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滨恋歌】

  • 【水滨恋歌】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orchid326
2020/10/15发表于: sis001
是否首发:非首发
字数:6561字

                第一章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
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
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报告!」校园里动静得宜,书声朗朗,高一二班,同学们正在上着语文课,
在老师的带领下,朗读着朱自清的那篇名散文《荷塘月色》,可是开课没多久,
就被一声少年的仓促声音打破。

  「王子秋,你怎么今天又迟到了?」有疑问和责怪,讲台上传来语文老师李
春玉没好气的声音。

  「报告李老师,我妈去买大米,叫我帮她抗袋子,所以路上耽搁了时间。」

  王子秋今年17岁,是班里有名的问题学生,面对老师的呵责,他脑子转的
特别快,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整个班级里,就属这个王子秋最为调皮,甚至在学校里,他都是挂的上名的,
李春玉对这个问题少年没有什么好感,晾了他一会,等又读了几段,才开口道,
「还不快回座位上去………」说完还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口中提醒道,「不
得有下一次。」

  从高中踏进校园开始,他就觉得这个老婆子李春玉对自己有偏见,几乎是处
处看自己不顺眼,此时面对李春玉寒若冰霜的老脸,王子秋已经见惯不惯了。他
习惯性的瞪着步子回到了座位上,解下了书包掏出了书本坐了下来。

  将课本立于眼前挡住半个脑袋,王子秋低着头张嘴假装读书,手里却做起了
小动作,只见他不动声色的又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接着拿到了桌下,打
开盒子将抓来的天牛,隔着桌子下方,放到了前面女同学的衣服上。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
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庄严的教室里,同学并没有因为小插
曲而停下,依然大声朗读着课文。

  「啊…啊……」一声害怕的惨叫声滑破教室,打断了学生们的朗读,前面的
同学面面相觑开始回望,大家停止了阅读,只见一只大大的天牛,张牙舞爪的爬
到了坐在王子秋前面的女同学的头发上。

  那女生安静的读书,哪想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一声惨叫,眼泪都快哭了出
来,眼见着橡皮大小黑色的天牛就快爬到了女生的脸上,不过还好,这李春玉虽
然人老了,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反应的很快,她眼疾手快,上前一步用书本将枝离
爬叉的天牛打飞了出去。

  教室里极少发生这种恶作剧,班级里一时鸦雀无声,只有王子秋却在那里忍
不住的发笑。李春玉气不打一处来,至从教这个班,这劣迹斑斑的王子秋可没给
自己惹麻烦,早就想教训他一顿了。

  王子秋被叫到黑板前,李春玉拿着直尺对着他的手掌就是一顿抽打,直到王
子秋龇牙咧嘴起来,李春玉才收起了尺子。怒气稍解,李春玉把他叫了下去,嘴
里还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有什么样的家人,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老师罚他站在座位上听课,可王子秋生性顽劣,站在那里也不老实,不断乘
着老师背身黑板板书的时间,和同桌刘强偷偷说起话来。

  「嘿嘿,子秋你又被打了,没事吧?」刘强和王子秋是一对小伙伴,两人成
绩都是吊儿郎当,刘强有些同情的问道,两人开始小声交头接耳起来。

  「哼……」王子秋独自杵在那里,心里对李春玉有些愤恨。

  「放学去哪玩?」

  「当然是去戏场了。」王子秋有好几天没有见着苏芷薇了,都这会儿了,他
还不忘想去听戏,刘强听完会意,叨咕了一句『那咱俩一块去』扭过了头。

  1997年,国家改革开放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大江南北、全国到处都
在搞建设。巫溪县,人口不多,坐落湖南境内,是与重庆交界的一个小县城,长
江上的一条支流在此流过,城镇面积不大,有山水更多。

  在全国大环境的影响下,为响应西部大开发的号召,巫溪县也迎来了新的发
展风潮,借着背靠湖南和重庆两地通吃的区位优势,城镇一天一个面貌。

  育华中学是解放后才建的学校,位与坝子上的一块空地上,是小县城里唯一
的一座高中学校……

  叮铃铃……等了半天,放学的铃声总算响起。

  王子秋和刘强之前说好了,所以放学就飞奔而出,朝街上的戏团跑去。不宽
的马路两旁,挤满了各种店铺,有卖黑白电视机的商店,有拉了横帘的理发店在
放时髦的歌曲,当然还有一些留着黄毛的青年在音象馆里挑选盗版光碟,马路上
熙熙攘攘,有骑自行车的行人,还有推三轮车卖东西的小贩。

  戏场是红梅戏班的人租来的,不大的空间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一帮唱戏的以
前是县文化局下养的散人,后来局里改了制,这些人下了岗就出来混饭吃了。

  戏场的进场口是一道小门,旁边摆了个桌子,一个老大爷坐在桌子后,他嘴
里叼了个烟袋,翘着二郎腿在抽旱烟。刘强的爷爷以前也是剧团里的人,所以门
口收票的老头认识,这两小伙是常客了,老头也没阻拦,移开了腿把他们让了进
去。

  至从改革开放以后,受港台文化的冲击,传统的戏班光景是一年不如一年,
租的场地并不在繁华的县城中心,是离汽车站不远的地方,位置刚好在学校和汽
车站中间,马路上灰尘很大,戏场显得有些破旧。不过可别看这戏场门口比较破
落,但里头却别有洞天,百来平的空间里,椅子摆了一排又一排。

  正前方的地上摆了横木搭起的台子,上面的京剧正在上演,场面好不热闹,
唯一差强人意的就是室内的空气乌烟瘴气的。王子秋和刘强穿过一条条椅子,在
靠前的地方选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苏芷薇…苏芷薇……。」「好…好…好……」

  王子秋和刘强刚一坐定,台子上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二人纷纷拍手叫好。

  台子上的花旦正是苏芷薇,一个看起来如年芳二八刚毕业女大学生模样的女
人,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凭着于生的艺术天赋,苏芷薇在京剧表演上精致
细腻、处处入戏;在唱腔上悠扬委婉,声情并茂……依靠姣好的脸庞和温暖的嗓
音,这个外表纤细的小女人已经是红梅戏班的当家花旦了。

  台子上演的是《霸王别姬》,虽然王子秋的学习成绩很差,但他一个高中生,
对西楚霸王的历史还是了解一些的。霸王别姬讲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心高气傲,性
格单纯,最终与爱妻生离死别、兵败刘邦的故事。

  京剧的表演讲究造型脸谱,还有动作唱腔与声乐的配合,当然对于听的人来
说,还要了解一些剧目背后的故事,所以一般年轻人是不会去听这个的。京剧是
一种特殊的曲艺形式,需要懂得欣赏才行,这些东西王子秋当然完全不懂,他只
是喜欢来看来听苏芷薇的戏,只要是苏芷薇的戏场,他就听的津津有味。

  「虞姬虞姬,为之奈何……」

  「换一个,换一个!」

  台上的美声唱起,却被一句不合时宜的呼喊打破,台上扮演霸王的人,举起
道具服的长袖子,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没管他难看涨红的脸色,台下的嚷嚷
声越来越多。

  「别唱了,别唱了,什么霸王别姬啊,难听死了,我们要听流行歌曲…嗯,
先来一个《追梦人》吧。」

  京剧文化已经流传一两百年了,可惜这一帮大老粗完全听不来,受港台文化
的影响,他们更喜欢听流行歌曲,电视上在热播武侠剧《雪山飞狐》,于是就有
人要听翻唱的主题曲《追梦人》。

  那男的在唏嘘声中下了台,只留苏芷薇还在台上,看来两人也已经习惯了这
种情况。苏芷薇少小离家,缺乏传统的家庭教育,混迹与城市惯了,是接受时尚
的新女性,所以这些时下的流行歌曲对她来说自然不在话下,只听她扯了嗓子就
开唱了起来。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

  《追梦人》是台湾女歌手凤飞飞的名曲,一经电视剧的传播就被响遍大江南
北。苏芷薇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当然没有原唱的功底,但虽是翻唱,那清脆中又
带点沧桑的软音,却将歌曲诠释的活灵活现,苏芷薇唱的确实好听,惹得少年王
子秋一直拍手叫好。

  流行歌曲的题材不长,苏芷薇几分钟就唱完了,不过不等她下去休息,台下
又有人起哄起来,「嗯,再来一首《女人花》吧,还要跳舞……」

  「对对对,还要换衣服,要穿短的,大伙们说好不好啊……」

  「当然好啊,穿短的,大家都喜欢看啊……」

  戏班搭台唱戏是从古至今一直都有的,但这些在二十年前还无法登台的软黄
打擦边球,则是改开后才遍地开花的,政府忙于盘活市场经济,自然不会去管这
档子事。

  难怪前来看戏的都是男的,他们中有无业游民,当然也有赚了点钱的暴发户,
坐在椅子上各个流里流气的。京剧对年轻人不是很吸引,但比起胸口碎大石那种
糙心的玩意,算是很良心了,况且这里还能沾一点腥味,所以城里的男人们没事
都喜欢来这里。

  「臭流氓。」她虽然要卖唱生活,但本身也是正经人,苏芷薇尤其不喜欢男
人耍流氓,哼怒了一声走下了台。

  「芷薇啊,你看这个月的薪水,大家都还没发呢……」剧团的班主是个老头,
他姓何是个为人和气的老实人。京剧在近代火了起来,但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因
其不被年轻人青睐,所以影响已经不大了。剧团的日子一直不好过,老何也无奈
的敦敦言语道,「这些人都出了钱,你就担待下吧。」

  老何是剧团的领头羊,他平易近人平时待人不错,大家都听他的安排,苏芷
薇自然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一帮同事都看着她呢,老何的话让苏芷薇怒气稍
解,她没有回话但已然听从了安排,进了后台换衣服去了。

  苏芷薇选了一件黑色的长裙,裙摆到膝盖以下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很好,这件
连身裙偏前卫但又保守,该露的一点没露,属于撩人但不给人吃的那种。至从改
开后,黄色产业就刹不住了,仿佛一夜之间,解放前的楼凤又回来了,苏芷薇虽
然对这些事看得开,但她还不至于是那种需要卖肉的人。

  「芷薇,我没你会唱,你唱我跳就行了……」凌晓兰是苏芷薇的搭档,也是
她生活中的闺蜜,为人开放不拘小节,「你还没结婚呢,知道你不喜欢,我来跳
舞就好了……」凌晓兰说完就穿上了火红的短裙,那裙子说短不短,一直开到膝
盖上方15公分,直露出女人一双白色的大腿。

  凌晓兰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人,苏芷薇见怪不怪,她穿好了连衣裙,又将头
发扎了个马尾辫,两人才一块走了出来。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

  苏芷薇的嗓音富有磁性,感情很投入,无论唱什么歌,声音都是那么的好听。

  台上歌舞燕儿,台下有人交头接耳,有人评头论足,更有人的眼睛一直盯在
凌晓兰的裙下……只有王子秋沉迷在苏芷薇的歌声里在一个劲的拍手叫好。

  点歌是要额外加钱的,伴奏的音响一直没停,等苏芷薇又唱了几首,一直到
傍晚了,戏场里的人才纷纷散去。众人散去,戏场的人也收摊了,王子秋想去后
台看一看,却被刘强拉了出去,等他回过来想在门口再等一等的时候,戏班三轮
柴油车的轰鸣声已经走远了。

  三轮车是剧团买的资产,是用来东跑西奔给人去唱戏用的,望着坐在车上,
苏芷薇渐渐远去的姣好背影,风吹起她的长发,美的如画中的仙子。

  「你刚才拉我出来干啥子。」想到刘强刚才拉他,王子秋有些不悦。

  「我不拉你出来,要是给班头看到我来这里了,回头他告诉我爸妈,我准会
挨骂……」这班头老何和刘强的爷爷认识,自是也认识他和家里人,要是被打了
小报告不好好学习整天游手好闲定会被打,见子秋动动嘴没有话说,刘强知道他
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道,「不过那凌晓兰今天穿的可真漂亮
啊。」

  「苏芷薇才是最漂亮的。」

  刘强刚说完就被王子秋呛了一句,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正是要强的时候,像
是要表现出压倒对方一样,刘强不甘心的冲口而出道,「那个苏芷薇啊,我妈说
她不正经。」

  这王子秋平时就是个不安分的人,自然也抬高了嗓音,「你妈才不正经。」

  「我说苏芷薇,又没说你妈,你扯我妈干什么,我看你妈才不正经。」

  「你妈逼的,你妈才不正经。」

  ……

  这两半大小伙,谁也不服输,涨红了脸,你一句我一句直到说的各自面红耳
赤才作罢。

  「哼……我看你就是喜欢苏芷薇,想和她搞破鞋,所以才会维护她……」停
歇呼了一会气,刘强才又说起话来。

  「你不也是想和那个穿短裙的搞破鞋吗,我看你刚才看的连裤子都撅起来了
……」

  刘强被王子秋说的红起了脸,他默不作声,王子秋也不在说话,两人沿着街
道走了一会,路边已经开始亮起了灯,他们才各自回家去了。

  巫溪县,地处温带大陆性气候与温带海洋性气候之间,一年中雨水适中、四
季分明。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巫溪县凭借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历史,它
既有着传统古镇的韵味,又有着好似江南一般的水墨画风景。依河而建的街道,
邻水而筑的民居,户与户之间以风火墙相隔,门头及窗雕刻精美,布局独特。如
果在小雨过后,更是薄雾似纱,水乡典型的写照。

  王子秋的家正是住在河边,雕镂的小窗、深色的石柱,王子秋回到家里时,
晚饭已经做好了。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XXX,农历XXX,欢迎您收看今天的新闻
联播…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下面来看内容提要,香港回归进入倒计时XX天,
国家领导人XXX今天在中南海会见了来华商谈交接仪式的英国外交大臣……」

  王子秋刚一开门,就听到收音机里正在播放着新闻联播,那李瑞英和张宏民
标准的普通话,提醒着他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

  「又跑哪玩去了,不是早就放学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说话的正是他妈妈王艺竹,一手端着刚做好的红烧鱼,见儿子这么晚才回来,
妇人就忍不住的开始抱怨起来。

  「还不是那个老巫婆李老师,她看你儿子不顺眼,就罚我扫地打扫卫生了,
所以我才回来晚了。」王子秋也怕妈妈责骂自己,更怕妈妈发现自己游手好闲去
了,他随口找了个理由,还将晚归的责任推到了李春玉的身上。

  王艺竹放下了碟子,对着抹布擦了擦手,伸手拍了王子秋一下,嘴里教训道,
「什么老巫婆,没个正形……那是你老师,我看一定是你不听话先惹到她了…
…」

  「我可没惹她,是那李老师看我不顺眼,她还说……」

  「还说什么啊?」见儿子话没说完楞在那里,王艺竹拿了筷子很好奇。

  语文课上的那句「有什么样的家人,就有什么样的孩子」,王子秋显然是听
到了李春玉的嘀咕声,他本想给母亲说出来,可想想母亲一个人拉扯自己长大,
整天为上班的事情就够烦了,便不想再给妈妈增添烦恼,他嘿嘿的笑着说,「她
还说你儿子不是上学的料……」

  「你呀,就会给我找麻烦,不好好学习,如果考不上大学,看你以后怎么办。」

  这个儿子的成绩,至从进了高中,就开始变得跟不上趟了,王艺竹心里着急
但又没办法。

  「那等你退休了,我去接你的班。」王子秋还没想过这么远的事情,随口回
了妈妈一句,开始动筷吃他喜欢的红烧鱼。

  「你没有学历,我又没有关系,你以为我们单位是那么好进的啊……」小市
民的生活就是这样平淡无奇,好在她现在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县里的副食品加
工厂工作,一天上班忙碌下来,她也开始动嘴吃饭起来。

  「不是还有爸爸吗,对了妈妈,爸爸啥时候回来啊。」悠悠的说了一句,王
子秋便一股脑的剥了半个鱼肚子吃到嘴里,这俗话说『不会吃的吃脊梁,会吃的
吃肚子。』王子秋属于会吃的,鱼肚子上的骨头挑开全是没有刺的肉,吃完还奴
奴嘴道,「嗯,妈妈做的红烧鱼真好吃。」

  「那你就多吃点,这一半也给你。」儿子和自己相依为命生活多年,王艺竹
很疼这个儿子,将剩下的半个鱼叨进了子秋的碗里,却对他前一句话没有回答。

  妈妈说爸爸是军人还当了营长,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个人都没有出现
过,王子秋隐约知道爸爸不要他们这对母子了,但他对其中原因却一无所知,不
想惹母亲伤心,子秋也不在提了,只顾埋头吃饭。

  新闻联播还没结束的时候,这母子俩就吃完了,和往常一样,王艺竹收拾碗
筷厨房,子秋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子秋的卧室不大,贴着墙壁靠里摆了一张小床,床头放了一个书桌,打开小
台灯,能看到墙上挂了一张老旧的地图。坐在床上发了回呆,王子秋才整理了一
下桌子上乱糟糟的书本,等收回了心思,想到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没交,他这才开
始拿出本子写了起来。

  王艺竹厨房收拾好,解下了围裙,她倒了杯水又加了些麦圈,便走进了儿子
的卧室,照料儿子起居,这是她的习惯,放下了杯子还不忘提醒道,「眼睛离远
点,小心近视!」

  尖尖的笔头在纸上沙沙的响,子秋抬了抬脑袋算作回应。少年虽然顽劣,但
在家里也还算老实。

  王艺竹出了屋子,一句「写完就睡觉吧,别太晚了……」说完,随手关了收
音机,去为明天的早饭淘米去了。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