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人生

  • 【游戏人生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片翼の白鷺
字数:10694
首发:PIXIV(id=13577556)

  啊……等szb的朋友们失望了,这次写了写白,中间用了点era风格…
…下一篇会写二妹,应该是第三回合,因为没抽到二妹所以嘛……总之会在不涉
及重口上用尽全力虐二妹的!(笑)但是啊,影之诗现在开箱子了,GBF也开
古战场杀牛了……BCR工会战也快到了,如果不是弹珠半个月前弃坑了估计还
要去打竞速,下一篇大概率是九月份见了(笑)

                ——

  「尼、尼……」那细嫩的呼唤声传入了空的耳中,伴随着一些滋滋的水声,
还有略带哭痛的闷哼,「尼……救救我……」

  空猛地睁开了眼睛,印入眼帘的景象令他目眦尽裂。

  他那娇弱可爱的不过十一岁的妹妹白,此刻身上的紫色水手服凌乱的被解开,
露出了微微鼓起的樱桃似的粉嫩乳头,而本应该遮蔽萝莉下身的裙子早就消失不
见,守护萝莉最最私密而神圣地带的白色内裤此时也被随意的拉开,白那双细长
又有些许肉感的双腿,裹着玉足的黑丝已经沾满了男人的恶臭精液,将这质感极
佳的黑丝染上了了白浊。

  「尼……」白轻轻地张开小嘴,那往日里虽不经打理却依旧优美披在身后的
白色长发,此刻却粘上了一块又一块的黄色精斑,无力的散落在地上,而白那精
致的脸庞,那往日里掩藏着柔情看着他的赤色眼睛,现在却只有深深地迷茫和绝
望,「救救我……」

  白那纤细娇弱的身子,被一个健壮的棕肤男人以他那毫不怜香惜玉的大手按
住脑袋,压在了地上,而男人的另一手,按压在了白微微翘起的白嫩臀部上,在
那如同白玉一般完美的雪臀上,留下了刺眼红色的印子。

  而让空最为气愤的是,男人那巨大的肉棒,一根一根狰狞的青筋在上面交错
盘扎,而那紫红色巨大龟头与根部链接的冠状沟处,一圈一圈的恶心秽物在上面
筑巢。

  那这样一根令人作呕的狰狞肉棒,此时正在做什么呢?

  这样的一根肉棒,将萝莉白那被两片细小阴唇裹住的粉嫩肉缝一点点的撑了
开来,那紫红龟头携带着恶心秽物,慢慢地插入了白那幼嫩的紧致蜜穴,一路刺
激着尚未发育的蜜穴肉壁,竟成功的以男人阴茎带来的性刺激,将萝莉的小小蜜
穴刺激出丝丝淫液。

  而丑陋阴茎感受到萝莉蜜穴在流出淫液后,插入与拔出时肉棒交合肉壁的感
觉更为顺畅,同时也能更加深入这片未经处事的萝莉幽径。

  「尼……救救我……」白那满是绝望的眼神看着空,而粘上津液的嘴唇正在
高频率的张合,两片张开的唇瓣黏上了闪闪的银丝,呈现出几丝淫靡的气息。

  「尼、为什么……只是看着……?」白原本如同一潭死水的语气逐渐有了几
分变化,开始带着几声喘气,而那了无生气的小脸颊也带上了几丝粉红。

  那个健壮的男人将白扶了起来,自己盘腿坐在地上,将白对着空,肉棒在幼
女小穴中不停抽插。

  而以空的视角看过去,那长满杂乱阴毛,又粗又黑又丑的肉棒,插入了白那
白洁又光滑的稚嫩萝莉无毛小穴中,由于那阴茎诡异粗大的尺寸,白那纤细的腹
部此刻正凸显出了男人粗大阴茎的模样。

  那丑陋的形状凸显在如同天使般可爱的白小腹上,就宛如在宣告着这个一无
是处的男人将娇弱萝莉据为己有的事实。

  「尼……啊……哈、尼……」白那如红宝石般的眼睛逐渐恢复了几丝生机,
但是又带着几分诡异的迷乱。

  男人的双手捏上了白那微微发育的粉色乳头,双手就如同画圆圈一般,提着
这两个小点点一圈一圈的摆动,将本应被爱人细致呵护的柔软乳首硬是捏的通红,
甚至涨大了几分,而平坦的胸部似乎也在捏转之下微微变大一些。

  「尼……叔叔的肉棒好舒服哦……」白那迷醉的身子夹住男人的肉棒,以幼
嫩紧致的蜜穴为支点将纤细的身子转过去,和男人面对面,接着萝莉那有些肿胀
的乳头贴在了男人赤裸的身体上,白用力的将自己的上身随着男人的抽插上下摆
动,同时粉红的乳头也贴着男人的身体,仿佛在为他按摩。

  「白……你在干什么啊!」空嘶哑的声音喊了出来。

  萝莉香甜可口的软舌伸进了男人的大嘴中,用着香舌不断勾住男人的舌头,
将自己口中的香津送入男人口腔中,萝莉那可爱的俏脸上充满了发情的媚意。

  似乎是听到了空的呐喊,白翘起了自己的小屁股,本应护住少女雪臀上那最
后一丝尊严的内裤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两瓣臀肉的臀沟中正微微呼吸
一般的白嫩菊穴口。

  「尼~ 想要后入白的屁股穴吗?」白那充满媚意的眼眸看着空,随后轻轻一
笑,诱惑般对着一脸绝望的空的左右晃动自己的雪白嫩臀,「对不起哦,废物的
空哥哥,白的淫乱萝莉身体只属于大鸡巴叔叔们呢~ 」

  随后,一个黑人突然出现,抬起自己的大黑吊就插进了白的臀穴。

  「不啊啊啊——————————!」空从噩梦中惊醒,伸出手对着天空,
一脸惊恐的大喊道。

  随后,这个已经成为了国王的少年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又看了看正睡在他身
边的白,萝莉那玲珑可爱的身子正缩成一团,如同一个小刺猬一般躺在床上。

  「梦……吗?」空愣愣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刚才的梦境已经有些
模糊不清了,但是对他带来的冲击感实在是一等一的强力。

  「不过,也只是个梦而已。」空勉强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他可爱妹妹的小
脑袋,「哟西哟西,白真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空摸了好半天,一直没停下来,同时嘴中也在不停地重复可爱。

  他的手逐渐离开白的脑袋,顺着耳畔,落在脖颈……接着,从白那微微贴在
身上的水手服的衣领处,滑了进去。

  空首先感受到了白那轻薄身子所带来的微微骨感,然后又摸到了小背心,从
小背心处滑进去,一点微微凸起被他的手指所感受到。

  (是白的……乳头!)

  空的呼吸微微加重,这是他第一次摸到白的小乳头。

  稍微犹豫了片刻,空用两根手指捏住了白的乳头,轻轻地揉搓,打转,就如
同珍贵的鱼籽一般用他的手盘玩。

  空闭上了眼睛,白乳头那摸上去如同珍珠一般毫无坑洞的光滑手感,拿捏上
去如同葡萄一般柔嫩的弹性,让他有些欲罢不能,不由得想要细细品玩一番。

  把玩了几分钟,空稍稍看了一下白的小脸,摆出甜蜜睡脸的白没有丝毫醒过
来的感觉。

  空有些口干舌燥,那娇小萝莉的乳头手感让他深深地陷入了欲望之中,那空
闲的另一只手攀上了白挺翘的小俏臀,一点点的伸进了内裤中……

  空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在干什么?」空缩回了自己的手,用满怀歉意的眼神看向了白,「白今
年才11岁啊,空,你可真是个畜生。」

  「你到底要对那么信任自己的白做什么啊?」空自嘲地说道,随后去卫生间
洗了一把脸,平静内心后,回到床上,吻了一下白的额头,「白,晚安。」

  第二天。

  身为重度游戏宅的空白二人窝在房间里打游戏,却被艾尔奇亚先王的女儿史
蒂夫拉去了早朝。

  现任皇帝是谁?当然是他们空白啦。

  虽然说他们两个人好好的坐在了王位上,以一个空侧躺白坐在他身上的姿势。

  而下面的大臣也在尽职尽力的汇报国情。

  但本名史蒂芬妮的少女依旧很不满。

  因为这对兄妹在玩游戏!

  「你们两个,给我认真一点啊!好好看着大臣们!」史蒂芬妮用愤怒却小声
的话语对着兄妹说着。

  空点着平板,压根不理史蒂夫,而白微微偏头,小脑袋对着史蒂夫,红色的
小眼睛里露出了诡异的光。

  「看来史蒂夫有些不乖了呢,忘记变成小狗后以无胖次的形式去大街上玩耍
的那次吗?」白歪了歪脑袋,摆出些许疑惑的表情,「还是说,这次想要全裸上
阵?」

  空本来集中在游戏上的心绪不由得纷乱起来,连带着他在屏幕上的点击也慢
了起来,这也导致国家的生产跟不上,被敌国迅速地剿灭了。

  游戏模式退出后的空也慢慢感受到了坐在他身上的萝莉,白的小屁股如同棉
花糖一般柔软,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把手放上去仔细揉捏一番。

  而这由于常年蹲家,肉感异常舒适的小屁股在空的小腹处不停挪动,似乎在
寻找一个能坐的安心的位置。

  说起来,白的两条腿也放在他的身上,微微张开,这样的姿势完全会被大臣
们把白的内裤看光啊。

  别说大臣们,就连空也可以从侧面,微微偏过视线,就可以看到白那被纯白
内裤包裹住微微凸起的阴唇,而这块凸起处中间还有一丝凹陷的缝隙。

  是骆驼趾啊。

  空的大脑想着。

  「真是的,我才不会再像狗一样被你们牵出去!我要复仇!复仇!」史蒂夫
那满是羞意和愤怒的话语传入了空的耳中。

  而空想到了他可爱的妹妹白,以双膝跪地的方式,像一条可爱的小狗一般,
被人用狗绳牵着,把小小屁股高高翘起,裙子被卷起来,露出自己那可爱粉嫩的
萝莉阴唇,被王国内的子民们任意围观。

  「啊?看来史蒂夫想当安耐不住自己真空被当成狗溜的想法啊~ 」白微微笑
了一下。

  突然,白似乎有些不适的挪了挪屁股,刚才她好像被什么硬硬的东西隔了一
下。

  「史蒂夫,做好觉悟吧。」空的脸上挂上了熟悉的校长笑容。

  「哼哼,这次我要让白以狗的姿态不穿内裤出去!」史蒂芬妮也摆出一副嚣
张的样子,但内地里其实慌得要死,甚至在心里想要不要先去贴个创口贴,创口
贴总不算内裤吧……

  约好了退朝后的游戏,白继续点着屏幕,而空的心思却回不到平板上了。

  怀中萝莉的娇弱身子就压在他身上,感受着那一丝丝呼吸的起伏,白那如妖
精一般精致美丽的小脸面无表情,赤红眼瞳紧紧地盯着游戏,仿佛对周围的一切
事物毫不关心。

  毫不关心……

  空的心中陡然冒出一丝火焰,燃烧着他的理智,越烧越猛烈。

  那是一团邪火,催促着他的手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点什么。

  他的手,摸上了白裹着黑丝的玉足。

  由于白那基本不出门的性格,在家也不用穿鞋,而使这柔嫩的小脚丫完全没
有受过一丝一毫的拘束,就以最为自然的形式进行着生长。

  空的手,从白那黑丝玉足的脚趾开始摸起。

  圆润的脚趾微微有几分肉感,摸上去就好像摸到了一团棉花一样,空顺着顺
序,一点点的抚摸着萝莉那手感极佳的小脚趾,不放过任何一处趾缝和圆圆的趾
肚。

  空的看了眼白,萝莉的心思依旧沉浸在游戏中,而大臣们低着头汇报工作,
史蒂夫则在一边惶恐难安。

  也就是说……

  空抿了抿嘴唇,手从白的黑丝玉足脚趾处慢慢滑落,顺着足底那柔嫩手感的
弧度,摸上了白的足底,手指在那足心轻轻打转。

  空略微提起手上的平板,遮挡一下自己发红的脸庞。

  或许,应该停手了,空有些难受的从腹腔中吐出一口气,他到底在干什么…
…居然要对这么纯洁的白进行自己发泄肉欲的行动。

  空的手渐渐放开了白的玉足。

  而就在这时,空感觉自己微微勃起的阴茎处,按上了一只柔韧无骨般的小手。

  空微微一惊,挡住自己脸的平板一下子滑了下去,就看到了将余光瞥向自己
的白。

  空每日每夜都见惯了的白的小手,现在以一种陌生的方式,放在了他的裤裆
上,在支起的那片帐篷上娴熟中透着青涩的不断隔着布料抚弄其中的性器。

  「尼……等不及了吗?白还没有到十八岁呢……不过尼想要的话……」白那
原本平静的小脸蛋染上了几丝红晕,那日常保持一条线的嘴角高高的弯起,长着
细长睫毛的眼角摆出一丝媚意的弧度。

  「如果……」白的身体贴在了空的身上,空甚至能感受到萝莉身体那发情的
热量透过衣服传到了他的身体里。

  白闭上了眼睛,高高扬起下巴,嘴唇凑到了空的嘴边,那柔软的微微翘起的
胸部不断摩擦着空的腹部。

  「不、不行!」不知为何,空将这幅样子的白和昨天噩梦中的场景交叠起来,
惊慌失措的将白推开,自己也无法保持侧躺在王座上的姿态,如同一只毛毛虫一
样从王座上滚了下来。

  「啊、陛下!」大臣们不知所措的声音传入了还在滚着的空耳中。

  「空!」是史蒂芬妮的声音。

  「尼……?」是白满是疑惑的声音。

  纷纷乱乱的声音一股脑的塞进了空的耳中,停止滚动后,脸上沾满灰尘的他
平静的站了起来。

  「退朝。」他一步一步的在大臣们的注视下推开了大门,一瘸一拐的走了出
去。

  「尼……到底怎么了?」白那双红宝石般的可爱眼睛中,充满了疑问,随后
那痛苦的感觉从她心里传来,白忍住难受,追上了空。

  二人的寝室中,空抱着腿低着头,孤寂一人坐在墙角处。

  「尼,他持续这样的状态好久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的眼角有一点
泪珠,而眼睛也有些红肿,「而且……白叫他,完全不理我……」

  史蒂芬妮想要对白说些什么,但又感觉自己什么都说不出。

  空,到底怎么了……是有些丧气吗?

  史蒂芬妮思索着,有些什么是她能做的。

  「啊!对了!」史蒂芬妮一拍脑袋,「空!我要和你游戏!这样一幅沮丧的
样子,我一定会把你击败的!哼哼!你的不败神话就于我史蒂芬妮这里终结!」

  或许是史蒂芬妮拙劣的表演之下让空有些微微提起了兴趣,他低沉的头颅微
微抬起,用沙哑的声音问道:「玩什么?」

  「玩……玩剪刀石头布!」史蒂芬妮想起来自己的往事,在他擅长的游戏中,
一定可以完美让自己败给空的,「赌注、赌注就是,我做狗,你带我出去散步,
不、不、不不不……不穿胖次!」

  「真是大胆呢,」空那低迷的气场微微上升,本来有些干裂的嘴角也勾起了
一个弧度,「既然如此,我也要奉上自己最珍爱的东西呢,如果我输了,白就要
真空穿着被剪短了的水手服,带上狗尾巴和狗耳朵,做一天的小狗,被你牵出去
散步!」

  「诶?诶诶诶诶!不不不……」史蒂芬妮的脸涨得通红,连忙摆手。

  而白来到史蒂芬妮的身边,一巴掌拍在她的乳房上,拍出一层层乳浪:「你
做得很好,史蒂夫,放心吧,你绝对赢不了尼的。」

  「啊哈哈……好像也是这回事……」史蒂芬妮摸摸脑袋,一脸傻笑。

  「向盟约起誓!」X2

  空和史蒂芬妮对立而站。

  「那么开始了!」空以急促的口气说道,随后将自己的手伸出。

  「诶!诶诶诶?」史蒂芬妮还没有反应过来,在空那焦急的口气下下意识的
就出了拳头。

  空当然能预测到史蒂芬妮想要出什么。

  对剪刀石头布不熟练的新人,在受到了催促的情况下,就会下意识地出布。

  那么他只需要出布,就行了。

  但是,空眼角的余光瞥向了白。

  他之前用白做赌注并不是随口提出的。

  他心中似乎有一股恶意,催促着自己想要玷污纯洁的白。

  所以,他出了剪刀。

  空的剪刀,和史蒂芬妮的石头,在半空中悬立。

  空,装出了满是歉意表情的脸,看向了白。

  白那淡定的小脸,有些发白,又有些发红。

  一个小时后。

  「抱歉了……白,只能这么短,再加长就不行了。」史蒂芬妮摸了摸白柔软
的小脑袋,瞪了一眼空,「空,你倒是说点什么啊,为什么会输啊……」

  空转过眼神,并没有直视着史蒂芬妮:「当然是史蒂芬妮你太强了啦。」

  此时的三人正在一处皇宫外的的小房子里,白也按照赌约所说的那样,穿上
了裁剪过后的水手服。

  那将布料减至乳头往下微微遮住一半下乳、原本的长袖也减掉的水手服上身,
在史蒂芬妮防止走光的想法中微微加紧,从而使这魔改的水手服紧紧地贴在了白
那微微鼓起的小山峰上,甚至还能隐隐看见未穿小背心而显漏出的两点凸起。

  而那水手服的裙子,不过是拉至最下也只能在白站着时掩盖住那微微透着粉
色的阴唇而已,即使如此白也羞涩的将手按在裙子上,前后一起遮掩住裙子。

  不过由于白那挺翘屁股的嫩肉上插入嫩菊中的狗尾巴将裙子微微撑起,所以
即使她再怎么按住后面的裙子不让其翘起来,那也只是徒劳罢了,从空的角度可
以清楚地看到那幼嫩鲍鱼的美丽形状。

  而不知出于如何的想法,空还让白穿了一件黑丝吊带袜,美其名曰保护膝盖。

  「走吧,长痛不如短痛。」空催促了一声。

  史蒂芬妮瞪了一眼空,随后将项圈系在了白的脖颈上,随后,白轻轻地俯下
了自己的身子,萝莉那稚嫩的双膝跪在地上,小小的白白的手按在地上,屁股高
高翘起,粉白粉白的阴唇在空气中完全暴露,甚至那本应紧紧闭合的肉缝,也在
这样的动作中微微张开,

  空打开了房门,史蒂芬妮不情不愿的牵着白走了出去。

  这块地方没什么人,所以如此色情打扮的白并没有受到人的围观。

  「汪呜……」白轻轻发声,却只能发出狗叫一般的声音,

  「白,忍耐一下。」空低下身子,抚摸了一下白的小脑袋。

  白微微点点头,但是那眼角渗出的泪水代表着她并非那么情愿。

  白的四肢非常瘦弱,一方面是因为是个家里蹲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她尚且
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而由于这瘦弱的四肢,白每前进一步,身体都会大幅度的上下摇摆,而那屁
股上的小尾巴也在顺着这摇摆不停地晃动,连带着让白未经处事的嫩菊微微起了
反应。

  「呜……汪呜……(白的身体,在变得奇怪……)」白那常年蹲家导致异常
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现在的天气不算热,但是让白用四足行走的方式在这天气
下走一会,就已经开始冒汗了。

  细密的汗珠浸湿了白的水手服,那轻薄布料吸入了大量汗液,此时变得有些
透明,完全可以看清楚贴在水手服上的两个小粉点。

  那是白的乳头,似乎在这有些羞耻的行走中已经勃起了。

  「啊哈哈,你来抓我呀!」前方的拐角处传来了孩子的嬉闹声,伴随着声音
的响起,史蒂芬妮的脚步一顿,为难的看向了空。

  「走吧,迟早要面对的。」空回答道。

  史蒂芬妮硬着头皮,牵着白拐进了拐角,在其中有三个小孩子在玩着简单的
小游戏,似乎察觉到了有人来,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转过头来,看向了三人。

  「诶,大姐姐为什么像狗一样在地上走啊?」三个孩子马上就围了过来,用
好奇的目光看着爬在地上翘着屁股的白。

  「啊……啊……」史蒂芬妮摇摆着双手,想要说点什么。

  「因为大姐姐是一条狗。」空平静地回复。

  听到这句话的白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三个小孩们对白投来了特别的注视。

  被三个小孩奇异眼神注视着的白轻轻抿住自己的嫩唇,那似乎在看奇怪的东
西的眼神让她十分不适应,不由得轻轻摆动自己的大腿,同时也晃动了屁股上的
狗尾巴。

  看到白那萝莉屁股上的狗尾巴晃动起来,三个小孩惊喜的喊着:「姐姐真的
是小狗狗诶!」

  三个小孩迅速的围在了白的屁股后面,想要看插入嫩菊的小尾巴是怎么摇晃
的。

  怎么可能真的摇尾巴啊!白羞愤的在心里斥骂,三个小孩子有些炽热的视线
聚集在她高高翘起如同发情一般的屁股上,让她相当的不适应。

  尤其是现在那肉缝微微张开,从中流出了几丝淫液的情况下,这就好像白已
经变成了发情母狗,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的肉棒,只要可以插进自己淫乱的肉穴
中,在里面大力捅进子宫,浇上一把炽热的精液,就会收到她翘起屁股的邀请函。

  尼……快把这些小鬼赶走啊……

  白想要捂住自己毫无遮掩的小穴,阻挡孩子们好奇的目光穿透小穴。

  「是哦,真的是小狗,你们陪她玩玩吧。」空的声音如同一记棒槌砸在了白
的心上。

  「好耶!」孩子们的欢呼声响起,随后白感觉到自己插入了异物的雏菊,那
怪异感逐渐消失,似乎是被抽了出来。

  「狗狗的尾巴怎么被你拿下来了!快装回去,狗狗一定很痛苦了!」一个孩
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那有着肛塞一般插口的尾巴重新塞入了白的雏菊中。

  那再一次破开白紧闭的粉嫩臀穴口的大圆珠毫不留情的撑开雏菊中紧致的蜜
肉,一点点强硬的闯了进去。

  「呜呜……」白无力的趴在了地上,年仅十一岁的萝莉遭受着过激的刺激,
让她的精神有些恍惚,但是身体却在忠实的反应主人的发情状况。

  雏菊中的蜜肉紧紧地裹住重新进入的肛塞,并且分泌出了一点透明的肠液,
以便肛塞能够更深入的塞进十一岁萝莉完全未经开发的雏菊深处。

  而屁股中的刺激也令白被两个小馒头一般阴唇闭合起来,只留下一丝肉缝的
蜜穴中也分泌出许多淫液,阴唇稍稍的张开,可以看见那萝莉的处女膜。

  「狗狗这里为什么没有鸡鸡啊?」孩子们天真无邪的话语却是暗藏着危机。

  「有个洞洞诶,洞洞里面在流水!」

  「是尿吗,好脏啊。」

  「那就得用什么东西堵住呢。」

  「我这里有弹弓!」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而一旁的史蒂芬妮见状不妙,想要去阻止他们。

  「想要阻止的话,就和我玩游戏吧。」空拦在了史蒂芬妮面前。

  「空……你到底……」史蒂芬妮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空,但却也明白,自己
绝对打不过他……她已经完全陷入了一个诡计中……

  孩子们拿着弹弓,用柄部捅进了白的小穴中。

  那完完全全,从未塞进过任何不和谐物体的萝莉小穴,被一根木棒暴力的破
开了紧合肉壁的壁垒,将那娇柔的蜜肉硬生生的捅开,木棒上的倒刺也划过了娇
嫩的肉壁,带出了几丝血迹,而由于弹弓柄长度的限制,白得以抱住了自己的处
女膜。

  (被硬硬的木棒捅开小穴了……好痛……本来应该是让尼……)白无神的双
眼不知望向何方。

  「怎么还在流水啊?」

  「是不是没有塞紧?重新塞过吧。」

  插进了白小学的木棒又拿了出去,然后又以更猛烈的气势捅了进来,将那木
棒出去后开始闭合的蜜肉再一次破开,而白那淫乱的十一岁萝莉身体也在响应木
棒的抽插,小穴中的蜜肉分泌出更多的淫液。

  (白的小穴里,出来了好多淫液……是因为很舒服吗?)白不安的扭动了一
下屁股,将原本好好插在小穴中的木棒偏离了位置,一股混杂着血液的淫液从小
穴中流出。

  「流血了啊……」三个小孩们窃窃私语着,随后做贼似的跑开了。

  「空,你到底想做什么!」史蒂芬妮向空愤怒的质问。

  「白,我们是兄妹……最信任的兄妹,所以相信我,好吗?」空轻轻搂住了
白的肩膀,一脸诚恳。

  而身体还沉浸在小穴被木棒强硬插进后,萝莉感受到那欢愉的快感的白只是
痴痴地任由空摆弄。

  下一处街道。

  白遇到了几个老人,老人们看到那本应该高高在上的女王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就激动用已经勃起的肉棒在白的小穴上蹭着,有一个老人强硬的将肉棒塞进了白
的小嘴中,将萝莉的口腔当做嘴穴一般抽插。

  老人们在白的黑丝、屁股还有胃里留下了许多精液,并让白的萝莉小穴高潮
了一次。

  「国王啊,下次还要让我们这把老骨头品尝一下女王那萝莉身体呀!」老人
一只手指插进白的嫩穴中不断扣弄,另一只手一巴掌一巴掌的朝白的屁股用力扇
去,将萝莉那带着微微肉感的雪白小屁股拍的通红。

  下一处街道。

  白在空的要求下,抬起了自己裹着黑丝吊带袜的,然后将小穴对着一根柱子,
在众人的目光下,沾满精液的白在从尿道中喷出金色尿液的同时,也从小穴里喷
出了一大把的透明黏液。

  「看啊,那就是所谓的女王大人?那插在屁眼里的狗尾巴是想干嘛呢?」

  「在大街上当众拉尿,还在拉尿的同时潮喷了,明明还是个萝莉,身体居然
那么淫荡。」

  「衣服也是……上衣那么透明,勃起的乳头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还有那吊带
袜是怎么回事啦,深深地勒进了屁股里的肉,屁股肉可真丰满啊!」

  「刚才这个淫乱萝莉把小穴对着我这边呢,那馒头一样的阴唇真想舔一舔,
还有里面那层层相交的嫩肉,插进去一定很爽,诶,好像可以用女王的身体自慰,
快快快,我冲了!」

  白的乳头被人用龟头蹭,白屁股上的尾巴被拆掉了,一个人把肉棒压在臀缝
里,把白的屁股肉往中间挤,一个人的肉棒压在白的阴唇外,不停的将肉棒和阴
唇摩擦。

  最后,白的小穴口拉开,被人从外面射进了一发精液,胸部的乳头微微发红,
脸上占满了精液。

  白在素股中高潮了一次,身体发情程度大大提高了。

  下一处街道。

  白翻过身子,依靠在墙壁,挨着地面的头可以看见此时正因两腿被拉开而展
露出蜜穴香径的穴口。

  路过的众人都对她投以或鄙夷或热情的视线。

  热情的视线就像一根肉棒,插进她早已润滑已久的小穴里,插进她高翘臀部
的雏菊里,插进她只会娇喘的小嘴里。

  鄙夷的视线就像一根根鞭子,蛮横不讲理的在她娇嫩萝莉的身体上鞭挞,粗
糙的鞭子甩过她可爱的乳头,令乳头充血发涨,甩在她的阴蒂上,刺激得蜜穴流
出淫液。

  白高潮了两次,发情值达到100。

  下一处街道。

  「喂,空,够了吧,为什么要这样对白!」史蒂芬妮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怒
火,朝空大喊。

  她心痛的看了一眼白,那十一岁的娇小萝莉承受了她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白很高兴的样子啊~ 」空笑了笑。

  而这时的白,满身精液,甚至从鼻腔中也流出不少,那娇嫩的萝莉腹部上,
甚至被人用笔恶意的写上自由肉便器五个大字,白那可爱的小脸此刻正如痴女一
般挂着痴痴的笑容,眼白占据了眼眶中的大部分位置。

  史蒂芬妮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后面袭来的人给控制住了,她这才意识到,这
里是这个王国隐藏极深的一处贫民窟。

  这里的人之所以贫困,不是因为制度,而纯粹是因为懒和欲望强烈。

  正如她所预料的一样,一根炽热的棍状物抵在了她的屁股上,还在往小穴处
蹭着。

  而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独留下她和白在这里。

  一间小屋子里。

  史蒂芬妮被绑在一边,而白正坐在一个流氓身上起起伏伏。

  十一岁萝莉的小屁股不断吞吐着男人粗黑的肉棒,就如同熟练的妓女一样,
那嫩穴中的蜜肉在每一次男人肉棒被吞入时,都会紧紧地裹住肉棒,将紧致的吸
吮感从肉棒上传给男人。

  「舒服吗,叔叔!」白那可爱的小脸上布满了媚意,两只可爱的小手拖住了
流氓满是胡渣的脸庞,将小嘴凑了上去,用力的舔舐着男人的脸。

  同时屁股也微微挪动,以更符合上身姿势的位置重新将男人的肉棒吸入小穴。

  「你这个淫乱萝莉,可真是色啊。」流氓拍了拍两下白的小屁股,一波波的
臀浪令人目不暇接,同时大嘴咬住了白的小舌头,男人充满恶臭的舌头伸进了白
香甜的口腔中,不断吸吮着萝莉那甜蜜的香津。

  「因为……因……呜……为……咕噜……叔叔……噗吱……的肉棒……啾…
…太大了……」白喘着粗气回复着。

  「多大啊~ 」流氓问道。

  「能把白插成肉便器一样的大!」

  流氓嘿嘿一笑,拖住了白的小屁股,将白拖起来,随后如同电动一般快速挺
动自己的肉棒,每一次撞击都直直的撞在了萝莉的蜜穴深处的花心上,那大力抽
插的快感几乎让白生生达到了高潮。

  一个简短的高潮还没有结束,男人的肉棒就在白那稚嫩狭小的蜜穴里继续快
速抽插,那高潮未完的敏感嫩肉被巨大肉棒刮得一跳一跳,几乎要让白爽的晕了
过去。

  「啊、啊、啊!啊!快……呜……咕……再再再……呃……哈……快……插
……哦……哈啊……插死我!」白的口中蹦出了含糊不清的词语,但是看她身体
那本能配合男人肉棒抽插频率的反应可以看出来,现在这个萝莉十分的舒服。

  流氓的肉棒仍在一刻不停地抽插,从那写着自由肉便器的萝莉小腹上可以看
出那肉棒的凸起,凸起在不停的凸出凹陷,而流氓的肉棒也在不停的插入抽出。

  白如同一个飞机杯在流氓手上上下摆动,而边上其他的流氓也开始对白上下
其手。

  有握住白的两个玉足,将玉足合拢,肉棒插进足底产生的空隙中的。

  有将肉棒插进那萝莉大腿和丝袜中的。

  有把白腋下当成小穴插进肉棒的。

  有用萝莉嘴唇进行口爆的。

  有咬住白那粉嫩小乳头的。

  众多地下世界的肮脏流氓,将如妖精一般精致美丽的女王,十一岁萝莉白压
在身下,用他们污秽的肉棒侵犯萝莉那淫乱的蜜穴,刺入那未经开发的雏菊,将
萝莉作为一个低贱的性处理工具,肉棒侵犯了白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流氓将肉棒刺穿了子宫口,进入了萝莉的子宫中,在这片孕育生命的
地方留下了自己的精液。

  「也还很漫长。」下一个接手的流氓顺畅地将肉棒插入白的小穴里,也不管
已经红肿的萝莉阴蒂,就开始了下一轮的疯狂抽插……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