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小红娘

  • 【狐妖小红娘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jia
字数:10462

  作为一名死宅,我现在有点慌。尽量的说服自己,想要点根烟冷静一下,突
然想起,我似乎不抽烟来着。

  「大,大姐们?你们哪位啊?这是cosplay 吗?」我貌似震惊的看着我旁边
的小狐娘,她那毛茸茸的棕色耳朵一抖一抖,虽说看上去很是可爱,我也有点想
摸。但是作为一名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猫娘什么的也太不唯物主义了
吧?还有你这只会飞的蜘蛛精是怎么回事啊?我这是,穿越啦?

  「道士哥哥,道士哥哥,你怎么了啊?」小狐娘一脸担忧的问我,看着她那
越来越觉得眼熟的脸蛋,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涂山苏苏?」小狐娘一脸的沮
丧:「完蛋了,道士哥哥真的被打傻了……」大概是从二次元到三次元的缘故,
我竟差点没认出面前的小狐娘是那个有名的国漫之光中的小狐娘。

  所以她就是清瞳喽?

  我仔细端详着面前的蜘蛛精,一头金色卷发悬在背部;她的脸上两道疤痕很
是引人注目,一道是眉间竖砍而下,另一道则是鼻梁横劈而来。这虽然破坏她那
白皙的脸庞却同样赋予了她一种霸道的美感,用我那个世界的话说就是:「邪魅
狷狂」。

  大概是妖怪的缘故,两颗乳球勃然欲出,却只是用半开着的乳罩包裹,露出
了大片雪白的乳球,我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那光滑的肚皮,小巧可爱的肚脐眼,
很是诱人。不过下身就令人不寒而栗了,那是毛茸茸的蜘蛛腿,我有些腿软了。

  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喂,我都叫你们交出天书了!」

  身边的小狐娘抢先回着她的话:「你休想!」

  「那个,打扰一下,什么是天书啊?」我挠了挠头。

  「哈?其实……我也不知道诶。」小狐娘呆萌的摸了一下头。

  清瞳偷偷张开了嘴,一只傀儡溜了出来。

  我的手臂一痛,不由得嘟囔了起来「怎么大白天的就有蚊子啊?」想要伸手
拍死蚊子,却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清瞳放出了毒丝,缠住了屋内的柱子。

  我这才发现情形有些不妙:「喂喂?不是吧,玩真的啊?不是,我们往日无
冤近日无仇的,何必呢?」

  清瞳发出一声冷笑:「你的话,实在是太多了!」然后拉倒了建筑,彻底的
将我活埋了。

  小狐娘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丢了出去。

  我则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似乎成了白月初呢,努力的回溯着脑海中的记
忆,却发现自己除了会那几门法术,似乎连原主的记忆都彻底丢失了。外面已经
打了起来,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我还在熟悉着自己的力量。涂山雅雅,王富贵,
王万里,白裘恩通通冒了出来。

  听到王富贵所说的长相丑陋,心思歹毒的妖怪,我不由笑出声来。随着时间
的流逝,我体内的力量在逐渐暴动,同时眼睛开始不受控制,心中竟然涌现出一
股浓烈的恨意。外面,清瞳已经抢走天书,用蜘蛛丝悬挂在飞机上准备跑路。

  心中的怒火达到高潮,我的眼睛冒出白色的犹如潮水一般的光,我飞了上去。
紧紧的抓住清瞳那仅包裹着几片布条的裸足,我心中竟然升腾起了一种想要发泄
出去的欲火。

  「什,什么,你竟然没死?」清瞳那赤色的瞳孔写满了惊奇。

  不知为什么,我的怒意继续升腾,此时飞机已经走远,彻底远离了刚才那么
一大批人。我不由的放肆了起来:「我没有死,你很失望是吗?」

  清瞳不由的皱起了眉尖,连那条伤痕都挤在一起:「你这状况,很不对啊?
道士也会走火入魔?」

  我用力将她扯了下去:「给我,下去!」

  「你,你疯了啊?」清瞳一脸的惊恐,一阵手舞足蹈的想要保持平衡,但是
空中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被她的蛛丝所缠住。

  我的眼睛开始流出那个名为虚空之泪的东西,它令我飞了起来。我冲了过去,
空间在我的面前被折叠。我闪烁到清瞳的身后双手交叉在她的胸前,伸进了她那
件和风浴袍内,大手紧握住那两个活泼的大白兔。

  「你,你混蛋!」她的手乱舞着,想要放出蛛丝,却被空间裂缝所吸收。我
的大手用力把玩着那对大到一手难握的白兔,此时的我心中的黑暗尽情释放,仿
佛放出了内心的野兽一般:「早就看你不爽了!这么骚连内衣都不穿,你一定很
饥渴,期待别人玩弄你的身体吧?」

  清瞳的手肘用力向后挥击,却如同打到了空气中一般。很快我们便降落到地
面,那虚空之泪如同水流一般将平坦的地面冲出了一个大洞。我看了看周围,发
现这里是一处小树林,而旁边正是一处涓涓细流。

  清瞳乘机放出了蛛丝,想要将我团团包裹住,她发出冷笑声:「臭道士,看
老娘抓到你后,哼哼。」

  我只是一脸平淡的看着她,很快清瞳就发现了不妙,自己的蛛丝竟然将自己
团团包裹住了,那蛛丝捆住了她的四肢,她以一个大字躺在了地上。清瞳一脸的
惊恐:「你,你这是什么妖术?」

  我一脸饶有兴致的看着清瞳那火爆的身材:「当你真正了解空间,那么你将
成为无所不能的神袛。既然你将自己捆好,主动的邀请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清瞳不由的有些花容失色:「不,不要啊!你要想想涂山苏苏啊!那只小狐
狸啊!」她一副为我考虑的样子,对我进行着谆谆教导:「你怎么可以伤一个喜
欢你的人的心呢?」

  我的手抚摸着她那柔软蓬松的金色秀发:「知道吗?刚才我差点以为我要死
在图书馆里了。」我的手顺着头发停留在她的脸颊:「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清瞳的眼神闪躲,不敢看向我:「那,那不是因为事出有因吗?」

  我的手向下滑动,顺着那柔嫩的脸颊,揉捏着那娇艳的红唇上,然后顺着她
的红唇停留在清瞳白皙的下巴上。

  「你喜欢王富贵?很喜欢?」我语气平淡,不带有一丝情绪。

  似乎是因为我提到了她喜欢的人的缘故,她的脸蛋一下变得绯红:「嗯,嗯
……」

  「喜欢,都说不出口?」我的嘴贴近她那晶莹的耳垂,滚烫的鼻息打在了上
面。那原本玉白的耳垂慢慢的变红,我不由的伸出舌头,舔舐了起来。

  「呜呜呜,别,别舔。我,我喜欢他!他可是你的兄弟,你,你不能对我下
手。」清瞳的声音先是害羞,接着怯弱,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变得理直气
壮了起来。

  「你对他的兄弟下死手?哦,对了!王富贵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妖怪了。我记
得你之前救了他的时候,他似乎叫你死远点,妖怪长得丑陋,内心邪恶来着?」

  清瞳的脸色变得苍白,她无助的反驳着,声音带着哭腔:「不是的!我一定,
我一定可以让他接受我的!我不怕死,只求以我之命,以证我心!」她的哭腔慢
慢消失,眼神里透露着坚定的目光。我知道,那是爱意,是那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的炽热感情。但是,谁让你招惹上了我呢?

  我可是,最爱牛头人了!

  我的衣服直接消散,露出了一身健壮的白肉。胯下的那根巨物分明不了,它
在清瞳的面前晃呀晃的。看着清瞳那惹火的身材,我的肉棒逐渐竖了起来。

  清瞳失声尖叫了起来:「变,变态啊!你是暴露狂吗?」她扭过了脑袋,紧
闭着眼睛,不敢看向我那赤裸裸的身材。

  我坐在了她那柔软的小腹上,肉棒紧贴着她那雪白的肚皮。我的粗手则在摩
挲着她那娇嫩的皮肤:「选一个吧?或者我现在就立刻捅入你的阴道内,你猜猜
王富贵会要你吗?」我的大手掐住了她的脸颊令她正视着我:「你不会,还是处
女吧?」

  清瞳咬紧了嘴唇,一脸仇恨的看着我,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

  我的大手向下摩挲着,钻进了她的和风浴袍内。大手如蛇一般的向她的下体
前进:「不,不要。」

  「你要是继续这幅不合作的姿态的话,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

  清瞳的脸蛋红的简直就要滴出血来:「我,我是处女。」

  我发出嗤笑声:「用你的小脚取悦我,或者我现在就替你破处?三秒钟考虑
一下?」

  我一挥手就令缠绕着清瞳脚腕的蛛丝消失,将她那仅包裹着几块布条的小脚
握在了手心。我抬起了她的小脚置于面前,张口含住了那白嫩可爱的脚趾。清瞳
的身子先是抖动,但逐渐恢复了平静,小脚依旧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已经知道她
做出的选择了。

  她的脚面绷直,足弓弯成一条好看的曲线,小脚因为时常暴露在外的缘故并
没有什么怪味道。小脚如同暖玉一般的温热,脚面很是白皙,隐约可见那淡青色
的血管。玉足上的软肉滑腻,摸上去很是舒服。小脚时常赤脚在外,连那足底都
是嫩滑如婴儿的皮肤,没有一丝老茧,我不由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舌头卷住了白皙犹如豆蔻般的脚趾,细细的品味着。舌尖轻点着脚趾底部,
如同羽毛一般的刷过,她不由的蜷缩起脚趾。那粉嫩的脚趾紧扣着我的舌头,我
则用嘴唇用力的含住那软软的脚趾,在上面留下大片的唾液。

  我发出了满足的咂舌声,松开了她那白皙的嫩足。将她的两只小脚贴在我的
肉棒上,轻轻的揉蹭着我的肉棒。那柔弱无骨的小脚握起来很是舒服,足底的软
肉轻轻的磨蹭着我的肉棒。龟头顶在了她那圆润的脚趾上,上下抽插着。

  透明的前列腺液慢慢的渗透出来,沾染在清瞳那玉白的小脚之上。她无神的
望着天空,心情低沉,自己似乎,已经不再纯洁了,虽说只是小脚,但是却被男
人如此亵玩着。她露出了苦笑抬头望天,眼前似乎浮现起了王权富贵的身影。那
道伟岸的,将她搂在怀中,遮挡着万千飞剑的男人。很快那道思念了数百年的身
影转变成为了另一道可恶的身影,将自己捆绑于此,亵玩着玉足的混蛋家伙。

  我不去管她复杂的心情,双手紧按住她的小脚,向我的肉棒挤去。小脚之间
形成了一个美妙的足洞。肉棒插入其中,用力的上下磨蹭着。那粗糙的布料给予
我的肉棒别样的体验,另一边则蹭着清瞳的裸足,上下滑动着,在上面涂满自己
的痕迹。

  似乎是觉得太痒了。她那纤足白嫩的脚底下意识的缩成一团,紧紧箍住我的
肉棒。我则更是享受起那舒服的足交服务。肉棒慢慢上移,滑过她的脚掌,最后
停留在她的脚趾之间。主要要求着清瞳用自己的玉足侍奉着我的肉棒,她一脸的
委屈求全,被迫同意用小脚服侍起我的肉棒。毕竟要是拒绝的话,已经沦为阶下
囚的她到底会有什么遭遇,就连我都不确定。

  我松开了将她按倒在地的蛛丝,依旧将她的两只手腕捆在一起。我将她搂在
了怀中,感受着丰满御姐娇躯的颤抖。我咬住了她那绽放着情欲粉色的耳垂:
「就这么害怕我吗?」我躺在了地上,她则坐在了我的身上。

  小脚踩住我的肉棒,机械的上下磨蹭着。她的小脚被那黏糊糊的液体弄得难
受,却不得不继续服侍着我的肉棒,我惬意的享受着她那种憋屈的表情。清瞳的
另一只小脚则用脚趾夹住了我的龟头,那紫红色的硕大龟头就这么的在她的脚丫
之间磨蹭着。龟头被紧紧的夹住,但是那娇嫩的足肉真是触感极佳,我舒服的快
要叫了出来。

  大手抚摸着清瞳的细腰,主要的调戏着她:「你怎么,这么会呢?是不是早
就想好怎么好好王权富贵呢?」透过虚空之泪,我自然能够看见背对着我的清瞳,
脸上露出了痛苦与羞愧的表情,无论怎么解释,她现在的行为都是一种背叛。但
为了保住处子之身,她却不得不这么做。

  足跟轻碰着我的睾丸,柔嫩的脚底踩住了我的肉棒,脚趾则不断张开然后缩
紧按摩着我的肉棒。清瞳试图快点结束这对于她而言不啻于地狱般的酷刑。但我
的肉棒依旧坚挺,她着急的双脚并上,整个人盘坐在我的身上。

  清瞳主动的抱起了两只小脚将我的肉棒置于中间,两片软肉狠狠的夹住了我
的肉棒,上下移动着。那足穴的肉感令我的肉棒很是舒服,更别提我内心潜在的
邪恶征服欲望,看着深爱其他男人的御姐被迫为我足交,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件
爽到爆炸的事情。

  肉棒不在忍耐,狠狠的抽插着清瞳的两只玉足,很快肉棒就感受到了一个冲
动从精囊传来,粗大的肉棒在清瞳的玉足之间跳动着。敏感的龟头一次次的撞向
了清瞳的足底,那原本椭圆的龟头仿佛被撞扁了一般。我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呻吟
声,一股股浓稠的精液滑过一条圆弧射了出来,精液击打着清瞳的足心。那份炙
热令她的小脚下意识的收缩着,肉棒置于她的足心,很快就将那玉足染成了白灼
的颜色。

  树林中恢复了平静,只能听到我粗重的喘气声和清瞳埋头的轻声啜泣。不知
过了多久,清瞳抬起了脑袋:「现在,可以放我离开了吧?我们两不相欠。」我
则无神的望着天空,清瞳蹙起了那好看的眉头,她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妖气?
为什么你的身上有?」

  我翻身将其扑倒在地,这下她看的一清二楚,我的身后一股黑雾张牙舞爪。
不过她没有机会考虑这些问题了,我的大手捏住了她那雄伟的玉峰,用力的玩弄
着。大嘴吻上了她的红唇,啧啧有声的吮吸着,想要挣扎却发现竟然被自己的蛛
丝给束缚住了。

  清瞳无奈的承受着我的侵犯,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一条粗舌强硬
的滑过她的嘴唇,清瞳并非是什么软弱之辈,见无法摆脱我的侵犯,便咬住了嘴
唇,丝毫不理睬我的进攻。紧闭着眼,妄图做那最后的反抗。

  我的大手环过了她的腰肢,让她趴在了我的身上。她厌恶的看了我一眼,梗
着脖子,试图逃离我的怀抱。却被我按着后脑勺,无奈的趴在了我的怀里。一种
莫名的安全感传来,这种感觉似乎与当初王权富贵的怀抱没什么区别。但她很快
就警醒了过来,轻咬舌尖一脸仇恨的看着我。

  我的粗舌舔舐着她那香甜的樱唇,然后向内探索着,进入她的小口深处。粗
舌滑过她那排整齐的贝齿,时不时地舔舐着她的口腔软肉。我见一时撬不开她的
牙关,便立刻转移了战场。大手慢慢的褪去了她的粉色衣裙露出了里面的白皙软
肉。大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那光滑的雪背,感受着性感的背脊曲线。

  她的酥胸如同一滩软泥一般的紧紧的挤在我的胸口,随着我的大手在她身上
不断地游荡慢慢的硬了起来。胸前的粉嫩葡萄逐渐从软趴趴的状态站起,顶在了
我的胸前,另一只手则向下探去,摸向了她的雪臀。

  粗手用力的捏起那雪白的凝脂,细细的把玩着那翘起的丰满臀肉。肉棒顶在
了她那光滑的下体上,轻轻磨蹭着,睾丸位于她的双腿之间,蹭着她那弹性十足
的大腿。感受到我那根早已硬起的肉棒,清瞳不由的心中一惊,原本那紧闭着的
小嘴张开,我的粗舌则乘机而入,侵入其中。

  清瞳只能发出可怜的呜呜声,想要用力咬下我的舌头,却发觉每当自己想要
咬下去,我的肉棒总能精准的一戳她的蜜穴入口。粗舌在她的口腔之中肆虐着,
卷起她的嫩舌,滑过她的口腔软肉亦或者挑逗那喉间的软肉。粗舌将她的小嘴塞
满,同时与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大嘴则不住的吸吮着。

  啧啧的水声不断地从我们两的连接处传了过来,她的脸蛋绯红,呼吸急促。
这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和王权富贵一起,只有温馨的日常生活,哪有如
此直接的灵与肉的水乳交融?她仿佛要迷失在这深吻之下,如同一个稚童一般,
什么都不会,只是任由着我的摆布。她的脸蛋被自己憋得通红,显然是被我吻得
连用鼻子呼吸都彻底忘却了。

  良久,我松开了她的两瓣已经变得水润的红唇。清瞳双眼失神,大口的呼吸
着新鲜空气,一副缺氧窒息的样子。我的大脸再次凑了上去,她的瞳孔一缩,发
出悲鸣:「不,不要~ 」狼嘴再次封上了她的红唇,这一次我吸吮的更加用力。

  清瞳如同魂魄被我吸走一般,浑身酥软,就像一滩水一般的全身无力瘫倒在
我的身上。那条香软小舌很快就被我的粗舌卷起,探出口外,进入了我的小嘴之
中。舌尖轻轻咬噬,咀嚼着那条嫩肉,很快清瞳就变成了一只只会躺在我的怀中
哼哼的母兽了。大口吸吮着那香甜的津液,品味着清瞳的香舌。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两人的嘴唇才再次分开,她那红唇此刻已经变得略微红
肿,嘴角挂着一条银线,连接到我的嘴上。眼神满是恍惚的神色,脸蛋却已经是
充满情欲的粉色。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动情了,那玉白的身子变成粉色渗出一层香
汗,下体紧闭着的嫩穴同样挂着几滴晶莹的露珠儿。

  我的粗糙手指划过她的嫩屄,从中舀出点滴淫水。手指放在清瞳的嘴角,她
无意识的伸出舌头轻舔着,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将头埋在了我的怀里不敢钻出。
我的大手拂过她那光滑的玉体,细细体会着清瞳娇躯的美好。

  将她强行扭过身子,肉棒抵在了蜜穴口外。她先是羞涩的转动着身子,这种
姿势实在是过于难为情,她那对豪乳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暴露在空气中,只要有人
路过一眼便能看到她那坚挺的酥胸,起码之前还是可以埋身于我的怀中,稍加遮
掩一二。

  清瞳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妙,一根火热的肉棒就这么停留在她的蜜穴口外。敏
感的私处被炽热的肉棒顶住,她的身子轻颤,不由的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不,不要~ 我的第一次是要给王权富贵的,不可以,不可以,你,你是他
的兄弟来着。」

  我冷笑着咬住了她的耳垂,别说我又不是原主,就算是原主那又如何?我在
她的耳边低语着:「所以说兄弟妻,不客气嘛。嫂嫂,张开腿,弟弟要进来了!」

  肉棒径直顶开了她的柔软阴唇,向内部的蜜穴进发。先是龟头闯入其中,温
热的膣肉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肉棒。清瞳不由的发出了一声闷哼,但这反而更加激
起了我的征服欲望。肉棒继续向内抽插,挤开那层层软肉,她的双腿不住地颤抖,
连带着嫩屄内的软肉都死死的夹住了我的肉棒。

  清瞳咬住了嘴唇,却还是忍不住发出痛呼。那根肉棒如同铁棒一般就这么径
直闯入她的私处,下体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整个人如同被一把利剑一分为二,
下体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她的眼眶泛起泪水,一方面是被破处的剧痛所疼到,
另一方面则是想到自己距离王权富贵似乎越来越远,如今的自己哪还有什么资格
去寻找他,与他厮守一生呢?

  我的肉棒在清瞳的嫩穴内慢慢的抽插着,先是轻轻抽插,适应着这娇嫩的小
穴。那温热的膣肉有着惊人的热量和紧致,仿佛要将我的肉棒夹断,融化在其中
一般。我的下体耸动着,摩擦着清瞳的膣内软肉,仿佛要将其捣碎成汁一般。

  随着我的抽插,清瞳逐渐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热流从下体流到了四肢之中。一
股电流从她的下体传来,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甜美的淫叫声。下
体内的肉棒似乎带电一般摩擦着她的膣内软肉,一种奇怪的充实感和被填满的感
觉萦绕着她的脑袋。努力的告诉自己我是被迫的,我喜欢王权富贵。但是下体的
快感还是不断地如同叠浪一般的传来。

  我的肉棒向前试探,最终碰到了一层薄膜,肉棒就此停滞不前。而清瞳则发
出了一声闷哼声,她很快便从情欲之中苏醒,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不要~
不可以,呜呜呜,求你,求求你了。不要捅破它。」

  我咬着清瞳小巧的耳朵,如同恶魔一般的低语着:「可是,你现在和被破处
有多大区别呢?」

  清瞳的面色惨白,但还是夹紧了那双紧致的大腿,似乎想要阻止着我的继续
插入。我的大手捏住了清瞳胸前的两团滑腻之物,用力的把玩着。这一对巨乳足
有38G ,对于我而言可真是百玩不厌啊!手指轻揉着那雪白的乳球,感受着这对
乳球惊人的弹性。手指最终停留在她的那一对嫣红的乳头之上,如同玛瑙一般的
坚硬,我坚硬的指甲轻轻扣弄着。清瞳被刺激的发出轻叫,她的双腿逐渐无力的
松开。

  肉棒还被夹在清瞳的嫩屄里,但是那处嫩屄早已因我的抽插而流出了清澈的
淫水,而随着我一次次激烈的抽插,那清澈的淫水又变成了乳白色,慢慢的从她
的嫩屄之中滴落。肉棒向前顶去,那层薄膜弹性十足,肉棒如同遇到了一层皮制
盾牌一般,清瞳发出了一声痛呼,我的肉棒将她的处女膜拉伸最后依靠蛮力强行
的破开那层阻碍。肉棒抽出,带出来斑斑点点的血迹,清瞳的小脸痛的拧在了一
起。

  我则毫不顾惜她的新瓜初破,肉棒强硬的一插到底,按着三长一短的频率在
清瞳的嫩屄中抽插了起来。一开始她还痛呼连连,但很快那痛呼就变成了嘤咛,
又从嘤咛声变成了浅吟低唱般的呻吟声。

  嫩屄紧紧的咬住我的肉棒,即便是那膣内的褶皱也如同婴儿的小手一般轻轻
的拂过我的肉棒。她的下体不自觉的奉迎着我的肉棒,即便是她的呻吟声也如泣
如诉,不知是在享受我的肉棒还是哭诉自己第一次被人强行夺走?

  肉棒一次次紧紧的撞击着清瞳的嫩屄底部,温热的小穴将整根肉棒包裹住。
树林中清脆的啪啪声响彻树林,我的大手在清瞳的全身游走着。嘴唇则亲吻着她
那玉白而泛着粉色的脖颈。舌头时不时地轻舔着她的娇躯不断泛起的香汗。

  清瞳有些忍不住了,她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叫,她的身子不住的抖动着,似乎
受到了什么强烈刺激一般。一股清澈的淫水从她的蜜穴底部喷射而出,它狠狠的
射在了我的龟头上刺激着我的肉棒。

  我则被它这一下打的措手不及,整个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精囊传来了一种
射精的欲望,我的肉棒跳动着,肉棒逆流而上,紧紧地靠在她的嫩屄之上。一股
滚烫的精液同样射了进去,通通浇灌在她的蜜穴之中。清瞳瞳孔上翻,露出大片
的眼白,显然是被我滚烫的精液刺激的爽到不行。肉棒还在如同捣药一般的捣着
她的嫩屄底部,将全部的精液满满的射到了她的蜜穴之中。

  一阵强烈的困感向我袭来,我在最后时刻将清瞳翻转了过来,令她的脑袋埋
在了我的怀里。我则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她光滑的雪背上,就
这么怀抱着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久,清瞳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由绝望的嘀咕着:「完蛋了,
通通,通通射了进来……还怎么,还怎么面对王权富贵呢?」她缩回了自己的手
发现了自己已经恢复了自由,也可以施展妖力了。

  她的赤瞳一阵冷意闪过,一股蛛丝从她的手指中冒了出来,如同活了过来一
般,那股蛛丝紧紧的缠住了我的脑袋,然后慢慢的收紧着。清瞳的娇躯不住的颤
抖着,发出一声娇喘,手上的蛛丝消失不见。

  她那原本冷厉的脸蛋如今变得通红和恼怒,努力的想要爬起,却发现自己被
我的双手紧紧箍住,动弹不得。想要挪动下体,但是我即便睡过去了,那根肉棒
也并没有软下来。她只能欲哭无泪的继续趴在我的怀里。

  脑袋紧靠在我的心脏上,听着那强劲的心跳声,反而被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充
斥着内心。清瞳只想趴在我的怀中,蜷缩着身子,舒服的睡上一觉。但是很快她
就晃着自己的脑袋:「混蛋,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喜欢上这个混蛋强奸犯?」
努力的一抬下身,将自己的蜜穴从我的肉棒中拔了出来,大量的淫水和精液的混
合物慢慢的从她的嫩穴中滴落下来。努力的掰开我的大手,最终她还是从我的怀
抱中挣脱了开来。

  脸蛋通红,清瞳感受到蜜穴中正不断地流淌着白浊的液体,并且它还不断地
顺着自己的大腿向下流淌着。清瞳走到了河边,坐在了石头上,两只雪白的小脚
在水中晃荡着。她绷直了脚面,盛起了一汪清水洗涤着自己的脚面。那绷直的小
脚与她修长的大腿形成了一条曼妙诱人的曲线。

  她慢慢的向河中心走去,河水逐渐漫过她那白嫩的身子。清澈的河水将她身
上的脏物全部冲洗干净,但是却无法将她身上的红印以及内在的脏物冲洗干净。
清瞳不由的有些失神,她对于自己的前路一阵的茫然。

  我的前世曾有个著名的女才女说过这样一句话:「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窗
户。」显然清瞳此刻的状态就是如此,一方面她深爱着前世那个温柔,对她毫无
偏见,如同英雄一般守护着她的完美男人王权富贵。另一方面她却对这个强行夺
走了她的第一次的霸道男人升不起什么恨意,不提是自己先出手准备除掉的他。
更何况他也是走火入魔,并非出自他的本意。当然了,善良的人总是饱受精神上
的折磨,一旦她抛弃了原则,那么她就会轻松起来,但显然清瞳并非是这样的人。

  她在内心说着,再去试试吧,再去试试吧。她却不知道,在她的内心之中,
早已没有了王富贵,有的只是王权富贵。

  多日后清瞳欣喜的握住了手中的幻忆粉,她的脸上散发出甜美的笑容,有了
这个,王富贵一定就能想起我,想到前世。在红线仙的帮助下,偷偷摸摸的将幻
忆粉洒在了王富贵的身上,而那幻忆粉果然奏效了。王富贵确实想起了些什么,
不过结局似乎不如清瞳所料想的一般。

  王富贵厌恶的回想着脑海中自己和女妖怪相处的场景,一拳将清瞳击飞。她
的嘴角滴血,一脸的迷茫。与童话故事书中并不一样,王子即便知道了答案,也
并未选择人鱼公主。明明,明明说好的啊!清瞳发出了属于她的答案。

  但王富贵同样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妖怪什么的,真
是丑陋又恶心啊!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来,顶着个王富贵这么恶心的名字,有多难
受吗?还和一个妖怪有着转世续缘,真是想想就恶心呢。」王富贵一脸厌恶的看
向了清瞳。

  「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明明,明明前世的你不是这样的。」她失去理
智的扑了上去。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宝剑径直穿过清瞳的身体,但她还是紧紧抱住
了王富贵,试图用幻忆粉唤醒自己爱人曾经的回忆。

  王富贵头疼的揉了揉脑袋,一阵阵前世王权富贵的记忆向他袭来。虽然身受
重伤,但是清瞳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这样,这样你的记忆很快就会苏醒过来了。

  但现实显然并非如此,王富贵重重的一脚将已身受重伤的清瞳踢飞。清瞳痛
苦的捂住了伤口,小手向前伸着。

  王富贵一脸的不耐烦:「都说了,闹剧该结束了!我是王富贵,不是王权富
贵!」一把飞剑飞了出去,他毫不留情的出手了。

  清瞳怔怔的望着那把越来越近的宝剑闭上了眼睛:「也好,这样的结局,死
在你的剑下,似乎也很不错呢~ 就这样,就这样结束我这荒谬的一生吧。」不知
为什么,最后一刻,清瞳的心中却想起了那个男人,他将自己搂在了怀中,轻咬
着自己的耳垂,以及那不断索取着自己嘴唇的凶猛。

  疼痛并未如预期一般的到来,清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堵熟悉的背影挡在
了她的面前。那只飞剑不断地颤抖着,男人握住了那把剑的剑刃,鲜血不断地从
他的手上滴落。

  「算了,表弟。她以后和你没关系了。」我松开了那把飞剑,走到了清瞳的
面前。双手环住她的腿弯,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的肩上,用着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
在了怀里。看着她肚子上的那道吓人的贯穿胸口的剑伤,我不由皱起了眉头:
「笨妖怪!」清瞳则将头埋在了我的怀里,身子颤抖着不说话。想必此刻她也一
定羞涩极了,自己竟然在王富贵的面前被其他男人抱在了怀中,不过这种难得的
安全感却令她无法开口拒绝。

  「道,道士哥哥~ 」门口,一只小狐狸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另一只穿着
高跟鞋的霸气御姐同样一脸讥讽的看着我,我似乎有些打不过啊!但我还是打算
全盘拖出,毕竟这只傻狐狸还是比较容易哄的。再加上我得彻底斩断王权富贵与
清瞳之间所谓的红线。

  「我和清瞳已经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关系了,虽说是我走火入魔,这只妖
怪也实在是太笨了,但我还是打算负责以下。」

  「我,我还没有同意呢!」清瞳在我的怀里以细弱蚊吟的声音嘀咕着。

  旁边的红线仙一脸的目瞪口呆:「可,可是他们两个才是再世情缘啊!」

  我看着怀中的清瞳,轻声的说:「世上并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王权富贵是
王权富贵,王富贵是王富贵。」

  我转向了涂山雅雅,也不管她是否能够明白:「同样东方月初是东方月初,
白月初是白月初。」

  你的姻缘大的过天道轮回吗?

  抱着怀中的清瞳,我走了出去。

  「小狐狸怎么办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怀中这家伙的话中带有着窃喜。

  我不由起了坏心眼:「那就看你允不允许我开后宫了。」

  「混蛋!你做梦。」

  我的腰被一只素手狠狠的掐住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