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慾望[14]

  • 儿子的慾望[14]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儿子的慾望   ※严禁转贴

前言:原先已写好了14,考虑到看倌的意见,将14移至15,重新写14。
15就后面看状况再PO了。

(母亲视角)
  刚喝完早餐的我躺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只想要好好地躺着,甚么事情都
不想做,高潮后,身体还有着微微的余韵。现在感到身体很敏感,尤其是三点的
位置,上半身的两点(乳头)很容易跟胸罩摩擦到,只要轻轻相互碰触,都会使
我忍不住地激灵了一下,而下半身的点(阴蒂),容易因为上半身的点起反应,
而使我的阴蒂勃起,进而接触到内裤,尤其是阴蒂摩到内裤的时候,都会让我整
个阴部带动着腰部扭了起来,也感觉内裤被更多的液体浸得更湿了。

  「喀擦」的一声,大门关起来的声音,使我惊醒了起来,没想到我竟然睡着
了,随后也意识到这关门声,是儿子上学去了,突然由生起一股紧张感,我马上
明白到,上班迟到,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起身,但随之而来的是全身疲软,使我瘫
坐的床尾,没想到这次的高潮太激烈了。以往的高潮,可以让身体变轻盈,但这
次的高潮,却比以往还要来的剧烈,躺在床上后,那后劲连绵不断,持续了很久
,直到不小心睡着。稍稍休息过后,索性跟公司请了个”病”假,就至浴室沖洗
了一番,洗后,衣服也懒得穿了,全身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开始回想着这阵子所
发生的事,脸上的燥热感又开始了,内心怪起儿子,真没想到我竟然也会发生这
么荒唐的行为。躺在床上的我开始回忆起,我跟儿子之间的需求模式会改变,就
要从答应儿子他的篮球训练时候开始。

  (回忆开始)那时我明白儿子因为之前篮球比赛的失利而沮丧不已,所以根
本无法拒绝儿子的请求。让我估算不到的是学校的篮球训练,训练强度也太高了
,起初的第一个礼拜,就有发现儿子帮我準备牛奶后,他那一付很疲劳的样子,
但看到儿子还是有起床帮我準备牛奶,自己也就没多想。多了比平常还要严格的
训练,会比较累我是知道的,但第二週,儿子竟累到完全没法起床帮我準备牛奶
。起初还天真地以为,第二週的前1、2天,可能只是儿子忘记了,结果竟持续
整整一个礼拜。而自己也因为一周没喝到儿子的牛奶,开始有了躁动焦虑、坐立
难安的负面情绪。但总不能去限制儿子的篮球训练,然后要的是他帮我準备他的
牛奶给我喝吧,这样一定会降低在儿子心目中母亲的形象。毕竟,现在喝他的精
液牛奶,只有向他表明是满足他的慾望,希望他能好好用功读书,但绝不能让他
知道我自己也有需求。想到这,又开始埋怨起儿子这计算般的精液调教,竟然让
我上瘾成这样。

  果不其然,第二週週末,我已经被一些戒断的症状影响到工作及生活作息,
烦躁不安、情绪沮丧、难以入睡,甚至是不时地莫名出汗。一番思虑过后,我决
定稍稍地退一小步,向儿子说说帮我準备早餐牛奶的事宜。第三週开始的第一天
,带着紧张的心情,进到儿子房间,并尝试地对着儿子说:「碧达,今天可以帮
妈妈準备牛奶吗?」虽然这感觉怪怪的,但心里还是有些期望儿子可以给我个满
意的答覆,但儿子却用着不耐的口气回我:「妈,对不起,我还想再睡一下。」
不知怎的,得到这出乎意料的答案竟让我心情有些低落,本以为可以激起儿子的
慾望,但没想到儿子已经是累到可以放弃他这长期处心积虑谋划在我身上的一切
,我只能无奈地回应着儿子:「喔。」一声,就离开了儿子房间,不能影响儿子
宝贵的休息时间,免得影响到他的篮球训练。

  接下来的第二天「碧达,今天可以了吗?」,第三天「今天一样不行吗?」
,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只能悻悻然地离开儿子房间,自己再想办法克制负
面情绪。第四天,我依然不死心地进到儿子房间,再度问起儿子:「今天呢?」
没想到儿子竟然用手将盖住他下半身的棉并翻开说:「妈,妳这样每天问很烦耶
,妳自己来好吗?」我心想着甚么自己来,而脑袋马上就给出了答案,儿子是在
暗示我,要我帮他自慰,好帮他射精,让我自己收集他的精液加到牛奶里。这几
天情绪已经很不稳定了,再加上儿子这般如此无礼地要求身为母亲的我,让我感
到儿子非常地不尊重我这位母亲。一股怒意涌上心头,对着儿子大声开骂:「你
在胡说些甚么。」看到儿子瞬间抖了一下,就用手将棉被盖回他的下半身,明白
到我这一兇,儿子吓怕了。此时的我也是已经气到不知道要说甚么了,愤怒的心
情让我脑袋空转,无法进行思考,只能与儿子在他的房间里进行着名叫沉默的拉
锯战。

  第三週的剩下几天,我就都没再进儿子房间了,起初是因为自己正气在头上
,对于儿子的不尊重,无礼的要求,为了保有我身为母亲的尊严,当下便决定不
再进儿子房间要求儿子。但就在最后一天晚上,难以入睡的症状折磨着我,在床
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久违的声音,再次出
现我脑海里,和我讨论起怎么解决现在的状况。迷之声:「只是帮儿子自慰而已
,这没甚么。」我:「甚么叫这没甚么,哪有母亲帮儿子自慰的,被别人知道,
我还能活吗?」迷之声:「不会有人知道,只有妳跟妳儿子知道。」我:「一样
不行,被儿子看着,我哪好意思当他面帮他自慰。」迷之声:「拿东西遮着妳儿
子的眼睛不就好了,记住,这是帮妳自己解决妳身上的问题,妳儿子只是因为篮
球训练,才这样的,并不是故意要改变之前的供需模式。」被迷之声这么振振有
词的说着,我感到好像稍稍地被说服:「让我考虑看看。」迷之声:「考虑甚么
?也不想想妳儿子已经两週没发洩了,久了会憋出病的,难道妳想看到妳儿子比
赛又输掉?妳自己工作情况也越来越糟,难道妳不怕因为这样被断了经济来源,
导致妳跟妳儿子没法过活吗?妳这样对的起妳那死去的老公吗?」我在它那连续
逼问下,突然感到羞愧,仅用「喔。」的一声答应了它,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它说
服了。

  也许是昨天晚上已经被做好心理建设了,第四週的第一天早上,我拿着浴巾
跟杯子后,就进到儿子的房间,同时也知道必须谨慎地维持母亲的形象,走到儿
子的床边后,装着不在乎的样子对着儿子说:「自己来就自己来。」说出的同时
,好像有一把火从我胸口一路烧到脸庞,儿子听到的同时,也睁开双眼和我对看
着。经由昨晚迷之声的教导,我很快带着严厉的口气对着儿子说:「眼睛闭上。
」儿子像机器人一样,收到命令后,眼睛很快就闭了起来。为了预防儿子偷看,
同时遵循着迷之声的教诲,拿浴巾遮住儿子的眼睛部位,并语带威胁着对儿子说
:「不準拿起来,不然我翻脸。」儿子快速地回我:「好。」一切準备就绪之后
,我走到儿子腿边,将下半身的棉被掀开,眼睛已经看到儿子那阴茎部位,开始
有反应了,正在慢慢地隆起,心想,妳母亲我从小帮你洗澡到大,你身上有甚么
部位我没见过,双手直接扶在儿子腰间,两手食指与中指,同时塞入并扣住儿子
的睡裤及其内裤,接着一口气顺着儿子脚的方向,用力一拉,直接拉到脚踝处,
眼睛也注视着裤口到脚踝处。就当我把视线从裤口移向儿子阴茎的部分同时,一
股巨大的震撼感,从心中炸开,使我忍不住地大叫:「阿。」了一声。

  儿子的阴茎已全然勃起,但这长度已经不是以前从摄影机所看到的长度了,
现在目测已经跟他父亲一样,已来到了15公分,感觉还要长了一点点。阴茎的
宽度也已然达到成人级别,至少有两指半的宽度了,而龟头少说有三指的宽度。
但最可怕的不是他的阴茎,而是阴囊,怎么会这么大,已经跟网球差不多大小了
,这完全是异于常人。虽然以前从摄影机上看,没仔细看到他的阴囊部分,最后
一次看到好像差不多是在儿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最后一次帮他洗澡的时候,那
时后看,还是很正常的大小。我一度以为是不是儿子得了睪丸肿瘤,但那是左右
大小不对称才有的情形,但从儿子两颗睪丸左右相称,差不多大小,看似很饱满
,应该只是巨睪症而已,属正常。惊讶的同时,却又让我好像可以理解,原来儿
子之所以可以射出那么惊人的精液量,是因为他有着那么巨大的弹药库。

  这不禁让我回想起,距上一次直接喝他精液的那次,为了奖励儿子,特别允
许他可以射两次。看到他那射过两次的精液量,刚刚好一个杯子的容量,颜色也
是特别浓白,还让我误会他加了真正牛奶并搅拌过。那杯精液,带来的气味,也
是很特别,那腥躁味竟让我止不住的去闻,喝下去的口感也是非常浓厚,稠度一
致,并无怪异块状感,有如浓厚牛奶一般,但更像是优酪乳,就像是专门为我而
成形的人形乳牛,只是製造的不是牛奶,而是人奶(精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停止回想,看着眼前这巨大的阴囊,我手抖着,
伸去摸着,碰触的瞬间,我有注意到儿子已然坚挺的阴茎抖了一下,后续我轻轻
的抚摸着儿子的阴囊,那犹如网球般大小的阴囊,装着两颗饱满的睪丸,我似乎
可以感受到它像是有生命般的在蠕动,明白地告诉我,它已然蓄势待发。我了解
到是时候了,这样摸着阴囊是不会让儿子射精的,关键还是在于他的阴茎,想要
击发,还是需得从阴茎下手。接着我用右手轻轻地握住儿子的茎身,我可以感受
传到我手心内的温度,同时儿子身体也抖了一样,看在眼里不禁好笑。接着我从
茎身根部到龟头慢慢地、轻轻地上下套弄着,也听到从儿子嘴里传来的呼气声,
知道儿子正在享受我带给他的痛快。

  套弄儿子阴茎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想赶紧让儿子射精,左手也拿好杯子準备
接住儿子的精液,突然,儿子开口说话了:「妈,这样有点痛。」我停了下来,
心想,这样会痛?刚刚不是很舒服吗?忽然想到帮儿子自慰,没有润滑,儿子的
阴茎在我手里摩擦,会越摩越不舒服,尤其是龟头最为敏感。我到是像做错事般
,将裹住儿子阴茎的手放开,在想着要从哪里弄到润滑液,虽然有看到儿子因为
我开头的刺激下,从马眼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有人说是前列腺液,有人说是考
伯氏腺液,姑且不论这是甚么液体,但多少有润滑作用,重点是量有点不太够。
就在我思考着,怎样可以得到大量的润滑液,脑袋很快就浮现出一个答案,就是
口水,知道口水多少有着润滑作用,比纯水要来的滑,想到要提供自己的口水帮
儿子的自慰起到润滑作用,脸蛋上的热不减反增了起来。

  我微微的张开嘴巴,露出了一点舌尖,对準并缓缓地靠近儿子的龟头,可能
也是还没吃早餐的缘故,肚子在有些许饿的情况下,我觉得嘴巴内口水分泌的很
快。不一会,带着略温感的口水流出,顺着我舌尖流下,为了能正确的滴落到儿
子的龟头上,我的舌尖离儿子的龟头不到5公分,从眼睛视线看下去,总感觉快
碰到似的,让我很紧张。口水一点一点地流落在儿子龟头上,累积起来并慢慢地
化开,当我觉得流出的口水差不多足够润滑的时候,我停止分泌口水,并将右手
直接包住了儿子的龟头,以搓圆的方式,将口水均匀地推抹至整个龟头,然后从
龟头处,以握拳的方式向下握住茎身,使其可以得到完整润滑。

  接着我继续帮着儿子自慰,加上了润滑,手上传来的感觉是,儿子阴茎比刚
刚未上润滑时更硬了点。为了使儿子快点射精,当我滑至龟头的时候,会稍稍用
着比握着茎身还大的力道裹着,毕竟我跟我老公是有经历过的,所以我知道男人
的龟头是射精关键。终于,儿子开口了:「妈,我快射了。」我快速着使用左手
拿起杯子,将杯子放置在儿子肚子上,杯口对着龟头。摆着没多久,右手感受到
儿子的阴茎越来越硬,已经在微微的抖动了,我知道要来了,刚想完,儿子就击
发出他的第一波精液。因为有事先将杯口对着龟头,那第一波精液完整地射入到
杯子里,只是我被那射出来的力道惊到,强而有力,左手握着杯子,都可以清楚
感受到那股力道。

  第一波结束后,我正在期待着第二波精液打入杯子里,没想到的是,儿子的
阴茎突然很大力地向上抽了一下,差点从我右手脱出,那第二波精液直接射偏了
,飞跃过了杯口,射向盖在儿子上半身的棉被。就我还在可惜那第二波精液没射
入到杯子里时,第三波精液也射出来,一样没射到杯子里,我赶紧用右手用力固
定着儿子的阴茎,但是没用,儿子阴茎的抖动力道太大了,我无法控制住他的阴
茎抖动,第四、五波一样都漏接,我知道这样不行,马上就开口对着儿子说:「
哎呀,射小力一点,射这么大力干嘛?这样很难接。」但儿子对我所说的话没有
反应,一样持续用着很大的力道在射着精。看到越来越多精液漏接,反而是我着
急了起来,再度对着儿子说:「抖小力点,我一只手很难握住…唉唷,都射到杯
子外面了。」儿子还是一样没有回应我的抱怨。着急的同时,想到可以将杯子尾
端抬起,让杯口可接收到的面积可以更大一些,看来急中生智说的一点都没错,
接下来的几波精液都有接到,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杯子是倾斜
着接着精液的,但倾斜的角度太大,接的容量有限,眼看着精液已经快要满到杯
口了,不得已只好将杯子摆正,但精液又开始漏接了起来。对此不由心生起可惜
感,所幸最后儿子射的差不多了,后面几波的力道不大,可以稳稳地射入杯子里

  终于儿子再也射不出精液了,我将杯子举起观看,竟然只有到刻度50CC
左右,其量之少,让我有种出师不利的感觉,顺手就拍打了儿子的阴茎一下。「
自己擦乾净,起床后把棉被拿去洗衣机那放,我晚上再洗。」说完我便快速地离
开现场,我并不想让儿子看到我手里拿着一杯装着他精液的杯子,那场面怪诡异
的。我快速地来到了厨房里头,加热起真正的牛奶。就在等待那加热的过程,我
开始烦躁了起来,心中所想的就是今天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思想又再度
抗争了起来。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迷之声:「做都做了,没啥好
反悔的。」我:「我很怕我会失去儿子对母亲的尊重。」迷之声:「并不会,想
想妳之前每一次行为上的突破,儿子不是愈来越听话吗?」我:「好像是这样没
错,但我还是有点担心。」迷之声:「别担心了,这样对妳对妳儿子都好,双方
都有满足到。给自己设定个期限,妳儿子篮球训练结束之后,就可以恢复回来的
供需模式了。」我似乎又再度被说服了回应了那个声音:「嗯。」思想抗争一结
束,热牛奶的计时器也叫了。将加热好的牛奶倒入装着儿子精液的杯子里,均匀
的搅拌过后,一口气将之饮尽,虽然儿子的精液不多,但心情似乎得到了些许的
舒缓。至少在儿子参加篮球训练的过程中,得到了突破,不然我也真不知道要怎
么办?反倒是感谢起脑海里那个迷之声。

  接下来第四週的几天,我每天早上都会进到儿子的房间里取精。唯一的困扰
就是每次都会漏接很多精液,没有一天是可以得到完整的份量,每次骂儿子也没
用。这样反而让我需求更甚,明明是我的主动,才有这样的突破口,但每每却是
漏接精液收场,本来不摄取儿子精液已经是很折磨人了,这几天下来,完整的量
呈现在我眼前,但儿子那强力的抖动,让我只能获得少少的量,这样反而更折磨
。而且我也不想每天洗棉被。第四週最后一天晚上,我独自吃完晚餐后,一个人
在客厅休息并看着电视,儿子还在学校进行着篮球训练还没回家,虽然看着电视
,但心中所想都不是在电视上面的内容,而是在思考着,如何能完整接住儿子的
精液。

  儿子射精时的抖动很大,一只手肯定是抓不住的,但我想两只手应该是可以
稳稳握住才对,虽然两只手控制的住儿子的抖动,但要怎么用杯子接住精液呢?
直接平放在儿子的肚子上也不对,杯口朝上,但龟头却是朝着儿子上半身斜45
度方向,抖动时,还会更斜一点(60、70度),完全对不上。到底有甚么容
器,可以杯口朝下,完整的接住儿子的射精,又不让精液流失。那声音又出现了
,而且这次说出了令我讶异的答案,迷之声:「用嘴巴接。」我:「你在胡说甚
么?这样岂不是帮儿子口交了。」迷之声:「这样并不算,你只是用嘴巴接住妳
儿子的精液,并不是用嘴巴让你儿子射精,况且你儿子矇着眼,又看不到。」我
:「不行,你给的建议越来越过分了,我是他的母亲,不能太过了,这样完全超
出我能承受的範围了。」迷之声:「我知道妳的承受範围的底线,就是不能让妳
儿子看到。妳儿子没看到,用嘴巴接这件事他就是不知道,妳还可以直接饮下,
另外就是不用再天天洗棉被了,一举三得。」对于迷之声的回答,我无言以对,
但却也开始评估起嘴巴接精液的可行性。

  第五週的第一天早上,我一样重複着上週的举动,进到了儿子的房间,开始
进行着取精的动作。帮儿子自慰到一半后,我开口说话了:「今天就不用杯子接
你的射精了,我用其他容器接,免得你又射的到处都是,我不想每天都洗被子,
你要射时候,跟我说一声。」是的,今天开始,我决定用嘴巴来接儿子的精液。
没错,迷之声正确地说出了我的底线,只要不让儿子看到,可以解决现在所有的
问题,发现用嘴巴接并没有甚么,我自己本身以前也帮老公口交过,也曾被老公
口爆过好几次,虽然是没到吞精的程度,但嘴巴早已是夫妻两人性爱时必备的武
器,对于嘴巴能怎么使用,我是再清楚不过,而现在也不是用嘴巴帮儿子射精,
只是在儿子射精时用嘴巴含着,接住儿子的精液,虽然对象从老公变成了儿子,
但儿子看不到,似乎可以当作没这一回事。

  儿子听到后,马上就反问我:「其他容器接?什么其他容器?」顿时被儿子
这么一问,脸上一热感到不好意思起来,我当然不可能直接跟他说答案,只能随
口应答:「你不用管什么容器,你就射你的精就好。」听到儿子「喔。」的一声
后,我知道儿子不会再继续问下去了,右手持续上下套弄着儿子的阴茎。在我的
攻势下,儿子很快的就达到射精临界点,对着我说:「妈,我快要射了。」我听
后马上用左手接在握着儿子阴茎的右手下方,我明白一定要用两手才能控制儿子
射精的抖动,两只手同时上下套弄着儿子的阴茎。很快地,儿子又发出警讯了:
「射了。」两只手也感受到儿子阴茎射精前的颤抖,我马上张开我的嘴,将儿子
整个龟头含住,我的嘴唇被儿子的阴茎烫了一下,且尽量不让牙齿碰到儿子的龟
头。我听到儿子「啊~」的一声,此时的我也没心思了解他那声音的意思,心理
做好準备接下儿子今天第一波的精液。

  从我的双手,我感到儿子第一波的精液,已经在茎身,我双手用力固定住阴
茎的抖动,随后第一波精液射出,直接往我的嘴里上颚射去,打在上颚的力道,
让我觉得好像要射穿我的脑袋似。我些微吓到,嘴唇不由自主的裹紧了一下,第
二波精液,再度补上,一样强力的击打在我的上颚。感受到嘴里的精液有点多,
不赶紧吞下去,恐怕接不了第三波精液,我赶紧吞食着嘴里的精液,但吞嚥的动
作多少会些吸的引力并会带动起抿紧嘴唇的动作。但刚一吞下,第三波精液马上
沖出并打在我的上颚,我再度吞食着这波精液。只要我一吞,儿子马上就来一射
,这样一来一往的持续不断。吞精开始带来的高潮,加上儿子那强而有力的射精
,每次都精确地打在我的上颚,一点一点地打掉我的意识,连我甚么时候失去意
识都不知道。

  渐渐地,随着意识地回归,我发现我还含着儿子的龟头,儿子的射精也到达
了尾声,后面的几波,都短少且小力射在着我的舌尖上,但我的嘴却还是持续做
着吞嚥的动作。最终儿子终于停止抖动了,嘴里精液也被我喝完了,我微微的张
大嘴巴,使嘴唇离开了儿子的龟头,忽然迷之声又出现了:「还有。」还有?还
有甚么?眼睛看向被我双手握着阴茎,我瞬间明白,那个还有是甚么了。我的双
手还感受到儿子阴茎的饱满,了解到儿子阴茎里的尿道,还有一些没有排出来。
也许是后面射精的力道不够了,无法将尿道残余的精液射出。我想都没想的直接
只用着右手握住阴茎根部,对着儿子说:「还有一点。」大拇指腹按压着尿道,
从根部推到龟头,可以看到精液慢慢的从儿子龟头上的马眼渗出,如凝胶般的精
液开始堆积在马眼处直到我大拇指停止。看着那乳白色的液体,看得出神,接着
我竟然直接用舌头去舔舐儿子的龟头,并扫过马眼带走那渗出的精液,我自己也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接着又听到儿子的叫声:「啊~。」这也是儿子今天
第二次的叫声。(回忆结束)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