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伊甸园】(上)

  • 【最后的伊甸园】(上)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最后的伊甸园】(上)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最后的伊甸园】

作者:皇箫
2021/03/15发布于SIS
字数:11,560

***********************************

  一个有趣的小短篇,全文5。5W字,私聊加群。

***********************************

                (上)

  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工作,我有些疲惫地靠坐在公交车座椅上,脑袋轻轻枕着
车窗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不断往后倒退。

  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是想到回到家就能享受到妈妈精心准备好的热饭热菜,
然后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最后再换上睡衣趴在床上和亲爱的雯儿打个电话,我
就忍不住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由于大学期间我一直浑浑噩噩地沉迷游戏,成绩一直说不上好,甚至有过挂
科的经验,保研自然无望,之后的考研也没有认真准备,最终结果自然是没有考
上,于是只能先出来找了个电信营业厅的工作凑合着准备二战。

  不过到现在我已经放弃了二战这个想法了——这份工作累是累点,但是工资
并不低,就算重新读个研,等到毕业了,按现在这个内卷的速度,估计能找到的
工作也就是现在这样的工资水准,顶多高那么一丢丢。可是考虑到工作三年总会
涨点工资的因素,而且万一工作做得好早早地往上升一级,到那时候谁高谁低还
不一定呢……与其费那么大力气去准备考研,那还不如一直就这样干下去。

  对于我这样咸鱼般的想法,妈妈虽然感到有些失望,但是她一直以来都是凡
事顺着我的,于是只好默默接受这个事实。现在她也已经看开了,每天结束一天
的工作后就早早回到家,然后准备好我爱吃的菜,等着我下班回家一起吃。

  至于雯儿……

  她是我的女友,我们在高中时期就已经互生情愫了,只不过直到大二了我们
才正式确定关系。说起来还是雯儿主动向我表白的,上来就是一句「你喜欢我吧」
把我吓得够呛,然后才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是啊」,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
了。

  和咸鱼般的我不一样的是,她大学期间的成绩一直很好很稳定,最后直接本
校保研了,现在就在读研中,再加上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家里条件也好,简
直就是小说中女一号的模板般的人物。

  和她的条件比起来,我这边就差的多了——家里条件虽然算不上差,但也就
是个普通的中产家庭,父亲早逝,母亲在市医院的口腔科工作,家中有房无车,
有一些积蓄但是算不上很多。

  这些积蓄大多都是妈妈这些年攒下来的,父亲去世后,妈妈没有带着年幼的
我改嫁,而是咬着牙用自己瘦弱的双肩扛起了这个一夕之间就支离破碎的家庭,
并且把我抚养长大,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觉得当年妈妈的坚持非常的不可
思议。

  因为不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是独生子女,我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也都还健
在,所以虽然有一些退休金勉强足够日常生活,但是妈妈依然需要负担四位老人
的赡养,家中那薄弱的积蓄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病就会不见踪影。

  也因此,从来都很遵守规章制度的妈妈不得不开始接私活,比如说把来市医
院拔牙或者做正畸的病人引导去外边的私人诊所,然后妈妈去外边给他们弄。这
样病人可以少付钱,自然很愿意去,而妈妈没有了医院的高抽成,也能分到更多
钱,所以虽然两头跑累点,但是至少收入是实打实地增加了。

  加上近两年国内注重牙齿整形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妈妈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家里的条件也是近两年有了明显的好转。毕竟妈妈自身的外貌条件就相当好,简
直就像个金字招牌一样,你去剪头发,也会优先选择那些看上去长得帅或者漂亮
的发型师吧?

  所以要是我当初努力一点保个研甚至读个博,现在我和雯儿也不会显得这样
女强男弱怎么看怎么不搭。

  可惜我却并不争气,高中时在妈妈督促着我认真学习时我的成绩不差,高考
考的比雯儿还要好一些,但是到了大学里我一下子就玩疯了,和雯儿之间也越差
越多。也因此,雯儿的父母对我并不怎么看得上,据雯儿所说还多次在背后劝她
和我分手。

  不过好歹我还有副遗传自妈妈的好皮囊,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雯儿一直对我
不离不弃……对于我就这么继续工作下去不再考研的想法也表示理解和支持,还
笑着说大不了以后她负责在外赚钱养家,我负责在家貌美如花。

  她都这样对我,那我就更没有什么理由放弃她了,即便雯儿的父母再怎么讨
厌我,我也会一直坚持努力,以期望有一天能改变他们对我的看法的。

  昨天雯儿的心情似乎有些不佳,我算算日子可能正好是她姨妈来了,所以她
在和我聊天的时候语气总是冲冲的,不停地挑我的刺,好像我哪里得罪了她一样,
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一个劲道歉。

  最后我俩实在对不上电波,她居然还酸酸地说我妈,弄得我心里也不舒服了,
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好,然后闹得不欢而散,今天一天都没有互相联系……

  待会回去之后给她打个电话好好道个歉,然后哄哄她吧……

  这样想着,我终于到了家,刚下公交车走到小区门口,就发现今天外边情况
似乎有些奇怪——小区里格外地热闹,因为有一辆警车停在了小区门外,警灯一
闪一闪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有看热闹的心情,只想着赶紧回家,可是不明真相围观的邻里全都围在
我家楼下,我好不容易挤进去上了楼,才发现我家的房门大开,一名穿着警服的
年轻同志正站在门口抽烟,好像在等着谁回来。

  我心一沉,为什么会有警察在家门口?难道说是妈妈在家里出什么事了!?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位警察同志就看见了我,眼睛一亮,立马快步走了过
来,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怎么了……」我下意识想躲开,结果这位警察同志的力气很大,死死抓着
我的肩膀,我一扭动反而是自己痛,吃痛之下我忍不住出声质问。

  「老实点!刘队!刘队!目标出现了!」这位警察抓住我后高声对着我家里
喊道。

  「行了知道了,别瞎嚷嚷。」一个秃顶男警察从我家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
的还有围着围裙一脸焦急的妈妈。

  「妈?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警察……是来抓我的?」我一个脑袋十个大,我
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吗?

  好吧大概是有的,不过也就是翻墙看看黄色论坛而已,这种事情不至于这么
兴师动众吧?

  难道说是我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可是没有啊?我一天到晚就在工作单位呆着,
上哪得罪人去啊?

  「走吧,先跟我们回警局,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
过一个坏人!」秃顶警察看着我的眼神很凌厉,就算没犯事的人被这么看着也会
下意识地心虚吧。

  然后我就被年轻警察推搡着上了警车,妈妈想跟过来却被拦住了,我就这样
稀里糊涂地被警车带去了公安局。

  「两位同志,我到底干了什么?你们这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我抓走,我……
我的名誉受到了很大的侵犯啊!」在车上,我一想到刚才围观的那么多群众,这
下我被警察逮捕的事一定全天下都知道了,传到工作单位去说不定我的工作都要
丢了。

  越想越气,我忍不住和警察们争辩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名誉!?你这个畜生!」年轻一些的警察站起身来好像要揍
我一样,被秃顶警察拉住了。

  「你他妈骂谁呢!?」我真是一肚子火,平白无故被抓,还被骂畜生,要不
是袭警犯法,我真的要动手了!

  「嘿,你这个渣男还挺横……」年轻警察又坐不住了,不过依然被秃顶警察
拉着。

  「渣男?我?」我被年轻警察莫名其妙的话语弄得满头问号,从小到大我就
只和雯儿谈过恋爱,而且一心一意对她,有求必应,反而对她没有提出过任何的
要求,毕竟以她的条件,不嫌弃我我就已经万谢了……

  这样的我——渣男???这两个字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怎么?还想装傻吗?人家遗书里都写了,被你Pua了五年,现在终于忍
受不了了,你敢说你不知道?」年轻警察怒气冲冲的,「你个畜生,那么年纪轻
轻的一个小姑娘,就因为你,全毁了!人家的家庭也毁了!」

  我的脑子乱糟糟的,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遗书?!什么Pua?!什么……你说的到底是什
么啊!?」我现在也懒得计较什么冤不冤枉的了,站起来一把抓住年轻警察的衣
领,死死盯着他:「你他妈说的什么东西啊!?」

  「还要装傻吗?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刘思雯!你认不认识!?这个被你用
恋爱当做借口,Pua了整整五年的姑娘!就在今天!终于忍受不了你,一个人
在寝室里割腕自杀了!」年轻警察一把揪开我抓住他的手,然后狠狠一推,把我
推倒在车座位上,然后强忍着扑上来打我的冲动,怒气冲冲地扭头坐了回去。

  虽然这一下推导致我撞到了后背,带来一阵剧痛,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顾不
上了。

  雯儿?割腕自杀了?因为我?

  我一时间理解不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真的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情。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种事情还有哪怕一丁点发生的可能性。

  Pua?

  我知道,就是那种,渣男或者渣女用爱情当做手段和借口,对恋爱中处于劣
势的另一方极尽羞辱,将对方贬低得一文不值,让自己占领道德高地,以廉价的
爱情作为施舍,让对方对自己予取予求,言听计从,而且又脱身不得。

  可是这种事情,和我有任何沾的上边的地方吗?

  我并不是在推卸责任,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推卸责任,因为我现在满脑子已
经只剩下了「雯儿死了」这一个念头。

  而且,是因为我。

  我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大概已经过去很久了,我都不知道现在具体的时间,不过看外
边好像连天都亮了,肚子里饥肠辘辘的饿到痛,毕竟从昨天下班到现在一口东西
也没吃过。

  那个年轻警察见我醒了,语气十分不好地说:「跟我走,先做个笔录!」

  我浑浑噩噩地跟着他来到一个审讯室,中年警察坐在桌子一边,然后示意我
坐到另一边去。

  坐好之后,他开始问问题。

  「姓名。」

  「黄潇。」

  「年龄。」

  「23。」

  「性别。」

  「男。」

  「职业?」

  「电信网点营业员。」

  「家庭关系。」

  「母亲林慧,父亲黄国强。」

  「和被害人刘思雯的关系?」

  被害人三个字让我心脏忍不住抽搐一下,然后继续说:「男女朋友……」

  基本信息问完,中年警察语气平缓地说:「我来讲述一下事情经过。」

  「昨日十五时许,A省B市C区警察局接到报警电话称有人在A省大学宿舍
割腕自杀,于是立马出警赶往现场,并且喊了救护车。」

  我眼神波动了一下,A省B市C区的A省大学,正是雯儿的学校,我们的家
都在A省D市,和B市很近,所以我虽然在D市上班,周末也会经常去B市看她。

  「等到警察赶到现场时,受害人刘思雯正躺在洗手间,地面全是血,淋浴喷
头打开,加速了血流速度同时导致伤口未能愈合,受害人体表温度已经低于正常
值,无明显生命特征,救护车赶到后医生便已经及时施加了抢救,不过很可惜,
受害人未能抢救成功。」

  我木木地坐在那,整个思绪已经乱成一团麻了。

  「经查,当日受害人室友全部有课,不在寝室,受害人原本也应该有课,但
是却称身体不舒服,让室友林丹丹帮忙请假。中午十二时,林丹丹发微信询问刘
思雯是否需要带饭,得到了否定的回复。」

  「之后,林丹丹不放心刘思雯,十五时提前回到寝室,看到在洗手间自杀的
刘思雯,于是立刻报警。」

  「刘思雯的各个室友都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同时在现场发现了刘思雯的遗
书,因此可以初步排除他杀的可能,以下是刘思雯的遗书内容:「对不起,爸爸,
妈妈,女儿不孝,对不起,没法帮你们养老送终,还要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女儿已经失去活下去的理由了,我爱了他五年,这五年里他的任何要求我
都会尽力去满足他,因为我知道他很优秀,是我配不上他,所以在他的面前,我
就像是一条不停摇着尾巴乞求他开心的母狗,可是我越是卑微,他就对我越是不
在意。」

  听到这里,我茫然地抬起头,看向中年警察的眼睛,试图分辨他是不是在开
玩笑,这说的是我和雯儿吗?

  「我想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所以努力学习,取得了保研的资格,然后读
了研究生,尽管自己并不是一个十分爱学习的人,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可是
他却对此毫不在意,只有在我苦苦哀求他之后才会十分不耐烦地施舍我一点点的
爱,但我对此已经十分满足了。」

  「可是这份感情已经到极限了,我单方面的苦苦维持根本不起作用,在那个
人的魅力面前,我像个小丑一样,被他无情地抛弃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整条生命都是为他而活的,可是他却完全不在意,那
么我活下去的意义也没有了。」

  「所以……虽然对不起,爸爸,妈妈,女儿走了,你们的恩情,女儿来世再
报。」

  「以上,就是遗书的全部内容。」

  「所以,在和受害人刘思雯的父母进行过沟通后,我们受B市公安局的委托,
对嫌疑人黄潇批准实施逮捕,同时希望你能够对此份遗书的内容进行解释。」中
年警察的话语到此告一段落,然后看向我。

  「对于遗书的内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已经听傻了。

  这份遗书的内容离谱到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这说的是我吗?

  这个里面,移情别恋后,那个无情地抛弃了雯儿的那个男人,是我吗?

  「不,不是我……」

  我下意识地说出口,然后理了理思绪继续说:「我……不知道……那份遗书
的内容和我们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我根本没有什么移情别恋,除了我妈和雯儿
……刘思雯,我已经很久没和其他女生说过超过十句话了。」

  「我们需要调查一下你的通话记录和微信、QQ的聊天记录,没有问题吧?」

  「……没有……」虽然大概有一些和网友聊过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但是和
这相比那都是小事了。

  「顺便问一句,你认识秦若英吗?和她是什么关系?」中年警察敲了敲桌子,
把我的注意力拉回来。

  「认识……我们应该是……普通朋友?我和她见过几次面,高中时期我们还
经常一起玩,但是都是和雯儿一起的,她俩是很好的朋友……我加她的微信都没
有聊过几句,都是一些AA付账算钱什么的……」我仔细思索着,不知道为什么
中年警察突然提到秦若英。

  秦若英是我和雯儿高中同校的同学,不过不和我俩在一个班,而是隔壁班。

  那时候分寝室因为我们班女生刚好多出来一个,不得不选一个出来插到其他
班的寝室去住。雯儿就是被插到隔壁班寝室的那个,于是正好和秦若英分到了一
个寝室。

  因为雯儿长得漂亮,那些隔壁班的女生都有些排挤她,只有秦若英对雯儿很
好,大概是因为秦若英长得也挺漂亮的,对雯儿没有什么嫉妒的缘故吧。

  也因此两个人很快就成了闺蜜,一直到后来两人还上了同一个大学同一个专
业,甚至还找人调换宿舍又给弄到一起住了四年,之后读研的时候也是一起……

  她俩的关系大概比我还雯儿的关系还要亲近。

  中年警察看了我一眼,确认了一下我的表情,然后低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你上一次和受害人见面是什么时候?」

  「上上周日,我去她们学校找她。」

  「当时受害人表现有无异常?」

  「大概没有吧?我感觉她和以往表现一样。」

  「你们去了哪些地方,做过什么事,有过什么对话,还记得吗?」

  「我们首先在她学校门口的馄饨店吃了中饭,然后下午去步行街逛了一圈,
她说累了,想回去休息,然后她就回去了,我们没有一起吃晚饭。」

  「……没了?」中年警察皱起眉头,「你们前一天见过面吗?」

  「没有,再上一次见面是一个月前……」

  「你们一直都是这样交往的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你继续,那之后呢,你们有没有过联系。」

  「有的,我们每天都会煲电话粥。」

  「方便让我看一下你们的通话记录吗?」中年警察拿起放在证物袋里从我身
上收走的手机。

  「可以的。」

  「密码?」

  「XXXXXX,我的生日。」

  中年警察打开了手机,翻开了通话记录,「5月18日,昨天晚上,你拨出
的电话,然后是……嗯,5月17日……你们每天都会打电话吗?」

  「……是的,大部分时间都会……」

  「除了电话以外,你们是用微信交流的比较多吗?」中年警察继续问。

  「是的。」

  于是他打开了微信,找到了我和雯儿的聊天记录,翻看了一下并且截图留存。

  「好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之后受害人父母会从B市赶回来,在这里和你
见面,之后该调解还是走法律流程,就看情况了。」

  「……好的。」我一想到即将因为雯儿的死面对原本就对我看不上眼的雯儿
父母,就感到无地自容。

  还说什么一定要改变他们的看法……现在确实是改变了,他们现在大概巴不
得我死吧?

  「另外,做好心理准备,受害人家属情绪比较激动,可能会做出什么……过
激的事情……」

  之后我被带去吃了一顿饭,虽然饥肠辘辘,但我依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随
便扒拉了两口填了下肚子。

  下午的时候,那个年轻警察过来很粗暴对我说:「跟我走,对方家长已经到
了,现在他们情绪非常不稳定,你最好给我态度好一点!」

  然后我就浑浑噩噩地被他拉着出了房间,来到了一个调解室里。

  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子对面的雯儿的父母,她的母亲一直在哭,眼泪流个
不停,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她原本是一个很精致的妇人,十
分注重自己的外貌形象,不过现在妆容已经完全哭花了也毫不在意。

  她的父亲则坐在她的母亲边上,死死板着脸,这位我见过几次的男人仿佛一
下子老了许多,眼中似乎闪烁着泪光。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叔叔,阿姨……」

  听到我的声音,雯儿母亲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嘴里大喊着:「你还有脸喊
我!?我女儿都被你害死了!你个畜生!你赔我的雯儿!」

  就要扑过来,却被边上的警察拉住了。

  雯儿父亲也死死盯着我的脸,不过他却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失
控。

  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们,所以只是面无表情地被带到了雯儿父母的对面坐
下,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等到好不容易安抚住了雯儿的母亲,让她只是坐在那哭,没有大吵大闹后,
坐在中间的中年警察开口了:「我先来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然后我们再开始调
解的过程,之后你们要继续走法律程序或者选择和好就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们
警察会全力配合你们的合理要求。」

  之后中年警察便拿起调查报告把事情从头到尾又讲了一遍,同时把那份遗书
也念了一遍。

  雯儿母亲的表情格外痛苦,我能理解她的情绪,「杀人凶手」就在自己面前,
又一次听完了一遍自己女儿的遗书后,好不容易压下的悲伤和愤怒情绪一下子又
被点燃了。

  「你要给我偿命!」雯儿母亲的情绪又一次失控了,这次好几个旁听的警察
跟也对我露出了愤恨的表情。

  我双手抱头,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可是这个举动却被人解读成了逃避和认
罪。

  「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中年警察语气冷漠地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们最近这几天是有些……冷战?但是我感觉她只
是心情不好……我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可是……她怎么会……?」我现在还
没有接受心爱的雯儿已经离世了这件事,说起话来语无伦次的。

  「那么这份遗书的内容都是真的吗?」中年警察语气严厉,雯儿父母也死死
盯着我。

  「……不……这份遗书的内容我……我根本没有抛弃她……不……什么移情
别恋……什么那个她……我根本听不懂啊!」

  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的女朋友……不,我讲过话的女生都不多,女朋
友更是只有雯儿一个……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是说刘思雯对你有什么误会,误认为你移情别恋了?」

  中年警察看着我的眼睛,分析道:「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可能受害人具有
某种臆想症,或者精神比较脆弱,容易因为一些细节产生一些不合实际的怀疑。」

  「……我从来没有发现过雯儿有过这方面的异常。」我说道。

  「警官啊!我女儿都死了!你还在帮这个杀人犯开脱……我可怜的雯儿啊…
…」雯儿母亲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只是在陈述某种可能性罢了。」中年警察语气有些奇怪,然后拿起另一
张纸,「这是一份新的证词,是由刘思雯的室友秦若英提供的。」

  我的眼皮一跳,终于知道为什么昨天这位警察在对我进行审讯的时候会提到
秦若英了。

  「秦若英说:黄潇和刘思雯的感情非常好,两人的日常交流也完全看不出两
人之间的恋爱掺杂有其他例如Pua等行为的因素,她认为是刘思雯自己心理因
素造成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大。」中年警察说完,不只是雯儿的父母,连其他不知
情的警察都惊呆了。

  我也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跑出来给我作证,以她和雯儿的关系,这
时候不应该像雯儿母亲一样巴不得我死吗?

  「不可能!雯儿遗书里都写了!」雯儿母亲大声斥责,然后眼睛瞪大,说:
「我知道了,有奸情!

  她就是这个杀人犯移情别恋的对象!」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所以我们还会继续跟进这个案情的,但是由于目前
有新的证据出现,同时这起案件作为刑事案件证据不足,我们只能对黄潇进行为
期24小时的司法拘留。」中年警察说完结论,道:「我们一定争取尽快拿到更多
关键证据,查清楚秦若英所言究竟是是否属实。

  同时会安排法医对死者进行更详细的尸检判明死因,若能够确定是自杀,那
么这起案件将不会作为刑事案件处理,我们警方只会为你们进行调解。」

  「就是他干的!我要起诉他!你们警察跟他串通一气!我要去网上曝光你们
!」雯儿母亲气愤地大喊大叫。

  中年警察皱起眉头,但是还是说:「我们也是按流程办事,现在证据并不足
以证明这起案件和黄潇有直接关系。说句不好听的,就算真的是因为Pua导致
的自杀,只要黄潇没有明显的诱导自杀行为,例如递刀等,那样也是不犯法的,
最多只是道德层面上的问题,这属于民事纠纷的范畴,比家暴的严重性还要更低。

  所以我们还需要更细致的调查,我们会调查聊天记录等信息来进一步确定黄
潇是否存在诱导自杀的违法行为,并且尽快给出答复,当然,你们确实有利用舆
论进行监督的权利……」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雯儿的父亲把一直哭喊着的雯儿母亲带出去
了,我也被警察带回了拘留所待着。

  晚上晚点的时候,妈妈过来了,其实妈妈一早就在外边等着了,只不过到现
在我才允许被探望。

  「潇儿,你没事吧?」妈妈看到我一脸颓废的样子,眼泪就下来了,扶着栏
杆看我。

  「妈,我没事,你别担心……明天,明天我就能出去了……」我心如刀割,
就这么一会儿的事,我失去了女友,妈妈也为我操碎了心,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
心要认真干的工作大概也要丢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明明就在昨天,我还在无限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并下定决心要为之努力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妈妈流着泪说,「你还年轻,哪有什么迈不
过去的坎?可不要想不开啊……」

  虽然妈妈的说法有些自私,让雯儿母亲听到大概她又要炸了,但是从一个母
亲的角度来说应该是能够理解的。

  「呵……」

  我无力地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了。」

  等到安抚好然后送走妈妈让她好好休息后,我回到了自己的看守所房间,蜷
在床上缩成一团,努力思考着这次突发事件的原因,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让雯儿对
我误会成这样,甚至绝望到要自杀?

  遗书中所说的「爱了他五年」,这个五年前明显就是指高中时期我俩互生情
愫的时间,所以这份遗书应该就是雯儿写的,如果是其他人伪造的话应该会写成
三年前我们确定关系的时候……

  可是我确实没有对她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Pua这点我无法主观判断,
或许我的某些无意识的举动会对她造成伤害也说不定,最近我们不就在冷战么?
难道雯儿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我对她不理睬了?但是其他的内容,比如说「苦苦哀
求才会施舍她一点爱」,或者说「移情别恋」,我根本没有任何头绪,为什么雯
儿会对我产生这种误会?这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

  秦若英……

  她或许知道什么。

  我现在没法接触到自己的手机,或许警察们正在调查其中的更多细节,大概
连我手机里专门来看黄漫的App和下下来的AV也被查了个遍。

  就这样思绪乱糟糟的,我慢慢陷入了沉睡。

  等到第二天我才被警察迷迷糊糊地叫醒,通知我可以离开了。

  我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和衣服,最后又被交代了一些事情,不过我都没听进去,
然后我就离开了警察局,被一辆警车送回了家。

  「回来了?」妈妈一脸憔悴地坐在餐桌前守着一桌已经凉了的饭菜看向我。

  我想笑一下缓解气氛,可是这种情况我是真的笑不出来。

  妈妈昨晚显然也没有休息好,加上心里担心我,脸上的气色变得非常的糟,
以往看上去和年龄完全不符的外表一夜之间好像变得有些符合了起来,鬓角甚至
有了一丝白发,让我心疼不已。

  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一件让妈妈开心的事情,反而都已经成年了还要让妈妈为
自己操碎了心,我简直就是「不孝」两个字最好的诠释。

  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静静听着自己的心跳,时不时产
生一瞬间「能不能停下来」的念头,但是马上又被妈妈哭着让我别想不开的样子
给拉扯回来。

  几乎一夜未眠,天刚亮我就爬起来,打开了一直关机的手机查看。

  一大堆吃瓜看戏的QQ和微信,接到消息后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我都不知道
自己原来有这么多「好友」。

  只有几个真正的地问我「没事吧?要是朋友关心有什么问题随便说,能帮的
一定帮。」

  其中就有我的发小宁涛,他根本没问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让我照顾好
自己的身体,别想不开,这几天先别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还有多想想
我妈妈,我如果不在了,孤苦伶仃的妈妈要怎么办?

  我紧了紧手上的手机,终于彻底放弃了寻死的念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事情能做,象征性地给领导发了条微信请假,不过我估
计这事不算完,之后肯定会闹的更大,到时候大概就是直接被辞职了。

  警察传唤过我两次,去和雯儿父母面对面调解,不过调解过程非常失败。

  警方仔细调查了我和雯儿的手机,各种聊天通话的记录,然后询问了雯儿日
常接触到的人和我的一些同事,邻居,不过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一些同时认识我俩,并且知道我俩感情的,都作证说我俩平常很恩爱,看上
去十分般配,除了男方学历低一些云云……但是问及是否存在Pua行为时,大
多都只说不清楚,或者不知道什么是Pua,只有秦若英一口咬定地说绝对不存
在Pua行为。

  尸检结果也出来了,死因就是自杀,现场也完全还原了,跟一开始的推测没
有出入。

  所以情况就僵住了,从法律上看我这边根本没有证据定罪,虽然有雯儿的遗
书,但是这份遗书主观意愿太强,而且主要是道德层面的谴责,毕竟就算是真的
「出轨」,也不犯法,何况并没有找到我出轨的证据。

  警方最后只能建议我这边进行人道主义的赔偿,也就是赔钱。

  我根本不在意这个,我对雯儿是真心相爱的,如果能够抚平雯儿父母的伤痛,
赔个几十万我都愿意,我甚至愿意赡养他们一辈子。

  不过对方显然不这么认为,雯儿的母亲就是要让我进牢里蹲上几十年,甚至
死刑,根本无法交流。雯儿的父亲稍微理智一点,但是他也坚持要给我定故意杀
人罪,具体判多少年由法律决定。

  最后警方也无奈了,虽然很同情失去女儿的夫妻俩,但是还是只能说「那就
转入司法途径吧,不过这个案件情况特殊,警方不会提起公诉,你们需要自行联
系律师进行民事诉讼」。

  雯儿母亲已经完全把警方的态度当成了对「杀人犯」的偏袒,我相信她不会
善罢甘休的。

  警方这边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回到我自身。

  我依然没有从失去女友同时还被「冤枉」的双重打击中走出来。

  我觉得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不认为我们之间的冷战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要么是雯儿对我产生了什么误会,要么就是遗书本身
有问题。

  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雯儿要用自己的死来让我陷入这种境地。

  太突然了,一点征兆都没有,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谈,
为什么要走到这么绝……

  我的脑子完全乱成了一团乱麻。

  我试图联系秦若英,却发现她把我的微信删除了,我根本发不出消息。

  可是我跟她的交集就只有雯儿,现在自然不可能通过雯儿联系她……

  我就这样在家中思考寻找着可能的一切蛛丝马迹,可惜一无所获。

  我甚至想过雯儿是不是被什么人胁迫,然后用遗书来作为线索想提醒我关于
凶手的信息。

  可是在我搜刮了整个记忆把整封遗书默写下来后,我也没有从中看出什么
「线索」,倒是怎么看怎么像一封真正的遗书,我甚至能从中体会到她写下这封
遗书时的无奈,以及对我的控诉。

  最后我只能无奈地强迫自己不再去思考这件事,因为我发现妈妈最近因为一
直担心着我,神色已经憔悴了不少,以往那个虽然生活艰苦却依旧光彩照人的妈
妈短短几天就老了许多。

  人的身体是有个阈值的,一旦越过了这条线,那么就会极速变老并且一去不
回,妈妈需要做些喜欢的事情来调节自己的心情。

  妈妈是非常热爱现在的工作的,或许重新上班就能让她恢复一些活力了,毕
竟这样天天待在家里陪我长草的话对身体和精神状况真的很不好。

  妈妈已经是我现在脆弱精神最后的依靠了,说是伊甸园也不过分,我无法想
象如果这时候还失去能够依靠的妈妈我会变成什么样……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家现在完全是只出不入,全靠积蓄撑着,这样
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知道她其实主要就是为了盯着我怕我想不开,医院早就问她能不能回来上
班了,她都给推了,我怕她过段时间再不去就会被炒了。

  「妈妈,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你明天就去上班吧?」一天饭后,我勉强在妈
妈面前装出一副已经没事了的样子。

  「哎,你别想这么多,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妈妈摆摆手。

  妈妈现在的样子看得我心疼不已,我知道妈妈虽然不说,但是她自己最自满
的地方除了一手医牙的技术外就是那妖精般的不老容颜,为了我这个没出息的家
伙夺走妈妈一半的骄傲,我做不到……

  至于我自己……变老就变老吧,出了这种事情,我已经做好和妈妈相依为命
一辈子的打算了,妈妈总不会不要我。

  「我真的真的没事了!这几天天天都在休息,都休息得累了。」我开着并不
好笑的玩笑。

  「真的没事了?」妈妈似乎有些被说动了,我看得出来她是想去的。

  我强做出一副微笑的表情,说:「对啊,反正我继续宅在家就行了,妈妈你
没必要一直陪着我啊?

  要是你不放心,就多打几个电话给家里呗。」

  认真确定了我的表情不像在说谎后,妈妈终于微微放下心来一些,那一直微
微蹙着的眉头终于松开了,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妈妈发自真心的笑容。

  第二天,妈妈买完菜回来后就去上班了,我自己是会做饭的,所以并不需要
担心会饿肚子的问题。

  到了医院后妈妈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虽然都是啰嗦一些琐事,但是我知道她
还是在担心我,于是便表现得很正常,让她可以放心工作。

  调解结束后雯儿母亲说一定会去法院告我的,这几天大概是在联系律师和寻
找证据,也没有再来「骚扰」我。

  因此在妈妈出门工作后,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平静下来,难得享受了几天毕
业后再没机会享受的如同大学期间一般的悠闲时间。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