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三章)

  •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三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三章)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m
2021年2月9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1446

  (字数少了点,剧情还算满意,手机码字可能有校对问题)

  「所以……你就是凌琦?」

  我被人带进了一间小房间里,与我一起的柳如烟班长被带去了别的地方。现
在,我面前站了一位身着红色吊带连衣裙的高挑女子,她站在数位身着警服的男
子里,与他们整齐又严肃的气质有了鲜明的不同。女人背对着我,摆了摆手,身
边的人便齐刷刷地向外走去,看这样子,我面前的红衣女人,似乎还是这群警察
的上司?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祝念云。」女人转过身来,修身的红裙把她的身子裹
得严实又诱人,胸口两块明显的隆起无比显眼,但让我觉得更为惊讶的是这个女
人的脸庞,皮肤娇嫩如牛奶般光滑,脸型略显稚嫩,似乎与我差不多大,但水汪
汪的大眼睛已经抹上了一层眼影,樱桃小口也涂上了鲜艳的口红。童颜,却是巨
乳,看着年龄不大,衣着打扮却已经是成熟之至。这样反差感十足的女人让我一
时间不知该如何对话是好。

  看着我干张着嘴不说话,祝念云干脆自顾自介绍起了情况来。原来,她是一
名特警队队长,奉命带人来抓捕我们学校的那位黑人学生麦克,此人疑似某个外
国邪教的创始人,在国外便专司对妇幼儿童下手,从事人口贸易居多,为人狡猾
多变,相当难对付。尽管警队的人根本摸不清这样一号危险的犯罪分子是怎么摇
身一变变成了中学转学生混进我们学校的,但只要确定了他的行踪,就要立刻抓
捕,祝念云警官便火速带着她的人马来到了我的学校,准备将其抓获。

  可是奇怪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在警方准备收网时,那麦克便逃进了学校后
面的小树林里无影无踪了,随后跟进去的人也很快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原本不
过用来美化景观的人工小树林,里面居然如同迷宫一般绕人,原本跑步横穿都不
用三五分钟的小地方眨眼间就成了无情吞噬掉许多警察的巨大森林,里面浓雾弥
漫毫无方向可言,仅有极少数人能够跑出来回报情况。从这少数人口中得知,进
去的人大多会完全找不到方向,在密不透风的树木之间奔走直到迷失。而没有迷
失方向的人,最后总能聚集在一座山洞前,山洞被一扇山门封死,将山洞前的少
数警察堵在外面,而这少数人里面的更少数人,能够摆脱神秘山洞的吸引,顽强
找到出来的方向向外面的人报信。正是因为抓捕遇见了如此的困难,祝念云才会
想到来找我。

  「我现在怀疑,那个叫麦克的犯罪分子就在这座山洞里藏着,林中发生的事
情显然也是他在搞鬼。不管怎么样,我都需要你,帮助我走到那座山洞前,再进
入山洞里。」略带命令的话语从祝念云略显稚嫩的面孔中说出来居然带上了些许
威压,让我有些不敢违抗。靠……这就是特警么?

  「可是……为什么是我?你怎么确定我就能够帮到你呢?」我对于祝念云的
请求很是疑惑。

  「当然是……特殊渠道。」这位气质与外貌极度不符的特警队长居然少见的
俏皮了起来,红唇勾起了一个显眼的弧度,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如同看着心仪的玩
具一样看着我,「有人跟我说,只要是常理说不通的事情,多少都会跟你……还
有你的家庭有关系,所以,我相信你。」

  「额……」我对于这样粗犷的思想表示无奈,并对这女人是怎么当上的特警
队长表示好奇,但不管我的内心想法如何,我还得跟她走。

  走在浓雾密布的森林里,我突然觉得这女的想法似乎也没错。因为自从我踏
入这片林子以来,一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我只需要跟着感觉走似乎就
没有问题。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位踩着高跟,红裙翩翩,童颜巨乳的特警队长陪
着,我只要随便一瞟,就能看见她那紧致又充满弹性的双乳,在两对白兔跳动的
间隙,甚至能隐约看见裹住乳房的蕾丝胸罩!眼中无限春光,还能闻见迷人的香
风……嘶——要不是我的理性尚存我现在就想把身边的女人推了!

  「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哦——」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祝念云
冷不丁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似乎是在威胁我,让我的眼睛能安分点。

  虽然我感觉不到身边的女人有任何其他动作,但我还是老实了些,目视前方,
想找点别的事跟她聊聊。

  「啊哈……所以,念云……叫你念云可以吧?为什么……你身为特警队长
……还穿得这么……」我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问错了东西,毕竟这样直白地挑明
她的衣着不同,简直就是在说「虽然你是警察但是你好骚啊」什么的。

  「呵呵……想让我回答你呀?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我这个特
警队长,多大了?」

  我突然有点喘不上气,毕竟这是绝命问题——「一个女人多大了?」,我觉
得我如果答错了可能会当场命丧九泉。

  「额……考虑到你特警队队长的身份……还有……额……大概……二十七八?」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一位青春靓丽看起来跟我这个中学生差不多的女人
说得那么老,可能是考虑到她的身份和她那绝顶的身材吧……

  「呵呵!我今年才十九呢。」

  这位少女……嗯,就当她是少女吧,嘴里说的话其实本不会让我太过惊讶,
毕竟她的脸看上去就是跟我差不多的中学生。但……如果她说的话是真的的话,
那她这特警队队长……是怎么回事?哪怕一个人十八岁入职也不带爬这么快的吧?
还有这女人一点都不输给成熟妇女的火辣身材……我觉得我宁可去见鬼。

  「诶?不是……那……」

  我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祝念云说道: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你想个法子把这山洞打开。」

  说完,她好似脚下生风,红裙微微飘动,走向了聚集在山洞前的警察,似乎
是要吩咐什么任务,留我一个人想办法开门。

  「等你把这山洞打开,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祝念云,这个跟我一般大的女孩……或者女人,边走还边回头跟我说道,以
一个只能让我听见音量,不知是不是在刻意拿这种方式骗我帮她做事……或者只
是单纯吊我胃口。

  看着衣着艳丽的祝念云把周身的警察聚集起来,似乎在吩咐着什么东西,我
觉得自己也应当开始做点正事了,比如说想个法子把这扇山门打开。于是我走到
被封闭的山洞前,好好地端量了起来——祝念云说得好像真的没有错,山门上好
像真的写了些什么文字,虽然我无法读懂它们,但我总觉得有一些不可明说的熟
悉感。

  我细细地差看着,总觉得这些文字在向外人诉说着什么,好像是……赞美,
战斗,赐福,可又好像是……欺诈,杀戮,堕落……截然不同的感觉让这些文字
有了说不上来的诡异感。

  但是很快,我似乎不用去跟这些文字死磕了,因为——山门居然自动打开了。
是的,就在我站在这扇门前不过三五分钟之后,这扇不知道多少时间没打开的山
门,自己打开了。

  「……」

  我无言地站在打开的山洞口,自动打开的山门无疑说明了我与神秘山洞间或
许真的有着什么联系,但……这真的是好事吗?

  「干得漂亮!凌琦!你看,我说了带你来没错吧?」

  祝念云扭着翘臀,轻快地从我身边走过。直直地向大开的洞口走去,身后跟
着不少警察。我不敢在这里停留,对山洞的好奇与对外面密林的恐惧让我紧跟着
警察队伍走入了山洞中。

  「嘶——这是什么味道?」

  刚进山门,我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异常的怪味,有点像鱼腥味,又带了干涩
感。看了看身边的人,似乎每一个人都闻到了异样的味道,无论是领头的祝念云,
还是那群身着警服的男男女女,脸色都不太好看。但尽管如此,每个人都步伐还
是相当坚定。

  「凌琦,到我身边来。」

  祝念云开口喊我,似乎有些不放心我。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穿得跟身后那帮警察不一样呀?」

  祝念云目视前方,脚步飞快,口中仍不停说着。

  「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是警察!」

  我对此倒是不怎么惊讶,但仍然认真听着。

  「我是个修行者,我修炼的心法能够极速增强我的身体,直到身体素质远超
过一般人,这……算是修行者中剑走偏锋的一派,与你家族那种主攻念力的不同。」

  诶?你是不是修行者,怎样修行的我都不管,可我身后那个神秘家族……应
该是与世隔绝鲜少出世的吧?为什么你要把这种事都不知道的事情当着这么多人
的面说出来?为什么身后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吗?

  「但不知是我的方式有误或是心法残缺,我的身体出了很大的问题,就如同
你所看见的,我的身体发育得……很不对劲。」

  「就在几天前,有个人找上我,说她能够帮我解决我的问题,前提是抓来一
位叫麦克的黑人,那人能给我提供一整队的警察与跟麦克有关的所有情报,所以
……我来了。」

  额……这算是空降队长么?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我为什么觉得这一次行
动问题很大呢?莫名变化的树林,山门,山洞……好像还有不对的地方?

  「啪嗒——」

  「凌琦……我刚刚说了什么?」

  祝念云转头看向我,一脸的疑惑,仿佛刚刚那个说话的人不是她一样。不
……现在最不对劲的事情不在她身上,我转过头去,赫然发现——身后……空无
一人,之前那坚定跟着我俩走着的警察,全部消失了……

  「这……」

  我头皮发麻,十几个大活人的瞬间消失让我紧张不已。我决定先把情况跟身
边的祝念云说清楚,再一块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办。

  「我知道了……」

  祝念云低声说道。我花了一段时间跟她说明了情况,包括身后那些莫名消失
的警察与她那些完全记不住的话语。而从她接下来的解释来看,她说的话都是事
实,可她的记忆全部停留在进入山洞前,或者准确的说……是闻到那股奇异味道
之前。

  现在我俩站在崎岖的墙壁间,蜿蜒的道路有如蛇行通向黑暗的深处,我与祝
念云商讨再三,还是决定继续向前——因为当我们两人注意到的时候,我们走过
的道路已经分岔出了无数通路,我们已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只好继续前进。

  我忐忑地走着,心里一边想着那些消失的人究竟去了哪里,一边担忧着自己
会不会也凭空消失。

  「来,凌琦,牵着我的手吧。」

  我无意识地抓着身边人的手臂,心中的忧虑倒并没有太大的缓解,只觉得祝
念云虽然只是个女人,但她的力量似乎确实远超常人,光是握着我的手就让我有
些挣脱不开。

  很快我的眼睛开始不由自主地在身边这位美人身上乱瞄,浑圆的乳房、翘立
的美臀、修长又有肉的大腿……红色的吊带连衣裙似乎完全没有遮住祝念云身体
的肉感,她的心法难道真的能让她的身体变得这么……诱人?透过红裙隐约显现
出来的躯体线条,我的脑袋又开始浮想联翩。

  「哎……」

  身边的美人似乎发出了一声轻叹,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无可奈何,但……她
并没有如之前那样提醒我,只是默默地拉着我往前走,而我也可以更好地欣赏起
她的美体。

  走着走着,我们发现崎岖狭窄的道路变宽了——因为我们面前已不是石壁与
无尽的小路了,我们居然来到了一间石室里!祝念云赶紧放开我的手,自顾自探
查了起来,让我在她身上流连的目光终于开始落在别的地方

  这间石室不小,但离我不远处就有一张石桌,上面密密麻麻放满了书籍,我
选择暂时不去管探索的祝念云,自顾自去翻看起桌上的书籍。

  这些书籍似乎是某种记录,文字虽然不是完全的现代文字,但我依然能看得
出来它们的意思。

  「实验没有进展【模糊字迹】灵气断绝【模糊字迹】」

  「我的修为已经【模糊字迹】如果实验再没有进展,我可能就要【模糊字迹
】」

  「【模糊字迹】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看起来,这些记录大多是某个人在几近绝望的状态下写的,似乎他也是个修
行者,但他似乎遭遇了什么状况,修为出现了异常,他进行的某种「实验」也是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开始的,最后……他究竟是要朝什么东西复仇?

  说起来,这人的文字虽然不是现代文字,但我居然能无障碍读懂,而且在语
言表达上似乎与现代人无异,这……意味着什么呢?我继续读了下去。

  「真是峰回路转!自从转向【模糊字迹】实验以后,我第一次有这么大的进
展,新的【模糊字迹】非常优秀,虽然他们外观上很【模糊字迹】但只要我给他
们导入【模糊字迹】他们就能成为最好的【模糊字迹】」

  「我明白了!新的【模糊字迹】根本不是常人!他们是神!是真神!只要,
只要我【模糊字迹】我就能让他们永远【模糊字迹】」

  这是……这是为什么?怎么只是一小段记录的间隙里,这个人就从绝望无助
转向了如此的兴奋与盲动?还有这个词——真神……我觉得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要发生了。

  「继续……」一声诡异的低语响起。

  「砰——」紧接着一声巨响,一道强光打在了我面前的石壁上。

  「什么?」

  我抬头看去,却发现强光打到石壁上,如同投影一般显现出了活生生的影像。
而这影像远比刚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惊奇——

  之前消失的警察们,现在正男男女女的结合在一起——是的,衣衫褴褛,面
目呆滞,唯一能看出有些生气的就是男女间的结合处还有耸动。不对……这群疯
狂交合的人身后,还伫立着不少黑漆漆的人形雕像,这些雕像的眼睛……正一个
一个地……亮起了黄色光芒?随着这些反常的光亮起,影像中所有人的眼睛里都
开始跟着亮起了黄光,那些黄色光芒,一点一点,随着他们身体的耸动,正越发
明亮。

  「啪嗒——」我眼前的影像消失,石室恢复了之前昏暗的样子。这一切…
…我赶忙抓起之前的记录本,继续阅读起来。

  「【模糊字迹】是的!他们对【模糊字迹】有着天然的适性!他们对【模糊
字迹】更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没法【模糊字迹
】」

  「没错……继续读下去……」又是一声阴森地低吟。

  「砰——」与之前如出一辙,我眼前又投影出了活生生的场景。

  或躺在地下,或坐在同伴身上的女警们,眼中的光芒突然消失,但她们并没
有恢复正常,反而目露凶光,猛地向对着自己身体耸动的同伴发起了攻击!她们
毫不留情,下手相当凶狠,很快,在场就只剩下了女性。这些攻击完同伴的女性
并没有停留,反而是统一向着那些黑漆漆的人形雕像走去,在影像的最后,她们
整齐划一地跪在了雕像前,头颅对着一座座雕像的胯间,不停地前后耸动着……

  影像消失,我继续翻动着记录,这些零散的记录终于快到了尽头,连字迹都
开始比之前清晰不少。

  「【模糊字迹】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实验品已经被我封印在了塑像中,我
对他们身体做的所有改造都已被抹去,只剩下他们原生的【模糊字迹】无法处理。」

  「我罪孽深重,找到如此污秽之物还妄图加以利用。如今的我修为尽失,已
经与废人无异,连毁灭这些污秽都无法做到。」

  「但我仍然不甘心,我布下了迷阵,封印掉所有我找到的污秽生物,同时让
这里永远不为人知。」

  接下来是一段很长的空白。

  「我的天数已尽,只能伴着这里的荒邪与黑暗陨落,曾经凤氏家族的天才居
然落到如此地步,真是可笑……」

  「哎……」

  「希望这里的堕落气息不要让我死后也不得安宁……」

  记录结束,只留下我呆呆地不知所措。

  「真好……」耳边又是一声阴冷的低语。

  「什么东西!」

  我被声声低语刺激得浑身不自在,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希望能盖过我心底
的不安。

  「凌琦!我抓到麦克了!」石室另一边,祝念云大喊着,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砰!」那边一声巨响,似乎是一扇沉重的大门被关上了。

  「念云!」

  我飞速向着声音发出来的一侧跑去,却只看见厚厚的石壁立在我面前,完全
没有看见人影。

  「啪嗒——」又是一阵强光,我面前的石壁又投影出了鲜活的景象,一间小
小的石间内,一袭红衣的念云正死死地压着一个身形矮小的黑人,正是那个麦克!
我很惊讶,虽然男女有别,但麦克居然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对于我这
种被他欺压过的人来说别提多么解气!看你瞧不起我,遭报应了吧!

  「欣赏吧……」那声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它不仅仅只是响起而已,
我的五感居然开始融进了那幅投影出来的景象,我开始能够听见声音、甚至闻到
味道了!我仿佛成了投影里的幽灵,能够自由飞动却没有实体。

  「别动!我可是修行者,收拾你一个发育不良的黑鬼就跟收拾一只臭虫一样!
我看你还能怎么挣扎!」

  念云的大腿死死地压着麦克的脖子,让身下的黑人脸涨得通红,嗓门里发出
了猪叫一般尖锐的声音:

  「黄皮的……贱女人!我要把你按在身下猛肏!什么狗屁修行者,你们黄皮
女人都一样!看见鸡巴就下……嗷——」

  麦克的下流话语还没完,就被念云一个手刀打得昏死了过去。念云确定麦克
没了动静,就从这黑鬼身上站起来,开始搜寻着出路。

  不……不对,不对!我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里居然也摆放着之前
看见的黑色人像!虽然它的眼睛并没有放光,但我总觉得祝念云有危险!

  「念云!快跑!」

  我尝试喊着祝念云,但她完全听不见我的动静。正当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
她身后却传来了异动!那是一具不知死了多久的人类遗骸,骨架之间居然冒起了
阵阵黑气,然后直冲冲地奔着念云袭来!在祝念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
经窜入了她的鼻孔之中!

  「额——」

  红衣的美人应声倒地,浑身抽搐双目泛白,整个人如同痉挛一般抽动。而那
具黑色人形雕像的眼睛,也开始冒起黄光。只是这一次,祝念云似乎没有受到雕
像的影响,反而是麦克悠悠转醒,似乎被什么东西注入了大脑一样双目呆滞了起
来,身下牛仔裤的胯间迅速鼓起了一个大包。

  不知过了多久,倒在地上的祝念云站了起来,开始打量着身边的环境。我飘
到她的身前,却发现这个女人的脸有了巨大的变化——之前青春稚嫩的少女脸已
经完全变了个样,白皙又光滑的皮肤,七三分的刘海,过耳的短发,鹅蛋脸,柳
叶眉,红唇似火,两眼如同狐狸一般勾人,这……完全是一名成熟的妇人才有的
脸!她的身体还是指之前一般火辣,红裙露出半抹香胸,双乳高耸挺立,美腿修
长,远超过常人的身体素质似乎让她拥有了魔鬼一般的身材!之前还不觉得,现
在我只觉得面前的女人一举一动都在勾人心魂。

  摄人心魂的双目没转动多久,就注意到面前躺在地上,裤裆鼓起一大块的黑
人。祝念云嘴角轻起,声音变得慵懒而迷人,说道:

  「我一醒来就能看见我生前最痴迷的东西,还真是幸运呢~ 」

  说完,身着红色连衣裙的祝念云开始踩着猫步,屁股有意地左右甩动,让面
前的黑人能够看见她诱人的身姿,一步步地靠近了麦克。

  祝念云俯身,开始用芊芊细手扒拉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很快,连衣裙下的黑
色蕾丝胸罩便显露了出来。她再将目标对准了黑人的胯下,小手轻动,黑人的牛
仔裤就如同解体了一般脱了下来,只留下一件底色为白色,上面却不知沾了多少
污秽的内裤。

  「吸溜~ 」

  已经变成一位成熟少妇的祝念云开始略带痴迷地盯着鼓起一大块的内裤,开
始一点点的将其扒下,丢在一旁。

  「哦——」

  里面的黑色巨棒跳了出来,狠狠地在念云那张艳丽的俏脸上扇了两下,惊讶
于其尺寸的妇人也发出了阵阵惊叹。

  「厉……厉害,居然……居然又变大了呢~ 嘻嘻嘻嘻,果然,你们的阳根
……嗯~ 应该叫鸡巴,是最厉害的呢~ 」

  念云痴迷地伸出了自己的香舌,在黑色巨棒上来回舔舐着,好似小女孩找到
了最爱吃的棒棒糖,细心而享受地品尝着香甜的滋味……可是,站在她身边的我
只能闻到一股恶臭与酸涩。

  对于臭味完全不在乎的念云舔够了大肉棒,开始搜寻着别的能让她痴迷的地
方。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那个麦克居然开始躺倒在地上,将自己的两条腿摆起
来,就好像是即将挨肏的女人一样看着身下的成熟妇人祝念云,两只眼睛泛着黄
光,一脸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吸——哈~ 啊啊啊~ 好~ 真好~ 真不愧我对你们的迷恋呢~ 你们最
了解人家要什么了~ 嘻嘻嘻~ 」

  抬眼看见麦克举动的念云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像是闻到了什么绝世美味一般,
痴迷地用鼻子吸了起来。我感到空气中恶臭味越发浓郁,立马意识到了这股恶臭
来源于哪里——那个黑鬼将自己两条腿掰开撑得老高,两瓣屁股肉之间的菊花就
正好露了出来!还不偏不倚地正对着祝念云的俏脸!他妈的,那条内裤都不知道
沾了多少污物了,现在居然直接把屁眼对着别人,怪不得连空气都变得污浊恶心
了起来!

  「啊——好浓的味道~ 我的奶子都立起来了呢~ 就跟之前一样~ 越脏越能让
人家发情呢~ 哈啊~ 」

  动情得无法自拔的念云,毫不犹豫地将香舌伸了出来,对准黑人恶臭而肮脏
的菊穴,直直地伸了进去!

  「呜!嗷!呕!呕!」

  将香舌捅进黑鬼恶臭菊穴的念云如同受到了什么剧烈的刺激,腥、臭以及诸
多不可名状的气味冲入了她的味蕾,刺激得成熟妇人白眼连连,不,不仅仅是白
眼连连,她的红裙已被她拉到了翘臀处,下面的红色蕾丝内裤已经湿透,里面神
秘而迷人的嫩屄已是流水不断。

  「哈~ 我永远吃不够这样的味道呢~ 呜——」

  满脸痴态的妇人将舌头从菊穴里拔了出来,但她依然没有满足,将自己的鼻
子伸进了那个恶臭不堪的菊穴,忘我的吸了起气来。

  「吼——」

  菊穴被接连攻击的麦克似乎忍耐到了极限,他开始把腿放下,用两条黑色毛
腿夹住了祝念云那耸动的头颅,死死地往自己的屁眼送去,让本就被臭味刺激得
白眼连连的妇人更是支撑不住,喉头不停发出干呕声。好一会儿麦克才松开自己
的腿。

  「咳咳咳——你……太猛了~ 哈啊~ 真不愧是生来就要肏女人的黑人呢~ 嘿
嘿嘿,真不愧……」

  「是我要服侍一辈子的黑主子呢~ 」

  说完,祝念云便直接躺倒在了地上,一对高耸的乳房被她露在外面,粉嫩的
乳头挺立着,两条修长的白皙美腿被她扒开,成熟的妇人把自己的腿摆成V字型,
热情地欢迎着身前这跟黑色大肉棒的侵犯。

  双目泛黄光的麦克也不含糊,甩了甩自己的黑色鸡巴,然后挺着黑色长龙,
顶开了她的内裤,对准身下这位红衣妇人水流潺潺的小屄,猛地插了进去!

  「哦哦哦哦哦哦哦!好深!好用力啊!黑鸡巴厉害!黑鸡巴太厉害了!我这
幅身体的处女小屄,就这么送给黑鸡巴了啊啊啊啊!」

  仍然是处女身的祝念云,下体却没有流出处女血,可能是她身体素质异于常
人的原因?我看着认识不久的女人拜倒在黑人的鸡巴之下,心里觉得屈辱却非常
兴奋,即便只是灵体,我也下意识的想要掏出自己的鸡鸡撸动起来。

  「嗷!嗷!用力!肏死我这条母狗吧!啊啊啊!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又能
享受到黑鸡巴了!啊啊啊啊!泄了!泄了呀啊啊啊!」

  随着念云的一声哀嚎,她的下体开始喷射出晶莹的淫水。但高潮一次的祝念
云似乎并没有满足,仍然渴求着身上黑人的插入。

  「主子~ 我的好黑主子~ 人家什么都是你的~ 只要你拿你的鸡巴插人家,人
家就什么都给你啊啊啊啊!」

  两条修长的美腿死死地夹着麦克并不显强壮的腰身,鼓励着黑人继续对着自
己成熟美艳的胴体攻城掠地。麦克被身下美人吸引,张开自己腥臭的嘴,对着念
云那显眼的红唇就吻了下去,下身随着上身的攻势一起,频率更加剧烈了起来。

  「哼嗯~ 呜~ 连口水都哦哦哦哦哦~ 好吃~ 太好吃了啊~ 人家这幅身体的初
吻也给了你呢~ 舌头……唔~ 舌头再捅进来一点,人家要~ 黑哥哥好坏啊啊啊—
—」

  麦克享受够了身下美人的烈焰红唇,放开了美人的小嘴,唇舌之间带出了条
条口水连成的丝线。念云恋恋不舍地追逐着麦克的腥臭嘴唇,似乎还要接收更多
充满异味的口水。

  麦克用手撑着地板,眼睛死死地盯着祝念云的俏脸,好似猛兽一样要把她全
部占有。而身下的美人也将目光放在黑人身上一刻也不分离,只不过眼里全是爱
意,在他眼里,身上的麦克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就是自己的情人!是自己要侍
奉一辈子的黑色主子!

  「来嘛~ 我的好主子~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不要手下留情呢~ 嘻嘻嘻~ 」

  「啪!」

  黑色的巴掌扇在了念云高耸的乳房上,带起来了一阵阵翻涌的乳浪。

  「嗷!」

  「啪啪啪啪啪!」

  接连的巴掌精准的打在了奶头上,麦克的下身也开始了极速耸动,两头开弓
的黑人又一次开始了对身下女人的征伐。

  「嘶——嗷!嗷!嗷!打我的奶子!打我淫荡的大奶子吧!好主子~ 亲主子
~ 啊啊啊!顶得太快了!人家又要去了啊!再打人家奶子!让人家奶子记住主子
的味道,人家要一看见我的好主子就发情!一看见我的好主子就喷奶啊啊啊啊啊!」

  随着念云的淫叫,她的乳房居然真的喷射出了乳汁!鲜白的乳汁带着奶香喷
到了麦克的脸上,让这个黑鬼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非常满意这个长得漂亮的
成熟女人被他肏到喷奶潮吹。

  突然,麦克下体从未停歇的耸动变得剧烈了起来,我甚至能够看见这个黑鬼
巨大的卵蛋开始轻微涌动,好似里面装满的东西即将喷射而出……这似乎不用好
像了,因为很快他的鸡巴就将射出数十亿精力充沛的精子,将黑人特有的血脉注
入一位华夏美人的淫屄、子宫内。而且,我丝毫不会怀疑,黑人那充满活性、霸
道无比的精子会对一位华夏女人的子宫做些什么——受精,受孕会是唯一的结果。

  「哦哦哦哦哦哦!快快快快!主子要把人家最爱的黑色精液射进来了!人家
的骚屄,人家的子宫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呀!黑主子要了人家的第一次,还要给
人家送一个黑宝宝!人家太幸福了呀!」

  「主子用力!母狗要被主子肏到昏迷了呀!人家也要去了,人家要被黑鸡巴
的精浆灌到高潮了!人家要被黑鸡巴子宫内射,被黑鸡巴奸到受孕了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

  念云的美腿死死地夹着麦克,麦克也很配合,将自己粗长的鸡巴捅到了念云
阴道的最深处,精液径直射入她的子宫!两人甜蜜地搂在一起,唇舌交接,享受
着高潮以后的温存。

  我站在一旁,已经不知道自己撸动了多长时间——尽管我连自己现在形态下
有没有鸡鸡都不知道,但我仍然在下意识地撸着管。但没多久,跟黑人拥吻的念
云突然抬头看向了我,一脸厌恶地对我轰出了一掌,我的意识便回到了我的肉体。

  「啊——」

  我头疼欲裂,不知是被那一掌打的还是怎么。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我裤裆湿
透的一大块——从味道来看这显然是我射了不知道多少发出来,直到自己的裤裆
湿透或者一发也射不出来。

  「轰隆隆——」

  我身旁的石壁突然打开,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影,赫然是光着身子,鸡巴傲然
挺立的麦克和衣着不整,春光四泄,正处于熟妇状态的祝念云!

  「你……你究竟是谁!」

  我明白,面前的女人可能肉身是祝念云的,但掌控肉身的可并不是她——那
一股从骸骨中窜出来的黑气就是罪魁祸首!

  「我?哈哈哈哈哈。」

  这个「祝念云」与身边的麦克相视一笑,然后一脸讥讽地走向我,一脚将我
踹倒在地上,踩着我得意地说道:

  「我是——祝念云呀~ 呵呵呵呵呵,难道我的凌琦小哥哥不认识我了?」

  「我现在不仅掌控着着祝念云这个人的肉身,我还能窥探到她所有的记忆,
你说,我不是祝念云,我是谁呀?哈哈哈哈哈!」

  「至于你……」

  「祝念云」脚上猛地一使劲,就把我踩在地上动弹不得,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最好不要说一些疯言疯语的话哟~ 如果你到处喊一些让大家都觉得你疯了
的话,比如说像是『祝念云的身体被别人霸占了』之类的……」

  「我会让你住到哪家精神病院去,被里面亲切的黑主子们干到精神失常呢~
哈哈哈哈哈。」

  正当我身前的女人得意大笑的时候,从石间深处走出来几个身影——正是之
前那几个失踪的女警!只不过现在的她们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一看
见黑人麦克,就如同看见至宝一般飞扑了过去,用自己的嘴唇、奶子,还有其他
所有地方招待起了麦克。几位身材与面容都很出色的女警就这样围着一个黑人罪
犯团团转了起来。

  「她们……」我正想知道这些人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被「祝念云」踩回了地
上。

  「鉴于……你是这个世上少有的认识我的人,我特许你活着,跟在我身边,
作为我身份的掩护,你以后,就叫我……云姨吧。」

  「不过……你可不要想着耍什么滑头哟~ 要是你脑袋不清醒的话……」

  「砰!」远处一张石桌突然爆开,大小不一的石块横飞,但一块都没有砸到
我们。

  「听——懂——了——么?」

  我无法选择,只得点头。

  突然,我感到一股凉意袭来。

  「呵~ 你来了呀?」

  「祝念云」……或者叫,云姨一脸不出所料的表情说道。

  「你做得很好,既让我找到了一副完美的躯壳,又让我释放了那么多还未完
全死去的黑主人,还有……你让我抓到了他。呵呵呵呵。」

  「所以……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毕竟,我不也是从一律残魂,
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么?」

  「我会着手准备的,你先走吧,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呢。」

  凉意消失。

  「好了,我的乖侄儿,陪着你的云姨……回去吧?」

  我被她一只手给拎起来,看见这处空间的一块死角里,几个身形健美的女人
正死死地贴着一个黑瘦的侏儒,把自己的身体奉献出去让这黑鬼享受。

  我的大脑开始回放,那些笔记,笔记里的记录,里面提到的东西——

  人,有一个人,出于某种绝望的目的开始了某种实验,实验是否成功未知,
但那个人因为实验与「污秽之物」产生了联系并在实验中将这些污物奉为神明。

  很快,尽管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个人却已经成了一个废人,无力摧毁自
己种下的恶果,那个人只得封印一切,让自己与污物一同被埋葬。

  而我就进入了这样一个埋着污秽的坟墓里。

  对了,那人临死前还在祈祷——

  「希望这里的堕落气息不要让我死后也不得安宁」

  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这位「云姨」,耳边传来阵阵喘息与娇吟声,再看了看
面前洞口射入的阳光,心里只觉得有些寒冷,或许……那个人所不希望发生的一
切都已经发生了……

  如果,这里面的东西真的有如此肮脏,以至于一位凤氏的天才宁可冒着自己
死后灵魂堕落的危险也要埋葬掉它们的话,那我现在目睹的,可能是全世界崩坏
的开始……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