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妈妈的偷情实录】(承接绿母文,以及现成订阅)

  • 【银行妈妈的偷情实录】(承接绿母文,以及现成订阅)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银行妈妈的偷情实录】(承接绿母文,以及现成订阅)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银行妈妈的偷情实录】

作者:daokee3
2021/05/11发表于: 色中色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106字

  杨斌今年17岁,是一名高二的学生,跟妈妈朱南生活在一起,妈妈早年跟
爸爸离婚,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妈妈在银行工作,是银行的一名小领导,收入不
错,所以母子二人的生活还算比较优越。

  妈妈今年42岁,身高1米68,长相漂亮,气质端庄典雅,身材也是婀娜
多姿,早上一大早杨斌穿好校服,吃完早饭,正准备背起书包去上学,妈妈朱婻
已经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梳妆打扮,妈妈脸上画了一个非常精致的浓妆,嘴上涂了
最鲜艳的大红色口红,粉嫩雪白的脖子上还带了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带
了一对名牌的珍珠耳环,一头波浪的秀发整整齐齐的盘在头顶,看起来非常成熟
稳重。

  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女式西服,里面穿了一件紧身的白色毛衣,
紧身的毛衣紧紧的包裹着妈妈浑圆硕大的双乳,此时妈妈下半身只穿了一件蕾丝
白色镂空小内裤,妈妈朱婻一直把杨斌当做小孩子,所以平时换衣服从不避讳小
胡,妈妈虽然年纪只有40出头,但是平时穿衣服的风格都是以端庄典雅为主,
尤其是妈妈的丝袜,妈妈虽然不追求时尚,但是对丝袜却特别的考究,一律只穿
名牌的高级丝袜,从来不穿超市里卖的那种廉价丝袜,妈妈的每一双丝袜几乎都
是超薄的高级丝袜,黑色的,肉色的,连裤丝袜,长筒丝袜,应有尽有,装了满
满一抽屉,妈妈化完妆以后就去抽屉里拿出一双肉色的超薄连裤丝袜,妈妈把丝
袜挽成一个圈,缓缓的套在自己雪白修长的脚丫子上,超薄的肉色丝袜晶莹剔透,
薄如蝉翼,慢慢的滑过妈妈圆润结实的小腿,妈妈缓缓的把丝袜往上拉,慢慢的
把丝袜拉到大腿根部,然后再穿上另外一只丝袜,妈妈把丝袜边拉到自己雪白圆
润的腰身,然后啪的一声,超薄的肉色丝袜就紧紧的包裹住妈妈浑圆硕大的屁股,
妈妈这双丝袜是T裆的,裆部的位置有一个T字形的加厚层,T字形的加厚层挡
在妈妈的蕾丝小内裤外面,看着性感当中带着一丝成熟的神秘感,超薄的肉色丝
袜脚趾部位没有加厚层,透过脚趾部位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的脚趾上涂了
光鲜亮丽的香槟色指甲油,妈妈穿好丝袜还对着落地镜整了整,确保丝袜均匀的
铺在自己浑圆修长的大腿上,接着妈妈拿出一条白色的西装包裙穿在身上,白色
的包裙紧紧的包裹着妈妈高高隆起的屁股,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穿在妈妈修
长的腿上看起来非常庄重典雅。

  妈妈穿戴完毕,一身白色的女士小西服,搭配上妈妈凹凸有致的身材,再加
上妈妈脖子上那串圆润的珍珠项链和珍珠耳环,关键是腿上那双肉色丝袜,让看
起来妈妈非常的娴熟温婉,气质高贵。

  「杨斌啊,早点去上学,你傻愣愣在那边看什么呀?有什么好看的?早饭都
吃完了吧,记得把牛奶喝了。」

  「没什么妈妈……我在想今天上什么课呢,牛奶我已经喝完了,那妈妈我先
走了。」

  「一大早就发呆,上课的时候可得专心听讲别老是发呆走神,班主任老师都
跟我说过好几次了。」

  「知道了,妈妈不会的。」

  听完妈妈的唠叨,杨斌就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杨斌上了一天的课,放学后还在教室里自习了一会儿傍晚六点来钟才回到家,
杨斌一进家门发现家里面空唠唠的,妈妈还没有回家,往常这个时候妈妈早已经
在厨房给自己准备晚饭了,可这个时候妈妈居然还没回家,杨斌发现妈妈这一段
时间经常很迟回家,有时候晚饭也不做,叫自己到外面吃。突然,杨斌接到了一
个电话,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妈妈打来的。

  「杨斌啊,妈妈今天单位有事,银行里要开个会,晚上不能回来给你做饭了,
你自己出去吃吧,钱够不够用?不够用妈妈给你转。没办法呀……最近单位里事
情太多,行长老是留下我们开会,你自己一个人先吃饭吧,妈妈迟点回来。」

  「妈妈你又不回家做饭呀,我都好几天没吃到你做的饭了,行了行了,我自
己出去吃吧,钱够用,你早点回家。」

  杨斌挂断电话,心里头有些纳闷,这么些年妈妈几乎每天都准时准点回家给
自己做饭,怎么偏偏赶上这段时间单位里这么忙,天天都要开会,有时候还经常
夜里12点多才回家,杨斌也不再多想,自己胡乱去外面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回
到家老老实实的在卧室里做作业,复习功课了。

  一直到了11:30,妈妈还是没有回家,杨斌有些担心,于是拿出手机给
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的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

  「妈妈你还没回家呀?你在哪里呀?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

  「杨斌……呜呜……妈妈马上回家了……咯咯……你再等一下……妈妈有点
事情……刚开完会……咯咯……行长请妈妈跟大家吃饭呢……呜呜呜……妈妈在
吃东西……咯咯……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你不用等妈妈了……你先睡吧。」

  「妈妈你没关系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看你喘气很厉害的样子,你在吃
什么东西呀妈妈,吃的这么津津有味,也带点过来给我吃呀。」

  「没什么……妈妈在吃火锅呢……呜呜呜……火锅太烫了……要吹吹……你
别东讲西讲了……快点睡觉吧……呜呜……明天一早还得上学呢。」

  妈妈说完就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杨斌心里更加诧异了,这么晚还在吃火
锅,妈妈平时生活非常规律,基本都是准点到家给自己做饭,然后看一会儿电视
就睡觉了,最近怎么老是这么晚回家,而且刚才妈妈喘息声这么急促,是不是工
作太辛苦太累了,妈妈要是再这么累下去估计身体都得搞坏了,杨斌心想等妈妈
回来以后一定得劝劝妈妈,不能这么拼命工作,也要量力而行,虽然妈妈也是为
了多赚点钱好改善一家人的生活,但毕竟杨斌跟妈妈相依为命,要是妈妈身体出
什么问题就麻烦了。

  杨斌写完作业躺在床上就准备睡觉,但是怎么都睡不着,他心里有一种不祥
的预感,总觉得妈妈会出什么事儿,到了夜里12点多,客厅里传来了开门声,小
胡推开一道门缝往外张望,只见妈妈身上穿的还是上班时穿的那身衣服,妈妈瘫
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满脸通红,原本整整齐齐盘在头顶的秀发有些凌乱,
杨斌推开门跟妈妈打了声招呼

  「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看你好累的样子,是喝酒了吧。」

  「没事杨斌,妈妈跟同事们喝了点酒,今天工作太累了,你还没睡觉啊,早
点去睡觉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杨斌看着妈妈圆润修长的双腿像内并拢,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腿不停的摩擦
着,发出沙沙的声响,这个时候杨斌突然注意到,妈妈腿上原本光洁无瑕晶莹剔
透的肉色丝袜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破洞,还有好几道拉丝破缝,有几
条拉丝从妈妈的脚后跟一直连接到了大腿根部,透过那道长长的拉丝破缝可以明
显的看到妈妈丝袜下面雪白细腻的肌肤,原本薄如蝉翼,光洁无瑕包裹在妈妈腿
上的肉色丝袜多了这几条拉丝破缝,反而有一种美丽的事物被破坏以后的性感。
妈妈到底是去哪里了?为什么丝袜会破成这样?

  「妈妈,你的丝袜怎么破了呀?破成这个样子。」

  「哦……没事……刚才妈妈回家的时候……路边突然窜出几只野狗冲我叫,
我吓了一跳,就跑进草丛里了……被草丛的树枝给刮坏了。」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裙子扔在一边,在妈妈心里杨斌就是个不懂世事的
小孩子,所以妈妈也不避讳,当着杨斌的面就把身上的白色包裙给脱了下来露出
了里面的肉色连裤丝袜,杨斌看到妈妈丝袜的裆部居然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破洞,
妈妈原本整齐穿着的蕾丝内裤被拽到一边,差一点就露出妈妈的骚穴,妈妈发现
杨斌的眼神有些许怪异,妈妈立刻就脱下了身上的肉色丝袜扔进了垃圾桶里,妈
妈裆部的那个破洞,看在杨斌眼里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妈妈说是被野狗追着跑进
草丛里被树枝刮坏的,可是裆部那个破洞怎么可能是被树枝刮的呢?明显是被人
用手撕破的呀,看着妈妈被撕的稀烂的丝袜,杨斌心里五味杂陈,不祥的预感越
发强烈了,他不敢再往下想,不敢把自己端庄稳重温暖成熟的妈妈往别的方面去
联想,妈妈脱下衣服就去浴室洗澡了,杨斌从垃圾桶里把妈妈的那双丝袜拿了出
来,仔细观看,看着妈妈肉色丝袜上那大大小小的破洞,还有那几道拉丝,杨斌
基本可以断定这双丝袜就是被人用手撕坏的,到底是谁把妈妈的丝袜撕成这个样
子?杨斌想了一会儿,回到房间关上门就躺在床上了,又是一个晚上夜不能寐。

  第2天一大早,杨斌一开房门就看到妈妈在梳妆台前打扮,妈妈平时出门都
只是画个淡妆,甚至有时候太忙的话就不化妆直接出门了,可是最近妈妈每天出
门脸上都会画着非常浓的浓妆,涂上最艳丽的口红,把所有首饰都带整齐,今天
妈妈脖子上又带了那串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戴了名牌的白金耳环,妈妈上身
穿了一件紧身的白色短袖衬衫,下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百褶裙,妈妈穿好裙子后
就到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双丝袜,是一双黑色丝袜,一双还没开封的黑色丝袜,
妈妈拿出这双丝袜准备穿上的时候,杨斌彻底震惊了,这双丝袜居然不是连裤丝
袜,而是一双长筒的黑色蕾丝吊带丝袜,超薄的丝袜上有一圈镂空的精美蕾丝边,
妈妈平时虽然很喜欢穿丝袜,但大多穿的都是肉色丝袜,偶尔也会穿黑色丝袜,
但也都是连裤丝袜,即便有穿长筒丝袜也是普通的松紧带的那种,但是今天妈妈
却穿上这么一双性感的蕾丝吊带丝袜,一般女人很少会穿这样的丝袜出门,这种
性感妖艳的黑色长筒丝袜一般都是做爱时专用的情趣丝袜,杨斌在A片上看过。

  杨斌看着妈妈把这双超薄的长筒丝袜完成一个圈,像平时一样套在自己雪白
的脚丫子上,慢慢的往上拉丝袜滑过妈妈圆润的小腿,在放到妈妈的膝盖,最后
被妈妈拉到大腿根部,妈妈穿好这双蕾丝长筒丝袜,接着拿出一条吊袜带,把4
根吊袜带整齐地扣在蕾丝边上,4根吊袜带齐刷刷的往上拉,一直拉到妈妈雪白
圆润的腰间,杨斌现在感觉妈妈实在是太小看自己了,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穿这
么一双性感妖艳的蕾丝吊带丝袜,难道都不怕自己起疑心吗?这种丝袜杨斌在毛
片里面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妖艳的女优都会穿着这样的吊带丝袜跟男优做爱,
妈妈为什么要穿这么一双妖艳的丝袜?如果只是为了端庄美观的话,穿连裤丝袜
就足够了,这样的吊带丝袜穿在腿上行动并不方便。看着妈妈穿好这双黑色吊带
丝袜,外面又穿上了纯白色的宽松百褶裙,估计妈妈的同事朋友做梦也想不到如
此清纯的衬衫和裙子里面居然穿的这么一条妖艳性感的蕾丝吊带丝袜,精美的蕾
丝边连着4根吊袜带,一直连接到妈妈雪白的腰身,这种性感简直难以言喻。

  「杨斌妈妈晚上有事,可能晚一点回来,你自己一个人吃饭吧,真不好意思,
最近老没时间给你做饭,周末妈妈一定给你做很多好吃的,这几天先委屈你一下,
单位里实在太忙了,晚上又要开会。」

  「不是吧妈妈,你晚上又不回来做饭呀,你单位最近怎么这么忙呀?原来也
没见你这么忙呀,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最近银行要做考核,指标还没完成,一大摊子事呢,行长每天都拉着我们
开会,我也没办法呀,妈妈周末一定给你做饭,晚上你自己吃饭自己睡觉吧,早
点睡觉别熬夜,不用等妈妈回来。」「好吧好吧妈妈,知道了,那你尽量早点回来
吧,你一个女人家在外面太危险了。」我稍微有些没好气的对妈妈说道

  「你放心吧,妈妈都是老太婆了,还有什么人能打妈妈主意呀?你老老实实
的在家复习功课,写作业别玩游戏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我不会玩游戏的。」「就快期末考了,你学习可不能放松,
别玩电脑,我晚上回家要发现你的电脑是热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了妈妈你去吧,我不会玩电脑的,你也早点回家。」

  妈妈拿起她的香奈儿包包就出门了,晚上回来的时候,妈妈依旧像之前一样
瘫坐在沙发上满脸潮红,大口喘着出气,仿佛精疲力尽的样子,杨斌发现妈妈早
上出门穿的那双黑色长筒丝袜,脚后跟到大腿的位置,居然也出现了一道长长的
拉丝裂缝。

  往后的一段时间,妈妈几乎每天都会化着很浓的妆,出门之前妈妈上班的时
候基本都是化淡妆,有时候太忙甚至不化妆就直接出门了,可最近妈妈几乎每天
都会在自己漂亮的脸蛋上画上浓郁的妆容,涂上最鲜艳的口红,头发也是一丝不
苟的整整齐齐盘在头顶,脖子上永远带着那串圆润闪亮的珍珠项链,今天是周一,
妈妈穿着银行的黑色制服,腿上穿了一双黑色的超薄丝袜,去鞋柜上拿了一双黑
色的亮面高跟鞋套在了自己被丝袜包裹的脚丫子上,妈妈雪白的脚丫子被黑色的
丝袜紧紧包裹着,看着黑里透,白煞是性感,妈妈慢慢的把丝袜脚趾伸进高跟鞋
里,然后啪的一声高跟鞋紧紧的扣在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后跟。

  妈妈今天满面红光,神采飞扬,拿起自己的手提包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
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地上还发出踢踏踢踏的声响,当天晚上妈妈又是很迟回家,回
家以后还是像往常一样,筋疲力尽的瘫坐在沙发上杨斌没有出来跟妈妈打招呼,
他已经习惯了妈妈早出晚归的节奏,杨斌看着妈妈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接着缓
缓的站起身子,脱下了紧紧包裹在妈妈屁股上的黑色银行制服裙子,妈妈把裙子
扔到一边,杨斌看到妈妈雪白圆润的大屁股被黑色的连裤丝袜紧紧包裹着,凹凸
有致,非常的性感此时杨斌居然注意到妈妈黑色丝袜的裆部,居然又有一个巴掌
大小的破洞,跟上回妈妈说被野狗追的那次一模一样,破洞的周围还有几条长长
的拉丝破缝向破洞的4周蔓延开,透过那一道道拉丝破缝,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
丝袜下面雪白细腻的肌肤,妈妈脱下这双黑色连裤丝袜卷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手机突然响了,妈妈接起电话,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跟电话
里的人交谈着,轻声细雨,柔情蜜意,杨斌有些好奇,他甚至大胆猜测电话的那
头是不是就是妈妈的情夫。妈妈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就进浴室洗澡了,杨斌悄悄的
推开门,垫手垫脚的跟在妈妈后头,妈妈进了浴室,杨斌躲在门口把耳朵凑在门
板上,倾听着妈妈到底跟电话里的人说些什么。

  「死相啊……你好坏……每次都撕破我的丝袜……你怎么这么喜欢丝袜呀?
你浪费我多少双丝袜了呀……你要赔给我……呵呵呵……开玩笑的啦……你喜欢
就好……你真的好厉害啊……每次弄得我累死了……我明天还得上班呢……知道
……知道了……明天穿什么呀……穿肉色的丝袜?老是换来换去……一下黑色一
下肉色……要长筒丝袜还是连裤丝袜呀……这次要连裤丝了吗?好吧,好吧,别
老是给我撕破了……我都不知道买了多少双了……好了好了,先这样吧,我儿子
还没睡觉呢……被他听到就麻烦了……明天来我家里吃饭吧。」

  妈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躲在门口偷听的杨斌有如五雷轰顶一般,妈妈刚才的
对话明显是在跟情夫说话,而且那个情夫好像要求妈妈特地穿上肉色丝袜,看来
这个情夫也是个丝袜控,怪不得妈妈最近换丝袜换的这么频繁,一下肉色一下黑
色,一下连裤丝袜一下长筒丝袜,原来都是这个情妇的要求,电话里妈妈好像还
说明天要请这个男人来家里吃饭,不知道妈妈的情夫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第
2天一大早杨斌早早地醒过来,吃了早饭,坐在餐桌前他倒要看看妈妈今天会不
会像那个情夫要求的一样,穿上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只见妈妈只穿着胸罩和内
裤就走了出来,豪不避讳杨斌。

  妈妈洗了把脸刷了牙,接着第1件事情就是去抽屉里拿出一双肉色的连裤丝
袜,把丝袜挽成一个圈,套在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上,像往常一样拉到自己的大腿
根部,然后再把丝袜边整整齐齐的拉到自己的雪白腰间,然后还对着落地镜整了
整腿上的丝袜,确保这双肉色丝袜均匀的铺在自己圆润修长的大腿上,妈妈雪白
圆润的大长腿穿上这双肉色丝袜,看着说不出的成熟性感妩媚,妈妈还没穿衣服,
就穿着这双肉色丝袜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妈妈在自己雪白漂亮的脸蛋上画了一个
精致的浓妆,涂上了鲜艳的口红,又把那串圆润的珍珠项链戴在自己粉嫩的脖子
上,妈妈一边打扮着一边转头跟杨斌说到:「杨斌啊,今天晚上你放学早点回家,
银行的行长王叔叔要来咱家吃饭,你小时候不是见过吗?人家王叔叔对你挺好的,
他上次给你买的那个玩具赛车还记得吗?晚上对人家客气点,人家怎么说也是妈
妈的领导。」

  「记得妈妈,是那个行长王叔叔吧,我小时候见过的,他要来咱家里吃饭呀,
会不会不大方便啊?毕竟妈妈你现在也是单身,他好像孩子都很大了吧。」

  妈妈转头瞥了我一眼,然后把一头波浪的秀发整整齐齐地盘在头顶。

  「小孩子别老胡说八道的,你懂什么呀?小小年纪怎么想的这么多,人家王
叔叔是妈妈的领导,又是你的长辈,在单位里挺照顾妈妈的,妈妈请他吃顿饭不
是应该的吗,他老婆孩子到国外旅游了,来不了,他来咱们家吃顿便饭,算是妈
妈对他的答谢,上次妈妈评职称还多亏他帮忙疏通呢。」

  听到这里,杨斌此时心里基本可以确定妈妈的情夫就是那个银行行长王强,
王强是银行的行长,是单位的一把手,妈妈还没离婚的时候就追求过妈妈,有事
没事的来给妈妈献殷勤,妈妈离婚以后更是经常开车送妈妈回家,来家里串门,
还经常给杨斌买些昂贵的玩具,不过这个王叔叔早已经成家了,儿子比杨斌年纪
还大,杨斌做梦也想不到妈妈居然会出轨这么一个油腻年长的有妇之夫。

  「行了妈妈,我知道了,我会对他客气点的,毕竟人家也是长辈,要不要叫
其他同事过来呀?就你们两个人也不大热闹吧。」

  「不用了吧,其他同事家里都有事儿来了不方便再说,妈妈还得跟他商量一
些私下的工作问题呢,有些事让同事知道也不方便,上回他给妈妈安排提几条心,
我还得好好谢谢他呢。」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银行的黑色制服,修身的制服紧紧包裹着妈妈丰
腴的身体,一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子被制服的衬衫紧紧包裹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黑色的包裙包在妈妈浑圆硕大的屁股上高高的隆起,看起来凹凸有致,煞是性感。
到了晚上5点多,杨斌一放学就回到家中,杨斌回到家中,只见妈妈上身穿着一
件白色的居家毛衣,是梨子岭的露出妈妈雪白丰满的乳沟,妈妈一对浑圆硕大的
奶子,像两只小白虎兔一样在胸前晃来晃去,妈妈在灶台上不停的忙碌着做了好
几道菜,妈妈的腿上穿了一件棕色的居家包裙,长度刚好到膝盖,腿上依旧穿着
白天那双肉色的超薄连裤丝袜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妈妈雪白修长的双
腿,妈妈亭亭玉立的站在厨房脚上,没有穿拖鞋,透过丝袜的脚趾部位,可以清
晰的看到妈妈脚趾上涂的大红色指甲油。

  杨斌看着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站在厨房做饭,笔直的腰背向后微微弯曲,硕大
的胸脯高高的向前耸立着,不禁也有些动容,身子底下的鸡巴居然有些微微的勃
起了,在自己的校服裤子上搭起了一个帐篷。妈妈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等待着行
长王叔叔到来。到了晚上6点多,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妈妈踩着自己的丝袜脚小
碎步跑过去开门,只见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行长王叔叔,行
长穿着一身银行的西装,身材高大强壮,虽说有些许油腻,但是五官看着比较立
体,一看就是性能力比较强的男人。

  「杨斌,快叫王叔叔呀。」

  「王叔叔好。」

  「这就是杨斌吧,长这么大了呀,真是帅气。」

  行长摸了摸杨斌的头,礼节性的跟杨斌还有妈妈寒暄了几句

  「上回见到杨斌的时候他才只有这么高吧,现在都长成大小伙了。」

  「行长坐下吃饭吧,我做了几个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咱们喝点红
酒吧,法国的红酒。」

  妈妈招待行长坐下,两条被肉色丝袜包裹的雪白长腿并拢在一起,斜放在一
边,看起来非常的端庄优雅,妈妈看到行长心里有些许紧张,粉嫩漂亮的脸蛋上
也变得微微有些发红,两条被丝袜包裹的大腿不停的摩擦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响
声。行长吃了几筷子菜,跟妈妈喝了几杯红酒,不停的称赞妈妈做饭的手艺高超

  「朱婻呀,你做饭的手艺真是好,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妈妈还会做饭呀,真是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哈哈。」

  杨斌起身去上个厕所,行长又加了一筷子菜,一不小心筷子扑通一声掉到了
地上,行长俯下身子捡筷子,但是捡筷子的动作却特别的缓慢,这个时候杨斌刚
好上完厕所走出来,他清楚地看到行长蹲在地上假装捡筷子,两只眼睛直勾勾地
盯着妈妈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长腿看个没够,妈妈仿佛也是故意的把两条丝袜美
腿交叉在一起,翘起一个二郎腿,雪白的脚趾被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妈妈还故
意揉搓了几下自己的脚趾,仿佛是故意挑逗行长,行长盯着妈妈丝袜美腿不停的
看,妈妈此时也放下了双腿,把双腿微微的打开,让行长看到了妈妈裙子里面肉
色丝袜的包当,这是一双包档的丝袜,丝袜的裆部有一层厚厚的加厚层,行长的
眼神从妈妈的丝袜脚趾开始看一直看到妈妈丝袜的膝盖处,膝盖的弯曲处丝袜形
成一个明显的褶皱,看起来让人心痒痒,接着行长又探头探脑的往妈妈的丝袜裙
底看去,薄薄的肉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妈妈圆润多肉的大腿,杨斌看到这里忍不
住咳嗽了一下,行长发现杨斌从厕所出来,立刻识相的捡起筷子,继续端端正正
的坐在位置上跟妈妈喝酒吃饭。

  妈妈跟行长推杯换盏,聊的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两个人喝了几杯酒,脸都有
些微微的发红

  「朱婻,上次那些文件还没打印吧,咱们一起去外面打印一下吧,这对你升
职加薪很有帮助,文件在我车上,咱们一起下去拿吧,怎么样。」

  「好的行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就得交了吧,文件在你车上,太好了,
咱们这就去吧,别等一下喝多了又忘了。」

  妈妈和行长两人互相说着话,杨斌隐约觉得这些话好像是特地说出来给自己
听的,言语当中带着一丝丝假意

  「好的朱婻,咱们这就走吧,速战速决。」

  「杨斌啊妈妈跟王叔叔到楼下车里拿点文件去打印一下,你一个人在这儿先
吃哈,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妈妈,王叔叔你们去吧。」

  杨斌内心觉得有些怪异,他决定跟踪妈妈和行长,看看他们究竟去什么地方。
看着妈妈在鞋柜里挑了一双米色的高跟鞋放在了地上,把自己穿着丝袜的脚丫子
缓缓的伸进高跟鞋里,高跟鞋整齐的穿在妈妈的丝袜脚上,妈妈一副居家贤惠的
打扮,上身是白色毛衣,下身是包裙,腿上又穿了这么一双肉色丝袜,再搭配上
米色的中跟皮鞋,看起来说不出的温婉贤良,实在让人难以联想妈妈这身打扮会
去跟行长王叔叔干什么不好的事情。

  妈妈跟行长出门以后,杨斌立马穿上自己的运动鞋悄悄地跟在了妈妈和行长
后面,妈妈和行长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黑暗的楼道中,杨斌悄悄地慢慢地走了
过去,就在楼道的深处杨斌看到两个身影,他凑近一看,眼前的一幕简直让杨斌
惊呆了。

  只见行长正靠在楼道的墙壁上,身上穿着的西装裤子已经褪到了脚踝,内裤
也脱了下来,露出自己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而自己的妈妈朱婻此时正蹲在地上,棕色的包裙被推到腰间,露出腿上的肉
色丝袜,妈妈踩着高跟鞋就这样蹲在地上,脚后跟已经脱离高跟鞋高高的卷曲着,
肉色的丝袜包裹着妈妈雪白的脚踝

  妈妈双手握着行长的大腿,居然张着自己娇艳的嘴巴正在吞吐行长的肉棒,
妈妈耸动着自己雪白粉嫩的脖子,大口地吞吐着行长的肉棒,一边吞吐,还一边
旋转自己的脑袋,让行长的鸡巴更加的舒适。

  妈妈一头波浪的秀发仍旧整齐的盘在头顶,居家的发型和白色的毛衣跟妈妈
此时的淫荡行为,形成鲜明的违和感。

  妈妈忘情地吞吐着行长的鸡巴,紧接着妈妈张开大嘴,一口就把行长的鸡巴
齐根没入,全都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还吸溜吸溜地不停的吮吸,响亮的水声在
楼道里面环绕着。

  接着妈妈伸出自己雪白的玉手,轻轻的握住行长的鸡巴,在伸出自己娇艳的
舌头,用自己的舌头轻轻扫动行长的尿眼。

  接着妈妈再次张开自己娇艳的嘴唇,一口就吞下了行长的整根肉棒,行长的
龟头直接戳到妈妈的喉咙,抵住了妈妈的扁桃腺,妈妈双手紧紧的握着行长的大
腿,接着开始左右摇晃自己的脑袋,行长的鸡巴在妈妈温暖湿润的口腔里横冲直
撞,舒服的直哼哼

  「舒服……太舒服了……朱婻……想不到你这么会吹鸡吧呀……好舒服……
深喉……啊……好舒服……太爽了,……想不到你还会深喉啊朱婻……刚才你儿
子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不会发现我们的事了吧……你儿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
么漂亮贤惠的妈妈居然在楼道里给自己的行长深喉吧……哈哈……想起来还挺刺
激的呢。」

  妈妈没有回答,继续卖力地为行长口交,大口地吞吐着行长的鸡巴,妈妈吐
出行长的鸡巴,又用舌头和嘴唇不停的舔弄吮吸行长的鸡巴两侧,接着再次吞入
行长的鸡巴,一边吞吐行长的鸡巴一边旋转自己的脑袋,妈妈娇嫩鲜红的嘴唇紧
紧的包裹着行长的鸡巴,为行长做着螺旋式的口交妈,妈旋转着脑袋将行长的鸡
巴齐根没入,然后再旋转着吐出来,直至龟头,然后再一口吞下,如此反复了有
几十下,行长再也忍不住了

  「不行……朱婻……我受不了了……我忍不住了……我要操你……我要操你
的骚穴……你快转过来。」

  「我也受不了了行长……骚穴里流了好多水……啊……把我的丝袜都给弄湿
了……今天我穿着你最喜欢的肉色丝袜呢……行长……你看看……你喜欢吗?刚
才你捡筷子的时候就在盯着我的肉色丝袜看吧……你怎么这么喜欢丝袜呀。」

  行长抓住妈妈,雪白圆润的腰身,把妈妈翻转过来,妈妈双手扶着墙壁,向
后高高的撅起了自己浑圆硕大的屁股,行长把妈妈的裙子推得更高了,妈妈被肉
色丝袜包裹的大屁股暴露在行长眼前,一揽无余,行长伸出双手轻轻的抓起妈妈
裆部的丝袜,接着刺啦一声在妈妈屁股上的位置撕开一个大口子。

  「啊……行长……你怎么又把我的丝袜给撕坏了呀……你都撕烂我多少双丝
袜了……我的工资都不够买丝袜了……你得赔我。」

  「放心吧,朱婻,只要你愿意穿,我以后天天给你买丝袜,你想要什么颜色
的丝袜我都给你买,我太喜欢你的丝袜屁股你的丝袜骚穴了,我得抽几下你的屁
股,你这大白屁股穿上丝袜更性感了,这恼人的大屁股……看我抽死你。」

  接着行长居然像疯了一样伸出双手,对着妈妈的丝袜屁股,左右开弓啪啪啪
啪的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清脆的巴掌声,不停的在楼道里环绕着。

  「啊……」

  妈妈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娇喘,接着立刻伸出雪白的玉手,捂住自己娇艳的嘴
巴,克制自己的声音,不让周围的邻居听见。

  接着行长伸手紧紧的抓住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大屁股用力的揉搓,妈妈的大白
屁股在行长的手里变成各种奇怪的形状,接着行长握着自己又粗又长的鸡巴,对
准妈妈已经水流如注的骚穴,腰杆子往前一挺,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舒服……太舒服了……朱婻……你的骚穴好舒服……啊……操起来真爽…
…太爽了……你老公真是个傻逼啊……这么漂亮的老婆居然不要……啊……太爽
了……太舒服了……你里面水真多呀……怎么流这么多水呀?我太喜欢你的丝袜
屁股,你的丝袜大腿了……爽死我了。」

  行长用力的揉搓妈妈被丝袜包裹的浑圆屁股,还不时的朝着妈妈的屁股上抽
着清脆的巴掌,腰杆子死命的向前挺动,行长结实的腹部撞击到妈妈被丝袜包裹
的大屁股,发出啪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行长一手揉搓着妈妈的丝袜屁股,另一只手俯身上前抓住妈妈雪白柔软的大
奶子不停的揉搓着,妈妈雪白的奶子在行长的手指缝隙里挤了出来,接着行长用
两根手指揪住妈妈粉色的乳头死命的揉搓,不停的向外拉扯。

  「哇……好舒服行长……你好厉害……行长行长……你好厉害……你太会玩
女人……太会操逼了……啊……好爽……好舒服……用力操我呀……用力干我…
…好舒服呀……啊……好爽……啊……顶到我的子宫了……行长……你顶到我的
子宫了……啊。」

  妈妈就这样双手搭在楼道潮湿的墙壁上,向后高高的撅着自己被丝袜包裹的
圆润屁股,承受着行长疯狂的抽插,行长一边揉搓妈妈的屁股,一边拉着妈妈的
乳头,死命的往前挺动自己的腰杆子,疯狂的在妈妈的骚穴里驰骋着。

  行长就这样抓着妈妈的屁股抽插了有五六百下,接着行长把妈妈整个人转了
过来,行长双手抱着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把妈妈的丝袜大腿扛到了肩上,
此时妈妈脚上穿着的米色高跟鞋已经脱离脚跟,挂在妈妈的丝袜脚趾上不停的甩
来甩去,妈妈双手向后扶着栏杆,两条腿被行长扛在肩上,接着行长居然张开嘴,
一口就含住了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趾不停的吮吸舔弄。

  行长结实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妈妈的丝袜大腿,硕大的鸡巴在妈妈的骚穴里不
停的抽插着,大量的淫水顺着妈妈粉嫩的骚穴不停的往下流淌滴落,妈妈裆部位
置的丝袜已经被淫水浸透,渐渐的变得透明了。

  「哦……行长……你好厉害……啊……你好厉害……你好会操逼……啊……
操的我好舒服……用力……啊……用力……好爽……好舒服……啊……行长……
你顶到我的子宫了……行长……你顶到我的子宫了……好舒服呀……啊。」

  行长大口吞吐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趾,伸出双手揪住妈妈粉色的乳头用力
的向外扭动拉扯,接着继续在妈妈的骚穴里抽插了有七八百下,紧接着行长突然
低吼一声,浑身开始抖动,两条粗壮的大腿也是不停的颤栗

  「哦……好舒服……太舒服了……好爽好舒服呀……舒服死我了……啊……
好过瘾啊……射了射了……朱婻……我射了……全都射进你里面……全都射给你
……啊……全都射进你骚穴里……射进你子宫里……太舒服了……啊……射了…
…射了……啊……射了好多。」

  行长的精液鱼贯而出,浓稠的精液扑哧扑哧的全都射进了妈妈的骚穴里,滚
烫的精液打在妈妈的子宫上,妈妈也突然浑身颤抖,雪白的腰身,像被刚捞上岸
的鲤鱼一样,不停的扭来扭去。

  「啊……射进来了……射进来了……把精液烫进去……好舒服……啊……精
液烫到我子宫……好舒服……啊……好烫的精液……啊……行长……舒服……啊
……舒服……高潮了……行长……我也高潮了……啊……我也高潮了……啊。」

  紧接着行长双手放开妈妈的双腿,妈妈蹲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满脸通
红,行长把自己的鸡巴凑到妈妈的嘴,示意妈妈为自己口交,清理鸡巴上的余精。

  妈妈先是喘了几口粗气,紧接着微微张开自己红润的嘴唇,一口就吞下了行
长已经瘫软的鸡巴开始吮吸舔弄起来,行长的鸡巴在妈妈温暖湿润的口腔里居然
渐渐再次变得勃起坚硬了,妈妈大口地吞吐着行长的鸡巴,为行长清理上面残余
的精液,紧接着妈妈咕嘟一声把嘴里剩余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朱婻,你还会吞精啊……啊……你对我真好,把我的精液吞下去了,我爱
死你了朱婻,你放心吧,以后在单位里你会步步高升的,我一定尽全力挺你啊,
好舒服,你的嘴巴好舒服呀,又湿又滑的……比操逼还舒服。」

  妈妈一手握着行长的大腿,另一只手握着行长的鸡巴,接着轻轻的伸出舌头,
快速的扫动行长的尿眼,妈妈一边用娇嫩的舌头舔弄行长的龟头,一边抬起头用
娇媚的眼神盯着行长。

  妈妈看着行长,满面通红,轻轻的摇晃着脑袋,舌头在行长的龟头上不停的
扫来扫去。

  行长的鸡巴在妈妈的口腔里渐渐又变得坚硬勃起,硬得像一根铁棒。

  接着行长抓住妈妈略微带有一点赘肉的腰身,把妈妈整个人翻转过来,妈妈
整个人趴在地上,裙子被掀到腰间,圆润的大白屁股朝着行长高高的撅起,妈妈
朝天撅着自己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白屁股,对着行长不停的摇晃着,丝袜上那个
大大的破洞,仿佛一道对行长热烈敞开的大门。

  行长伸出两根手指,在妈妈的骚穴上轻轻的揉搓了几下,妈妈的骚穴上淫水
横流,大量的淫水顺着妈妈腿上的肉色丝袜不停的往下流淌。

  妈妈大腿处的丝袜已经彻底被淫水给浸透了,接着行长噗嗤一声就把手指插
进了妈妈的骚穴里不停的扣动扣挖起来。

  随着行长的扣动,妈妈粉嫩的骚穴里淫水不停地流,长着两片阴唇向两边搭
拉着,骚穴里的穴肉一抽一抽地仿佛在对行长抛媚眼一般。

  「哈哈哈,你那个宝贝儿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么端庄稳重的妈妈居然会在
自家的楼道里这样高高撅着自己的丝袜大屁股摇来摇去吧,真是表里不一的淫荡
妈妈呀,你儿子要知道自己的妈妈背地里是一个这么淫荡的女人,会不会气得当
场吐血呀,哈哈哈,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行长说的话就像一根针一样,刺在杨斌的心头,杨斌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行长居然在妈妈面前如此出言戏谑,还把自己这个儿子当做刺激的撸点用来凌辱
妈妈的人格。

  「行长……你不要这么说……不要提我儿子……我儿子是个乖孩子……他绝
对猜不到的……不要提我儿子……啊……好舒服……行长……你的手指好舒服…
…嗯……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狠狠的操我……狠狠的操我的丝袜大屁股…
…操我这个淫荡妈妈。」

  妈妈高高撅起的丝袜屁股和淫水横流的骚穴,包括里面粉色的穴肉,被躲在
角落的杨斌一览无余看得清清楚楚。

  杨斌此时心里有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一般,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平时这么
端庄文雅言,行谨慎的妈妈居然会在自己家的楼道里对着自己的领导高高撅着自
己的丝袜屁股不停的摇晃。

  而行长此时手指已经齐根没入妈妈的骚穴,估计指头已经顶到妈妈的子宫,
行长猥琐着笑着,不停的用自己粗壮的手指在妈妈粉嫩的骚穴里抠挖着。

  「自己叫我不要提你儿子,现在自己说自己是个淫荡妈妈,哈哈哈没错,你
就是个淫荡妈妈,一个淫荡的丝袜妈妈,丝袜荡妇,哈哈哈。」

  说着行长在妈妈身后扎起一个马步,他握着自己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手揉
搓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屁股,另一只手撸动自己的鸡巴,对准妈妈的骚穴,腰杆
子往前一挺,扑哧一声就插进了妈妈的骚穴里。

  接着行长再次伸出双手,左右开弓,又在妈妈的丝袜大屁股上啪啪啪啪抽了
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

  行长就抱着妈妈的丝袜大屁股,用力的挺动自己的腰杆子,疯狂的在妈妈的
骚穴里抽插。

  行长腹部撞击到妈妈丰满圆润的屁股发出啪啪啪啪的清脆响声,响声不停的
在楼道里环绕着,这里是楼道的尽头,左右两边都没有住户,所以基本不会有人
过来。

  此时妈妈小腿上的丝袜已经因为大量的运动脱离出妈妈雪白的脚丫子,两节
退出来的肉色丝袜耷拉在妈妈的脚趾上,随着行长的操动不停的甩来甩去,样子
甚是狼狈。

  「我操死你……操死你……真爽啊……越操越爽……越操越舒服……我操死
你这个丝袜妈妈……丝袜人母……啊……真想当着你儿子的面操你……啊……哈
哈哈……你儿子要是看到我在楼道里抱着你的丝袜屁股操你的骚穴……鸡巴会不
会硬起来呀?哈哈哈,想想就刺激了。」

  妈妈听到这里,一张漂亮的脸蛋变得通红,心怦怦直跳,已经到了嗓子眼儿,
妈妈用力的摇晃自己的脑袋,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一头秀丽的卷发此时已经
散落不停地随风飘摆。

  「行长……你今天怎么老说这些难听的话呀……叫你不要提我儿子了……啊
……你顶到我的子宫了……啊……好舒服……好刺激……你不要提我的儿子……
我儿子是个好孩子……啊……跟他没关系……啊……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啊……啊……舒服……舒服……好爽……啊……顶我的子宫……顶我的子宫……
啊……你不要提我儿子就是了……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没别的意思……啊……朱婻?……就是刚才看到你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
……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啊……我忍不住会做联想……啊……你的骚穴……
太舒服了……啊……操起来好舒服啊……好多水啊……水真多……你这个丝袜妈
妈……啊……看到你儿子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禁联想到……要是当着你儿子的
面操你……那该有多刺激……啊……啊,行,你不喜欢听我就不说了,啊……真
舒服……太舒服了……我操死你……操死你。」

  妈妈和行长都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却被躲在暗处的杨斌听得
清清楚楚,原来行长居然如此变态,觉得当着杨斌的面操杨斌己的妈妈会感觉更
加刺激,杨斌的心仿佛在滴血一般,自己如此温婉贤良的妈妈居然为了迎合情人
特意穿上居家的肉色丝袜,在自己家的楼道里撅着自己的大屁股跟情人做爱,还
任由情人出言不逊,猥亵自己心爱的儿子。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