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恋爱游戏NTR版之清野凛的黑人即堕】(01)【作者:九山节度使】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NTR版之清野凛的黑人即堕】(01)【作者:九山节度使】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九山节度使
字数:8079

             清野凛的黑人即堕

  岛国高中生渡边彻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一般来说,岛国高中生男主角心情不太好,要么是有一技之长却被恶棍霸凌,
要么是矮穷挫人生loser ,优点除了保底的亚萨西,人生基本会走向一撸到底。

  但渡边彻不是普通的岛国高中生男主角,他是起点小说出身的东京流岛国高
中生。

  相貌帅气,成绩全校第二,有起点必备系统外挂护身,让渡边彻心情不好的
不可能是那些凡人的琐事,只可能是后宫的和谐问题。

  是这样的,渡边彻目前有一个正牌女友:大小姐九条美姬,还有一个发生了
肉体关系的备胎学姐:明日麻衣。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暂时没发生关系的女性:「人类观察部」部长清野凛,
以及班主任小泉清奈。

  他像阎锡山一样在四个鸡蛋上跳舞,勉强保持着异性关系的和谐发展。

  大小姐九条美姬早被他睡服了,明日麻衣是个自认备胎的痴女,小泉清奈还
不太熟。

  渡边彻有自信管教住这三个人,只有清野凛让他头疼。因为清野凛是家族势
力和九条美姬一样雄厚的大小姐,智商比开了系统外挂的他还高,同时还拥有
「能看透别人说谎」这种不科学的技能。

  清野凛不与任何「说谎」的人交往,而渡边彻是个谎话连篇的男人,两人一
见面就不对付。

  在和清野凛的交锋中,渡边彻输多胜少,现在能勉强维持暧昧关系,靠的是
是清野凛在人际交往中,主动对他产生了兴趣。

  如果哪天清野凛不喜欢他了,渡边彻恐怕没有什么手段能挽回。这种恐惧就
像悬在蜘蛛丝上的果核,在空气中一晃一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寸寸断裂,掉落
在地。

  而现在,渡边彻从手中那本西班牙语的《堂吉诃德》抬起头,阴暗地注视着
坐在自己座位对面的爽朗的黑人,心中弥漫起杀意。

  黑人留学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简称奥巴马,据说是爸爸国驻日大使
的儿子。一个礼拜前突然转校到本高中,误打误撞地进入只有渡边彻,九条美姬,
清野凛三人在的社团「人类观察部」。

  渡边彻一向视「人类观察部」为自己和后宫们相处的禁地,被这种家伙打扰,
自然很不高兴。

  而更让他怀疑和愤怒的是,部长清野凛在对奥巴马入社的反应。

  要知道,「人类观察部」不是一般的社团,实际上是清野凛一人说了算的王
国,自建立以来,除了渡边彻,九条美姬,清野凛从没允许过其他人加入。

  为什么清野凛会容许这个黑人进入社团?难道是发现我和明日麻衣偷腥,故
意想引起我的嫉妒吗?

  渡边彻咬紧了牙齿,自穿越来第一次产生嫉妒的情绪,对面黑色皮肤,五官
在黑人当中还算符合东方审美的奥巴马抬起头,朝他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呦,MR. 渡边,遇到不会读的西班牙语句子了吗?可以随时问我哦!」

  奥巴马语气开朗,表情和善,但渡边彻看在眼里,越想越气。

  不就是个外交官的儿子吗?会西班牙语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可是起点男主,
随便花点点数就能在系统里即时兑换技能。

  算了,犯不着和你置气,你只是个清野凛用来气我的工具人罢了。

  「没有,只是觉得你体味有些大……」渡边彻嫌弃地抽了抽鼻子,空气中弥
漫着一股甜腻的味道,不知道是奥巴马身上的体味,还是为了掩盖体味喷洒的香
水。

  「Sorry ,人种差异嘛!」奥巴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另一只手放在桌
下,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算了,我还要去练习乐器,先走了。」渡边彻啪得一下合上书本,背起书
包就打算离开。

  得想办法处理掉这个碍眼的黑人,有他在,渡边彻都不好和清野凛聊天打趣
了。

  「Goodbye~」

  渡边彻无视奥巴马,朝清野凛挥了挥手。坐在长桌最靠窗边位置的少女认真
地阅读着铺在桌子上的书,脸蛋像白色纱窗边被风吹进来的樱花一样美丽,过肩
的长发黑得发亮,领口蝴蝶结不像其他女生那样松垮,打得十分工整。

  清野凛朝渡边彻微微点头,脸颊上有一抹诡异的红晕,但渡边彻没太在意,
关上门就出去了。

  他身上有一股没由来的邪火,突然很想发泄一番,准备跑到吹奏部练习乐器,
顺便拿明日麻衣泄个火。

  门关上后不久,夏日的午后像死一般寂静,社团活动室内忽然响起令人血脉
喷张的嘤咛声。

  那是少女像夜莺一样婉转悠扬的声音,一开始像细线一样胆小,柔弱,随着
时间的流逝,变得愈来愈大胆,从嘤咛声变成呻吟声,既而又变成一声接过一声
的妓女般的浪叫,响彻在六寸的活动室内,像催情的荷尔蒙一样令人窒息。

  清野凛趴在桌子上,领口的蝴蝶结早已散开,露出一片白腻。她双目失神,
粉色的嘴唇微微张开,粉嫩的舌头淌下不体面的口水,打湿了面前重要的书本,
可少女毫不在意,脸上露出无知但幸福的笑容。

  让她陷入痴狂的是伸进她双腿中间的一只黑色的手,那只手手指细长,皮肤
粗糙,关节结实,揉搓在她阴户的嫩肉上,像犁在旱地上的一柄硬锄头,砸开土
地的硬壳,刨出粉嫩的活土,旱地褪去荒凉的保护层,象征着生机的活水涌现,
滋润着干涸的土地。

  「凛,你今天湿的很夸张,是因为渡边同学吗?」

  奥巴马用右手翻着课本,日本史是他的弱项,而左手毫不掩饰地大力抽送着,
将清野凛送上接连不断的高潮。

  「是的……唔……我喜欢他……」

  「喜欢他多于喜欢我吗?」奥巴马嘴角一咧,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

  「喜欢……喜欢渡边……但……还是更喜欢你……」清野凛双目失神,神经
上传来的快感让全校第一的大脑也陷入迟钝,她思索着这个简单的问题,有那么
一刻想说出谎言,但她从小就没法说出一句谎言。

  「那当然了,因为我不会说谎啊。」奥巴马从座椅上起身,朝清野凛靠了几
步,低下头去,清野凛主动抬头,两人深吻在一起,黑色的厚唇肆虐在粉色的薄
唇上,突入口腔的舌头贪婪地摄取着清甜的津液。

  清野凛在窒息感中,回想起一周前奥巴马申请入社时发生的事。

  「在这所学校,敢像这样一直盯着我看的男生,我还是第二次见。」清野凛
嘴角微微上扬,没有丝毫笑意,只有轻蔑和嘲弄。

  面前的奥巴马一身汗味,面带淫笑,用侵略的视线扫视着自己的脸庞和胸部,
裤裆鼓成一团。

  这真的是驻日大使的儿子吗……真想直接赶出去,算了,应付一下吧。

  「抱歉抱歉,刚刚在打篮球,突然被小泉老师告知必须参加社团,在宣告栏
看到『人类观察部』的名字,觉得很有意思,就直接跑来了。」

  奥巴马的日语还算流畅,但说话时眼神异常下流,清野凛不动声色地捂住口
鼻,随口回应道。

  「对不起,不许入社。」

  「What the fuck ?Why ?我可是社团抢手货,篮球社,足球社,棒球社的
女经理,都找过我,that『s weird ,dude!」

  「社团我说了算,我说不许就是不许。」清野凛眉头一皱,奥巴马的说话语
气像电影中的小混混一样,真是让人不快。

  「这不民主,但这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奥巴马翻了个白眼,耸了下肩
膀,突然朝清野凛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清野凛警觉地起身。

  「不入社倒无所谓,能不能加个你的联系方式,你长得非常cute. 」奥巴马
距离越近,清野凛就越能闻到对方身上那让人厌恶的体味,她只在乡下的动物园
里,看着两只动物交配时才闻到过那种气味。

  「我拒绝,我根本没有……」清野凛声音一顿,她天生没法说谎,「虽然我
有line,但我拒绝加你的好友。」

  「可惜了,但我一定要操到你,日本的小娘们。」奥巴马呵呵一笑。

  ……操?清野凛表情怔住了,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当面听别人对她说这么
粗俗的话。

  她天生是个美人,又能察觉到别人对她的态度,所以不止一次地感受到周围
人阴湿的窥视,有来自和蔼可亲的长辈的,来自故作姿态的同学的。

  男人在她的心目中,就是下体思考的禽兽,渡边彻也不例外,只不过稍微多
了点理智。

  但这个黑人……怎么能这么直接地说出这种话,把她清野凛当作什么了?歌
舞伎町卖笑的妓女?那些六本木街头搂着外国人胳膊的媚外乡下人?

  对这种侮辱视而不见,她就不是下一代的清野家主了。

  「就算你是美国大使的儿子,清野家的家主也不是能随便你在口头上轻薄的。」
清野凛冷冰冰地说着,脸庞上像蒙上了一层霜。

  她拿出手机,拨打起母亲的号码,这个黑人必须付出代价。

  「哇哦,哇哦,冷静,calm down ,小姐。」奥巴马一把手抓住清野凛白皙
的胳膊,双眼瞪圆,一脸惊慌。

  「放手。」清野凛用力一拽,胳膊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反应。

  她表情一凛,腰部猛地用力,右腿朝奥巴马的裆部狠狠踹去,没留一丝力气。

  「砰!」一声闷响,脚底没传来人体的触感,踏进了空气之中,清野凛表情
一凝,她居然没踢中,腿还被黑人用健硕的大腿给夹住了。

  「冷静点,姑娘,那可是好多女人最爱的东西,踢坏了她们会哭的。」奥巴
马摇了摇头。

  「我向你道歉,部长。在我们美国文化里,想操女孩就得说出来,不然你会
被人叫做书呆子『nerd』,这只是文化差异。」

  不是谎话。

  清野凛听着奥巴马的辩解,对方说的居然是真的。

  「就算如此,这也是对我的冒犯。」清野凛语气缓和了一些。

  「抱歉,我是一个生下来就不会说谎的男人,见到想操的女孩,没法掩盖我
的想法。」奥巴马舔了舔嘴唇,清野凛小腿上传来灼热的触感,那个黑人居然在
这个时候勃起了。

  更重要的是,这句也不是谎话。

  一个生下来就不会说谎的人……清野凛大脑有些恍惚,她以为世界上只有自
己被命运如此诅咒着,可面前这个肮脏下流的黑人,他居然,他居然和自己拥有
同样的能力?

  「你说你生下来就不会说谎?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清野凛语气急促,言
语冒犯的事早被抛之脑后了。

  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和自己背负同样诅咒的奥巴马,对待生活走的是哪一条路。

  「这有什么难的?」奥巴马表情古怪,像是听到了什么愚蠢的问题,「要么
直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要么闭口不说,对别人善意的谎言一笑了之,对恶意的
谎言记在心头,报复回去。」

  「见到漂亮女孩,我就会对她们说想操她们,而她们基本都被我操到了,因
为我器大活好。」奥巴马下体膨胀地越来越大了,隔着两层织物,在清野凛白皙
的小腿上像怪物一样吐息着。

  清野凛被小腿上传来的触感拉回现实,发现奥巴马和自己拥有一样的能力很
让人开心,但对方此刻想要侵犯她,必须得先处理眼前的情况。

  就连渡边彻,也没这么亲昵地用那个玩意和她接触过。

  「我是个例外,请你放开我。」

  「气氛营造起来……我变得不想放开你了。」奥巴马一只手握着清野凛的胳
膊,双腿夹着清野凛的小腿,一步步地朝被束缚的少女靠近,膨胀的鸡巴分泌出
过量的先走汁,在少女白皙的小腿上留下一道腥臭的液痕。

  「日本财阀娘们攻击黑肤色领事人员,这可是一件大事。川普和彭培奥,还
有参议院那群右翼家伙,会怎么处理清野财团呢?哈里斯是我爸爸的的朋友,左
翼的那些家伙也很照顾我的肤色……」奥巴马喃喃自语,说着清野凛不太了解的
政治内容。

  清野凛猛地挥出左手,朝奥巴马的脸上扇去,对方伸手轻易拦下娇弱的巴掌,
将清野凛的左手拽到被握住的另一边,用一只大手捏住了清野凛两只纤细的手腕。

  「现在我比你多一只手,还多一根鸡巴。我觉得我赢定了,你呢?」奥巴马
的脸已经凑到了清野凛面前,口腔中呼出大麻叶的香气,少女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双眼盈满泪水,恨恨地盯着黑人。

  「今天发生的一切,清野财团一定会报复回去,我本人一定会报复回去。」

  清野凛闭上眼睛,她唯一的弱点就是体力。

  这时,她想起了渡边彻,雌性下意识地祈求着雄性的保护。

  「我不会认输的。」清野凛说道。

  「这是我来日本后,第几次听到这句话了?」奥巴马用左手拉下拉链,一根
长20公分,周长4 寸的黑色巨龙如猛虎般探头,空气中顿时氤氲起了雄性的体臭。

               *20分钟后

  夏日的午后,吹奏社的活动室里传来单簧管的美妙银色,音符宛转悠扬,在
空气中回旋,乘风直到活动室的五楼,碰在一扇紧闭的窗户上,啪得一下摔碎了。

  紧闭窗户的另一层,一具雪白柔嫩的诱人胴体被用力地按在玻璃上,不住地
抽动,雪白丰腴的肉臀像果冻一样在透明的玻璃上挤压变形,掀起阵阵肉浪。

  「嗯嗯啊啊啊啊啊!!」

  偏僻的「人类观察部」内,清野凛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诱人浪叫。她双腿
像最下流的妓女一样岔开,用肉臀抵着随时可能被操场上学生看见的透明玻璃,
黑色的长发早已解开发束,湿哒哒地贴在赤裸的身上。

  渡边彻永远也想不到,那个生人勿进,宛若高岭之花的清野凛,会在神圣庄
严的校园内,就在自己练习吹单簧管的活动室楼顶,被一个健壮的黑人摁在窗台
上,像使用飞机杯一样肆意地疯狂冲撞着,还发出妓女般的淫叫声。

  「啊啊啊!!嗯嗯!!!」

  清野凛失神地呻吟着,她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起环抱着黑人健硕的肩膀,忘情
地用嘴唇亲吻着黝黑的皮肤。她那一双让渡边彻赞不绝口,令九条美姬甘拜下风
的修长美腿像断了弹簧一样的圆规一样垂在两侧,被撕扯出一道道疤痕的黑色长
筒袜贴在湿漉漉的大腿上,脚尖上勾着的小皮鞋只剩下一只,随着肉棒在她的阴
户里一进一出,脚尖一颤一抖,时而条件反射般像舞蹈演员一样高高抬起,又因
为肌肉酸痛如天鹅的雪白脖颈般落下。

  窗台下是一道暗红色的血迹,像红绳一样从她的阴户里牵出,像是一道锁链,
又像是一道绥带。

  「日本婊子,几小时前还是处女,现在就叫的比拉斯维加斯的妓女还发浪。」

  奥巴马抽动着肉棒,毫无怜惜地突刺着清野凛那全日本同龄人中最高贵的肉
穴,在两人下体的交合处,随着一次次活塞运动,白色的泡沫涌出,他已经内射
了这个日本女孩不止一次,可他的两颗睾丸依旧梆硬,仿佛蕴含着能让几十个女
人怀孕的精子。

  「咕,该死!哦!黑!黑鬼!啊啊啊!嗯!」

  清野凛粉嫩的舌头在黝黑的皮肤上划过一道道湿痕,嘴角流下涎水,喉咙里
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没法对奥巴马的侮辱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的必要,在这地狱般的几个小时里,她已经遭受了一切都遭受的侮辱。

  嘴唇边沾着几根弯曲的阴毛,这是她被握住喉咙,强迫深喉口交时留下的痕
迹。黑人的肉棒像铁杵一样砸向她的胃脏,反胃的酸水和精液在喉道里化合出一
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盈满了她的整个口腔。

  下体的肛门处有几滴血迹,那是奥巴马在夺走她的处女,又试图夺走她肛交
的第一次时留下的伤痕。只是因为少女的后庭实在容纳不下黑人的巨蟒,才在浅
尝后匆匆停止。

  白嫩的双乳,修长的脖颈上满是红色的吻痕,奥巴马像一个吃不饱的婴儿,
在做爱时吮吸着她的乳头,牙齿轻咬,逼她发出痛苦和愉悦混合的浪叫。

  可该死的,该死的是,她为什么现在会感到这么欢愉。

  肉棒分开紧致的嫩肉,神经被粗犷的皮肤摩擦,快感像电流般涌入大脑,痛
苦只是快感大海中一条小船。

  不该是这样的,她不应该像一个被固定在架子上的母畜,被黑色的雄兽压在
架子上播种。

  清野凛不是对性交没产生过幻想,但那个进入她的身体的男人,至少应该是
渡边彻那个家伙。

  清野凛心中一颤,不知为何,背德感涌上心头,尽管她和渡边彻还没有建立
关系,两人还处在「告白游戏」这个阶段,但校园祭,全国大会,京都的旅行…
…一幕幕场景幻灯片般闪现,清野凛眼角滑落了几滴泪水。

  「不行!啊!嗯嗯!!」

  清野凛双手在空气中无力地抓着,肢体别扭地蠕动着,想从这个欢愉的地狱
中逃离,奥巴马察觉到下身这个日本女孩的行为,更加兴奋了。

  他用胳膊将清野凛抱起,从背后锁住少女的上半身,以一个火车便当的姿势,
将清野凛从窗台带到活动室的中央。

  少女双腿滑落,脖子上便传来窒息感,在生存的恐惧下,又下意识地用修长
的双胎勾住黑人宽阔的后背。

  没有了阳台的倚靠,清野凛连乱动的余地都失去了。

  奥巴马嘿嘿一笑,下身抽动的频率加快,像电动马达一样抽动着。他在美国
校园操了不知多少奶大逼深的白皮黑皮辣妹,对付体型娇小的日本人,简直像AME
跑到3000分天梯局宰猪一样丝般顺滑。

  按理来说,他对这种东方审美的美人不会有太大的兴趣,拿下处女内射拍几
张照片就该离去。但他在少女无意识的呻吟中突然了解到,面前这个姑娘和他一
样,也是个天生不会说谎,能察觉谎言的人。

  命运竟能如此巧合?命运巧合成为了最好的催情剂,奥巴马此刻性欲比人生
过去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旺盛,他的肉体本就出类拔萃,此刻战意高涨,居然又加
快了频率。

  「啪啪啪啪啪!」

  淫靡的交合声像大雨般绵密,液体飞溅在两人的肢体上,四周的桌椅书架上,
还有渡边彻的座位上,浓郁的味道不知多久后才会散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噢噢噢噢!!!」

  除此经历人事的清野凛承接着暴风骤雨般的蹂躏,再也无暇思考有关渡边彻
的事了,她发达的大脑已被空气中的荷尔蒙和性激素捕捉沦陷,子宫微微发疼下
垂,提醒着她身为一个雌性不得不接受的受种的命运。

  输了!身为女性的,身为高岭之花的清野凛输了!她的肉体先精神一步投降,
无形中居然做好了受精的准备。

  肉体在期待被播种,心灵本应充满绝望和恐惧,但清野凛却感到一种满足感,
一种从来没如此快乐过的舒畅感。

  她是一个从小就不被周围人喜欢,又因为条件过于优秀而被人觊觎的人。

  在渡边彻没出现之前,清野凛是校园冰冷的高岭之花,神秘女王。她用理性
和知识当作防备别人恶意的铠甲,对什么都有兴趣,对什么都有天赋,但没有一
个人能成为她称得上格的朋友。

  直到渡边彻出现,那个满嘴谎言的家伙,和自己谈笑打趣的那些时间,爱情
也在她的心中萌芽。

  但那个家伙,被九条美姬用威胁和权势拴在身边,主动向九条美姬献媚,还
和明日麻衣偷腥。清野凛无法接受被别人分享的爱情,这让她内心陷入了阴沉。

  她也许可以通过一系列手段,把渡边彻从九条美姬身边夺走,让渡边彻成为
只爱自己一个人的存在。但渡边彻,他终究是无法拒绝说出谎言的男人,谎言就
像泼在白色桌布上的污痕,清野凛用阴暗的眼神注视着谎言。

  「啊啊啊啊啊!!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突然,清野凛嘴里发出迄今为止最大声的浪叫,大脑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绷
断了,她主动活动起腰肢,任凭身体本能驱使,愉悦着面前这个肮脏,低贱,下
流,但是和自己同样命运,走出了不同人生的黑人。

  奥巴马笑了一声,用更大力度的蹂躏和抽查回应着清野凛的献媚。他冥冥中
意识到了清野凛想法的改变,但懒得在此刻做出什么评价。

  他只是一个凭借着体能,性欲强奸清野凛的恶人,不是清野凛某种内心问题
的疗养师。

  「嗯嗯嗯!嗷!宝贝!我要射在里面了!」

  奥巴马用手抚摸着清野凛的长发,后者上本身不由自主地扭动了起来,尽管
已经被内射了好几次,但清野凛发烫的子宫在告诉她,这次被内射就会受精,这
代表着清野凛彻底屈服给面前的这个人了。

  奥巴马将清野凛放在桌面上,少女修长的双腿一字马打开,臀部微微弓起,
摆出一个最方便深入授精的姿势。

  奥巴马用力插入,20厘米的肉棒一路划开紧致的嫩肉,尖端顶到一个触感柔
软的存在。

  清野凛修长的美腿蹬得笔直,雪白的脖颈像垂死的天鹅一样扬起,雪白色的
肌肤沾染上一层代表着情欲的粉色,肉壁收缩,再次将肉棒夹紧。

  「我喜欢你这个女人。」奥巴马闭上双眼,大腿此刻也有些发麻,四面八方
的吮吸快感让他精关一松,无数精子涌向清野凛的子宫。

  「做我的女人吧,我是个不会说谎的人渣。」奥巴马低下头,用力地吻住清
野凛的嘴唇。

  这句话依旧没有说谎。

  *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黑。

  渡边彻被明日麻衣拒绝了泄火的请求,明明这个痴女学姐平常看到他就像母
猪一样凑过来,今天却表现得这么意外。

  算了,过几天九条美姬就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享受她不更好吗?

  练习完单簧管后,渡边彻想回社团活动室休息,没想到大门紧锁,还挂上一
副「今日活动已终止」的牌子。

  看来清野凛也不愿意和那个黑鬼共处一室,早早地就回家了,渡边彻松了一
口气,转身离开。

  而如果他贴近门缝,或许能听见压抑放低的呻吟声,也许能挽救后面九条美
姬的命运。

  但渡边彻就这样直接离开了。

  活动室里,只点亮了一盏昏暗的台灯。奥巴马躺在九条美姬搬来的沙发上,
手里捧着一杯冰箱里找到的红酒,清野凛跨坐在他的身上,黑色长发随肩洒落,
一顿一顿地起伏着,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黑人怜惜地抚摸着清野凛胸上的吻痕,一周过去了,草莓印还没褪下。

  他不该用对待白种人的方法对待这个日本人的,日本人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要
娇弱的多。

  清野凛一把抓住奥巴马的手,操控着黑人的手在自己的胸口抚摸着。

  「奥巴马,继续给我讲你以前的事吧,不能对我说谎哦。啊,但你也没法说
谎吧。」

  清野凛眼神中露出一丝笑意。 虽然这本表界的书的确很不错,但没想到影响力真有这么大,要知道其他的网文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来着,才300章左右的日常类系统文竟然都有人写里番,只能说是真爱无疑了(虽然这个爱有种翠绿色的光辉,乍一看都分不清到底是喜欢作品还是恨的牙痒痒才写黑人这种类别的……) AME草,怎么酬勤都酬到这了 奥巴马风评被害 #ame天道酬勤 #ame学霸 #ame颜值 #lgd失去major名额 #恭喜og 我居然觉得这即堕剧情安排挺合理,大概因为这本是轻小说类吧
最后期待下一篇,作者一定要写九条美姬啊 说句实话,我挺喜欢这本书,不过看到男主被绿我还是挺爽的,男主确实不招我喜欢,主要是由他对女主的态度引起的 即堕题材而言,关键是被奸者的反差感。这一部的描写算是及格。但是肉戏中夹杂了过多的剧情,虽然一部分是想通过男主角的视觉描写女主成为媚黑女的反差,但相对地肉戏没有太多细节描写,可撸性上会差了一些。而且20分钟后女主还有反抗意识,没有因为黑jiji的插入就立刻堕落,严格上来说也不算是即堕了。 非常舒服,另外希望九条的play可以更重口一点,我就是因为这个没人性的傻逼女人而弃书的,希望她越惨越好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