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雕续】(26—春雾缭绕)

  • 【笑傲神雕续】(26—春雾缭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赵家阿四
2019年11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黄蓉的故事(ID 赵家阿四)                 
字数:6356                     

  应色城冉闵大大劝说,小弟不才斗胆把上官老大的神文续上,从原文25章
不伦渡开始,如果可以,阿四便尽量写完。当然小弟文风粗陋,不及上官老大笔
力深厚构思奇妙,便请各位当作茶前饭后的小小甜点,莫要笑话小弟就行。

             第二十六章春雾缭绕

  黄蓉得遇失散多年的孩儿虽万分惊喜,但看周阳随意就杀了与他如此亲密的
柳三娘,心中又微微发凉,只觉此子怎如此心狠手辣,也不知是跟何人所学。但
重逢的喜悦还是压倒本欲责备儿子的念头,只听她柔声对周阳道:" 这人虽非我
等正道,但人死灯灭,便把她埋了吧。" 周阳养父母过世后便无人管教,在那丐
儿群里跌打摔爬顽强的活了下来,养成极具功利又冷血的性格,听到娘亲的吩咐,
不由的迟疑着问道:" 娘亲,埋她作甚,与其如此,不如我们趁早赶到扬州。"

  黄蓉听到此子如此冷血,心中又冷的三分,却还依旧耐心的对他说:" 不是
为娘心软,而是怕其尸首被魔教中人发现。此辈为人狡诈,定会猜到其与蒙古密
谋暴露,另换接头地点。"

  周阳听黄蓉如此分析,不知是假还是真的拜服道:「娘亲不愧为江湖人称的
女诸葛,如此小事还有这般曲折,孩儿佩服!" 他便动手挖坑,把柳三娘的尸首
埋在了树林中。黄蓉也去找了些水源,把地上车上的血迹冲刷干净,又从包袱中
取出干粮与周阳分食起来。

  周阳边吃边好奇道:" 未知娘亲如何破坏魔教与那蒙古密约之事?"

  黄蓉见他对此事甚感兴趣,也勾起了与爱子的玩闹之心,便作神秘道:" 莫
慌,且看为娘的手段。" 她从包裹中取出一张人皮面具,按心中所记柳三娘的长
相,不一会便捏好并带在脸上,站起身来傲然问向周扬:

  " 如何,像是不像?"

  周阳见眼前的窈窕的妇人瞬间就变成已死的柳三娘,不由得惊讶万分,对其
说道:" 娘亲,这简直是如假包换啊!" 但他目光往下一扫,眼里却多了些迟疑
与说不清的东西来。黄蓉听儿子如此夸奖,内心的不由得喜悦骄傲起来,正想说
话,却瞧见周阳目光有所不对,只以为自己面具没有做完美,便问道:

  " 阳儿,莫非为娘的面具哪里做的不像?"

  只见周阳又上下端详了一遍,捏着下巴那刚长出的胡茬对着黄蓉道:" 娘亲
现在脸庞与柳三娘别无二致,但我……我怕我说了娘亲生气……"

  黄蓉不禁被周阳勾起了好奇之心,宠溺的对着周阳道:" 阳儿你但说无妨,
为娘哪舍得生你的气……"

  听了黄蓉的保证,周阳流着口水道:" 娘亲的胸臀与柳三娘不像……比她丰
满挺翘多了!" 说完还看了看张开五指的手,似乎之前那腻滑的触感还保留在手
上……

  黄蓉听了浑身一抖,心里哪想自己儿子语言如此污秽,面具下的俏脸迅速绯
红起来,那之前曾被儿子侵犯的娇躯也越来越热。她刚想开口责备,可想到自己
之前已然做了承诺,便没吭声。一时间场面静了下来,周阳此子从小见惯人情冷
暖,知自己所言有误,就从怀中摸出了个物件对黄蓉讨好的说道:" 娘亲,此物
是我从柳三娘身上摸来的,此令牌为魔教教主所赐,见此牌如见教主,定可助娘
亲破坏魔教与蛮夷密谋之事!" 说完,周阳把那物件递了过去。

  黄蓉心知他是找了个台阶下,也不拆穿只接了过来,入手后查觉此牌分量颇
沉,也不知是何材料所铸。再仔细一看,只见黑黝黝的牌上刻着:顺我者昌,逆
我者亡,神教兴起,一统寰宇。" 看完黄蓉内心啐了一口,只觉魔教好生狂妄,
便下决心定要破坏此次魔教与蒙古的密谋。她回头看了眼周阳,只看他正可怜巴
巴的望向自己,不禁心中一软,便把刚才那事忘掉,对着周阳柔声道:" 我儿这
次可是帮了为娘大忙,既如此咱们便出发吧。" 两人便驾着马车顺着官道绝尘而
去。

  且说黄蓉母子赶往扬州,一路上黄蓉看着正在驾车的高大青年,便想趁此途
中弥补那失散多年的愧疚,对周阳也越发的温软体贴关怀备至,遇到其感兴趣的
物件,便买与周阳把玩,渐渐两人也越来越亲密起来。只是这一路上周阳总是有
意无意的触碰黄蓉的身体,或偷摸下小手,或触碰那裙下包裹不住的翘臀,搞的
黄蓉心烦体热。但作为娘亲她内心还是替周阳想着,毕竟此子从小无人看管,且
等这次事毕,带回襄阳再好好调教就是。

  夕阳西下,扬州城外一处树林中两人弃了马车,步行朝那坚固高耸的城墙走
去。城门口,两人也被此地的繁华所吸引。扬州地处江南又是要冲,那远近各地
而来行商贩货的旅者从四面巨大城门中不断出入。进得城中,只见街道宽敞车水
马龙,各种各样的小贩或卖杂货或卖美食。炊烟滚滚,人声沸腾,好一片盛世景
象,可黄蓉心中却无一丝的欢喜,在得知魔教与蒙古密盟后,只觉今日所见的繁
华又能维持多久呢?周阳见黄蓉脸露不悦,以为她不喜如此吵闹的环境,便开口
道:

  " 娘亲,这一路行来我肚中早已饥渴,不如找个幽静的地方吃些美食?" 他
边说边挽起了黄蓉的藕臂,顺势牵着那滑嫩的小手。

  " 嗯?阳儿你已饿了?那咱们找个酒楼吧。" 内心正纠结担心的她,没有察
觉周阳那小动作,行走了一会黄蓉才发现她的手正被身旁的男人篡着,本想抽出
但看周阳那被热闹吸引的模样,只觉得儿子的模样甚是可爱,若此时抽出手只怕
坏了他的兴致,便任由他牵着自己。寻了一会,见一家酒楼上挂着牌匾" 客回头
" ,黄蓉觉得甚是有趣,便和周阳进入酒楼找了张偏僻并有屏风遮挡的桌子坐下,
招呼小二过来。

  小二过来后,又勤快的又抹了抹桌子,笑着对二人道:" 不知二位客官吃点
什么?本店的风味可是扬州一绝啊!"

  见那小二还准备继续罗唣,黄蓉手上一晃,一块银锭便出现在桌面,连菜谱
都没问便点到:" 给我们上清炖蟹粉狮子头,大煮干丝,三套鸭,水晶肴肉,松
鼠厥鱼,梁溪脆鳝,主食也给我们备些送来。再冲一壶绿杨春就好。"

  小二大为吃惊,这俏丽少妇口音虽像外地人,但这菜一点就知道是行家,拿
起桌上的银锭便忙不迭对着黄蓉说道:" 这位娘子,菜马上就给您端来,请您二
位稍候。"

  不一会饭桌就被小二摆满了,看一旁的周阳早已饥饿难耐又不敢先动手的样
子,黄蓉便好笑的示意周阳开动,两人一同吃了起来,周阳狼吞虎咽的吃着眼前
的美味,而女侠则用精致的小口慢慢咀嚼着。吃了半晌,却听周阳含着食物的嘴
模糊不清的问道:

  " 娘亲,莫非您来过此店?"

  " 并未来过,只是为娘曾经为给你那已经过世的太师父做些美食,便研究起
厨艺,记下了各地的名菜来。"

  黄蓉咽下口中的食物,边笑边对周阳说道,可她心里一想起师傅那虽苍老却
挺拔伟岸的身影来,不由得叹息一声停下筷子,她暗道:

  " 假如师父尚在,怎能让魔教如此猖狂!"

  周阳看到少妇倾城的脸上又露出了方才那迷茫又痛苦的神情,不禁莫名其妙
起来,但他随即就比刚才更加狼吞虎咽的吃着眼前的食物,希望借此动作吸引黄
蓉的注意力,让这紧皱秀眉的女人忘掉她内心的烦恼。不想吞咽的太多噎住自己,
" 咳咳咳" 的咳嗽起来。黄蓉看到周阳如此,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她给周阳倒
了杯清茶,拍着他的后背温柔的对他道:

  " 阳儿,先喝口水。慢些吃,不够的话,为娘再给你点些来,切莫别噎着自
己。"

  周阳听到这美丽少妇如此温柔的声音,又感受到她那充满爱意的动作,不禁
感动到:" 娘亲,无妨,孩儿皮实着呢。" 说完他又握住正在拍打自己后背的小
手,对着黄蓉道:

  " 进城时就察觉娘亲愁眉不展,此时又看到娘亲连饭菜都没胃口吃,所以才
如此……都怪孩儿无用,无法帮到娘亲的忙。"

  黄蓉不禁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发觉这失散多年的儿子竟然如此诚孝,内
心激动万分,一把便搂住了的周阳的头,微泣道:

  " 苦命的阳儿,难得你如此孝顺,都怪为娘当时大意……我儿这么多年来独
自飘零在外……望你不要记恨为娘与你爹爹啊!"

  周阳也一把搂住黄蓉纤细的柔腰,把头埋在黄蓉那对高耸浑圆间,不知真假
的哭泣到:" 娘亲,孩儿从来不怪你与爹爹,当知道你俩是我的亲生父母后,我
还高兴着哩!呜呜呜呜!!!"

  黄蓉听到此话更加激动,不由得搂的更紧了一些,她却不知道怀里的青年正
在贪婪的嗅着自己身上让人陶醉的幽香,连搂着那纤细腰肢的手也慢慢收紧,似
乎想把这丰满的娇躯融化到自己身体里。黄蓉初未察觉,但慢慢的发现两人的姿
势有些不雅,尤其怀中周阳的头竟然在微微摇动,那鼻子也有意无意隔着衣服触
碰自己饱满上的颗粒,顿时粉脸微微嫣红。可她耳中听周阳哭的真切,只当是周
阳思母念父之情爆发,身上那动作只是哭泣时的颤抖而已。

  慢慢的,随着周阳的动作,黄蓉的俏脸变红艳欲滴起来,那被男人紧搂的娇
躯也越来越热,饱满乳房上的颗粒随着周阳鼻子的摩擦,竟然都渗出奶汁,而身
下的花蕊里似乎也有蜜液溢出。被如此精壮的男躯抱在怀中,琼鼻里也尽是青年
雄烈的气息,黄蓉那被自己压抑的欲望一点点的冒了上来,不禁暗道:

  " 阳儿好健硕!"

  但随即她内心羞急的骂着自己,这可是她的儿子啊!怎能如此胡思乱想!但
此时发觉自己浑身的力气也消散了,根本无法抵抗眼前男人……她只好面带潮红
的小声对周阳说:

  " 快松开为娘,你把为娘都勒疼了!"

  怀里的周阳深深的嗅了一口那让人迷恋的幽香后,松开了黄蓉对她道:" 娘
亲,都怪孩儿,孩儿实在是太激动了!" 他看着黄蓉那绯红的脸,内心却在回味
美妇香软娇躯的触感。黄蓉哪知这些,看着爱子哭花的俊脸,拿出随身的手帕给
他擦了擦,笑道:

  " 这么大个人,羞也不羞,赶紧吃吧。"

  周阳听着黄蓉的话,又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黄蓉看着他大口吞食的模样,
嘴角也带着满足的微笑,不时的给他倒茶夹菜。饭毕后,黄蓉对打着饱嗝的周阳
道:" 阳儿,咱们找家客栈住下,今晚好好休息,等到明日我前去打探一二,再
做计较。" 周阳点头称是,跟着黄蓉出了酒楼。

  两人找了间靠近扬州瘦西湖的客栈走了进去,黄蓉问那掌柜要两间客房,可
掌柜一脸无奈的对着眼前俏丽的少妇回道:

  " 两位客官,实不相瞒,小店只剩下一间上房。" 他看了看眼前的佳人与青
年,苦笑着道:" 要不您两位凑合凑合?"

  黄蓉听到此话,不禁又羞又气,刚准备转身离开,身旁的周阳却对掌柜说道:

  " 一间就一间,我们也好早点休息" 他回头对着满脸尴尬的黄蓉小声道:"
娘亲,此时已近二更,别处客栈也应如此。况且我看这家环境尚且幽静,不如就
这算了,晚上您睡床上,我随意打个地铺将就一夜。"

  黄蓉听到此话耳垂都已羞红,自己虽为其母还是觉得尴尬异常,但看到青年
脸上的坚定,竟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两人随着客栈伙计的引领进入厢房内,那
伙计临走嘀咕的一声,被内力浑厚的黄蓉听到,脸上更是绯红欲滴起来,内心不
禁后悔答应了周阳,只听那伙计小声嘀咕道:

  " 看这情形,今晚估计要吵吵死了……"

  黄蓉看向周阳,却发现他已经开始打理床铺,便对着他道:

  " 阳儿,今晚你睡床吧,为娘找个地方将就一晚。"

  周阳看眼前女侠那红晕满布的俏脸,知道她在担心何事。便装出诚恳的对她
道:

  " 娘亲,这如何能行,您劳累一天,便好好休息吧。我身体皮实,打个地铺
不碍事的。" 说着拉住黄蓉的手,把她按坐在了已经打理好的床上,又道:

  " 娘亲您且安坐,我去打点热水来让娘亲梳洗。" 说完,周阳便转身出房,
找那伙计要水去了,黄蓉此时也被爱子孝顺的举动所感动,坐在床上含笑看着那
走出房门的身影来。不多时,周阳便抱了一盆热水进来,黄蓉便在屏风后更衣,
梳洗着一天疲劳困顿的身体。她却不知之前孝顺老实的爱子双眼血红,死死盯着
自己在屏风后若隐若现的雪白肉体,更不停的嗅着之前她换下的红色肚兜,那神
情说不出的猥琐而陶醉。黄蓉梳洗完后穿着白色贴身薄裙坐在床上,看此时早已
打好地铺光着膀子的周阳,柔声道:

  " 阳儿,地上湿气太重,要不娘去地上睡吧。"

  周阳挺起胳膊对着黄蓉道:" 娘,孩儿健壮,无妨的!" 说完还展示了一下
大臂上那鼓胀的肌肉。黄蓉看那周阳精壮的上身,不由得想起晌午在儿子怀里那
近乎交媾的动作,虽然那时虽不知道他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但自己并无抵抗
反而挺动迎合的淫荡举动还是让黄蓉羞红了脸。她双手轻拍了下俏脸,从回想中
把自己拉出来,嘴上却说出了一段令自己羞耻不已的话来:

  " 阳儿,要不你到床上来,我们一起睡?"

  周阳听到此话哪里会拒绝,赶忙从地上爬起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搂着黄蓉
那纤细的腰肢就撒起娇来:" 还是娘亲心疼孩儿,那孩儿就在床上和娘亲一起睡
吧。"

  周阳隔着薄绸搂着纤细腰肢的手,让黄蓉不禁后悔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匪夷
所思的说出这句话来,似是因为母爱泛滥的娇惯?亦或是对那精壮男躯的不舍?

  她拍掉了腰上的爪子,慎道:

  " 阳儿,明日还有要事,今夜便好好休息,可别再任性胡闹打扰到娘亲。"

  周阳点着脑袋哪能不答应,看到黄蓉躺进床内,他便去桌上吹熄了蜡烛,放
下罗帐爬了进来,他探手一摸,便摸到了美妇那细腻的玉背。黄蓉不禁" 嗯" 了
一声,却听周阳歉声道:

  " 娘亲,房中黑暗,孩儿不是有意的。"

  黄蓉没有吭声,只是躺着努力想让自己进入睡眠,可一想到她背后的青年,
脑中顿时浮现出上午与周阳不伦缠绵的画面,这让她如何能睡的着?黄蓉娇躯逐
渐火热,隐藏的欲望也慢慢的涌进了心里。但此时她却听到身旁传来呼噜声,似
是周阳已熟睡,黄蓉不禁心中慎道:" 因为阳儿你我才无法入眠,没想到你却这
般安然入梦。"

  怨着怨着,黄蓉又欣喜的想到这失散已久的孩儿竟如此孝顺,不禁嘴角微扬。

  就在这时,黄蓉突然感觉自己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被紧紧搂住,身后精壮
的男躯贴了上来,只听耳边那似梦似醒的话语喃喃道:

  " 呼……娘……终于找到娘了……呼……哈……"

  黄蓉心里一甜,丝毫没有去责备身后男子的动作,任由他抱着自己。然而那
搂着小腹的手却不停的抚摸起来,就连她薄裙下的翘臀也被一根坚硬的物件不停
顶着。黄蓉刚被亲情代替的欲望又一次返回了自己身上,而她却只责怪起自己娇
躯太过敏感,对身后的爱子没有任何反抗。

  随着睡梦中的青年动作不断的加大,美妇那丰满白腻的肉体也渐渐颤抖起来,
睡梦中的周阳把手往上伸去,竟伸进黄蓉低领的薄裙中,捏住了虽然侧倒却依旧
坚挺的饱满,他身下的巨屌挑开了包裹翘臀的裙边,滑进那深邃幽长的缝隙里。

  即使周阳如此,黄蓉也没抗拒挣扎,她心中除了对爱子怜悯与骄纵,也有被
那身后男子玩弄而渐渐压抑不住欲望,相反她还还微微挺动雪臀,让那巨大又火
热的男根在她臀缝里插的更深了一些。

  睡梦中周阳用力挤压揉捏着黄蓉坚挺的饱满,还不时的用手指夹住那饱满上
的颗粒,那根肉屌也摩擦刺激着羞藏于臀瓣间的花蕊,越来越狠。嫩屄中流出的
花露早已把侵犯它的巨物打湿,幽香四散爱液淌流。黄蓉被身后爱子的动作撩拨
的逐渐发软起来,脑中完全被上午那段禁忌的激情占满,她雪白的嫩背贴住青年
精壮的胸膛,琼鼻中哼出一声声诱人的呢喃:

  " 嗯,嗯……哦……阳儿…………哦……!"

  睡梦中的周阳渐渐把臀缝中的肉棒塞进了黄蓉夹紧的两条大腿中,贴着那湿
润的花蕊,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手指不断搓弄着饱满上渐硬的颗粒。双腿间那根
火热的巨物,烫的黄蓉撅起了雪臀,白腻的臀肉挤在周阳胯根间变成了诱人的形
状,虽然房间漆黑一片,可仍能看到女侠敏感的肉体被身后的男人侵犯的渐渐绯
红起来,声声呢喃也变成了呻吟:

  " 嗯……啊……唔唔……哦……不要……那么用……力啊……阳……儿"

  抽插了一会,肉棒就不断膨胀收缩,在黄蓉腿间吐出一股股浓烈的男精。喷
射了近十波后,周阳便抽出了喷完男精后半软的肉棒,翻身继续打起了呼噜,只
留下那具丰满又白皙却浑身绯红的女体微微颤抖着。

  只说那黄蓉在情欲被挑起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像知道了一样的没有继续侵犯
她,那被勾起的欲望,那欲求不满的做好交媾准备的娇躯不停的对自己的主人抗
议着。黄蓉暗自咬牙忍耐,但情欲一起哪有那么好压下,她听着身后男人的呼噜
声,确信爱子已然熟睡,便把手伸向自己那湿润的花蕊。

  咬了咬牙用中指插了进去,黄蓉便满足的呻吟一声,随着她手上动作不断加
快,花蕊里的花蜜随着手指抽出也被带了出来……熟睡中的周阳,耳朵动了动,
听着那声声压抑却勾魂的呻吟,便知道身后的美妇正在做什么。

  随着手指一次深入,黄蓉的呻吟也变成了高声娇啼,人妻柔软的腰肢绷紧弓
了起来,身下的花蕊也开始吐出大量的花蜜。黄蓉抽搐了几下便无力的瘫倒下去,
迷人的肉体颤抖着痉挛着……而旁边那熟睡的男人,嘴角却翘了一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