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香】27 (母子纯爱)

  • 【惠香】27 (母子纯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惠香】27 (母子纯爱)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CDX
2020/07/18发表于:色城,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455 字
***********************************
本想一起发完,不过六万多字,估计要分两贴,
而且读者老爷们看的也会审美疲劳。

所以明天发28-30。
有朋友私信我说最好能给弄个带图的版本
论坛1级账号看不到图片,我搞了个BLOG
https://xcdx2020.wordpress
就是需要翻墙看,只能做到这样啦。
花絮只放在BLOG,因为答应论坛首发,
所以明天才会去掉28-30+花絮的密码。
***********************************

               第二十七章

  任谁都没有想到疫情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徐霞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可
好多孕期应该检查的项目,被疫情耽搁迟迟也没有去做。四月份开始,医院的门
诊陆续开放,小张专门跑去妇产科看了一下,疫情停诊期间积攒下来的等待检查
的孕妇和家属,挤满了整个候诊大厅。

  因为担心人员密集场所有互相传染的可能,小张跟娟姐商量了一下,还是联
系之前的那个妇产科女医生,借着高龄高危产妇的由头,开了个住院检查的单子,
安排住了三天院,才算是安安全全的做了个全面的检测。羊水也抽了,多留出的
一管,医生私下交给小张,用顺丰快递寄了出去。

  住院检查的结果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血压有一点点偏高,也是高龄产妇中
比较常见的现象。大夫嘱咐了注意事项,回家合理安排饮食和休息,切忌劳累和
情绪波动,还特别嘱咐了,即便现在胎儿是安稳期,过夫妻生活也要格外小心。

  小张一口应承下来,最近几个月他连小穴的边都没碰过,属实憋得难受。不
过肚子里的宝宝现在是两个人唯一的核心,一切都以宝宝的健康为要。加上霞姐
手口并用,还有两颗硕大的木瓜奶子,也算暂时缓解了儿子的欲求。

  小张平时偶尔去公司一趟,检查一下水电和消防安全。现在公司业务还是停
滞状态,员工都只发基础工资,交基本的保险金。有愿意离职的,多发一个月的
工资。不过现在外面不好找工作,只有两个家在外市的员工提了离职申请。

  淑娟对眼前的困难倒是没有太过担心,毕竟二月份靠网销情趣内衣,就有几
十万的净利润。总部的房子是自己的产业,义乌分公司的房租也早就交了一年,
现在即便公司没有收入,怎么也能坚持到年底,而且疫情估计到夏天就结束了。
各地复工也陆续开始,没什么好担心的。

  小张四处联系货源,因为年前拿的那批货款都已结清,所以供应商也愿意合
作。最后从两家部分开工的内衣供应商那里拿了些货,归拢了半车,雇人送到总
公司。晨星商服还没复工,所以售后的工作分给了娟姐和小张,惠香只负责接单
发货。到四月中算了一下,净利润在五六万左右,聊胜于无,总比坐吃山空要强。

  惠香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倒不是因为生意冷清。从老家传来的消息,跟她最
亲近的大姨,在四月初去世了。现在也没法子回乡奔丧吊唁,只能转了些钱给老
家的表哥,在遥远的他乡遥寄哀思。

  亦军的记忆中,对刚去世的姨婆只有些模糊的印象。很小的时候见过几次,
后来某年初中暑假跟父母回老家,也去拜访过姨婆,只记得是一位个头不高,面
容很慈祥的妇人。

  亦军的外婆去世的早,小时候妈妈在姨婆家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对姨婆的感
情很深。这次老人去世,也是因为农村疫情封路,耽误了病情,脑梗昏迷后就没
再醒过来。同样也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丧礼只能简办,除去本村的直系亲属,也
没邀请旁人参加,等惠香收到消息的时候,丧事都已经办完。表哥在电话里面还
特意安慰说,老人是在昏迷中走的,没有什么痛苦。现在这种情形,葬礼只能简
办,等周年忌日的时候,再一起招待大家。

  惠香得知大姨去世的消息,抱着儿子哭过好几回。年少丧母,大姨对她来说
就好像母亲一样的存在。父亲再娶那年,大姨害怕她会受继母的气,还专门接她
过去断断续续住过一年的时间。

  在亦军上初中的那年,惠香的父亲中风,缠绵病榻大半年后也去世了。继母
虽然人算是不错,但是父亲去世后不久,就搬去跟前夫生的儿子一起生活,渐渐
也没了联系。

  惠香的亲哥性格懦弱,用她嫁给林世忠换回来的彩礼钱,娶了个性格泼辣的
嫂嫂,每次回乡即便带着礼物去探望,也从不给个好脸色看,后来惠香渐渐也很
少回去。对于她来说,大姨的去世,娘家就算没有亲近的人了。

  因为失去至亲,惠香最近心情一直比较低沉,每天忙乎完公司的订单发货,
吃过晚饭,就躲在客厅看宫廷剧,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为了给大姨守孝,也不
跟儿子同房。

  亦军也识趣的不再缠着惠香,悄悄出去买了祭奠用的纸钱和香烛。姨婆的头
七、二七和三七这三日,两个人吃完晚饭,就在院外那个僻静的三叉路口,悄悄
烧点纸祭拜一下。

  这天晚上亦军做完习题,照例陪着惠香看会儿电视,不过发现今天妈妈没看
古装宫廷剧,倒是看起了浙江台的综艺节目。沈腾和贾玲插科打诨的本事,让很
少看综艺的惠香看得乐不可支。

  「妈,吃点橘子。」亦军剥了个蜜桔,掰了一瓣递到惠香嘴边。

  惠香也没用手接,直接张嘴从儿子手上叼了过来,趁机还轻轻咬了他手指一
口。一边嚼着汁水香甜的桔瓣,一边还朝他咯咯的媚笑。

  看到惠香心情变好,亦军自然打心眼儿里跟着高兴。最近家里有些压抑的气
氛,也被惠香清脆的笑声一扫而空。

  亦军心里又开始痒痒的,一只手握着惠香的小脚揉捏,另只手摩挲着光滑的
小腿。

  「妈,今天心情不错哦。前些天在你面前,我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你拿我
出气。」

  「你姨婆去世,我是当然伤心,可那又不是生气,怎么会找你的茬。」

  「我是怕我忍不住动手动脚,到时候你肯定生气。只好规规矩矩的。」

  「嗯,最近表现的不错~你跟姨婆只见过几次,可妈妈是她看着长大的。你
外公去世的时候,我想着还有大姨,现在大姨也去世了,妈妈在这个世界上,也
只剩你了。」

  「不是还有舅舅吗?」

  「你舅妈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烦我,我现在电话都不敢打。农村把女儿都是当
外人,我嫁出去了就是林家的人。可能你舅舅也是这么想的。」

  「我也姓林,你就是我的人。」

  「哈哈~」惠香倒是被逗笑了,「对,我是你的人。你也是妈妈的宝贝。」

  「妈,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又憋什么坏水呢?」

  「坏水肯定没有,牛奶倒是准备了好多啊。」

  「什么?」惠香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小腿上感觉有硬硬的东西在蹭,顿时也
就明白了话里的含义,脸上顿时羞的飞红。

  「妈,你脸怎么红了呀?」

  「你到底有什么话,有话就快说!」

  「我想说,妹子好久没吃肉了,不考虑给她开个荤么?」

  惠香咬着下唇,踢了亦军大腿一下,「你妹子以后改吃素了。」

  「嘿嘿,我这有根黄瓜,不知道她想不想尝尝。」

  「哼,懒得理你~」

  惠香也不再继续看电视,从沙发上坐起来,穿上拖鞋走进浴室。把亦军一个
人留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发呆。

  等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惠香用毛巾擦着头发,看亦军还在无精打采的对着
电视机,里面已经在放广告,也不见他换台。

  「电视关了,过来帮我吹头发。」

  「哦……」亦军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怎么?听着还挺不情愿呢?」

  「哪有……」

  惠香坐在床边,眼见着亦军拿着电吹风走进屋,直接把围在胸口的浴巾解开
了甩在一边,挺着一对雪白的奶子,用梳子打理着长发。随着手臂的动作,双乳
也在胸前轻摇,两颗小草莓般的乳头可能因为洗澡的时候被搓洗过,已经红红地
挺立在雪乳的尖端,晃的亦军一阵眼晕。

  亦军咽了口吐沫,心想今晚就算不能做爱,一定要美美的吃几口奶。赶紧手
脚麻利的帮惠香吹好头发,把扔在地上的浴巾也送到杂物间的洗衣篮里面。转身
回屋,发现妈妈早就盖着被子躺下了。

  亦军脱了衣服钻进被窝,伸手一摸发现惠香今晚并没有穿睡裙,侧身背对着
他静静地躺着。亦军把手臂从身后探过去,小心翼翼地轻轻贴在奶子上,也不敢
揉捏,只是用掌心轻轻托着沉甸甸的乳房。

  身前的人呼吸渐渐变得有些粗重,亦军的小臂贴在惠香肋骨上,明显感觉出
上下的起伏。

  亦军把手掌从奶子移到肩膀上,稍微用力想把妈妈的身子扳过来,没想到惠
香顺势转过身,扎进了他的怀里。

  「爱我……」

  亦军感觉好像是自己幻听了,一只手从颈后插在妈妈蓬松的长发里慢慢揉着,
另只手轻轻抚着后腰到臀肉间 S型的曲线,低头亲了一口惠香的额头,鼻尖嗅着
妈妈发间的幽香。

  「小香,还难过么……」

  惠香用舌尖在亦军锁骨上轻舔了一下,灼热的呼吸喷在亦军的颈子上,有些
痒痒的感觉。

  「宝贝,爱妈妈……」

  甜腻又温柔的索爱,谁能遭得住,亦军仰面躺着,勾住惠香的细腰,把她拽
到身上趴好,肉棒早就等不及了,双手叉着女人的腰肢,向下压了一下,粗硬的
棒子就势刺入潮湿温润的小穴里面。

  「小军……你用力点,我想要猛一点儿的。」

  「能行吗?」

  将近一个月都没做爱,亦军恨不得把整条肉棒连同两个卵子一起,都塞进妈
妈小穴里面,可又怕妈妈好久不做,支撑不住大力的征伐。

  惠香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在儿子嘴上嘬了一口,
两手撑在他胸口支起身子。

  惠香对女上位早就驾轻就熟,这算是她最喜欢的体位,两瓣雪臀夹着肉棒上
下快速起伏,头微微后仰,长长的波浪卷发随着激烈的动作,在空中飘了起来,
好像真的是骑着马儿在草原上飞驰。

  亦军也不甘心被妈妈当马骑,两只手掌有节奏地拍打在惠香的桃臀上,啪啪
的脆响伴着两人性器交合发出的轻微撞击声,如同架子鼓和手鼓在有节奏的合奏。

  惠香控制着盆腔肌肉,用力夹着身体里那根爱死了的肉棒子,心里残留的那
一点儿悲伤和抑郁,都被棒子搅的烟消云散,从身后把拍屁股的那只手也拽到胸
前按住。

  「你用点劲~别管我~」

  亦军开始还揉捏地小心翼翼,被惠香瞪了一眼,手上就加了力道,两团饱满
白嫩的乳房,在手指的大力掐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惠香头向后仰,舒服的不
住高声呻吟。

  「啊……小军……好儿子……用力……你就是这么爱妈妈的吗……就用肉棒
插妈妈的小穴吗……啊嗯……就是让妈妈永远都离不开……离不开你吗……」

  「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为什么要分开?」

  惠香紧闭着双眼,大腿和腰部发力,骑在身上的动作频率和幅度都逐渐加大,
几缕乌黑柔顺的卷发从肩后垂到身前,遮挡住了半边脸,额头和胸脯也渗出了一
层细汗。

  「嗯啊~~ 妹子离不开你,妈妈也离不开你…… 妈妈就只有你了……只剩
你一个人了……只有你还爱妈妈了……啊~~ 宝贝啊……将来……将来你找了
女朋友……妈妈可怎么办……啊~~」

  「都说了不会离开你的。」

  亦军随着身上女人的跃动的节奏,耸动着胯部将肉棒送到小穴的最深处,能
感觉每次深入,龟头都重重撞击到子宫颈的上面。以往这种沉重撞击,惠香都会
揉着小腹呼痛,今天好像性欲压制了所有疼痛的感觉,连揉奶都要让他更加用力
些。亦军甚至都觉得妈妈会不会是在轻微地自虐。

  激烈的交合持续了十多分钟,惠香短促地低呼了一声,软软地瘫在儿子身上,
阴道在体内紧紧握住肉棒,身体微微抽搐着迎来了高潮。

  亦军本想搂着她歇一会儿,可惠香却喘着气说道,「把我放下来……从……
从后面来……」

  「能行吗?用不用歇会儿啊?」

  「我要……快点!」

  惠香上身全部趴在床榻上,细腰用力塌下,臀部高高撅起,深深的臀缝中,
褐色的菊花一鼓一鼓,两瓣小阴唇向两边微微分开,穴口的小洞也随着菊花收缩
放松而微微张合。

  亦军调整了一下姿势,龟头对准两瓣因为兴奋充血而微微肿胀的小阴唇,阴
道入口的淫水亮闪闪的,能看到鲜红的嫩肉在里面蠕动。角度的原因,肉棒要微
微下压才能深入,肉棒撬动的力度,让极度充血的海绵体拉扯着阴茎根部而微微
发痛。这种轻微的疼痛感,更刺激了大脑的神经,想着妈妈说的『要猛一点儿』,
干脆就开足最大的马力,像部人肉打桩机一般,扶着圆鼓鼓的大屁股全力冲刺。

  「啊~~~」

  惠香舒畅的在身下发出尖锐的嘶喊,丝毫没有最早的那种矜持和忍耐。

  「插死了……插死妈妈吧……呜呜……妈妈要爽飞了啊~~呜呜……好涨…
…再用力点……」

  呻吟声还伴着呜咽,也不知妈妈是不是真的哭了,或许哭出来之后心情才能
更好些,这些日子总是闷闷不乐的,也不知怎么才能安慰她,也许唯有性爱可解
千愁吧。

  从开始的跪姿后入式,干到最后惠香连跪都跪不住,整个人趴倒在床上。亦
军双手撑在床上,用俯卧撑的姿势压着惠香,肉棒猛烈地攻击着腿缝间的蜜穴,
直到最后,在喘息中毫无保留地喷出积攒了几周的精华,全部射进妈妈阴道的最
深处。

  又不知过了多久,亦军才从惠香的背上翻了下来。

  惠香伏趴在床上,脸埋在两臂之间也看不清表情,汗淋淋的脊背随着喘息微
微起伏,小穴里不住地涌出浓白色的精液流到床单上,也顾不得清理。

  亦军仰面躺着,大叉着双腿喘着粗气,几乎完全失去了力气,下身黏糊糊的
一片,也懒得去擦,扯过被子胡乱搭在两人的身体上,闭着眼不一会儿就迷糊睡
着了。

  下身一阵清凉的感觉,把亦军从半睡半醒之间拉回到现实世界。睁眼一看,
只见惠香穿好了睡裙,正在用湿巾在帮他清理下身。看到儿子醒了,惠香浅浅一
笑,丢了湿巾凑过来躺在他身边。

  「妈妈要谢谢你。」

  惠香双眼亮晶晶的,整个人都恢复了之前那种奕奕的神采。

  「啊?谢什么?」

  惠香捏了一下亦军的鼻尖,「谢谢你帮妈妈补充能量~」

  亦军心里腹诽,『这是把我当充电宝了又。』

  嘴里当然不敢造次,「妈,你心情好点没?」

  「好多了。生老病死,聚散离别,都是人生难免的。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呀。」

  「那就好,我都以为你要为姨婆守孝三年,一直不跟我做了呢。」

  「等妈妈老了,离开你的那天,你可要守满三年哦~」

  「你才三十来岁,能不能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亦军赶紧把妈妈搂在怀里,使劲在两瓣娇嫩红唇上亲了一口。

  「总有那么一天的……」惠香幽幽的说,「不过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要更
加珍惜呢……」

  「嗯嗯,先别说人生感悟了,妈,五一要不要出去旅游?」

  「哼,我看够呛,学校前天还在家长群里发通知,不让学生离开市区的范围,
我猜过完五一可能是要开学了呢。」

  「我在家里都要憋出病了。天天上网课,也不让出门,快得自闭症了都。」

  「得自闭症总比得新冠强吧?我不是天天在家陪着你吗,这要是往年可是没
这种好机会。」

  「嘿嘿,也是。之前觉得闷,还不是因为不能亲近你嘛~有了你我哪都不想
去了。」

  「小军,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嗯?」

  妈妈的这种语气,跟去年年底商量取避孕环那次一模一样,亦军放松的神经
立刻紧绷了起来。

  惠香看到儿子表情有些僵硬,笑嗔道,「你紧张什么?」

  「你每次跟我商量事,基本都是大事儿……」

  「也不是啦……就是有件事一直都没告诉你。」

  「小香又瞒着我什么了?」

  说着两手各捏住一个乳头轻轻拉了一下,没想到惠香根本就没躲闪,反倒是
把身子贴了上来。

  「嘻嘻~你知道了肯定高兴~」

  「既然是好事为什么要瞒着?」

  「主要是之前我没想好。」

  「那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吧!我也帮你参谋参谋。」

  「我记得跟你说过,娟姐他们的基因筛查不是不合格么。」

  「嗯,对啊。」

  亦军当然记得,会宝为此还消沉过一阵,最后娟姐答应多陪他两年,好不容
易才算把这事给揭过去了。

  「其实第一次我们送样做认证的时候,我就让基金会也测了。」

  「啊?!」亦军吓得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盯着惠香,呼吸节奏都有些紊
乱。

  「你傻啦,我说了你知道会高兴的啊。要是不成,不早告诉你啦?」

  「就、就是没问题的意思吗?」

  「对!比平均值还要低很多!」

  亦军有些疑惑的看着惠香那张有些泛红的鹅蛋脸,妈妈这种态度的转变带给
他的困惑,甚至超过了检测结果带来的惊喜。

  可能跟不应期的贤者模式有关系,这时候亦军的大脑反而空明清醒的很,马
上就找到了打开『神秘盒子』的钥匙,重新躺下抱着惠香问道,「你说你之前没
想好,那么现在是想好了吗?」

  惠香舔了舔嘴唇,眼珠转了一下道,「这二十多天,你以为我是在天天看电
视发呆的吗?」

  看儿子愣着没回应,噗呲一笑,「我想了很多,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想明白了。
我以前说过会给你一个答案的。那我现在告诉你,答案是『可以』。」

  「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了?!」

  亦军激动的声音有些发颤,搂着妈妈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勒紧了几分。

  「哎呀,抱那么紧干嘛,我要喘不上气了~」

  「对不起,妈。我有点激动……你还没回答我呢啊?!」

  「谁说没回答~ 答案都告诉你了。好话可不说二遍~」

  亦军掀开被子跳下床,在地下来回地转着圈子,手还不停的揉着乱蓬蓬的头
发。

  对他来说,这件事的意义,比妈妈同意升级到融合期还要重要,只要宝宝生
出来,不管是叫爸爸还是哥哥,五年之内妈妈都不会再说分手的事儿。五年之后
他早就能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两个人中间有宝宝维系着,怎么也不可能再分
开了。

  只是外人会怎么看?大不了不回老家,反正离婚后妈妈跟老林家也没什么瓜
葛了,外公已经去世,舅舅家也很少来往。等大学毕业后,搬到杭州或者义乌去,
张哥不就这么做的么?何况别说三十五岁生二胎,生头胎的都多得是,只要外人
不知道是母子孕育的宝宝,这种单亲家庭遍地都是,也没什么稀奇的。如今唯一
的阻碍就是老林,也不知道娟姐那边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你再转圈不怕转晕了啊?」惠香在床上看着儿子呆头呆脑的样子就有点想
笑。

  「妈,我想去健身房撸会儿铁,冷静一下。」

  「不行!快上来!我话还没说完呢。」

  亦军只好重新爬上床,把枕头支起来,靠着床头挨着惠香半躺着。惠香把头
斜枕在他大腿上。

  「小军,生宝宝是妈妈自己的决定,我是想等你像我这么大,我都五十多了,
也不能总拴着你。到时候我们的孩子也快成年了,这样我还能有个伴儿。妈妈现
在养你们两个应该没问题,再说还有基金会的补贴,娟姐也说要帮忙。你只管好
好读书,其他都交给妈妈。」

  亦军兴奋的头都晕乎乎的,「妈,等我毕业挣钱了,我们多生几个!分手的
话,你以后可别再说了!我身上每个细胞都有你的基因,宝宝有我们两个人的基
因,还能分什么?」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对我好~ 未来的事先不说了,等我先把眼前的问题
解决掉。五月二号我要去趟杭州,你自己在家,可别到处乱跑,老师那里还要天
天打卡。」

  「要把我一个人扔家里,你自己去杭州玩?」

  「娟姐让我去一趟,具体没说,可能是公司的事儿。晨星那边也好久没去了,
所以可能要节后才能回来。」

  「五一可是今年第二个『性交祭』,娟姐那边怕也没空吧。」

  「你还说!从过完年到现在也不开学,仔细算算,你早把后面十年的假日福
利都用光了吧?」

  「妈,那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居家隔离嘛,在家不做爱还能做什么……」

  「算了不跟你掰扯,五一欠你的等我回来给你补。现在抱我去『浇花』~」

  惠香说完赤着身就跳下床,背对着亦军站好,感觉儿子贴到后背上,习惯性
地双腿微弯向后一靠。『浇花』的配合,都做了几百遍,彼此身体的契合,甚至
都超过了床上的那种默契。可是这次亦军并没有抱她的腿弯……

  「啊!别……放我下来!」

  惠香刚想下蹲的时候,亦军抢先一步,扶着肉棒顺着臀缝就插进了小穴,接
着搂住腿弯把惠香端了起来。

  惠香扭着腰踢着腿想挣扎,结果反倒是骑在棒子上套了几下,身子立马就软
了。

  「嘿嘿,妈,你挣扎这几下,我可是爽得要抱不住了。你乖一点儿,我来动。
我给这种姿势起了个名,叫『香水插花』」

  「嗯呀……涨……等我……等我上完卫生间……再做不好吗……」

  「香水插花哦,」亦军一边向卫生间走,一边随着步伐,在蜜穴里面浅浅的
抽插,「小香浇水,我插花。」说着就捧抱着来到卫生间的专用洗净盆旁边。

  惠香在对面墙的大镜子里,看着两腿间夹着的那根粗棒子,花瓣样微红的阴
唇被撑的两边分开。肚子被这个坏东西一搅更加涨了,因为阴道的收缩,带动膀
胱括约肌也跟着收缩,对着便器却一滴都尿不出来。

  「这让我怎么尿……」

  「看来我这水泵的压力还不够大。」

  亦军说完就开始剧烈的耸动,这种背入姿势不能一插到底,但是角度的原因,
龟头摩擦到的位置,却是阴道前段最敏感的地方。之前亦军用手指做前戏的时候
发现的那个神秘部位,普通前入甚至后入都很难碰触。没想到现在这种姿势,却
因为插入不深,人字沟的系带次次都能接触到那个硬硬的小丘。

  惠香被刺激的已经快叫不出声了,一只手向后勾着儿子的脖子,另只手的手
指护着在小穴里面进出的肉棒,防止它不小心滑出来,掌根还轻轻蹭着阴蒂。

  她已经没有跟儿子刚开始结合时候的那种羞涩,主动追求性爱快感已经成为
了一种本能,每次做爱都累得像是刚跑完三千米的长跑,可完全释放掉性欲的压
力之后,整个人都元气满满,皮肤和气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第一次用把尿的姿势做爱,虽然还是有些羞耻,可心早就要被棒子捅的快融
化掉了。下身渐渐憋涨的有些麻木,尿道口也渗出几滴清泉,顺着插在阴道里的
肉棒,把亦军的两个睾丸都洇湿了。

  「要……要出来了啊……宝贝……别……别在这儿……」

  「也是,这根本对不准嘛。」

  亦军也注意到镜子里那个红红的尿道口开始渗出水,赶紧侧身把妈妈抱进了
浴室。

  「妈,你就别控制了,痛痛快快地浇花吧~」

  「啊呀……一会儿……一会儿你负责……啊……负责收拾呀……」

  「你就别操心啦,哪次不都是我收拾残局的……我加快速度了哦~」

  进了浴室,惠香也没有了顾忌,膀胱的胀满也到了忍耐的极限,随着阴道内
的活塞运动,激射出来的水流如同公园里面的音乐喷泉,随着肉棒的深入浅出,
一股一股地划着漂亮的抛物线,喷溅在浴房的玻璃隔断上。

  惠香在怀里哼哼唧唧的娇喘,亦军看着捅出来的间歇喷泉,更是刺激的全力
抽插。又做了两分钟,直到水水全部放出,亦军手臂也有些发酸,转过身把惠香
放到地上,先用花洒调到冷水冲了一下地面和隔断玻璃,又开了温水冲洗了两个
人的下身。

  「老公,我不想做了,想泡个澡……」

  「嗯嗯,反正睡前还要来一次的,到时候射给你。我去给浴缸放水吧。」

  「我希望五一后你们高中赶紧开学。」

  「为什么啊??」

  「我感觉每天做爱都要上瘾了,跟毒品一样……」

  「那能一样吗,我天天吃饭,不吃就饿,也没人说吃饭是有成瘾性呢。孔子
说,食色性也。吃饭和做爱都是人的本能。无爱可做才是真正的惩罚,跟饿肚子
一样。」

  「我发现念书少,连你这些歪理我都驳不过。我就小小抱怨一下,孔夫子都
被你搬出来了。先泡澡,泡完澡我陪你做还不行吗……你应该感谢疫情,真是美
死你了。」

  「我才不感谢新冠呢,我只感谢妈妈~ 会宝说他们学校可能直接要休到六
月份,比高中还晚。他才是爽的不要不要的,大学网课一天就两节,也不用做习
题集。」

  「我五一去杭州,你有什么想买的没有?」

  「我自己在网上买就行了,看到会宝你帮我安慰他一下。」

  「你这是安慰还是想炫耀啊?他要是知道了我们的基因检测结果,估计又要
想起伤心事儿了。」

  「啊……那我能告诉张哥吗,不说心里真是憋得慌,嘿嘿嘿~」

  「等我先跟娟姐商量一下,霞姐那边肯定要告诉的。总之你先给我低调点。」

  「我倒是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哈哈哈~ 哎呦~」

  惠香在儿子腰上扭了一下,「别得意忘形。我们的麻烦事儿还在后面呢。」

           ***  ***  ***

  惠香见到娟姐已经是五月四日下午了。晨星商服在杭州包了一个酒店的会议
室,五月二号和三号组织两天培训,可以容纳五十人的会议室,里面只坐了不到
二十人。不是来参加的人少,而是为了保持间距,特意分批进行。惠香住宿也安
排在酒店的单间,不过为了保证参会人员的健康安全,除了去二楼培训,整天都
不让出酒店,早午晚三顿都在酒店的自助餐厅解决。

  三号下午培训结束,淑娟开车把惠香接到距离公寓不远的饭店简单吃了点饭。
惠香惦记着儿子一个人在家不太放心,想早点赶回去。可淑娟提前就订好了旁边
的一个快捷酒店,晚上两个闺蜜要住一起夜聊。

  「娟姐,你怎么订了个大床房……」

  「我们两个女的怕什么?你跟儿子能睡大床,跟我怎么就不能啦?」

  「不是,你晚上睡觉打呼噜不,嘻嘻~」

  「你个小浪蹄子~亦军不打呼噜?你家老林不打呼噜?」

  「娟姐,不跟你闹了,这次来有正事跟你商量呢,吃饭时候人多,等会儿洗
完澡,上床躺着聊。」

  「我叫你来也是有事儿,不是公司的事儿。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要当面说。
先洗澡吧,要我陪你洗不?」

  「娟姐~你这几个月怎么学的这么不正经了啊~」

  「还能比你小老公更不正经?哈哈哈~ 」

  等淑娟也从浴室洗完出来,惠香早把头发吹干了钻进被窝靠着看电视。娟姐
戴了浴帽,头发还是干的,出来直接解开浴巾,裸着就钻到惠香傍边搂着她。惠
香的一只胳膊正好卡在她两个硕大绵软的乳房中间。

  「娟姐你没带睡裙啊,今晚非要裸睡呀?」

  「习惯了都…… 穿了也要被扒光光,索性每天晚上都不穿了。」

  「真是服了你了……」

  「你先说你的事儿吧,等一下,让我先猜猜~ 是不是想要宝宝了?」

  惠香本想先从跟儿子的近况说起,再慢慢聊起大姨去世后她对未来的看法,
然后引出二胎生育的事儿。谁知娟姐上来就直入主题,反而把她弄得有点措手不
及。

  「啊……娟姐你就不能等我铺垫一下……」

  「等你磨磨唧唧的铺垫完,估计都要后半夜了。你是不是测过基因了,筛查
结果一切正常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我拿到遗传病基因筛查的结果,有四项不合格。你不还劝我呢么,我
跟你怎么说的?嗯,我说这样反倒更好,将来让会宝自己成家生子也有了理由。
然后你就没接我的话头,当时我就觉得你应该是查过了,而且结果正常。你没告
诉我,肯定怕我心里不舒服。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准。」

  「娟姐,我不该瞒着你,其实当时我是想查查看,要是不成,那就拿这个当
理由,我也没想到所有项目全部合格。即便这样,开始也没想着要再生一个。」

  「现在怎么想通了呢?我记得我跟徐霞可是没少劝你,你也不松口。」

  「大姨去世后,我想了很多。在这世界上,最亲的就剩小军了,我跟他在一
起,也没想着一定要过一辈子,有个宝宝的话,将来还能陪陪我。等我不在了,
亦军也能多个亲人。」

  「就这么简单?」

  「反正我现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而且你也说了,除了基金会给发补贴,公
司也会负责一部分的,你可不能反悔~」

  「嘻嘻,将来宝宝生出来,认我当干妈才行,反正霞姐肚子里的我都预订了。
我虽然生不了,不过能有两个干儿子干女儿也不错,还不用自己带,想他们了,
就让你们把宝宝送来给我带着玩两天……不过将来会宝有了自己的小孩,要管你
们的宝宝叫叔叔阿姨,就是有点亏……」

  「你还能想那么远,眼前的问题怎么办呢,我都犯愁……如果可以的话,我
想尽快办离婚。等到来年又老了一岁,35岁是条线,岁数越大生育风险越高的。」

  「你想过没有,你跟霞姐不一样,单身生育手续办起来有多麻烦,还要交社
会抚养费,浙江这边是年收入的三倍,那就是三十多万,有这钱孩子都能养到初
中了。再说你离婚后再怀孕,别人还要想孩子爸爸会是谁。」

  「那我也不能现在就怀上呀?现在老林也回不来,生下来的话,到时候老林
那边怎么能交代过去?不是一样办不了生育手续吗?」

  「我把你叫来其实也是说这个事儿的,正好你也想通了,两件事索性一起办。
不过惠香,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咱们姐妹一场,别人我根本不会管这种事,也就
是咱们姐妹团的姊妹。我要是哪些地方做的让你觉得不舒服了,也是站在你的角
度考虑的。你责怪我之前先想想,至少我的出发点是为了你和亦军。我永远都是
站在你这边的。」

  「娟姐!我要是连你都信不过,怎么可能跑来跟商量。」

  「最近老林跟你联系过没有?」

  「联系的不多,他每个月就在微信上发几条语音,好像工地也很忙的样子。
过完年一直都没连过视频。」

  「他也没跟你说过别的?」

  「没有啊?就是说一切都好,现在工地也是封闭隔离,施工进度倒是没耽误,
一直都非常忙。」

  「老林四月份升职了,原来是材料库的领班之一,现在是材料库的副主任。
我以为你都知道了呢。」

  「这是好事呀,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最近几次通话,加一起都没半个小时,老林很少说自己那边的事儿,每次都
只是简单问问家里情况和儿子的学习,惠香的确没听他说起过工作调整的事儿。

  「也是刚升上去的,材料库的主任我表哥认识,是省公司的正式员工,原来
的副主任回国了,就把老林给临时提拔上去代理,不过这个的确不是我表哥帮的
忙,所以我也是刚知道的。」

  「没想到老林还挺有本事……」

  「说是老林之前的手下,有个叫季斯兰的帮忙活动的。现在季斯兰做老林以
前的领班位置。我要说的事儿,跟这个姓季的也有关系。」

  「季斯兰?是女的吗?」

  「看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老林看着老实,心眼倒是挺多,把你瞒的死死
的。本来我也不认识季斯兰,我初中同学的老公,是我表哥以前在诸暨分公司的
同事,跟这个姓季的女的有过一腿,这次也是我同学的老公给姓季的弄出国的。」

  「那季斯兰不就是你同学老公的小三吗,怎么跟老林搅合到一起了?」

  「早就分了,估计送出国就是为了不让姓季的再纠缠吧。我同学让我查查这
个女的,我就找了表哥,结果……」

  「哦?结果怎么样?」

  「反正拿到季斯兰跟老林搞到一起的证据了,是监控录像。其实也不用录像,
现在老林在那边跟季斯兰的关系几乎是半公开了。这个姓季的还真有点本事,能
巴结到材料库的主管经理,把老林推上去。」

  「娟姐,你说的是真的??感觉老林没那个胆子呀,他也没那个脑子……」

  「那个女的可是个有脑子的。当初差点把我同学给挤走上位,闹得诸暨分公
司人人皆知。也就是我同学他老公当初就是个普通的科员,性格比较怂。就这样
姓季的还拿走了十几万分手费,最后还给安排到劳务公司送出国。老林在材料库
可是肥差,现在跟主管经理一条裤子,这一年应该不少弄钱。他应该一个字都没
跟你说过吧。」

  「老林只说公司管吃管住,按年结算工资,平时只发基本生活费。到现在我
一分钱都没看到回来呢。」

  「他说的也没错,工资的确是按年结算。不过我表哥说了,料库领班一年都
能弄个十来万的外快,进出料的折损,领料少领多记,这里面名堂多了,我也不
太懂。总之现在做代理副主任,一年的外快就更多了。不然姓季的怎么会心甘情
愿跟着老林。」

  「你不说都半公开了吗,公司怎么不管管?就明目张胆的来?」

  「天高皇帝远的,私生活怎么管?只要不违反当地法律,不耽误工程进度,
公司才不会管。何况老林是劳务公司派过去的,能把活干好,领导伺候好,也没
人管这个。几千公里之外,连你都蒙在鼓里,我要不是找了认识的人,还不是什
么都不知道。」

  淑娟看惠香脸上还气呼呼的,知道是一时接受不了丈夫出轨,又劝道,「现
在那边也是属于疫情封闭,本来还能出去找找乐子,结果如今谁都出不去,还不
是内部解决了呗。你还气什么,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而且证据已经拿到手了,
有视频也有照片。」

  「唉,我哪有什么理由生老林的气……我自己不也是……」

  「你跟儿子算什么出轨,肉烂在锅里,就算怀孕了,生出来的不还是林家的
种?不过这次光靠视频怕是不能让老林老老实实离婚。而且我同学那边也想让季
斯兰彻底断了念想,最好让她跟老林就凑一起过日子。」

  「只要能顺顺利利离婚,怎么都行。就是他还有一年才能回来……」

  「老林现在是临时的代理副主任,他们主任跟我表哥是一路子的,老林要是
配合就能从代理转正。他要想在离婚这方面为难你,那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想
查他的话,估计都要进班房。」

  「娟姐,可别!再怎么老林也是亦军的父亲,将来宝宝出生,他也是嫡亲的
爷爷。十几年的夫妻,我不想坑老林,也没资格这么做。」

  「唉,我表哥那帮人办事就是这样,要是能跟他们一路,怎么都好,至少能
跟着吃肉喝汤。要是不想跟着混,就像之前那个副主任,被调回国安排个闲职,
很可能后面还要查他。老林这种外派公司出身的,最次也是要把钱都吐出来再罚
一笔,弄不好真能给送进监狱。不过这不是我们的目的,只要能和平分手,老林
还能有他稳定的工作,比在工地当技术工要强好多,再说二婚找季斯兰也不亏啊,
姓季的脑子活,而且年龄也不大,才三十刚出头。」

  惠香听了娟姐的话,半天都没吭声。成人的世界,没有什么绝对的正确和错
误,都是看利益的取舍。随着所处环境和收入的改变,她和老林都变了,早也回
不去从前那种平静的生活。淑娟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她,手段不能说正大光明,可
就像之前娟姐说过的,把柄都是老林自己递过来的,就算她不提离婚,季斯兰也
不会就这么放老林一马。

  「娟姐,老林最近能回国么?我不想拖下去了。」

  「现在五月份,估计十月份能安排回来做主管上岗培训,你尽管放心,我表
哥他们做事有分寸。到时候让我表哥的手下先跟他聊里面的利害关系。我会帮你
跟他摊牌离婚的事儿。经济上、作风上我们都有牌,老林要是聪明人,应该知道
怎么选。」

  「我家在县里还有套房子,离婚打算卖掉,钱就对半分吧。」

  「这个你自己决定。不过你在公司的股份可不能给他,当初质押的出国押金
二十万就给老林吧。还有,我建议你现在就去办个二胎登记。」

  「我自己办?老林不在我能办吗?」

  「他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办完出国手续不都在你手里么?再拿上你的户口本跟
结婚证,在女方户籍所在地办就行,现在二胎不用审批,就是登记一下,领个生
育服务证,不用夫妻双方都出面。要是办不下来,我找人帮忙,县里我还认识些
朋友。你要是离婚后再办可就难了,有了这个,离婚后一样可以生,就说是离婚
前怀的孕,这不算非婚生育。」

  「这……」

  「你现在就可以备孕,避孕药先停了,让亦军节制点,带个套什么的。九月
份怀上,十月老林回来办离婚,来年夏天宝宝就能出生!哎呀,我怎么都跟着激
动了!」

  「太急了吧……要不还是等离婚之后?也不差这几个月呀……」

  「我跟你讲,要是会宝现在满22岁,我就让他跟你假结婚,把宝宝生下来,
上了户口再离。可是会宝才刚满21岁,你能等一年?非要离婚后再生,那就多交
三十万的罚款,不然孩子就是黑户。」

  「可别弄假结婚这些的,亦军肯定不能同意。那我回去先开证明吧……老林
回来之前要是怀不上,婚也是要离的,听天由命吧。」

  「那还能怀不上?别忘了我当初戴着环都被弄怀孕了,可别小瞧十八岁小伙
子的精力!男生性欲最旺盛的就是十六到二十这段,女的是三十五到四十,正好
配的上。怎么样,隔离这几个月,是不是深刻体会到啦?」

  「嘻嘻嘻,每天内裤都穿不上!」

  「我是不打算生了,好好的享受几年。这三个月天天在家当女王,上面下面
两张嘴都喂得饱饱的,别提多美了~」

  「哎呀,娟姐你往哪摸呢……是不是又想男人了……想男人你摸我有什么用
……」

  「我带了个好宝贝来……」

  「哎呀~啊!!!啊!!娟、娟姐……啊呀!!!」

  「就是个跳弹~看你浪叫的!全酒店的人都听到了呢……」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