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暗圈】(2)

  • 【都市暗圈】(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都市暗圈】(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都市暗圈】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1/27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300

          第二章 暧昧的教学与另一个女人

  「狗爷……您怎么还跟在我后面,这时候不该帮我安排一下这次健身的流程
吗?」

  金晨回头神情娇媚白了一眼身后的野狗,丝毫没有在意野狗那望着他后背与
翘臀的炽烈目光,语气中带着一种熟悉她的人听到必然难以置信的慵懒与柔媚,
轻嗔道。

  「你这样……」

  野狗嘴角勾勒出玩味的弧度,带着炽热淫欲的双眼毫不掩饰的望着金晨那依
然包裹在裸色丝袜中显得越发修长性感的美腿,还有那在高跟鞋衬托下越发精致
玲珑的仿佛上帝雕琢的玉足。

  哪怕是金晨那将它平滑小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看上去并不会比一个胸罩大
多少的白色吊带运动背心,还有那同样白色又描着黑边的纯棉四角运动热裤看起
来再像一个健身女人的打扮,那裸色的丝袜与高达十公分的细高跟细带小凉鞋,
也让一切看起来更像是一套情趣装扮。

  但是野狗目光中展示的却也不是对这一切的质疑,而是一个饥饿的野兽审视
猎物时的贪婪与强烈的吞噬欲。

  金晨又不是少不更事的少女,而且因为她的气质长相,这种目光她见过太多,
但是也许是心态变了,也许是放弃了矜持后她真的知道自己的渴望了,面对这种
眼神她也没有以往的鄙夷、厌恶。

  同时,金晨也更加清楚地理解了小姑子孙晴说的那些话。

  还记得当时,在自己看了一天各种视频站在别墅的落地窗前,又一次思考自
己加入这个群是不是真的应该时,孙晴从她身后走来。

  柔嫩的手指灵活的把玩着一只白瓷茶杯,孙晴状若无意的说道,「是不是看
了视频后感到震撼了,凡是入群的男人,都是一群永远处于饥饿状态下的野兽,
哪怕是偶尔的暧昧与安静,也是他们进食过程中的一个小癖好,他们依然饥饿。」

  「那我们呢,食物吗?」金晨轻声反问道。

  「不,我们是饲养员,只是我们投喂的食物是自己。」

  「有区别?」听到孙晴的话,金晨眼中露出疑惑。

  「食物只能任由被野兽随时吞噬,而我们饲养员则可以决定在什么时候去喂
食,我们可以让那群野兽哪怕再凶,也只是被我们欣赏的笼中兽,等着我们的投
喂。

  所以大嫂,跟你个忠告,玩便玩了,哪怕是你被撕咬时只能任凭摆布,记住
你的身份,他们吃饱后你要起来弄干净自己的裙摆与鬓发,千万不要想那些连意
志都被撕烂的母狗,跪下就忘了站起来。「

  孙晴不紧不慢的说完这番话后,带着淫荡的脸上甚至让金晨感受到一种高高
在上的狂野。

  所以,金晨只是一笑,脸上带着浅笑望着说话到一半便顿住的野狗,等着他
继续,无论是继续说话,还是继续用那目光看着她,而且脸上的笑容竟然越来越
妩媚,眼底深处甚至也有了越来越强烈的得意与仿佛魅惑苍生的高傲野性。

  野狗不知道所谓的饲养员与野兽的逻辑,又或者即使他知道也并不会在意,
毕竟谁也没规定野兽不能撕碎所谓的牢笼,而且这种情况在暗圈中并不罕见。

  于是,看着脸上表情分明显得越发张扬魅惑的金晨,他只知道面前这个女人
让他越来越喜欢,也让他体内的欲火越发旺盛、炽烈。

  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依然望着金晨,他却缓缓地走到了金晨的身边,炙热而粗
糙的大手在金晨那挺翘饱满的翘臀还有那丝袜与热裤之间暴露出的白嫩肌肤上摩
挲了一阵,然后又在金晨伸手推开他之前将手拿开。

  接着抬起手掌,就在金晨的注视下,野狗轻轻地嗅了一下那仿佛留在自己手
指上的体香,这一次甚至贪婪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指尖。

  然后,伸手一指前面带着两个并排竖直把手的仪器道,「先来试试这个吧。」

  金晨点点头,想着之前大厅里见过的一切,虽然眼前这个东西没有见过但是
类似的她却见过,所以有样学样的坐在前面的椅子上,然后优雅地伸出自己纤细
的玉臂,一双柔嫩细腻的素手握住了前面冰凉的把手。

  至于后面的事情……

  金晨想着自己的来意,微微偏头望向侧后方的野狗,柔媚的一笑道,「这样
么?」

  「嗯。」

  野狗轻轻点头应了一声,重新走到了金晨身后,那完全赤裸的胸膛紧贴在金
晨的玉背上,让金晨即使穿着小背心,玉背依然仿佛感到了一种心悸的熨烫感,
裸露的肌肤更是感受到了野狗胸毛的粗糙使得金晨心中甚至升起一种被野兽侵犯
的羞耻感。

  而脸上带着越发明显淫欲的野狗则仿佛一只正在戏弄猎物的野兽一样,嘴角
勾勒着戏谑的弧度,任凭自己那将内裤高高撑起的硕大坚挺鸡巴,紧紧的抵在金
晨带着紧致弹性的后腰上,让金晨感受到一种异样的炙热灼烧感,长期锻炼下比
别人更加粗糙有力的大手径直压在了金晨宛如刀削般秀美平滑的香肩上。

  一边不紧不慢的用双手那粗糙的指尖,在金晨那隆起诱人曲线的锁骨上摩挲
着,一边缓慢的说着,「这是臂力拉伸器,现在调节的力量正好适合你这种女性
白领,你只要像开门一样不断地开合,就可以了。」

  「嗯……」

  金晨低低的应了一声,就好像没有感到野狗在她肩膀上摩挲的手掌一样,嘴
唇微微抿着脸上露出一种坚毅的神情,一边缓慢的用力开合着前面的机器,一边
沉声道,「这是锻炼臂力吗?」

  「不止………」

  野狗摇摇头,然后将嘴唇朝着金晨耳边贴近,直到微微的胡茬已经刺在了金
晨的脸上,让她体会到在那个看上去更像一个文人多余一个商人的老公面前完全
感受不到的粗野,然后才低声道,「在动作时要配合特定的呼吸节奏,这样效果
才会更好,跟着我做,呼……吸……呼……吸……对……就这样……深吸……压
抑……再呼出……然后重复……」

  那带着淡淡口臭与烟草味道的热气,随着宛如催眠的声音,在金晨耳边响起,
金晨本能的依照着那指令在动作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可是却感觉自己的心跳越
来越激烈。

  同时,就在这看似认真的教导中,野狗按在金晨的手掌也缓慢下移,不知道
金晨是真的太投入锻炼,还是被野狗的声音吸引力,野狗那双手掌毫无阻碍的滑
过了金晨香肩下白嫩的肌肤。

  先是在金晨那丰挺的豪乳与修长粉颈之间的肌肤上慢慢的摩挲着,后来指尖
在越来越明显的力道下摩挲挤压着金晨暴露在白色小背心外面的双乳上缘,并渐
渐沿着金晨那挺翘饱满的双乳弧度,一点点向上攀登。

  「嘤……」

  当野狗的手指已经触碰的金晨白色的小背心,距离金晨那宛如绽放在神圣雪
山峰顶的梅花般殷红乳头,也只剩下堪堪不足二指宽时,金晨似乎终于回过神来。

  柳眉微微一皱,口中发出一声缠绵荡漾的低吟,娇躯仿佛不安的扭动着似乎
是在拒绝着野狗的侵犯,可是那双抓住器械的手却不知道是被她遗忘了,还是被
她心中的欲望封印在了那里,任凭她的扭动都让那对饱满的玉乳荡漾起了波澜,
却始终没有离开那个器械来阻止野狗的侵犯。

  于是,脸上带着淫荡笑容的野狗,就在金晨那让人已经分不清是拒绝还是迎
合的扭动,以及随着纤薄的朱唇一次次开合泄露出的仿佛带着催情作用的细碎呻
吟中,缓慢而坚定地一步步侵蚀侵略着金晨那丰挺饱满,又带着惊人细腻与柔软
的白嫩豪乳,也让脸上带着妩媚放荡表情的金晨在越来越不安的扭动中,越发凸
显出那诱人娇躯惊人的白嫩与夸张的曲线。

  二人的呼吸也慢慢的变得越来越粗重,野狗所谓的控制呼吸节奏,到了此时
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并不可笑的笑话。

  突然,就在野狗的手掌已经伸进金晨那件白色的小背心,划过金晨那丰挺豪
乳最顶端仿佛红豆般的乳头整个握在那以他的手掌根本无法掌握的豪乳上,然后
用力揉捏的时候,金晨口中发出一声比之前更加明显的呻吟。

  然后,就好像被这声呻吟惊醒了一般,金晨那已经荡漾着情欲迷茫的双眼中
眼神猛地一颤,重新恢复了焦距。

  接着那一双似乎已经黏在了器械上的手便摆脱了那宛如诅咒般的禁锢,纤细
修长的玉璧轻轻摆动,诱人的娇躯跟着一旋,金晨已经轻盈的摆脱了野狗的挑逗。

  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金晨素手轻扬将因为额前的汗珠而
黏连着的几缕碎发拢到耳后,脸上带着柔媚的浅笑对野狗说道,「这个我已经体
验过了,感觉还不错呢,下一个项目你有什么推荐?」

  感受着手掌上仿佛还残留着的柔软与金晨豪乳上那淡淡的体香味,看着金晨
在说话间仿佛若有所指的望着自己那赤裸的胸膛与那内裤上被硕大鸡巴撑出的隆
起。野狗感受到一种狂热的激情不断地在体内回荡着。

  「吃惯了那些热辣的川菜,偶尔尝尝甜点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心中如是想着,野狗脸上却带着半真半假的遗憾与失落,仿佛无奈的耸了一
下肩一指旁边的一个不过半米高仿佛是床却又多了一些横梁的小架子,「既然那
个不想做了,不妨试试这个,躺着也许会更让人觉得更舒服。」

  「要我说更可能的是会让一些人的思想更加,肮脏……龌龊……当然我相信
狗爷您肯定不会,您说呢,狗爷……」

  金晨上下打量了野狗几眼,然后一边说着一边径直躺在了那个好像单人床一
样,前面又微微向上倾斜的器械上,一双包裹在丝袜中显得越发修长性感的美腿
微微分开,立刻卡在了两横梁与床之间。

  野狗没有回答金晨的话,只是脸上的带着淫荡的笑容半蹲在金晨身边,右手
直接按在了金晨那带着惊人弹性的白嫩大腿上,左手直接抓住了这个器械前面的
摇柄。

  「这个器械可以根据不同的使用者来调整前面的倾斜角度,一般为了让一些
新人更愿意坚持,这个倾角会比较大,要是经常锻炼的人,则会尽量减小,直至
完全消失,甚至还可以加上拉力带强化压迫力,你觉现在这个程度怎么样。」

  「还好,不过……」

  金晨说着上身抬起又缓缓倒下,然后在抬起,连续三个仰卧起坐后,这才脸
上带着几分戏谑与玩味的缓缓开口问道,「你的手放了这么久,是不是该离开我
的腿了呢。」

  「哦……」

  野狗一愣,随即一边缓慢的在金晨那包裹在半透明裸色丝袜中显得越发修长
笔直的腿上抚摸揉捏着,感受感受着上面每一处的紧致柔嫩以及因为丝袜而产生
的那种带着异样粗糙感的丝滑,一边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这可不是占你便宜,
那两根横杆毕竟是金属,感受肯定不如我带给你的好,即使是一些加入进来很久
的人也愿意让我帮忙的。」

  说到这里,野狗的手指还在金晨那靠近膝盖位置的大腿内侧微微用力勾了一
下。

  「嘤……」

  感受着野狗的动作,金晨口中不自觉地发出一声低吟,一双美眸中再次荡漾
起了几许波澜,身子一僵双腿本能的想要并拢起来,却又似乎不甘示弱的忍住了
这种冲动。

  接着仿佛无视野狗的那还在她修长美腿上抚摸,带给她微微压迫感与强烈灼
热熨烫感的粗糙大手,金晨一边继续做着仰卧起坐一边微微喘息着对野狗问道,
「真的?」

  「既然你选择了这里,找到了我,那么我们之间至少要有足够的信任,才好
进行更深入的交流不是吗?」

  野狗缓缓地说着,当最后那几个字出口时,甚至还用右手的小指在金晨那被
白色小热裤包裹着的骚屄处不轻不重的刮了一下,然后那双按到金晨大腿根位置
的手很果断的推到了金晨膝盖位置上。

  「嘤……」

  又一声低吟从金晨口中发出,随着那一对丰挺饱满的豪乳堪堪触碰到野狗的
头部,金晨脸上带着几许不满的白了野狗一眼,然后快速重新躺下重重的喘息几
下,一边继续做着仰卧起坐让自己那丰挺的豪乳一次次靠近野狗的头甚至几次挤
压到野狗的头部或肩膀,一边微微喘息着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
……是你确实看着像个混蛋、败类……多过一个好人,所以我……需要更多的…
…时间,对你有更多的……了解……相信……你不会介意的………」

  「当然,对于美女的要求,没人会介意的。」

  野狗恰到好处的奉承了一句,然后一边伸手缓缓地解开金晨左脚小凉鞋的鞋
带向下脱,一边慢慢的说道,「这两项都是热身,下一个项目我建议你进行跑步
训练,我想作为一个淑女、美女,应该也知道尊重专业人士的指导吧。」

  「脱鞋是吗,穿着高跟细跑步确实不方便,那就麻烦你了。」

  金晨仿佛无视了野狗在脱掉她左脚上的小凉鞋后,正眼中带着贪婪淫欲的认
真把玩着她诱人的玲珑玉足,甚至将它放到了自己的鼻尖深深地嗅了几下,带着
陶醉的表情舔了一下她的足底,这才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她另一只同样精致秀美却
还未得到解放的玉足,很优雅地对野狗说着。

  从始至终,二人一切的话似乎都很正常,可是如果看着他们的动作却又很荒
唐,然而就是这些荒唐的动作在这个封闭的健身房包间中,却只要又一个哪怕说
不通的理由,都会让双方接受,就好像世界观在此刻都被篡改了一般。

  而时间似乎是这扭曲世界观下唯一正常的规则,一如往常的流逝着。

  渐渐地,随着金晨越来越缓慢的仰卧起坐频率与越来越粗重的呼吸,野狗的
呼吸也仿佛被感染一般变得粗重了起来。

  一双为了细细把玩金晨玉足,而亲手为金晨脱下那双细高跟小凉鞋的大手,
先是仔细的摩挲过金晨宛如上帝雕刻的艺术品般的精致玉足上每一处细腻柔软与
完美的隆起还有那一粒粒仿佛珠宝的脚趾。

  然后随着又一次情不自禁的在那双玉足的足背上来一个陶醉的深吻,野狗缓
缓抬起头来望着金晨那即使包裹在白色小背心内,依然在运动中不断荡漾起性感
波澜的豪乳,那双手掌则缓慢的沿着金晨纤细的足踝,笔直的小腿,一点点的向
上攀登着,宛如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动作缓慢而坚定。

  终于,历尽辛苦后,野狗的手掌攀登到了金晨大腿根位置,手掌摩挲着大腿
根内侧那已经没有丝袜阻隔的嫩滑肌肤,野狗刚刚要再次触碰金晨娇躯上最敏感
隐晦的骚屄,金晨却仿佛再次回过神来一般,双腿猛地夹紧,瞬间摆脱了那两根
横杠的束缚。

  接着就在野狗一愣神的时候,已经身子一转,从这个器械另一边下来,让野
狗试图进一步的动作戛然而止了。

  「跑步是吗?!我来试试,很久没有锻炼了,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表现怎么
样?」

  金晨娇媚的瞥了一眼野狗,口中说着已经直接几步踏上了跑步机,接着熟练
地打开跑步机,简单调节了一阵后,便开始在上面跑了起来。

  野狗微微偏头看着金晨,发现在跑步中的金晨那一对包裹在白色小背心中的
豪乳不断颤抖间荡漾起诱人的波澜,栗色的马尾辫也随着修长的玉腿奔跑而左右
摇曳着,让金晨显出了一种与初见时那种优雅高贵截然不同却又更加诱人的活力
与灵动感。

  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一个女人的高贵往往代表着不可亵渎,可是对于暗圈
得男人来说,那种高贵本身就是让他们亵渎的,尤其是金晨的高贵融入了这种活
力与灵动感后。

  看着因为那白嫩的玉颊甚至娇躯其他地方裸露的肌肤处都已经泛起一层细密
汗珠,而显得越发旖旎诱人的金晨,野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角勾勒的弧度,
让他看起来越发张扬肆意,多了一种更加明显的狂野与深深地侵略欲。

  「不是没有经过长期专业的训练你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不过如果注意呼吸与
运动的配合,还有手臂的摆动与步幅的大小频率,这些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条
件来调整,但是有一些注意的地方是想通的……」

  野狗能够在这个健身会所当教练自然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所以看着金晨跑
步的动作,他也很认真的只点了一些金晨的不足,让金晨可以动作更加流畅自然,
对于身体的锻炼效果也会更好。

  只是在那看似认真的教学中,野狗不时右手掌拍打金晨修长浑圆又带着紧致
弹性的大腿,白嫩饱满的翘臀还有纤细玉臂与那因为溢出的香汗而稍显粘腻却越
发性感动人的玉背。

  而金晨那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又像是为了健身无法阻止的表现,又分明默许
了野狗的侵犯,让这场教学多了明显的旖旎春情与暧昧淫欲。

  如此大约十五分钟,金晨再次走下跑步机浑身已经香汗淋漓,一声声娇喘从
她口鼻中溢出却让人无法分清那到底是真的由于运动太累,还是被野狗挑逗出的
情欲灼烧造成的。

  至此金晨说的还剩四十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新毛巾没人用过。」

  野狗拿过一条还带着包装的毛巾随手撕开递给了金晨。

  「谢谢。」

  就像完全没有注意野狗那毛巾递过来时,手掌在她饱满玉乳上按了一下的小
动作,金晨接过毛巾道了声谢。

  然后一边擦拭着洁白玉颊上的汗珠,金晨一边又听着野狗対屋中其他几一些
健身器材进行解说,不时还会亲自上去让野狗为她进行更详细的解说,包括有些
她分明知道的,而野狗也很尽职尽责,无论是解说,还是抓紧一切机会或明或暗
的去窥视,去抚摸金晨身上各处敏感部位,有的被金晨无视,有的被默许,当然
只要动作太明显,还是会被金晨推拒开的。

  可是野狗却不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乐此不疲,至于金晨虽然还没有真的决定
今天就跟野狗发生更深入的交流,但是也在着旖旎暧昧的挑逗中感受到了一种很
久没有感受到的刺激,让她那以为早已经可以波澜不惊的心一时间就像初恋的小
姑娘一样不断地激烈跳动。

  当然这一次她知道那不是爱情,她也过了相信爱情的年纪,那只是一种令人
愉悦的情趣刺激,一场真正放开后的男女游戏,但是无疑面前的野狗似乎是这个
游戏里不错的玩家。

  终于金晨说的时间到了,低头看了看皓白手腕上那块银白色的手表,金晨一
边重新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一边偏头对着野狗一笑,「好了初次体验,有狗爷您
陪着我很开心,不过我一会儿还有个会,所以很遗憾今天就只能先这样了,不知
道这里有卫生间间吗?」

  「卫生间啊,我带你去五楼。」

  野狗听到金晨的话好不迟疑的开口说道。

  虽然金晨只是以第一次来,但是也相信二楼绝不会没有卫生间,野狗带她去
五楼恐怕有别的心思,只是她加入暗圈,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让野狗有其他心思
的吗?所以金晨依然装出来一种毫不知情的样子,很自然的点点头,「那就麻烦
你了。」

  「为美女服务怎么会是麻烦。」

  野狗很客气的说着,不过他这种形象说这种话让金晨感到很违和。

  一路来到五楼,在野狗带领下,金晨走进了一个大小不过五平米的卫生间,
不等关门野狗竟然也毫不避讳的走了进来。

  「这里是卫生间。」

  金晨望着进来的野狗,一对好看的黛眉微微一蹙,似乎对于野狗的动作有些
不满,不过那轻柔的语气却让人听不出丝毫的怒意。

  「我知道,顺便方便一下,晨小姐不会在意吧。」

  野狗随口说着便朝着不远处那个小便器走去,一边走一边还直接将自己那早
已经坚挺很久的硕大鸡巴从内裤中解放出来。

  很荒唐的理由,甚至是哪怕当成借口都不合格,不过金晨接受了,轻轻点点
头,伸手将厕所的门关上了,然后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朝小便器走去的野狗,准
确的说是野狗那条硕大的鸡巴。

  虽然在视频中已经见过了,甚至见过一些女人在不同环境下,被野狗肏的不
断浪叫呻吟,但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着这条长度明显超过二十公分,上面一条条血
管仿佛树根盘绕,前面紫黑色龟头宛如小鸡蛋般大小还带着晶莹水汽的鸡巴,金
晨依然忍不住呼吸一滞。

  尤其是自从那硕大鸡巴彻底从内裤中解放出来后,一股更加明显的异味也跟
着传了出来,明明有些骚臭,金晨却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反而似乎让她觉得很
享受,体内的欲火越发躁动,那纤薄的嘴唇都变得有些干涩。

  情不自禁的用自己那灵活的舌头在下唇上舔了一下,金晨显出了一种越发动
人的妩媚,让不经意间回头的野狗双眼都出现片刻的失神。

  不过野狗毕竟是在暗圈不止一年了,各式各样的美女也见过不少,所以很快
回过神来,然后野狗便一边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向着前面还有近两米远距离地面
近一米的小便器撒尿,一边随意的开口调戏道,「我也辅导你锻炼了那么久了你
就没点表示吗?」

  「辅导,不是占便宜吗,要不我回去找一些辅导健身的视频对照一下,看看
你是真的辅导还是在占我便宜。」

  金晨看着那划过两米空间激射到小便器中的淡金色尿液,先是随意的调侃一
句,让侧身对着她的野狗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僵,随后又妩媚的一笑,「好了看
你这么辛苦我出来乍到的没点表示确实不合适,你说你想我怎么表示?」

  「亲我一下。」

  野狗随口说道。

  「这么简单?」

  这次反倒是轮到金晨愣住了,她还以为野狗会说什么呢。

  「我还没说完呢。」

  野狗说话间已经尿完了,身子一转正对着金晨,然后用手一指自己才撒完尿,
前面更加湿润的紫黑色龟头,「我是说亲这里,认真的亲一次。」

  「好啊。」

  金晨依然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现在就做吧,我九点有个会,还要先回去洗漱收拾一下。」

  金晨几步走到野狗身边,先是双膝一软,丝毫不在意这里是卫生间,就直接
跪在了地上,然后右手握着了野狗那硕大坚挺的鸡巴。

  感受着这条鸡巴的粗大,还有上面传来的惊人炙热感,嗅着那越发浓烈的骚
味,金晨似乎有些不适宜的柳眉一蹙,可是眼底深处却闪出更加炙热的光芒,左
手将自己的长发再次向后一拢,金晨头部一探,便让自己纤薄的双唇贴在了野狗
鸡巴最前端那紫黑色的龟头上。

  然后双唇微微开启,头部再向前探,赫然将野狗那紫黑色的龟头整个吞入口
中,接着那灵活粉嫩的舌头便仿佛灵蛇一般在上面缠绕刮擦着,让野狗感受到一
种异样的刺激。

  一时间野狗都因为金晨的动作愣住了,本来他提出这个要求完全没有想过金
晨会答应的,只是接着这个让金晨给点别的好处,现在金晨这样做了,看似金晨
很顺从,可是他却发现一场游戏下来,似乎从始至终金晨都在掌握主动,不过毫
无疑问,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现在他鸡巴上的感觉很舒服。

  至于金晨,在大致了解了野狗,并初步接受野狗后,临走前也认为该给他点
好处尝尝,既然野狗要这样那么就这样好了,在加入暗圈后,这种事真的不是什
么大不了的事情。

  甚至是野狗喜欢往女人嘴里撒尿并让女人吞下的癖好在她看来,都不是什么
大不了的事,虽然她会感到有些紧张、畏惧,但是如果是让她有好感的男人,如
果是一条这么雄伟的鸡巴尿出来的尿液,她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排斥心理反而还
有种莫名的期待感。

  几秒后,金晨吐出野狗的鸡巴,又性感的用自己的舌头舔了一下纤薄的下唇,
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好了,你要的我已经做了,该满意了
吧。」

  「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叫你为我口交。」

  野狗手掌在自己那坚挺涨硬的鸡巴上缓缓抚摸了一下,脸上带着遗憾后悔的
表情说道。

  「做人太贪可不好,第一次见面就提那种要求有些过分呢。」金晨笑了笑,
见到野狗依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知道野狗是在等着自己方便。

  这时候要把野狗赶出去也不是不行,不过那样做的话,未免在野狗面前输了
气势,于是金晨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假装无视野狗,优雅地脱下自己的白色小热裤
蹲在蹲便器上开始方便。

  而野狗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竟然在一旁吹起了口哨,让一向自认为已经在
商海锻炼的可以任何时候都处变不惊的金晨,都不由得升起一种羞赧,匆匆尿完
后赶紧用带来的湿巾擦了一下便快速提起了自己的白色小热裤,完全没有了以往
方便完后的轻松感。

  方便完的金晨重新回到之前的包间,直接将那条连衣裙穿上跟野狗打了个招
呼便迈步离开了这个健身会所,虽然今天没有真的发泄一场,可是在与野狗一次
次暧昧互动中,金晨却也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刺激,长久以来积聚在心中地压抑与
空虚消失了大半,脸上那抹以往只是习惯性的浅笑多了几分真实与旖旎的诱惑。

  而站在楼上落地窗前看着金晨渐渐走远的野狗,则重新回到了五楼,接着推
开了写着这个会所女老板的办公室房门,一阵低语嬉笑过后,办公室中响起来女
人婉转起伏的呻吟,还有分明属于至少两个男人的低吼。

  时间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流逝的很快,仿佛只是一转眼距离金晨第一次去健
身会所便已经过去五天了。

  这几天中,金晨每天都会去健身会所,少则半小时,多则两个小时,与野狗
之间虽然没有更深入的交流,但是基本上身体每一处都被野狗摸遍了,她也用手
掌几次丈量过野狗那条鸡巴的尺寸与硬度,又一次差点为野狗手淫,只是出了点
小意外被打断了。

  当然也有暗圈里其他几个男人,借机挑逗她,只是现在的金晨做不到孙晴那
么淫荡,既然心里已经选择了野狗不说一心一意,至少在野狗没有因为别的人冷
落她,或者觉得没有新鲜感想换换之前,她还不想跟别人太亲近,所以那些男人
在看出她的心思后,虽然依然少不了偶尔动手动脚,但也没人在过分纠缠了。

  今天,忙完手边的事情后,金晨正在想着这几天与野狗接触下来的种种经历,
以及之后要怎样发展的时候,突然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过手机一看正是自己老公孙金打来的,金晨纤纤素手轻轻一划,手机接通,
然后手机里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小晨,晚上早点回来,今天难得大家都在,
我们举行个家宴。」

  「老公,你今天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菜市场买点菜为你做几道
菜。」

  金晨脸上立刻露出明媚的笑意。这不是伪装的,虽然对于老公的性能力她很
不满意,甚至现在已经加入了暗圈,可是对于自己老公的感情那是真的。

  「你够辛苦了,用不着那么麻烦,我五点到家,已经在小区门口那家餐厅订
好了,到时候他们会送过去,早点回来就行。」

  对面的男人说完后,又与金晨聊了一阵便挂断了电话。

  金晨也没有心思再在公司里了,嘱咐了办公室中其他几个会计几句后,便径
直驱车朝着家里赶去。

  夜渐深,一弯残月与点点的繁星已经点缀在了那遥远的天空中,就在金晨家
那个豪华别墅一楼的大厅中,一张摆满了各种菜肴的桌子周围,五个人正在一边
吃着饭,一边随意的说笑着。

  这五个人是两男三女,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男人,男人中
等身材,皮肤微微发黄,身上穿着深色的西装,脸上的表情儒雅谦和,就好像一
个文人学者一样,这个人便是金晨的老公孙金。

  另一个男人长相与嗒有着六七分相似,只是身材稍痩一些,穿着一身黑色的
休闲服,显得比孙金看上去更加年轻帅气,这个人是孙晴的二哥孙木。

  而三个女人中为首的自然便是坐在孙金另一边的金晨,在自己的老公面前金
晨收敛了几分妩媚,却显出了另一种温婉优雅的美感。

  紧挨着金晨的是孙晴,无论外面私生活多么糜烂,在自己大哥、二哥面前,
她一向表现得很天真乖巧。

  除此以外这个屋中还有一个身穿着卡其色西装套裙,留着深褐色中长发的女
人。

  女人此刻正坐在孙木身边,纤细的柳眉下一对似乎无时无刻不荡漾着魅惑的
双眸微微上挑,更是在眼角处晕着淡淡的绯红色,似乎挑逗着每一个男人心中的
怜惜与冲动,纤薄的朱唇即使是在吃饭与说话时依然让人感到一种性感的诱惑与
挑逗。

  那虽然不算夸张却也有B罩杯的玉乳,将她的上衣撑起了一道性感的曲线,
修长粉颈下一抹细腻的莹白又透过那西装里面白色衬衣上两粒打开的扣子清晰地
呈现在了屋中每一个人的眼前,上面还点缀着一枚淡粉色的钻石。

  一双包裹在裸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从那将翘臀勾勒出完美弧度的包臀裙下
摆探出,在微微并拢中,倾斜出一种仿佛长久训练过的优雅姿势,就连那被足有
十公分细高跟细带小凉鞋约束着的玉足,似乎都因此显出了一种越发令人赞叹的
美感。

  这个女人名叫刘洁是南航的一个空姐,不过能够坐在这里与金晨他们一家进
餐,自然不是因为她空姐的身份,而是因为她也是孙木的未婚妻。

  自从半年前孙木在飞机上遇到她,孙木便喜欢上了她,后来二人不知道怎么
搞到了一起,现在已经商量好婚期准备结婚了。

  眼看饭已吃了过半,不知道谁突然说起了孙木与刘洁婚房装修的事情。

  听着孙木与孙金二人商量,看着偶尔会插句话说说自己想法的刘洁,就连金
晨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想把这个本身就挺风骚的刘洁拉下水以后给自己打掩护,
还是单纯看不惯她装纯想找人肏她,眼珠一转,突然开口道,「阿金,弟妹和小
叔的婚期也就还有半年了,装修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我刚才听你们说了不少看样
子你们也还拿不定主意,我这里有个办法,你们要不要听听。」

  「大嫂您说。」听到金晨说话,不等孙金回答,孙木与刘洁已经齐声开口了。

  「要我说,男人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装成什么样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个狗窝,
有时候还忘了回这个狗窝睡觉。」

  金晨说着还对孙金露出半真半假的幽怨,让孙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然后这才继续说道,「所以呀,这个婚房就我们女人张罗就行了,咱们自家
就是开装修公司的也用不着别人,九组的王涛这几年表现一直不错,明天小洁既
然休假,我叫他带着一些经典装修图去陪小洁看看婚房,在找一张看着喜欢的设
计图按照小洁的意思修改一下就动工,早点装修完,也可以早点添置家具摆设,
省得事到临头手忙脚乱,你们觉得呢。」

  孙晴听完金晨的话,感觉王涛这个人有些耳熟,思考了片刻后突然想起来正
是暗圈里外号叫黑驴的那个驴脸男,立刻猜到了金晨的意思。

  但是本就是主动拉金晨过来的孙晴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反而连忙开口支持
道,「我支持大嫂的意思,二嫂工作忙抽空过去看看就好,平时我可以帮忙监督。」

  「怎么哪里都有你?」孙金白了孙晴一眼,孙晴却是毫不在意的吐了吐舌头,
又偷着对金晨眨了下眼睛,便望向了刘洁与孙木,这件事终归还是要他们拿主意。

  就如同金晨说的一样,孙木一个男人确实对于装修并不是很上心,或者说曾
经确实上心可是不断地讨论已经开始烦了,所以听到金晨的话颇有种解脱的感觉,
不过还是将目光望向了刘洁。

  刘洁似乎也知道孙木的意思,颇有些幽怨的白了孙木一眼,然后笑着对金晨
说道,「大嫂说的有理,装修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就按照大嫂说的做吧,早一天
好了早一天清净,不然阿木快被我烦的不要我了。」

  「我怎么会不要你,就是我不要什么也不会不要你的。」孙木赶紧环抱住刘
洁表忠心。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嘴甜,当初就是被你这么骗的。」

  刘洁语带娇嗔的回应着,孙晴也不嫌事大的跟着起哄,很快桌子上便热闹了
起来。

  只是看着这一切的金晨却似乎在之前刘洁答应的时候感觉刘洁望向自己的目
光仿佛别有深意一般,甚至感觉就在她对孙木撒娇时似乎都有意无意的望了自己
几眼。

  「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不就是想拉着我和你一起被肏嘛,直说
就是了。」

  这是金晨从刘洁目光中读到的意思,金晨忍不住心中一翻,不过想到暗圈中
那几位大佬,金晨觉得里面的消息绝不会泄露,而刘洁也不是暗圈中的人,于是
深吸几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暗骂自己沉不住气,胡乱猜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