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第一章及全文)

  • 【为妈妈梳头】(第一章及全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为妈妈梳头】(第一章及全文)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为妈妈梳头】

作者:taolee52
2020-9-19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8724字

***********************************
  附件是全文压缩包

  还是补译了第一章,让译文完整。

  全文看了一下,调整了一些不够通顺的地方和错别字。整体看下来发现自己
的翻译水平确实很一般。献丑了,算是抛砖引玉吧。
***********************************

                 1

  「克里夫,你说你会帮我的,」妈妈抱怨道,「我今晚一定要把头发梳好,
要不明天看起来效果就没那么好了。」妈妈晃着那一头浓密美丽的秀发,栗色的
头发闪耀着红色的光点,漂亮极了。

  「我记得呢,艾米莉,」爸爸应承着。「可是现在这件事我今天晚上必须完
成。」爸爸对着妈妈晃着手里的一叠纸,指着咖啡桌上更大的一叠纸说。「比尔
明天去洛杉矶,工作都堆给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那就太好了,你知道
我的头发明天会成什么样子,我的头发一定会一团糟,我会成为年度最糟糕募捐
人,我这副样子你肯定无所谓吧。」妈妈转身走开了。虽然没有跺脚,但从故意
弄出的脚步声,还可以明显看出妈妈不高兴了。父亲工作压力大,又因为妈妈的
抱怨,很恼火,嘴里嘀咕着什么,又回去忙他的工作去了。我去了厨房,假装是
为了给自己弄一杯热巧克力,但更多是为了避开这尴尬的气氛。我给爸爸妈妈也
各做了一杯,然后用一个托盘端着走进客厅,先给爸爸送过去。

  「噢,谢谢你,麦克,给你妈妈也做了巧克力吗?」

  我用头示意托盘上有两个杯子。

  「好孩子,那个,你能帮我个忙,为你妈妈梳梳头发吗?你知道你妈妈特别
重视自己的头发。」

  「没问题,爸爸。」「那就太好了,谢谢儿子。」担心泼了热巧克力,我小
心翼翼穿过客厅,来到楼上。我当然了解妈妈是怎样喜欢自己的头发。妈妈满头
的秀发又长、又密、又蓬松。在阳光下会闪耀红色的亮斑,分外靓丽,可要是不
梳好,就不再光润蓬松。秀发让妈妈凭添了很多自信,也弥补妈妈胸部不够丰满
的遗憾。妈妈的腿也很美,最起码我爸爸是经常赞美的。可妈妈总说自己的腿太
瘦,认为爸爸总是赞美自己的腿,实际上是认为她的胸不够丰满。所以爸爸就学
乖了,哪儿都不评价。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必须发表评价的义务。

  房间的门开着,妈妈坐在带镜子的梳妆台前自己梳着头发。妈妈的睡袍散落
在地板上,看起来似乎是妈妈想把它丢到床上,可是力量不够,掉在了地上,我
绕过睡袍走近妈妈。妈妈穿着我见过的一套灰蓝色的晚装,当然我只能看到臀部
还有后背最下面的一截,其余的部分都被妈妈的头发遮住了。

  妈妈抬头看见我进来,面部表情立刻变得柔和了。

  「哦,米切尔,谢谢你给冲的巧克力。」妈妈总是叫我米切尔,而爸爸总是
叫我麦克。

  「为我最爱的女士服务,我很愿意。」我喝了一口巧克力,要是能把妈妈怒
气喝掉那就最好了。不过我想妈妈应该已经开始后悔生爸爸的气了。

  「真会说话,」我把杯子放到她面前时,妈妈说道。「你能陪我一会儿吗?」

  「当然没问题,」我拿起我的杯子坐到床边。妈妈喝了一口巧克力,继续梳
头发。我则一边啜饮着巧克力,一边看着妈妈梳头发。

  「你爸爸生我的气了吧?」妈妈一边问,一边用梳子继续慢慢的梳理头发。

  「你知道爸爸没生气,」我答道,浅浅一笑,既表明我不再担心妈妈了,又
表明妈妈知道我说的是真话。

  每一下梳理,妈妈的胸部都会向前挺,这样会拉紧晚装,在放下手臂前,有
一个短暂的时刻妈妈乳房的轮廓会清晰的显现出来,手臂一放下,女性的线条就
被衣服遮掩起来。我喝着巧克力,一边一遍一遍看着这个景象,除了感觉妈妈身
上好看的地方其实比她自己以为的多多了,并没有往深处想。我以一种柏拉图式
的尊重观察妈妈这些特征的,并没有感觉妈妈很性感,这似乎有点奇怪。我有些
惊讶的注意到,从我现在这个角度看,妈妈的胸部其实比我以为的更丰满些。

  妈妈又喝了一口,抬起头冲着我一笑,没说话。我突然感觉有点不自在,一
口喝完巧克力,站起身准备离开。等我走到妈妈身后,妈妈又一次赞扬我知道疼
妈妈。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停了下来,伸手把杯子放在妈妈身边,从妈妈正在梳
头的手里接过梳子。

  「我帮你梳吧,」我很平静的说。

  「不用麻烦了,米切尔」「不麻烦,我愿意帮妈妈梳头。」妈妈开心的对我
微笑着,「那好吧,儿子真是太贴心了。」妈妈调整一下坐姿,我把梳子梳过妈
妈红褐色的发丝时,妈妈开心的扭动着。

  等妈妈喝完杯子里的咖啡时,我已经帮妈妈梳头好一阵子了。妈妈头向后仰,
看着我的脸,让我梳理侧面从耳际垂落的那些头发,然后妈妈靠在我身上,脸转
向我,闭上了眼睛。我当时不知道这是我和妈妈后面故事的开启。

  我低下头,认真梳理妈妈脸庞的头发,我突然注意到,妈妈纤薄的晚装根本
遮掩不住什么,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妈妈胸脯。妈妈并没有戴胸罩,所以我能看到
妈妈的乳房虽然不大,但是很翘挺,现在我真的感觉妈妈的胸很性感了。我赶紧
移开视线,然后马上意识到,妈妈的眼睛是闭着的,我怎么看都不会有问题。我
能看见妈妈褐色的乳晕,注意到妈妈的乳头硬硬的顶着晚装的纱质面料,我一下
子心跳加速了。我仔细观察一个乳头,然后再观察另一个,目光在妈妈的双乳间
游移。因为晚装的「V」型开口很大,所以妈妈的整个乳房没有任何遮掩。

  这美妙的景象使我的腹股沟一阵刺痛,我突然意识到我的阴茎在牛仔裤里面
硬了起来,顶在了妈妈柔软的肌肤上。我无法后退,因为妈妈靠我太紧了,我后
退会让妈妈失去平衡。我假装一切如常,我训斥自己,看妈妈看到阴茎硬起来,
简直太变态了,同时祈盼自己的阴茎听话点,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我开始想象
可怕的事情,比如一个大锤在砧子上砸碎了我的阴囊,可是这也不奏效。

  妈妈叹息着说:「真是太舒服了。」妈妈的头轻轻摆动,这样妈妈的后背和
我的阴囊挤的更紧,搞得我身上柔软的部分都变硬了。

  「放下梳子,像你爸爸那样帮我按摩一下头部吧。」我倾身把梳子放在梳妆
台上,结果那不听话的假尾巴更紧的压在妈妈身上。我按摩妈妈的头皮,轻轻抚
平额头的皱纹,然后向下按摩脸颊和下颌,然后再回去按摩头部,以前看见爸爸
就是这样给妈妈按摩的。

  「嗯嗯嗯嗯嗯嗯嗯,」妈妈叹息着。轻轻的扭着脖子和头,让我牛仔裤里面
委屈的家伙又长大了几厘米。

  我想,也许妈妈根本不知道我身上发生的情况。因为我牛仔裤料子太厚了,
妈妈应该感觉不到,再说了,我的家伙又没有色情明星那么大。我心里轻松了些,
但眼睛又溜回了妈妈的乳房。妈妈挺挺的乳头紧抵着晚装,在晚装上形成了激凸,
而且妈妈的乳头似乎变得比刚才更长了,妈妈的乳房是不大,可是太他妈性感了。

  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想抚摸妈妈的乳房,结果按摩时手越过了妈妈的脸颊,
按到了妈妈的脖子,这个动作让妈妈更贴近我鼓涨的牛仔裤了。妈妈开口说话以
前,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噢,太舒服了,」妈妈呼噜着说。妈妈弓着脖子,使劲向后面仰着头,结
果乳房紧紧绷住晚装,晚装似乎有被撑爆的危险。

  回来继续按摩妈妈的前额和头皮时,有一只手留在妈妈的喉部,温柔的按摩
妈妈的下颏下的声带。妈妈嘴里不时地发出呼噜声,声音低沉的表示着感谢。我
确信妈妈的乳头变得更长了,乳房变得更翘更圆了,也更突出更打眼了。我不知
道我这样给妈妈按摩了多久,但我突然意识到,我按摩妈妈的头皮根本没有爱抚
妈妈的喉部那么多。就在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听到爸爸上楼的脚步声,吓了我一
跳。

  「你爸爸回来了,」妈妈轻声说。

  我赶紧把手从妈妈的脸和脖子上拿开。妈妈轻声的警告让我突然明白我的触
摸是爱抚,我的手回到妈妈的头皮。爸爸进入卧室时,妈妈的眼睛也睁开了。可
是为什么妈妈声音那么轻的警告我呢?

  「克里夫,刚才儿子给我按摩头部简直太舒服了。」

  「是吗?」爸爸一边问一边匆匆进了卫生间,显然不太关心这个。

  「是的,以后让儿子代替你按摩吧,反正你也不太在意。」妈妈嘲讽着说。

  「那太好了,」爸爸顶回来,「麦克,你以后有事情干了,要是你不知道,
我现在告诉你,这可是个全职工作。」

  门关上了,随后隔着门传来小便淅淅沥沥的声音。我扶妈妈坐直,然后转身
要离开。

  「别,别走,」妈妈说。

  「爸爸要上床睡觉了,我也是。」

  「不,再等一会儿嘛,」妈妈祈求着。

  「妈妈,」我有点不情愿,向外拉着被妈妈抓着的手。

  「你爸爸要换衣服,你也回去换上睡衣,然后回来帮我多按摩一会儿。」

  「妈妈……」

  「求你了,感觉好舒服,再帮我按按嘛。」妈妈哀求道。

  「好吧,好吧,」我让步了,我的牛仔裤下面还鼓鼓的,想在爸爸回来前赶
紧脱身。

  妈妈放开手,我离开了。心里一直嘀咕,妈妈一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否则
妈妈会生气的,当然也不会让我回来继续给她按摩。可是我怎么能换睡衣呢?不
行,我还得穿着牛仔裤,可是妈妈又让我换衣服,怎么好呢?。好吧,我只能站
的离妈妈远一点,这样妈妈的就不会靠在我身上了,我简简单单给妈妈按摩一会
儿,然后就离开好了。

  我夏天一般是裸睡,晚秋到初春则穿一条睡裤。还是老习惯,我穿上一套睡
衣准备出门,不过突然想起不能只穿一件睡衣,否则下面又硬了时,我没法隐藏
了。我回来又穿了件紧身内裤,我选的是最紧身的一套,这样就不会出卖我了。
穿好甲胄,我穿回睡衣,在去爸爸妈妈房间的路上,决定给妈妈做按摩要尽可能
快点结束,尽量减少面临尴尬、羞窘局面的可能性。

  我进入房间时,爸爸已经上床了。梳妆台上的灯光调暗了,房间里其它的灯
都关掉了。我走近妈妈,离妈妈的后背差不多有一步远,有些笨拙的伸手去梳妆
台上拿梳子。妈妈把我的手推开。

  「就像刚才那样帮我按摩头皮,」妈妈瞟着爸爸,平静的说。

  我也先看了一眼爸爸,然后才把手放在妈妈的头发上。爸爸仰卧着,闭着眼
睛,呼吸深沉而平稳,不过没有打鼾。我又回头看妈妈,发现妈妈在镜子里已经
注意到我在观察爸爸了。

  「已经差不多有一年了,你爸爸上床很快就会睡着,几分钟后就开始打鼾。」
我的手指捋过妈妈的头发,把头发从妈妈的脸上拉开,露出妈妈脸上惬意的微笑。
我的手指从妈妈的前额开始,向下按摩到脸颊,再向下按摩到下颏,然后用同样
的方式按摩另一侧。我绕着耳朵把头发拉开,让头发垂下去,然后再回去用手按
摩前额,就这样重复着。妈妈闭上了眼睛。

  「感觉好舒服,米切尔,」妈妈转过脸,我想妈妈这样是想让我更容触摸到
头发。

  我没搭话,也没有必要,而且我被妈妈露出的脖子迷住了。为什么女性的脖
子因为纤弱反而让人更兴奋呢?色情网站当然没有女人脖子的照片,否则我一定
好好欣赏一些。我爱抚妈妈的脸,闲着的手滑下来抚摸妈妈的脖子。就像爸爸上
楼前我做的那样。我瞟着爸爸,爸爸依然仰卧着,唯一的变化是现在爸爸的呼吸
更悠长了。正看着,爸爸开始打鼾了。很奇怪,在离爸爸不远3米的地方抚摸着
妈妈,我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我脸上竟然露出了微笑,这让妈妈更放松了。爸爸的第一声
鼾声时,我感觉到妈妈脖子不再紧张,爸爸的第三次鼾声时,尽管我和妈妈之间
有那么大空隙,妈妈还是后仰身体,头碰到了我的裆部。我有点惊慌,认为妈妈
一定会睁开眼睛,往前一跳,问我这到底是她妈的怎么一回事。可是妈妈并没有
这样,妈妈只是放松的发出了满意的叹息。妈妈头枕上了我裤裆中间那个不该出
现的隆起,并没有因此引发什么不良反应。

  感觉有点羞愧,只好继续按摩妈妈的脸和脖子。我还能干嘛?随着担心渐渐
消散,我的注意力又被妈妈的胸部吸引了。暗淡的灯光并没减少妈妈胸脯对我的
诱惑,因为现在似乎比刚才更啜手可得,因而更加诱惑。我凑得更近观赏。

  妈妈的胸被睡袍松松垮垮的遮掩着,可我还是能分辨出妈妈的乳晕和俏挺的
乳头,妈妈的乳头似乎又变长了。睡袍很宽松,边缘靠近妈妈的乳头,所以乳房
差不多全部裸露出来。妈妈后仰身体时,头发层层叠叠的散落,裹挟着妈妈睡衣
的吊带从肩上滑落,松松地搭在妈妈的手臂上,这下酥胸全裸,看到这情景,我
的阴茎开始不停的跳动。

  我敢肯定妈妈在那一刻发出「嗯嗯嗯嗯嗯嗯」的声音纯属巧合,但这呻吟让
我的器官再一次充血,不过妈妈却没有的进一步响应。我继续给妈妈按摩,于此
同时,我的阴茎继续在妈妈后背抽搐,而且变得越来越硬。

  又过了几分钟,我开始后悔穿了紧身内裤,因为我的阴茎变得太硬了,在紧
身内裤里面只能弯着,简直太难受了。很快我就无法忍受了,所以把臀部向后撤,
想把手想伸进内裤,让阴茎别这样弯着。我突然后撤让妈妈吃了一惊,我赶紧用
闲着的那只手扶住妈妈,要不然妈妈肯定会摔倒了。不过妈妈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我向前迈了一步,现在我离妈妈更近了,妈妈的身体也坐的更直了。我继续
按摩揉捏妈妈的肩和脖子,让妈妈发出了舒服的喃喃声。硬硬的阴茎抵在妈妈的
脖子上,我低下头看妈妈的胸部,现在睡袍落得更低了,挂在左乳头上,右面的
乳房则全部裸露出来,太诱人了。

  妈妈的乳头裸露出来后,显得比被睡衣遮掩时更长。我的眼神在妈妈的双乳
间跳荡,似乎两个乳房大小有差异?当然不会的,这一定是幻觉。感觉我激动的
蛋蛋要爆掉了,我禁不住第一次把我阴茎经受的压力传递到妈妈后背上。妈妈的
乳头在乳房顶端翘起至少有0。8厘米,又硬又挺。谁都会喜欢这样的奶头,我
想象着把乳头含在嘴里的感觉,我会用嘴唇和舌头噙着妈妈柔软的乳房,妈妈的
硬硬的乳头则刺激着我的味蕾。

  哦,上帝。要是她不是我妈妈就好了,那我就可以伸手抓住两只乳房揉捏爱
抚,然后俯身去吮吸那甜美的乳头。想着想着,不自觉的更用力的揉摸妈妈的脖
子,让妈妈又发出了呼噜声。感觉受到妈妈的鼓励,我除了按摩肩部以外,开始
揉捏妈妈上臂的肌肉,用手推挤着,弄得睡衣更松了,还设法把睡衣的吊带推推
到了妈妈的肘部。

  把手放回去按摩妈妈的脖子、面颊和喉部。我退后半步,这样妈妈只能更向
后仰,然后我的阴茎滑到妈妈脊柱的凹槽中,居然碰到了妈妈赤裸的肌肤。我的
阴茎已经硬到可以从短裤的裤腰顶出来,现在我的龟头开始摩擦妈妈的后背了。

  要设法冷静下来,我告诫着自己。我的大脑在尖叫斗争,但手一直没停下,
继续帮妈妈按摩。我的眼睛热切的看着妈妈的胸部,想知道我在妈妈的后背滑动
龟头,到底在妈妈身上引发了什么反应。妈妈的睡袍已经彻底滑到胸部以下,乳
房完全赤裸着,是完全赤裸的,随着妈妈沉重的呼吸的节奏一起起伏波动。

  我走近妈妈,妈妈恢复了挺身的坐姿,我在妈妈肩胛骨后面滑动阴茎,差不
多把妈妈的睡衣彻底弄掉了。我集中精神给妈妈按摩脖子和脸,一只手从上向下
轻柔的爱抚妈妈的脸,另一只手上下抚摸妈妈的脖子,大拇指滑过妈妈的下颌,
在妈妈的双唇中间短暂停留。过了一会儿,我试着用大拇指轻轻按压妈妈的嘴唇,
妈妈的双唇张开了,等待着我的大拇指回来。

  我发现,现在的情形居然是这样的,我的龟头蹭着妈妈的后背,手滑过脖子,
托着妈妈的下颌,大拇指伸进妈妈温润的双唇,甚至把大拇指插进妈妈嘴里,挑
逗妈妈的舌尖,妈妈的呼吸又深又有节奏,似乎喘不过气来,但又不完全是这样。
爸爸的鼾声也一样的深沉。我的眼睛盯着妈妈的乳房,看着一对长长的、硬挺的
乳头。我好想、好想抚摸一下,也好想、好想吮吸一下,可是我有那个胆子吗?
没有,除非我疯了才会那么干。可是又禁不住自己的渴望。天呐,我好想啊。

  我最终还是做了。我持续的爱抚妈妈喉部,爱抚妈妈的胸骨,最后终于滑过
妈妈右侧乳房的顶部,妈妈硬硬的乳头划过我的手掌,让我犹如被电击一样。

  妈妈什么也没做,表现和我按摩妈妈脖子时一样,妈妈的呼吸也没有变化,
什么也没发生,当然更没有躲开,或者叫喊。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
妈妈朝我的手掌挺着胸。

  我另一只手滑过妈妈的面颊,手指塞进妈妈嘴里,另一只手握着妈妈的乳房,
轻轻的握紧,然后放开,再轻轻的握紧,再放开。我的阴茎更用力的顶着妈妈,
手指也更深塞进妈妈嘴里,就像阴茎在寻找着妈妈小穴的入口一样。就这样过了
好几分钟,我的手指慢慢滑出妈妈的嘴,手掌揉捏妈妈的右乳,好像要压扁一个
泡泡,阴茎则在妈妈的后背上下摩擦。

  简直疯了,太难以置信了,爸爸在不到3米远的地方打着鼾,我在玩弄着妈
妈的乳房,手指爱抚妈的嘴,阴茎在妈妈后背干蹭,太他妈刺激了。

  爸爸鼾声停止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妈妈蹭的一下坐直了身子,身体在长凳
上侧向一边,并向前面弯身躲开爸爸的方向。我纯粹是因为不敢看爸爸,头一下
子扭开。因为阴茎从睡裤的裤腰上挺出来,我双膝弯曲着,身体向前弓,避免被
爸爸看见。爸爸改变了一下睡姿,变成侧身躺着,面朝我和妈妈的方向,眼睛虽
然始终没睁开,不过也可能会突然睁开。应该赶紧行动,马上离开,可是我的身
体怎么不会动了?

  模模糊糊的,我感到妈妈好像转过身,面朝我的方向,然后妈妈伸出手,抱
住我的臀部,把我拉近她,前额枕在我的肚子上。

  「梳我的头发,」妈妈轻声说。

  我低下头看妈妈的头发,妈妈的头发铺满整个后背,并从身体的一侧散落,
遮掩起睡袍现在的情形。我伸手从梳妆台上拿起梳子,按在妈妈后背中部的头发
上。爸爸眼睛眨一眨,然后睁开了,不过并没有集中视线看哪里,对我微笑了一
下,然后把眼睛又闭上了。呼吸又开始变的深长。我从妈妈的后背拿起梳子。

  我继续给妈妈梳头,随着我的恐惧渐渐消失,开始从妈妈的发根一直梳到发
梢。妈妈的手已经滑到我大腿的侧面,用手指轻轻的挠着。妈妈的前额还枕在我
的腹部,所以看不到妈妈脸上的表情。爸爸的呼吸差不多又像呼噜了,不过和打
鼾又不完全一样。

  我又重新活了过来。爸爸没有逮住我和妈妈,妈妈的转身救了我。我对妈妈
满满的爱意都倾注到妈妈的头发上,越过妈妈的肩膀,一直到妈妈的后背。我爱
你,妈妈,我爱你。妈妈没有生我的气,还救了我,太让我欣慰了。我不想让妈
妈的头挪开,不愿意面对妈妈。就用闲着的手轻抚妈妈的后脑,配合着梳头的那
只手,固定妈妈的头,不让妈妈抬起头,我无法面对妈妈,因为我刚才对妈妈做
的一切无法解释。可是这样能拖多久呢?我能转身跑掉吗?

  爸爸又开始打鼾,然后又有一些事情发生了。

  妈妈灼热的呼吸吹过我的阴茎。每一下梳理,就有一股热气吹过我的阴茎,
让我整条阴茎都笼罩在温暖之中,像挑逗,痒痒的,让我的阴茎变硬。我加快了
梳理,吹拂的热气也跟着变得更频繁。我更用力压着妈妈的头,可是遇到来自妈
妈的反抗,让我无法称心如意,不过那温热的吹拂并没有停下。

  天呐,我的阴茎感觉要炸开了,因为非常强烈的刺痛,我感觉我的阴茎一定
会爆开。我向前探身,想找到那有魔力的热风来自哪里,可是妈妈向后缩身躲开
我。可是似乎马上又改变了主意,身体前倾,在长凳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妈妈的
灼热的呼吸也跟着变化。太美妙了,我又朝妈妈探身,同时迈步靠近妈妈。妈妈
又缩身,不过因为我朝前靠,妈妈为了给我让出空间,把双腿分的更开了。我没
有停止梳头,那股热气也一直吹拂着我。

  我想把身体靠到妈妈嘴上,可是我不能这样,这是我的妈妈。我想握住她的
双乳,可是这样那美妙的母性呼吸就吹不到我了。我想射精。

  一个念头涌上了我的脑海,这个念头重刷掉了心中的所有顾忌,于是我开始
了行动。我简单换了一下脚,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这样我的大腿就压在了
妈妈的两腿之间,实实在在的接触到了妈妈双腿顶端。我轻轻地把膝盖朝前压,
我的腿紧压在妈妈的阴部,温热的呼吸现在包裹着我的大腿,直冲我的腹股沟。
我让自己的挤压和妈妈的呼吸同步,每当有热气吹拂我的阴茎,我就向前倾身我
和妈妈都适应的很快,似乎因为我和妈妈基因就是相似的。我挤压的时间变久了,
享受着和妈妈接触的温暖和柔软,以及妈妈灼热的呼吸。我开始摩擦,用腿压紧
妈妈,然后紧贴着妈妈左右摇晃,大腿停留在那儿的时间,比妈妈呼出灼热气体
的呼吸更悠长。

  我轻轻的又想让妈妈的头靠近一下,妈妈还是有点反抗,不过很微弱。慢慢
的,慢慢的,虽然妈妈不是很情愿,我还是让妈妈的脸靠近了我的阴茎。从灼热
的呼吸中,我感觉妈妈的嘴差一毫米就碰到我的阴茎了,可是终究差了那么一毫
米。老天爷,这样怎样的一种挑逗啊。求你了,求你了,让我触碰你的嘴吧,就
轻轻碰一下,我就知足了。

  然后事情就这样发展了。似乎一个又厚又热又湿的鼻涕虫抵在我阴茎的下面,
推挤着,包裹着,滑过我的阴茎。妈妈的舌头,妈妈的舌头,。这个念头在我脑
海激荡着,我要射精了,这让我非常震惊,妈妈的舌头卷着我的肉棒,头还紧抵
着我的肚子,上唇撬着我的龟头,似乎在努力的对抗着包紧龟头的包皮。快点,
再快点,我脑海中尖叫着。我终于射了出来,灼热的精液离开我的卵袋,冲入我
的肉棒,激荡着。我的龟头向前顶,妈妈的上唇包住我的龟头,牙齿轻咬,下唇
甜蜜的挠着我龟头的下面。飞溅、飞溅、飞溅。紧要关头,我身体向前,把我的
肉棒更多的插进妈妈那感觉甜美的嘴里,轻柔的抵上妈妈的扁桃体。一股、一股、
再一股,我听见妈妈在吮吸、吞咽我慷慨的馈赠。我双手抓着妈妈的头,梳子早
掉到地板上了。虽然我已经射出了我所有的存货,可是妈妈还在吮吸,把我龟头
上仅存的一点精液吸走,也让我轻轻的肏着妈妈的嘴。

  妈妈终于移开嘴,没有看我一眼,把头转向梳妆台。妈妈的脸朝着地板,可
是我还是能看到妈妈的眼睛是睁开的,右手伸向地板的方向,睡袍的吊带挂在胳
膊肘。

  「走之前请把梳子递给我,」妈妈用很疏远的语调说。

  我捡起梳子,放在妈妈手上,转过身离开。似乎是想赶紧脱离这个局面。

  「米切尔,」妈妈用温柔的声音叫住我。

  我停下,转过身。「我在」

  「我想每天晚上都梳头,」妈妈的声音似乎有回音,好像谢幕的指示。

  我点点头,注意到妈妈正从镜子中看着我。

  「那么明天晚上,等爸爸睡了你过来。」

  「没问题,」我又转过身,走向门边。

  「米切尔,」妈妈用正常的声音叫道。

  「还有什么事?」

  「跟妈妈道晚安。」

  「晚安,妈妈……,我爱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