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第16章 村口的地痞

  •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第16章 村口的地痞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shen2008
2019/10/20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005

                      16  村口的地痞

      刚刚走到村口,就在村口一侧旁边的路沿上,蹲着三个年龄看起来在20岁上下
的小年轻,2 男1 女,个头不高,大概都不足1 米7 ,一边抽烟一边说着话。这几
个年轻人穿着怪异另类的服侍,留着又长又直的烫发,有的染成蓝色,有的染成红
色,尤其是那个女生,满头蓬起的发型还同时染成了三种颜色,全身上下穿的衣服
和戴的首饰把自己打扮的稀里古怪。

      沈婷知道,这就是他们这类小年轻常说的那类非主流,又或者叫杀马特。

      作为一个美术老师,沈婷平时的穿衣打扮也算是比较新潮前卫的,可是对他们
这类年轻人却出奇的反感,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自身装束,在沈婷看来,像他
们这种年龄的孩子应该要做的是在学校的课堂上读书学习,学到了知识将来可以找
一份稳定的好工作。可他们却因为贪玩厌学,甚至是辍了学像个小痞子一样混迹在
社会上,而且还自认为很潇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简直就是幼稚可笑。

      从这几个人附近路过的时候,沈婷都不愿多看他们一眼,可是他们一直都在盯
着自己这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并且就在这时,对方其中一个突然朝着这边喊了一
声:

      「二骡子,看到哥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了?」

      二骡子?沈婷不知道那个男孩口中喊的人是谁,可是村口这里除了他们又没旁
人,沈婷搞不明白,疑惑的看了一眼扶着自己胳膊的沈舒扬,沈舒扬眼神闪烁,显
得有些紧张,不过并没有扭过头去看那边的几个年轻人,扶着沈婷继续朝前行。

      见自己的喊声没有得到回应,那个男孩突然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拦在了沈婷
他们面前,一脸不削的说道:「二骡子,装什么装,哥喊你呢,你听不见啊?」

      「你们想干啥?」

      沈舒扬有些气,而且脸颊憋的通红,这几个人他确实认识,毕竟都是在一个村
子从小长大的,可是他却不屑于他们为伍,刚刚走回村子远远看到他们的时候,沈
舒扬就心知不好,知道他们喜欢犯贱肯定会找自己麻烦,如果换做平时也就算了,
自己都不会去和他们一般见识,可是今天不同,有沈婷跟在旁边,沈舒扬不想自己
在沈婷面前丢面子。

      「二骡子,你小子出去上了几个月的学,领回来的马子长的可真不赖呀。」

      说话的同时,他把目光移在了沈婷身上,毫不避讳的用那双色眯眯的眼神上下
的打量着她,盯着她丰满的胸脯看了一阵,最后视线停留在了沈婷穿着肉色丝袜的
细长美腿上,双眼不断的放着光。

      「田恒,你说话客气点,这是我学校的老师。」

      沈舒扬解释着。

      「瞎掰吧,你老师,哪有这么年轻的大学老师,哄谁呢…」

      看着面前这位自以为是的年轻人,沈婷无奈的摇了摇头,冲他说道:「沈舒扬
说的没错,我就是他的老师,你这个小孩是怎么说话的,刚刚你叫他什么,你不觉
得那样喊很难听吗?」

      「难听,从小我们就是这样叫他的,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不信,你问问他是不
是,二骡子。」

      「你…」

      听着对方用这样难听的外号侮辱沈舒扬,沈婷心里有些恼火,不过就在这时,
站在那边的另一个男孩掐灭了手中刚刚吸完的烟头,晃晃悠悠的也走来了他们身边,
一只手搭在了田恒的肩膀上,「老田,咋了?」

      「耗子,这位靓妞是二骡子的老师,她刚刚说我叫二骡子叫的难听,批评了我
几句,好像是想给我上一课?」

      「是嘛,原来你是老师呀,看不出来,穿的这么性感又长的这么漂亮的女老师
确实少见,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要是不说,我们肯定是猜不到,之前
我和弟兄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在那“哪儿哪儿”上班的呢。」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耗子和田恒两个人对望着彼此互相淫笑了起来,他口中所
指的「哪哪」,虽然没有明言,可是沈舒扬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样来羞辱沈婷,
让他无法忍受。随后,他放在下搀扶着沈婷胳膊的双手,朝着叫耗子的男孩走了一
步,近距离贴身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以他的身高,整整高出了对方半头,低头怒视
着他:

      「你俩今天没事干了,想找事,是不?」

      「二骡子,想干啥,你听不出我们是在称赞你身边的这位美女老师的吗,你激
动个锤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老师身材这么好,又穿着这么性感迷人的丝袜和
高跟鞋,你小子艳福还真是不浅啊。对了,我忘问了,你老师是教什么课程的?」

      耗子解释道。

      「估计是教生理课的,咋,耗子,你那方面经验不足,想让他老师给你补补课
…」

      「要的,要的,那敢情好…」

      田恒紧跟着说了一句,而后俩人望着彼此又是一阵猥琐的淫笑…

      「……」

      「你他妈的把这句话再重复一遍试试看。」

      对方的污言秽语,一时间把沈舒扬气的怒火中烧,脸上呈现出的愤怒表情几乎
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他顿时抬起手指着对方的头,摆出一副随时就要和这
两个小痞子动手打架的架势。

      「二骡子,开开玩笑而已,看你那吊样,至于这么认真吗,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以往平时和你开玩笑闹着玩的时候也没见你急眼,今天是咋了,想在这位美女面前
摆谱冒充圣人蛋?」

      田恒在旁边帮着腔,话音刚落,他便用手推了一下沈舒扬,可是并没有把沈舒
扬给推开。

      沈婷性格温婉尔雅,与人和善,可这只是对同类人而言,面对那些无赖地痞的
时候,她从来不会表现的软弱好欺,她也会毫不客气的和对方发生争吵。

      刚刚的那些话实在是难听的刺耳,不外乎沈舒扬会气成这样,在沈婷被对方变
着法羞辱的时候,她自己能不气吗?她心里肯定有火。可是看到生沈舒扬为了自己
似乎要和对方动手,沈婷有些慌了,毕竟这是在他家乡,初到此地,就因为自己这
个外人和同村人大打出手,不论他吃亏与否,这种事情只会让沈婷觉得更加丢人现
眼。

      随后,她赶紧用手拉着沈舒扬的一条胳膊,劝着他说:「舒扬,算了,没必要
因为这些小事和他们争执,我们走。」

      沈婷想要把他拉开,可是却也拉不动,沈舒扬没有回头,和那个矮他半头叫耗
子的男孩互不相让的瞪着彼此,眼神中冒着怒火,沈婷怕他们动手打架,一旦真的
打起来到时候就难以收场了。

      「舒扬,我脚疼。」

      沈婷想出了一个借口,再次用力的拽了拽他的胳膊…

      「啊…沈老师,你没事吧。」

      老师的这句话,让沈舒扬心里突感一阵,立刻扭过头来紧张的问着她。

      「听我的,算了,好吗?」

      沈婷冲他摇了摇头。

      看着老师脸上难受的表情,恳求的眼神望着自己,沈舒扬一时间心疼的不得了,
整个人也从之前的不冷静渐渐的缓了过来,当他脑子恢复到清醒之后,他明白,自
己确是没必要和他们这种人在这里过多的纠缠。

      随后,沈舒扬对着面前的这俩男孩说了一句:「你们看到了,我老师脚现在还
受着伤,我要带着她去前边的诊所看一下,不想再这里继续和你们争吵个没完,你
们要是想找麻烦,咱们之间的事情以后见面私下里了,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这些话,沈舒扬扭头看着沈婷,沈婷向他点了点头,而后被他扶着,绕开
他们离开了这里…

      那两个男孩其实就是想捉弄一下沈舒扬而已,也没有想要打算和他动手打架的
意思,况且彼此都是同村人,平时又没什么恩怨矛盾,看着沈舒扬不再和他们纠缠,
也就知趣的走开了,返回了站在一旁的那个女孩跟前,不过俩人有些嘴贱,点上了
一根烟之后,继续嚼起了舌根。

      「二骡子今天有病吧,是不是昨晚吃枪药了,随便说他一句立刻就恼了…」

      「正常,这小子想在那个女的面前逞威风,你这么说他,他肯定生气。」

      「你信那靓女是他老师?」

      「鬼才信,哪有当老师的会打扮这么性感的,你看她那两条大长腿都已经够迷
人了,更何况还穿着丝袜,光溜溜的让男人看了恨不得都想用手去摸一下,她要是
这样往讲台上一站,那下面的男学生还有心思听课吗?估计脑子里全都想着如何把
女老师按在课桌上,撕光她的衣服和她打炮。」

      「就是,就是,你说的对。」

      「反正从小到大上了十几年的学,我是没在学校遇到过这么正点的老师,你遇
到过?」

      「遇到个屁,你看二骡子刚刚紧张的那熊样,如果我没猜错,那女的肯定是这
小子刚交的女朋友。」

      「是吧,我也这么认为,说不定二骡子已经在床上搞过她了,不然你看他俩亲
密那样儿。」

      「操,看不出他还挺有福的,能泡到这么正点的一个马子,不知道那女的床上
功夫怎么样,骚不骚,等下次再看到二骡子的时候得好好问问他,让他给咱弟兄们
讲讲他是如何在床上操那个妞的。」

      「哈哈,你小子是不是羡慕了?」

      「废话,你说呢,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的,这样的女人简直就可以用
完美俩字来形容,试问谁不喜欢?」

      「我就不喜欢,长的好看又咋类,她又不懂得欣赏我们这些人的时尚,我对她
这种女人才没有一点兴趣,要说比的话,她可是比你堂妹田馨差远啦,你看咱田馨,
这一头漂亮潮流的发型,染成三种颜色,这样才叫做会打扮,她能比得了?她们只
能望尘莫及。」

      「去你的,拿我跟她比干嘛?」

      旁边的女孩抬腿踢了耗子一下…

      「傻妞,我夸你呢,你咋也这么不识好歹。」

      「不需要你夸。」

      他们谈论这些话的时候,沈舒扬扶着沈婷才走出了不过10米远的距离,有一些
话他已经听进了耳朵里,虽然断断续续的不是很清楚,而沈婷同样也听到了一些。

      对于自己的穿着打扮,连衣短裙,丝袜和高跟鞋,可是并没有暴露自己身体上
的任何一处隐私部位,沈婷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却被对方这样来羞辱,不过更让
她气愤的是对方竟然把她和沈舒扬扯在了一起骂。

      他们两个人是师生关系,自己就等于是沈舒扬的长辈,而对方却坚信自己是他
的女朋友,说些下流无耻的话往她的身上泼脏水,沈婷觉得是这是对她人格上的极
大侮辱,可是她能怎样,刚刚她还在劝沈舒扬要冷静,可是自己心里反而却越想越
生气了。

      「老师,他们这种人就是嘴贱,喜欢出口伤人,骂人的那些话你千万不要放在
心上,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就是了。」

      沈婷摇了摇头。

      「舒扬,他们平时也这样欺负你吗?」

      「欺负我?哪呀,我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而已,真打起架来,他们谁也不行。」

      「是吗。」

      「你不信?」

      「我信,但是我不希望你和他们打架,这样不好。」

      「我没和他们打过,最多也就是吵吵而已,像他们这些人我看见就烦,一般都
不会去搭理他们,更不可能去和他们玩,你就说那个叫田恒的男孩,从小在村子里
出了名的调皮捣蛋,他父亲还是个乡干部呢,结果都没把他教育好,他经常在外边
给他父亲闯祸惹喽子。」

      「是吗,那他父母平时都不管他,任由他这样发展下去?」

      「怎么不管,你是不知道,早几年的时候他老爸经常拿着棍子在村里边追着他
打,怎么管教都没有用,他该怎么还是怎么,更何况现在他已经大了,就更加管不
了了。」

      「哎、」

      沈婷叹了口气…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