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何人为妖(面灵气、欺负欺负脚灵气)】【作者:污鴉】

  • 【阴阳师-何人为妖(面灵气、欺负欺负脚灵气)】【作者:污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污鴉
字数:12503
首发:PIXIV(id=13096614)

       阴阳师-何人为妖(面灵气、欺负欺负脚灵气)

  父亲又去看了秦川胜做的面具么?

  晚秋了,有些地方早已降下初雪。

  只穿着内着的少女自梦中醒来,抬首便是那棕褐色刷上桐油的屋簷,窗外的
鸟叫声不知为何显得有些陌生,貌似好久没听见了。

  眨了眨眼,呼吸着这清冷的空气后坐起身来,身穿单薄上衣的少女面对这一
切都感到无比隔阂,无意识作起身子,并尝试伸出手打开房门.

               刷────

  然而还不等着门被自己打开,一张陌生严肃的脸庞就自己打开大门,让毫无
防备的少女吓得向后退了两步,再次跌坐在榻榻米上。

  男人穿着狩衣,却没有戴着帽子也没有穿着鞋袜的踏进少女房间之中,那模
样酷似一名阴阳师,却绝非是阴阳寮一脉出身知书达礼的贵族体系,更像是自学
一流的民间阴阳师。

  「你是……」

  话还没说完,少女的注意力就从男人身上转开,反而是往男人身边看去,只
看着充满各种情绪的面具就摆放在走道上,立刻点燃了少女脑海中最重要的一小
搓记忆。

  那是秦川胜的面具,是父亲给自己的最重要的……

  本能地看到自己珍视的东西就想去取,然而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面具就被打
回来,不发一语的男人面对着想要取回面具的少女丝毫没有一点留情,这种毫无
拒绝的「回给我……拜託了,把秦川胜的面具还给我……」

  「那是做不到的。」

  「为什么……要怎样才能把面具还给我……」

  「那个啊……」

  只看着阴阳师装扮的男人踏进少女的房间中,面对陌生男人如此靠近让少女
整个人寒毛直竖,瘫坐在床上的样子像是想要缓缓退到一边去,却又被男人直接
抓住纤细的手臂。

  「你!」

  「面灵气。」

  「咦?」

  「那就是你现在的名字,仅仅是如此。」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说词,被称呼为面灵气的少女眼睛眨呀眨的,像是还不能
理解这陌生又孰悉的称谓一样,然而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
的凉意。

  只看着男人拿出了绳子,拉过错愕又弱小的她,不顾面灵气下意识挣扎地将
其双手反绑在身后,随即更从身后拿出一个葫芦撬开面灵气的嘴强硬地将里头的
液体给她喂下。

  而无法反抗的少女只能被迫喝下这些液体,随即却又惊恐地看着阴阳师询问
着。

  「那是什么?」

  「只是会令人不断发情的水而以。」

  「什,什么……」

  还来不及消化阴阳师所说的话语,一股难以言喻的燥热感涌上喉头,令少女
打从心底里的恐慌起来,彷彿身体真的伴随言语一同躁热起来。

  然而这还没完,剩下的水却自嘴唇间溢出,大量大量的水泼洒出来。

  「咿─────!」

  葫芦倾倒出来,强烈的冰冷随着水淋下的瞬间贯穿少女的身体,水瞬间溽湿
每一片肌肤,让雪白的衣服黏着在身上。而被这样泼水的少女被风一吹身体立刻
嗲缩了起来,颤抖地看着不知为何如此行事的男人,然而身体越还是躁热起来。

  言语就是咒语的本质,此为阴阳术的根本。

  然而被这样淋上水的少女还是忍不住地喘息起来,瘦弱身体在这寒冷的秋冬
之际不住地瑟瑟发抖,四周却没有任何能取暖的存在,面对男人靠近时的动作也
无法动作,只能这样靠紧眼前可憎男人的身体获得些许的温暖,这让面灵气耻辱
地闭上眼睛,任凭自己纤细的身体磨蹭着男人的躯干获得那微小的温暖,然而男
人继续用绳子捆住少女的身体直到最后让那绳索彻底绑缚住少女的身体甚至一条
绳子直接横穿下体部分摩擦着。

  救命。少女一直想求救着,但是这房子里空荡荡毫无一点生气,家里的仆人
丝毫没有动静让少女感到前所未有的慌张,只能害怕得像小鹌鹑般任凭男人将吓
傻的她绑缚成这样。

  这还没完,很快男人又在她的耳边念了几声,很快眼前一黑就像失去了视线
一样,少女此时再想大叫也毫无办法,因为就连自己的声音也丝毫无法进入耳中。

  是咒么?还未搞清楚情况的少女惊慌失措起来,面对着眼前这怪异诡谲的场
面,有太多太多自己所无法理解的状况了。

  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自己像摔在床上一样四肢趴伏着,像小狗一般屈辱地挺
起了屁股,粗大的手掌彻底包覆住少女的臀部肆意揉捏起来,这让无法言语的少
女更加地颤抖起来,整个人宛若幼犬一般无力地趴伏在男人跟前,任凭男人不断
地玩弄着他的身体. 好屈辱。

  然而那双手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反而更过分地玩弄起少女身体的每一寸
肌肤,粗暴地抓紧了细腻的臀部肌肤,在不断揉捏之下雪白的屁股都变得红肿起
来。

  「咿!不要,为什么要这样……放开我……拜託……」

  「原来如此,即使变成了妖怪,身体却还是跟个小姑娘一样么,失去妖力后
除了在男人手里哀号之外什么也做不到啊。」一边玩弄怀中少女的身体,男人一
边饶有兴致的做出註解:「真是可怜,面灵气。」

  「不,不要……拜託你不要再这样。」

  显然这样的哀求并没有被男人当一回事,只是拿起一个葫芦,拔开了上面的
塞子,在掰开了少女的后庭时粗暴地灌入。

  「咿呀──」

  讶异着的哀号声随着水的灌入传来,腹部被灌入大量的水瞬间让原本平坦的
小腹微微鼓胀起来,强烈的胀痛感一步步息来让面灵气身体一颤,小嘴微张眼神
涣散的样子似乎像意识也被终结在那段时间,只能缓缓地哀号着。

  「唔……不要……好痛苦……肚子好胀………这样子的拜託……停下来……」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然而这样一动,摩擦股间的绳索却又再一次滑动起来,略粗糙的绳面擦过幼
嫩的阴阜让少女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这让男人露出一点恶
趣味的笑容,用手继续拉动绳子让少女更加疼痛,敏感。

  水还是源源不绝地灌入,一边咬紧牙关的女孩将脸高高扬起绷紧全身试图让
这股刺激感降低一些,但只要阴阳师随手一拉绳子就会让他的努力化为乌有,在
绳子不断的摩擦与后穴被强力灌水的双重压迫下,少女的身子却开始逐步燥热发
烫起来。

  「怎么,因为这样子而开始快活起来了?」

  「不,我不是,不要这样……」

  嘴上逞强着,但是阴阳师的手指一扯动绳子就会让面灵气忍不住地娇喘起来,
那不断打颤的身体正努力蜷缩着不要让自己露出任何懦弱的样子,却都是无济於
事。

  小腹好胀。明明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快要到达极限,然而男人的手指却更用
力地底住尿道让那股宣泄的感觉始终被堵住,这让面灵气的精神很快被逼入临界
点,无数细流此时已经沿着大腿内侧滴流而出。

  而看到这样子的阴阳师更是用力地扯动绳子,手也开始深入衣服之下揉捏着
面灵气小巧的乳头. 「咿……呀……呀啊……不要……快停下来……」

  少女的乳房小巧柔软却充满弹性,在男人大手的掌控下根本没有任何一点逃
脱的空间,只能不断被搓揉着,伴随而来的是无法反抗的反应,乳间逐渐因为这
异样抚摸而挺立起来。

  好讨厌,好奇怪的感觉. 被灌满腹部的面灵气同时痛苦地感受着男人的爱抚,
身体颤抖着强忍那股异样快感,一边又想倔强地逃离这一切,而此时的阴阳师也
没阻拦她,突然双手一松就看着踉跄冲出去的面灵气颤抖着走了一两步,随即却
又倒卧在地上。

  不断发抖着,双手忍不住地按住腹部强忍着,强撑着的面灵气像是毛毛虫一
样不断在地上扭动,一边大口大口喘着气,绝望地看着悠然自得的男人,求饶声
传出时已经牙齿格格作响。

  「拜託你……厕所……让我去……」

  「没这个必要吧?」

  「拜託……」

  看着跪趴在地上摀住肚子的面灵气,阴阳师的嘴角却扬起嘲讽一样的笑容,
紧接着随手从怀里掏出几个少女熟悉的事物。

  那正是自己平常视若珍宝的面具之一,此刻面具正朝下就像被随意当成承接
自己身体里液体的容器一样,面对着这种状况更让面灵气慌张起来,身体扭动着
想逃离但是却发现根本阴阳师早已放下咒让其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承受着这一
切。

  「等……你在干什么,不要,哈,」

  「尿在这上面就可以了不是么?」

  「怎么可以……」

  要忍耐,绝对不可以就这样尿出来……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面灵气的身体却还是随着男人手指的摆动而不断扭动着,
看不见的状态下反而让触觉更加敏感,变的只要稍稍被碰触都会带起强烈的反应。

  然而就在这时候阴阳师却轻轻念着咒语,紧接着一块冰就像变魔术一样凭空
而出,男人也没多话,只是将冰贴上了面灵气白嫩的脚掌。

  冰凉的触感突然触碰着面灵气脚掌,强烈的刺激感让她本能地一缩就想躲开,
然而被捆住的身子只能无力挣扎,身体犹如毛毛虫的蛹般只能僵硬地扭动着,随
即就在短暂的抵抗后──「────!」

  无声嘶哑着,那怕双手紧握着努力忍耐也无济於事,被阴阳师这样踩着肚子
的冲击终於让少女最后一丝防线溃堤,只看着哗啦啦的水不断自身下的菊穴中喷
出,透明无色的液体就这样打在身下的面具上,滴滴答答不绝於耳。

  慢慢的,随着菊穴的水气被清出,那金黄色的液体也就漏了出来,因为自己
可耻样子而把脸转到一旁的少女闭上双眼不想看,然而随即脸就被男人拉着摆正
看向镜子,看着那不断喘息与漏尿的自己,而下方属於自己的面具已经被尿彻底
沾湿了。

  寒冷的刺激感顿时自阴阜上涌现出来,这下更刺激着快忍耐不住的尿意,只
听着面灵气发出细碎的呻吟声,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完全挡不住地喷涌而出,在空
中滑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撒出。

  颤抖着,忍不住排放快感而让腰身不断抖动着,一边对自己行为感到羞耻的
同时是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打自心底里发出,不断随着液体排出而颤抖着,直到
最后身体里一丝丝残余都没有后还微微颤抖着,也才在这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刚刚
是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

  屈辱、愤怒与羞耻等情绪瞬间表露出来,只看着面对镜子的面灵气急促呼吸
着,好半响才慢慢挤出一句。

  「不要……你这个变态……绝对不能原谅你……」

  「如果你能的话再说吧……」

  就像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少女能够有多么的屈辱一样,男人再次将少女的感知
彻底封住,让少女堕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在那之后又过了好几天吧?

  从河内抓上来的鱼就在庭院中间随意的烤着,有几条已被吃的一乾二净. 被
弄得无比凌乱的空间里有淡淡的臭味,像是好久没有整理一样,而此时的面灵气
也只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房间里头,面对阴阳师的态度也只是偶尔看了他一两眼,
同时害怕地转了过去。

  「为什么要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果然什么都忘记了么?」

  面对喃喃自语的少女,阴阳师也只是无趣地下了自己的註解,同时拿起刚刚
吃过烤鱼的树枝戳弄着面灵气。

  咕噜。树枝戳弄少女柔软的咽喉,尖锐的前端随时能戳穿颈子,这让面灵气
打从心底里开始胆寒,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不断自心头传来,完全失去保护屏
障的她只能任着这名男人宰割,忍不住吞下一口紧张的沫子。

  然而紧接着树枝就往下滑,推开了单薄的外衣让那对小巧的乳鸽露了出来,
殷红的小点被不断摩擦着让少女不断颤抖着,同时也感觉到在恐惧之余有着愈来
愈强烈的快感。

  「就算在这个状况下也会感受到敏感么?未经人事的大妖怪真是意料之外的
是个色情狂呢。」

  「快停下来……」

  面对这样的哀求也无动於衷,男人只是肆意的用树脂不断戳弄着这又嫩的躯
体,树枝刮过乳头来到只穿着单薄布裤的下身,隔着轻薄的布料缓缓抚弄着面灵
气的小穴外侧。

  这样的行为当然又引来了一连串的哀号与恳求,但是浸润股间布料的却绝不
是恐惧的汗水,而是伴随着摩擦快感而出的爱液。

  面对这样的成果让阴阳师有些开心,自怀中再次掏出了面灵气的面具,看见
自己宝物的面灵气下意识地就想要去抢,却被阴阳师自半空中打断了伸出的动作,
同时将手中的面具丢散在地上,。

  「这些就是你所喜爱的东西么?」冷峻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女孩,用力踩着面
具的脚稍一加力使其碎裂开来:「无趣,原来就是被这些给束缚住么?」

  「住手─────!」

  伸出的手被穿着素袜的脚掌硬生生踩在地上,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前跪倒的
同时,少女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碎裂的面具,还有重新踏上下一张面具的另一只
脚. 恶魔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想要保护这些废物就自己表演来取悦男人就行,连这点都做不到么?」

  「……呜。」

  像是听明白阴阳师言语中的意思一样,那怕此时的面灵气双颊已经羞红无比,
却还是自己主动张开了那纤细的洁白大腿,将自己幼嫩的阴部隔着布料展露出来。

  「请……请看……」

  颤抖的声音里全是恐惧,只看着少女自己敞开了白嫩的大腿,手指不断地在
那早已氾滥的小穴中不断抠弄着,鲜嫩的肉穴在洁白的手指爱抚下也很快呼应着
开始流出黏稠的蜜液。

  「啊……啊啊啊……」

  再快一点,更快一点才可以,不去的话就会失去一切,不去的话就会──看
着努力让自己高潮的少女,此时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庞上也正深深地流露出发情的
样子,自己使劲用双手笨拙抠弄自己阴蒂与小穴的模样就像是在献媚一般令男人
愉悦了起来。

  「啊……请……请您看着这样的我……不要……不要对我的面具……」

  「谁准许你命令我了?」

  那就像刻意欺负着面灵气一样,一副面具再次应声而碎,随即又是好几次发
生这样的情况,面具也一一因为一些小问题而碎裂。

  面具碎裂的瞬间让面灵气痛苦地一抖,然而看着这样的状况却也无法阻止,
只能痛苦地闭上双眼,让自己更加地沉溺在欲望里,躲避着这无能为力的惨状。

  看着这样的男人则是饶有兴致地面对逐渐开始认真抚摸自己敏感带的面灵气,
像是在打良自己的猎物一样。

  不自觉就连另一只手也开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那就像是真的发情一样,在
男人赤裸裸的视线下不断地曝露出自己不为人知的淫荡的一面。

  一次次杂乱的呼吸中已经难以听见最初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更多为了发泄
欲望而传出的喘息声,眼神也开始氤氲着情欲的水气,完全没有一开始的恐惧与
神智。

  而看着自己好几日下来不断用各种方法调教出来的面灵气终於逐渐收到成效
了,阴阳师也忍不住露出一个恶质的笑容,脚下踩着最后一个面具的同时也打良
着手指动的愈来愈快的面灵气,像是好奇着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后,就是在少女即将到达高潮时继续她那恶质的游戏。

  「如果能在最后时候忍下来的话,我就不踩坏他。」

  这句话让原本正沉溺在欲望之中的少女微微清醒过来,察觉不妙的她惊慌失
措地想要停下身体逐渐沦陷於情欲的状况,然而那股与生俱来的快感却不是说停
就停的,甚至她的身体更是贪婪着想要获得这股强烈高潮,继续欺负自己的阴蒂
与小穴。

  「不,不可以,停下,快停下。」

  那怕心里跟嘴上是这么说,身体的动作却完全没办法停下来,继续地抚慰着
这个已经理解性爱欢愉的身体,瞬间就到达了临界值。

              不要─────

  「笨蛋,怎么可能留下这种垃圾呢。」

  随即,男人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用力一踏,最后的面具承受不住这猛然的冲
击,在坚持片刻后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恰好就在少女高潮的那一刻传出。

  「不,不要────!」

  在面具碎裂的瞬间,伴随着强烈的高潮袭来让少女身体反射性弓起,一阵阵
剧烈颤抖之余也不断的渗漏出黏稠的爱液,整个身体在绷直后的短暂瞬间就向后
仰倒,整个人倒在阴暗的房间内。

  终於等到了么?像是在祈祷这个结果一样,阴阳师随脚将破碎的面具踢到一
边去,信步走向刚刚失去神智的面灵气身边,用手抓着面灵气脖子提起她,像是
在检测某种成果一样。

  然而他失望了。

  什么都没发生,最终坐在这里的只是一具毫无灵魂的提线人偶,虽然身体偶
尔还是因为高潮而抽搐着,但那张素雅的面容彷彿戴上一张精緻的秦川胜面具一
样,是没有任何生气的绝美。

  「为什么还不行呢……」

  看着眼前已经彻底丧失抵抗能力的面灵气,阴阳师像是挫败一样感到痛苦着
对倒在地上,脸上的神色史无前例的阴沉起来。

  绝对不会原谅你,也不会让你离开的。嘴里喃喃叨念着的施暴者,只是这样
默默在晕倒过去的少女身边说着。

  师父,那个女孩子是……

  不要大意了,那已经并非是我辈人类,是执念扭曲后的产物

  师父,我只是……

  我告诫过多少次了,那不是现在的你能去接触的怪物,不要被外象蒙蔽双眼,
迷恋非人之物是异常危险的。

  师父,师父!

  快逃!快点离开这里!那女孩子已经是──

  「真是丑陋啊,阴阳师。」

  夜幕低垂,相似却又带着全然不同语气的声音出现. 仍被反绑着的少女此时
不知为何换上黑色装束,早些时候的怯懦恐惧完全自瞳孔中消失,出现在阴阳师
面前的只是过往那个令人熟悉的大妖怪面灵气。

  而看着眼前的女人,阴阳师也毫不犹豫地抛下刚刚拿在手上的面具,返脚踏
碎了露出各种表情的面具。

  真正的秦川胜面具早就消失,剩下的不过是阴阳师所带来唤起面灵气人类时
记忆的假货,根本不值得一提。

  然而此时面对上之前被自己及垮的大妖怪时阴阳师没有一丁点慌张,面对实
力不如自己的面灵气,他并没有任何畏惧之情。

  只是尽管如此,一抹难得的焦躁还是出现在他脸上,而这也被面灵气捕捉到,
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笑容此时绽放在脸上。

  「你也注意到了吧?属於自己的失败。」

  「闭嘴!」

  「想要把我的灵魂分离,留下那个弱小又无助的残渣变成自己的式神,结果
却发现完全没办法对吧?」像是说透了阴阳师心里深处的丑陋一样,面灵气的态
度高傲了不少:「说到底那只是不完整的残渣而已,你又怎么可能做到?」

  「你给我闭嘴!」

  像是不想听着少女对自己的嘲讽一样,阴阳师大吼着将手中的蜡烛一挥,灼
热的蜡油立刻如雨点般溅洒在面灵气裸露的胸膊上。

  「呀啊!」

  被突如其来的蜡烛烫伤,面灵气的身体反射性地弓起,纤细的妖冶因为这股
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到痛苦,只看她被绑住的身子就像条优美的鱼而一样不断地颤
抖着。

  然而须臾片刻之间,刚刚所建的一切又化为幻象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在阴阳
师念咒下,刑具一般的三角木马自面灵气跨部出现,只看着木马一部分没入摩擦
着白嫩的阴阜,另一边男人却拿着麻绳勒住了面灵气的颈子,那像是要将女人当
作家犬一样的姿态反倒更让女人尽显异样媚态. 「真,真是……你这喜欢使用幻
术的傢伙……」

  被这样不断磨蹭阴部的面灵气也忍不住地娇喘起来,面对眼前阴晴不定的男
人发出了带着娇喘生的抱怨,后者却还是黑着脸完全不发一语. 很快,幻术全都
消失,被弄得气喘吁吁的面灵气倒在地上看着男人时却被一脚踩着脸,粗糙的脚
掌就这样在那光滑的脸庞上不断滑动,就像是胜利者在夸耀着自己的身分一样。

  然而这时候的面灵气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阴阳师,面对
眼前那盛怒的男人,彷彿要刻意讥嘲他一般用略显夸张的语调说着。

  「话又说起来我记得你了,是以前那个被我杀害的阴阳师身边的小鬼。」

  「……」

  阴阳师没有说话,只是将愤怒纂紧於拳中。

  在那遥远的过去中,有着一个阴阳师曾受某宅邸家仆们的请託来此为不祥的
诅咒面具与少女驱魔反而被杀,而唯一逃脱者便是见证自己师父被残杀的少年,
至此之后音讯全无. 而如今这样的少年重新回到面灵气所居住的宅邸,击败了大
妖怪。

  如果发展到这里而已,想必就是一个退治恶鬼的佳话吧?但是……

  「但是却看上应该要根除的妖怪的另一面,甚至不惜将她拉出来并在其身上
肆意地倾泻着作为男人欲望,不觉得十足十的像是怪物一样么?」

  「闭嘴……」

  猛然将被绑扶住的少女压在地上,失去妖力之后只能跟普通少女一样的面灵
气挣扎着想要推开阴阳师未果,手腕反而被重压在地板上,完全侷限起来。

  双脚被用力分开,露出那早就红肿的阴部,被连日来欺负的身体像是早就记
住这种感觉一样,在面灵气不甘愤怒的眼神中不断滴躺着爱液。

  阴阳师一言不发地靠了上去,粗大的肉棒对准那已经氾滥成灾的小穴用力地
插入其中。

  「咿────────!」

  直到现在才真正的侵犯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肉体. 阴阳师喘息着,面对同样因
为被粗暴对待而痛苦呻吟的面灵气,只是疯狂地将稚嫩娇小的身躯压在身下,用
粗大的肉棒捅穿了这窄小的肉洞。

  好紧. 狭窄的肉穴被巨大的男根侵犯时本能地收缩着,跟意志不同的是这样
收缩着的腔壁就像不断亲吻着男人的肉棒一样肆无忌惮地取悦着阴阳师的感官,
这让男人的欲望无可避免的狂躁起来,双手抓紧面灵气腰身的动作就像要将这少
女彻底强暴一般大力地摆动起来。

  「好,好痛……」

  「结果说了这么多,这里还是跟女人一样啊,真是丢脸呢,面灵气。」

  「不知礼数的狂徒……」

  还想要反击男人几句,那对比少女来说巨大的身子就整个扑了上去,面对还
未完全适应肉棒插入的小穴,直接肆无忌惮地猛烈捅入深处!

  「呼咕───!」

  剧痛袭来,感受到在自己小穴中不断前后抽插的肉棒,本能地想要用双手将
眼前这侵犯自己的存在推开,然而那就像要彻底宣示自己对面灵气的主权一样丝
毫不肯退让,而是更进一步地将肉棒撞入深处,将少女的身体连续抽插着不断发
出酥媚的呻吟声。

  第一次被捅入的小穴是那样的紧緻,以至於阴阳师插入的时候就像要瞬间射
精一样快乐,然而男人却还是强硬地撑住,不断不断地用力摆动腰间的力量插入
更深的腔室之中,用力磨蹭着每一寸能挤压着穴壁。

  同时,那双大手也不断地握住那小巧的乳房,就像搓揉着蜡烛蕊芯一般地摩
擦揉捏着挺立的乳头,这也开始舒缓着面灵气的疼痛感,一股来自胸口前的强烈
快感也让她忍不住地扭动起身子来了。

  「你这……呀啊……混帐……浑帐傢伙……」

  「每一寸都像是女人一样呢……哼,另外你那股傲气又能坚持多久?」

  「多嘴……」

  那既是仇敌,却又像多年的爱侣一样互相了解契合彼此。愈是疯狂地凌辱就
愈在下意识中互相取悦着彼此,男人的背脊上全是一条条因为面灵气双手抓挠出
来的红痕,那麻痒感让阴阳师的兽性更加狂暴,瞬间猛烈地向下撞击着那幼嫩的
小穴,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互相传递在两人之间,也让两人继续啃咬着,撕扯着对
方的身体. 「咕呜────!」

  强烈的抽插下屈辱的高潮很快来临,只看着不断弓身颤抖的少女下半身正喷
出一丝又一丝的水线,散发出阵阵淫靡的气味来,可那身躯却只能无助地被男人
强行压着微微颤抖,完全不似一个令人恐惧的妖怪。

  然而即使如此,那张伶牙俐齿的嘴唇张开时,仍然是锐利地刺着阴阳师。

  「你是觉得不把女人绑起来就摆平不了么,阴阳师。」

  「……当然不是。」

  低声否定了面灵气的嘲讽,面对虚弱的大妖怪,男人再次将她纤细的身体压
住,看着失去力量的女孩只能被自己结实的身躯固定着,忍不住地再次侵犯起那
紧实的小穴。

  只看着被强迫咬住韁绳的少女像动物依样被男人强硬地从后方干着,夹住乳
头与嘴巴的绳子勒的她脸向上仰,然而四肢跪地的同时屁股也正被撞击着,阴阳
师仍用力地干着那狭窄的小穴,还不断流下滴滴答答的淫水。

  「呜……呜呜……」

  难以忍受的窒息感让面灵气痛哼着,身体再次紧绷起来,连带着将在自己身
体里的肉棒夹得更紧一些,然而愈来愈强烈的快感让她也难以忍受的。

  然而强烈的撞击还是不断侵犯着面灵气的小穴,粗大的肉棒猛烈地像要干穿
这纤细平坦的小腹一样猛力,高过少女好几个头的男人再次用力抓紧绳子一拉,
一手抓住面灵气的小腹,竟然像提着小孩一样将整个少女提到半空中,腰部猛烈
地撞击着面灵气的小穴。

  「呀啊!」

  「你这……无可救药的浑蛋!」

  用力撞击在墙壁上,男人的腰身疯狂摆动撞击着身下一边发出悲鸣的少女,
每一下都重重地将肉棒插到最深处去,用力挤压着那幼小的子宫口,腰身撞击着
几近无骨一般柔软的嫩臀时不住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每一次每一次的撞击,少女的腰都不断地随着力道凹陷反弹着,当娇小柔软
的身躯悬空压在墙上,就像是最棒的自慰杯一样被粗暴地侵犯不断地滑落下晶莹
剔透的爱液,随着粗大的肉棒一次次从蜜穴里带出而滴落到地面上,几乎要将木
地板给浸润透了。

  「笨,笨蛋,居然这样的乱来,呀啊!不要再往深处去了,好痛,好痛啊…
…」

  「那倒是求饶啊,现在这样被当成玩物泄欲的样子又有哪点像个大妖怪,不
过是游女一样的存在罢了!」

  被压在墙壁上强奸的面灵气断断续续的想说些什么却被肉棒强硬地抵了回去,
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搞不清楚是因为高潮后带来的余韵还是单纯被男人这样残
暴地奸污着自己小穴的缘故。

  抽送的力道愈来愈大,然而面灵气的小穴却还是早已被驯化一般依旧不断包
裹着阴阳师的大力撞击,紧实有弹性的穴壁一次又一次被划开撞击着,大力地啪
啪啪撞击臀部时带来的冲击也让原本反抗的语句破碎成甘甜的呻吟。

  终於,伴随着淫水再次肆意飞溅而出,那强烈的第二次高潮让面灵气整个人
无力地软瘫在地板上,任凭自己美丽的身躯被阴阳师抱在怀里继续玩弄着。

  「啊……啊啊……不……不要这样……」

  夜色下的少女被男人抱在怀里,乳头被用力的吮吸并时不时地咬着,而嫩穴
也因为这样的刺激不断收缩着让阴阳师也忍不住感到亢奋,忍不住地松开乳头,
看着那张失神的美丽脸庞。

  咕噜。看着眼前彻底瘫软下去的面灵气,抽送的速度也忍不住缓了下来,面
对这已经后出错乱神智一样的大妖怪,阴阳师原本被愤怒给佔据的内心深处,不
自觉生出了更原始的情感。

  想要占有她。看着近乎被自己凌辱到毫无抵抗力的脸庞,浅色的小嘴此时正
无力开合着,原本美丽的头发也零散地披盖在少女的脸上,那散乱的眼神深处貌
似已经没了反抗之意。

  而也正因为这样,那怕腰身依旧不断抽插着面灵气的小穴,阴阳师的感官却
在这一刻一直注意着自己还未征服的嘴唇。

  妖艳异丽的色彩,那是只有被折磨的美人才能散发出的,令人怜惜之美。

  终究,男人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听从佔有欲战胜了恐惧猜疑,对着那
微开的小嘴亲吻下去。

  「呜───────!」

  随即便是无可言喻的怒火与悲鸣. 随着一阵强烈的痛觉传来,嘴里瞬间充满
鲜血腥鹹气味,阴阳师愤怒地看着咬破自己嘴唇的面灵气,那张苍白的脸上此时
沾上自己滴下的鲜血反而显得更加妖艳异丽,全然不像一个困兽之斗的女人。

  只一瞬间,男人强而有力的双手就用力握紧大妖怪纤细的脖颈,食指用力扣
住瞬间让面灵气发出难受的呻吟声,被压制住的双脚也忍不住地抖动起来,却还
是很快就被男人强烈的冲击给压制下去。

  「该死的,居然还敢咬我,看我不把你这傢伙给宰了!」

  「唔……呕……呕呕……」

  已经被刚刚的反击弄到让愤怒充斥其身,混浊低沉的声音就像野兽一样伴随
一下下冲击猛力地干着面灵气的小穴,一边看着那张绝美容颜此时正一步步因为
缺氧而扭曲绝望着,然而男人此时却还是继续用力压制住少女身体,让这原本身
为大妖怪的少女继续作为发泄欲望的肉便器存在。

  被咬住舌头的通苦,鲜血的味道与淫水四溢的冲突感传来,此时遑论什么咒
术或道法,阴阳师不过就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使劲地挺起腰身猛力地干着身
前的妖怪少女,大肉棒猛烈的撞击着直达子宫口处,让刚刚还恶作剧的面灵气再
次淫乱地哼哼起来。

  「呀啊!真,真是过分,居然这样子的羞辱身为妖怪的我,绝对不能放过你
……」

  「闭嘴,你这傢伙!」

  一边咬紧牙关一边猛力地冲撞着面灵气的身体,大量大量分泌出的淫水都流
到两人交合的股间之上,男人拱起了腰奋力地撞击着柔软的嫩穴同时,却又用力
地揉弄着面灵气挺立的乳头,彼此之间都无法分开了。

  男人像是癡迷着又像憎恨着;女人像是逃避着又像享受着。彼此一边撕咬着
对方却像用力地纠缠在一起完全无法分开,大力地撞击令人模糊了恨意与性欲的
交界线,尽情地缠绵着。

  阴阳师干的力量愈来愈大,每一下都像是要把面灵气小小的身子给挖穿一样,
然而这样还不够,强而有力的下肢继续抽送着猛力强奸少女幼穴,粗大的龟头像
是要挖穿了穴壁一样强力地撞击着,而少女也一边像要推开阴阳师,另一只手却
又无力地放在阴阳师后脑上,像是又要将男人拉得更近一样。

  最终,不断撞击小穴的过程来到顶点,就像彼此都知道对方即将到达极限一
样,阴阳师猛力地将腰身向下一插,龟头撞入面灵气小穴最深处!

  「咕咿───────!」

  纤细的身体抖动着像要阻止自己被这样内射的事实,但是却还是敌不过男人
强力的压制而屈服着不断被灌入大量的精液,然而已经因为缺氧而接近昏厥的面
灵气身体反射性地吃着阴阳师的精液,彷彿那身子是很喜欢这样被对待。

  发泄一样的射精过去后,面对着眼前少女的一切却还是无法提起最初来到这
里的憎恨,各种浓郁複杂的情感在胸口中冲突着,最终变成无力感让男人倒在面
灵气身边,彼此喘息着看着彼此。

  而面对这个击败自己,却又不断困扰一切的男人,女人的嘴角又扬起了促狭
的笑容,低声询问着。

  「你并不能单纯地讨厌我,然后杀了我是么?」

  「我对你那……」

  那是纯然的憎恨……么?

  无法回答面灵气言语的阴阳师颓然坐在地上,他看着再次被自己弄晕的妖怪,
嘴里喃喃叨念着什么,不时又摇晃着脑袋像要否定某些事情一样,最终却还是颓
然坐在地上。

  哪一个是她?哪一个又不是她?或者其实每一个都是她?

  无数困惑萦绕心头,深爱着的女人与憎恨着的女人共用同样的身体,想要毁
掉她与想佔有她的想法也同样佔据各半,拥有高深法力的男人胃部难受地权缩起
来,手成拳用力槌打着地面。

  那一个夜晚,悄然一瞥的纯白少女勾引起怦然心动的情愫,却又是在转瞬即
逝间便看着师父身首异处,带着惊恐与憎恨逃离那漆黑的少女身边。

  「我恨着你,但是……」无数驳杂的记忆涌上心头,阴阳师的泪水沾满了草
蓆之上,却还是咬牙切尺地走上前去:「杀死你是绝对不够,这应该要是给你一
辈子的报复才是……」

  步履蹒跚的身体走向已经彻底丧失意识的妖怪身边,那如今沉沉睡去的少女
面庞上还有均匀的呼吸,犹如京瓷人偶般细腻的细颈肌肤,无一不错乱着阴阳师
的意志。

  一点一点,缓缓地,将手伸向了少女的颈子……

  在那之后的某日里,妖怪不存在的某天。

  「你是……」

  「老朽是谁重要么,不过就是荒山野岭的野路子阴阳师啊哈哈哈!」

  独眼老人又看着因为被自己看到不自在的阴阳师,豪爽地自爆出自己系出同
源的身分。

  看到这样说话的老者让阴阳师沉默下来,不过也没做出什么反感老者的行为,
只是自己单独在这街边的旅店前品茗着苦涩的茶水。

  可面对不想多话的阴阳师,老者却还是自顾说起许许多多在这附近听见的趣
闻。

  「曾经这附近的宅邸里有一名被爱欲侵蚀的少女,变成妖怪后被某位不知来
历的阴阳师给镇压着,很久没出现了呢。」

  「是么?」

  「说起来也奇怪,那貌似是您在最近被人目击到之后不久呢。」

  「……」

  阴阳师再次陷入沉默中,而老者看着不发一语的男人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等待片刻后才又说着。

  「很久以前,就有这样一个传说了。」面对阴阳师的沉默,老者还是继续说
着自己听过的故事:「在大妖怪面灵气诞生前夕,他们家的仆人曾经也聘请过一
位阴阳师尝试着让他变回人类,而在此时那名阴阳师身边的徒弟却对那还露出怯
生生外貌的面灵气一见锺情。」

  「……」

  「结果,在那一天晚上,变成妖怪的面灵气杀死了仆人与师父,只有徒弟只
身一人侥倖逃脱而已,直到数年后才只身一人前来镇压了面灵气。」

  「……」

  「若是将那不祥大妖留在身边,迟早有一天也会走上怪异的道路吧?」独眼
老人看着阴阳师那被晨曦隐藏的面容,继续询问着:「还是对既有弑师之仇,又
在少年时第一眼就迷恋上的那个妖怪来说,即使是这样也无所谓么?」

  阴阳师没有回答,那破晓曙光绽放於他脸庞时,背后的阴影似乎也站立着一
名少女的身影,那既似是要勒住阴阳师的脖子,却又似是要依靠他背膀上。

  老人见到此情此景也只是怪笑一声,与阴阳师擦身而过时不再去瞧着是否背
后真的有个女人,只是迳自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最终不见其行踪了。

  人类或许正是会为了执念,即使扭曲心灵也无所谓的怪物呢。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