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您人设崩了!】(第三章)纯爱,母子,姐控,人妻控,熟女控

  • 【妈,您人设崩了!】(第三章)纯爱,母子,姐控,人妻控,熟女控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妈,您人设崩了!】(第三章)纯爱,母子,姐控,人妻控,熟女控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您人设崩了!】

作者:臀控
2020年9月21号首发发表于sis001,sexinsex,禁忌书屋
字数:5340

***********************************

  ps:上标签!再轻轻点个题!

  M,你人设崩了。

***********************************

                第一卷

                第三章

                 3

  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许珂注意到弟弟两眼开始发光并且吞了吞口水,
顺着弟弟目光看向自己的大腿。

  「啊——」一声足以刺破房顶的尖叫。

  许珂急忙站起来,慌乱间踩到弟弟的大腿。

  「啊——」又是一声惊呼,整个人向前砸了下去。

  「窝去……」许麟发出一声痛呼,先被踩一脚,又被砸的七荤八素。

  「蹬蹬蹬」「咔擦咔擦」急促的敲门声和试图开门进来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珂珂?你们在干嘛?叫这么大声。」

  姐弟俩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大眼瞪小眼不敢出声。

  好一会儿,许珂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妈,没事,我在收拾他呢。」

  「叫那么大声我以为干嘛呢,别闹了,快去洗澡睡觉。」

  「知道了妈!」

  脚步声渐渐远离,姐弟俩皆是松了一口气。

  「许麟,你死定了,变态,色情狂。」许珂咬牙切齿的说道。

  姐姐近在咫尺的俏脸,说话时吐气如兰的芬芳让许麟又陷入了懵逼状态,目
光呆滞而炽热的望着姐姐说道:「姐,你真好看。」

  许珂被弟弟炽热的目光和暧昧的话语冲击的霞飞双颊,躲闪着他的目光,结
巴道:「你,你你,气死我了,改天再跟你算账。」

  说完就想起身,用力一抬屁股就想坐起来,就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准确
无误的抵在自己的翘臀中间。

  「噢——」许麟发出一声酸爽无比的呻吟,只觉得自己的肉棒陷入到一个柔
软无比的境地,下意识的用力顶了顶。

  「呀——」许珂发出一声低呼,刚刚坐直一半的身子猛的向前扑去。

  「唔——」两张嘴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

  姐弟俩皆是瞪大双眼看着对方,一时间都忘了动作。

  过了足足十几秒,许珂猛的惊醒过来,狼狈的翻身下床,不经意间瞥到他身
下高高隆起的下体,才知道刚刚是什么顶到自己,修长的美腿禁不住软了软,脸
红的跟煮熟的大虾一样,不敢再看,连狠话都不敢放,踉踉跄跄的落荒而逃。

  「嘿嘿嘿……」许麟躺在床上兴奋的翻来覆去的打滚,不停的傻笑出声,一
会儿抬手放在鼻子下闻闻,一会儿像是回味着嘴唇上的柔软般舔舔嘴唇。

  好半饷,兴奋劲过去的许麟才感受身体各处的疼痛,到处揉了揉,又是一顿
龇牙咧嘴,但是不一会儿又满足的自言自语道:「值,这波赚到了。」

  换了背心短裤,拿过一条换洗的短裤,打开门往外瞧了瞧,客厅的灯已经关
了,外面暗戳戳的,妈妈和姐姐应该都回房间了,许麟哼着歌走进浴室,脱下身
上的衣服,露出精壮的上身,比女人还要白皙光滑的皮肤此时青一块紫一块的,
全是姐姐留下来的痕迹。

  「嘶——小娘皮下手这么狠。」许麟嘟囔了一句,脱下裤子,一条狰狞的巨
物晃晃荡荡的暴露在空气中,只见它未勃起时就有15、6厘米长,婴儿小臂般
粗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龟头上布满了十几个大小不一圆圆的凸起,像在水泥
地上杂乱无章的铺满了鹅卵石般,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许麟伸手握住肉棒看了看,低声自言自语道:「老头该不是骗我吧?长成这
样人家看见不是吓死了?」

  脑海里不由回忆起,那时候自己才4—5岁,因为外婆的去世,跟妈妈一起
回新疆,在那个偏僻的小村里,一个村里据说是最德高望重的老者说很喜欢自己,
抱起自己就要走,说要教自己一门厉害的法门。

  隐约还记得自己那时候直接吓哭了,哭着喊着叫着妈妈,但是妈妈却安慰自
己,让自己不要害怕,说这个老爷爷不会害自己的,自己迷迷糊糊的就跟他去了,
老者给自己吃了一个红彤彤的小果,小果放进嘴里自动就化了,自己都没尝出味
道来就下意识顺着唾液吞了进肚。

  许麟问:「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不好吃,都没有味道。」

  老者蹲下身神秘的笑了笑:「等你长大了就懂了,你的小雀雀会变得很厉害,
哈哈哈。」

  然后教给自己一门心法,按理说自己就是个4-5 岁的小孩,不能把那么长的
一篇心法记住,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古怪,自己不但记住了,而且是一遍就记住
了。

  那是许麟最后一次去新疆,外婆去世后妈妈在新疆已经没有了亲人,所以他
再也没有见过老者,之后的日子里没有任何不适的出现,那篇法门也被他当成了
一个有趣的童年趣事,偶尔看电视看到金庸武侠连续剧的时候,看到那里面的高
手飞檐走壁时就会兴致盎然的在心里默念这篇法门,幻想着某天能像那些武功高
手一样,练出一股丹田之气。

  然而每次都是坚持不了几天就放弃了,因为许麟试过几百种姿势,站着,立
着,倒着,躺在,斜着,甚至吊着,都没有效果。

  直到14岁的某天,他再一次心血来潮在心里默念这篇心法时,突然感觉到胯
下一阵疼痛,许麟连忙脱掉裤子,只觉得龟头里仿佛有一个什么东西要冲出来般,
缓了一会儿这种感觉才消失,不明白什么原因的许麟也没在意,以为是发育的问
题?亦或是跟偶尔的抽筋一样?

  只是从这天开始龟头上就会时不时出现这种胀痛的感觉,虽不强烈,但是就
是这种隐隐作痛的感觉最让人难受。

  想不明白什么原因,而且这样的事情又有些羞于启齿,不敢跟妈妈说,直到
某一天他再一次默念这篇心法时,他才知道,原来,是这篇心法在作妖,有心想
停止,但是龟头上不时的胀痛感让他又不能停止,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只有接着练下去,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直到一个月的某天,许麟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像是生了个孩子一样,满头大
汗,半饷,坐直身子的许麟看着龟头上冒出来的小圆凸起,伸手轻轻碰了碰,硬
硬的,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这个过程太痛苦了,许麟心想打死也不要再练这破心法了,但是马上一个惊
人的发现让他又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修炼。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大了,如果是一点的增长,他可能也发现不了。

  原因是他由于身材高大,运动细胞出众,所以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在体育课
的时候需要搬那些运动器材,他发现自己显得游刃有余了起来,力气大了,而且
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心里惊讶的许麟,表面上不动声色,接下来的日子,一回到家里吃完饭就把
关进房间,果然,再次运转心法,胯下又是一阵疼痛,有了心里准备的许麟不在
害怕,而是不断的运转默念着口诀。

  半个月后,又是同样的小圆凸起,迫不及待的许麟直接跑到小区楼下搬那些
石椅,果然,跟直接前两天试验的又有了增长,兴奋的许麟狠狠挥了挥拳头,从
此开始乐此不疲的练了起来。

  从回忆里退出来,许麟轻声低笑道:「管他呢,反正现在只看到好处没看到
坏处,难看就难看点吧。」

  洗着澡,许麟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姐姐那绣着玫瑰花的白色纯棉小内裤,嘴角
浮现出一丝玩味,嘴里欢快的唱着:

  「玫瑰——玫瑰——我爱你……哦也,」

  「玫瑰——玫瑰——我爱你……嘿嘿。」

  许珂从房间里走出来准备倒水喝,听到厕所里传来的歌声,俏脸浮现两朵醉
人的晕红,深深吸了一口气,攥紧拳头,张着小嘴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把心里的
怒火压下去。

  许麟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又被姐姐加了一条罪名,还在欢快的唱着玫瑰之歌。

  洗完澡许麟回到房间,拿着手机跟朱胖子聊天打屁了一会儿,刚想关灯睡觉,
动了动脚才感觉到小腿上青了一片,看了看都肿了,心里暗骂许珂小娘皮下脚狠,
下床就准备去妈妈房间拿药涂一下。

  许麟来到妈妈房门前刚想敲门,就见门开着一条缝,没关门?许麟也没在意
就想直接推门进去。

  突然,一声似痛似痒般压抑的呻吟声传来,许麟疑惑的停下动作,顺着门缝
里望了进去。

  瞬间目瞪口呆,他看到了他这辈子永远也忘不了的画面,只见皎洁的月光下,
妈妈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酥胸半露,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张着,在月光下闪着无
比耀眼的光芒,一只手捂在嘴唇上,一只手在两腿之间快速滑动着。

  还没等他细看,忽然「吱呀——」一阵微风吹来,把妈妈的房间微微吹开一
条缝,老旧的木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呀声。

  眼看着妈妈就要转头过来,许麟一下子惊醒,猛的转身就要逃离,不料慌乱
间双腿拌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在安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响亮。

  疼的龇牙咧嘴,偏偏又不能叫出来,许麟觉得这是他最倒霉的一天,手脚并
用爬起来跑进房间,靠在门后,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听到一阵轻微脚步声向自己
房间走来。

  怎么办?怎么办?妈妈肯定知道是我,许麟急的团团转,此时又不能锁门,
锁门的话声音外面肯定听得到。

  万般无奈之下,许麟只能爬上床用薄毯包裹住自己,趴着把头埋进枕头里。

  「咔擦」阿里娅轻轻打开儿子的门,月光下儿子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
床上,似乎睡得很熟了,阿里娅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

  轻轻走到儿子床前,阿里娅静静的看着儿子的侧脸,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
色,深邃的黑褐色眸子里偶尔会闪过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

  「砰砰——砰砰——砰砰——」

  许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攥住了一般,攥的紧紧的,只是在自己
快要停止心跳时才会松开那么一下子,但是马上又会攥紧。

  安静的房间内,许麟突然感觉到妈妈温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脸上,轻抚了几
下,然后轻轻扯出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薄毯盖好,又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才慢
慢退出来房间。

  「呼——呼——」

  许麟像是溺水的人猛的得救,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半晌,
喘过气来的许麟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妈妈在自己心里的印象从来都是,高贵,威严,美艳不可方物,虽然在家里
妈妈总是一副温柔如水的模样,但是许麟对妈妈尊重从来没有因为这样而少一丝
一毫,一个单身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带大姐弟俩,有多么的不容易,随着年龄的增
长许麟慢慢懂得了妈妈这些年受过的苦。

  可能每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恋母情节,许麟也不例外,不
是没有往这个方面上想过,但是每次都强迫自己停止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妈
妈是神圣的,完美的,不容亵渎的,他不允许任何人对妈妈有任何不敬,也包括
他自己。

  可是今晚看到的画面,让他知道了妈妈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需要爱的女人,
她也有性欲,凭她的条件追求的人千千万,可是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姐弟俩,从
来都没有一句怨言,哪怕只能偷偷一个人躲在房间自渎。

  许麟眸子里闪过浓浓的心疼,妈妈的生活不应该只是这样。

  许麟又浮现出妈妈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只手捂住嘴巴,生怕发出声音的样子,
鼻子一酸,忍住,再酸,再忍,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

  同时,心里不可抑制的冒出一个念头,许麟试图压制住这个念头,可是,能
压得住吗?他也不知道,可能这一直是他心底的最深处的欲望,此时就像是猛虎
出笼般一发不可收拾。

  脑海里浮现出妈妈平时的点点滴滴,最后慢慢的被月光下那闪着欲望的身影
一点,一点,掩盖住,直至不见,他的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
妈,您人设崩了啊!

  阿里娅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不一会儿,两行清泪已经滑落脸颊,
她知道,是他,从他紊乱的呼吸声中,阿里娅知道儿子没睡着,并且很紧张。

  是儿子看到了她自渎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自己门前,虽然不
知道他看了多久,至少,他没有撞破自己,给自己留了一个为人母应有的尊严。

  但是阿里娅心里过不去这个坎,自己拼命想做一个优秀的,合格的母亲,想
在儿女面前树立一个严格而又不失温柔的母亲形象,让她感到无比满足的是,自
己的一对儿女不但长得「高」人一等,脸蛋也是男的帅,女的俏,成绩更是从来
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可是,就在刚刚,自己努力塑造的母亲形象崩塌了,他们都很好,是自己先
没做好。

  失落,懊恼,难过,种种情绪过后取而代之的是害羞,羞耻。

  儿子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黏着自己小男孩了,他看到自己那副样子,心里会
是怎样的想法?难以置信?亦或是……

  阿里娅整夜没睡,直到早上6点,强大的内心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画了个淡
妆来到厨房开始煮早餐。

  同样一夜未眠的许麟,顶着一对熊猫眼走出房门,刚好碰到从浴室里洗漱完
出来的姐姐,刚想打招呼,就见她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哼了一声从自己身边走过。

  许麟下意识的摸摸鼻子,走进厕所,洗漱完走出来,妈妈和姐姐已经都坐在
桌子上吃着早餐了。

  「早啊,妈。」许麟打了个招呼坐下来,不敢看妈妈的脸,生怕被她瞧出端
倪。

  「呵,某些人估计晚上做贼去了吧?顶着一对熊猫眼。」刚坐下来,许珂小
娘皮的嘲讽就一如既往的送上。

  经过昨晚的事情,许麟实在没有心思跟她斗嘴,下意识的看看妈妈,刚刚对
上妈妈深邃的眼眸,看了看妈妈连妆容也掩盖不住的憔悴脸盘,有些不自然的冲
妈妈笑了笑移开目光。

  「哈,被我说中了,真的做贼去了?」弟弟的不搭理她让许珂有些奇怪,难
道知道自己昨晚理亏?不甘心的又补了一句。

  许麟刚准备说话,就听见妈妈低声说了句:「吃饭!」

  许珂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弟弟,不明白为什么一晚过后,不跟自己斗嘴会死的
弟弟怎么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但是妈妈开口了,许珂也就不敢说话了,只是不时
拿眼光打量着弟弟。

  吃完饭,阿里娅收拾碗筷,姐弟俩各自推着自行车出门。

  许麟皱着眉头,心不在焉的骑着车。

  「诶,你干嘛?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许珂忍不住好奇,伸手轻轻拍了弟
弟一下。

  许麟一路上都在想,似乎想要满足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愿望,无比的困难,甚
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摇摇头甩掉了
脑海里这些念头,刚好姐姐又凑上来,许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小
孩子问那么多干嘛?」

  「切——肯定做什么亏心事了。」许珂不屑的刺激道,想要从他嘴里套出一
点有用的信息来。

  「呵——」

  许珂看着弟弟完全不搭理自己,咬着牙正生着闷气。

  「许珂,好巧啊」一个长得有点小帅的男生骑着一辆名贵的山地车追了上来。

  草,巧你妹啊,就这一条自行车道,天天在这蹲着,能不巧吗?

  想到这里许麟翻了翻白眼嘲讽道:「是很巧啊,天天巧。」

  男生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笑了笑,挤到许珂旁边问道:「马上高考了,
你打算考哪个学校?」

  「天天问天天问,考清华北大,你塞钱也进不去那种。」许珂还没说话,许
麟就接着嘲讽道。

  「许麟,我没惹你吧?我跟你姐姐说话你老插什么嘴?」男生有些急恼的回
了句。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