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城母子」之《母亲最适合当飞机杯的3个理由》】(三)[老胡还是小胡?]

  • 【「瘟城母子」之《母亲最适合当飞机杯的3个理由》】(三)[老胡还是小胡?]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肖铃子
2020年5月3日原创发表于sis001或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50

***********************************

    《「瘟城母子」三部曲之——母亲最适合当飞机杯的3个理由》

           类型:都市写实,平行世界
           题材:母子乱伦,近亲诱奸
           篇幅:中短篇(5万字左右)

【写在前面】这部小说是与「孝儿宇宙」呈镜面映射的「淫儿宇宙」百部系列里,
《「瘟城母子」三部曲》系列的第一部。

  本作手枪性质,轻松向,但不是简单的肉戏堆积,会在前两章先交待好故事
背景,以方便读者代入进主人公的现实情境中去。

  更新迟了,因为家里的台式古董电脑在吃了十年老灰后终究还是给报废了,
又赶上五一放假出门在外没法带着笔记本。由于全程手机打字,所以还没来得及
精修,如有阅读不畅感,还望读者们见谅。
  另外本章做了个写文的新尝试,就是「以『心理』代『肉戏』」。。。
不知大家是否喜欢?
  手机码字不易,还望各位能够多多支持、点赞和回复,谢谢~

  〖胡重北用自身惨痛经历告诉大家――年轻人不要乱喝酒啊。。。〗

***********************************

             【三、入母三分】

  吃完晚饭,我坐在沙发上开始变得燥热难耐起来。

  朱哥给我发的黄色打油诗就像唐僧的紧箍咒般不停的在我的脑海里循环播放,
而黄色诗文下的那张配图更是像一个吸引意识陷落的盘丝洞,让我在放下手机后
的一分钟里,忍不住又再次打开屏幕注视观赏――

  「小儿郎,莫彷徨,慈母张腿床上躺,等着宝贝来插娘……」

  『妈的屄』

  「一捅娘亲逍遥乐,母子共同赴天堂……」

  『等儿肏』

 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在隔壁房间的床上我妈剧一燕岔开双腿的画面――

  她的两条白色大腿上不仅各写着三个红字,汉字边缘处还画满了黑色箭头,
共同指向了两腿之间张开的那张小口――就像一群精力充沛的小蝌蚪正要争先恐
后的往她的阴道深处游去……

  『胡重北!你想什么呢?!』

  我拼命摇了摇头,想让这些龌龊的想法和该死的幻觉从我的脑海与眼前消失。

  越不想就越想,越想我就越感到口渴。

  结果等我回过神来后,我才发现自己不仅早就喝完了碗里的甲鱼汤,还正在
大口啜饮着玻璃杯中的陈年白酒……

  「我操!!!」

  滋补的王八汤与热辣的老白酒互溶在了一起,共同在我的肠胃中化学反应出
一种奇怪的燥热效果――我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正有一阵阵的暖流经过,它
们如乱蛇般开始沿着体内的血液四处游走,从后背到耳根直至整个面颊都在发热,
甚至连我眼球的边缘都有一股股强烈的灼烧感。

  但最最难受的地方,莫过于是我的下体――

  在裆部被顶起的帐篷里,紧身的牛仔短裤狠狠地抑制着我早已坚硬勃起的鸡
巴,感觉位于鸡巴顶端的龟头都快要被质地细密的劳动布给压爆了!

  我急不可耐的解开了束缚在腰间的宽皮腰带,并迅速脱下了这条万恶的裤子
――

  我的鸡巴便在裤子脱下的瞬间,从内裤裤腿处的空当里猛然钻了出来,就像
一只破腔而出的异形幼崽,用疯狂摇摆的舞蹈来庆祝自己终于获得了身体的全然
解脱。

  「嘶嘶~ 」

  我看着它龇牙咧嘴的头部,耳畔仿佛听到了它想要寻找到猎物的急切叫声。

  「小儿郎,莫彷徨,慈母张腿床上躺,等着宝贝来插娘……」

   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了在隔壁房间的床上我妈岔开双腿的画面――

  「啊啊啊啊啊啊――!!!」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开始拼命的大声喊叫起来。好在我家是第四单元的东户,
正好位于整栋楼的楼头,除了楼上楼下能听到外,并不会影响到隔壁的住户。

  我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甩着鸡巴就跑到了卫生间里――

  打开浴室柜上的水龙头后,我开始用凉水拼命的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希望自
己的意识能够恢复到清醒的状态。

  『你想什么呢?』

  『你不能这么做!!!』

  『那是你妈!』

  『你亲妈!!!』

  『毛片里都是假的!小说中的故事全都是编的!!!』

  『意淫一下也就算了,你疯了竟然真敢这么想?!!!』

  『清醒一点吧!』

  『想想做这事的后果是什么?!!!』

  『是乱伦啊兄弟!!!』

  『胡重北你不想活了?!!!』

  『你妈会杀了你的!』

  『你爸还不得把你千刀万剐喽?!!!』

  ……

  我坐在厕所的马桶上思考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等鸡巴终于慢慢软了下去后,
心中邪恶的淫念也像海潮般渐渐退了下去。

  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一丝想撸的冲动――

  我感觉,自己可能是怕因此会破坏掉什么圣洁的东西吧。

  我将半软不硬的鸡巴塞回进了内裤里,关掉厕所灯,然后有些忐忑的走到了
卧室的门前――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心中默念着这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的经文,做了两下深呼吸,努力
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心跳,然后推开了房门――

  只见贴墙而立的橱架下面,我妈正四仰八叉的斜躺在我的单人床上,衣服都
没脱,只有熟睡后的鼾声正有节奏从她的头部不断传出。

  「妈?」

  我轻喊了一声。鼾声如故,没有回应。

  「唉~ 」

  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的走到了床脚处――

  待转身后,一抬头,正好将处于醉眠状态中的我妈尽收眼底:

  脱至肩部的西服上衣里,褶皱的衣领下是已解开的八字蕾丝领结,和领口敞
开至肚脐处的条纹衬衣――蓝紫色的胸罩正紧紧裹覆着丰满圆润的两座乳房……

  我眨眨眼,定睛观瞧了一下,这才确定并没有乳头从胸罩的边缘处裸露出来
――

  但是,被张开的大腿挒至腰际的黑色套裙中央,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却是完全
裸露了出来!

  我扶额心想:

  『剧一燕同志,就算喝醉了,你能不能好好睡觉啊?』

  距离内裤不远处,是被肉色的紧身丝袜勒出凹凸起伏的两条大腿――肥软的
白肉消失在长统袜的边缘位置,转而出现的是被尼龙布料完美塑形的粗壮大腿,
圆润,结实;越过腿弯后,几根深蓝色的静脉血管攀爬在肌肉线条隐约可见的小
腿上――

  这皆是常年站立劳动后的结果。

  两条大腿一躺一立,一放一蜷,将整个大腿根处的私密部位暴露在了我的面
前――

  我眨眨眼,再次定睛观瞧了一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有很多根黑色的阴毛
从内裤的边缘处呲了出来!

  「我操!!!」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急忙别过脸去,心中不停默念着「消邪灭性」的四字真言,然而为时已晚,
我那好不容易才消停下去的小兄弟突然再次变得亢奋起来,不等我「军号奏起」
它就先「升起战旗」了!

  「起来~ ,被性压抑的奴隶!

  起来~ ,想要去射精的人……「

  『我靠?违抗军令,你这是要反天了呀?!!!』

  我拿起自己的毛巾被拼命压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面,与这位亢奋异常的「异形
幼崽」开始了激烈的竞争角力――

  『有我在,是不会让你轻易侵略地球母亲的!!!』

  我背过身去,好让这位凶狠的肉棒怪物不再有机会觊觎到陈列在软床上的横
陈玉体。

  这倒好,我本来只是想过来拿毛巾被然后去客厅里的沙发上睡觉的,结果门
还没出,就先和自己下体的淫魔战斗起来了……

  就在我正陷入天人交战的苦苦熬斗中时,突然被一只脚狠狠地踹在了屁股上。

  「你干嘛呢?!」

  这冷不丁的一下子吓了我一大跳,我顿觉后背发凉,不敢回过头去看发出质
疑声的……

  「你,干嘛呢?……老胡……」

  「哈?」

  我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扭回了头,这才发现我妈眼睛都没睁开,仍旧未醒,
只是在说梦话而已――

  「不要脸……」

  「啊?什么?」

  「等什么呢……快点儿……」

  「妈,你说什么呢?」

  「不要脸……」

  『谁不要脸了?我吗?』

  「臭流氓……」

  『诶?怎么回事儿?你到底醒没醒啊?』

  「来吧……老胡……」

  「老胡?」

  『嗨,原来是梦见我爸了在说我爸呀。』

  我白了下眼,回答道:

  「别喊了,老胡不在。」

  我妈在梦中听到我的答复后略微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

  「谁?……谁呀你是?……」

  「我是小胡。」

  「胡……老胡?……快来……来吧……」

  「来什么呀?!」

  我都有些不耐烦了――我算是头一次知道,对一个睡着的人用梦话交流是多
么操蛋的一件事了――

  完全就像是在两个次元中进行对话。

  「讨厌……装蒜……你说,入洞房……来,什么……」

  「我……」

  我操!原来我妈做梦梦见自己结婚那天晚上的事儿了!!!

  而且,而且还把我当成我爸老胡了!!!

  「你……等,什么呢?……」

  我妈又一脚踹在了我的身上,只是这一次脚尖直接顶在了我的小腹上――

  这一顶,让我的鸡巴如同被猎物的风吹草动激活般变得更加性奋起来了!!!

  「渴……」

  我妈在梦中咽了口唾沫,随即开始哼唧起来:

  「嗯……哼~ ……渴……渴……嗯~.……」

  「妈?你渴了?」

  没理我。

  「燕儿?你渴了?」

  我又问了一遍,这次是像我爸一样直呼了她的名字。

  「废话,真多……磨叽……来,就来吧……磨叽什么……」

  「谁磨叽了?说什么呢?」

  我已经彻底失去解谜的耐心了――

  『爱咋咋地吧。』

  我拿起毛巾被,刚准备转身向门口走去,突然听到我妈说:

  「肏吧……轻点儿……」

  「啊?!!!」

  「我怕疼……轻点儿,老胡……」

  我愣在当场,足足反应了一分钟。

  『妈,您这是逗我呢吧?』

  「快点儿啊……磨叽……」

  『妈,您这是催我……』

  「笨蛋……磨磨蹭蹭的……」

  『我磨蹭?』

  我将毛巾被扔回到了床上。

  『我磨蹭?』

  我一手抓住我妈的一个脚腕子,腰力一挺并顺势拉动了一下她的身体――她
丰满圆润的屁股便狠狠地撞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磨蹭?』

  我将鸡巴压在了她阴部饱满的粉色内裤上,龟头也戳进了她腹部软软的赘肉
上。

  「燕儿,还敢说我磨蹭么你……」

  话还没说完,我就愣住了――

  『我……我这是在干嘛?!』

  『我要肏我妈了吗?!』

  『我疯了吗?!!!』

  我浑身打了个寒颤,双手如触电般急忙扔掉了握在手里的脚腕――

  结果,估计是用力太大的缘故,我妈的两条大腿还没被甩开多远就如同富有
柔韧性的橡胶棒般给弹了回来,关节弯曲,脚腕勾连,直接环腰将我圈在了她的
腿弯里!

  「我操!」

  我感觉自己的后腰狠狠地受到了来自她后脚跟处的钝击,猝不及防之下的我
猛地向前一个趔趄,两个膝盖正好怼在了床的边沿上――

  不等我哀嚎出声来,被绊倒的整个身体就已经向着躺在床的我妈摔去――

  好在我眼疾手快,急忙伸出双手猛地拍在了她身体两侧的床单上,这才没有
摔倒在她身上。但是――

  但是我那勃起多时、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却已经沿着侧边滑进了我妈粉红色
的蕾丝内裤里!!!

  「我操!!!」

  「嗯哼~ 」

  我看见我妈眉头微皱,口唇微张并轻声呻吟出来,一股在体内发酵而成的酒
气直接喷在了我的脸上。

  『不行不行不行,要淡定,淡定!』

  我屏住呼吸以隔绝我妈嘴里难闻的酒气,同时拼命让大脑去感觉下肢除膝盖
处被撞麻的酸痛感外,神经敏感的龟头此时又正在体验着什么?――

  『嗯?』

  什么感觉也没有。

  「呼――」

  我松了一口气,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还好还好,我终究守住了底线,没有乱……』

  突然,我的脖子被我妈用双臂狠狠地搂在了一起,猝不及防之下我的双臂一
软,头向前倾,整个身子就倒在了我妈的身上――

  『诶?我去!!!』

  这时候我的大脑突然感受到了龟头的存在,它此时正深深的陷没于一条狭长
湿热的腔洞里,四周被各种凹凸不平的褶皱墙壁紧紧压迫着,感觉就像被困在了
什么东西的体内……

  这是我妈的阴道内啊!!!!

  「哈啊……」

  被某种异物突刺进体内的我妈忍不住大声呻吟了出来,并条件反射的勾紧了
两条大腿,顿时肌肉紧绷,下体上挺,将我不小心插入的鸡巴吞咽得更加深入―

  「啊……」

  我和她忍不住一同呻吟出声来――

  我感觉自己从头到脚犹如触电般炸出了无数鸡皮疙瘩,头皮发麻,忍不住哆
嗦起来。而我妈的整个身体也如筛糠般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操……操我,老胡……操我……」

  我妈半张着迷蒙的醉眼央求道,脸颊红润,鼻息沉重,下体正不自觉的微微
抬合迎挺着。

  「妈,妈,你醒醒,我不能……」

  我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已经混乱成了一团浆糊,过往看过的无数AV中母子交合
的场景和看小说时想象出的画面都混杂在了一起,然后它们就像放电影般疯狂的
胡乱播放着,耳畔也仿佛听见了吟诵着一首首淫诗浪词的话外音――

  那是朱哥的声音――

  「额!额!额!曲项向天射。逼毛粘淫水,红屌拨乳波。……」

  「锄禾日当午,儿子射老母。谁知子宫餐,粒粒真辛苦。……」

  「腿间一只屌,母子要相亲。举逼邀儿射,交合成三人。……」

  「久旱逢甘霖,儿精老母吃。洞房花烛夜,娘亲受孕时。……」

  「阴道丛中过,精液射满身。小儿轻挑母杏花,宣精泄火不收闸。……」

  「醉里挑逼看豆,梦回新婚嘤咛。扒内裤分开双腿,阴肉飞翻噼啪声,沙场
遭点兵。……」

  ……

  「小儿郎,莫彷徨,慈母张腿床上躺,等着宝贝来插娘。一捅娘亲逍遥乐,
母子共同赴天堂……」

  「一捅娘亲逍遥乐,母子共同赴天堂……」

  「一捅娘亲逍遥乐……」

  「一捅娘亲……」

  「一捅……」

  「捅……」

  等我意识反应过来时,我正抱着我妈的脸,一边亲吻着她的面颊和嘴唇,一
边抖动腰肢进行着本能反应的抽插运动……

  『我操!』

  『我操!!!』

  『妈!』

  『妈,对不起!』

  『儿子错了!』

  『儿子不该这么做!』

  『对不起!』

  『但是……』

  『我好想肏你啊妈……』

  『你好舒服……』

  『你真的肏起来好舒服……』

  『我不想打飞机了……』

  『我就想肏你,天天肏你……』

  『以后你就让儿子肏吧……』

  『让儿子天天肏,好吗?……』

  『燕儿……』

  『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了,剧一燕……』

  『你以后,就是我胡重北的……』

  『我胡重北的……』

  『飞机杯!!!』

  伴随着卧室里不断回荡着的,肉体碰撞在一起的「啪啪」声中,我一次又一
次的,将处子之身粘稠浓密的乳白色精液送进了压在身体下的「燕儿牌」飞机杯
里………

              (未完待续)

***********************************

【作者自言】:

  大家好,我是这部小说的作者xiaolingzi1994,与小说《瘟城母子》、《唐
晓琳的一天》、《孝儿帮母生孙子》有关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在评论里与我进行讨
论交流。您的阅读、点赞和回复是对我的最大支持和帮助,谢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个人作品序列(space.php?13167783/myblogs):
|                              |
| 【孝儿宇宙】(『孝儿孕母』三部曲):           |
| ①正传《孝儿帮母生孙子》〔长篇〕(已完结)        |
  (thread-10458428-1-1.html)
|  +番外《唐晓琳的一天》〔中篇〕(连载中);        |
  (thread-10671250-1-1.html)
| ②《母子乱伦案例实录》〔短篇集〕(未写);        |
| ③《十探母子乱伦问题》〔短篇集〕(未写)。        |
|                              |
| 【淫儿宇宙】(『淫儿乱母』百部系列):          |
| ①东洋和风篇(构思中,未写)               |
| ②西洋欧美篇(构思中,未写)               |
| ③五行南北风(构思中,未写)               |
| ④「瘟城母子」三部曲:                  |
   之一《母亲最适合当飞机杯的3个理由》〔中短篇〕(连载中)
  (thread-10691297-1-1.html)
|  之二《?》(构思中,未写)               |
|  之三《?》(未写)                   |
| ⑤《?》(未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锄禾日当午,淫儿射老母。
【「瘟城母子」之《母亲最适合当飞机杯的3个理由》】(三)[老胡还是小胡?]

附赠录音:儿子胡重北夜袭醉妈剧一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