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四)

  • 犬魂(四)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犬魂
   
   
作者:legendkill
2020/3/3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

    早上无聊,閑来更一章,说实话我是没有存货的,本文也完全没有什麽提纲,
想到什麽就写什麽,我也懒得检查了,如果有错字符号等等,见谅见谅啊!

***********************************

              (四)
   

  「谁说的鬼是脚跟不着地,明明就是飘的好不好!」我的魂体在繁华的夜市
中向着我家的方向飘蕩着,不过这速度并不是想象中那麽快,就和小跑差不多。

  半小时之后,归心似箭的我快飘到家了,看着远处的家裏卧室微亮的灯,我
内心越发激动了起来。

  「马上就要复活了,难得当一次鬼,要不要多体验体验?」愉悦的心情让我
又开始胡思乱想,最终还是认为赶紧还阳,接着和老婆打一场激情的离别炮比较
好。

  飘在卧室窗外,我十分的激动,衹想着赶紧看一看老婆怎麽样的,毕竟死了
一小会,会不会吓着她?又或许她还是醉的状态,身上依然穿着我给她套的眼罩
黑丝……?

  我伸手穿过了窗户,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 「妳应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
一下了,以后的日子还那麽长!」我的头刚刚进入卧室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熟
悉又悦耳的声音,紧接着我剩下身子也跟着穿了过来。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真的不想考虑这些。」

  定睛一看,卧室的摆放风格没有什麽变化,老婆许月和她在附近读大学的妹
妹许静躺在我们卧室的大床上。

  「静静,妳还小,等妳以后遇到了妳所爱的人妳就不会这麽说了。」

  小姨子来了啊!我靠,她会不会知道了我们夫妻间的情趣?

  我脑海裏是小姨子开门后听见声音,跑到我们卧室,然后看见身上穿着开档
丝袜,头上戴着眼罩,阴道留着精液的醉酒老婆……以及倒在电脑桌下赤裸身体
的我。

  想到这个场景,我感觉没有实体的脸上有点烫烫的。

  我贱笑着慢慢漂浮到床上看着他们,老婆脸色稍微有点憔悴,让人更加怜惜
了,依旧是这麽古典美。

  说道这个小姨子许静,因为她在读的学校离我们家不远,因此上大一的时候
我们就给了她一把家裏的钥匙,每个周末她就会到我们这来住两天。

  当初我和老婆认识的时候,她还在读小学呢,我还记得为了讨好老婆,第一
次和许静见面用棒棒糖贿赂她,差点被她当成怪蜀黍……

  许静模样和老婆八分相似,身高和老婆一样都有一米七二,除了胸比老婆小
一圈外,看背影两个人绝对是同一个模子,虽然她名字有个静字,但是绝对名不
副实,性格和老婆截然相反。

  老婆是非常内向,传统,典雅的一个女人,而小姨子许静现在已经在上大三
了,据说已经被评为他们学校的校花,不过她性格和这些八竿子打不着边,绝对
的外向及活泼,她的身边一向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她们二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人一眼都能认出她们是亲姐妹,二人一静一
动,截然不同的性格却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和谐画面。

  我还清晰的记得有一个周末,许静出去KVT和她的同学聚会,而我在家裏
因为看了一篇胡作非大大的凌辱女友连载小说,死磨硬泡的终于让老婆同意和我
干一炮。

  正当我在卧室压着老婆的娇躯耸动着鸡巴抽插享受着老婆紧致的小穴,并且
想象着老婆正是被不认识的陌生人肏着。

  阴道内大量的润滑油仿佛就如同老婆之前被人射了一肚子的精液,使我每一
下的抽插都带着「噗呲~噗呲」的水声。

  这时候许静突然回来了。

  尽管卧室门依然是关着的,但还是把身下的老婆吓得花容失色,张着娇艳慾
滴的小嘴,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双手用力想推开我。

  但我怎麽可能让她得逞,且不说我胯下膨胀的二弟不同意,这种做爱时有别
人在的情况,更加让我多了一种莫名的刺激。

  「我回来了!妳们人呢?」

  听见许静在客厅换鞋后说话的声音,我感觉家裏就像是没了卧室和客厅之间
的墻,鸡巴更加大了一圈,更加急切的抽插着老婆的小穴。

  老婆见双手推不动我,美眸用力瞪了我一眼就放弃了,衹是改为双手紧紧的
抱着我的背。

  白嫩的大腿第一次盘旋在我的腰部,顺着我腰部的耸动助我使力,仿佛这样
能让我尽快结束似的。

  「嘎嘎!」我贱笑着。

  老婆还是第一次这麽主动,依照敌退我进,趁妳病要妳命的战略思想,我停
了一下,慢慢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并抓住老婆的两衹美腿向前掰。

  老婆柔韧的娇躯仿佛被我弯了一个对折,白嫩的蜜桃臀整个朝天,微微张开
的穴口周围有一圈被我肏成白浆的润滑油,仿佛就是精液……

  我将兴奋的鸡巴再次肏入小穴,由于没有控制好力道,这样的姿势让我几乎
尽根而入。

  老婆被我这一下肏得整个下身向上绷了一下,连带着阴道内也跟着收缩了一
下,爽得我「哦~!」呼了口气。

  而老婆柔美的五官痛苦得微微扭曲,小嘴呈现O字型,双手一下子捂住自己
的嘴,使得未发出一点声音。

  「姐!姐夫~!」

  许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人麽,不会也出去了吧。」

  听见外面小姨子唸叨的声音,老婆的蜜穴再次收缩了起来。
  
  我抓住老婆的双腿趁机急速的肏着她的小穴,大量的润滑油被我干成白浆,
顺着鸡巴的插进抽出,从老婆的屄口带了出来。

  老婆依旧是双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头部用力向后仰着。脸上额头的香汗,
在窗外透入的月光映照下,让老婆显得更加娇媚动人。

  整个屋内衹有小姨子在客厅走动的声音,以及卧室内噗呲!噗呲的肏屄声。

  「汗死了,洗个澡去,还说让姐姐找一套换洗的衣服给我!」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隐形人,在自己小姨子的身边肏着她的姐姐,而她的姐
姐正一声不吭的在我身下任我鱼肉,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快要到临界点了。

  随着我越来越用力的掰着老婆的双腿,老婆整个人几乎已经对折,两衹小腿
已经被我按在了左右枕头上,呈现一个标準至极的W型,除了朝天翘着的屁股。

  而老婆依旧双手用力捂住了嘴,深怕一旦放开就叫出声。

  由于我肏干老婆小穴的力度越来越大,老婆的眼白渐渐的向上翻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卧室门把手「咣当~咣当」的响动了两声。

  「咦!?难道在睡觉?」

  许静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我的鸡巴明显的感觉到老婆的小穴急速收紧
.
  射了!极其兴奋的我已经完全无法控制,用力的肏干了老婆几下,之后深深
的连根没入小穴深处,享受着精液喷涌而出的快感。

  「呜呜~!」老婆保持W状的姿势,双眼泛白,捂住小嘴也依然没有控制住
的发出了点声响,头部深深向后仰着。

  几个月都很难有一次性爱让我射得如此舒畅,如此之高的质量每次都能让我
回味无穷!

  ………………

  我浮在床上美美的回忆着那一炮的风情,也不知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当时我那
种农奴翻身做主人的感受。

  回过神来,看着两姐妹躺在床上温馨的样子,我邪唸不受控制的冒出。

  「妳看不见我!妳看不见我~!」

  我双手朝着老婆浑圆饱满的乳房上抓去,却想不到从老婆身体穿了过去。

  「果然有得必有失,灵魂状态的我也就衹能看看而已」

  我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立即又兴奋起来。

  「偷窥」二字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淫笑着几乎把脸贴在老婆的乳沟上,深深的嗅了一口,接着我的眼光瞄準
了我的小姨子许静. 我漂浮着移动了魂体到许静的上方,要不是触碰不到,我和
小姨子现在的姿态就是男上女下整个身子压着她。

  同样的方式,我把脸几乎贴在小姨子的双乳中间,深深的嗅着……

  要说我之前对小姨子没动过歪心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常年浸淫在各大论
坛之中的我,早就将「小姨子就是姐夫的半个屁股!」这句话铭记于心了。

  不过碍于老婆许月在家裏的强势地位,以及老婆丝毫不逊色于小姨子的性感
身材以及绝美的容颜,才使我不得不将这种唸头抑制在内心的深处。

  而我现在的灵魂状态,让我光明正大的欣赏着许静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娇躯,
将她和老婆二人细细的比较着。

  老婆今年三十二岁,由于保养得很好,加上常年练习瑜伽和舞蹈,整个人看
起来也就像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柔嫩光滑的肌肤,似乎岁月从未光顾过她一般。

  许静的身高和老婆一样,二人都是非常高挑的,在大街上人群中总是显得异
常显眼,她们之间的区别也就衹剩下奶子了!

  毕竟生过孩子的女人,罩杯总归要大那麽一圈。

  虽说许静的奶子比老婆小一些,但那衹是相对于老婆而言,在同龄人中许静
的奶子已经属于巨乳的範畴之内了。

  想当初我一眼相中老婆,性格和长相占了七分,那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也占
了三分之多。

  小姨子许静现在整个人就像是老婆和我初识之时的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
出来的一样。

  不愧是亲姐妹,我淫蕩的点评着。

  「姐夫都去世了这麽久,妳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过下去吧!」许静哀愁着
眉头道。

  我淫笑的面部呆滞了一下。

  这麽久??我似乎衹是在地府待了两个小时不到吧??我内心有种不妙的预
感。

  「静,妳还小,等妳以后嫁了一个所爱之人,妳就不会这麽想了。」

  老婆突然哀泣起来。

  看着老婆微微抽泣着的柔美的容颜,我慌了。

  我瞬间起身,穿过卧室飘到客厅……飘到厨房……飘到厕所……飘到书房…

  在我书房内,我目瞪口呆。

  书房摆设依旧是那样,唯一的区别是,床尾的墻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照片上
的我微笑着,但是我感觉仿佛是在嘲笑着我自己。

  我如同纸片一般飘蕩到客厅,想看看挂历,结果另我魂体几乎要散掉,挂历
显示2XXX年3月18日…………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这是为什麽??我才离开一个多小时,为什麽现实世
界中过去了整整一年?我怒吼着!!双手紧抓着自己的头发,面色狰狞!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问问这帮鬼养的东西!」

  但是我又悲哀的发现,我并不知道怎麽回去。

  冷静,我内心劝说着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我深吸了口气并理了理思绪. 我
忽然想起在地府的时候,一和老钟细谈到还阳的事,老钟就支支吾吾的,还对我
那麽客气。

  还有在穿过阴阳井口的时候,那个鬼差迫不及待的将我踹下来,我好像明白
了什麽。

  「钟馗妳个王八蛋!……」无比怨恨的我对着地下咆哮……

  ————————————骄傲的分割线———————————————
地府中……

  罚恶司钟馗突然打了个冷颤「唔!地府的阴气越来越重了,凡间究竟又死了
多少枉死之人!千万别影响到我年终连任职称啊。」

  ————————————时间分割线————————————————
我双手抱头蹲在书房哭泣着不知道多久,眼泪从眼眶中流下,一离开身体就仿佛
气化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蹤。

  身为一个灵魂,我连哭泣的影子都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妳们这群骗子……说好了让我还阳……答应我的……我恨啊……」

  我站了起来,慢慢漂浮到卧室,看着已经熟睡的老婆和小姨子,我不知道自
己脸上是什麽表情。

  我是不是应该离开妳了?

  我伸手想去抚摸一下老婆,想抹平她熟睡了却依旧皱着的眉头,可是刚刚碰
到老婆,手就穿了过去。

  「老婆,没想到就这麽一会儿,我们就这麽阴阳相隔了。」

  我真是傻,传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府裏的时间线应该和天上是一样的,
对我来说仅仅是离开了一会儿,可是却是真正的永别……」

  虽然触碰不到,但我依旧保持着抚摸老婆脸庞的样子,一边碎碎唸着……

  「不对!」

  我突然想起来,我和老钟閑谈的时候老钟也说过,鬼混在修炼到一定程度的
时候,也能够幻化为实体,能碰到任何人,也能让任何人看到!

  不然阳间怎麽会有那麽多的厉鬼害人的故事,那些所谓的厉鬼都是已经修炼
了一定的灵力,才能杀人放火。

  那麽也就是说,衹要我经过修炼,就能够让老婆看见我,我也还能肏她……

  我仿佛从地狱一下飞到天堂,阴郁的心情仿佛突然被一缕阳光照耀着!

  「即便是我已经死了,我也捨不得丢下妳啊!」我深情的望着熟睡的老婆,
眼神坚定了起来。

  想到我离开的时候,老钟传我的《魂体基础修炼手册一》,我立马屏息静气,
思维转到自己的脑海中进入搜索模式。

  「找到了!」

  我刚一準备修炼,一句粗狂的声音就传来…………
   

         (待续)

=================================
结束语:说实话,要不是自己试过了,真不知道写手是这麽的累,就不说码字了,
单单是脑海裏对情节的构思,语句是否通顺的考量,就够折腾脑细胞的了,真的
那些位几十万字的作者,我对妳们保持深深的敬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