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掌门】 第一章

  • 【我是掌门】 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行三
2020/10/27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请勿转发
字数:5463

  传说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三皇治世,五帝定伦,神州一分为五,除位于中
心的中原外,各州均有一通天高山连接天地,支撑神州,遂称五岳神州。

  这四座通天高山,传说为女娲补天时,用来支撑天地的鳌龟的四足所化,而
五大神州,则是鳌龟的五片龟壳。然而四座高山,何以成为五岳神州?却原来中
原地区,独有一座中岳嵩山,虽高度不及其余四岳,灵气却异常充沛,在此修仙
者无不日进千里,因此中原人常以黄帝正统自居,而将其余四岳称为蛮夷。

  在这五岳之外,另有一海岛,唤做蓬莱,传说是上古仙人居所,深藏海外,
知之者甚少。却说这蓬莱仙岛,虽名字是岛,可连绵万里,岛上居民从不认为自
己住在岛上,更不知道外面还有一个更大的五岳神州,虽然有过仙人的传说,但
却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岛上的人,别说见过仙人了,就连像样的传承都找不
出来,修仙者甚少。

  蓬莱岛西有一个古怪老人,不知道从何处来,也不知道多大年纪,然而头发
和胡子都是纯白色,穿着一身破旧道袍,住在村外的一间破屋子里,自称可以帮
人驱鬼捉妖,但村里人已经几代人没见过妖精了,平日里红事白事倒都请他去帮
忙,一年到头挣个三瓜两枣,倒也饿不着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给村里的孩子,
讲一些光怪陆离的精怪故事。村里的小孩子都很喜欢这个怪老头,管他叫疯老道,
其中有个叫王小乙的孩子,出生时母亲便因为难产死了,父亲哀伤过度,没几个
月也相继去世。等到两岁那年,一直照顾他的爷爷也撒手人寰,村里人都说他命
硬,怕他克死哥哥王小甲和姐姐王瑛,不敢让他住在他家里,而是住在村对面的
亲戚家,实际上是收养,但平日里也不敢让他俩叫叫爹叫娘,而是让他叔叔伯伯
这么叫着。

  这个王小乙,天生重瞳,自幼丧父丧母,性格有些内向,最喜欢的事,便是
听疯老道讲故事,疯老道也特别喜欢这个孩子,每次他去听故事,都给他些零嘴
吃。村里人看他们两个亲切,都向疯老道打趣,让他干脆收了王小乙当儿子得了,
以后让王小乙接他的班,每次疯老道听过后,都笑而不语。

  王小乙的故事听的多了,再加上年纪渐大,就发现疯老道的故事前后矛盾的
居多,经不起仔细推敲。像是天山老者昨天还能日行千里,悬崖高峰如履平地,
今天便为如何渡过一条浅河发愁。上个月还说明教圣女是公认的天下第一,下个
月明教圣女就突然成了人人都能欺负的软柿子。如此多的矛盾,难以一一列举。
这一天,王小乙又和疯老道争论起来。原来这疯老道说某人会神行术,可以日行
几千里。碧涛洞要出发去灭青鸾山,神机先生怕又掀起腥风血雨,便派他去送信。
因为神机先生曾有恩于他,所以他拼命跑了一个月,信虽然及时送到了,自己却
也筋疲力竭而死。

  疯老道的很多故事,都是关于神机先生的,在他的口中,神机先生是一个致
力于修仙界和平共处的世外高人,不但修为深厚,更智慧超群,没有办不成的事
情。王小乙不太喜欢神机先生,因为他总是装神弄鬼,但今天和疯老道吵起来,
却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神机先生,而是因为他发现了疯老道的一个错误:围着海
岸转一圈,也不过万里而已。这个人日行几千里,这是到哪里送信,需要跑上一
个月才能到?

  疯老道捋了捋胡子,笑着说:「蓬莱岛虽大,但也终究不过是个。蓬莱之外,
还有五岳神州,每一州,都能装下几千个蓬莱。」

  王小乙不服气,讥讽道:「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地方?要是有的话,为什么这
里的人都没听说过,也没见那里的人过来?」

  疯老道解释道:「蓬莱周围有漩涡、暗礁、浓雾三道天险,又兼无数珍禽异
兽盘踞左右,非渡劫难以接近。便是渡劫期的仙人,若是不知道岛的具体位置,
在蓬莱外飞上十年八年也是枉然。蓬莱岛的人出去倒是很好出去,从岛西面下水,
顺着暗流漂流十天,便能离开浓雾。再顺风行驶三十天,便能抵达南岳衡山神州。」

  王小乙不信,正和疯老道辩论,却见张小花从外面跑来,神色焦急的抓住王
小乙的胳膊,斥责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听故事?爹爹都快要死了!」

  张小花是收养王小乙的张叔叔家的闺女,穿着蓝底的碎花裙,长相又白净又
水灵,可惜就是爱使唤王小乙,没事儿就对他大呼小叫。王小乙见她来拉自己,
感受着小手的触感,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表面上却还是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挣开
张小花的手说:「净爱瞎说,我问你,张伯伯死了吗?」

  张小花不甘示弱,回怼道:「现在不死,兴许明天就死了。赵老爷来抓壮丁
修庙,我娘都哭成泪人了,你竟然敢不去送爹。」

  王小乙一拍脑袋瓜,赶紧向村口跑去。这赵老爷本命赵忠厚,实际上为人最
不是个东西,在他家当下人,从来没人能干过五年,不是受不了逃跑,就是被打
死拖到海边扔掉。这附近几个村的人,提起赵老爷都恨得牙痒,可惜人家有权有
势,跟官府老爷平日里论兄弟。用官府老爷的话说,他自杀自家的下人,用别人
多嘴做什么?

  这赵老爷可能是感觉到年事已高,这些年越发关注起身后事来。去年修坟已
经抓了一波,今年不知怎么地又想起修庙来了。赵老爷极近剥削之能,去年修坟
的人,早就叫苦连天,累死了好几个,今年就更没人去了,赵老爷索性就直接动
手抓人,反正没人敢管他。今天不巧的是,张伯伯就被赵老爷的人「看」上了,
要「雇」他去修庙。

  当王小乙赶到时,张婶子早就哭成了泪人,张伯伯笑着安慰她,自己只是去
干活儿,又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个赵老爷再厉害,也不能直接把自己吃了。
旁边赵老爷的下人早就等不及了,一把扯开张婶子,呵斥道:「哭什么哭,这么
丧气,又不是不给你们发工钱!今天小少爷跟着一起出来玩儿,你可别让兄弟难
看,否则,哼哼哼……」

  这哪里是钱的事,再者说,也没听说有谁能顺利从赵老爷那个铁公鸡手里顺
利领到过工钱的。张婶子心里苦,白了那个下人一眼。她和大多数村里的女人一
样,生下孩子后屁股越发的圆润,两颗乳房沉甸甸的挂在胸口,浑身上下没有一
处不丰腴的,唯一特别的,是母女两个都特别白净。张婶子本就哭了一会儿,满
脸梨花带雨,衣服也有些乱,这一白眼只看得下人身子酥了一半,抓住张嫂子的
藕臂,笑着说:「你也没必要这样,实在不放心的话,你跟着你们家那位一起去
庙里看看不就行了。」

  张婶子想把手扯回来,可力气比那个人高马大的下人少了许多,只能无助地
看着那个流氓握着自己的手来回抚摸,急得脸都红了。张伯伯刚要上前说些什么,
王小乙就崩了出来,推开下人,警惕地看着他说:「喂,说归说,你动什么手啊!」

  下人刚要骂街,却见推开自己的人虽然力气不小,却只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孩
子,当下也不在意,只是摆了摆手说:「小屁孩懂什么,滚一边了,小心误了老
爷的工期,把你扔到海里喂鲨鱼!」

  「臭小乙,跑那么快要死啊!」张小花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捶着王小乙的
胸口说。王小乙被她这么一闹,也一下子没了气势,没法儿继续指责那个下人,
只能将王小花拉到一旁,小声说:「喂,你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王小花理直气壮地说:「你整天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让我给你留面子,
凭什么啊,你是天王老子?」

  下人的眼珠差点没掉出来,张婶子不过是略有姿色,但这个女孩却漂亮的紧,
便是娶回家当老婆也足够了。正要问名字,却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怎
么还不回家?」

  下人赶紧转过头,陪笑道:「少爷我们这就走。」说完,转头骂张叔叔,
「一辈子没见过钱的贱货,现在有发财的机会都不掌握,等着吃鞭子呢?」

  张叔叔不说话,背上准备好的包袱向村口走去。张小花见父亲被骂,愤愤不
平地说:「哪里是去发财,分明是去送命!」

  下人调笑道:「你爹发财不发财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想发财,那可简单的
很!」

  几个下人顿时哄笑,王小花一下子脸红了,冲到那个小人面前,给了他一巴
掌。下人勃然大怒正要打回去,却感到有人在拉他的袖子,回过头小公子奶声奶
气的问到:「这个小仙女是谁,叫什么名字?」

  小公子指的正是张小花,下人眼珠转了转,计上心来,当即哄着小公子带着
那些苦力出了村子,让其他几个人带着苦力回去,自己却和小公子二次进村,来
到了王小花家门前。这样拐弯抹角,一是怕别人抢功,二则怕惹急了张伯伯,真
要是闹出人命惊到小公子,那回去后可不好交代,三也是有自己的一份私心。来
到张小花家,把事情一说,便要将王小花娶走当童养媳。张婶子哪里肯答应?下
人也不着急,和张婶子慢慢的扯闲天,不时的在大腿等地方摸上一把。张婶子不
想答应,又不敢赶人,只好任由他欺负,脸都骚红了。小公子则眼睛直勾勾地看
着张小花,傻不愣登的样子,口水都流出来了。眼见天色渐晚,下人哄着小公子
在这里睡下了。张伯伯家一共就三张床,下人这样显然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张婶
子不敢答应,更不敢不答应。张小花见母亲软弱的样子,气得夺门而出,王小乙
也追了出去,完全没注意到下人看向张嫂子那炙热不良的目光。

  王小乙跑了出来,却不见了张小花,正犹豫间,却听见屋内传来茶杯摔碎的
声音。王小乙又跑了回去,却见里屋的帘子放着。张伯伯之间嘱咐过,一旦这个
帘子放下来,那发生什么也不能进屋子,王小乙问为什么,张伯伯笑笑不回答。
问张婶子为什么,张婶子白了他一眼,让他这个月小孩子别管这么多闲事。问张
小花,张小花干脆骂了他一顿。所以至今为止,王小乙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放帘子,
就不能进去了,只是把它当成自然而然的规矩。现在见帘子放着,王小乙不敢进
去,却又放心不下王婶子,为难之间,却想起疯老道的故事,当即溜到窗外,屏
气凝神听里面的动静。只听下人喘着粗气,似乎很累的样子:「我警告你,你可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婶子小声抽泣着说:「您大发慈悲,就放过我们一家吧!」

  「长着这么一身白肉,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呜呜呜——我不行,求求你找别人吧!」

  「不行?」下人冷笑,「你不为你自己想,也为你的家人想想。你说不行,
就不怕你那个死鬼老公,真的变成一个死鬼?还有你女儿小花,现在少爷还不怎
么懂事,是当个小妾一辈子荣华富贵,还是当个婊子肏完了就扔,那可就是身边
人一句话的事情。」

  张婶子沉默了很久,才用颤抖的嗓音说:「你……真的能帮小花?」

  下人松了口气,如果张婶子坚决不从,他也不敢真闹出人命,毕竟张小花是
少爷看上的人,万一有一天真得宠了,自己弄死她的母亲恐怕要被千刀万剐。眼
见张婶子松了口,下人赶忙加紧解她的衣服,一边敷衍道:「当然,我一向言出
必行,我们两个都要睡到一起了,你还信不过我吗。」

  张婶子泪流满面,她想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恶魔,可下人的话却又让他失去
了所有的力气。她从没想过要当一个不洁的女人,但事已至此,反抗又有什么用
呢?

  下人虽然缺德,可对付女人却是一把好手。碍于低贱的身份,他没玩儿过什
么高档的女人,但像张婶子这种乡下女人却玩的不计其数,对于怎么女人的敏感
带了如指掌。当下也不着急插入,而是抓住张婶子那两颗硕大的乳房,狠狠地捏
了两把,然后顺着张婶子柔软的身子摸了下去,嘴在张婶子脖子旁不断地吐气。
张婶子本来咬紧牙关,准备好面对之后的侮辱,可下人的动作却出乎意料的温柔,
他的双手自己浑身都痒痒的,很舒服,并且不住的扭动想获取更多。张婶子压抑
住肉体的冲动,咬住嘴唇,企图用痛苦来压抑快感,但却无济于事,趴在自己耳
边的下人,看起来也没有之前那样凶神恶煞,张婶子的偷偷的撇去,发现这个下
人出人意料的俊俏,尤其是当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时,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仿佛能
把人的魂魄勾走。

  眼见下人的双手越来越靠下,张婶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下人却像是要故意逗她一样,双手在她的腰间不断游走,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
却迟迟不肯往下进行。忽然,下人抚摸到了她的大腿,张婶子屏住呼吸,静静地
等着那一刻的到来,下人却突然放开了手。张婶子松了口气,心底却不由自主地
升起些许复杂的情感。突然,一只手一下子捏住了张婶子的屁股,张婶子「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嗔怪的扭过头,却被早就等在那里的下人吻上。张婶子摇摆着
肩膀摆脱他的嘴唇,低声道:「你要做的话,快一点,等他们回来就不好了。」

  下人笑嘻嘻地说:「回来又怎么样,大不了今天不干了,改成明天。」

  张婶子想反驳,却一时找不到借口。内心底,她是希望现在就失身的,至于
是情难自禁,还是希望事情赶快了结,这种事就只要天知道了。张婶子对这种从
未体验过的情绪而惴惴不安,一时失神放松了警惕,半是责怪半是撒娇地说:
「哪儿有那么好的事,你什么时候想肏,我就来让你肏. 」

  下人大喜,抱住张婶子说:「你是我的,我要让你天天日日夜夜都给我肏,
我要肏你一辈子。从我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想肏你。你真漂亮,我从未见过
你这样的女人。」

  张婶子想收回自己的话,却已经来不及,这时对下人的淫言秽语,也就没法
儿那么理直气壮地指责,只是说:「你发誓会为小花说好话?」

  下人点头如捣蒜。张婶子叹了口气,张开了双腿。

  王小乙在窗外趴了许久,见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忍不住用口水蘸湿手指,
捅开窗户纸,正看到下人掰开张婶子白花花的大腿,将他那根粗壮的黑东西往张
婶子两腿之间插。张婶子捂着脸,似乎很害羞,两条腿却忍不住搭上了下人的屁
股。

  王小乙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因此心咚咚之跳。一部分的他想冲进去保护张
婶子,但一种来自血液深处的本能告诉他,下人并不是在伤害张婶子,张婶子很
喜欢这样做。下人趴在张婶子耳边,两人嚼了一会儿舌头,下人好像对张婶子提
出了什么要求,张婶子一个劲的摇头。下人也不再纠缠,而是直起身,一边挺腰,
一边一巴掌抽在张婶子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激起几层肉浪。

  「叫夫君。」

  张婶子不说话。下人逐渐减缓了挺腰的速度,手上一下下的抽着张婶子。半
晌,王小乙听到里面传出柔柔弱弱的两个字:「夫君。」

  下人大喜,抱着张婶子屁股拼命肏弄起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