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8章 作者:为你哀愁

  • 【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8章 作者:为你哀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8章 作者:为你哀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大明星绿帽加色版】

作者:为你哀愁
色中色首发
2020.12.8
字数:9842字

***********************************

  读过原着小说的朋友会不会觉得大明星许舒这个女人很奇怪,同意和其他女
人分享自己非常爱的男人,还主动让他去上了范云婷,陈丹,甚至自己妹妹等女
人,而且许舒还知道唐迁和柳晴也有关系,最后竟然不闹,许舒的这个表现明显
就是「淫夫癖」特征,所以这篇就是要让唐迁慢慢知道许舒和他一样有「淫妻癖」
一样的感觉。

***********************************

               第十八章

  我的两个女人都在本地,我却只能孤独地一个人待在家中。我苦笑着摇头,
洗了个澡,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我去上班的时候,意外地看到范总居然已经来了。我关心地问候了一
下她,范总笑着道:「我没事了,在家待着难受,只好来上班。对了唐迁,你是
Z大毕业的,在浙江待过几年,应该对那里有所了解的。我希望你组织研发部门
针对浙江人的口味,研究出新产品的开发方案来。你需要我给你几天时间?」

  我只好道:「我尽快罢!」

  范云婷也知道开发产品这事是急不来的,闻言笑了一下,道:「要不,过两
天你我出趟差,去浙江实地考察一下?」

  我愣了一下,道:「去浙江?我们俩个人?」

  范云婷暧昧地笑着,道:「是呀,你在浙江待过,比较熟悉嘛!而且你也很
久没有回Z大看看了罢?我们此去正好可以招收些人才,为未来的杭州分部做准
备。最重要的,那里……不是还有你……最想见的人嘛,你说是不是?看我多会
为你考虑啊,呵呵!」

  我回到了办公室,脑中不由得回想起大学时代曾发生过的许多有趣事。我甚
至想起了当年的校花陈丹,虽然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但是我清楚地记得
我的室友兼围棋启蒙老师刘辉为了她茶饭不思,相思成苦的样子。

  想起校花,我又想起小魔女许欣来。听说她已经是Z大有史以来最美丽的校
花了呢!我的印象当中,她还是那个调皮捣蛋,古灵精怪的样子。我记起几年前
初次见到她,震惊于她的清纯可爱。后来被她骗,被她绑架,又恼恨她的无法无
天。但我印象至深的,还是她深情地唤我「唐迁哥哥」时,那种撕心裂肺、肝肠
寸断的感觉。

  她现在……还好吗?自从我结婚过后,许舒为了不让菁菁有所察觉,严禁她
在大学毕业前和我有任何联系以来,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听到过她的声音了。现在
的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生活得一定很快乐罢?小魔女成人后,她的美丽已不
输于其姐姐许舒,甚至她有年龄的优势,要比许舒更加青春可人。我真的为当今
Z大的在校男生担心起来,也不知他们是幸运的呢,还是倒霉!碰上了历史上最
美丽最顽皮的女生,他们的苦,可有得受喽!

  听说那些男生还自发地组织起来什么许欣护卫团、许欣保卫团,我这里忍不
住就要笑起来。为了一个女生,就搞得全校师生不得安宁,是不是太夸张了?

  我正想回想着,手机铃声响起,把手机掏出一看,是许舒打来的。

  我摁下通话键道:「喂?」

  电话里许舒温柔的声音传来:「唐迁,在干什么呢?我好想你!」

  我笑着道:「是吗?我也想你,你到在哪呢?」

  「哦?我和我妈在一起呢,她一定要拉我陪她逛街,看来要逛一整天了。」

  我遗憾的道:「好吧!」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想我现在不能找个借口
过来吗。

  「别不高兴了,我也很久没见我妈了,想陪陪她,华菁菁回来了吧,正好你
们可以过过二人世界,或许,你的病就能治好。」

  我尴尬,道:「菁菁回娘家住了,家里就我一个人……还有我的病已经好了。」

  许舒激动道:「真的吗?要不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想了想,现在不知道到时怎么面对她,就说:「不用了,我现在还要上班
呢,你多陪陪伯母吧,我们俩来日方长,不急。」

  许舒道:「我晚上找个理由在逃出来。」

  我来许舒是真的很想见我,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总不能一直不见面吧:
「好,那你晚上来我家。」

  许舒笑道:「不,我怕花妖精会突然回来。我不想……再躲起来了,还有…
…其他地方吗?」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地方,笑道:「有!你还记得非典的时候,你和我在哪儿
被困了十四天吗?」

  许舒含羞笑道:「那里啊?我死都不会忘记,就是那个地方,使我惨遭你这
色狼的摧残,把好好的处女身,给弄丢了呢!」

  我笑道:「晚上,我们去那儿,我让你摧残好了!」

  许舒格地一笑,嗔道:「讨厌!」

  挂了电话我又想许舒是不是真的在陪她母亲,还是干别的事情……甚至打电
话的时候还在男人身体下婉转骄喘,又昨晚她是怎么度过的,有没有和别的男人
做爱到天亮,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有些难过又有些兴奋。

  平复下思绪继续工作。下午,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有人径自走了进来。我
不用回头就知道,公司里敢不敲门就闯进我的办公室的人,除了范总,没有别人
了。

  我转过椅来,看着笑嘻嘻走到我身边的范云婷,道:「什么事?」我赶忙放
下手机转过椅来,看着笑嘻嘻走到我身边的范云婷,没好气的道:「什么事?每
次都不敲门。」

  范云婷此刻一点都没了公司老总的风范,她笑着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办公桌
上,一条修长的黑丝美腿脱了鞋架在我的扶手上,飘着香气,得意地跟我说:
「我刚刚订了两张去杭州的机票,现在就看你了。和我单独出差,你老婆和情人
会不会放心同意?」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大门,发现已被她关上了。我才皱着眉道:「范总,这
里是办公室,不是你自己家,不要这么随便好不好?快把脚放下来!」

  范云婷笑着不以为意,道:「我是老总,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在你面前,
我就要随便!你不服气?」

  我只有无言,这范云婷,自持我拿她没办法,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范云婷见我不说话,扬起黑丝脚尖踢我,嗔道:「唐迁我问你话呢,和我一
起出差考察,你老婆情人那边,有没有问题?」

  我没好气躲避她的骚扰,道:「我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玩,她们能说什么?
难道我一个大男人,连这点自主权都没了吗?」

  范云婷忽然格格笑了起来,道:「那!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哭丧着脸跟
我说我老婆不同意,我不去了哦!」

  我其实明白范云婷内心真正的想法,她是想借着此次我跟她单独出差的机会,
远离众人,想尽办法,希望能和我发生点什么。她又怕我的妻子和情人不同意我
和她单独在一起,所以拼命拿话来激我。我和范云婷相处了这么多年,我已对她
了解极深,她的这点小心思能瞒得过我?只是我也有非常的自信,当年她吃了春
药,脱光了衣服在床上引诱我都没能使我犯错。现在她还有什么办法来使我就范?

  我想了一阵,对范云婷道:「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你
还是多想想我们此次浙江之行的日程安排罢!别到时候手忙脚乱,不知从哪里开
始才好!」

  范云婷一下子从桌上下来,道:「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去考察了,我自有
主意的。那就这么说好了,我们一起出发!」

  我点了下头,表示同意。范云婷临走前,忽然伸脚又踢了我一下,嗔道:
「让你躲!」然后格格笑着,穿鞋转身离去。

  我只有苦笑!看着她离去时步伐轻快,开心无比。我知道她是为了未来的一
个星期与我单独相处而充满了憧憬,我则无奈的摇头叹息,心想:「这个痴情的
女人啊!唉!还真是……伤脑筋呢!」

  我与菁菁通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后天要去浙江出趟差。菁菁乐得我不能和许
舒再厮混一起了,当然没口子的支持。

  晚上,我和许舒各自开车来到了我那间老房子,开门进去,由于半年多时间
没人住,都已是灰尘满屋了。

  许舒看着自己曾生活过两周的房子,心中由然产生了亲切之感。挽起了袖子
道:「我记得当时我一住下来便是和你一起大扫除,看来今晚,还得动手大干一
番呢!」

  我看着满屋的灰尘,苦笑道:「现在比当时何止脏了十倍呀,一个晚上恐怕
还不够打扫呢!」

  许舒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据点,一个晚上不够,那就明天后天再搞。
总之,我们一起来把它营造成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天
地,好不好?」

  我笑着,开始脱下自己的外套,道:「好!说动手就动手,以后,这里就是
我们两个人的小天地。秘密据点,我们谁也不告诉!」

  我和许舒一起,为了我们自己的小天地劳动了起来。家里一切东西都是现成
的,甚至许舒当年搬来的两个大箱子都还在。我们从卧室开始扫起,提水,擦地,
抹灰尘,忙得不亦乐乎。

  很快,由于都是灰尘,我和许舒身上和衣上都已脏乱不堪。许舒满头大汗,
用衣袖一抹脸,顿时又花了一块。我看到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许舒看着自己黑黑地手臂反应过来,嘻笑着伸手向我脸上抹来。我也大笑着
转身躲避,在又劳动中玩闹,使我们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开心!

  夜很深了,卧室终于被我们打扫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床上的被单都已经
全部换掉了,整个房间都已经焕然一新。

  我拥着许舒站在卧室的门口,心满意足地看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天地。许
舒正咭咭呱呱地说着今后几天,她将对我和她的家,进行怎样的改造。

  我听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扳过她的身体,道:「许舒,我后天要
出差,大概需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

  许舒微微一愣,道:「出差?一个星期?」

  我点了点头,道:「嗯!」

  许舒愣过后很快恢复了笑容,她道:「没关系,你把门钥匙给我,我包你回
来后会见到一个特别特别温馨,特别特别浪漫的新家。到时候,我们关上门来哪
儿也不去,就待在一起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你说好不好?」

  许舒的眸中浓情柔得已快滴出水来,侧着脸颊轻轻摩挲着我的手掌,本来就
抹花的脸上更是脏兮兮的了。她痴痴地道:「唐迁哥哥,这些好听的话,我要天
天听你对我说。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对我说,只对小舒一个人说,好不好?」

  我笑着点头,头一低,便与她深吻了在一起。

  唇分,我把许舒抱到床上,帮她脱鞋,看着肉色丝袜包裹的小脚,我忍不住
掀开她的裙子,两条包裹着肉色丝袜的长腿便显露了出来,我继续把她的裙子掀
到腰部,连裤袜里面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阴户位置高高隆起。

  许舒半躺着,脸上红红道:「唐迁,你掀我裙子干什么?」

  我抬头看眼许舒,脸上邪邪地道:「我……可是憋了好久了,我的小唐迁要
回家了!」

  我非常兴奋,受不了了,我一头闷下去,把脸埋进许舒的双腿间,隔着丝袜
和内裤,摩擦深嗅她的阴部,真软!一股好闻的体香充满了我的鼻腔。但我总感
觉有股肉棒的臭味,因为昨天这里被另外一个男人填满了、佔有了,并且留下了
气息。

  许舒闷哼了一声,忙叫道:「啊……唐迁,别,等一下!」

  我继续埋着头问道:「怎么啦?」我知道许舒害羞,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闻她
的下体,而且还隔着丝袜。

  许舒双手轻推我的头,到「哎呀,别,先让我洗洗。」

  我最后深嗅了一口,抬起头道:「那我们就像之前在这里一样一起洗罢!」

  许舒推了一下我的头道:「才不要,你这只大色狼!呵呵呵。」说着起身要
去浴室。

  我抱着她的腿不让她跑,无赖道:「单独洗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
求。」

  一计不成,我又来一记计许舒小脸一歪,道:「什么要求?」

  我起身搂过了她,在她耳边小声道:「洗完,你还穿这双丝袜。」一只手摸
了摸她裹着丝袜的腿。

  许舒妩媚得瞟了我一眼道:「唐迁!没想到啊……越来越下流了哦,呵呵呵
。」说着她挣脱我,跑进向浴室,刚进去,又回头道:「你想得美!」还冲我做
了个鬼脸,便立刻关门上锁。

  这个大魔女,真会捉弄人,浴室里传来了水声,我顿时心猿意马了起来,心
思禁不住开始幻想,幻想我抱着许舒丝袜包裹的长腿干她,那种感觉究竟会爽到
何种境地。

  女人洗澡就是慢,等待好久许舒才穿着睡裙出来,我注意了脚下没穿那件丝
袜啊,失望!你能答应别的男人穿丝袜做爱,竟然不答应给我穿,我吃醋很不高
兴,拉着脸。

  许舒见我表情,白我一眼道:「你快去洗澡!等你洗好就穿」。

  「好嘞,爱死你了。」深怕她反悔,我赶紧去洗。

  进了浴室,我看见洗衣篮里许舒之前穿的丝袜不在,我心里一喜,肯定是刚
才拿出去了本来就答应穿的,就是脸皮薄。

  看着许舒换下来的蕾丝边小内裤,鬼使神差我又拿了起来,翻出内裤裆部有
点湿湿的还有大片干了得痕迹,我有些疑惑,难道今天也和别的男人偷情了?把
内裤凑近鼻子闻,好闻的香味,是许舒的体香。算了不管了,还是早点洗澡好去
干她。

  热水器的水有点冷了,我快速得冲了下,然后擦了下身体连内裤都来不及得
穿,就开门走出浴室。

  许舒看见了我这急色样,又低头瞄了眼我的肉棒,红着脸的啐了我一口:「
大流氓……」

  「哈哈流氓要来了哦。」说着我猴急的扑向了她。

  「哎呀,轻点……别急啊……呜……」

  我一把抱住许舒,一边疯狂亲吻她的嘴唇和脖子,一边双手托着她的翘臀,
在两片臀肉上狠狠揉捏、挤压,让许舒的火热娇躯紧紧和我的身体贴合。

  我们一边亲吻一边挪动到床边,我蹲下身子,掀起许舒的睡裙,露出被丝袜
包裹的双腿和阴阜,用头顶着睡裙,双手在她的长腿和翘臀上游走揉捏,一边亲
吻许舒的丝袜美腿和阴阜,阴阜上几跟阴毛俏皮的伸出了丝袜,我忍不住用嘴唇
抿住。

  许舒小手打了我一下叫道:「啊……疼……你太坏了……哦……」我放开那
几根毛又吻住许舒的阴阜,拼命的吮吸舔弄,这是我第一次这样亲吻她下面。

  许舒被我弄得倒在床上花枝乱颤,一手抚摸起自己的乳房来,一手揽着我的
头,用力地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腿间,双腿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纽动。

  「哦……啊……唐迁哥哥……」不一会许舒对我发起爱的暗号,她已经动情
双腿开始微微弯曲慢慢的打开。只见分开双腿间丝袜裆部已经湿了一大,透过变
得透明丝袜能看到美丽的阴部上方阴蒂充血突起。

  我用力地把许舒裆部的丝袜撕开一个洞,饱满的阴部和整齐的阴毛露了出来,
拨开柔软的阴唇,小穴一开一合的像是要勾引我肉棒的插入。回想昨天她被别的
男人抱着丝腿插入驰骋,喷出爱潮的情景,我的肉棒就变得坚硬无比。我赶忙扶
着肉棒抵住许舒的小穴洞口「噗呲」一下尽根没入。「哦!」时隔半年我的肉棒
终于又进入了女神体内。

  「啊……」混合着期待与满足,矜持与浪荡的呻吟声传来,许舒在我插入的
同时,抱紧了在上方的我,销魂的叫了一声。

  看着许舒再度故做矜持,紧闭的小嘴,我不急着抽送,今天我要慢慢的享受。
我缓缓的抚摸着她丝袜美腿,享受那百玩不腻,弹性十足的丝袜长腿所带来的触
感。许舒会在刚做爱时,仍想要保有她清纯的大明星形象,却总是在我百般挑逗
之后,成为淫娃。总之,在我双手的爱抚,下身却不动的情况之下,许舒开始受
不了了。心中欲望的野兽呼之欲出,鼓动她羞赧的柳腰,自己随风摇摆了起来。

  「阿……大坏蛋……又来……逗人家……哦……嗯。」许舒口中埋怨着,身
体却开始不安的扭动着。

  我心中嘿嘿偷笑着,又充满了成就感,还有那个男人能让大明星许舒在胯下
这样动情!哦应该除了王炳章。

  想到王炳章昨天刚刚插过许舒,我更兴奋了,我抱起许舒的丝袜包裹的大长
腿,一边用嘴亲吻摩擦,一边开始前后移动着腰部,进进出出了起来。缓慢而稳
定的抽插之中,我总会不时来个改变的节奏,浅或深,快或慢,构成了四种不同
的节奏,使得本欲抬腰迎合我的许舒,颓然的放弃,只能任我控制着她的快感,
而无法自己去追求。

  「阿……好舒服……快点……再深点。」原本紧闭的小嘴,从断断续续的哼
声,慢慢转变为抑制不了的叫床呻吟之声了。

  我知道许舒不是属于我一个人了,尝过别人的大肉棒,快感肯定比我的小肉
棒强烈,再不努力我真怕她被别人抢走,所以我只能靠高超的床上技术挽回。觉
得我插得不够深,那就换个姿势,我依依不舍得放开许舒的丝袜长腿,整个人趴
在她香喷喷的肉体上专心耕耘,这样够深了吧!我快速浅插,接着回复正常速度,
过一会儿又来个慢速深插,接着再来个几下大力深插,使得许舒快感往上冲的同
时,又回到正常,再随意来个慢速深插、快速浅插,总之,各种不同的组合,随
着我的心情而变,亦使得许舒无法预测,而快感的累积却是可观,现在我就是和
昨天的王炳章竞技,看谁的肉棒能让许舒更舒服,脑海里幻想着,两根大小不同
的肉棒在不同的时空,在许舒的小穴中滑动竞技。

  「哦……深点……哦…好…用力…阿……受不了…」声调越升越高,声音越
来越急促,喘息越来越剧烈,娇躯越来越紧绷,身体却越来越柔弱无力。我知道,
许舒,快高潮了。

  在她的媚态横陈之下,我的快感亦逐渐着升高,而心中的成就感,亦加速了
我的快感累积的速度。

  许舒两个饱满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胸膛被压成圆饼,感觉到她胸前坚硬的两
点,在我的胸肌上摩擦着,裹着丝袜的长腿紧紧的盘住我的后腰,双手竟然伸到
我的屁股后,而推动着我的两片臀肉,帮我挺腰,希望我插得更深,能让大明星
帮着推屁股插她,我觉得我马上要胜利了,还有谁?还有什么男人有这个待遇?
王炳章?你只是许舒泄欲的工具而已。

  「哦……」同时发出了声音,我们两人紧紧的互相搂抱接吻,同时达到了高
潮……

  我坐在床上,双手搂着许舒,宽大的被子围在我们的身上。此刻的许舒浑身
如棉花一样的毫无力气了,斜斜地靠在我胸口,鼻中到现在还是气息不宁。我则
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爱怜地给她梳理着杂乱的长发。

  许舒忽然「啊涕」一声,打了个大喷涕,然后笑着跟我说:「唐迁,我第一
步要改造的,便是给咱们家换一个热水器,然后把浴室装修成温暖如春型的。省
得我每次洗个澡,总要感冒。」

  我也笑道:「好啊!反正这是我们俩的房子,你是女主人,你拿主意好了。」

  许舒嗯了一声,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又在研究这头顶又该如何改造了。不
一会儿,许舒道:「对了,你的病是怎么好的,不会真是昨晚让花妖精那个淫娃
治好的吧?我好不甘心啊!。」

  我汗,咋想起这个了。我总不能告诉她因为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偷情才治好的
吧,我想了个理由道:「因为我昨天看了心里医生。还有,华菁菁直接去了她母
亲家了没回来,昨晚我一个人睡的,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舒听了我说一个人睡,歉意道「好可怜啊,真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
也不知道我妈会来的。」

  我楼了楼她笑道:「没关系的,你看现在我们俩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许舒嗯了一声然后抱着我的腰轻声说到:「今天哪学来的这些下流想法,还
作弄我?」

  我心里说是昨天从你奸夫那学来的。但嘴里说:「不是昨天医生建议吗,还
有心里医生也是这样说,所以啊,你以后多穿性感的内衣,像吊带袜,丁字裤啊
这种。」

  「哎呀,那种内衣太下流了,我才不穿呢,荡妇才会穿这种下流的内衣引诱
男人。」许舒马上羞道。

  你就是这种荡妇,还穿着勾引自己的保镖,我心里不满的想着,嘴上却继续
鼓励:「这才不下流呢,医生说这些是情趣,能增加性爱的乐趣增还能进恋人之
间的感情。」

  「哎呀,不说这个了,对了你出差去哪儿呀?」许舒改变话题道。

  「浙江!」

  「浙江?」许舒转回头来,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忽然想起了什
么,也不想瞒她,便道:「我们公司准备马上在浙江建立分部,此次我和范总是
去浙江各地进行考察。按照范总的意思,我们可能会去Z大一趟,看看会有什么
值得我们注意的人才,招来做未来浙江分公司的业务骨干。所以……你有什么东
西要带给小欣吗?正好,我可以顺道帮你捎去!」

  许舒忽然很暧昧地笑了,道:「范云婷也要去?就你们两个人?」

  我不想欺骗她,也没必要欺骗她,据实说道:「是,就我和范总两个人!」

  许舒哈地一笑,然后又一脸严肃地道:「范云婷她八成是假公济私,想趁你
和她单独外出时,制造各种机会来得到你。这么明显直白地手段和目的,你不要
告诉我你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微微笑着,道:「其实,她一开口,我就明白了!」

  许舒的一根眉毛倏地上扬,用玩味地语气对我道:「你明白了?既然你知道
此去多半有风流陷井,那你还义无反顾的往里跳?是不是……嗯?」

  许舒不明说,我也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我捏着她笔挺小巧的鼻子,笑着道:
「你别多心,我和范总去浙江真的很重要也很必要。我必须要在短短的一周内,
跑遍全浙江的山山水水。然后分析总结出哪里的水源适合我们,哪里的水源生产
出来的饮料,会受到广大消费者的喜欢。范总也要在一周之内,疏通好与当地政
府和各级管理部门的关系,选好最佳的办公地址和厂址。并且要在当地招聘一些
精英人才,为新分部成立做最基础的准备。我们时间紧任务重,哪有什么心力和
机会去搞什么风流陷井啊?」我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又道:「当然,范总总是不
会就这么轻易算数的,我想她一定会弄出点什么事来。但是许舒,你还不了解我
吗?我和范总共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与她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发生点什么事,
但最终还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到了现在,你还会担心我会犯错误吗?」

  许舒侧着身子,目光中显露出深深地担忧。她犹豫了半天,忽然道:「你们
……非得到Z大去不可吗?别的地方,难道就没有人才了吗?」

  我看着她的眼睛,感觉出她的担忧中,甚至还有点恐慌。而且从她的话语中,
我听出来绝非是为了范云婷。难道……竟然是为了她的妹妹小魔女?

  当然,许舒也是知道她妹妹是喜欢我的。可我以前和小魔女在一起时,从来
没见过许舒有过这样担忧恐慌的神情。就算是为了华菁菁,许舒也不会。因为许
舒深深地知道,我爱她胜过了所有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会有人会对她
产生威胁了。但是我现在真的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害怕之意,为什么?

  我斟酌了一下,道:「去Z大是范总提出来的,我本来确实也想回到我读书
的地方去看一看。但是……也不是非去不可,你要不喜欢,那就不去好了。」

  许舒脸上一红,转眼又喜出望外,又是颇难为情地道:「真的?那……那还
是不去好了,除了Z大,浙江还有很多大学有非常不错的人才,Z大……Z大也
不见得就是……最好……」

  许舒的话越说越轻,到最后如蚊鸣叫,几不可闻,似乎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
这番话太强词夺理,太莫名其妙了。

  我有点好笑,心想许舒怎么了?这还是许舒吗?小魔女是喜欢我,可她是你
妹妹呀?我就算见了她一次,那又能怎样呢?

  许舒垂下了眼帘,显得颇不好意思。但是这种含羞带愧的小女人模样又是我
最喜欢的,我忍不住又把她搂紧了,笑道:「大魔女怎么啦?怎么突然扭捏起来
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许舒脸上又是一阵晕红,半天才道:「我也……不是非要你怎么样,只是如
果不是必要,那就不要去Z大,不要去打搅小欣学习……好吗?」

  我心中不解,就算我去了Z大,去见了小欣那又会怎么样呢?什么事能值得
许舒这样的紧张和害怕?

  我虽然不解,但为了消除爱人的担忧,便道:「那好,如果不是必要,我就
不去Z大好了。就算非去不可,我也不去找小欣,行了罢?」

  许舒红着脸微微地点头,她忽然将小嘴凑在了我耳边小声道:「如果……如
果范云婷来勾引你,你又觉得忍得很辛苦的话,那……那偶尔出次轨也是……没
关系的。男人嘛,有的时候总是身不由己的,我不会怪你。况且范云婷一直以来
那么苦苦的追求你,你遂了她一次心愿,也许她就不会再来缠你也说不定。但是
……身不由己归身不由己,安全工作还是要注意的。和她那个的时候一定记得要
戴套套,不然搞出一个真正的唐来出来那就麻烦了,这种时候就要多留个心眼知
道没?」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许舒,我虽然知道许舒在我和别的女人问题上会有
包容的态度,但我绝没有料想到她居然会纵容我到这种程度。这……这简直是在
鼓励我和范云婷犯错误嘛!天下……难道许舒也有像我那样的感受,知道自己的
恋人和别人偷情会有快感?天下……怎么还会有许舒这样的女人?天!

  许舒见我满脸的震惊和不解,顿时翘起了小嘴道:「人家……人家还不是为
了你好?看你面对那些可怜的女子苦苦追求时的那种苦恼和无奈,我让你适当地
满足一下她们的相思之苦,又不会让你再感到束手无措,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有什
么不好?干嘛摆出一付很奇怪的样子给我看?」

  我忽然有种感觉,许舒对自己的妹妹那么紧张,甚至都不想让我们见面。这
里却对范云婷又放松得过了火,竟然允许我可以和她出轨。这对人态度截然不同
的巨大反差,一定是有着不为人知的道理。

  我张了张嘴,终于没把话问出来。我想起半年前我结婚时差点让菁菁发现了
许欣的事,幸好许舒借口闹洞房而蒙混了过去。第二天许欣便返回了T市,从此
再也没有了音讯,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和以前的小魔女比真是太奇怪了。我后
来无意中问起过许舒,许舒说为了不让菁菁感到怀疑,是她不让她妹妹打电话给
我的。

  当时我正好乐得小魔女不来烦我,所以根本没有细究。但现在仔细想来,好
象是有点不对。自从许欣上了大学之后,我就从来没有接到过一个她从大学里打
来的电话。许欣现在都大三了,三年的时间没有一个电话,依照小魔女的脾气这
不是太奇怪了吗?这太不符合小魔女的本性了!

  为什么会这样的呢?许欣和她姐姐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当年许舒她在电话里,到底和她妹妹说了些什么?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