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第九话(校园纯爱、丝袜恋足、一男多女)

  • 【我的大学生活】第九话(校园纯爱、丝袜恋足、一男多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七分醉
2020年10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64

                第九话

  视频通话关闭之后,倩倩立刻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点开一看,登时欲哭无
泪!

  倩倩:「小叶子,你身边躺着的两个大美女是谁啊?还不给本宫从实招来?」

  我:「没有的事,你看错了。」我心中不断打鼓,果然被她看见了,此时我
半躺在床上,左边是妈妈,右边是小颖,两个美女都是半躺着看手机,灯也没关,
什么都被倩倩看见了,草率了!

  倩倩:「我都看见了,狡辩也没用,你不是在家里么,你不是说家里只有妈
妈和妹妹么?哇,你们平时就是这样睡觉的呀,哇,不会吧,我发现了什么,天
呐,不可思议……6666666」

  我:「咳,你误会了,天冷躺一起怎么啦,从小就这样。」

  倩倩:「哇,从小就乱伦啊,厉害了,还是你会玩,本宫真是甘拜下风,自
愧弗如。」

  我:「别闹,我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倩倩:「切,我都看见了,快说,和妈妈、妹妹做爱的感觉怎么样?刺不刺
激、爽不爽?射了几次?」

  我:「你问这么详细干嘛?是你觉得刺激吧,不是我。」

  倩倩:「没有啊,我只是问问而已。快说快说……」

  我:「就一次。」

  倩倩:「不是应该在妈妈体内射一次,在妹妹体内射一次么?」

  我:「你不是知道本公子身怀金枪不倒绝技么?」

  倩倩:「别吹了,什么时候介绍你妈妈和妹妹给本宫认识呀?」

  我:「那不能,谁知道你会不会做出什么淫乱的举动?」我现在已经深深的
明白倩倩的内心是多么的变态和好色,我估计她喜欢美女比喜欢美男更多一些。

  倩倩:「别这样嘛,有事好商量呀。」

  我:「可以,把本公子的尿饮了。」

  我原以为倩倩会拒绝的,谁料她再次语出惊人:「就知道你对喝尿的事耿耿
于怀,可以,本宫就勉为其难,喝你一次又如何。」

  「以后再说,睡觉睡觉。」我算是被她打败了,连忙关闭手机。

  小颖已经躺下去睡了,看来她有些困了,妈妈则才刚刚躺下,我面朝妈妈躺
下,抱着她雪白柔软的曼妙肉体,说:「敬爱的苏薇女士,不知道本公子表现如
何?」

  妈妈柳眉一挑,看着我,笑吟吟道:「看来叶东同学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呀?」

  我:「再强的信心也比不上苏薇女士的一句肯定啊。」

  妈妈捧着我的脸吻了一下,满眼爱意,道:「我的儿子一直是最棒的,任何
方面都是。」

  我的胸口立刻涌起一股暖流,母子两个相拥在一起,恨不得和对方的身体彼
此融入进去,此时此刻才是最重要的,最真实的,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

  次日,吃过早饭后,小颖去找村里的小姐妹玩了,我和妈妈坐在院子里晒太
阳,秋日的暖阳格外有魅力,巴不得天天都放晴。

  妈妈坐在椅子上,我正在给妈妈捶背,忽然汽笛声响起,一辆小车停在隔壁
玉珍婶家的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上面走下来,身边还领着一个身穿
中山装的老头,这老头头发花白,还留有一小撮白须,看起来颇有点大师气息。

  「旺叔回来了。」我诧异了。

  妈妈说:「看来又领了一个大师回来,要不然你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算个
命什么的。」

  我:「苏薇女士,我可是知识分子,可不能信这套。」

  妈妈笑了:「是不信啊,还是不能信啊。」

  我耸耸肩:「好吧,我就瞄一眼。」说着就走向旺叔家里。

  「叔好。」

  「东东回来啦,随便坐,别客气。」旺叔显得很热情,然后开始招呼那个老
头。

  谢影嫂子在一旁照顾傻乎乎的强子哥,玉珍婶则给旺叔和那老头端茶倒水,
送上水果和月饼。

  我坐在一旁听他们聊天,也不插嘴,这是作为晚辈最基本的素养。

  「师傅,依您看,我们村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呢,还有我这儿子……唉!」旺
叔叹了口气。

  我发现旺叔的头发都有些白了,早年他捞了不少钱,干了一些缺德事,不过
近些年明显心态有所变化,不但笃信佛道,还到处找大师,又要为村里的事奔走,
颇有些劳累。

  那大师摸了摸白须,道:「经过我的查看,发现你们的村的风水很奇怪,可
见你们叶村的情况都是风水造成的。」

  「怎么个奇怪法?」

  「你们叶村的山水格局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百鸟朝凤局』,村子里阴盛阳衰,
女多男少,女的都生得漂亮聪明,男的么,不是早逝就是……」说着他就看了看
傻乎乎的强子哥。

  然后又道:「你们村子每隔三百年都会出一个妻妾成群的富贵之家,但是生
不了儿子,富不过三代,可惜啊。」

  旺叔问:「那要怎么破这个局呢,有什么方法弥补吗?大师如果肯帮忙,钱
可以商量。」

  大师:「这种局势不能轻易去动,容易出事,一不小心弄巧成拙,死个把人
都是正常的,灭村也不稀奇。」

  旺叔登时神情凛然。

  大师继续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招婿入赘,从外地多招一些上门女婿,
只有这样才能平衡阴阳,算是一个折中的办法。」

  旺叔叹道:「我们这穷山村,怕是没什么人愿意来呀。」

  大师:「那可就不好办了……」

  我在旁边听他们叽里咕噜一顿瞎扯,觉得有些无聊,就起身告辞了。

  回到家里,妈妈问起,我随口就说:「就一看风水的,还说没办法解决,瞧
着水平也就一般……」

  妈妈笑骂道:「别瞎说。」

  这时小颖领着一个马尾辫女孩进了门,这女孩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
眉清目秀,身材已见曲线,充满了青春朝气,活泼可爱,是个美人胚子,和小颖
站在一起,看着就像一对姐妹花。

  「东东哥哥。」这女孩朝我喊了一句。

  我诧异:「咦,这不是玲玲么,长这么高啦?读几年级啦?」叶玲玲,村子
里的小伙伴,在我印象里,她还只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小萝莉。

  叶玲玲笑了起来:「什么几年级呀,东哥哥,我都十六岁了,念高一了。」

  「是嘛!真厉害。」

  「东哥哥才厉害呢,我也想考你那样的名牌大学,东哥哥可以教我读书吗?」

  「没问题啊,只是我很少在家呢。」

  叶玲玲笑着拿出一部手机:「我可以在微信上找你请教呀。」

  我愣了,也对,都什么年代了。

  小颖和玲玲两个女孩拉着我走进屋子,来到小颖的房间里,她们两个开始聊
起了电视剧、男明星,什么宫斗拉,占占啦,乱七八糟的,我暗暗摇头,这样可
怎么考名牌大学。

  她们聊她们的,我玩我的,我拿出手机,随手给李若汐发了条节日祝福。

  过了一会儿,李若汐回复:「昨天过节,今天才发祝福,真有你的,沙雕同
学。」

  我:「哎呀,若汐女神,不好意思,我昨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没信号,所
以今天才给你发,刚回老家,我一个就想到给你发祝福了。」

  李若汐:「你回家了啊,你家在哪儿啊?」

  我:「南方的一个小山村,穷地方,说了你也不知道。」

  李若汐:「原来如此,很远吧?看来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啊。」

  我:「岂敢,岂敢,我猜若汐女神一定在用功苦读吧,准备考研吧?」我这
是故意诈她,套她的信息,因为如果直接问她的话,她就会有提防心理,未必会
回答我。

  李若汐:「哈哈,没有啦,昨天晚会后,我连夜就回家了,然后今天和妈妈、
姐姐,三个人飞去凤凰古城玩了。」说完还发了两张凤凰古城的照片过来。

  我定睛一看,其中一张是李若汐,这个带着淑女气息的BJ大学头号女神校
花,穿着一身粉色套裙,一头秀丽的黑发,比着剪刀手,绝色的容颜布满了青春
的笑意。另一张照片是三个美女的合影,其中两个是李若汐和李若雪这对双胞胎
姐妹花,还有一个也是绝色美女,打扮和她们差不多,颜值比双胞胎美女有过之
无不及,简直是仙女下凡,她那雪白秀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成熟的韵味,看起来不
过三十岁左右,我震惊了,这是李若汐他妈??

  这三个美女怎么看也是三姐妹啊,都是一样的国色天香,气质出尘,如果李
若汐不说,我绝对想不到这是母女仨。

  我:「你骗人,这明明是三姐妹啊,你妈妈在哪儿呢?」

  李若汐:「中间的就是我妈妈呀,漂亮吧。」

  我:「不可能,为什么会这么年轻,怎么看也不会超过三十岁。」

  李若汐:「哈哈,想不到吧,我妈妈已经四十岁了。」她颇有些得意的意思。

  我:「有机会我一定要替我妈向阿姨请教驻颜之术。」

  李若汐:「说起来,下个月我过生日,如果沙雕同学你会来的话,说不定有
机会请教哦。」

  我:「阿姨不会打我吧?」

  李若汐:「我妈妈人很好呀,她为什么要打你?」

  我:「因为我是农村人啊,而且长得也不帅,又没钱,没地位……居然敢跟
你做朋友……」

  李若汐:「你想多了,我妈妈不是这种人啊。」

  我:「我绝对相信,毕竟是阿姨仙子下凡。」

  李若汐:「谢谢,别人也这么说。」

  ……

  结束了和李若汐的聊天之后,又陪着小颖和玲玲闲扯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
但这两个美少女却十分感兴趣。

  玲玲忽然摸着小颖大腿上的白色丝袜,说:「小颖姐,你的衣服真好看,尤
其是你的丝袜,我也好像买一双啊,可惜没钱买。」

  小颖笑了,说:「我送你一双呀,你要什么颜色的?」她和妈妈都买了不多
条丝袜,这是我们在玩的时候所用的,因为本人喜欢丝袜脚。

  「真的吗?」玲玲开心地道,「我也要白色的,感觉好纯洁的样子。」

  小颖立刻去衣柜里给她拿了一双还没开封的,玲玲抱着丝袜,满眼小星星。
她在县城高中上学,对她来说,不论是我所在的B市还是小颖所在的S市,都是
她向往的繁华大城市,还有那些她不曾见过的绚丽衣服、化妆品。

  我暗暗摇头,提醒道:「玲玲啊,如果你想提高成绩,考上好的大学,一定
要专注于内在,不能把目光停留在这种表面的事物上面,知道吗?」

  玲玲「啊」了一声,说:「谢谢东哥哥提醒,不过你可以教我具体一点的学
习方法吗?虽然我在班上排名前十,但是分数平平,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考上呢!」

  我:「没问题,我现在就教你。来,跟着我做。」

  玲玲:「怎么做?」她学着我的样子,盘膝端坐在床上。

  我:「跟我默念心法: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玲玲跟着念了几遍,然后有些懵逼地看着我,问:「东哥哥,怎么感觉有点
怪怪的呀,这好像是武侠电视剧里面的吧?」

  我:「不是,还有古代语录。」

  玲玲:「……」

  我一脸正色:「不论做什么都要先把心法练好,学习也是一样,你想想,如
果你心灵空明,没有杂念,学习的时候效率是不是就比别人高啦?」

  玲玲歪着头想了想,虽然感觉有点道理的样子,但明显不信我的鬼话。小颖
更是直接拆台:「玲玲,你别听我哥瞎说,他这人就是这样。」

  两个美少女又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别处去了,我只有无奈耸肩。

  「吃饭了咯。」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妈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三人起身走出房间,玲玲则朝
门外走去,说着:「我也回家吃饭了。」

  妈妈:「玲玲,在这里吃也是一样呀?」

  「不了,婶,我妈叫我呢。」

  ……

  饭后,我抱着手机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妹妹去了玲玲家里,妈妈在收拾东
西,我感觉有些无聊,农村里就是这样,人气不足,到处都是土,冷冷清清,忽
然,我看见旺叔的车子开走了。

  我心中一动,随手给谢影嫂子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嫂子,旺叔又出门了吗?」

  谢影:「是啊,他向来这样,很少在家。不过这次他带了强子出门,说是找
中医看看。」

  我:「真是辛苦旺叔了。嫂子,我想吃饺子。」

  谢影:「那就叫你妈妈做呀。」

  我:「我要你给我做啊,然后我给你喝豆浆。」

  「这小子。」另一边的谢影笑骂了一声,她回复:「好呀,我现在就在房间
里呢,就怕你不敢过来。」

  我心中一荡:「我来了嫂子。」立刻奔向她家里。

  「妈,你看。」房间里,谢影把手机聊天纪律拿给柳玉珍看,柳玉珍看了一
眼,脸色微红:「这小子胆子可真不小。」

  我家和玉珍婶的家都是二层小洋楼,谢影的房间就在一楼,大门敞开,院子
和客厅里面都空无一人。

  我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径直来到谢影房间门口,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看见坐
在床上的谢影嫂子和柳玉珍,我吓了一跳:「哎呀,婶子也在呀。」

  谢影满脸戏谑意味。

  柳玉珍微笑着起身,道:「东东来啦,我去方便一下,你们聊。」说完就出
了门。

  我关上门,做贼心虚地来到谢影身边,坐在她床上,看着她那俏丽的面容,
问:「嫂子,我来吃饺子了,对了,你没让婶子看见我们聊天吧?」

  谢影眨眨眼,摊手道:「我妈看了呀,怎么啦,你又没说不让别人看。」她
故意满脸疑惑。

  我:「嫂子,你别吓我。」

  谢影笑了:「怎么,怕啦?就该吓死你这个小色狼。」

  我看着她的美目:「那嫂子喜欢被我色吗?」

  谢影洁白的牙齿咬了一下下唇,眼神有些火热地看着我,说:「你不是很聪
明吗,你猜呀。」

  我一下吻住她的樱唇,两手抱住她的柔软娇躯,将她整个人压了下去,谢影
轻轻「啊」了一声,倒在床上,任由我亲吻她的嘴唇、脸颊、耳朵、脖子,一边
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等待这一刻已经一天一夜了,我并不知道,就算我不主
动进击,她也会想办法勾引我的。

  我的嘴唇不断往下移动,很快就落在谢影那一对雪白饱满的奶子上面,木瓜
形状的奶子纵然规模不如玉珍婶,却也是难得的大奶子,这两只奶子柔软而富有
弹性,乳尖微微翘起,我手指就陷入了乳肉里面,不断抓捏,唇舌不住舔弄、吮
吸,满嘴乳香,谢影低头看着我猴急的样子,满眼都是笑意。

  「还真是色啊……」谢影一边说着,一边脱去我身上的衣服。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扯下她的黑色蕾丝内裤,挂在其中一只脚上,又分开她
一双黑丝美腿,然后把大肉棍塞入她那已然一片湿滑的嫩红肉缝里面,阴道膣肉
瞬间箍住我的鸡巴,颇有些紧致,果然是守寡的状态啊,根本就没怎么被人开发
过。我的鸡巴在谢影嫂子的肉穴里面进进出出,嫩滑的触感令我欲罢不能,谢影
也将双手抱住我,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缠在我的腰间,「啊啊啊」的轻声浪叫,
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片淫靡的气息之中。

  我一边操干着身下的美女嫂子,一边问:「嫂子能不能给我一个答案,喜欢
我色吗?」我特别想看见她承认自己喜欢被我操的样子。

  「现在啊,只是一点点喜欢……啊啊啊……」谢影嫂子缓缓浪叫。

  看来操得还不够深,我立刻加大力度,大肉棍次次撞入她的肉洞花心,啪啪
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汩汩浪水登时涌了出来,谢影嫂子似痛苦又似快乐地皱起
眉头,急促地喘着粗气,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喜欢,非常喜欢……啊啊啊啊
……快点……操死我……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色狼……操得我好爽……啊啊啊
啊啊……好刺激……啊啊啊啊啊……」

  此时我根本懒得去考虑这浪叫声会传到哪里去,有谁听见,只想把身下这个
同样饥渴的骚浪美女干上天。

  门外,一身家居长裙的柳玉珍静悄悄地站着,她出来后一直站在门口,并未
离去,只是侧耳倾听着里头的动静,里面的浪叫声逐渐大了起来,她当然知道里
面此时此刻在发生什么,脑海中幻想出一副淫乱的画面,然后不自觉地动起了双
手,一手抚摸自己的肥硕大奶子,一手探入自己裙子里,隔着内裤轻轻揉弄自己
敏感的小豆豆,一边窃听一边自慰,同时脑海中不断幻想被操的是自己,她的表
情逐渐淫荡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美目含春,红唇微启,粗重地喘息。

  房间里一片激情四射,我一边舔弄谢影的黑丝美腿,一边疯狂操干她的嫩穴,
在我的狂暴抽送下,谢影已经高潮迭起,在一片浪叫声中喷出汩汩淫水,我也进
入冲刺阶段,抽送了上百下,把精液射入她的体内。

  我趴在她身上,亲吻着她的面颊,两人身上都是一片汗水。

  谢影忽然看着我:「你射在我里面了?怀孕了怎么办?」

  我:「嫂子这话说的,强子哥不是不能人道么,刚好我帮帮忙,说不定真能
怀上,这可是在做好事呢。」

  谢影:「小坏蛋。」

  我:「嫂子,刚才你叫得这么浪,婶子不会听见了吧?」

  谢影:「废话,肯定听见了呀,就像昨晚你家里传出来的声音一样。」

  我听完浑身剧震,靠,这都能听见,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也太差了吧。我:
「嫂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呀。」

  谢影:「狡辩也没用,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又担心起来:「婶子她……不会拿扫把打我吧?」

  谢影:「那可说不准。」

  我瞪眼,鸡巴立刻软了下去。

  谢影笑了:「放心啦,我猜她现在就自外面,你有胆量就出去看看,说不定
能把她拉进来玩双飞呢。」

  我的鸡巴立刻又勃起,但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呃,嫂子,你可千万别坑我,
被打了怎么办。」

  谢影笑了起来:「瞧你这胆子,怎么忽然小起来了,其实我妈比我更饥渴,
更想被操呢,我爸早就不行了,村子里又没什么男人,所以呢……小笨蛋。」

  见她说得这么有道理,我连忙起身来到门口,打开门后,却见外头空无一人,
我连忙回来,说:「嫂子,外面没人。」

  谢影起身梳理着头发,说:「恭喜你,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

  我两手捉住她的雪白大奶子,不断揉弄,她拍了一下我的手,说:「我想去
爬山,透透气,你去不去?」

  我:「去啊。」

  两人穿好衣服,出了门。

  半小时后,爬上了叶村的后山,从山上往下看去,能一览无余地看见整个小
山村,我忽然发现叶村是群山环绕,一条小河从山上流下,绕村而过,虽然村子
贫穷,但总归环境还是不错的,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村子几十户人家聚居在这山旮旯里,还好修了公路,通了汽车,不过即使乘
坐汽车,到县城也得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看向一旁的谢影,她正坐在山坡的大石上,看着山下愣愣出神,满头黑发
随风飞舞,一身蓝色秋衣秋裤,彰显出她那玲珑浮凸的美好身材。

  谢影说:「其实刚嫁到这里的时候,我有好几次都想走。」

  我心中凛然,我知道她所说的走指的是和强子哥离婚,这里又穷又偏僻,强
子哥又是个脑瘫,她一个人来到这里,心中肯定是一片绝望,若非家里为钱所迫,
她是断然不可能嫁到这里的。

  我:「现在呢?」

  谢影笑了笑:「现在想想,觉得也挺好的,毕竟婆婆还算不错,而且这里还
有个正常的人。」说着就把美目朝我看来。

  我看着她在斜阳下的样子,忽然发现她其实也很美,如果受过高等教育,现
在应该是大城市某公司的美女白领,只可惜造化弄人。

  我凑上前,轻轻吻住她的红润樱唇,她张口回吻,两人抱在一起,滚在地上,
一件件衣服从身上脱落,就地野合起来。

  我压在她身上慢慢耸动身体,感受着大老二在肉穴里面的温润湿滑的美妙触
感,山风吹着屁股,光天化日之下在山上野合的感觉十分刺激,不一会儿,两人
就双双攀上高潮。

  我揉弄着她的雪白大奶子,说着:「嫂子,再来一发呗。」

  谢影说:「去,别闹,等下要去宗祠里拜神了。」

  「啊呀,对。」我一听立刻凛然,连忙起身穿衣。

  回家后,我洗了个澡,然后拿着香烛和供品,来到村子里的宗祠,里头供奉
着叶家历代祖先,是村子里的信仰所在,逢年过节都会在这拜神,此时有许多人
都在进进出出,大都是中年妇女,还有一些还在上学的少女,我见到她们,纷纷
问好,她们也都朝我含笑示意,这里面还有玲玲,她正跟着一个三十多的中年美
妇,手里提着香烛,这是她的妈妈王小曼婶子,这位婶子也是村里的大美女,颜
值不在玉珍婶之下。

  我:「婶子这么早呀。」

  小曼婶微笑道:「东东回来啦?有空帮我们家玲玲补习一下功课呀。」

  我拍拍胸口:「没问题婶子,包在我身上。」

  小曼婶笑了起来:「那我可让玲玲天天缠你。」

  玲玲插嘴说:「妈,东哥哥他教的好奇怪。」

  小曼婶说:「学霸教的东西肯定没错,奇怪也要学。」

  玲玲耸耸肩。

  奇怪么,我笑了。

  回到家后,和妹妹一起,帮妈妈张罗了一下家务,须臾间就天黑了。

  这个时候,谢影忽然发来一条微信:「我家客厅的灯可能坏了,你来帮我看
看。」

  我回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跟妈妈说了一声,便朝谢影家走去。

  她家的客厅果然一片漆黑,我隐约听见谢影和玉珍婶的声音,于是走进去,
说:「我来啦,婶子。」

  谢影拿着手机灯光朝我脸上照了一下,然后照向天花板的灯管,说:「快上
去看看。」

  玉珍婶给我搬来一张椅子,我踩了上去,查看起灯管来,谢影拿着手机,用
那微光给我照明,玉珍婶站在一旁张望。

  漆黑的客厅里一片寂静,我甚至能听见旁边谢影和玉珍婶的呼吸声,仔细查
看灯管的我,并未发现谢影和玉珍婶的表情和动作,实际上从我的视角往下看,
很难看清她们的样子,但她们却能够看清我。

  忽然,我感到自己的裤子被人脱了下去,秋裤和内裤一起,都堆在脚上。我
下体一凉,稍稍顿了顿,下一秒,就感到自己的大老二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
轻轻抚摸着我的卵蛋和肉棍,我心中一荡,又感刺激又觉得紧张,谢影嫂子也真
是会玩,竟敢当着玉珍婶的面玩我的鸡巴。

  那双手玩了一会儿,我就感到粗重的呼吸靠近了鸡巴,然后大肉棍包括龟头
一起,被一片湿润软滑给包覆住了,我知道谢影已经在吃我的鸡巴了,她唇舌并
用,在我的肉棍上一阵吮吸、舔弄,然后慢慢将我整根鸡巴吞没,然后又缓缓吐
出,这深喉功夫当真了得,我感到一阵刺激,忙深吸一口气,锁住精关,生怕秒
射。

  我把灯管重新装好,忽然,灯亮了。

  我低头一看,登时目瞪口呆。

  只见一张俏丽的圆脸正埋头在我胯下,如饥似渴地吮吸我的鸡巴,满嘴都是
口水,她穿着一身红色家居长裙,这分明就是玉珍婶啊!

  旁边,谢影笑吟吟地看着,慢慢把手机放入兜里,说:「这么快就修好啦?」

  我瞪眼看着她,说:「是啊,嫂子,啊……」

  谢影问:「爽么?」

  我点头:「爽!」

  玉珍婶吐出我的鸡巴,满脸通红地看着我,眼中燃烧着熊熊欲火,我把裤子
连同鞋子都脱了,然后一跃而下,二话不说,快速撤掉玉珍婶的长裙、乳罩和内
裤,只留了一双肉色丝袜没动,然后直接把她压在光滑的瓷砖地面上,大老二插
入她那早已淫水潺潺的肥美肉穴之中,她的肉穴肥美多汁,阴毛稀疏,阴唇却肥
厚多肉,一片粉嫩,和菲菲的有的一比,我快速挺动肉棍,展开了一阵近乎疯狂
的抽插,我凝视着满脸春意的玉珍婶,玉珍婶也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我的大肉棍
不断打在她的肥美肉穴深处,横冲直撞,狂操猛干,全无温柔的意思,肉穴里面
一片湿滑温润,不断分泌出汩汩浪水,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流在地板上,美妇的丰
满肉体被我操得不断来回晃动,啪啪啪的撞击声响彻整个客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东东……啊啊啊……操死婶子吧…
…啊啊啊……快操我……」高潮迭起的玉珍婶不断浪叫着,欲火早已冲昏了她的
头,此时此刻除了做爱,什么都不重要。

  我这时才来得及去欣赏玉珍婶的一对大奶子,这对奶子雪白柔软,硕大无比,
几乎是妈妈的两倍左右,倩倩她们更是望尘莫及,此时正在玉珍婶的胸前不断跳
动翻滚,如同波浪起伏,我伸出两手,发现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两只手才能抓
住一只,登时两手一阵揉捏,一边操干,一边尽情地玩弄这对奶子。

  玉珍婶把自己的一双鞋子踢掉,一双光滑肉丝美腿缠在我的腰间,这双美腿
富有肉感,却并不肥腻,触感非常好。

  谢影脱了衣物,先是吻了一下玉珍婶,然后分开双腿,一屁股坐在她脸上,
一片红嫩湿润的肉穴贴在她的嘴上,玉珍婶立刻舔弄起来,我这才明白,这对婆
媳早就勾搭成奸了,登时大感刺激,此时我正在吮吸玉珍婶的肥美大奶子,抬眼
就看见玉珍婶在舔谢影嫂子的嫩逼,这淫乱的画面让我的肉棍一阵膨胀,更加坚
挺,塞满了玉珍婶的肥美肉穴。

  「婶子,操你的逼好舒服,想不到你这么骚,早知道以前就该早点来操你了。」
我的肉棍在玉珍婶的肉穴里面不断进出,带出汩汩淫水,都被磨成泡沫了。

  正在舔逼的玉珍婶支吾着说:「东东……婶子早就在等你来操我了,谁知道
你这小子这么不开窍……啊……啊啊啊……用力……又要来了……」

  随着我的肉棍不断撞击,玉珍婶又迎来一次大高潮,这次她瘫软在地上,浑
身酥麻,有些无力地喘着粗气。

  我把肉棍从她的肉穴里面拔了出来,登时用肉缝中涌出大股浪水,地面上积
了一大滩淫荡的水渍。谢影躺在玉珍婶的身旁看着我,她微微分开双腿,粉嫩的
肉穴微微开合着,上面泛着淡淡的水光,我当即压了下去,大肉棍塞入她体内,
一片温润湿滑,柔软的嫩肉紧紧箍住我的鸡巴,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

  不知名的虫鸣声从外面传进来,客厅里,灯光下,三具赤裸的肉体缠绵在一
起,阵阵清风吹过,背上隐约出现一片细密的汗珠。

  「啊……来了……」在我的奋力鞭挞下,谢影也迎来了高潮。

  我又重新回到玉珍婶的体内,压在她身上继续耸动身体,如此不断来回操干
着婆媳两个,这种刺激难以言喻,几乎不输于群飞倩倩她们。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响起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妹妹小颖小跑着来到门口,说
着:「哥哥,妈妈叫你吃……哎呀!」

  她满脸震惊地看着客厅里的三具正在纵欲的赤裸的身体,真是淫乱无比,她
小脸一红,捂着脸跑了。

  客厅里还在抵死缠绵的三个人可不管这些,此时哪怕天塌下来,也不会理会
的。

  小颖回到家里,对正在吃饭的妈妈说:「妈,哥哥他在……在……」

  妈妈柳眉一挑:「在干嘛?」

  小颖红着脸道:「他在和玉珍婶、小影嫂两个人,在……在做爱。」

  妈妈听了也是脸色一红,说:「那就不管他了,咱们吃咱们的。」

  这边,客厅里的淫乱大戏已经达到了最高峰,玉珍婶扭动着丰满的肉体,又
迎来一次高潮,我也受不了了,抽出肉棍,把精液射在她和谢影的雪白肉体上面,
在我抽出肉棍的刹那,玉珍婶忽然两腿一张,从尿道口激射出一股清澈的泉水,
竟是被干尿了。

  我穿好衣服,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接通后,妈妈的声音传出:「叫你婶子和
你嫂子过来一起吃饭,这边的饭菜有点多,怕今晚吃不完。」

  我应了一声,对玉珍婶和谢影嫂子一说,两人连忙穿好衣裙,也没来不及清
理现场的狼藉,三个人就朝我家走去。

         ————————————————

  1。家乡是主角的大本营,有大用处,但前期不会写得太细,主角妈和婶作
为后援团,不设置攻略难度,毕竟母子文太多了,无非就是那些套路,要写出花
来有点烧脑,攻略副本的根据地主要放在都市和学校,主角所在的大学城和B市,
以及妹妹就读的医学院和S市,妹妹前期的戏份不会太多,等打医学院和S市副
本的时候会着重写;

  2。目前已出场的妹子基本就是男主的死忠了,当然还有几个没出场的也是,
比如女老师、女白领和女BOSS,最初设定是倩倩为首的一伙VS双胞胎校花
一伙,《金鳞》的女主是十四个,本书一开始定的是十八个,之后会不会改动还
得看情况;

  3。读者的留言评论七哥都会细看,一些好的建议也会采纳,事实上七哥虽
然是作者,但不可能什么都懂,什么都写得面面俱到,很多东西读者比作者更擅
长,所以也欢迎各位兄弟提出中肯建议,只要不是违背本文主旨和大纲的,七哥
都会酌情采纳,以完善本书,书嘛,毕竟是写出来大家看的,大家觉得好才是真
的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