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啦啦小魔仙

  • 【巴啦啦小魔仙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誓明
字数:9645
首发:PIXIV(id=13890697)

  废弃的实训楼里,扎着青绿色波浪马尾的少女慢慢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瞬
间,少女察觉到了自己的嘴里正被塞着布团,徒劳地发出唔唔声。试图从坐着的
椅子上起来,手腕处却传来了被磨破皮的痛感,少女有些心慌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和双脚都被麻绳绑在了木椅上,不知是谁在手腕和脚腕处打了一个完美的绳结,
如果少女没有徒手扯开麻绳或破坏木椅的怪力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没有办
法能逃离这栋实训楼。

  【这里是哪里啊,头好昏,我怎么会在这里的,难道我遇到绑架了吗……】
少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环视空无一人的四周,闭着眼睛梳理着自己混乱的思
维,并尝试让自己想起什么。

            【总感觉发生了什么】

  把脑子里那零零散散的碎片记忆勉强组合后,少女猛地睁开眼,刚刚冷静下
来的脑子又开始慌乱了起来,因为她想起来了自己在这里的原因。

  「哦~看看~我的小公主已经醒了呢,早上好啊~小贝贝~需要我帮你做些
什么吗?oh,先说好解开绳子是不行的~」

  话语中带着三分愉悦,三分戏谑,和三分欲望,以及一丝不易觉察的疯狂。
少女闻声明显地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这个戴着奇怪面具的男人像是幽灵一般出
现在了房间内,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在贝贝的记忆中,就是他在自己落单的时候
用奇怪的方法迷晕了自己。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你快放开我!我随时都能联系到我姐姐,她一定会找人救我的!】贝贝徒
劳地发出口齿不清的声音,嘴里的布团大到两排牙齿卡在了里面,所以无法用舌
头顶出来。

  「NO NO NO NO NO,我可爱的贝贝小姐,我应该说过你的姐姐也在我的目标
之内,你只是开胃菜罢了。」

  面具男俯下身与贝贝漂亮的小脸蛋来了个亲密接触,有着面具的阻隔,贝贝
的鼻子被挤压地有些痛,四目相对,贝贝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具上的两个孔洞。

  「啧啧啧,瞧瞧这双漂亮的眼睛,瞧瞧这漂亮的白净小脸,如果我说我想在
上面留下点痕迹会怎么样呢?啊,别误会,毁坏漂亮的东西并不会给我带来愉悦
感所以请放心。」

  贝贝很奇怪,为什么这个面具男好像能听到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听到他好
像有伤害自己的意思,露出明显的畏惧之色,瞪大眼睛摇了摇头。贝贝还是小女
孩,在作为人类肉身的情况下说什么也没法抵抗一个成年男性。

  「你好像在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面具男起身背对着她。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哦!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挺聪明嘛。」

  贝贝在自己的想法被看穿时就有了个大胆的猜想,这个男人,难道有着看透
人心的力量吗?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太恐怖了,自己的一切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这种暴露感比全裸更甚。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会有想抵抗的念头吗?嗯,看来还抱有一点侥幸心
理嘛,那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破坏外表美丽的事物并不能给我带来愉悦感,倒
不如说为什么会有那种看到花瓶就想着砸碎它的变态呢?」

  面具男慢慢地转身过来,看着贝贝,面具的两个孔洞中是一双黑曜石一般的
眼睛,不,也许用黑洞,深渊这种词形容更恰当,那双眼睛,深邃到要把人吞噬
殆尽。

  「真正能给我带来愉悦感的,是看着一颗健全美好的心被我撕裂!被我蹂躏!
被我击碎,被我破坏!然后……」

  面具男又俯身与惊恐的贝贝对视。

  「看着他们变成被玩儿坏的玩偶。」

  ……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贝贝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惧,面前这个男人接下来要是她做的事也许远超
她的想象。

  【不要!不要!求求你别伤害我!我姐姐会来救我的!一定会的!】「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美妙至极的恐惧感情,这双因为畏惧而颤抖的眼眸,
可比刚刚要美丽数倍!」

  面具男的声音越发高亢和愉悦,贝贝的挣扎声好像完美刺激到了他的兴奋点,
她越是挣扎,面具男的下半身就越膨胀,一边大笑的同时,一边勃起,他的裤子
已经鼓出了明显的大包。

  「啊,再顺带一提,你的姐姐现在应该已经被我的侍从抓住了,为什么不试
着用你的心灵感应呼叫一下她呢?我想一定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怎么可能……姐姐不是应该还在魔仙界……】即使贝贝不愿意相信,但眼
前这个男人的语气似乎并未撒谎,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到抓住雅雅的。

  【姐姐……姐姐,你在吗……】贝贝闭上眼试图呼唤雅雅,哪怕是在脑海中
贝贝的声音也略显颤抖。呼唤和平时不一样,像是电话占线一样呼叫了很长时间,
每一秒过去都让贝贝恐惧加深一分。

  【……】【姐姐!终于有反应了,你能感觉到吗?】呼唤了许久的心灵感应
终于有了回应,但很奇怪的是姐姐那边一直发出很奇怪的声音,不好的预感笼罩
在贝贝的心头,抬头看着一直露出玩味笑容的面具男,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

  【姐姐,姐姐……你在听吗?】【嗯啊……啊……啊……啊……嗯哦……】
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传入贝贝大脑的确实是姐姐的声线,但这明显是被什么袭
击了的声音,比起痛苦的喊叫,更像是……呻吟?

  【姐姐!魂淡!你把我姐姐怎么了!】畏惧的神色被担忧转变成了愤怒。

  「嗯……只不过是给了她一点点教训而已,毕竟她比你还不听话,不过,我
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有点,令人厌恶。」

  【你……你想做什么……】「我想是时候给讨人厌的孩子一点教训了。」

  面具男逼近了贝贝,脸上愤怒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回了恐惧,也不管手腕被绳
子磨地生疼,不断得挣扎想要后退,可脚腕也被绑着的她无法动弹。

  「别着急,今天还很漫长,倒不如说,这个星期都很漫长,这一个月也很漫
长,这一年都漫长到我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瓦解你的人格。」

  面具男站在贝贝面前不到20厘米处开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贝贝从刚刚就注
意到男人下身膨胀的厉害,这个连黄段子都没怎么听过的小姑娘并不知道接下来
自己要经历怎么样的地狱。

  「那么,要开始对坏孩子进行惩罚了哦。」

  面具男一把脱掉裤子,阴茎已经硬到刚离开裤腰带处便挣脱束缚弹了出来,
贝贝作为一个才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姑娘哪里见过男人的这东西,仅仅是瞥了一
眼便本能地把眼睛闭地紧紧的。

  「啊啊,这可不行,你得好好地看着,不然趣味可就大打折扣了。」

  贝贝依旧紧闭着双眼,这种行为让她无比慌乱,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男人
要做什么,未经人事的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女孩。男人在面具下皱了皱眉头,
毕竟他不喜欢使用破坏性手段来瓦解人格,看着贝贝努力地把头偏向一边,男人
想到了一个很恶趣味的办法。

  「既然你这么想你姐姐,咱们不妨来看看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如何?」

  【你对姐姐做了什么!还有,别把你那根东西拿出来乱晃啊,你是变态吗!
】「不不不,请别以变态这种低劣的名词来称呼我,我更希望被叫做,行为艺术
家,破坏人格之美的行为艺术,不觉得很棒吗?尤其是你这种未经人事,善良懂
事的小女孩儿,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哈哈哈哈哈……」

  说罢,面具男打了个响指,贝贝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很清晰的画面,从只能
听到些许呻吟声,转变成了闭着眼睛也能在脑海里感知到图像。

  【姐姐!姐姐在哪?】贝贝焦急地在脑海中环顾四周,黝黑的墙壁,碰撞作
响的铁链声,以及虚弱无法抵抗的呻吟声,还有一种奇怪的黏液噗呲声。视野中
出现雅雅的水蓝色头发时,贝贝害怕的心情稍微有些慰籍了,因为姐姐总是支持
她的,但到了下一秒,贝贝看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一幕,冲击力震撼到了她以至
于呆住了。

  「啊!啊!哦!啊!不要!哦!那么!用力!求求你,求求你,啊啊啊……」

  脑海中无比清晰得放映着雅雅衣不遮体的样子,趴在地上像狗狗一样吐着舌
头翻着白眼,屁股后面是一个身形远大于她的面具壮汉,显而易见,面具和这个
男人是一样的,壮汉暴露着自己的下体,肆无忌惮地捧着雅雅的小屁股向里面突
进,每突进一下,雅雅都会闷哼一声,交合处被挤压出来肉眼可见的水流,伴随
着淫靡的黏液搅和声,雅雅很明显已经是毫无抵抗能力了,快感和痛苦一起磨碎
了她的理智,现在的她除了求饶和希望背后这个壮汉快一点完事以外什么都做不
了。

  【为……为什么…姐姐会……】「所以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

  面具男一把扯掉了塞在贝贝嘴里的布团,呼吸突然顺畅后,贝贝贪婪地大口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即使面前是这个男人阴茎的味道。

  「那…接下来是我们两人的快乐时间!」

  男人根本就不等贝贝呼吸流畅,右手拽住了她的青绿色头发,把她的小脑袋
往自己这边送,因为嘴巴大口呼吸张的很大,所以完全勃起的阴茎没有一点阻碍
地进入了贝贝温软的口腔。

  「唔?唔!!!唔唔唔唔!!」

  属于男人的强烈的荷尔蒙味道刺激着这纯洁少女,贝贝的大脑突然空了一下,
感受着嘴里的硕大异物在里面肆无忌惮搅动,很快便开始出现呕吐反应。面具男
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被奇怪兴奋点挑逗起来的欲火只想在贝贝的小嘴里发泄出
来,大幅度地动着腰,将肉棒抽出至快要拔出来,再一口气全部灌入其中,来回
往复,就像是在用一个飞机杯一样。

  「唔!唔!唔!唔!库!噗唔!」

  肉棒在贝贝的口腔里抽插过程中不断有空气出入,双手双脚更是用力得挣扎,
头因为被拽住头发而无法动弹,只能两眼泛泪恶狠狠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

  「又是这种表情,先说好我可是知道你想用牙齿咬的想法哦,如果你敢这么
做,你的姐姐身体少哪一部分就不是我说了算了,我的侍从一旦发怒可就是没轻
没重,扯掉你姐姐的手臂也不是不可能?」

  【不要!我做……我做就是了……好臭,好痛苦,好想吐,这是什么啊,为
什么他要把那根东西塞进我的嘴里,那不是男生用来上厕所的地方吗?为什么会
那么大啊,好脏,好恶心,为什么还没有结束。】

  只在生物书上看见过的男性生殖器当然没有这个男人的勃起肉棒大,快20cm
长的肉棒以贝贝的小嘴根本无法含住,每次深入都到了自己的喉咙,强烈的呕吐
感刺激着喉咙蠕动,反而加剧了男人的快感。

  「哦哦,贝贝的小嘴巴还真是淫乱的名器唉,仅仅是这么插入就在不停自己
蠕动来服侍我吗?」

  【才不是!你快拔出去,好痛苦,不能呼吸了】「那好吧,这就拔出去,再
送你点礼物。」

  【唉?那你……??!!!】「唔!!唔噗唔噗唔噗唔噗!!噗嗤噗嗤噗嗤
噗嗤噗嗤噗嗤……」

  男人两只手捧着贝贝的脑袋,做着比之前更强烈的冲刺,以每次都能深入到
喉咙管的深度把那根粗大的肉棒不断塞进拔出贝贝的口腔,在感受到足够的刺激
后,面具男将贝贝的脑袋狠狠得压在自己的屌毛处没有任何预兆地在喉咙深处爆
发出来,量大且浓郁的奶白色精液灌满了贝贝的喉咙,溢出到了口腔,最后因为
嘴巴装不下噗呲一声喷了出来。

  「啊啊,真浪费,剩下的不准吐出来,给我全部喝下去,要是有一点撒出来
我就叫侍从扯断你姐姐的一条腿。」

  本来因为应激反应强烈想要呕吐的贝贝听到这句话,害怕的心情大过了痛苦,
逼着自己不断吞咽喉咙中犹如麦芽糖般粘稠的异物,味道也是腥臭无比。

  「咕嘟,咕嘟……咳咳咳!!这个……是什么啊……好恶心的感觉……」

  在鼓着腮帮子强迫自己吞下去那大量的精液后,贝贝的嘴里,口腔里,喉咙
里都像是被火灼烧一样,吞下去如此多的异物,以贝贝本就不大的食量,胃已经
有些小小地撑住了。嘴角处还粘着几根卷曲的毛和几滴白色的残留物,刚刚的花
季少女一转眼就变成了模样淫乱的妓女一般。

  「你满足了吧,快放了我和姐姐……」

  「满足?你是不是忘了我开始说过什么?直到瓦解你的意志之前,我都不会
停手的。」

  贝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要被做比这过份
的多得多的事,畏惧的表情再次爬上了贝贝的俏脸。

  雅雅这边,已经快要昏迷过去的她趴在地上不断痉挛着,阴道不断往外溢出
精液,两眼泛白的雅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这个凭空出现的壮汉强暴了几个
小时,每次想要用魔力击退他都以失败告终,只要被他接触到就会浑身无力,就
像是被抽干了血液一样。壮汉把巨大的肉棒从雅雅被已经被干翻的小穴里「啵」
的一声抽了出来,带出了不少爱液和精液以及处女血的混合物滴落,本以为让这
头野兽发泄了他的欲望就会结束,雅雅内心开始庆幸自己熬了过去,可没想到的
是,壮汉扯着雅雅已经散开的长发,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头皮上剧烈的疼痛让
虚弱的雅雅再一次哭叫出声。

  「你在自己休息个什么啊?在肏你到我满足之前你都别想休息。顺带一提我
上一次的最高纪录是干了一个灰色头发的魔仙快一个月呢,醒来就是做爱,直到
最后她都开始主动要我的肉棒了,真想再体验一次啊。」

  雅雅这张和贝贝一模一样的俏脸上,连绝望和恐惧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不错!不错,我的主人一定会喜欢这个表情的,你的妹妹现在也应该被抓
住了吧,不知道主人调教地怎么样了。」

  「唯独这个……唯独妹妹,不要对她出手,求求你……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

  雅雅和贝贝一样,宁可自己出事也希望对方平安。

  「这得看你的表现!」

  壮汉另一只手抓住雅雅的脚跟,将她整个人倒了过来,以一种极其不雅淫荡
的姿势,把她的嘴巴当做入口,身体当做把手,就这么把那巨根贯入雅雅的喉咙
深处,就这么继续……

  「咳咳咳!!!呕……求求你……饶了我吧……」

  贝贝的嘴巴已经被面具男爆射了十几次,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而每次面具
男都威胁她让她全部喝下去,胃被精液装满,还会发出水袋晃动的声音,精液在
男人每次嘴巴进进出出的时候带出不少,从嘴角流到贝贝的T 恤和牛仔裤上。

  「唉,又溢出来了,既然胃里装不下了,那就让你身体里的其他地方装满吧」

  男人从贝贝的喉咙深处抽出了肉棒,那柔软的湿热感让男人有些舍不得拔出
来,但是总玩弄一个地方还不足以让贝贝屈服 .

  胃里都是精液,贝贝已经丝毫没有抵抗的力量了,期间想要变身,但是完全
没有力气,不过就算变身也会被这个男人提前看穿出手打断吧。男人抓住他自己
的两肩,以恐怖的握力撕扯掉了上半身的衣服,被强暴了嘴巴的贝贝已经隐隐约
约知道接下来会被做什么了,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呢。男人解开了贝贝双脚的束缚,
被绳子磨得生疼的脚腕终于轻松了不少,但贝贝根本轻松不起来。

  「那么,接下来我玩儿点什么好呢?啊,对了,AV里不是常有的一个行为嘛,
叫什么来着……啊对,足交,我想贝贝你也看过对不对。」

  「我,我没有。」

  「你知道撒谎骗不了我的,没想到这个色情小姑娘还知道足交唉,既然知道
就好说了,我把你的脚解放出来做什么的你应该清楚对吧?」

  贝贝确实知道足交是什么意思,这个知识来自班上男生时不时的黄段子。但
要她亲自做这种事,毕竟只是听过,连看都没有看过的贝贝有些疑惑。

  男人捧起贝贝的脚,粗暴地脱掉她的小皮鞋和短袜,有些陶醉地看着少女的
玉足。贝贝看着男人又勃起的肉棒,十分不解为什么他会对自己的脚这么性奋。

  「来吧,我就站在这,用你的脚让我好好舒服一下,如果我不满意的话你姐
姐……」

  「好啦!我做就是了!你明明看得到我在想什么……欺负人……」

  贝贝有点被气哭的样子,无可奈何,但又要被这个男的为所欲为,否则自己
的姐姐很可能会受到更加非人的待遇。根据自己模模糊糊的印象,至少贝贝知道
不能够让男人感觉到疼痛,努力抬起双腿去够男人的肉棒处。这种被迫努力服侍
自己的感觉也让男人兴奋不已,男人就那么面对贝贝站着,把自己勃起的肉棒正
对着她,虽然贝贝很不想看到这东西,但毕竟在自己嘴里蹂躏了那么多次,不说
顺眼至少也习惯了点。可爱的脚丫攀上男人的龟头,一边用脚趾摩擦着一边在肉
棒上下搓动,肉棒被贝贝嘴巴的唾液和精液润滑的足够了,所以裸足搓动起来很
是容易。感受着脚丫处的那根硕大东西一跳一跳的,尖端还在不断分泌黏液,贝
贝也开始有些面红耳赤了,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不愧是足交魔仙啊,你的脚天生就是用来做这个的吗?oh,my god……」

  男人似乎很中意贝贝的嫩足,面具下的脸露出无比愉悦的表情。

  「我才不是足交魔仙……变态……」

  「就是这个表情!这副看不惯我又拿我没办法的表情!真是美味啊~」

  贝贝从一开始的恐惧开始慢慢变得有些不高兴,这个男人似乎根本没把自己
当魔仙看,倒不如说,他很小看魔仙,而且就像看书一样,虽然他能看到自己的
内心,但只要不去看的时候,就看不到,要让他舒服地失神一小会儿,那样自己
就可以变身了。于是贝贝更加卖力地为他足交,虽然不是很懂怎么让男人舒服,
但是温柔地搓动她还是会的,腿抬到半空中已经有些酸痛了,但是贝贝咬咬牙坚
持了下来,她知道这是来之不易的机会。其实贝贝脚的长度已经和那根大东西差
不多长了,想要完全刺激到所有部分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男人仰着头似乎在享受,
感受着少女的嫩足在他的肉棒上笨拙地来回搓动,从脚趾到脚心,这个嫩足可以
说是让人百射不厌啊!

  「嗯~有感觉了,你在这方面做的不错嘛足交魔仙,那我就再送你一份肉棒
牛奶!」

  男人抓起贝贝的脚,把两个脚掌紧紧地挤压着肉棒,像是用脚做出了一个脚
穴一般,男人不断地向前送腰,嫩滑的脚心被湿滑的肉棒摩擦出咕啾咕啾声,龟
头对准了地上的小皮鞋。

  「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依旧是量大的出奇,白色精液在空中挥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完美命中小皮
鞋的入口,大量的白浊被灌入右脚的那只小皮鞋里,灌入的水平高度已经有4cm
了,可以说小皮鞋差一点溢出这些精液了,男人抓起贝贝的脚,示意她裸足穿上
这个,贝贝虽然感觉很恶心但是还算可以忍受,右脚塞进小皮鞋的那一刻,从脚
趾开始就感受到热热的粘稠,还伴随气泡被挤压的声音,随着脚的深入精液就被
挤出来的越多,直到完全穿上,贝贝的脚刚好被精液完美所包裹住,精液也被挤
出大半。这踩进变质的麦芽糖般的感觉实在是让贝贝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可一想
连胃里都是这种东西贝贝就越发恶心。看着男人似乎舒服地闭上了眼的一瞬间,
贝贝抓住机会,身上泛出淡绿色的光芒,即将变身。看着男人还在回味把少女射
到满脚污秽的感觉,贝贝有些兴奋地想到这次得手了,变身成功后一定要给这个
男人一点颜色看看,要他放了自己的姐姐。但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光芒发出一
半便淡了回去,无论自己如何催动都不再出来了,自己依赖的能力被完全封禁。

  「小猫咪可得听话一点,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我是不会这么猖狂的你说对吗?」

  男人揪住了贝贝的衣领,猛得向上用力,贝贝这次切实地感受到那手掌恐怖
的握力,衣服像是纸一样被撕开,露出少女羊脂玉般的酮体。贝贝早就到了穿胸
罩的年纪,符合她本人形象的淡绿色蕾丝边bra 被不大的凸起撑起漂亮的形状,
虽然比不上雅雅的身体,但贝贝的身材曲线可是相当不错。

  「啊啊啊啊!放开我!你想做什么!」

  贝贝的脚丫慌乱地乱蹬,但现在是人类身的她如何抵抗成年男性的侵略呢?
男人抓住她的一只脚,另一只手抓紧贝贝牛仔裤的私处,又是呲啦一声,牛仔裤
这种高韧性的衣物也被撕地碎裂,露出与淡绿色bra 相匹配的淡绿色小内裤。现
在的贝贝已经只剩下内衣遮身了,但对于男人来说这样和裸体根本没什么两样,
看着贝贝恐惧而慌乱的样子,男人刚软下的肉棒又变得邦儿硬,贝贝想到这个男
人难道是不知疲倦的吗?已经射过那么多次了还能硬起来。

  「很奇怪我为什么能这么猛?当然可以告诉你,因为这个身体根本就不是我
的啊,倒不如说这个面具才是我本人~所以我怎么压榨这副身体都没关系吧?」

  贝贝现在才知道这个恶魔是货真价实的恶魔,是真正想要摧残自己的恶魔,
连侵犯自己的身躯都可能是大街上随便拉来的大叔,绝望已经完全笼罩贝贝的心。

  「前戏做了那么多,咱们该干正事了。」

  面具男抬起贝贝的双腿,一个肩膀搭上一只,看着那根巨大的根部慢慢接近
自己,贝贝已经没有抵抗的想法了,和她姐姐一样,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还请……您……慢一点……」

  「哦?看来已经开始屈服了啊,很好,很好!这就给你个大礼!」

  男人看着眼神灰暗下去的贝贝,越发性奋,胯下的阳具貌似因为这个又涨大
了一圈,两手也没有闲着,让贝贝的腿无法乱动后,男人不断抚摸着少女的丝滑
大腿,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扒开少女的胖次,露出连阴毛都没有长的小穴,光溜
溜的一片。调整好弹道后,男人看着已经面无表情把头偏向一边的她,冷笑一声,
接下来她脸上就不可能会是这种表情了。

  「怎么了,要做就快一点,早点把你那兽欲发泄完不好吗。」

  「当然不好,干死人可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决定这次真的送你一份小礼
物。」

  贝贝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看着男人手里的诡异光芒,恐怕是让自己变得更
迎合他的东西吧。

  「猜对了,接下来你的敏感度会大幅上升哦,看着这副表情我改变主意了,
破坏你的人格还有另一种手段,那就是让你沉沦与堕落。」

  男人两指就这么插入少女连自己都没有插入进去过的小穴,敏感度大幅提升
的贝贝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快感,长吟一声,迎来了她人生中第一次潮喷。

  「啊啊,喷的我一手都是,你先爽了那我怎么办啊?」

  男人看似抱怨的样子,但是没有停下腰间的动作,对准小穴毫不留情地突进,
肉棒把那小小的入口挤开到原来的三四倍,视处女膜如无物,丝毫不理会小穴里
挤到喷出的少量血液,那是贝贝正式丧失处女的证明。但是敏感度提升的贝贝并
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快感压倒了她的理性,压倒了痛感,压倒了她的话语能力,
除了毫无意义的浪叫和口齿不清的话语,贝贝已经无法正常交流了。男人把肉棒
不断抽出捅入,毫无怜惜之意,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玩儿坏这个少女,把她当
成自己的飞机杯,自己的性爱娃娃,随时随地都能做,想射多少射多少,把她的
小穴灌满自己的精液,把她的直肠也灌满自己的精液,把胃袋灌满,把嘴巴灌满,
让她身上的一切能够摩擦和插入的地方都为自己所用。两腿搭在男人的肩上,被
他狠狠的干到两眼反白,胃里的精液也因为大幅运动从嘴角边流了一点出来,男
人的动作时而大合大开,时而小幅猛冲,贝贝的小穴已经被扩张到一个不合人类
生理学的地步了,从迎来她的第一次潮喷起,她就在男人的抽插下不断高潮,手
被绑在自己身后,绳子摩擦的感觉也转变成了快感,男人时不时会看一下贝贝脑
子里在想什么。

  很如他的意,除了翻江倒海的快感什么都没有想。

  「啊!啊!哦!哦!唔哦!噗哦!好舒服!好舒服!这是!什…么!哦!顶
到最深处了!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男人猛肏这个紧致的初次小穴,被贝贝高潮收缩的肉壁狠狠夹紧肉棒,柔嫩
的紧致感和爱液的润滑感疯狂催促着他再一次射精,在贝贝的小穴里第一次中出
射精,和贝贝同时高潮,比原来哪一次精液量都大的射精,与贝贝的潮喷在阴道
内剧烈碰撞,子宫已经被精液射地满满都是,小腹开始微微涨起,肚子的上面和
下面都被浓稠的肉棒牛奶塞满了。但男人长久的射精还未结束,从肉穴里拔出来
带出不少白浊,快速撸动肉棒对准另一只小皮鞋发射了剩下的弹药,两只小皮鞋
很快就变得一模一样了,同样的被精液灌满,同样的一堆精液渍。男人看着已经
仰着头只知道大喘气的贝贝,为她端起小脚丫,帮她穿好另一只鞋,现在的贝贝
已经无力再去感受脚上黏腻的触感了,眼泪模糊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神居然温和
了许多,这第一次宛如地狱浪潮的快感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至少并不痛苦。
贝贝现在的模样已经和最开始的样子是两个人了,歪在一边的胸罩,被扯到大腿
根部的内裤,如果不算上穿在脚上的小皮鞋,那么除了这两件身上没有任何其他
的衣物了,腰也已经没有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也不管自己的小穴时不时喷出
一点精液,两眼早已没有了高光,身上到处都是精液渍,恐怕在这个男人要真正
意义上把自己灌满之前,都不会停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太愉悦了,这太棒了!看
着堕落的人格比摧毁她更加令人勃起,更加令人想凌辱,更加令人想占有她!」

  面具男像是发了疯一般大笑了好一会,在笑声戛然而止后,男人把绑着贝贝
手的绳子也解开来,窥视她的内心后,已经可以肯定她没有一丝一毫抵抗的念头
了。

  「来吧宝贝儿,在让你彻底堕落之前我们有的是时间,一个星期,一个月,
一整年!甚至永远!都会让你感受着这地狱般的快感,还有你的姐姐,等会我会
把她和你的思想共享起来,姐妹花一起在脑海里共享海啸般的双重快感,一定会
堕落的更快。」

  贝贝失去高光的眼睛对这句话起了一点反应,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仅
仅是这句占有话语就让她开始发情了。

  「是……」

  贝贝用男人听不到的细小声音说了句什么,男人也因为太过兴奋没有看到贝
贝的脑海,但这代表着,贝贝开始有点期待着接下来的囚禁生活……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