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游戏】(1

  • 【超越游戏】(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someguy1
字数:12556

                前言

  情色文学一直是我的心头好。可惜这几年色文式微,无论是枪文还是剧情文
都渐渐产出衰减。所以作为一个老读者,免不了起心自己写一点东西。

  我的老毛病是构思出一些自己觉得很爽的床戏和女角色,然后构思大堆大堆
的铺垫来合理化床戏。加上文笔干瘪,文风白开水这些问题,要用来配菜的话实
在是不如人意,所以只能希望故事和人物能吸引人了。

  这部文比较慢热,看了看剧情构思,可能前十万字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床戏。
情色文学,情为主,色为辅嘛。这种慢热,少肉的风格如果看官接受不了的话,
提前抱歉。

  如果大家喜欢无限流,对风格有点不同的黄文有兴趣的话,不妨当普通起点
文先看着。

  第一章:考核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入目的却不是熟悉的自家卧室,而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这……」

  明明睡着时一切如常的,难道我被绑架了?想到此处,我立刻警惕起来,睡
意也瞬间消散。我忍住起身的欲望,眯着眼睛悄悄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空
旷的仓库式房间,大概有五十平方米的样子,没有窗户。墙壁上装了面液晶电视,
目测有夸张的80寸以上。电视前有张茶几,上面放了几只矿泉水。

  除此以外,便只剩下一张沙发,和四个躺在房间四周的男女。他们似乎都在
熟睡。

  我紧皱眉头,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是绑架?是被卷入某种军事活动?政
府行为?还是……

  「人果然不可貌相啊,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学生竟然会是第一个醒来的,还
能控制住自己的本能假装未醒,观察四周。如此机警,实在少见。」

  「谁?」耳间陡然响起一个机械的声音,虽然没有提名道姓,但明显是对着
我说的。我本着低调的原则,硬是假装没听见,强力装死。

  「令人赞叹的自制力,周铭,但是你大可不必如此。作为此次第一个苏醒,
而且能让我惊喜的人,我可以给你一点福利。」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敢继续装死,只好坐起身来看向声音的来源:墙
壁上的电视。

  「你是谁?把我抓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有话好商量,我尽量满足你。」我小
心翼翼地问道。

  屏幕一片漆黑,但声音却回答道:「我是这场考核的主导者。接下来你会经
历一些考验。它们可能是需要灵活头脑的谜题,可能是需要矫健身手的关卡,也
可能是需要勇气的抉择。当然,有考验,自然也会有奖励。如果你能成功通关的
话,那时候再说吧。」

  「现在的你,只需要考虑如何顺利过关。」

  我艹,我暗骂了一句,没想到是最坏的可能之一,看来是被变态绑架了要玩
变态游戏了。要不就是……无限流?一时间我竟难以分辨到底哪个选择更糟糕。

  「嗯,这场考核是看我们的绝对成绩还是相对成绩?这房间里有五个人,是
这次的所有参考员,还是有其他的?我们之间是竞争性的关系还是合作性的?」

  声音说道:「聪明,这次考核看的是你们的自我发挥。作为你的福利,我可
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次的考验,有个人向也有团体向的考题。既然是团体向的,
那就难免会产生对比。而对比的结果,也会折合入你的综合成绩。」

  我消化着声音的回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这次考
核会有危险吗?之后还会有其他的考核吗?最终目的是什么?」

  声音沉默了片刻,然后响起:「危险在于你们自己。我只能说,风险确实存
在。至于这一切的目的,通关下去你就能得知。游戏的谜底,是要在打通了之后
才能揭开的。」

  意思是游戏才刚刚开始。jpg是吧,好吧,我明白了。

  「现在,我想你应该继续「昏迷」了,其他人快要醒来了。」

  我听到这话,连忙找了个自然的姿势躺下来,迟疑了片刻后踌躇地说道:
「呃,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希望我不会把这些情报给浪费了。」说完我便歪过
头去假装自己失去意识。

  过了接近一分钟之后,我听到了一点动静。我强忍着睁眼的冲动分辨着耳边
传来的声音:悉悉嗦嗦的衣物声,一些轻微的呻吟,最后是带着愕然的女声。

  「这……这是哪儿?你们是谁?这是在干什么?」

  我暗自点头,根据声音所说,先醒来的人似乎有正面涵义,也不知道是代表
潜力还是什么其他的,所以他才对我第一个醒来感到惊讶。那么这个说话的人,
如果没有其它装死的人,应该就是潜力表现第二好的。听这声音,是个年轻的女
性。

  「呃……啊?这……这是什么?这是哪里?」这个是男人,是除了我之外的
唯一一个男性,看起来应该不会超过30岁。

  「你们是谁?这是哪里?我,我没钱的。」一个更为年轻的女声,应该是那
两个女学生的其中一个。

  最后那个女生迟迟未开口,我琢磨着自己也差不多是时候「醒来」了,于是
便缓缓睁开双眼,然后惊慌地起身扫视周围。

  离我最近的是两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皮肤白皙,五官
清秀,虽然称不上漂亮,但是蹙眉的神色颇有几分楚楚可怜之意。另外一个有一
头亮丽的深红色长发,眼睛大而有神,长眉如柳,身材玲珑有致,却是一个飒爽
的丽人。若不是身着高中校服的话,我倒是会觉得她是个自信的都市女白领。若
我没看错的话,这俩应该是本市十七中的学生。

  我为了凑近电视跟声音对话离茶几最近,两个女高中生在我不远处的墙壁角
落坐得很近,低声私语。深红头发的那个虽然看得出有点惧意但是眼神却相当锐
利,不时地审视着我和另外两人。

  第二个出声的那个男子背靠沙发后的墙壁,警惕地看着我们。他年纪不大,
顶多三十岁的样子,身着整齐的黑色西装,剃了个很潮的推高头,给人一种精练
的感觉。不过他的眼神虽然游移不定,却很明显控制不住地飘向最后那人的方向。

  那人则是坐在我对面的墙壁,几乎可以直直对上视线的一个艳丽女子。巴掌
脸,桃花眼,琼玉肤,朱红唇,当真是个勾人魂魄的狐狸精。若只是如此还罢了,
她穿着一套时尚的灰色正装,白色衬衣和浅褐色马甲包裹着波涛汹涌的饱满巨乳,
往下却惊心动魄地骤然收紧,盈盈一握的平坦腰肢下性感的包臀裙艰难地固定着
那两瓣浑圆挺翘的蜜臀。夸张的腰臀比与修长笔直却又肉感十足的黑丝美腿冲击
力极强,几乎让我演技穿帮,还好身处危地的谨慎让我及时把视线收回。明明是
套很正经的白领正装,穿在她的身上却只让我想起四个大字:制服诱惑。

  我暗自吞了口口水,心想:「卧槽,这么个大美人我只在屏幕上见过,现实
中还真不知道有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这……这考核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怎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物都有?」

  眼看房间里的氛围僵持,眼神闪烁,我寻思自己要不要主动一点打开话题。
突然,电视亮起,一个对此时此刻格外敏感的我来说很熟悉却也很不愿意见到的
东西出现在屏幕上。

  只见一个刷上苍白的油漆,脸颊画着红色圈圈的西装木偶浮现于电视机上。
它环视众人一圈后,开口说道:「欢迎,欢迎来到这场初次考核。我是主考官。
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题目从各个方面考验你们的能力,品质。如果想要成功逃离
的话,那就尽量获得好成绩吧。不要想着在考核完成之前破坏规则或者擅自逃离。
犯者将会被惩罚。而顺利过关的人,则会获得奖励。成绩越好,奖励也就越好。
这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木偶抬起手,指向离那个巨乳美女附近的防盗门说道:「现在,你们可以离
开此处,开始考核了。」言罢,电视便自动关机了。

  我们面面相觑,消化着这些话。我更是在心里大骂:「卧槽,这他妈不就是
电锯惊魂吗?刚才那逼不就是Jigsaw?这到底是变态杀手把我们绑架来折
磨还是无限流?」

  此时,巨乳美女开了口,指了指旁边的保险门。

  「刚才我试了试,门从外面锁上了。如果那个……木偶没有说谎的话,那现
在应该已经解锁了。」

  男青年看到美女开口,也跟着说道「我见过那个木偶……那应该是恐怖电影
《电锯惊魂》里的反派用的形象,」他苦笑了一下,带着些许惊惧说道,「如果
这是什么杀人狂模仿电影剧情做的话……那我们接下来可能要面对很多残忍的游
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那部电影?」

  残忍游戏?那倒不一定,如果一开始的声音没骗我的话。它确切地告诉我这
次考核没有危险的,除非我们自己搞事。如果是变态杀人狂模仿《电锯惊魂》的
话,没理由又自己加这么多设定。而且那个声音和木偶的声音并不是同一个…
…我摸了摸口袋,只带了手机。因为睡觉的时候在家里,所以钱包什么的都没有,
连他妈的鞋袜都没穿,脚下现在是一双拖鞋。

  这时候,那个深红色头发的女学生开口了:「我也看过《电锯惊魂》,确实
是Jigsaw木偶。但是我觉得这应该不可能是模仿者。」哦?我转过身,看
着这个女孩,好奇地揣测着她的根据。

  「我们俩是同学,当时在上自习。我记得我还在教室打盹,她也在学校。我
觉得如果是被杀人狂绑架的话,怎么也没可能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把我们两
个都迷倒绑来。这也太神通广大了。」女孩指着自己的伙伴说道。

  我脸色略变,插嘴道:「我明白了,正常情况下怎么也不可能在人山人海的
校园课堂里把你们两个带来的。除非这个犯人有着天大的能量,或者说……有什
么超自然的能力。」

  这时候巨乳美女也反应过来了,她神色凝重地说道:「《电锯惊魂》我略有
耳闻,但没看过。不过看你的意思,我倒是想起一些网络小说里的情节了。」

  「无限流/ 无限恐怖/ 穿越!」

  我,巨乳美女,和男青年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三个回答,然后彼此点了点头。
反而是最先提出不对的深红发女生忍不住说道:「这……我也听说过这个小说剧
情,但是我们还没有任何根据吧?怎么想也觉得这种事太,太不科学了吧?」

  男青年走到沙发后,摊手说道:「这个…我也赞同,我从来没见过什么玄幻
超人之类的玩意,也很难相信这次的事件是小说里面的剧情。不过诸位,看来你
们应该都不是这次绑架的幕后黑手……是吧?」他紧紧地盯着众人,环视一圈。
嗯,我也倾向于相信我们五人都是无辜的,但是这种东西没办法确认。

  「要不我们都自我介绍一下,毕竟如果考题是真的话,我们可能要互相帮助。
我叫张杰,是个软件工程师,出事的时候在公司里的休息室午睡。」

  两个女学生对视一眼,深红色头发的女孩先开口道:「我叫谭箐,十七中的
高中生,我最后是在教室里打盹的,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搞得来到这里。」

  马尾辫女孩弱弱地说道:「我叫贾钰,跟谭箐是同班同学。出事的时候我在
图书馆看书。」

  嗯,有意思,有意思。如果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干涉的话,那绑架我们的人
也太神通广大了点。

  巨乳美女看了我一眼,说道:「燕梦莹,我是做广告文案的。事发的时候我
也在办公室。」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叫王超,海州大学学生,」然后指了指脚下的拖鞋
说道:「如你所见,事发之前在家里睡觉。」虽然根据目前观察的众人表现而言,
这四个人似乎都没有可疑之处,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报了假名
和另外的学校。海州大学跟沿海大学反正也就一字之差,也没差到哪里去嘛。

  张杰搓了搓手,提议道:「那么诸位,咱们是不是出去看看?看这考核到底
指的是什么?」

  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点头,走向大门。离开之际,我把茶几上的
五瓶矿泉水也带上了。也许会有用得上它的地方,再不济也能解解渴。

  第二章:题目(一)

  张杰小心地打开保险门,门锁果然已被解开。我们走进一个空旷的房间,同
样是灰白的墙壁和木地板,而对面则有三道门。

  门上各写着不同的字,分别是「体」,「智」,和「营」。体和智好理解,
分别考验身体素质和头脑。倒是这个「营」……

  「营是什么意思?营业?营地?」谭箐疑惑地问道。

  燕梦莹打量了片刻之后,微微摇头说道:「我猜,这应该是指「团体」或者
「合作」的意思吧,营者,集体聚集之地。」

  我有点佩服地看了看这个爆乳美女;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当然,我是有了
神秘声音的提示所以推测起来并不算很困难。这个燕梦莹身处陌生之地,面临未
知的危机,还能这么敏锐地思考,胸大有脑啊,不简单。

  张杰也似乎不甘落后地接上:「我也觉得没错,看来这三道考题分别是身体,
头脑,和团体合作。你们觉得走哪道门最好?」嘴上这么说,但张杰的眼睛却只
看向燕梦莹。

  这货不会在趁机看她的奶子吧?我心里忍不住吐槽。

  燕梦莹沉吟几秒,说道:「依我看,我们不能选「营」门。大家都是第一次
认识,似乎也没有什么军伍之类的团体训练经验,考验合作能力的关卡对我们来
说肯定最难。要让多个人齐心协调,远比想象中艰难。」

  嗯,英雄所见略同,不过她提及团体合作的这语气有点微妙啊……我在心里
记下这点细节。

  「「体」门的话,我觉得也不合适。我不是什么久经训练的人,体力不算好,
小谭和小贾两个女孩子也不会强到哪里去。王超连双鞋子都没有,更不用说了。」

  我看着燕梦莹笔直圆润的小腿下穿的白色高跟鞋,忍住「彼此彼此」的欲望
干笑了几声。谭箐和张杰看到我这双拖鞋也忍俊不禁,就连最紧张沉默的贾钰脸
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张杰看向中间那扇门,走上前说道:「那就只剩下这「智」门了……」他转
过身来无奈地问道:「你们脑筋急转弯,解谜游戏玩得厉害吗?我是不怎么行的。」

  燕梦莹朱唇微勾,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我还是有点自信的。就选智门吧?」
她眼光扫过我和两个女孩,看到她们小鸡啄米般点头,满意地向张杰示意。喂,
我呢?我还没表示呢……算了,我也想选智门来着。

  门把手应声而开,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二十平方米的房间中间摆了张
桌子,桌子上有一支笔和几张纸。房间的角落是一扇门。我上前试了试,果然被
反锁了。

  燕梦莹快步走到桌子旁,拿起其中一张纸读道:「甲乙丙丁戊五个人在旅馆
里过夜。一夜之后,甲的尸体被行人发现在路边。警方初步判断是死因是从高空
坠地。以下是店主,接待员,和乙丙丁戊的证词。」

  「店主:甲在晚上6点入住,在第三楼的310房间。10点的时候打电话
叫了一次客房服务,之后就没见过他。我中午开始上班,在大堂上到晚上12点
回家,中间应了几次戊的客房服务。9点时看到乙从外面回来。」

  「接待员:我晚上11点开始上班,上到早上9点。刚来的时候应了一次客
房服务。老板确实12点回家。没跟甲接触过。」

  「乙:我下午三点入住一楼的102房间,出去办公,吃完晚饭后才回来,
那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我一直呆在房间,11点睡到7点才醒。」

  「丙:我是晚上入住的,大概11点半,住在第四楼的420。甲死的时候
我在整理行李。我入住之后就没再出门。」

  「丁:我昨天就入住了,住在第三楼的305。中间每天中午和傍晚会出门
吃饭,我在晚上12点的时候会去三楼的泳池泡一个小时。昨晚去游泳池的时候
看到甲的房间附近有客房服务的人。」

  「戊:我今天早上入住,住在二楼的221。午饭晚饭宵夜都是叫客房服务
的。从早上9点入住开始就没再出过门。」

  「采取了证词之后,警方法医经过检查断定甲的死亡时间为凌晨12:30
至1:30之间。你亲自检查案发现场,从甲的房间打开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
甲的尸体。」

  「求问:这是自杀还是他杀?如若是他杀,凶手是谁?」

  燕梦莹读完后,拿着纸张问道:「嗯……你们觉得呢?」

  谭箐和贾钰面面相觑,谭箐头痛地说道:「我真的很不擅长这些东西,嗯
……自杀和他杀……应该是他杀吧?都这么问了。」

  张杰眉头紧皱,踱步道:「我也觉得应该是他杀。以这个谜题的口吻和设置,
如果不是他杀的话为什么会大费周折地加入这么多证词?」

  燕梦莹将纸张传给我们每个人细读一遍,她没应张杰和谭箐的话,抱着手臂
沉思。我草草读了一遍之后,趁着燕梦莹没注意,偷瞄了几眼被燕梦莹手臂挤着
的那颤颤巍巍的雄伟丰乳,心里有了个大概。

  一时间,房间再次沉默。燕梦莹托腮蹙眉,张杰慢慢地踱步,口中念念有词,
谭箐苦恼地举着纸张,贾钰则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不时地瞟一眼谭箐手里的纸张。

  既然这个考核是个人向的,那就得不能扮猪吃老虎了,我得表现表现。于是
我转了转眼珠,开口说道:「我们也该考虑一下自杀的可能性。毕竟如果这道题
是考验我们如何得知凶手的身份的话,直接这么问就行了,没必要加入这个选项。
难度不会有任何改变。」

  燕梦莹曼睩转动,问道:「所以你以为有可能是自杀?」

  我顿了顿:「不,我认为是他杀。」

  谭箐捂着脑袋,无力地问道:「为什么啊?」

  张杰面有难色,同样不解:「我感觉也似乎是他杀,凶手应该是乙丙丁戊之
中的其中一个,但是我实在分辨不出到底哪个最可疑。」

  我要过谭箐手里的纸,摆在桌上拿起笔来:「我玩过不少类似的侦探谜题,
所以其中有一点细节我很眼熟。倒数第二句话:在案发现场,打开窗户可以看到
甲的尸体。为什么还需要打开窗户?如果是自杀的话,开了窗直接跳就是了。按
道理来说,在房间里的人才会关窗户。在窗外,边沿上的人管什么窗户?所以我
猜测这应该是他杀,是凶手关的窗。」

  谭箐讶然拍手:「确实是这个道理,王超你可以的啊。」

  「多谢捧场,咳咳,接下来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凶手的嫌疑。关键应该就是在
证词上。」

  我画出一栋楼,标记出各个房客的位置,口中继续解说:「我们可以先试着
根据证词排除表面上看起来嫌疑最低的人。」

  燕梦莹走近几步,身体传来一股淡淡幽香,我悄悄地吸了几口,却分辨不出
是体香还是香水。她指着一楼说道:「我看店主应该没问题。如果他的证词没有
漏洞的话,那他在案发的时候已经在家了。」

  我赞同地将店主划掉:「我也觉得没错。他的证词在逻辑上对比其他五人,
并没有冲突。」

  燕梦莹摸了摸朱唇,继续说道:「接下来……乙也应该没问题。他住在一楼,
9点便回房。他9点回来的时候有店主作证,之后的接待员也没有提起他有出房
间。」

  我划掉乙,说道:「嗯,我赞同。因为他住在一楼所以店主和接待员都会看
到他出房门。他应该没问题。」

  张杰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如此,那凶手大概率就是剩下这几个人之一了。
呃,接下来呢?」

  我看燕梦莹也缓了下来,呼了口气,这大胸美女已经拿了两个环节的推理了,
剩下的我当仁不让了。

  「剩下的四个人里,有两个的证词是很直截了当的:接待员和戊。接待员除
了印证店主的说辞和提供一次客房服务之外,没有其他值得推敲之处。戊则是很
有规律,叫了三次客房服务。纵观这几个人的证词,客房服务出现了很多次,我
们可以对照一下客人和旅馆方的证词。

  「旅馆方:店主值班时接待了数次戊的客房服务,晚上10点时回应了一次
客房服务,接待员刚来时,11点,也回应了一次客房服务。客人方:甲叫了一
次,对应的是10点店主接待的服务。乙丙丁都没叫,但是丁在半夜去泳池时看
到了客房服务,算1次。戊今天叫了三次,分别是午饭,晚饭,和宵夜。假设戊
叫的客房服务都对上了店主的描述,那么多余出来的只有1次,那就是丁撞见的,
晚上12点的那一次。」

  燕梦莹似乎也想通了,美目熠熠地看着我,语气赞叹地说道:「没错!以客
房服务这个点交叉对比的话,接待员,戊,店主,都应该没有嫌疑。那就只剩下
丙和丁!」

  谭箐,贾钰,和张杰呆呆地看着我两,半晌后也消化过来,兴奋地说道:
「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吐出一口气,将其他人都划掉,只留下丙和丁:「从时间上,丙和丁一个
将近半夜时入住,一个半夜时去泡游泳池。空间上,一个四楼一个三楼,所以都
有嫌疑。单独来看,似乎很难分辨出到底谁是凶手。」

  我露出了然的笑容,「但是,结合我们了解的情报,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证词,
却露出了马脚来。」

  我看了看谭箐三人一脸白痴样,心里摇了摇头,随即看向燕梦莹。她娥眉紧
蹙,闭目思索了片刻,然后骤然睁眼:「难道?」

  「没错!「我赶紧打断她,继续解说:「他们两个都是除了店主外唯二提及
了甲的人,但是只有其中一个泄露出只有凶手才会知道的消息:甲的死亡时间。」

  我划去丁的名字,然后将丙圈了起来,笑道:「丙说,甲死的时候他还在整
理行李。但是警方是采取了证词之后才从法医那里得知甲的死亡时间的。若不是
丙是凶手,他怎么会知道甲是什么时候死的?燕姐,你说是不是?」

  「王超说得对!」燕梦莹嫣然一笑,「如果这是孤证的话,那我可能还会有
点犹豫,但是经过排除法和交叉对比,我很确信丙就是凶手!」

  话语一落,角落的门锁「哒「地响了一声。看来我和燕梦莹的推测没错,我
们顺利过关了。不过这反应……是有人一直监控我们吗?

  张杰兴奋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样的王超!脑子转得真快!燕梦莹
也好厉害!一点就通。」

  谭箐和贾钰也赞叹地美言了几句。我极为谦虚地说道:「哪里哪里,抛砖引
玉而已,还是燕姐提出的交叉对比给了我灵感。」

  燕梦莹媚眼横了我一眼,说道:「你那可是价值不菲的金「砖」啊,王超,
你这头脑还真够灵活的。」

  我谄笑着打了个哈哈,小心地观察四人的反应。嗯,似乎都接受得比较平和。
我最担心的张杰似乎是个比较直爽的男人,对于在一个美女之前被另一个男人抢
尽风头这件事也没有表示出不快,倒是让我放心一点。

  阿弥陀佛,不是小生要以如此阴暗的心理揣测同伴,而是这个环境不让人放
心。趁现在建设一下和谐合作的基础和情谊,接下来如果有考验人性的关卡说不
定能有用处。呃,这么功利的想法似乎比之前的揣测也好不到哪里去,唉,心思
多的人就是容易把人往坏处想。

  第三章:题目(二)

  我们进入第二个房间,发现这个房间比上一个大了不少,大概有四十平方米
的样子。中央是两面相隔三米左右的石板平台,离地一寸高的样子。

  不远处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俩盘小球,纸,笔,和一个电子天平。我一
看这布置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经典题目啊。

  燕梦莹拿起桌上的指令读了起来:「12个小球中有一个重量不同,找出是
哪个并断定是更轻还是更重。作为辅助,最多能用三次天平。确定答案后,不可
更改。将答案填写在纸上。之后,称量两种小球的重量,将特殊的小球放在一个
盘子上登台,剩余的小球放在另一个盘子里登上另一个平台。两面平台的总重量
偏差不可超过五斤。」

  我皱了皱眉头,后面这个要求……我拿起拳头大的小球感受了一下,分量挺
足的,保守估计有一两斤重。咦,不对,这个问题是理论性的问题,实践里是会
有偏差的……

  张杰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脸色凝重:「这个……这题目有点眼熟啊。」

  燕梦莹答道:「嗯,这是个经典的数学问题,利用不等的重量慢慢分离出特
殊的小球……我上学的时候解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她苦恼地
想了一番之后,无奈地说道:「不行,完全记不起解法。数学不是我的强项。」

  谭箐看到我看着她和贾钰,连忙摇头道:「我和贾钰都是文科班的,数学真
的不擅长。」

  于是我再次转移视线,看向张杰:「杰哥,软件工程师可是吃理科饭的,你
应该想得出来吧?」

  张杰干笑一声,装模做样地思考了一番然后说道:「呃,我是有点印象,但
是不敢贸然尝试。王超你有没有头绪?」

  看到四人希冀的目光,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倒是还记得这个称球问题的
大概解法,大家看看有没有错。」心里却在暗叹,妈的,这几个人智力方面也太
拉跨了吧?连我高看一眼的燕梦莹也不行……唔,不过在这种环境里,跟太聪明
的人做同伴似乎也不是好事。

  我拿起笔一个个地给小球写上数字,然后逐个握在手里细心感受。我转身说
道:「嗯……称球问题一般是个纯理论性质的问题,也就是说给出这么个条件和
假设,凭着数学推演就能解开的。但是现实里要是这么做的话,细心的人一个个
地拿在手里对比,只要相差不是很细微,是能感受到不同的。」

  燕梦莹若有所思地接过我手中的10号球,说道:「确实,这球挺重的。这
种重量,如果差了个几百克的话,很容易被辨识出来。」

  我皱眉道:「没错,但是我刚才仔细对比了所有的小球,却完全无法分辨到
底哪个更轻,哪个更重……看来没办法利用这个漏洞了。说不定这是高科技球,
只有天平才能告诉我们到底有多重。那好吧,老办法走起。」

  我先拿出1到8号球,说道:「首先咱们分三组来称,1- 4为A组,5-
8为B组,9- 12为C组。然后咱们来称A组和B组。如果结果平衡的话,说
明这八个都是同样重量的,特殊的小球在C组,是吧?」

  四人都点头,这个显而易见。

  「如果A更重或者B更重的话,那么说明C组肯定没有特殊的小球,它在A
或者B组之中。那么,我要开始称了。」

  我将A组和B组的小球分别放在天平的两边,观察结果。

  「平衡!那就是C组!」张杰脱口而出。

  我点头,将盘子拿下,摆出C组的小球,「好,接下来是第二次称。我们选
任意两个,9号和10号吧。如果他们平衡的话,那也不是特殊球,说明必定是
11或者12号其中之一。」

  燕梦莹似乎已经把握到关键,兴奋地拍了拍手:「没错!知道特殊球在哪里
之后,再跟剩下来的正常球对比,就能得知哪个是特殊球,而且到底更重还是更
轻!」

  我点点头,将9号和10号放在天平上。9号球那边沉了下去。

  「不平衡!特殊球就在它们之间!」谭箐也反应过来,一脸恍然大悟的娇憨
模样。

  「没错,所以留下其中一个,嗯,9号吧,然后再随手选一个任意其他的非
特殊球,看看。」我随手挑出5号球,放在另一边。

  只见天平缓缓地往9号球这边沉下。张杰惊喜地擦掌道:「9号球就是特殊
球,哈哈!王超牛逼!」

  我点头接受了众人的赞赏之后,将答案写在纸上,然后略带疑惑地说道:
「题目说写下回答之后要再称一次,然后根据小球的重量站在石板上,但是明明
两个小球感觉一模一样……」

  我再次将9号球和5号球放到天平上。这时,天平下的电子屏幕突然亮起:
「2斤- 1斤。」

  原来如此,我摸了摸下巴,那么这盘小球的总重量是13斤。特殊球竟然是
正常球的一倍重,但是我用手对比的时候怎么没感觉到不同?是内里有什么电子
部分让这天平能感应,但实际重量却都是1斤?我们登台的时候是按照9号球2
斤来算咯?

  「接下来最后一个环节,登台。」

  我环视四人,问道:「大家体重是多少?呃,不用害羞,越准确越好。「

  张杰首先开口:「我,应该是七十二公斤吧?上一次称重已经是大半年前了,
不过我感觉应该没有相差太多。」张杰眼看比较干瘦,但其实还有点肉啊,我有
点刮目相看了

  燕梦莹也大方地回答道:「我的体重是五十四公斤整,今天早上刚称过。」
我看着燕梦莹那高挑的傲人身段,暗暗点头。以燕梦莹比我还高两公分,大概一
米七的身高配上这个体重,当真是匀称,一点也不是现在流行的那种瘦不拉几的
幼女式身材,真是太优越了。

  谭箐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昨天称过,四十八公斤整。」小
妮子比我矮一点,这体重也比较正常。

  最后是贾钰,她害羞地说道:「我比谭箐多一点,五十公斤整。」这清秀的
女孩儿比谭箐还高,快追上我了,只是因为气质文静,内向,存在感不如谭箐那
么明显。

  我最后说道:「我六十公斤整,3年没变过了,现在应该也一样。嗯,这么
说咱们五个人总共是……284公斤,加上小球的话那就是290。5公斤,每
面石板需要登上145。25公斤……不对,还要算上余重,我还带了5瓶水,
那就是2。5公斤,还有2。5公斤的偏差……每面石板需要承载144。5到
148。5公斤。」

  众人沉默,都在脑里计算着要如何分配人选。我将9号球单独分出来放上盘
子,然后把剩余的小球放在另一个盘子,也在心里默默计算。

  「张杰最多能跟1个人搭伴,他的体重比我们四个高出一个段位…………不
对,靠,怎么算都对不上。我们五个人的体重好像整不出对等的两份……糟了。」

  张杰最快反应过来,毕竟是码农。他的脸色难看,显然也意识到问题了。然
后是燕梦莹,她在纸上来来去去地画着,却始终找不出合适的分配方式,脸色也
沉了下去。最后则是两个女高中生。

  「……各位,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出办法来,但是以我们五人的体重,似
乎没办法完成这个要求。」张杰低沉地说道,第一次明显地露出了沮丧的神情。

  燕梦莹虽然脸色也不好看,却依然镇定地说道:「应该有办法的,考核官不
会出这种解不出的题目的。那根本不合理。」

  燕梦莹,我们这处境,实在说不上什么合理啊……

  眼看气氛明显地僵持住了,我连忙开口道:「燕姐说得对。杰哥,咱们可以
一起讨论一下计算出来的结果,看看有什么被漏下的细节。你看,我还带了这五
瓶矿泉水,加起来有快三公斤呢,说不定会起上用处。」

  张杰看了我一眼,强笑道:「王超说得对,可能是我拉下了什么东西。我们
对一下有什么解法吧?」

  几人慢慢聊开了,之前房间内令人难受的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张杰也似乎
回复了精神。我偶尔会插上一句话,但是却把注意力放在了房间里和谜题上。我
仔细地观察了四周和石板,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有什么其他可以调整的部分呢?嗯,要是不能增加重量的话,能不能减重?
催吐?撒尿拉屎?不行,减少的重量加起来可能还不如那几瓶矿泉水。难道?我
脸色微变,想起了那个木偶主考官。啊,确实,这是《电锯惊魂》来着,或者说,
至少是个人物,剧情类似的模仿者。

  卧槽,不会要我们放血或者锯掉手脚来凑准载量吧?那也太他妈残酷了,咱
们这小团体怕是会立马解体,不行不行,这个可能性没到山穷水尽之时提都不能
提。我竭力维持不动声色的表面,顺着这个思路想。冷静冷静,电影里出现这种
考验的时候会把电锯,刀具什么的都摆出来给电影角色用的,这个房间既然什么
都没有,那就代表至少表面上,主考官没有提示我们从这方面下功夫的意思。如
果真的要我们这样做的话,难道要靠这钝边的盘子锯手?或者用那天平把腿砸断?
太凶残了。嗯,好像有什么被我忽略了……

  就在我竭力思考的时候,我注意到时不时说上几句话的谭箐突然脸色大变,
然后脱口说道:「等等,这个考核官是Jigsaw没错吧?那难道这题跟《电
锯惊魂》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声,想要打断她,但谭箐已经一口气地说出来了:「难道这题
要我们把手臂腿脚割掉来凑平衡?」

  听到她的话,众人骤然色变。我暗暗叫苦,他妈的谭箐,就算是真的如此你
也不能说出来啊!我们这几个人本来就互相陌生,被扔进这么个未知的考场,既
没有彼此信任的基础,也难说有什么互相合作的动机,完全是靠一开始所有人识
趣才维系住这份脆弱的互助关系的。

  果然,这个残酷的可能性被谭箐捅破之后,所有人都再次警惕起来,张杰脸
色再次阴沉,眼神闪烁。燕梦莹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自己
的坐姿,美艳中多了一丝凛然。就连谭箐自己也意识到这个提议的危险性,呢喃
地想要解释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确实,从零和博弈的角度来看,只要能狠下心来,甚至不用摧残自己,只要
搞死其他四人的任意一个,我就能轻易地列出数个解法。但问题是,这个考题应
该不是要我们搞自残或者互残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点引导,一点实际的工具都
不提供。等等,真的是一点工具都没给我们吗?

  「大家先别往坏处想,谭箐,妹子,我也明白你的考虑,毕竟Jigsaw
那么经典的造型很难让人不往《电锯惊魂》那方面想。但是我觉得这道题一定不
是用来逼我们自相……彼此对敌的!你想想,电影里那是什么氛围,什么难题?
各种险恶血腥的环境和抉择,相对之下我们这场考核很干净,很单纯,完全没有
任何要我们做残酷选择的意思。智门就真的只是两道考验我们的大脑的问题而已。」

  我站起身来,废话了一大通,尽我所能地抑制住五人之间往尔虞我诈方向狂
奔的意味,四人听了我的分析,似乎也松了口气。

  燕梦莹也站起来,深深地看着我问道:「你说得确实有道理,但是我们也确
实被难倒了。」她挥了挥手,说道,「这房间没有其他的门。我们解不了这道题,
就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艹,你的大局观呢?偏偏这个时候质疑老子。

  其实走投无路的话可以回去试试体门和营门是不是还可以开的。我吞下心里
所想的这句话,胸有成竹地说道:「是吗?但我觉得我已经找到了方法离开了。」 感觉剧情应该还是可以的,就是字数有点少,不够看呐,作者加油,不知道有没有女主的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