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七)

  •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七)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七)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首发:sexinsex
作者:司机老王
首发时间:2020年10月13日
字数:7864

                第七章

  一个人,在屋里,看着那一整面墙的大镜子。我摸着光溜溜的身体,想着。

  花衬衫很快就回来了。「哟,还光着哪。正好看美女穿衣。」说着,花衬衫
嘻嘻笑着,递给我个塑料袋。

  「从来没买过,就多买了几件。那一款,什么号,你看那个合适就穿那个。」

  说着,他的手又摸到我奶子上。大手干燥,温暖,感觉挺不错。

  「怎么样,哥疼你不?别急着走了。」

  「你叫小男?」

  「我叫王小楠。木字旁的楠。他们就都管我叫小男。」

  「小男,嗯,小男哥,算了,我就叫你男哥,你看好吗?」一边说,我一边
轻轻的把男哥的手从奶子上拿了下来。

  「男哥,几点了?」

  「九点。」

  「九点,这么晚了?」低下头,我又想了想。「男哥,这里可以过夜?」

  「当然。别走了。」

  「好的,今天我不走了。」

  下了决心,我心里也一阵轻松。破罐子就破摔吧。

  我想明白了。人都已经被他们轮了,我再如何,也不可能回到从前。那种被
轮的滋味,痛苦,刺激,快乐,疯狂,己经刻到了我骨子里。我,摆脱不掉男人
了。

  而男人,还有男人的鸡巴,勇哥他们,比刘明和老师强多了。鸡巴又大又硬
不说,至少还知道帮我买内裤,还能一次多买几个。更何况,和勇哥这些流氓在
一起,别的好处不好说,至少不会受人欺负。

  「男哥,我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吧。」穿上了裤子,我问道。

  「当然了。我领你去。」

  家里管的太严了,从来没这么晚回过家。要是现在回去,还不被我妈骂死。

  还不如不回去,能躲一天是一天。

  拨了电话号码,接通电话。电话那头是我妈连哭带骂的声音,听了就头大,
我匆匆说了几句,让她知道我没事,就挂了电话。

  「唉。」放下电话,我又叹了口气。这回和家里算是彻底闹开了。头一次不
回家,他们肯定又急又气。可我现在,和他们心中的女儿已经不一样了。哼,这
也怨他们。他们要求这,要求那,却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想要什么,又已经
做了什么,有什么麻烦。

  男哥的手又摸到了我的屁股上。还挺舒服的。摸就摸吧,反正也摸不掉什么。

  反正,我就是个贱货。

  第一次,夜不归家。

  第二天,我顺理成章的逃学了。和勇哥他们混在了一起。

  终于知道他们的名字了。勇哥,真名王涌。十七岁那年拎着两把菜刀和人拼
命,剁倒了三个,一次成名。为人仗义,说话算话,慢慢就混出来了。在城东有
些名气。听说,局子里还有人罩着。

  那个有点獐头鼠目的,叫刘卫国,在这群人中年纪最大,二十五岁。染一头
黄发的,还不到十八,大名张大明,外号就叫黄毛。卷发穿花衬衫的,我已经知
道叫张小楠,现在,我叫他男哥。另外那人,大家都叫他外号,大牛,长的也的
确高大,就连鸡巴也最大,比勇哥的都大上一点。

  中午勇哥把我们都叫上,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后,勇哥给了我五百块钱,
让黄毛陪着我去买衣服。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心里还有些小兴奋。

  兴高彩烈的去买衣服。一路上,嘴里哼着小曲,手里攥着钱,心情真的很好。

  逃学的感觉真不错,尤其是有人给钱去买衣服,旁边还有人陪着。

  只是平时都是父母给买衣服,上学又都穿校服,我是真的不会买。黄毛,也
不是很懂的样子。硬着头皮买了一些,出了商场,黄毛的手又放到了我的屁股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黄毛的手就那么公然在我的屁股上一把又一把的捏着。我
的脸立刻就胀的发烫,连忙用手去推。推了两下,没有推开。

  拿在手里的衣服还是勇哥出的钱。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我现在的手是
真的有些短了。

  黄毛的手不知怎么长的,捏在屁股上,一下一下又一下,只三下,就捏得我
除了脸,连身子带屁股,都是热乎乎的。骚逼一痒,就又有水从下面流出来了。

  那时才98年,小城市风气真的不开放。刘明操了我那么多次,玩了我那么多
回,连他的脚底泥我都舔过。可平时,在外面,我们也只是并着肩走。牵手,就
那么有限几回。

  这回黄毛的手在屁股上一捏,就有人把目光投了过来。那分明是看流氓的目
光,是看不要脸的小骚货的目光,也是看光屁股大姑娘的目光。那目光,真的让
人又羞又愧又怕。

  我不知道为什么黄毛在这样的目光中,还能那样一把一把的摸下去。我不知
道除了我能看见的,在我身后,还有多少人指指点点的看着那被黄毛的手揉捏着
的屁股。我只知道我的身体又开始发软,我的骚水流得更多了。

  是的,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越是羞,越是愧,我的反应就越强。我的逼会
更痒,水会更多,对鸡巴的欲望就更浓。

  看吧,我扭了几下屁股,身体贴着黄毛更近了。我就是个贱货,是个流氓,
是个昨天刚被轮过,在男人的身下呻吟,在鸡巴的暴操中高潮的贱货。是个被轮
了之后还不要脸的拉着男人逛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揉着屁股,还不停流着骚
水的贱货。

  骚水一直流着,不停流着,一直到我回到台球厅。

  黄毛的手并没有一直捏着我的屁股。骚水不停的流,是因为黄毛又带我去了
一家商店,奇怪的商店。

  当我在大街上正被黄毛揉的心烦意乱,揉得浑身发骚的时候,黄毛一拉我,
进了一家商店。

  黄毛哥,我不买衣服了。「一边说着,我一边忍着骚痒,抬起头打量这家商
店。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一只只鸡巴,男人的鸡巴,不同颜色,一个
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粗。这……我连羞带吓的闭上了双眼。

  刚闭上眼,一只大手就突然按到了我的奶子上。啊……我尖叫着,双手捂着
胸口,睁开了眼。

  黄毛笑嘻嘻的站在我面前。是黄毛,我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打量这商店。还
好,店不大,没有人,只有一个店员。店员正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又匆匆扫
了眼货架,这才确定,都是假鸡巴。除了假鸡巴,还有假逼?还有……

  我不敢再看。捡起刚才掉到地上的衣服袋,急急的跑了出去。身后,是黄毛
的笑声。

  黄毛在身后跟着我,一边坏笑,一边给我讲着。讲这叫成人用品商店,卖的
都是和操逼有关的东西,哎,还有操屁眼用的。

  讲什么药水男的抹了会变大,女的抹了逼发痒。讲假鸡巴手感比真鸡巴强,
能放音乐还会动。有了它,女的就不用男人了。讲男的自撸的玩具,有嘴有逼有
屁股。

  我在前面走,黄毛就在旁边讲。我不想听,是真的不想听。逼水都快流成河
了,再听下去,我还怎么走路啊。

  黄毛却不依不饶,仍然坏笑着讲个不停。什么情趣内衣丁字裤,灌肠肛塞与
拉珠,还有皮鞭手铐滴蜡烛。听得人又恶心,又害怕,又有些想试上一试。

  走到了台球厅,不但内裤湿了,连外裤都湿了。拉着黄毛,走进我睡觉的屋
子,我就开始脱黄毛的裤子。

  当黄毛再次穿上裤子,我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唉,随时都有男人的鸡巴,真
好。

  到了晚上,顺理成章的,又被他们轮了。勇哥带头,五个人射了九回。轮得
我再一次浑身酸软无力。逼,都被他们操肿了。本来应该回家的,又回不去了。

  夜里躺在床上,温暖的被子里,摸着自己有些发肿的小逼。想着被他们轮了
一回又一回,想着白天主动去脱黄毛的裤子,想着晚上勇哥操完后,自己用手扒
着双腿,问谁第一个操。叹了叹气,这回,自己是真的回不去了。真的成了彻底
的骚逼,贱货,女流氓了。

  以后,是不是一直就这样下去了?再想想那让人又爱又怕的男人的大鸡巴,
这样下去,也不错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洗脸刷牙,准备去上学。再不去上学真的不行,我还要考
高中呢。

  勇哥他们都不在,除了黄毛。见我刷牙,他又把鸡巴掏出来往我眼前晃,说
要用这东西帮我刷牙。

  切,要用鸡巴刷牙,倒也能刷出满嘴白浆,想一想,还真和刷牙有些象。可
这么一想,牙就刷不去了。

  草草刷完牙,一看时间,倒是还早。既然黄毛想操我,那就随他吧。

  这么想,便这么说了。「黄毛哥,我这就要上学。不过既然你想操,妹子是
你的,由你操,只是要快点。」

  「什么,你要上学?上什么学啊,在这儿多好。」黄毛说。

  「那能不上学啊。我还要考高中呢。不上学,我妈也不干啊。」

  「上完课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了想。「今天大概不行,上完课要回家。两天没回家,我妈快气死了。

  过两天吧。「」回家多没意思啊。你爸你妈就不打你,也要骂死你。要我说,
不如你就在这住下去。反正这儿的屋子空着也是空着。到这边来,有哥疼你。
「黄毛说着,手从后面伸进了我的裤子,沿着屁股沟,一直摸到我的骚逼上。

  我扭着屁股,两腿夹着黄毛的手,蹭着。「嗯,黄毛哥,我知道……」说着
说着,忽然心中一动。

  他们五人中,勇哥先不说,刘卫国獐头鼠目,大牛鸡巴太粗,我都没那么喜
欢。黄毛,男哥长得不难看,鸡巴又够硬,被操着也舒服。而且,我和他俩接触
也最多。是不是应该把关系搞得更亲近一点。

  我这么想着,便把夹着的两腿又松了松,方便黄毛的手更好的摸。又把身子
向后靠了靠,贴着黄毛,脸也贴向了黄毛的脸。

  「黄毛哥,我知道你疼我,我也,我也喜欢你,还有你的大鸡巴。可我不能
不回家呀。」

  「嗯,你已经射到我的嘴里,也射到过我的逼里。要不,这回,」一边说,
我一边想着刘明都是怎么折腾我,男人可能喜欢的又是什么。「要不,这回,我
就跪在你面前,你射在我的大奶子上。射完我也不擦,直接穿上胸罩。把你射给
我的就留在奶子上做纪念。一直到下次来见你,我奶子不洗,胸罩不换。你看好
不好。」

  黄毛听了,自然是连声说好。于是,当我走出台球厅上学的时候,两个奶子
上,就都是黄毛的精液了。

  精液把胸罩也弄得湿湿的。我就穿着这湿湿的胸罩走在路上。心想,「不知
能有多少人和我一样骚,大清早就带着男人的精液出门呢?」一边想,一边又把
胸挺了挺。

  带着又粘又湿的精液来到学校,奶子上的精液渐渐的干了,只是胸罩还有些
湿。同学们还和以前一样,我在学校的感觉却有了点不同,是我更骚了?还是更
社会了?

  放了学,回了家,见到父母,自然免不了说教,大骂。骂的天昏地喑,吵的
地暗天昏。等他们说够了,骂累了,我回了屋,关上门,躺在床上。心想,真他
妈烦。就知道说我不回家,不要脸,长大没人要,丢他们的脸,也不真的关心我
到底遇到了什么,开心不开心,他们能帮我什么。还不如勇哥,知道我内裤湿了
帮我买内裤。

  再想想骂我那些词,那是说自己孩子的词吗?什么发骚,贱货,骚货,没人
要,出去卖的婊子,母狗。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没准就是他们骂出来的。

  唉,想一想,现在自己真成了贱货,骚货了,说是母狗也差不多。就是还没
当婊子。不过,勇哥给过钱,今天早上黄毛射在我奶子上,也给了我一百,离婊
子也不远了。

  越想越心烦。学习是学不下去了。还是让自己高兴点吧。这么想着,我的手
就又摸向了我的逼。

  自己摸自己,不一会儿,就高潮了。高潮过后,却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没有
那么尽兴。唉,还是男人的鸡巴更好。叹了口气,我决定,过几天,就去看看勇
哥他们。

  过了两天,下了学,我就去台球厅了。在家里越来越不舒服,父母的脸色总
是那么难看,话,总是那么难听。我实在呆不下去。

  到了台球厅,勇哥和男哥都在。勇哥好象有事,没怎么理我。男哥正在打台
球,也挺忙。不过看我来了,男哥还是领我到了一间屋子里,说让我先休息休息,
看看录像。说着,打开了录像机,电视机。

  男哥给我留了罐可乐就走了。喝着可乐,着着录像,心情一下就好了。还是
男哥好,知道心疼我。

  只是录像没意思。说外语。看着一个个男男女女精精神神,打扮的也漂亮,
屋子也豪华,可没中文,我听不懂啊。找到了遥控器,我准备关了录像看电视。

  拾头一看屏幕,我再也按不下录像机的开关了。

  屏幕上,一个美女开始脱衣服,露出了两个大奶子。她奶子比我的大多了,
垂在胸前,晃来晃去,晃得我好一阵的心跳。

  接下来我看的目瞪口呆,我从没想过一个女人可以这么贱,这么骚。这光着
两个大奶的女人开始四肢着地,象条狗一样爬了起来。爬着爬着,爬进一个宴会
厅。

  宴会厅里高端大气,豪华富丽。里面的男男女女三五成群,或坐或站,说着
话,品着酒。男的都是西装,女的全穿礼服。爬着的女人就在大家的注视下,一
点也不害臊,公然去拉男人的裤链。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拉开后掏出了一根硕大
的鸡巴,就那么舔了起来,舔的滋滋作响。一边舔,一边还抛着媚眼,一脸享受
的表情。

  舔了一根,又继续爬着去舔另外一根。时不时的,还钻到其它女人的裆下,
伸着舌头去舔女人的逼,舔得逼湿漉漉,亮晶晶的。

  录像里那些白人黑人的鸡巴都好大,根根比大牛的还大。他们被舔动了性,
把那母狗样的女人抬到桌子上就操。还是几个人一起操,连嘴带屁眼,没有一个
洞空着。看着那大鸡巴一点不剩的插进女人的嘴里,看着大鸡巴有时从女人的屁
眼里拨出,露着一个红红的大洞,听着女人时不时的大叫,我实在忍不住了。

  用双手解开胸前的扣子,拿去了胸罩,露出已经变得鼓胀胀的奶子,我又褪
下裤子,分开双腿斜坐在了沙发上。

  想着我自己就是屏幕上被操的骚女人,想着那操着女人的每一根鸡巴都在操
着我。我一只手摸着奶子,一只手揉着骚逼,看着,想着,摸着。

  屏幕上女人用手揉着逼,一根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操着。我也扣着自己
的骚逼,想像着正有个男人分开我双腿,鸡巴一插到底。屏幕上女人的嘴也被塞
上了鸡巴,插得口吐白沫。我也张大嘴巴,想着正有根大鸡巴在我嘴里操着,操
得我呼吸困难,口水直流。大鸡巴从女人嘴里拨了出来,女人叫喊着。我也开始
大声呻吟。屏幕上一黑一白两个男人把女的夹在了中间,鸡巴分别捅进了屁眼和
逼。我也想着被两根鸡巴一起暴操,那一定比只操逼更加刺激。可,我的屁眼吃
的下那么大的鸡巴吗?我扣着屁眼想。

  大鸡巴从屁眼中出来了,屁眼变成大洞,流着精液,一缩一缩的。屏幕上的
女人直接去舔刚从屁眼拨出来的鸡巴了,不臭吗?鸡巴上没屎吗?她怎么吃的那
么香?我止不住更用力的揉起我的逼来。

  我还在录像机的世界里,男哥和大牛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光着奶子自己发
骚扣逼的样子被他们看到了,我有点害羞。不过,不管了。身子又不是没被他们
看过,摸过,操过。就让他们看看我有多骚多贱吧。我继续摸着,把裤子也彻底
的褪了下去。

  「嗯……啊……哦……」我呻吟着,光着的双腿分的开开的。「男哥,大牛
哥,我的逼好看吗。」我说着,看向男哥。男哥的裤子己经脱下来了,大鸡巴硬
硬的向上翘着。

  「来啊,操……」操我两个字还没说完,男哥就把我按在沙发上操了起来。

  想了好久的大鸡巴终于插了进来。我下面早就湿的不行,男哥的鸡巴噗的一
声,直捅到底。小逼缩的紧紧的,逼里的肉一圈一圈一层一层紧紧的缠着男哥的
鸡巴,品尝着。

  大牛哥也脱了,鸡巴挺到了我面前。我连忙主动去舔。这粗大的鸡巴让我兴
奋,塞满我的嘴还露在外面一截,有种完全被占有的充实感。我再也不嫌大牛哥
的鸡巴粗了。

  操着操着,男哥说,「想不想更刺激点。」

  「想。」我吐了鸡巴大声说,声音大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茵茵,你就是个十足的骚货啊。」大牛说。

  在男哥和大牛的摆弄下,我手扶着茶几,撅起屁股,脸冲着屏幕。屏幕中宴
会厅里的男男女女早就操在了一起,浪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这回是大牛哥在后面操我,他的大鸡巴顶在我的逼门处蹭着,就是不进来。

  我实在受不了,屁股向后一顶,大鸡巴终于整根插了进来。感觉到下面又重
新被塞得满满的,我张开嘴,忍不住叫了起来「嗯……」嘴一张,男哥的鸡巴又
塞了过来,把我的叫声堵了回去。

  「怎么样,茵茵够骚吧。」

  「够骚,小逼真紧。」

  「吃鸡吃嫩鸡,操逼操小逼嘛。」

  「对,使劲顶。你顶一下,她的逼就缩一下,真舒服。」

  「你看,她一边挨操,眼晴还看着毛片呢。」

  男哥和大牛一边操着我,一边还谈论着。边被操边被两个男人议论自己有多
骚,让我下面的水更多了。

  下面的水多,大牛哥一下一下操得很是带劲。他的鸡巴又大又粗,操得我两
腿之间鼓胀胀的充满了压迫感,这种感觉直逼胸口,喉头,让我的身子僵僵的,
时不时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

  大牛哥高兴了,男哥似乎没那么满意。「别老浪叫了,来,好好吃鸡巴。」

  说着,他抬了抬我的头,调了调角度,鸡巴又使劲插进了我的嘴。

  男哥的鸡巴一下又下的捅着,一下比一下深,捅得我口水直流,捅得我嗓子
直痒。我想吐,却吐不出来。我哼哼着,用手去推男哥。男哥却拿开了我的手,
更用力的操着。

  「对,就这么操。你这么捅,她小逼夹得可舒服了。」大牛还在我身后说。

  我被男哥捅得两眼冒着金星,根本喘不上气。「太可怕了,我不会被他们捅
死吧。」我头晕晕的想着。我用手推,根本推不开,男哥的鸡巴又狠狠的操了进
来。

  这一下插的好猛,鸡巴穿过了我的嗓子眼,进了嗓子,贯穿喉咙。等我回过
神,带着毛的鸡巴蛋子已贴在我的嘴唇上,碰到了牙齿。而鼻子都已被碰瘪,紧
紧的贴在了长满阴毛的小肚子上。

  「哦,真舒服。」男哥满意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的向后抽了抽,又猛的操了
进来,再一次贯穿喉咙。一次又一次,我的身体,从嘴到逼,似乎被两根鸡巴彻
底捅穿。

  事后我才知道,这其实就是深喉。许多妓女都不会的,我倒是还在初三就学
会了。

  深喉对男的是一种享受,鸡巴操进嗓子,会被喉咙紧紧包裹,就象操逼一样
爽。可对女的,生理上就是种折磨,恶心,想吐,憋气,缺氧,心慌,头晕,没
一点舒服。可就是这种折磨,这种痛苦,再加上心理上的无助,被使用,被羞辱,
被占有,再一次激起我身体深处的欲望,让我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两根鸡巴彻底的贯穿了我,占有了我。嘴里的口水,逼里的骚水被鸡巴捣了
出来,飞溅着,流了一地。我就象个布娃娃似的,被两个男人随意的玩弄着。终
于,在低沉的声音中,他们先后射了出来,射的我浑身酸软。

  光着身子,我被放在了沙发的中间。男哥和大牛一左一右,夹着我坐着,一
边心满意足的喘着气,一边还有下没一下的摸着我的奶子和屁股。

  「还是小姑娘好啊,看这屁股,弹性多好。」大牛捏着和的屁股说。

  「那是,难得还这么骚。又嫩又骚,比那几个强多了。」男哥摸了摸我的脸
蛋说。

  「来了就和我们在一起多玩会吧,大家一起乐一乐,别急着走了。」男哥又
说。

  唉,看来无论刘明,还是男哥,大牛,他们都把我当成了一件玩具,一个随
便玩的玩具,嗯,就象成人用品店里的性用品一样,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一个人。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屈辱的感觉。再想一想,只要我能有快感,玩具就
玩具吧,反正我已经是个贱货,也就是被玩的命。

  「嗯,」我把脸贴到了男哥的胸上,屁股由大牛哥继续捏着。「今天我就不
回家了,让男哥,大牛哥玩个高兴。」玩具就要有玩具的自觉。我认了命,说着
让他们高兴的话。

  「这就对了,在这儿多好啊。」「怎么样,毛片好看吗?」

  「男哥你太坏了,人家还是小姑娘呢,就给我看这个,看的我下面水流个不
停。也就是方便你们俩个操我了。」

  「哈哈,那是你骚。」

  「人家才不骚呢,人家是想让大牛哥和南哥玩得高兴才这么骚的。」我说。

  接着,我摸着男哥的胸膛,又问,「男哥,录像里那女的屁眼被弄得好大,
真能弄那么大吗?不会玩坏了吧?」

  「不会。那里会那么容易坏。」「咦,你想玩屁眼?」男哥说。

  「看来还是茵茵有想法,还说你不骚。」大牛说着,就用手去摸我的屁眼,
摸得我屁眼直缩。

  「我可不想,我屁眼还没被玩过呢。」我扭着屁股,试着摆脱大牛哥的手。

  「我只是看录像好奇嘛。」

  「好奇就好,男哥这就满足你的好奇心。」男哥摸着我的脸,色色的看着我
笑着说。

  「嗯,还是要先灌肠。」男哥又说。

  「灌肠?」

  「对,灌肠。」

  (第七章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