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铺兄弟是扶她】8

  • 【我的上铺兄弟是扶她】8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半尺剑
2020年10月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373

                第八章

  「你走的那么急,有什么事吗?」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何叶收到了小彩的微信。

  「兄弟叫我上号,不得不从,抱歉。」

  何叶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没在管手机又传来的几声震动,反而加快了脚步。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回到宿舍。

  回去打一通宵游戏泄愤?

  都有女朋友了,嗨打游戏呢?

  回去躲在苏卿的怀里,告诉他自己后悔了?

  别吧,当初他都主动告诉自己不要交这个女朋友了,现在再抱怨后悔啥的,
岂不是很丢脸。

  何叶的脑子里冒出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想法,直到他来到两人房间的门口。

  明明只是普通的塑料门,此刻却仿佛地狱的入口一般渗人。

  咬了咬牙,何叶把钥匙插了进去,打开房门。

  温柔的灯光将何叶孤独的身影包裹其中。

  房间里传来熟悉的键盘与鼠标的声音。

  何叶原本忐忑的心情,逐渐稳定了下来。

  「喏。」

  刚一进门,苏卿清脆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她还在爆着机器人的头,旁边的桌上放着一瓶可乐。

  「今天对我这么好啊。」

  何叶彻底放松了下来,将可乐拿在手里,还有点冰。

  「说的爸爸好像平时对你不好似的。」

  苏卿撇了撇嘴,退出了游戏。

  「说说吧,和她怎么样了。」

  「还能咋样,就那样呗。」

  何叶将可乐打开,抬了起来,吨吨吨。

  「哟,人家不是你女神吗?」

  看着何叶,苏卿脸上的笑意似乎有些虚假。

  何叶将可乐放在一边,没有说话,两只眼睛看向苏卿。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外套,两只大白腿上没穿丝袜,毫无涵养的放在两边,脸
上还沾着些许水珠,绝美的面容上没有半点化妆品的痕迹,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洁
美,但是她的眼睛,怎么有些红通通的?

  而且,这黑色外套,不是自己昨天穿的那件吗?

  昨天睡觉前放在洗衣篓里,怎么被苏卿穿上了?

  难道……

  何叶又想起了花木兰的故事。

  有这么一个绝色整天睡在自己上铺,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呢?

  被何叶紧紧的盯着,苏卿的心脏又忍不住跳动起来,她不由自主的移开目光,
俏脸上又是生起两朵火烧云。

  「怎么?和女神坐在漆黑的剧院里,就没有做些羞羞的事情吗?」

  为了避免尴尬,苏卿主动挑起话题。

  「做了。」

  何叶的声音不像是兴高采烈,反而像是被背叛了一般。

  奇怪。

  如果亲到了梦寐以求的女神,难道不该是一脸高傲的来找爸爸炫耀吗?

  为什么从进门开始,就感觉有些不开心呢?

  苏卿不敢抬头看何叶的脸,柳眉却皱了皱。

  「可是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忍不住抬起头来,苏卿有些奇怪的看着何叶。

  何叶的表情,有些失落,有些难过,但苏卿却从那双明亮的眼睛中看到了火
热。

  「不……不对劲就不对劲呗,人家可是你……」

  苏卿还没说完,就被何叶打断了,「所以我想再练习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苏卿只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住。

  「何……唔」

  第一个字才出口,一道猛烈的雄性气息猛地侵入了苏卿的鼻腔。

  熟悉的气息将苏卿整个人笼罩住。

  红润的上嘴唇被紧紧地吸住,一只大舌头竟顺着滑滑的津液,调皮的钻进了
樱桃小嘴之中。

  「唔唔……」

  苏卿右手狠狠地拍着何叶的背,整个人不停地挣扎着。

  可她柔软的身体又怎么敌得过何叶,无论她怎么用力,何叶依旧在疯狂的吸
吮着,让苏卿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

  见似乎做什么都没用了,苏卿的小手贴着何叶的腰,狠狠的一捏。

  何叶吃痛,凶猛的动作停了下来,暂时脱离了苏卿的小嘴。

  苏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何叶竟直接将她抱到床上,再次扑了上去。

  被何叶重重地压着,苏卿正想故技重施。

  「爸爸。」

  这家伙……

  听到何叶的声音,苏卿的娇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床上,何叶的
嘴再次黏上了她。

  粗糙的大舌头,在苏卿的檀口中攻城拔寨,仿佛要将里面的每一寸美好都霸
占。

  更为要命的是,何叶的肉棒不知何时已然傲然挺立,随着何叶的动作,紧紧
地压在苏卿的小腹处,让苏卿无力反抗的同时,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几分,就连接
吻时的声音,都变得粗重而又淫扉起来。

  不知过了几分钟,直到苏卿的小嘴都快麻木了,何叶才停下了动作,从她的
身上爬了起来。

  床上一片狼藉。

  檀口微张,苏卿不停地喘着气。

  她的那红润的小嘴到洁白的脖颈,全是口水的痕迹,又黏又滑,在她娇颜的
衬托下,就好像圣洁被玷污了一般。

  何叶坐在一旁,不敢看她。

  和昨天一样,自己又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啊……

  在小彩那边的不满足,却发泄在了苏卿的身上。

  就算苏卿一刀捅了自己,何叶都没什么好辩解的。

  但何叶的举动并不只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回家路上就预谋好的计划。

  他在压在苏卿身上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有硬物在下面戳着自己,相反,他
的肉棒在顶着苏卿小腹时,感受到的只有令他发狂的柔软。

  本来压几秒钟就能验证的事情,被拖成好几分钟,只能怪苏卿小嘴的滋味,
就仿佛毒品一样,让何叶无法自拔。

  无论是那香甜的津液,还是苏卿小舌下意识的回应,都是何叶从没体验过的
快感。

  如果这样的感觉,能发生在自己的小弟弟上的话,光是想想,何叶已经硬如
金铁的小弟弟就忍不住一颤,差点射了出来。

  这般吃人不偿命的小嘴,再加上那让人失去一切动力的娇躯……

  明明是个死宅,为什么会有那么柔软的身体……

  轻轻嗅了嗅,似乎还能隐约闻到苏卿身上那淡淡的桂花香味,不刺鼻,但却
引人入胜,让人想要进一步探索那香味的来源。

  如果说昨天的接吻何叶事后还有些抗拒,今天完全就是回味与享受了。

  因为他知道,这个喜欢整天认自己做儿子的上铺兄弟,除了是个身娇体弱易
推倒的尤物,还是个真真正正的女人。

  过了大概一分钟,何叶才总算冷静下来,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他轻轻转头,
用余光往床上看了一眼。

  苏卿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俏脸滚烫,眼睛有些红通通的,抿着小嘴,像是一
只刚受过欺负的小猫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搂入怀中,好好的怜惜一番。

  她没有看坐在一边的何叶,反而低头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沾了些许口
水的黑色外套依旧套在她的身上,将她那诱人的娇躯保护了起来。

  妈的……

  这是要拉闸了啊……

  看着苏卿并没有和平常一般嘲讽,而是安静的可怕,何叶原本还坚挺着的小
弟弟瞬间变得软趴趴的,他的心脏也忍不住开始跳动起来。

  不是因为刺激而跳动,而是因为害怕。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苏卿如此模样。

  苏卿整理好了,将身子移到床边。

  见她还没有说话的意思,何叶都快要炸了,连忙出声道。

  「苏卿,你要骂我就骂我,要打我就打我吧,是我禽兽不如,你做啥我都认
了!」

  何叶都快要跪下了,可苏卿却没什么反应,反而从床上起身,坐在了床对面
的凳子上。

  经过一番狼藉的苏卿,俏脸还是那么好看,声音依旧那么的温柔清脆,可何
叶却不敢有半点歪心思。

  苏卿开口了。

  「何叶。」

  「你……是不是喜欢我?」

                第九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苏卿的声音直穿何叶的灵魂。

  他想过苏卿可能会责怪自己,不理自己,狠狠地抽自己耳光子。

  他也想过苏卿可能直接摊牌,扯掉衣服,和自己直接大战三百回合。

  可何叶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卿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他看着苏卿似乎很是认真的俏脸。

  经过一番蹂躏的脸蛋更加红润,些许发丝被口水黏在脸庞,光滑的额头还有
着汗水的痕迹,倾城的容颜,此时让人更加心动不已。

  何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苏卿,嘴里还剩下的些许津液,鼻子里残留的
桂花香,房间里弥漫的荷尔蒙,都对他这个处男的心理是个挑战。

  可我……喜欢的到底是苏卿的颜?还是她的人?

  万一……她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而是个长着大鸡鸡的男人呢?

  我还会这样对她吗?

  何叶的脸上才刚一露出为难的神色,瞬间被苏卿给察觉到。

  她的嘴角轻轻地弯起,「哈哈,逗你玩的,你不会真的对爸爸感兴趣吧?不
会吧不会吧?」

  苏卿的眼里泛起雾气,些许晶莹贴着眼角,可能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苏卿,你有病吧?」

  何叶看着苏卿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心里不禁大松一口气,还是如同平常
一般的回嘴过去。

  「你刚刚弄得我全身……」

  苏卿说到一半,看到何叶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
不妥,俏脸一烫,连忙起身,「爸爸先去洗个澡,出来再教训你。」

  慌忙进入到卫生间里,苏卿将门反锁上,娇躯贴在门上,俏脸高高昂起,露
出光滑雪白的脖颈。

  她将手伸到两腿中间,摸出一根肿胀的肉棒。

  原本可爱的肉棒,白皙的棒身上却满是青筋,看起来有些狰狞。

  刚刚被小内裤紧紧地勒着,无处发泄的肉棒,此刻不停地往外吐着粘稠的液
体,像是要发泄刚才被压制的不爽。

  柔弱无骨的小手形成环状,不停地在那肉棒上套弄着。

  可哪怕苏卿再怎么用力,再怎么加速,那青白相间的肉棒却逐渐缩小,最后
干脆软趴趴的搭在她的手上。

  苏卿那明亮的眼睛早已变得通红,被泪水积满,不管她怎么刺激自己的肉棒,
可它就如同一只毛毛虫一般,垮在腿间。

  她的娇躯缓缓滑落在地上,两只手摊开来,娇躯上下起伏。

  脑海里,满是何叶刚刚犹豫的神情。

  这样的自己,果然是不配被喜欢的……

  苏卿低头,看着腿间那白玉一般的毛毛虫,泪水滑落下脸颊。

  如果没有这东西,何叶一定能接受自己吧?

  过了几分钟,她才缓缓站起来,看着镜中的自己。

  外套的拉链早已拉开,露出下面的白色短裙。

  镜中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倾城的俏脸上满是泪痕,两双迷人的杏眼粘着些
许血丝,楚楚可怜。

  但就是这样一位迷人的少女,底下却长了一根违和的东西。

  苏卿将外套脱下叠好,放在一旁的架子上,随着双手的动作,身上的短裙滑
落在地上,露出那足以让无数男人神往的娇躯。

  白嫩的腰间没有一丝赘肉,奇怪的是,她的胸前没有一点起伏。

  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苏卿胸前的皮肤有些泛黄,和她那如凝脂玉般的
皮肤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苏卿叹了口气,双手放在肋骨处,往上一抓,她泛红的俏脸猛地一白,随着
便是粗重的喘气声。

  随着胶状物的脱落,一对小白兔悄然出现在明亮的镜子中。

  那小白兔说不上巨大,看上去一只手能盈盈握住,顶端的嫣红更是吸睛,可
惜的是,原本娇嫩的肌肤上,却满是通红的勒痕,让人一看就心疼。

  苏卿抬头看着花洒,打开了水龙头。

  温热的水流滑落全身,好似能把一切烦恼都洗刷走一般。

  ……

  门外的何叶自然不知道这一切,他正纠结呢。

  刚刚苏卿问那个问题时,不像是开玩笑的,而且她愿意和自己接吻,被自己
强吻后还什么都没说,这分明证明了有戏啊。

  何叶现在后悔的不行,如果刚刚直接应下来,是不是就成了?

  昨天还让何叶记挂在心头的小彩,此刻已然不知被他丢在脑子里的哪个角落
了。

  压抑了一年多的欲望,在意识到苏卿可能并不是个男人后,终于觉醒了。

  就在何叶满脑子肮脏时,卫生间的水声却已经停了下来。

  「何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