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第22章 整治王振军

  •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第22章 整治王振军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shen2008
2019/10/26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4797

              22整治王振军

  对于苏静而言,之前她只是从薛强口中听过梁文昊这个人死心眼,一根筋,
为人处世不懂得变通。虽然这段期间他们彼此间也接触过几次,但是对方真正是
什么秉性,她还不能完全猜透,所以才会用这种送东西的方式打算先和梁文昊搞
好关系,等关系相处好了,再去求他帮忙。

  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好歹也是风风雨雨摸爬滚打走过来的人,现如今这个社
会,天下乌鸦一般黑,她不相信还有不收礼的官员,表面装出一副刚正廉洁只不
过是在故作清高罢了,可是让她没曾想到是,梁文昊竟会是这样一个正直的人。

  经过今天这件事,在她心里,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回到家中,今晚沈婷回来的早,看到爱人正在厨房忙碌的做着饭,梁文昊想
着那箱五粮液的事,心里现在还是心疼的要命,可是他又不想直言,仅仅装成一
副随便问问的口气对着她说:「对了,老婆,我车后备箱的那箱酒,你把它送给
谁了呀?」

  「送给我一个朋友了,老公,怎么了?」

  「你和你那朋友的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我闺蜜的父母,怎么,你心疼了呀,是不是你朋友问起来,你还
要多花几百块帮他买一箱啊,他要是不乐意,你就告诉他,那箱酒被我媳妇的父
母看中,征收了。」

  几百块?听到沈婷在厨房开玩笑似的语气,梁文昊一脸的无奈,心里不禁想
着:哎!你个蠢媳妇,你知道那箱酒多少钱吗?

  不过梁文昊并没有打算把事情的实情告诉她,因为一旦吐露实情,沈婷肯定
也会跟着他一起心疼,说不定还会跑闺蜜家中把那箱酒要回来,这样做的话就实
在是有些太丢人显眼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出去了,况且还是好闺蜜的父母,如果
再因为这些事让她和好朋友之间的关系闹僵实在是不值得。

  更何况,这次责任说到底是在他,是他一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才闹出这个
差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次索性就算了。

  可是梁文昊并不知道爱人没有对自己说实话,而沈婷也并不是想有意去隐瞒
他,因为她觉得拿着老公花了几百块钱给朋友买的酒,自己却自作主张送给了学
生的家人,老公恐怕会不高兴,所以才会告诉他是把那箱酒送给了自己好闺蜜的
父母。

  假如沈婷说了实话,梁文昊肯定今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其实同理,假如沈婷知道了这箱酒的真实价格,今晚同样也会睡不着,毕竟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因为一些善意的谎言,夫妻俩把这些小事互相隐瞒了对方,以为是在为对方
着想,可是偏偏正是这一点小小的隐瞒,或许在以后可能会酿出更大的矛盾。

  就在两天后,苏静领着她的堂弟在中午饭点的时候约了梁文昊,那个年轻人
刚30岁,身材和梁文昊差不多,见到梁文昊时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救星一样,抓
着他的手不停的说着恳求的话,当时激动的模样差一点就给梁文昊跪下了。

  他开的那家小餐馆并不大,除去给工人的开支和店里的各种花费,一年顶多
也就是赚个10万上下,可是梁文昊看着那一摞的账单,加起来足足也有10万多了。

  王振军这是在找死,梁文昊心里想着…

  今年两会结束,国地税合并,省里的赵厅长亲自来到我市视察,传达中央的
各项指示文件。在大会上,赵厅上说的很坚决,要严厉打击党内的腐败之风,尤
其是那些鱼肉老百姓的基层干部,见一个处理一个,决不姑息。

  赵厅长主持的这次会议被做成了视频分发到市县各个机关,供机构人员观看
学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起到警示作用,可是有些官员却不把上级领导的指示当
回事,仍旧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视国家的律法如儿戏,到处胡作非为,骑在老
百姓头上拉屎。

  回到单位,刚刚坐下休息片刻,隔壁的齐尚就过来串门了,「梁科,中午没
见你跟大伙一起吃饭,你这是又去哪忙了呀。」

  「接到群众举报,拿证据去了。」

  「举报应该去检察院,怎么找上你了。」

  「还不是因为老百姓没路子,这种事情不说你也明白,齐尚,你来看看,这
桌子上的材料,看完吓死你。」

  齐尚带着一些疑惑走去了他的办公桌,拿起那一堆材料大概的翻看了一下,
然后说道:「梁科,那个店的老板是你亲戚?」

  「不是。」

  「那是你朋友?」

  「也不是。诶,齐尚,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觉得我收了别人的
好处才会为他们办事?」

  「不不,梁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

  齐尚欲言又止,往后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走去门口关上了屋门,返回来继
续说:「你知道吗,王振军他们家在当地可是有些背景的,如果……如果不是给
自己亲戚朋友帮忙,最好不要插手得罪他。」

  「背景,什么背景?」

  「具体我也不清楚,毕竟我没在那个县待过,但是有些事情你知道吧,这老
小子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了,丑闻满天飞,虽然总是上不去,但是依然能在崎阳县
混的有滋有味,说明什么,说明背后肯定有一个有实力的人在给他撑腰,至于是
谁,我不清楚。反正我觉得,要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得罪这种人,有些,有
些不太值当。」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没必要得罪对方,梁文昊明白,齐尚的这番话是为自
己好,担心自己到头来没打到狐狸反而惹一身骚,况且现在还是自己处在升职的
重要阶段,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万一对方怀恨在心设计报复自己,那真是防不胜
防。

  可是从小父亲就教育自己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为人处世
都要堂堂正正,无愧于良心。尤其是前年当他提到副科之后,父亲还亲自把他叫
来了身边,怕他受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两个人语重心长的聊了好久。

  梁文昊把父亲的教诲深深的记在了心里,自从吃上这碗饭,他所亲眼看到的,
那些贪官的生活糜烂、腐败程度远远要比外人想象中可怕的多,他打心底里恨透
了官员中的这些害群之马。

  在他们这些公职人员当中,绝大多数人都在很努力的为人民服务,甚至是有
些因为积劳成疾在岗位上病倒去世的,又或者在执法的过程中壮烈牺牲的,再或
者被恶势力报复致残的,他们无愧中身上的这身制服。

  可是结果呢,公职人员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反倒是一天不如一天,这是为什
么?

  全都是因为队伍中的这些蛀虫,是这帮鱼肉人民的垃圾造成了老百姓对自己
的不信任。

  想着这些,梁文昊越想越来气,原本他是要把这些材料给李处长送去的,可
是李处长下机关了人不在,估计得明天才能见到。他现在已经等不急了,他想尽
快的看到那些垃圾得到应有的惩罚。

  随后,他拿起材料,直接去往了窦副局长的办公室。

  窦副局长在机关里是出了名的铁手腕,办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早些
年梁文昊刚刚入职的时候,就是跟着窦副局长,从他身上学习了很多让梁文昊受
益不浅的东西。

  来到门口,窦副局长办公室的大门关着,梁文昊抬手「噔噔」拍了几下,可
是里边没人回应,梁文昊再拍,「窦局长,您在吗?」拍门的同时,他又冲里边
喊了一声,可是依旧没有声音,屋里似乎没有人。

  就在这时,从走廊一侧慢慢走过来了一个女同事,姓何,单名一个月,年长
梁文昊2 ,3 岁。何月容貌清秀,长的漂亮,在他们税务局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而且她有着1 米70的傲人身高,身材也保持的苗条,这身税务局的制服在她身上
这么一穿,透露着一股独特的精神和气质。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大美女早已成了家,而且老公还是国有企业的高管,现
如今孩子都已经上小学3 年级了,假如说她要是单身的话,在单位里追求他的男
士肯定不会在少数。

  「梁科,找窦局呢。」

  「是啊,何姐,找窦局有点事。」

  「窦局不在呀,中午11点半的时候他就离开单位了。」

  「噢!…我说呢,怎么屋里没人,你知道窦局去哪了吗?」

  「去哪这种事情他怎么会给我说呢,不过之前我来他办公室送文件的时候,
听到他接到万市长的一个电话,催着让他赶紧过去。」

  「可能是有重要的公务吧。」

  梁文昊这么想着。

  「什么公务,估计是喊他去出席酒宴。」

  「不会吧?」

  「怎么不会,当时我都听到了,窦局原本说工作忙不想去,万市长当时还对
他发了句火,让他一定得来,好像中午请客吃饭的那个人是个人物。」

  「是吗?」

  能让万市长亲自给窦局打电话去吃酒席,这个人的确是有些来头,到底是谁
能这么大的面子呢,难道是省里来的人,梁文昊并不知道。

  「唉,你看,那不是窦局回来了。」

  就在梁文昊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何月突然用手给他指了指走廊右侧尽头
电梯的位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梁文昊望了过去,看到窦局长正巧从电梯里走
了出来…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

  何月给他摆了摆手,然后就离开了,梁文昊站在办公室门口继续等着,片刻
后,窦副局长走了过来,「小梁,有事呀。」

  「嗯!」

  梁文昊点了点头,接着说:「窦局,我手上有些材料,想给你看一下。」

  「到屋里谈。」

  「好。」

  打开门,梁文昊跟着窦局长进了屋,之前何月告诉他窦局长是去吃酒席了,
他还多少表示有些怀疑,因为公职人员在上班中午吃饭期间,严明禁止是不允许
喝酒的,作为一局之长的他应该明白。不过就在他刚刚说话的时候,口中却隐约
透着一股轻微的酒气,虽然身上闻不出来。从这一点上来看,在饭桌上他应该得
给对方面子,不得已小喝了2 ,3 杯。

  梁文昊知道,窦副局长不是一个嗜酒的人,况且这么做还违反原则,对方到
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请到市长,局长这样级别的人去赴宴。

  「小梁,什么事,说罢。」

  进屋坐下之后,梁文昊看到窦局的茶杯里没水了,就主动帮着领导到了杯茶,
然后把手里的材料交给了他。

  「窦局,我收到群众举报,咱们崎阳县税务局的主任王振军在当地一家小饭
馆白吃白喝长达1 年多,打白条欠账有10余万,而且赖着不还,小饭馆的老板多
次找上门去要账,王振军不但不还,还恐吓威胁,对方都快生活不下去了。」

  「什么,你说谁?」

  听着梁文昊的这句话,窦局的表情稍稍吃了一惊。

  「王振军,怎么了,窦局。」

  「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在咱们下属机关里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群众给我的举报材料,里边的内容写的很详细,您过目。」

  窦局长接过梁文昊手中的材料,放在面前翻看了一会儿,眉头一皱,然后用
力把这些东西摔在了桌子上,气愤的骂道:「这个王振军,真是不像话,鱼肉百
姓,他的主任位置是不想干了。」

  看着窦局冒火,梁文昊暂时没有吱声。

  「小梁,你先过去吧,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嗯。」

  随后,梁文昊离开了领导的办公室,回到了自己屋,大概晚上临下班的时候,
齐尚又跑来了自己办公室串门,再次问了一遍之前他嘱咐自己的那些话。

  「老梁,你没有把材料给窦局交上去吧?」

  「交了,怎么了。」

  「啊,我的梁科长,你这个人怎么一根筋呢,之前我给你说的那些个话,闹
了半天你都没有听到心里去啊。」

  「听心里去了,谢谢你的好意提醒,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既然让我知道了,我
不可能当没事发生,对吧,不然就对不起咱们身上的这身衣服。」

  「哎,我知道你这个人正直,可是,你知道中午咱们在你屋里聊完我去楼下
的时候看到了啥。」

  「啥?」

  「看到咱们单位门口停着一辆车,窦局长从车上下来,而且和他一同下来的
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振军。」

  「你说什么,齐尚,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

  梁文昊对他的这句话震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看错,那老小子1 米60的身高,长的跟个丑八怪似的,那容貌
看他一眼,就能记他好几年,当时他双手握着咱们窦局长的一只手,跟个孙子似
的站在门口说了好久,然后才上车离开。」

  窦局长是坐着王振军的车回的单位,齐尚的这些话可是把梁文昊给惊住了,
不过结合着之前何月和自己说的那个事情,还真有这个可能,窦局长是被人请去
吃饭的,说不定请人的那个人也刚好请了王振军。

  梁文昊又一想,他们只是凑巧一起出席了酒宴而已,是凑巧,这算不了什么
事情,窦局长不可能会和他那种人渣之间有什么交集来往。

  窦局是什么样的人,他以前跟了他那么久,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想当年,
他的爱人背着他在外面收了一些好处,窦局长知道了之后,主动带着爱人一起去
向上级领导坦白交代,大义灭亲之举机关里边谁人不知。

  试问这样一个刚直不阿的领导干部,绝对不会去包庇袒护像王振军那种人。
在这件事上,他一定会秉公办理,梁文昊相信他。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