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三)

  •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三)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首发:sexinsex
作者:司机老王
首发时间:2020年10月2日
字数:7466

                第三章

  我睁开眼,看到的是刘明依旧红红的双眼。

  「怎么样,婊子,爽不爽?」

  我拼命的摇头。

  「还不爽?看来你想继续?」刘明说着,从桌子上面拿起了尺子,对着我比划着。

  我吓坏了。立刻停止了摇头,连全身都一动不动。想说话,却只能流着口水
发出哼哼的声音。

  「操,母狗变母猪了,只会哼哼」刘明有点不高兴似的。

  「我把袜子从你嘴里拿出来,怎么样?」

  我使劲点头。

  「怎么样,我好不好,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啊。」

  我只能点头。

  「拿出来可以,骚逼记得不能大叫哦,否则,」刘明又晃了晃手里的尺子,
「抽嘴。」

  我又拼命点头。心里想「只要拿出去,让我干什么都行。」

  袜子终于被拿走了,我又可以大口喘气了,可以说话了,也不用再流口水
了,真好。有那么一会儿,我是真的感谢刘明。

  「骚货,还不谢谢我。」看着我大口的喘气,刘明问。

  「啊,谢,谢谢,谢谢你饶了我。放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说着,
我的眼泪又出来了。

  「不用干什么都行,只要干你就行。小逼挨了打,多可怜。现在我好好安慰
安慰它,操操它,给你解解痒,免得它成天发贱勾引男人。」

  「刘明,刘明,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

  「你让我干什么都行,逼真的禁不起操了」

  「刘明,你听我说,我全身都是你的,每一块肉都是你的,你饶了我,让我
干什么都行啊。」我疯狂的,不停的说着。

  刘明走于两步,来到我面前,解开裤子,掏出鸡巴,用鸡巴在我脸上拍着。

  「贱货,真贱,嗯,就喜欢你这贱样儿。」

  鸡巴啪啪的拍在我脸上,一下,一下,又一下。从脸上弹起时还带着粘液,
那是未干的眼泪,口水和汗水。我觉得我的样子真屈辱,真淫荡,真不要脸。

  可我不敢动,一动不敢动。我是彻底怕了刘明。他疯起来太可怕了。

  鸡巴打在脸上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声音中,刘明说话了。

  「我说骚逼,你怎么那么脏啊。弄得我鸡巴粘乎乎的。看来,你他妈的不光
是骚逼烂货,还是脏逼臭货阿。」

  「咦,你他妈怎么不说话,不同意是不是,我说的不对是不是。」

  看着他的样子,我那敢让他继续说下去。连忙接着说,「我是骚逼,我是脏
逼,我是脏逼臭货,我,我弄脏了你的鸡巴,是我太脏,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好好给我舔干净。」

  听了刘明的话,我立刻努力的仰起头,伸着舌头去找刘明的鸡巴。再不主动
点,他要操我的逼,可就一切全完了。

  「操,你他妈的真贱,下面的逼刚被打,上面的逼又痒的想鸡巴了。」刘明
看到我主动去找鸡巴的样子,又向后退了一步,把鸡巴收了回去。

  看到刘明后退,我心里怕极了。要是吃不到刘明的鸡巴,不给他吸出来,他
要操我,下面被打烂的逼怎么禁得住呢。

  想着刘明这回一直在骂我,平常一直和我说脏话羞辱我,我反应过来,开始
学着他的话作贱起自已来。

  「我,我是贱,上面的逼痒了,想你的鸡巴了。」

  越说越顺畅,越说越下贱,说着说着,自已都觉得自己就是那么骚,那么贱
了。 

  「刘明,求求你,给我鸡巴,我的骚嘴想你的鸡巴了。」

  「我知道我嘴脏,配不上你的鸡巴。求你大人大量别嫌弃,使劲操我的嘴,
求你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求我,我就先将就将就,操操你这骚逼嘴。」

  刘明走向前,把他的鸡巴向我的嘴里捅。

  我伸头,张嘴,含住他的鸡巴。以我能想象得到的最贱的样子吸着他的鸡
巴。想着以前舔鸡巴时学到的技巧,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刘明的鸡巴。

  「不错,真他妈舒服。」刘明一边用手扶住我的头,一边挺着肚子,把鸡
巴一下一下向我嘴里操得越来越深。

  鸡巴完全的插到我的嘴里了,呼吸有些喘,喉咙有点痒,口水又流了出来。
我想着自己流着口水张着逼被操的样子,真的很贱。这样的我,在刘明的眼中,
真的不如他的袜子吧。我也觉得我又脏又贱,也许,我是真的不如他的臭袜子。

  操着操着,刘明越来越来劲了。他挺动身子,用双手拿定我的头,把我的头
象个东西似的在他的身前挪动着。每一次,鸡巴都完全捅进我的嘴里。有时会很
快向外抽,有时鸡巴却死命地抵着我的嗓子,用手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肚皮上,一
动不动,憋得我喘不过气来。

  他要射了。我能感到他鸡巴又硬了一分,火热的跳动着。我做好了准备,无
论他要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里,还是想让我把精液含在嘴里,或是象裸体扑克上
那些搔女人一样,被射在脸上,我都准备好了。

  鸡巴突然从我嘴里抽了出来。

  「原来要射到脸上。」我想。连忙闭上眼,用脸去接刘明的精液。却什么也
没等到。

  「骚逼,想什么呢。今天一定要操逼的。」

  我大吃一惊。睁开眼,刘明已经来到了我两腿之间。他用双手抓住我两侧的
腿,微微拽了拽,调整好我身体的角度,身子一挺,鸡巴向逼直捅过来。

  我又开始发疯了。

  刘明的鸡巴直挺挺的插到我的逼里,巨痛让我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人直接疯狂了。

  我不顾一切的扭动着身体,手脚乱动,试着挣开捆绑。我放声尖叫,却突地
被一只手扼住了喉咙,我,喊不出来了。

  头越来越晕,逼越来越疼。我开始迷糊起来。迷迷糊糊中,我仿佛要离开我
自己了,离开我那越来越疼的逼了。一种新的,空荡荡的,轻松的,有些舒服的
感觉渐渐的强了起来。我感到我的身子开始放松了。

  「真好。」我迷迷糊糊的想。

  「我操,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刘明气急败坏的叫声在我空空的脑子里响了
起来。

  我睁开眼,忽然感到下面一片温热,我尿了。

  我还在尿,好多好多的尿啊。尿水从我下面不停地流出来,流到大腿上,流
到地面上,热乎乎的,然后变凉,发出一阵阵尿骚味。

  「我还真是个十足的骚货呢。」我想。想着想着,我轻轻的笑了起来。

  呯,脸上突然又挨了一个耳光。耳光带来的痛苦让我真的明白过来。

  「你他妈还笑,你个烂货。你尿了我一身,你看。」「真他妈没想到你
这么骚,操个逼竟然能操尿。」

  刘明晃着他的鸡巴在我眼前骂骂咧咧。鸡巴上,小肚子上湿湿的,那是
我的尿。不对,还有一抹红色,那是血。我的逼果然被他打出血了。

  「骚货,你他妈的给我舔干净。」刘明拽着我的头,向他的小肚子挪去。
只是我的头还连着躺在课桌上的身子,挪动起来颇不方便。

  「刘明,求你了,放开我好吗?别,别捆我,我会好好舔,一定给你弄干
净。」我苦苦地求着刘明。

  刘明歪了歪头,想了想,骂骂咧咧道,「他妈的,真扫兴,操个逼还能操
出这么多事来。」

  「你给我好好干,收拾干净了,老子就饶了你。」刘明一边说,一边走到
我腿旁,开始解捆着我手脚的袜子。

  虽然能动了,手和脚却一阵一阵的发麻,身子一阵阵的发酸。可我不敢不
动,底下的逼火辣辣的疼,提醒我让刘明不高兴是什么后果。

  用尽力气爬下了课桌,噗通一声,我跪在了刘明的身前。半是因为没有了
力气,半是因为害怕。

  我一下搂住了刘明的大腿。抬起头,身子哆里哆嗦的,伸着舌头开始舔起刘
明的小肚子和鸡巴了。

  刘明身上的尿和血丝很快都被我舔到了肚子里,只是上面仍然有些湿,那是
我的口水。我想了想,用我的内衣轻轻的擦拭干净了。

  我抬起头,看向刘明。

  「继续舔啊,没看我鸡巴还硬着嘛。」

  听到刘明发声,我赶紧侍候起鸡巴来。手口并用。不一会儿,刘明又开始用
双手按着我的头,一抽一插的挺动起肚子来。

  嘴里的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热。我连忙主动的把头贴向刘明的小肚子,鸡
巴尽根的插在我的嘴里,鸡巴毛扎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鸡巴塞满了我的嘴巴,鸡巴蛋子就在我嘴外晃着。我试着用舌头去裹鸡巴,
硬硬的鸡巴开始跳动起来。鸡巴头子顶着我的嗓子眼,让我呼吸不畅,还恶心想
吐。可我不敢吐,相反,我尽力把头前伸,让鸡巴更深的操着我的嗓子眼。我的
鼻子已经紧紧的贴在刘明的肚子上,鸡巴毛中,这回,真的喘不上气了。

  终于,在骚逼贱货的骂声中,刘明射了。精液直接射进了我的嗓子,一滴不
剩。射了精的鸡巴开始变小,我,又能喘气了。

  轻轻的小心的舔了舔刘明的小鸡巴,我的嘴离开了。抬起头,依然跪着,讨
好的看向刘明。

  刘明挺着肚子,用手拿着他那小鸡巴,一下一下的拍着我的脸。「骚货,这
回就饶了你。下次,没我的同意,不能发骚。知道不。」

  我连忙点头。「知道,知道了。我的逼是刘明的,不能随便骚。」

  刘明一笑,突然抬起脚,脚丫子在我的奶子上蹭了两下,又收回脚,说道,
「知道就好。不早了,回去罢。」

  总算到头了。我从心里舒了口气。摆好了课桌,穿好了衣服。衣服上有些地
方湿湿的,一股骚味,是尿。可我没办法,总不能裸奔吧。好在,天渐渐黑了,
小城人不多,应该没人会注意。

  叉着腿,小心翼翼的,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到家时,衣服已经干了。趁着父
母不注意,我溜回了自己的屋。

  回了屋,连忙拿了小镜子,脱下裤子,去看自己的逼。逼果然被打破了,又
红又肿,上面还有血痂。轻轻用手一碰,整个逼针扎似的疼,逼门肿成一片,阴
道都看不见了。

  我一下倒在床上,蒙起头,咬着嘴唇哭了起来。这回真成了烂逼了,以后可
怎么办啊。

  夜里,躺在床上,下面疼得更厉害了,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刘明下学后对我
的折腾,身子止不住的又发起抖来。过了十一点,实在是太困了,才迷迷糊糊的
睡了过去。半夜,又在噩梦中醒了过来。刘明,带着一堆人,每个人都拿着巨大
的尺子,追着我,恶狠狠的要打我的逼。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叉着双腿来到学校。同学们看到我没精打采,都来问
候。刘鹏尤其热情。可我那敢象以前一样回应,我的逼还疼着呢。板着脸对刘鹏
不理不睬,偷偷看向刘明,刘明正似笑非笑的着我呢。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刘明出奇的没有多搭理我。放了学,稍微有点不安的一
个人走回家。

  到了家,立刻去看我的小逼,逼还是又红又肿的,只是红的颜色更深了。

  第三天,我又叉开腿走到了学校。扶着课桌慢慢的坐下,就看到了刘明的笑
脸。

  以前,超喜欢看到刘明笑。看着他笑,我也会不自主的笑,我的全身都会笑。
可现在,我有点怕。

  第二节课间,刘明找到我,要操我。我苦苦地求他放过我,逼,暂时真的不
能操了,再操,以后就没法用了。现在下面还是红肿一片,破的地方才结了痂,
真的成了烂逼了。如果不信,可以查看。刘明同意了,但要我第三节课间器材室
见。

  器材室是体育器材室。刘明身体好,嘴甜,是体委,不知怎么拿到了一套钥
匙。和刘明好上后,他有时会把我弄到器材室去操,尤其是上午课间。体育课多
在下午,上午那里基本没人去。大大小小器材又多,找个看不见的角落很方便。

  再下课后跟着刘明到了器材室,找了个角落他就开始解腰带,拉裤链。我连
忙蹲下帮着刘明从内裤里掏鸡巴。不得不说,男生的内裤味也挺大。

  掏出鸡巴我就往口里塞,又舔又吸,晃着脑袋卖力的侍候着刘明的鸡巴,希
望他满意。

  总算老天可怜我,不一会儿,刘明就挺着鸡巴射在了我的嘴里。按刘明的要
求,精液都含在嘴里。我张开嘴,让他看。

  「嗯,不错。」刘明用手摸着我的脑袋说。「你就先含着吧。这玩意大补。
先滋润滋润你这张小嘴。含到中午下课,午饭时吐到你的饭里一起吃下去,再补
补你的身子。」

  说着,用手拍了两下我的脸,冷冷的说,「听明白了吗?」

  刘明冷冷的一句,吓得我立刻点头。我不知道含着这玩意怎么上课,吐到饭
里有多恶心,是什么味,能不能吃下去。经过那个下午,我只知道如果不让刘明
满意,他肯定会更狠的折腾我。

  含着满嘴的精液出了器材室,我的心扑扑的乱跳。路上的每一个人好象都不
怀好意的看着我,好象都知道我是个嘴里含着见不得人的东西的骚货似的。

  回到教室似乎就用完了我全身的力气。我脸色通红的坐在椅子上,用鼻子用
力的喘着气。

  也许我是个天生的骚货,对精液我并不反感,甚至还有点喜欢吃。那独有的
腥腥的味道可是男人的味道啊。在嘴里粘粘的滑滑的,咽下去时嗓子里麻麻的,
别有一番滋味。老师的,刘明的精液我都没少吃。可是,在大厅广众之中,在同
学和老师的注视中,嘴里含着满满的精液,这,实在是太害羞了。

  这一节课上得我坐立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大家发现我的秘密。更要
命的是,嘴里的精液似乎开始起了变化。

  我感到嘴里精液的味道越来越怪,气味却越来越强。呼吸时鼻子里都充满了
精液的气息。后来,全身似乎都充满了刘明精液的气味。我时不时担心的看看左
右,看看他们会不会发现我身上奇怪的味道。

  在坐立不安中,老师却突然叫我起来回答问题。天啊,我怎么可能张嘴说话
啊。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涨红了脸,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在那儿哼哼。同学
和老师的目光中,我的脸越来越红,人快要晕过去了。

  总算我还机灵,向老师做了个痛苦的表情,用手指指腮帮子,又哼了两声。

  「你牙疼?」老师问。

  我立刻不停的点头。终于,老师让我坐下了。

  一节课越上越难,越上越长。我嘴里的精液混着我的唾液,越来越多。嘴
里塞得太满了。我不得不咽下去一小点,过一阵,再咽下去一小点。

  盼来盼去,下课的铃声终于响了。刘鹏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抬起头,
摇了摇。

  出了教室,头一低,眼泪掉了下来。擦掉泪,心里委屈,难过,羞耻,又害
怕。连忙走到了食堂,热好了饭菜。这时,刘明走了过来。

  就在刘明的注视下,我张开嘴,已不知是什么味道的精液混着唾液流到了我
的饭盒里。慢慢的,慢慢的,我一小口一小口吃掉了我的午饭。

  接下来的几天,刘明没再折腾我。顶多,就是操操我的嘴。

  年轻的身子恢复的快。一个星期,小逼就基本好了。拿着镜子照着看,还是
粉嫩粉嫩的。用手摸摸,还是以前的感觉。

  摸着摸着,逼水流了出来,逼又开始发痒。我叹了口气,心想,「这才几天
啊,小逼刚好,就又想男人的鸡巴了。」

  拿出扑克牌,看着上面的大鸡巴,想着大鸡巴一下一下插到逼里的感觉,扣
着逼,不一会儿,我就高潮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感觉尤其强。

  知道我的逼养好了,刘明又开始要操我。一个多星期小逼没挨操,我也想刘
明的鸡巴了。

  在厕所里,我撅着屁股,扶着墙,象只狗一样,晃着白白的大屁股,刘明的
鸡巴没深没浅的捅着我的逼,逼水流的哗哗的。没一会儿,我就高潮了。很快,
刘明也把精液射到了小逼里。热热的精液射在小逼里的感觉真好。

  我直起腰,转过身,看到刘明的鸡巴垂了下来,晃来晃去,上面白花花的。
是精液,还是逼水?

  刘明向我招了一下手,又指了指鸡巴。「来,舔干净。」

  我跪在刘明的面前,舔起了鸡巴来。

  跪着舔是个好姿式。第一,不累,比蹲着舒服。第二,位置合适,直着身
子,头正好对着鸡巴。第三,就是感觉了。

  男的看见女人跪在面前肯定高兴,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女的自然会感到低
人一等,感到羞辱或是委屈。但羞辱或委屈又会加深刺激,慢慢就变成一丝丝的
欲望和快感。这是我最近渐渐开始知道的。

  跪在刘明面前,我把他的鸡巴里里外外舔了个干干净净。舔着舔着,鸡巴又
硬了。对着硬硬的鸡巴,我的小逼又流水了。

  逼水混着精液流到大腿上,滴在了地下。我用手去摸,粘粘湿湿沾了一手。
把手放到嘴边去舔,又腥又咸的,比刚舔的鸡巴味道更冲。

  手,不自觉的又向下面摸去。头,靠着刘明的大腿根,脸贴着他的鸡巴。一
张嘴,我又把鸡巴吃了进去。

  臭哄哄的厕所里,一个女的跪在男人的面前吃着他的鸡巴,手在摸着自己湿
湿的逼。这场面,我一想,就觉得又淫荡,又屈辱,又刺激。这感觉让我的下面
更湿了。

  我的手指,不停的在我的逼上摸着,扣着,捏着。小逼似乎没那么痒了。但
这没解决问题。痒,只是跑到了我身体内部,我够不到的地方,更强烈的刺激着
我。我的阴道空荡荡的,我,需要鸡巴。

  于是我疯狂的吃着鸡巴,一次一次。让鸡巴每一次都插到我嘴巴的深处。每
一次,我的脸都撞在刘明长满鸡巴毛的小肚子上,啪啪作响。这,才能让我觉得,
鸡巴,在实实在在的充满着我。

  「我说,你他妈的真是不折不扣的骚货啊。」刘明说话了。他用手把我正在
狂吃鸡巴的脑袋挪了开。

  「贱货,再把屁股撅起来。」

  「是,我是贱货,是想要你鸡巴的贱货,来,操我,操死我吧。」我一边说,
一边站起来,再次象母狗似的把屁股撅了起来。

  鸡巴顺利的捅了进来,一次到底。小逼终于又被塞满了。我满足的叹了口气。
刘明一只手拽着我的头发,一只手扶着我的屁股,开始一下又一下的干。时不时
的,还拍一下我的屁股。拍屁股的声音清脆,真好听。

  这一次,比第一次干的时间要长。当刘明满意的把鸡巴从我的骚逼里抽出来
的时候,我感到,我又爱上刘明了。能够一次又一次接连被操的感觉,真的太好
了。

  回到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关上房门,脱的光光,站在衣柜的大镜子前,
看着自己。白白的皮肤,挺挺的奶子,还有个大屁股。我自己看着都喜欢。

  我用手托着奶子,看看奶子有多大。又分开大腿,向前挺了挺,看看长好的
小逼。接着,把屁股撅了起来,摆出了在厕所被操的姿势。想像着,在刘明的眼
里,我是什么骚模样。没一分钟,我又湿了。

  夹着双腿躺在被子里,我想着刘明。也许,他对我并不坏呢。要不,打烂了
我的逼之后,不是一直没操我的逼吗。一定是他心疼我。今天,一下就操了我两
回,看给他憋的。不,我的逼就没被打烂,只是破了点皮。那么疼,应该是我是
女生,没挨过打,怕疼。

  我又一次粘上了刘明。刘明依旧会想起来就找个地方不管不顾的操我。有时
还会不分场合的摸我,挑逗我。不过,没关系,我喜欢被操。我本来就是刘明的
人嘛。给他操,让他摸,是我的本分。

  刘明也还会用色色的词和我说话,骂我。嗯,骂就骂呗,有时被他骂,还是
满刺激的。有时,有点难过,有点怕他瞧不起我。可再想想,我本来就是骚逼贱
货嘛。

  我是不是刘明的女朋友?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吧,不是女朋友,干嘛被他
操。有时想想,可能不是。我对刘明,更象是专门被他操的一个东西。要是按他
以前说的,我还不如他袜子干净呢。这么想,我会难过。

  再想,我本来就是个成天想着鸡巴的贱货,又被老师操得不干不净,还是我
主动找上的刘明,能被他操,无论是不是女朋友,我都高兴。

  为了讨好刘明,我把那副操逼的扑克牌给他看。他果然挺高兴。放了学,就
拉着我找地方操逼。

  那回,他扒光了我的衣服,按着扑克牌上的姿势,把鸡巴插进了我的骚逼。
还一边让我举着扑克牌,给他看,也让我一起看。果然,挺刺激。

  操了我一次,又让我换了另一张牌上的姿势,举着扑克牌,再操了一次。

  以后,我们就按着扑克的顺序,不同的姿势,一次一次的操。直到有一次,
他一边操我,一边和我说,「骚货,想不想象扑克牌上的一样,被几根鸡巴一起
操。」

  「不,不要。」我连忙说。「我是你的人,听你的话,让你操。」

  那一次是侧入。这姿势,男人省力气。我侧躺着,举着自己的一条腿,刘明
的鸡巴从后面捅着我的逼。他一边操,一边从后面伸出手,玩着我奶子。

  「骚货,我不让你骚,你不能骚。我让你骚,你就要骚。知道不。」

  「知,知道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只好含糊的表示知道。

  挨完操,回了家。我又一次担起心来。

  刘明到底在乎不在乎我呢。他应该是在乎的吧。要不然,他打我的小逼,不
就是在乎我,不想我那么骚,被男人随便操,为我好吗。

  可他要是在乎我,为什么又想要几根鸡巴一起操我?是想看看我骚不骚,贱
不贱?还是真想让一堆人一起操我?让我被一堆人操,不就是不在乎我吗?被操
之后,会不会又被打?

  想到被打,我明白过来。只有刘明满意,我才能高兴。他不满意,无论他在
乎不在乎我,我都会倒霉。一切听他的,他说,我做,就好了。只是,他倒底在
乎不在乎我呢?

  没多久,数学老师就又让我去补课了。

             (第三章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