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红尘】:第一章 痴男怨女(武侠文)

  • 【罪红尘】:第一章 痴男怨女(武侠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罪红尘】:第一章 癡男怨女(武侠文)
    作者:二狼神
    2018/11/1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癡男怨女

  “小俊,事情办得妥了?”轻柔缤纷纱幔之后,酥柔娇慵女音传出。在堂下
躬身而立身一个少年郎,生得虎背熊腰,只是那一张脸却不似身材哪样粗豪,不
但看着颇为俊朗,而且稚气未脱。魁梧少年小心翼翼回道:“稟师傅,弟子江北
蜂盗已经被弟子灭了。”
  
  江湖上谁人不知,江北蜂盗一伙危害一方,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这少年郎一
举灭掉匪帮,乃是大快人心之举,可此时他说了出来,却是唯唯诺诺,底气不足

  
  “呦!厉害了!江北蜂盗的武功可是各个不弱,你居然将他们能挨个宰了,
可见功夫见长啊。你说,师傅该怎么奖你?”纱幔后女子虽然被堂下少年称作师
傅,可是言语中并无半分师长威严,反而透着一股轻佻调笑的味道。
  
  堂下少年脸红了,垂着头,紧张兮兮道:“弟子岂敢妄言功绩,弟子全凭师
傅调教的好,才敢擅自去将这伙匪帮剿灭。师尊义薄云天,为江湖除害,为天下
英雄豪杰楷模。弟子为师傅效力,不仅是份内之责,更是三生之幸。”
  
  “扑哧”一声,纱幔后女子笑了出来,轻啐一声,道:“小油嘴子,学会拍
马屁了。祁俊,你给我滚上来。”
  
  “嗯……”听了召唤,祁俊脸上更显慌张,咬了咬牙,慢吞吞地走上前去,
轻轻掀起了纱幔。只见宽大软榻之上,一名女子半躺半卧,那女子生得国色天香
,妖娆艳丽,肤若凝脂,体态丰盈,顾盼间含春眼波流转,妩媚动人。女子高挽
云髻,身上披一件粉红轻纱,冰肌雪肤若隐若现,内中一件水蓝抹胸护着高挺玉
峰,大片洁白乳肉露在外面,挤出深邃沟壑,叫人为之心动。下身是一条与轻纱
同色的长裙,虽不透亮,可半撩在膝头,显出两条白皙匀称小腿,一双雪白玉足
也赤着,圆润脚趾上涂着鲜红蔻丹,同样惹人遐思。
  
  这就是祁俊的师傅无祝婉宁。祝婉宁在江湖中素有无双夫人美名,一是赞她
武功超卓,天下无双,二也是暗指其人绝代风华,艳姿无双。祝婉宁执掌的广寒
宫,本来行事低调,极少在江湖中抛头露面,江湖中人甚至不知有这一门派存在

  
  可自从祝婉宁接任掌门后,广寒宫弟子屡在江湖中行走,诛奸除恶,连连做
下大快人心之事,不几年就名声鹊起,声威远播。如今江湖正道中人提起广寒宫
来无不挑起大指,称一声赞。邪魔外道则是恨得咬牙切齿,欲将广寒宫拿了下来
,占为己有。
  
  可为何只是想攻占,而不是斩尽杀绝呢?原来这广寒一派自掌门起,全是清
一色的女子,且女子更是一个个貌美如花娇艳动人,怎不叫那些心怀不轨之徒想
入非非。
  
  这三年来,祁俊时常见到师傅这般惹火打扮,叫他一个做徒弟的也禁不住心
猿意马。
  
  硬着头皮站在师傅面前,祁俊眼睛都不知道放哪看,只好直愣愣看着地板。
  
  “过来,坐。”祝婉宁给祁俊腾了地方,拍着软榻让他坐在身旁。祁俊刚规
规矩矩坐下,祝婉宁就身子转过来,一条纤细藕臂搭在祁俊肩上,整个身子倚了
过去,胸前丰乳毫无顾忌地压在弟子手臂上,鲜红嘴唇贴着祁俊耳朵,口息如兰
,娇声道:“做得不错,咱们广寒宫定然要比金乌殿的声威更胜一筹了,师傅坐
定新一任门主的位置了。你想要什么,都跟师傅说,师傅什么都许了你。”
  
  所谓广寒宫和金乌殿,都属一个叫做天极门的门派管辖。天极门派并无固定
门主,每隔五年便要从广寒宫宫主和金乌殿殿主中选出一人作为门主主持门中要
务。评选标準便是看在过去十年之中,哪一家为江湖除害最多,行侠仗义声威最
盛。
  
  满鼻都是祝婉宁身体幽香,祁俊连连深吸了几口气,让躁动不安的情绪稳定
下来,咬着牙叫苦道:“师傅,别的弟子不敢要,就求您放过徒儿,您总这样,
徒儿怎么受得了?”
  
  祝婉宁抿嘴笑着撇了祁俊高高鼓起地胯间一眼,随即把俏脸一沉,狠狠揪住
祁俊耳朵,怒道:“臭小子,长本事了是不是,没我的命令你也敢溜出去。”
  
  祁俊疼得哇哇直叫,讨饶道:“师傅饶命,师傅饶命,弟子再也不敢了。”
  
  祝婉宁好歹是松开了手,没好气白他一眼,嗔怪道:“小俊,说多少次了,
让你留在宫里就好,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怎么向你死鬼老爹交代?你爹
那老东西,死了也还要害人,让你这臭小子整天来气我。”
  
  被人这么数落先父,换做旁人,祁俊早翻脸了,可惟独面对祝婉宁,他大气
都不敢出一声,低眉顺眼一句一句地听着。没辙,谁叫老爹年轻时欠下了风流债
,现在他老人家驾鹤西去,轮到他这个当儿子的父债子偿来了。六年以前,祁俊
老爹临走之前的遗言交代,祁俊成年之前必须在祝婉宁手下为奴三年,才能算是
把他爹欠的债给还了。何况重伤了他老爹的恶人,是祝婉宁亲手斩断了手脚,带
到祁俊面前让他报了大仇。于是祁俊一受父命,二为报恩,只好在十五岁那年就
乖乖地跟着祝婉宁到广寒宫来,给这刁蛮师傅随意欺凌。
  
  其实这师傅对他也还好,刀子嘴只是偶尔,豆腐心却是平常……是吃他豆腐
的心……动不动就要调戏勾引一番。据祝婉宁曾经无意间透露,祁俊和他爹年轻
时长得一模一样,叫她实在动心。
  
  不过除却总要被师尊调戏的“痛苦”之外,祁俊还是乐得留在广寒宫中的,
只因这广寒宫里,清一色全是女子,唯一一个男人就是他了。百花从中,祁俊还
真有点乐不思蜀,连那劳什子庄主都不想接任了。
  
  “师傅,我再也不敢了。”祁俊立了功,还要认错,心里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眼珠一转,他又有主意了,谄媚笑道:“对了师傅,你看这是什么?”从怀里
一摸,一打银票献了上去,果然叫祝婉宁笑逐颜开:“江北蜂盗那里得来的?”
  
  “嗯嗯,还有三千多两银子,二百多两黄金,珠宝首饰什么的。都交到账上
了。”祁俊连连点头。
  
  “真乖。”祝婉宁柔若无骨的香滑玉手无限温柔地抚摸着祁俊帅气脸庞,让
祁俊心里又是一阵发毛。接过来一个甜蜜秋波,才听祝婉宁媚声道:“好俊俊,
师傅可爱死你了。要不师傅陪你一晚,帮你破了童子身?”祁俊一个血气方刚的
小伙子,又是童男,面对貌美如花,妩媚动人的师傅百般挑逗,能不动心才怪。
他甚至真想就这般把师傅拥了过来,好好享受一番她美妙肉体……
  
  正天人交战之际,一个如出谷黄莺一般娇甜声音传来,“师傅,你又再调戏
祁大哥了!”
  
  救星来了!
  
  祝婉宁身后屏风转出一名少女来,那少女乌发如云,眉目如画。冰雕玉琢一
张绝美脸庞上,无比精致的五官中带着浑然天成的纯美灵秀。她身穿一袭杏白绣
花缎裙,微风吹过,裙带飘舞,仿佛仙子飘落九天,不占一丝凡尘俗气。这少女
正是广寒宫中祝婉宁的最心爱的弟子白雅。
  
  祝婉宁讪讪一笑,不再和祁俊腻歪,坐正了身子,若无其事道:“雅儿,怎
么不去练功跑到这里来了?”
  
  “我要不来呀,祁大哥只怕是要被师傅你给吃了呢。”白雅娇艳红唇嘴角翘
起,似笑非笑,仿佛是嘲弄师尊不守礼法,连个徒儿也要调戏。
  
  广寒宫不似寻常门派,尊卑有别戒律森严。祝婉宁这个掌门,不但和徒儿们
嘻哈笑闹打成一片,过分的时候时常会说些有关男女情事的话语,叫人面红耳赤
,心生绮念。尤其是和白雅,这几年几乎形影不离,便是母女血亲,也不过如此

  
  不过这种事情被白雅撞见了,祝婉宁还是有些心虚,“嗤嗤”笑着道:“傻
丫头,师傅这不和小俊开玩笑么?又没把他怎么样。”
  
  白雅小嘴俏皮一撇,美目转了几转,也不接祝婉宁的话,自顾道:“徒儿听
说祁大哥出去挑了江北蜂盗,故此过来瞧瞧,祁大哥,你没受伤吧?”说着双目
望向祁俊,眼中尽是急切关爱之色。这便让祝婉宁这个做师傅的抓住了把柄,戏
谑道:“小雅儿,你说师傅要吃了你祁大哥?只怕你莫不是要留着自己吃吧?”
  
  “师傅!”毕竟是闺中少女,白雅怎受得了祝婉宁这般调笑,埋怨一声,面
红耳赤顿足就逃了开去。
  
  祁俊夹在一对儿美貌师徒中间,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他在进入广寒宫第
一日见到白雅就惊为天人。也许是上天眷顾,女神似地佳人对他从无冷言,两人
相处甚欢,私下里已成无话不谈的要好朋友。
  
  可谁也看得出来,祁俊心仪白雅,绝不愿将关系止于好友。但是单恋中男女
最是患得患失,祁俊可真怕若是冒失表白,他和白雅便连朋友也做不得了,是以
一直只敢默默关心呵护,半分爱意也不敢吐露。
  
  他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之人早都看清,白雅望向祁俊眼神时常也是温情款
款,透出爱恋,就拿这回祁俊出走来说,白雅比谁都急,每天几次去问当值弟子
祁俊可曾归来。
  
  好不容易将祁俊盼了回来,又听说这番擅自离门是找江北蜂盗晦气,心急如
焚,生怕他受了伤害,急慌慌不等祁俊向师傅稟报完毕,就赶来看他。在后堂偷
听了片刻师徒对话,听出祁俊绝无受伤迹象,本来就想退下,可是师傅又调戏起
了心中爱郎,一下子忍不住了,不惜被师傅戏谑调笑,现身替他解了围。
  
  祁俊愁眉苦脸看看祝婉宁,又望望离去白雅的背影,终是无可奈何。
  
  好在祝婉宁并非不解风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小俊,你去吧。见
到雅儿,就跟她说,师傅玩笑过了,给她赔不是了。”
  
  祁俊松一口气,忙不迭道一声“是!”急急赶着白雅离去方向也去了。祝婉
宁长叹一声,喃喃道:“可怜一对儿小情人儿,也不知今生可有缘分……”
  
  白雅没跑多远就被祁俊赶上了。听见身后祁俊叫她,站住了脚步,聘婷回首
,道:“祁大哥,师傅放了你了?”
  
  祁俊苦笑道:“雅儿,那是师傅非要……”被心中佳人看到了别个美女亲近
,祁俊自然要说明状况,他固然也贪恋和祝婉宁一起的旖旎风光,可却更盼着能
得白雅垂青。
  
  白雅无所谓笑一笑道:“行了,不用说了,我还不知道,师傅就那样子……

  
  祁俊为难道:“唉……我也不想啊。”为了撇清自己,祁俊此时不惜做个出
卖师尊的奸佞小人了。
  
  白雅扑哧一声笑了,轻啐道:“口是心非,我才不信,师傅是大美女,难道
你不愿和她亲近?”
  
  “我……”祁俊一点也不傻,但是在白雅面前总是笨嘴拙舌,这也算是关心
则乱。既不肯欺骗佳人,又不想承认贪色,只好岔开话题道:“师傅说她玩笑开
大了,给你赔不是,你别忘心里去。”
  
  白雅幽幽叹道:“师傅对我那么好,我怎会怪她。”方才所见,毕竟涉及男
女情事,白雅并不愿继续下去,话锋一转,问道:“祁大哥,刚才你还没告诉人
家,这次出去可有险情。”
  
  说起此次独自征剿江北蜂盗,祁俊又来了精神,总算有资本在佳人面前吹嘘
一番了,他自然不会错过这大好机会,于是把胸膛一挺,大言不惭道:“怎会有
险情?我这身功夫乃是广寒神技,那般宵小毛贼怎么能伤得了我?”
  
  “讨厌!羞不羞?”白雅被祁俊怪模怪样逗得忍俊不禁。祁俊已然一本正经
道:“羞个什么?我又不是自夸,说得是咱们广寒宫的武学。咱们广寒宫武学精
深,我自然不会受伤。”白雅道:“就你会吹牛,这番话你对师傅说去。照我看
吶,你用得是你祁家的枪法吧。”
  
  祁俊可知道白雅心思灵巧,什么都瞒不过他,只好嘿嘿笑着承认了:“我用
枪法熟一些,毕竟练剑才几年而已。你可不要对师傅去讲。她可讨厌我用我家的
武功了。”祁俊家传追魂夺命枪,也是一门绝学。
  
  白雅不屑道:“你以为师傅那么精明猜不出啊?她就是不跟计较。”
  
  祁俊吐吐舌头心知白雅所言不假,又道:“对了,雅儿,我给你带了礼物回
来,在我房里呢,你随我去取。”
  
  “嗯……”白雅犹豫了,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去男子房中还是有些不便的,可
想了想,她还是点头了。
  
  因广寒宫是女子门派,弟子们多是二三人同住一间,但祁俊这唯一一名男子
,就只好独住了。清幽雅静一间卧房,有专人打扫的一尘不染,可见祝婉宁对这
个故人之子有多关照。
  
  祁俊取过床榻上一个长条包袱,打了开来,里面赫然是一柄连鞘长剑。“这
是江北蜂盗那里得来的,我看着还好,就带了回来,将这剑柄剑鞘从新装裹一下
,正好合你用。”说着将长剑递予白雅。白雅拔剑一看,只见剑身轻薄,流光四
溢,寒气逼人,果然是柄利器。将宝剑还入剑鞘,白雅脸上露出甜甜笑意,心中
喜得并非得了宝剑,而是因祁俊历险之际仍把她记挂心间。
  
  见到佳人欢喜,祁俊心花怒放。忽然间,他和白雅长相厮守之念更加强烈了
,癡癡看了白雅片刻,直把一个娇滴滴绝色少女盯得含羞垂首。祁俊才胀红脸颊
,嚅嗫着开了口:“雅儿,我有话对你讲。”
  
  白雅已然猜到祁俊所想,沉下了心,漠然道:“祁大哥,你讲。”
  
  祁俊横下一条心,把牙一咬,道:“雅儿,你知道,我来广寒宫只能停上三
年,过不久,我就要回家了……”
  
  白雅点头道:“我知道。”
  
  祁俊又道:“我想让你随我一同离开,你愿意吗?”祁俊说得很委婉,可也
很明白。把话说完,他的心扑通乱跳,瞬间提到了喉咙,只等着白雅发落。
  
  白雅闻言娇躯巨震,精秀双眸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又变得暗淡,勉强挤出
一丝笑容,颓然道:“祁大哥,你对雅儿有心,雅儿明白,只是……只是雅儿只
怕要辜负了祁大哥的好意。雅儿……”白雅忽然停住,深吸一口气,果断道:“
恕雅儿不能答应祁大哥美意。”
  
  祁俊顿时如同斗败的公鸡,一下子泄了气,可他还是强颜欢笑道:“没事,
没事。就当我没说……”
  
  白雅面带惨淡愁容,低声道:“要是没事,雅儿先走了。”
  
  “哦,好,我送你……”
  
  “不用了……”
  
  月西斜。
  
  清幽广寒寂静无声。
  
  祁俊仰面朝天,和衣而卧,蛮憨少年出师不利,为情所困,破天荒的失眠了
。他却不知,此时广寒宫内,亦有人如同他一般心事重重,难以成眠。
  
  “师傅,他今日向我求亲了……”白雅身边是和她一样片缕为着的师尊祝婉
宁。师徒二人固然皆是女子,这般依偎同眠,也是难合礼数。更何况,锦被下,
白雅芊芊素手正抚在祝婉宁高耸玉峰上。而两人四腿,也纠缠一起,香胯间玉露
未尽,粘腻湿润,刚经过一场同性相欢。
  
  祝婉宁道:“我就猜到你有心事,练功也不尽心。才早早叫了停……你回绝
了?”
  
  “嗯……”听白雅不情不愿声音,就知她不舍祁俊。
  
  祝婉宁柳眉凝锁,长吁短叹,半晌才开口道:“雅儿,你的事情,我本不该
多言。可我实在不忍心你行那飞蛾扑火之事。退上一步,海阔天空。何苦非要白
白葬送自己?”
  
  白雅目光一寒,坚决道:“师傅,你为雅儿好,雅儿晓得,可是我意已决。
而且事到如今,也再无退路,您不必劝我了。”
  
  祝婉宁又是一声长叹,想了想,忽然提高了声音:“白雅!无论如何,你这
一身功夫也是我所传授,我的话你听是不听?”
  
  白雅恭敬回道:“雅儿当然听师傅的话,可若是那件事,师傅就莫要再说了
。”
  
  祝婉宁又重回温软语调:“你这苦命的孩子,为何如此执拗?”
  
  白雅黯然道:“雅儿自知命苦,从不敢多做妄想。”
  
  “可你又为何告诉师傅他向你求亲呢。”祝婉宁平静道。
  
  “……”白雅漠然。
  
  祝婉宁道:“雅儿,醒醒吧。你要做的事情,太难太险,眼前有珍惜你的人
,你若错过,岂不是要抱憾终身。我可告诉你,祁俊这小子我看的清楚,虽然是
富家子弟,可是人品方正,漫无心机,对你又是情有独钟,你可要把握住啊。”
  
  白雅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许久才道:“师傅,您说的我懂得。不错,祁大哥
爱雅儿,雅儿心中也有祁大哥,因此……因此雅儿想将身子给了祁大哥,也了却
一桩心事。”
  
  祝婉宁并不因白雅苦情相诉有半分感动,冷笑一声,不屑道:“你糊涂,你
以为这样就能了了心事,从此再无记挂,不留遗憾了么?我告诉你,你这般只会
更加牵挂他。他也会更加爱你,一旦你遭了不测,你就不怕他为你作出不智之举
么?”
  
  “这……”白雅无言以对,她将一切想得太过简单了。
  
  师徒二人彻夜长谈,东方既白时,白雅坚定之心终于动摇了。可是她仍有最
后一件心事难以释怀,偎在祝婉宁温暖怀抱中,白雅泪痕未尽,轻声问道:“师
傅,可徒儿这体质……”
  
  祝婉宁神色也是一黯,颓然道:“总会有办法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