。

  「我……想让这场戏看起来更像真的……」她怯懦道,「床上有血……而且
我走路的姿势也会……」

  我不禁扶额,眼前这位少女怎么忽然变成这副不太聪明的亚子。

  「你脑袋秀逗了吧?你以为破处是剖腹产啊?你这样扎大腿,扎到主动脉,
你就嗝屁了知道吗?你想害死自己,还想害死我吗?」我将床头的瓶装水一饮而
尽,觉得还没过瘾。正欲继续开骂,却看到曲珊珊泫然欲泣的表情,一时间竟不
知还该骂些什么了。

  「你……是想要惩罚自己吗?」我左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安慰道,「别再做
傻事了,好吗?」

  她扑入我怀里,嚎啕大哭。

         ————————————————

  「咦,这是什么?」

  看到她惊慌的样子,我抢先拾起了那张纸条。

  这是一张很有特点的纸条。看得出来,这是一张纸条被撕成几片后,被重新
拼起,粘在另一张纸条上定型得到的产物。

  它看起来有些老旧了。但上面娟秀的字迹却依然渲染着少女如诗的情怀。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是你写的?」我笑道。

  她倔强的摇着头否认,想要从我手里抢回纸条。我的玩心和报复心理作怪,
躲开她的动作,将纸条揣进了裤兜里。

  她似乎想要给我恼羞成怒的粉拳,却顾忌我的手伤,终究没有能锤到我身上。

  「去,把衣服穿上吧。」我说,「女孩子家家的,像个什么样子。」

  她破天荒的乖巧了一回。点点头,将刚刚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上了。

  「乖,现在,该办正事了。」

  她低下了不甘的小脑袋,任我揉乱了她的头发,像是只屈服于化毛膏的猫咪。

         ————————————————

  房门被忽然地敲响。或者说,是砸响。

  急促又巨大的响声,让我不由地联想到了抓奸现场。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
都竖起来了。

  不对,我又没干什么,怕个屁啊。

  「珊珊!珊珊!你在里面吗?开门!给我开门!」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呼喊。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打开房门,周翔像疯子一般冲了进来,一把将我推开,嘴里说着:「珊珊,
珊珊!」

  然后他便惊讶的看到,曲珊珊全须全引的坐在那儿,手里捧着《三年高考·
两年模拟》,正在专心的做题。

  「周老师,有何贵干?」我忍住笑,道,「我在辅导珊珊的数学呢。」

  曲珊珊抬起头,正欲说些什么,被我呵斥道:「低头,做题!再不努力,下
次考试你还是20分!」

  「对不起……冯兄弟,我听说……」周翔脸上全是惭愧之色,「我……也顾
不得那么多……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等等。」我叫住了周翔,道,「麻烦周老师记住,里面的情况,和周老师
之前想的一样。这样,对珊珊好。」

  周翔感激道:「我……明白!冯兄弟,谢谢你……」

  为周翔打开房门,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看到他会意的踉跄倒地,我关上了房门。

  「看什么看?继续做题。」我敲了敲桌子,用抑扬顿挫的声音道,「现在多
刷点小题,怎么也能多拿个四五十分。之后你还要艺考,哪有时间来补数学?」

  「知道了啦!」曲珊珊双手捂住耳朵,道,「你吼辣么大声做什么嘛!」

  我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嘿嘿笑道:「诶,珊珊,这张纸条,是不是写给周老
师的?」

  虽然她低着头,但我仍然能看到她脸上的苦涩表情。

  沉默了一会,她轻轻点了点头。

  「那……我帮你传给他?」我试探道。

  更久的沉默后,她轻声道:「好,麻烦……帮我还给他吧。」

  「诶,小冯哥哥。」

  忽然被她叫出这个昵称,听到耳中却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同。

  「你觉得,喜欢上老师,有错吗?」

  我斟酌了一番,道:「从师生关系上来说,老师作为强势方,很容易因为被
动或者主动的影响,让学生产生服从、甚至暗恋的情绪。如果身为老师,却利用
这点来绑架学生的思想,那便是一种不可饶恕的失格。」

  「但是,我觉得周老师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我说,「如果,这是你深思熟
虑后的想法,而且能持续到合适的年龄,我觉得没问题。而且,我会祝福你。」

  8。

  第二天清早,曲珊珊收拾了东西,离开了房间。

  我则舒舒服服的睡到了半上午。昨天,帮她制定了数学速成复习计划,还指
导她小题训练到深夜,消耗了我大量的脑力。

  果然,高中才是大部分人的学力巅峰。

  临近中饭时间,房门忽然被敲响。

  是高建乡。他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床上那抹嫣红,脸上从皮笑肉不笑无缝
切换到了会心的淫笑。

  「冯兄弟,昨晚,嘿嘿,感觉那小妞,怎么样?」

  我回忆着曾经看过的电影画面,努力摆出里面人物的表情,对他发出了携带
头腔共鸣的磁性声音:「很润。」

  高建乡稍稍一愣,然后,脸上的淫笑变得更加真实。他的目光又瞥到了我被
纱布裹起的右手。

  我讪笑道:「被老哥识破了。这小娘皮确实很野,不过被我制服后就……嘿
嘿,谢了。」

  「我就说,她可不是省油的灯。」高建乡拍拍我的肩膀,道,「不过冯兄弟
也不亏。听说,生意人拿了处女的头红,就会财运亨通。所以我二哥……嘿嘿,
这小娘皮是他为数不多的存货,冯兄弟算是捡到宝了。」

  我努力不让自己露出愤怒的表情,心中却已经把姓高的畜生切成了几块。

  这些年,他们残害了多少女孩啊。

  难道……我不敢往下想,勉强接着高建乡的话头,继续道:「不瞒小高老师
说,这段时间还真淡出鸟来了。如果,以后晚上能……嘿嘿嘿……」

  「没问题,只要冯兄弟有需要,不管是她,还是想要换换口味,都行。」高
建乡得意洋洋的答应道。

  「让她来就好。我口味挺专一的。」我不动声色道。

  他不知会了什么意,点头道:「我明白了。冯兄弟是省城人,比较讲究。放
心,学生妹,玩的就是个放心。以后这小妮子就是冯兄弟的,我让她随叫随到。」

  「多谢小高老师。」我露出满意的表情,「昨晚手心都被她挠穿了,今晚得
继续治治她。」

  确认过眼神,我们发出了狼狈为奸的笑声。

  中午,我在饭桌上向高建州详细的介绍了建店计划,并诚挚的邀请他加入。

  高建州考虑一番后,决定看在「兄弟面子」上帮我一把,参上一股。

  我心中暗笑,配合着他们的演出做出对应的表情。

  「二哥,前几天看了部电影,里面说现在做生意的三大关键就是……」高建
乡卖了个关子,直到我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他才从嘴里吐出被夹断的下
半句,「搂开沈、搂开沈俺的楼开沈。」

  看到高建州一脸懵逼的表情,高建乡脸上挂着大写的尴尬。为了把这页翻过,
他哈哈尬笑道:「就是地理位置。这么大的项目,地址是最重要的,冯兄弟可得
谨慎考虑。」

  我适时叹了口气,道:「小高老师说得对,我也正发愁呢。贵县符合条件的
地方实在太难找了。」

  高建乡想要开口,却被高建州眼神阻止了。

  「小冯,选址的话,多考察一段时间不碍事。」高建州对我摆出一副语重心
长老大哥的样子,道,「如果看中了合适的地方,只管和我说。在L县,应该还
没有我老高拿不到的地。」

  「傻逼,我觉得县政府的地方不错,你倒是拿啊?」这是我心里的话。

  「嗯嗯,那我再考察一段时间,到时候拿地就麻烦高总了。」我点头道。

  高建乡笑道:「冯兄弟太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有活一起干,有钱一起
赚嘛。」

  看着他那三角眼中令人作呕的目光,我毫不怀疑这个草包想说的是「有妞一
起干」。

  宾主尽欢。回到住处,我先补上了与小雨昨日份的视频,向她大概解释了昨
晚缺席的缘由。

  「哥哥,你到底要几个好妹妹啊~ 」小雨亦真亦假地叹道。

  在小雨的远程协助下,我成功的将昨天继续的欲望释放于洗手间,也洗清了
自己昨晚的作案嫌疑。

  晚上,曲珊珊来到了房间里。

  和昨天一样,先辅导她做了几套小题。

  「喂,你到底想要什么?」她忽然道。

  「啊?」正在思考一道圆锥曲线题目的我被她问得猝不及防。

  「我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曲珊珊盯着我的眼睛,道,「你不要我的身体,
还要为了我答应与他们的合作,为什么?我还听周老师说,你已经捐了一笔钱给
其他人,你是个傻子吗?」

  「我……是好人啊,好人不应该做好事吗?」我笑道。

  她怔了怔,摇头道:「也许吧。不过,我是真的不配。」

  我正想说些什么,她却出言打断道:「你不知道。我其实是个,很恶心的人
啊。」

  「为什么?」我不解道。

  「你知道,我之前是怎么保住第一次的吗?」她自嘲地笑道,「我啊,出卖
了五个同学给姓高的。其中两个,还是把我当好朋友的人。」

  她站起身,一步步向我靠近:「我,亲眼看着姓高的把她们俩的按在床上。

  她们做梦都想不到,是我出卖了她们。」

  「为什么?」我愤怒的质问道。

  「为什么?大概是为了保住我自己吧。」她笑道,「可惜,除了这张膜,我
什么都保不住。」

  胃内传来了翻江倒海的感觉。面前向我袒露真相的曲珊珊,让我觉得有些恶
心。

  「怎么样,想要惩罚我吗?」曲珊珊看到我突变的表情,笑道。

  「你……让我有些恶心。」我说。

  忽然的责备让她的表情有瞬间的停滞,她却依然强笑道:「啊,是么?昨天,
我告诉你我偷取了你的报告,你没觉得我恶心;我告诉你我全身都不干净了,你
也没觉得我恶心;现在倒觉得恶心了吗?」

  我看到她有些歇斯底里的表情,叹息道:「珊珊,你知道蟑螂药的原理吗?」

  「啊?」

  「蟑螂药,只要放在屋子里,便可以轻松毒死屋内所有的蟑螂。」我看着她
露出的若有所思的表情,继续道,「因为,在同类食用蟑螂药,发作后失去行动
能力时,蟑螂做的事情是一拥而上分食同类的躯体。很快,药效就能到达族群的
各个角落。」

  「戕害同类,是最低级的动物行为。会让我觉得,很恶心。」

  她像被抽干所有力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脸色发白,嘴唇微颤。

  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口。眼中含着懊悔和绝望的光。

  那瞬间,我怀疑自己对她的责备是不是过于直接。她毕竟只是个接近成年的
可怜少女。

  但想到被她出卖而深陷泥潭的朋友,我怎么都无法原谅她的行为。

  我转身离开了房间,想要去外面散散心。

  9。

  漫无目的的在街头踱步。白天的喧嚣渐渐散去,整条街上只剩下少数几个门
可罗雀的夜宵摊仍在风中摇曳。

  街边的路灯大半都坏了,还有几盏在闪烁着。路灯下挂着的中国结彩灯,则
统一熄灭,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为了省电而拉闸。

  走到L县唯一的河边,正想稍微欣赏一番河中散乱的月光,竟然在河堤旁遇
到了周翔。

  「冯兄弟。」周翔主动向我打招呼。

  「听珊珊说,冯兄弟答应了每晚辅导她的数学,这真是太好了!一中的数学
老师教学质量很差,珊珊的数学成绩一直上不来……」

  看到他有几分喋喋不休的模样,想必对曲珊珊的关心也是出于真情实感吧。

  而他对曲珊珊来说,或许也是精神支柱呢。

  不忍心将今天的情况告诉他,我只是告诉他,曲珊珊学习的效果不错,现在
放她在房间自习。

  看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我又在犹豫,这样瞒着他是不是对的。

  「冯兄弟,似乎有心事?」周翔注意到了我表情的变化。

  「啊,是这样的。」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递给周翔,「这,是珊珊托
我转交给周老师的。」

  看清纸条上的字迹,周翔的脸色蓦的变了。那是迷茫中带着几分纠结的表情。

  我原本还担心少女隐晦的表白是不是能让周翔明白,没想到他竟然秒懂其中
意思。

  想必,对师生恋,他是会有些心结的吧。想让有些精神洁癖的他接受与学生
之间的爱恋,恐怕没这么容易。

  想到这里,我便做了决定。他们的事,看他们自己的缘分吧。

  曲珊珊,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话别,我回到了房间。

  曲珊珊在我今天购置的台灯下做着数学题,让我心中的隐忧消散了许多。她,
还是抱着希望的。

  只是,过去的枷锁,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摆脱。

  昨天扎向大腿的刀刃,恐怕也是她心中自责的体现吧。

  我整理了一番情绪,便回到她身旁,为她讲解刚刚没讲完的题目。

  不同的是,我们再也没有多余的交流。只是我讲XYZ,她听123。

  我躺在床上撰写今天的工作报告,她进入浴室洗澡。

  出浴的她,脸上被热气蒸出了鲜艳的红晕,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似乎在告
诉我,想要的话可以随时动手。

  但我肯定是无法接受这种「献身」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她的救赎,不在我
这里。

  看到了王昆的留言。他似乎对拍摄短视频感兴趣,却还有些疑惑。我觉得这
个方向很适合他,便决定要抽出些时间对他进行这方面的引导。

  我给了他鼓励和暂时的建议,并把这段时间的工资结算给了他。

  曲珊珊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不管是真睡,还是装睡,总算是度过了漫长而
忙碌的今天。

  走出房间,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我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听完我小声的描述,姐姐稍稍考虑了一下,道:「需要我的帮助,对吗?」

  「是,我……觉得,可能只有你可以帮我了。」我说。

  「好的。我现在在外地处理农警官拜托的事,大约还要两三天。阿晨,周末,
律所见,可以吗?」

  「可以,提前发给我航班或车次,我去接你吧。」

  不知不觉间,姐姐已经成为了让我最安心的存在。遇到麻烦的事情,我总会
想到她,与她商量。

  10。

  第二天,我找到周翔,拜托他调试几台印刷设备。

  效果相当不错。不论是喷绘还是传单,都与省城那边的印刷厂质量差不多。

  这样的话,明天便可以把前期物料弄好。我给老板发了个信息,拜托他明天
给我派几个帮手过来。

  操作是在一间废弃的教室完成的。房内充满了难闻的喷绘味道。调试完成,
我和周翔赶紧退出了操作间。

  「周老师,可以参观一下贵校的舞蹈室吗?」

  周翔略一犹豫,便点头答应了。

  简陋的舞蹈室,比芸姐的地方还要差远了。失去光泽的木地板,许多地方都
露出了斑驳的纹路。灯光也不是很亮堂,音响设备是十九块九包邮的那种低级货
色。

  但少年少女们的训练认真而专注,甚至没有顾及擦拭脸上的汗水。他们的眼
中,似乎都闪烁着希望的光泽。

  没有打扰他们训练,周翔小声的向我介绍着预定帮助的学生。

  其实,这里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有家庭压力。其余几个人「落选」的原因是,
他们的情况稍好。但要完成艺考,乃至后面的大学,都会面临很多问题。

  周翔说着,用遗憾的目光看着教室内的人儿。他像个无力的园丁,没有充足
的水源,无法帮到更多的花朵。

  瞬间,我甚至想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帮助他们。但理智阻止了我。

  虽然我的收入不算低,但拿出来帮助那么多人,仍然是杯水车薪。何况,我
还要生活,我还有心爱的小巫女,这些肯定会排在他们前面。

  只有成为更好的自己,才有机会改变他们的命运。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周翔再次询问我是否要与那几个学生认识一下。我还是拒绝了。他们希冀和
感激的眼神,对我来说可能只是负担。

  之后的几天,我带着公司的人在L县的各个显眼的角落张贴着预热的物料—
—当然,这离不开高建州的帮助。

  虽然没有彻底敲定合作计划,甚至连选址问题都没有讨论过,但是我提出的
先进行一场试水展销会的想法,得到了他的认同。大概敲定了展销会的几个要素
后,他便调动他在L县的各种资源来配合这场活动。

  L县原本的几家汽贸公司的老板显然有自己的想法。借着高建州的大旗,我
顶着他们不善的眼神,拒绝了他们分一杯羹的提议。

  省城的部分友商似乎也得到了消息,提出合作。这我倒是欣然接受了。毕竟,
最终的计划,也是和友商一起才能实现的。而且,之前与他们多多少少都打过些
交道,彼此都有不错的印象。

  周六,高建州做东,在一家私房菜馆拉了个豪华的酒局。参与这次展销会的
所有合作伙伴,都受邀到了会上。

  高建州还特地邀请了L县工商、交管和经信部门的官员参与。面对这些真正
的「地头蛇」,态度自然要热情。一时间酒桌上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在阮军「绝活」的帮助下,我依然在酒场上游刃有余。等到大家的情绪都被
调动起来,我适时提出了心中的提案:将本次活动的部分利润捐献给L县的教育
部门,旨在为L县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

  大家纷纷会意,同意了这个提案。于外,让活动染上公益的色彩,是所有的
商家都乐于为之的事;于内,捐献的过程中,L县的领导们有的是机会可以做文
章,让这笔钱的一部分落到自己手里。

  但我,有自己的想法。

  因为这件事,周翔还特地上门感谢我。单纯的他,应该不知道,正常情况下,
这笔钱几乎不会有多少落到孩子们身上吧。

  第二波的物料也在紧张的制作中。而我,则连夜回到了省城。明早,要去机
场迎接姐姐。

  「那天接到电话后,我托人打听了一下。」姐姐熟练地清洗着茶具,道,
「对于那位女孩,我的看法与阿晨有些出入呢。」

  「啊,谁?曲珊珊吗?」

  姐姐点点头,道:「是。我打听到了一些东西……可能与阿晨你想象的不一
样。」

  「嗯?」我已经习惯了姐姐与年龄不对等的资源和能力。

  「阿晨知道,高建州这两年的主要收入来源吗?」姐姐反问道。

  「听阮军说,大约是地下六合彩和放贷吧。」我点头道。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最近两三年,他又多了个新的聚宝盆。」姐姐为我斟
上琥珀色的茶水,道,「这两年,建材市场的原料中,上涨最快的,知道是什么
吗?」

  「河沙。」虽然不是业内人士,但河沙的野蛮涨价,我早有所耳闻。这些年,
河沙的价格几乎翻了两到三番。

  「L县,其实是附近最大的河沙产地。」姐姐轻叹道,「谁说L县没有资源,
只是,全都落到了个别人手里而已。」

  「高建州掌握了L县的河沙生意?」我惊讶道。

  「是的。L县所有的挖沙船和老板,都被高建州一一搞定。」姐姐说,「而
且,这部分收入在他的操作下,几乎没有多少税收,所以L县的财政状况依然是
那么惨淡。」

  我忍不住一拳锤在了姐姐的茶案上。嘴里憋着一股气,不知该如何发泄。

  姐姐没有介意,她脸上也带着淡淡的怒意。

  姐姐抿了一口茶水,叹道:「说回曲珊珊吧。其实,他家原本也属于小康之
家。她父亲原来是L县数一数二的挖沙人。虽然当时的河沙价格不如现在,但家
里也算衣食无忧。至少,支撑他时不时在地下六合彩上的亏损,还是没问题的。」

  「两年前,也就是曲珊珊刚进高一那年,河沙的价格隐隐有抬头的趋势,曲
珊珊的父亲忽然被县检察院传唤,然后被捕。」姐姐继续道,「罪名是非法采矿
和破坏性采矿。GOV对环保的重视程度逐年递增,再加上她父亲确实没有按照
规定办手续,这个官司吃得不冤。」

  「啊?阮军告诉我,她家里只是欠钱……」我惊讶道。

  「确实。她父亲最后没被起诉,然后便开始为高建州打工。」姐姐咬牙道,
「当然,这也许还不够,曲珊珊……也付出了一些代价。」

  我咬紧了后槽牙。为了一己私利,能让原本的小康家庭,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对曲珊珊的责备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自责与同情。我那天的话,一定刺痛
了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她出卖同学朋友,也是在高建州那几个人渣用父亲进行要挟下的行为吧。付
出了自己的尊严,还要再加上自己的良知,才能换回父亲,曲珊珊还能有什么办
法。

  即使如此,她也坚强的支撑到了今天,而且还要继续忍辱负重。

  我要帮她。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她拉出泥潭。

  不,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把这泥潭填平了。

  但,这谈何容易。我也只是个没有什么资源的普通人罢了。虽然有姐姐、农
旭这样的朋友,但想要将根深蒂固的高氏兄弟扳倒,无异于痴人说梦。

  感到全身无力时,我对上了大烟的眼神。

  她的眼睛里,似乎含着愤怒的火焰和坚定地山丘。

         ————————————————

  大烟说,还有很多情况,需要进行实地调查,才能得到更有价值的信息。

  她让我先集中精力处理工作上的事,如果她遇到困难,会去找农旭和阳阳寻
求帮助。

  将这件事托付给她,我非常安心。而且,活动的展开,也让我没有多余的经
历顾及其它。最近几天,甚至连辅导曲珊珊数学都是强提着精神做的。

  想到曲珊珊,我也许不欠她一声道歉,但却想要更多的安慰和保护她。

  无关其它,我明白,这也只是爱屋及乌。

  说曹操曹操就到。喝完最后一盅茶,忽然接到了小雨的电话。

  「哥哥,回来一起吃中饭吗?」

         ————————————————

  继续BB:

          一晚上攒到了10条回复嘿嘿嘿~

  加更送上。

  活动继续,如果本章攒到了20回复,依然在一天之内再次加更。

                以上~

  PS追加一下哈,一个人的回复只算一次,免得引起刷楼……多谢大家的支

                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