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2.5章)

  •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2.5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2.5章)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m
2021/01/2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919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2.5

  (好消息,我又更新了。)

  (坏消息1没写大纲,所以从这一章开始,会几乎打掉所有之前留下的情节与
设定并重新来过)

  (坏消息2虽然这一章主要是在过渡,但水得我以为我在写起点网文)

  (坏消息3本章没肉)

  「哇——」

  我从沉睡中惊醒,脑袋里传来了阵阵的眩晕感,好似我已经沉沉睡去了许久。
但我慌张地转转头向四周看去时,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切都
是那么平静如常。

  「嗯?天亮了?」

  我向自己右侧看去,猛然发现窗外已是日上三竿,太阳直直地从窗帘间的缝
隙透了进来。可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我莫名其妙睡去之前,天已经彻底黑
了下来,而我正窝在被窝里,试着搞清楚几段来历不明的视频。

  对了!视频!我的手机!我向自己身边看去,试图在床上把我的手机给找出
来。这里的东西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看见啊……

  我的视线落在了床上,试图找到那部不知道被自己丢到哪里去的手机。可我
的目光刚一扫动就发觉了不对劲,我的身旁,似乎还有一个人……?

  我的眼睛慢慢聚焦,是的,没错,我身边确实有个人倚着床头,挺拔的豪乳、
纤细的腰肢、还有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这……是个大美人啊!

  「你醒了?」

  声音凌厉又带着几分懒散,我身旁的美女一开口就把我吓得够呛。

  「哇——」

  我目光上移,这才看见身旁美人的脸。瓜子脸柳叶眉,姣好的面容上却没有
化半分的妆,这是之前的那一位女将军!她……她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兵玉!
兵玉……将军双眼微睁,似乎刚刚正在小憩,但那双睁开的美眸里却有一种说不
出的杀气,如同一头伺机待发的猛虎。不过,这位将军眼中那令人窒息的杀气只
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就被慵懒给取代了。

  我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兵玉将军就从我的床上翻身起来,向着客厅走去。

  「把衣服穿好,再收拾收拾你的脸,我在客厅里等你。」

  说完,这位女将军就扭着翘臀走了出去,只留给我一个诱人的魔鬼背影。说
起来……女将军身材都这么好的么?有这体型去当个明星模特什么的,能把不知
道多少男人的魂给勾了吧?

  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给丢出去,我赶忙穿好衣裳理了理自己的脸,走出
房间。

  「好了,你也准备好了,跟我走吧。」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兵玉将军现在批了一件黑色风衣,下身是一件包臀裙,裙
摆堪堪到她的膝盖,脚上穿了一双黑色长筒靴。虽然她那火辣的身材依然没有被
严实的衣裳完全盖住,但好歹不像之前那样勾人心魂,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了起
来。

  「等等等等,我还有很多问题!你必须回答我!不然……不然我不跟你走!」

  我赶忙喊住兵玉将军。是,我几乎肯定她的身份是真实的,我们华夏的女将
军,万里挑一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够随意闯进我家然后把稀里糊涂的我带
走。

  当然,我也明白这位将军真铁了心要把我绑去哪个地方,我也没法反抗就是
了……

  「哎……好吧,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吧,我如果知道,就都告诉你。」

  面前的女将军挺了挺胸,然后身子靠在沙发上,头微倾,看着我无奈地说道。

  「犟脾气……这小子跟她还真像。」

  我好像听见面前的丽人嘀咕了些什么,但是我并没心思管这些,顿了一顿,
还是决定把问题一股脑都说出来。

  「你为什么要到我家来?是谁要见我?还有,我妈妈去哪了?」

  女将军听了我的问题,甩了甩头,懒散地回复道:

  「这些问题其实都可以用一个答案回答:有人要见你,而那个人的身份,在
你见到她之前,我都无法透露给你。」

  「如果你在乎你的母亲去了哪里,那么,我保证你见了那个人,你也会得到
解答。」

  「当然,作为被那个要见你的人指派过来跑腿的我,自然希望你不要那么多
事,老老实实跟我走一趟就好。」

  「可是,如果你不配合,我也有强行让你配合的权利和能力。」

  「好了,还有什么问题?」

  说完,女将军就拿她的目光锁住了我。我有一种预感,面前的女将军耐心似
乎到了一个极限,无论我配不配合她的行动,她可能都要把我强行带走了。

  「额……好吧,我跟你走。」

  想来想去,我还是选择识相一些,毕竟,再怎么样我也不应与一位将军起冲
突。

  「呵呵,还挺乖~来吧,下楼。」

           ***  ***  ***
           
  我家楼下停了一辆拉风的摩托车,看排气口应该还经过特意的改装,马力应
该相当强劲。身旁的女将军轻车熟路地把腿一扫,整个人就坐了上去。

  「别发呆了,坐我后面来!」

  我闻言赶紧坐到女将军身后,两只手伸出来环抱住她的腰。待我坐好后,身
前的女将军便将身子伏在了摩托车上,胸口的美肉与摩托车身贴的死死的,修长
的身材与摩托车交相衬印,显得更加诱人。

  可说回来……视觉上的诱人归诱人,我可还车后面呢!这将军把身子贴在摩
托车车身上,美臀就自然而然地翘了起来,还有意无意地往后靠着,死死地贴着
我的两腿之间的小鸡鸡。这……这可太刺激了!我的小鸡鸡甚至能感受到女将军
美臀间传来的阵阵挤压感!我的鸡巴哪里受过这种刺激,没几下子,就有一种异
样又熟悉的快感从鸡巴慢慢冲向我的大脑!

  不行!不能这样就射了!要是让面前的美女将军发现我对着她的肥臀射精,
我会被枪毙的!我赶忙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再想想有没有什么法子
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唔唔——」

  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响起,但车子并没有跑起来,可能只是这位美女将军的
习惯性操作吧?我有些怕这辆车行驶起来的超高速度,手下意识地环抱上了女将
军的细腰。

  你别说,虽然光从视觉上看,女将军的腰很细,但是……真要把手摸上去,
我只感觉这腰上足足的肉感,更不要说,这细腰上方,还有一对波涛汹涌的巨乳!
我两只手情不自禁地继续向上抚摸着……

  「你这色鬼有完没完?!」

  美女将军回过头,唇间吐出了令我全身战栗的话语。我急忙把手回正,老老
实实抱着她的细腰,两腿之间的小鸡鸡也冷静了下来,老老实实缩了起来。

  「哼……」

  兵玉将军这才回过头去,嘴边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嘲弄还是其他情绪的轻哼。
一拧车把手,摩托车就带着我们俩飞驰了出去。

           ***  ***  ***
           
  「好了,下车。」

  「诶?」

  我坐在车上还没反应过来,一路上风的呼啸让我只敢低头贴着身前这位美女
将军的后背,无暇顾及她究竟把我带去了哪里,可当我抵达了目的地后,身边的
景象却让我吃惊无比——漆黑的环境,浓密的树林,丝毫没有生气。这里别说人
的迹象了,连声虫鸣鸟叫都没有,这位将军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杀人灭口么?

  「你打算搂着我搂多久?」

  身前一句凌厉的责问传来,吓得我直接把手缩了回来,人也麻溜地跳下来摩
托车。

  「呵……」

  一声轻笑,女将军翻身下车,修长的黑丝腿在空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她没有在意被她随意停在一旁的摩托,径直向我走来。

  「你……不会真觉得我很在乎你那些小动作吧?」

  我看着身前的女将军,她弯下了自己的身子,脸贴的很近,我甚至能感受到
这位将军鼻子里呼出的热气,还有阵阵幽香。

  「好了,拉着我的手,眼睛别到处乱看。」

  我听话地做了,两只手死死地抱着这位将军的右臂,目光在这位比我还高不
少的女将军身上流连,然后被她带进树林。

  「闭眼。」

  「嗯?」

  当我的脚步迈进树林时,我只觉得眼前一阵炫目,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了起来。
当我感觉到眼睛恢复正常时,睁开眼来看,却发现自己已身处一片别样的天地中!

  这里天高云清,艳阳高挂空中,花繁叶茂鸟兽成群,与我之前看见的一片死
寂的景象完全不同,说这里是一片桃源也不为过!更让我觉得惊奇的是,这里的
人多是素衣白裳,身上穿着朴素又颇具特点的白衣长裙。而且,这里来往的人多
是面相清秀可人的少女,也有不少端庄的妇人,但她们无一不生的美丽动人,对
我们这两个衣着体态都有很大不同的外来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我身边的兵玉将军对这些似乎已经习惯了,自顾自地带我往前走着。很快,
我就看见了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建筑,从外形来看,有金碧辉煌的宫殿,也有古朴
简约的庄园,我甚至还看见了一间比大型体育馆还要宽敞的露天建筑,里面站满
了坚毅英武的女人,她们正整齐划一地练习着什么动作,而在他们身边不远处,
我还看见了摆得密密麻麻的兵器与木人桩……

  我究竟是到了什么鬼地方了?

  不过没有时间给我思考,很快我就被兵玉拉着走入了一间高大恢宏的宫殿里。
这座宫殿与一路过来的其他建筑有着明显区别,不仅外观上更加亮眼,整座宫殿
都华灯溢彩不说,连高度与占地都压过其他建筑一头,更让我觉得不可理解的是,
这一间宫殿旁边既然是空荡荡的,周身至少有数公里都没有修建其他建筑物,这……
是为了凸显尊贵还是别的目的?

  进了这座宫殿,里面人来人往,虽然没有嘻嘻哈哈互相打闹的场面,但倒也
显得生气十足。兵玉将军带着我轻车熟路地在里面转来转去,终于把我领到了一
扇宽敞的门前停了下来,看样子,无论是谁要见我,那个人就在里面了。

  「吱呀——」

  顺着打开的门望去,门里面的空间相当宽敞,但是里面的装饰却十分简陋,
正对着大门是一张巨大的床,床上以白色丝帐隔离内外空间,床旁边的床头柜上
则是一面梳妆镜,而镜子前,坐着一位身着红色外衣,云鬓酥腰的女人,正对着
镜子打理着自己的面容,对我们两人的到来似乎并不意外,连手上的动作也没有
半分停顿。

  「好了,你要的人我给你带到了。」

  身边的兵玉将军似乎跟面前的女人挺熟络,说话之间也没有明显的距离感。

  「辛苦你了,小玉,你先——到偏殿去休息一下吧,让我跟他单独待一会儿。」

  一句话毕,这位对镜理红妆的红衣女人仍然没有回头的意思,手上的动作依
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女人……声音平稳而有中气,语速不急不缓,平和却又
不容反驳的话语,再加上她由内而外透露而出的不凡气概,真是不简单。

  不过……这女人叫我身边这位女将军叫什么?小玉?!这位可是我们华夏的女
将军,在称谓上这么随便吗?不过我身边的这位将军也没有什么意见,向红衣女
子摆了摆手就朝门外走去,这时门外正好进来了一位仆人打扮的女子,将她引出
了门。

  「啪嗒。」

  这是关门的声音,但同时,那位红衣女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将手上用来化
妆的笔放在了床头。然后站起身,身子转向了我,径直走了过来。

  我现在才有机会一睹这女人的风采,她一身红衣,修长的美腿踩着完美的步
伐,纤腰如水蛇般灵活扭动着,酥胸半裹,显得挺拔又不失衡,脸上妆容精致,
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红唇如火,五官如画,头上扎着的云鬓处还插着一枚
如金子般闪耀着的发簪。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意识到一件事——这女人,好美!而
且不是一般的美,这女人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不凡的气质,那就是君临天下般的
孤傲,何等美貌在她的面前都要褪色三分,何等强人在她的面前都要俯首称臣!

  就在我被面前这女人的面容气质给迷的神魂颠倒的时候,那女人开口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可以先给你解释清楚。你是想听长一些的版本
还是短一些的版本?」

  「啊……?」我被这女人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吓到了,「额……那就简短直说
好了。」

  面前的女人眉目间居然带上了些失望,但很快这种情绪就被她给抹掉了。

  「很简单,你是我儿子,我是你生母,这次喊你来就是因为你养母出了些事
情,我不放心你。」

  言毕,红衣女人就眯着她的丹凤眼看着我,好似一只正在调戏猎物的狮子,
正饶有兴趣地等待着我的回应。

  额……完了?对不起我眼睛不太好没听清您说了什么。

  「啊……要不要您再把长的版本讲一遍算了?」

  似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红衣女人的嘴角居然划出了一道非常明显的
弧度,但很快她的脸色便恢复如常,继续跟我说道:

  「我叫风雅姿,你在的这片空间是我们凤氏家族的一片天地,独立于外面的
世界。用外面的人的话来说,我们凤家是古武家族,而我,是这个家族的族长。」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继续保持侧耳倾听的样子。

  「我们家族的历史……可能有几千年了吧,不过你也不需要在乎这些,因为——
我,就代表了我们家族,是先有的我,再有的凤氏,所以,如果你想多了解一下
凤氏家族,你可以多跟我相处。」

  额……好像听见了一个非常令人惊讶的消息,比如说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家
族还有一个可能年龄比这家族还大的女人。不过,无所谓无所谓,我继续假装我
的大脑没有宕机就好。

  「我没有子嗣,可能是因为活了太久太久,却依然没有习惯生离死别,所以
呢,自从我送走我的长辈同辈以后,就一直没有生育的想法。但是……大概在数
百年前,我突然发觉世上多了些淫邪的气息,遍查世界也找不到气息的源头之后,
我却突然……想要将自己的血脉传下去。」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无所谓无所谓,我的脑子早就跟不上世界观崩塌的速
度了。

  「所以呢,十几年前,我生下了一个孩子,但……我又没有能好好地将他抚
养成人的决心,所以,这个孩子被我送去了一个普通人家,希望他们能让这孩子
成为一个能堪大用的人。」

  嗯……十几年前生下个孩子,说起来我也才不到二十来着。哦对了,你是不
是说漏了什么东西啊?我的大脑试图抓住什么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很不
出人意料地失败了。

  「很不幸,那户普通人家惨遭他人毒害,我也只能选择提前迎回自己的孩子。」

  说到这里,这个名叫风雅姿的女人停住了自己的话语,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嗯……嗯?」我宕机的大脑现在才意识到不对,十几年前生下一个孩子,
送去一户普通人家抚养,不得已迎回自己的孩子?这……这他妈不跟我的经历刚
好对上么?!我的大脑飞速旋转,想要找到一个让自己能够否掉这个想法的理由,
但思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成功。

  「所……所以……你……你是……」我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有些不愿意接
受这样爆炸性的消息。

  「我活了几千年,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想听别人喊我呢。」

  红衣女人……或者说,风雅姿的威严满满的面容有了一丝抖动,说话的语调
也有了几分情感上的波动。

  「不……不对。」我意识到了什么,「即便,即便你真的是我的生母,但是,
抚养我成人,陪伴我十几年的,仍然是我的凌菲妈妈,不是你,她在哪?回答我,
她在哪!」

  似乎对我的反应一点也不惊讶,风雅姿……或者说,这个是我生母的女人脸
上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她摆出了一个笑容,平淡地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你养父母的结局吗?」

  这句话一出,我便动摇了,我的思绪回到了那天夜晚,我看见的那几份诡异
的录像文件上,还有那一夜凌菲妈妈房间里的异响……我比谁都明白,结局可能
比我想象的要残酷的多。

  「孩子……我比谁都希望你能开心快乐,但……」

  面前的女人伸出了右手,抚上了我的脸。

  「我只能向你保证,以前欠你的,我会加倍补回来……」

  我迷茫,或许十几年的朝夕相处确实让我和抚养我的家庭有了浓厚的感情,
但……他们确实都已经离去了,如果我选择被过去的感情缠住,那只会伤害现在
的身边人。天人交战中,我还是做出了选择。

  「妈……」

  听见我的呼唤,面前的女人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情不自禁地低头,将
红唇贴上了我的额头。

  我享受着温存的感觉,却发现面前的女人……或者说是自己的生母……或者
就叫妈妈吧,变了脸色,如同被激怒的母狮一般,神色狰狞了起来。

  「儿子……谁,是谁在你体内放了这么一个监视你的东西的?!」

  正说着,我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突入了我的身体搅动着,但这股气息似
乎被精妙地操控着,除去因为温度而产生的异样感以外,我没有半分不适的感觉。
很快,那股气息就裹挟着一团蔚蓝色团状物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在我的眼前将
那团蓝色气息湮灭成了虚无。

  额?我好像想起来了,是梁韵婷阿姨往我体内打进来的,说是要帮助我监视
有可能的威胁还是什么的来着?我说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就选择将我和梁
阿姨之间发生的事全部跟妈妈说了一遍。但说完以后,我的妈妈也并没有露出理
解的神态,她的面容不再狰狞,反倒是写满了轻蔑。

  「哼,往你体内打了这么一团监视你的真气,既然还敢美名其曰说是为了保
护你。真是……目中无人!」

  「不过……既然敢把手碰到我儿子身上来,就要有为此付出代价的觉悟,用
不了三天,家族就能找到……」

  「嗯?」

  我的妈妈正一肚子怒火想要找那边的梁韵婷阿姨算账呢,似乎是突然感觉到
了什么不对的地方,抬头看向了天花板……或者说是天花板方向的外面。

  「儿子,你先出去。」

  「妈……怎么了?」

  「呵……到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凤氏这片家族世界,居然来了个强闯的外
人。」

  「你不要发呆了,先出去吧,我去把这不长眼的家伙收拾掉,我们母子两个
再好好相处。」

  得嘞,反正打架我肯定派不上用场,就不给您添麻烦了。我边跑边跟妈妈喊
了声注意安全后,就打开门跑出了房间。

  刚出门,我就发觉不对劲的地方,门外就能看见头上的蓝天,我看见天上居
然划过了一道显眼的蔚蓝色的轨迹,方向……居然是直直地对着我这里飞来!那
道流星般的轨迹不可阻挡地飞行着,一路上不知多少道攻击尝试拦截住它,但无
一例外都被一道道刀光给挡开了。划出那道蔚蓝色轨迹其实是一个人!而且那个
人正不可阻挡地向这里飞来,摧毁着沿途所有对着他的攻击!

  我想躲开,但那个飞行的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跑了还没两步,那道流星
般的身影就撞进了我出来的那间房间。不好!我妈可还在里面呢!我顾不上自己
的安危,赶紧回头,想要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冲击力把门都给掀飞
了,所以我直接扒在门口看就行了。

  目光射入房间里,我却看见了一个我无比熟悉却又十分惊讶的身影——长筒
靴,黑丝,全黑的露胸连衣裙,黑色眼罩遮住双眼,右手拿了一把快一人高的太
刀,满头白发正随风飘动,这不是梁韵婷阿姨又是谁!现在的梁阿姨正拿刀对着
面前的红衣女人,也就是我的妈妈,风雅姿。

  「把凌琦交出来。」

  说话的是梁阿姨,声音不大,音调也比较低,但语气却如刀锋般凌冽。

  站在对面的妈妈也不甘示弱,身上的气势飙升,随之而来的就是她身边的空
气都开始了阵阵波动,就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围着妈妈旋转一样,带起空气一同翻
涌。

  「你……闯进我的家族,我的寝宫,居然还让我交出我的……」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因为她面前的梁阿姨似乎是没有听她说完的
耐心,直接欺身挥刀砍了过来,凌厉的剑气配上刀锋间的寒芒,逼得妈妈接连后
退。

  「你——放肆!」

  不知是因为自己的话语被打断,还是因为自己刚开打就陷入不停后退的被动
态势,妈妈的气息变得暴烈起来,身边的空气也是肉眼可见地跟着躁动着升温,
紧接着那股炽热的气息就化为了一只全身带火的凤凰,带着尖锐的凤鸣冲向了正
步步紧逼的梁阿姨。

  「轰!」

  刀光碰上凤凰,剧烈的碰撞产生了剧烈的爆炸,连我这个旁观者都觉得耳朵
不由得犯疼。不过场内战斗的两人倒是没受什么太大的影响,梁阿姨的动作甚至
更快了几分,一步不让地死死贴着妈妈,刀光飞舞,不让她有空间施展出别的招
式。

  处于近身格斗状态的梁阿姨似乎发现了什么破绽,长刀笔直地刺向妈妈的右
眼,逼得妈妈赶忙闪身躲避,这样一个闪身,妈妈就没有了向身前梁阿姨攻击的
机会,梁阿姨凌冽致命的招式没有变,直接用肩膀对着妈妈一撞,让她失去了平
衡向后躺去。而正当妈妈准备借力向后倒去获取一些施展招式的空间时,梁阿姨
直接一刀砍了下去,刀锋并没有碰到妈妈,但那一刀砍出的刀光却如同有形的冲
击波一般,直直地向妈妈飞去!

  千钧一发之际,我看见妈妈身边燃起了一层烈焰,将妈妈包裹了进去,刀光
只能碰到这层烈焰而无法碰道妈妈的身体,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仍然把妈妈撞飞了
出去!妈妈的身体倒飞着,砸穿了身后的木墙,倒在了木墙后的空间里。

  梁阿姨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双手紧握着太刀就冲向了那块被砸出来的破
洞处。

  这还得了?!再这么打下去我今天最差最差要么死一个阿姨要么死一个妈,
一直在旁观的我旁观不下去了,只能亲自下场让这俩女人停下来。

  「梁阿姨!」

  也不知道是我喊的真的很大声或者怎么样,正在战斗状态准备给对手最后一
击的梁阿姨立马停下了脚步,头转向了我这边。虽然她现在仍然戴着眼罩,人也
离我很远,但我确定我从她身上看见了惊讶,然后就是无比的欣喜。梁阿姨如果
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冲着我奔来,因为她高我一头多,梁阿姨跑到我面前甚至直
接单膝跪在地上,好把我搂到她怀里。

  说起来……梁阿姨穿衣服为什么会这么有少女感?一个美艳的熟妇为啥成天
穿一件蕾丝露胸的黑色连衣裙?这样单膝一跪,美乳与蕾丝内裤全都显露在我眼
前了呢……

  不行不行,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监视器突然坏了……我……我以为你……」

  她那标志性的话语响起,声音不大,连语句都是不太连贯的,但是,我能从
这些话里听出来她发自真心的害怕与担忧。

  听起来,她是因为那团真气被妈妈给湮灭掉了,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才火
急火燎地冲到这里来,还不由分说地揍了所有想挡路的人。

  「没事的,我很好,这里……」

  「滋啦——」

  我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眼前一阵炙热的光芒闪过,正搂着我的梁阿姨就被打
的飞了出去,连她手中的武器都掉落在了一旁。

  房间另一侧,我的妈妈眼神中正字面意义上地喷涌着怒火,指尖闪动着火光,
看来之前那道光芒就是她打出来的了。

  「你疯了?!」

  我焦急地喊着,既是因为对梁阿姨的担心,也是因为对妈妈这样不由分说地
攻击梁阿姨的愤慨。

  我刚想跑去检查被打飞的梁阿姨的情况,就听见妈妈手上噼啪声大作,回头
看去,她的双手居然都出现了炙热的白色火光,下一次攻击已经箭在弦上了!

  大爷的!一次就能把人打飞出去半天没有动静,这再来一次还得了?!

  「她没有恶意!」我挡在了妈妈身前,试图让她停下来,可这也只能让妈妈
手上的火光不再跳动,那股炙热的气息仍然没有散去。不得已,管不了那些炙热
的气息,我直接扑在了妈妈身上,「她对我很好的!妈!」

  我也不清楚究竟是哪句话或者是什么动作起了作用,总之,我妈终于冷静了
下来,她身旁的高温没有伤到我,她也终于把那些炙热的气息收了回去。

  「抱歉……」

  我听见妈妈嘴里传来的低语,我抬头看了看她的脸庞,给了她一个理解的微
笑,转身跑去检查还躺在地上的梁阿姨去了。

  「她不会有事的,能以肉身突破凤氏禁制的人,不可能承受不住这样的皮外
伤。」

  我听着妈妈的话语,心里却仍然焦急。我把梁阿姨扶起来,让她躺在自己大
腿上,却发现她的眼罩不知被打到哪里去了。她的脸庞少有的显露在了我的眼前——
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脸庞,没有任何妆容打扮也是这么诱人。

  「唔……嗯?」

  躺在我腿上的美女缓缓醒来,慢慢地睁开了双眼,蔚蓝色的眼珠露了出来,
如珍珠一般动人的眼眸转了几圈,看得我好是心神荡漾。不过,眼眸几圈转完,
梁阿姨好像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的眼罩好像没了。她用手摸了摸眼睛,再三确认
自己的眼罩不见了以后,开始无助地四处摸索着,想要找回自己的眼罩。

  我抓住她的手臂,才发现她的手上还穿着白色手套,手套尾端还扎着白色丝
带,这装扮好不动人。我示意梁阿姨不要激动,只是眼罩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梁阿姨的情绪越发急躁,慢慢地连我都开始握不住她的双手。就在我快控制不
住她的时候,妈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副眼罩,与之前那副似乎是同款,但颜色是
红色的,带到了梁阿姨眼睛上,这才止住了她越发剧烈的动作。

  「她的眼睛与常人不同,以双目视物只能看见跃动的字符、线条跟不可名状
的形体,这些其实是万物之本源,但如果要解析出它们的意思,需要长时间的训
练。而无论是否有意识地去解析这些本源信息,单单看见它们都是极度痛苦的。
所以,如果她长时间丢下眼罩以两只眼睛视物的话,会变成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
疯子。」

  「对了,这眼罩是特制的,能帮她阻隔掉眼睛与万物本源的联系,自然而然
地,带上以后她的眼睛就只能看见黑暗,这对她来说,多少也算是个解脱。」

  妈妈站在我身边,对我解释道。

  「唔……」

  梁阿姨挣扎着从我怀里站起,捡起了掉落在一旁的太刀。

  「儿子,我想和你这位阿姨聊一聊,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啊?为什么你们俩聊天我还得回避啊?」

  「因为……」妈妈看了一眼正在把弄太刀的梁阿姨,似乎对方一点也没有回
头看这边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法给自己帮腔,「哎呀你听话就好了,乖。」

  我转头看看梁阿姨,发现她现在只顾着低头看自己的武器,也不看我也不发
呆,嗯……就我对她的理解,八成确实有什么事憋在心里要说吧。那成,就给这
两位刚打过一场架的女人创造一点空间,我起身向房间外走去。

  我走出门,看着不少佣人走入妈妈的寝宫,看样子是去清理战场的。嗯……
也没有持兵器的人,那这两个女人之间应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对了,之前带我来的那位兵玉将军,人到哪里去了?我在这座宫殿里瞎转悠,
终于在一间房间里找到了这位女将军,她现在正躺在一张小床上,手上碰了一本
线装书看着,黑色风衣被她随意地丢在一旁,穿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叉放着,
从侧面看去,整个人形成了一个勾人的曲线。我很奇怪,她难道没注意到刚刚那
场打斗吗?

  我进去找女将军聊了起来,原来她不是不知道隔壁有一场相当凶狠的战斗,
只是她很清楚自己过去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而没有任何作用,所以干脆就不去凑
热闹了。而她现在在读的书也不是什么普通书籍,这是我的妈妈送她的一本心法
秘籍,虽然妈妈不指望这位将军能够快速掌握它,但好歹可以起到延年益寿,美
容养颜的功能,对这位将军不会是一件坏事。

  随着交谈的深入我还了解到,原来我妈对这位将军这么好也不是没来由的,
兵玉将军小时候曾被一群犯罪分子绑架,我妈在游历世界的时候发现了他们的窝
点,就顺手粉碎了整个犯罪组织,也救下了许多无辜群众,同时,妈妈也发现那
时还是孩子的兵玉身上不凡的体质,就干脆将她带到了家族里好好培养,这一下
就过去了十几年。长大后的兵玉与原生家庭完全断了联系,毅然选择入伍,凭借
她不凡的体质与妈妈长时间的培养,很快便成了华夏少有的女将军。

  当然,据兵玉将军说,她这样被妈妈有意无意培养为华夏栋梁的人有很多,
她并不是很特殊。兵玉将军也说,不管怎么样,妈妈对这样庞大的关系网也没有
好好利用的想法,世俗上的事已经无法吸引到我的妈妈了。但是,作为凤雅姿的
儿子,或许我会碰上许多愿意帮助我来回报妈妈的人也说不定?

  我跟兵玉将军聊了很久,不知这里有没有我妈妈的关系,我总觉得兵玉将军
在我面前已经没有了那种身为将军的威严感,正相反,她甚至会有意无意地开一
下我的玩笑,对我在她身上扫动的目光也丝毫不会在意。她还对我说,只要不在
凤家家族领地里或者在我妈妈面前,她更喜欢我叫她兵玉阿姨。嗯……我也不知
道要我喊她阿姨要避着我妈妈。

  正当我们俩聊得火热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门外站着两位身材高挑体型
丰满的女人,其中一位穿着火红的旗袍另一位则穿着黑色连衣裙,这不是我妈妈
跟梁韵婷阿姨么?

  「小玉,把我儿子送回去吧。」

  听见我妈妈的话,兵玉将军也不含糊,收起了那本心法秘籍,把我从床上扯
了下来,也不管我有没有站稳就往外面带。

  与此同时,在我身后,远超过我的听力能捕捉到的范围,妈妈与梁阿姨正商
讨着什么。

  「那……你先回去找那个叫时雨菲的女的聊聊吧,不管怎么样,让你把这种
凌厉又可能危急我儿子生命的东西打进我儿子的体内,居然还不告诉你它的危害,
她肯定有什么问题。」

  「嗯……我会的。」

  「还有,我不管我儿子在你眼里跟你是什么关系,少跟他走那么近。」

  妈妈的话语还没说完,身边的梁阿姨就将俏脸对准了她,被眼罩挡住的目光
对准了妈妈的背影,身上的威压四溢,显然对妈妈这样的要求很不满意。

  「事多……」梁阿姨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控,收敛了自己的气势,但嘴上仍
然没停,「我现在与他无亲无故的,只要他也愿意,我爱怎么样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梁阿姨说话相当流程,完全没有在我面前那种说话断
断续续又说不完整的毛病。

  「我先走了,等雨那边的事处理完,我会再来联系你。」梁阿姨转身离开,
丝毫不顾身后妈妈那要活剥了她的目光。

           ***  ***  ***

  离开了凤氏领地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坐上兵玉阿姨的摩托
前往学校,这一路上,兵玉阿姨都在关心我回来后的生活问题,毕竟现在来看,
我原先的父母亲都已经不在了,如果我一个人生活很有可能会有不小困难,但我……
不知道为什么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觉,还是让她先忙自己的事去,有需要我再联
系她。

  至于为什么要来学校……反正我也没别的地方去了,呆在自己熟悉又有人气
的地方总要好一些,更何况,兵玉阿姨还说她已经帮我给我的「失踪」找好了理
由,学校里不会有人追查。

  等我进了校门,还没回到自己的班级呢,就听见阵阵抽泣声。我很是奇怪,
现在不是在上课么?怎么还有人在外面哭个不停呢?走近了一看,这居然是我的
班长柳如烟?!

  我赶紧走到班长身边,可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天,正在抽泣的班
长却抬起了头来,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我以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居然选择
直接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

  柳班长本就身形修长,今天又穿的是长裙,蹲在地上那两双白腿一览无遗,
胸前一对大白兔碰着我,软嫩无比,让我在担心班长之余,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
翩。

  但好歹我也是个正常人,不至于这点小诱惑就顶不住,本着关心同学的想法,
好问歹问,班长才跟我说了她这么伤心的原因。

  原来,就在一个小时前,她突然接到了通知,让她去教导处一趟,在那里,
她被几位身穿警服的人告知,她的妈妈涉嫌严重渎职与勾结犯罪集团,现在已经
被停职与关押了起来。

  这样的消息对柳班长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无论事情真相是否真的如她被告
知的那样,她都要面对与自己妈妈分离的场面,更不要说,她的至亲,一向是她
的榜样的妈妈,可能是一位犯罪分子,这样身份的落差对她来说会是多么大的一
个打击。

  「那……班长,你的男友呢?」

  我突然想起来,我班长可是有男友的人,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一个人蹲在角
落独自伤心吧?

  「呜……他……凌琦……不要提他好么?我……他……」

  班长似乎跟她男友有了什么隔阂,一点都不想提起他。

  见这条路不通,我只好换个方式安慰班长。虽然我很不愿意提,但是,我刚
刚也与自己的父母分别了,如果不算我那个亲生母亲的话,我的境遇可能比班长
还惨点,但无论如何,我能与她找到些共同点,多少能抚平她心里的伤痕吧。

  现在在上课,基本没有人会打扰我跟班长的二人世界,我跟班长聊了许久,
哭得梨花带雨的班长终于平缓了心态,决定跟我一同回到教室里。

  班长有意无意地拉着我的手,跟在我身边慢慢地走着。可我俩还没走几步,
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回头一看,居然是两个穿了警服的警察。

  「凌琦?柳如烟?麻烦你们两个跟我们走一趟,有人点名要见你们两个。」

  有人?还要见我们两?我跟班长对视一眼,我们都很疑惑,但是还是抬脚跟了
上去。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