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会】

  • 【互助会】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互助会】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Huajiyue
2021/02/01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5,298

  

                第一章

  华国,榕城。

  曾经,华国的重要经济发展中心城市之一。如今,已经成为东方着名的罪恶
之城。

  一切的罪恶源自二十年前的一场外来人才引进计划,大量的非洲人种涌入榕
城,导致今天的榕城内到处充塞着混血的弃儿。

  他们继承着父辈的基因,傲慢又贪婪,懒惰又淫欲,黑色皮肤的他们就像城
市中的寄生虫,每天穿梭在阴暗角落恶积祸盈,汲取着城市的生机。

  大卫就是这样的一位黑人混血儿,他没见过父母,从记事开始他就生活在一
间破败的孤儿院,在这里有的是跟他一样被父母遗弃的黑人混血儿。

  像他们这样的异类,在榕城没有华人会来收养他们,他从偶尔来此的华人的
眼中看到的只有厌恶,仿佛他们是什么恶心的生物版。

  孤儿院每天都能接收到被弃婴,这使得孤儿院的日子十分清苦,大卫他们经
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大卫七岁的那年,实在受不了饥饿的他,像无数前辈那样,趁着天黑偷偷翻
墙跑出了孤儿院。

  像这样受不了饥饿偷偷离开的人,孤儿院经常会发生,习以为常的工作人员
也不会去特意寻找。

  跟他一起离开的跟他一般大的麦克和巴特。

  那天,三人刚刚离开孤儿院,就在胡同的拐角遇到了一位黑人青年,青年二
十来岁的样子,脸上一副无聊的样子。

  在青年的引领下他们三人加入一个全是黑人组成的大家庭一一互助会。

  后来他们才知道,青年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孤儿院的外面,等待着像他们这样
敢于逃离哪所囚笼的人。

  如今,已经大卫三人已经在互助会厮混一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
只想吃口饱饭的孩童。

  大卫三人正蹲守在一处高档小区的安全通道内,静静地等待他们的猎物出现。

  「妈的,这臭婊子怎么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有木有昨晚那个榕大的校花漂亮。」
说话的是年龄最小的巴特,三人中就他脾气最是暴躁,为此没少吃过亏。

  「你还好意思提昨晚的事,大半夜把人操的哭爹喊娘,吵得我跟大卫都睡不
好。」麦克瞪了巴特一眼。

  「这能怪我吗。谁知道那妞长得清纯下面却松松垮垮,夹都夹不紧,操的我
腿都软了才射出来,她到是爽得很。」

  「都给我闭嘴!这可是会在亲自点名要的人,如果出现意外,我们都得死!」
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也不看看场合,现在是说话的地方吗,要是被
人发现了怎么办!

  互助会可不是善男信女的地方,榕城90%的失踪案背后都互助会的身影。

  看着大卫眼中的怒火,意思到问题的严重,麦克与巴特瞬间闭嘴,不再言语。
消防通道内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绿油油的荧光。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三人没有手机,不知道时间,消防通道内十分闷热,三
人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身上黏糊糊的十分难受。

  「叮~~」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个高挑的女人从电梯内走出。

  女人有着十分精致五官,穿着一件标准的都市女白领的OL制服,胸前的硕乳
将女士西服顶起一个惊人的弧度,丰满的翘臀被包臀短裙裹得严严实实,一双黑
色的连裤袜包裹着性感圆润的美腿,黑色的高跟鞋敲打着地面,传来「哒哒」的
声响。

  「好哒,老公我已经到家了。」

  「嗯,正好明早蓉蓉要来榕城,让她陪我一段时间,你就放心出差吧。」

  「好啦好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自己会注意安全的。」

  秦雪挎着包,一边手拿着手机与远在外地出差的老公通着电话,一边朝着自
己家的方向缓缓走着。

  秦雪住的地方虽然是在榕城的三环内,地理位置却远离繁华地段,属于待开
发的地段,周围设施都不齐全,导致小区入住率非常低,这一层更是只有她们一
家入住。

  「今天消防通道怎么开着。」秦雪奇怪的看了眼半开的消防通道。

  随着榕城这几年治安越来越差,经常有独居女性失踪事件,现在小区的物业
为了保障业主的安全,除了每天按时巡逻,阻止可疑人员入内,更是把消防通道
这个安全通道锁死,防止有人借用监控盲区潜入居民楼内。

  毕竟,比起着火的小概率事件,人口失踪才是物业们害怕发生的事情。

  就在秦雪低头在包里翻找屋门钥匙的时候,大卫三人从消防通道内冲了出来,
飞奔向秦雪冲去,由于秦雪的家紧邻消防通道,双方距离不足一米。

  当秦雪听到身后的动静,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只腰部一紧,纤细的腰肢
被人从身后紧紧的抱住,紧接着背后传来一股冲击力,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
倾倒。

  「啊!救……呜……」一声惊呼还没从喉中发出,在麦克扑倒秦雪时,大卫
已经赶到,一只黝黑的手掌按向秦雪的面庞,一把捂住她性感的红唇,另一只手
则钳住她挣扎的双臂。

  年龄最小的巴特从秦雪的背包内翻找出房门的钥匙,飞快的打开屋门,让大
卫跟麦克两人将秦雪拖入房中。

  「砰」紧随一声轻响,房门被紧紧地关闭。

  别看三人身材矮小,只有成人男子的一般身高,但是三人配合默契,所有的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引起任何异状,别说秦雪这一层并没有任何人居住,
即使就算有人,也很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第二章

  张伟龙,一名外企的苦逼程序猿。

  就在昨天他终于与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修成正果,一起迈入了婚礼的殿堂。

  年仅32岁的他,如今不仅在榕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
房子,还拥有了一位美丽性感的妻子,相比大多数同龄人可谓是人生赢家。

  本该踏上蜜月旅途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现在会独自出现在沪市。

  昨晚,就在婚礼结束的当晚,张伟龙与妻子秦雪正在准备明天度蜜月的事情,
却没想到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的上司皮特王,人称王扒皮,一位来自非洲的黑人,紧急加派给他一份外
勤任务。

  张伟龙相信,如果当时王扒皮就在他的面前,而不是在手机的另一端,他一
定要把手机狠狠砸在王扒皮的脸上,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暴躁的情绪只在心中一闪而过,打工人的苦只有打工人知道。他的房自还有
100W的贷款,他真的很难直起腰来大声地说不。

  见张伟龙久久无声,皮特王开始了画饼大法,什么只要项目谈成,他将是沪
市的分公司经理云云。

  估计不会有人想到,这位自称来自非洲的皮特王,会操着一口流利的华语。

  对于王扒皮的大饼,张伟龙很想表示:领导我的胃不好,实在消化不了,这
干巴巴的大饼。

  最终,张伟龙还是答应了王扒皮这个过分到极点的要求,不是因为他被王扒
皮的大饼所诱惑,而是致富宝里刚刚收到公司财务转来的伍万元补偿。

  毕竟人到中年,身不由己。伍万块钱足够买断张伟龙跟秦雪的这次蜜月旅行。

  怀揣着对未来的期待与迷茫,无奈的张伟龙来到了沪市。

  刚到沪市迎接他的就是紧张且有序的忙碌,期间他只在晚饭前跟妻子进行了
一次简单的通话。

  当工作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张伟龙托着疲惫的身体回
到酒店,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心中开始挂念起妻子。

  榕城这些年治安乱来越差,妻子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害怕,还好明天自己的妹
妹就会来榕城,两人在一起会安全一些。

  他想打个电话,又怕由影响到平时有早睡习惯的妻子,想着想着,张伟龙越
发的难以入眠。

  想着这还不到11点,自己加班,妻子还在休婚假未必会这么早睡。

  不由掏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睡了吗,宝贝。」

  等了许久没有回信,就在张伟龙以为妻子已经像往常一样睡着,也打算熄灯
睡觉时,手机一震。

  掏出手机一看,是秦雪的头像在闪了闪,点开头像,一个视频出现在聊天框
内。

  看着莫名其妙出现的视频,张伟龙内心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怀着忐忑的心情,张伟龙打开了视频。

  黑色的屏幕渐渐亮起,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床头挂着一张大大的结婚照,
屋内四周贴着红色的囍字。

  张伟龙一眼认出这正是自己地家,画面中的房间正是自己跟妻子的卧室。

  镜头逐渐下拉,定格在屋内那张本该属于他跟自己妻子的婚床上。

  此刻,婚床上正有两男一女,女人身材火爆,穿着一件被撕地破破烂烂的黑
色网状连体情趣内衣,胸部跟下体都是真空,穿着这样的衣服比什么都不穿更加
羞耻。

  女人像一条母狗般趴在床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的翘起,一名通体黝黑的黑人
小孩半跪在女人身后,双手抓着女人纤细地腰肢,快速的耸动着,发出「啪啪」
的清脆响声。

  在女人的身前,同样半跪着一名黑人小孩,正直挺挺着肉棒,一边享受着女
人口交着,一边双手不时地蹂躏着女人的巨乳,一对丰满的巨乳上布满了红色的
指痕。

  不一会儿,女人前面的黑人小孩,率先射了出来,他骂咧咧的在女人脸上用
力拍了两下,从床上爬了下来。

  随着他的离开,镜头拉近,给了女人的脸一个大大的特写。

  女人眼神呆滞,面色潮红,白灼的精液混着口水从嘴角滴答滴地落到床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张伟龙看清女人的样貌时,他还是惊若木鸡,内
心感到一阵绞痛。眼前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的新婚妻子秦雪。

  「嘿嘿,你的宝贝今晚估计没时间睡觉了。」

  「你要是敢报警,就等着给这个母狗收尸吧。」

  伴随着嚣张的声音,一只黝黑的脚丫踩在秦雪的脸上,反复碾着。洋洋得意
的语气,使得张伟龙银牙紧咬。

  「操你妈!操你妈!」

  张伟龙发泄似的怒吼着,手机不停地拨打着秦雪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Sorry,theSubscr
iberYouAreDailingCannotbeConnectedNow。PleaseRedailLater。」

  「对不起,您所拨打……」

  「……」

  发泄过后,一阵无力感在张伟龙的心头升起,他没有选择报警,面对这些生
活在城市黑暗中的毒瘤,他不敢拿妻子的生命去赌。

  强压下心中的烦躁,张伟龙跑到卫生间用清水冲了下脸,让自己保持镇静,
他目前所能做的只有尽快赶回榕城。

  拿起行李张伟龙,打了辆车就往机场方向赶去。去他妈的业务,去他妈的经
理,他当时就不应该听王扒皮的屁话。

  现在的他十分后悔,如果他们去度蜜月,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发生。

  他不知道,被互助会盯上的人,至今还没有逃脱掉的。

                第三章

  榕城大雨,飞机无法正常降落,两个小时的机程,变成了十二个小时。

  张伟龙心急火燎回到家中时,已经是翌日的下午,迎接他的是空空如也没有
一个人的房间。

  桌上是吃剩的残羹剩饭,客厅被翻的乱七八糟,到处是散乱一地的情趣用品,
跟干涸的精斑。

  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加上长时间未休息的疲惫感,一股虚弱
感袭上心头,张伟龙双腿一软直接瘫靠在门边。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手机传出的短信声将他惊醒。

  张伟龙快速的掏出手机看去跟他预想中不一样,张伟龙以为会是妻子的手机
发来信息,然而却是远在老家的父母打来的。

  「阿龙啊,蓉蓉到你那没,这孩子手机怎么打不通啊。」电话刚刚接通就传
来父亲焦急的声音。

  张伟龙瞬间感觉被雷劈了一下,蓉蓉,本该早晨到达自己家的蓉蓉呢。

  「蓉蓉啊,她跟秦雪出去逛街了,她手机落在家里没电了。」

  「哦哦,那就好,这孩子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马虎大意,害我跟你妈在
家担心死了。」

  「爸,你放心吧,蓉蓉在这,你跟妈不用担心。」

  一番嘘寒问暖后,张伟龙才跟父母结束通话。

  深吸一口气,张伟龙确定现在失踪的不仅仅只有自己的妻子,还有自己的亲
妹妹一一张蓉蓉。

  张伟龙洗了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必须想办法找到她们。

  打开自己的随身平板,他曾经在自己妻子的手机内植入过一个定位软件,他
现在希望手机还在妻子身边。

  作为程序员,妻子的手机里有一个定位软件十分合理吧。

  通过定位软件张伟龙很快定位到妻子手机的位置,距离自己住处约五十公里。

  驱车到达时,已经是晚上,这里是城市郊区的一处废弃拆迁区,入眼的到处
是残垣断壁。

  定位不是很精准,好在是夜晚,张伟龙远远就看到在东南角落的一间废弃工
厂有微弱的亮光。

  张伟龙把车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好,犹豫半晌,他还是没有选择报警,等警
察大张旗鼓到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他决定自己还是先去看看再说。

  小心翼翼的来到工厂,张伟龙透过窗户往里看去,里面有张破旧的床垫,床
垫的四周摆着几张同样破旧的沙发,不远处还有一台电视和冰箱。

  然而里面却空无一人。

  张伟龙刚要深入搜查,忽然间听到远处传来淅淅索索地脚步声,张伟龙心中
一动,立刻找了个阴暗角落躲好。

  很快,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张伟龙的面前,却是两个十几岁的小屁孩,他们
浑身黝黑似乎要跟整个黑夜融为一体。

  两人手中分别牵着一根铁链,张伟龙目光向后望去,发现铁链的另一端竟然
拴着两个女人。随着铁链的的牵引,两个女人穿着情趣内衣,正像母狗般四肢着
地爬行着。

  待到他们走近,躲在暗处的张伟龙可以清晰的看到,两女身上到处是被凌虐
留下的精斑和伤痕,白灼的精液从正红肿的肉穴中缓缓流出,顺着双腿上被撕地
破烂的情趣丝袜流下。

  张伟龙心中一怒,眼前的两女不是别人,正是他失踪的妻子跟妹妹,此刻两
女面色绯红,媚眼如丝,任由前面的人牵着。

  正准备冲进去的张伟龙,突然头部一痛,紧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要!」昏迷前他似乎听到两声惊呼。

  「啊,头好痛!痛!」当张伟龙再次恢复知觉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厂房
的角落,全身被紧紧地捆绑着,让他挣扎不开。

  首先,映入张伟龙眼帘的是一位大刀阔斧坐在自己不远处沙发上的黑人男孩,
在他的胯下正跪着一位美女,这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

  只见他的妻子低着头,双手托着一对36D的巨乳将男孩的肉棒紧紧地包裹夹
紧,硕大的黝黑肉棒在妻子的乳沟内上下摩擦,灵活的舌头在龟头上舔舐,熟练
地动作恐怕妓女都要叹为观止。

  张伟龙很难相信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平时冷若冰霜的妻子。

  同时在不远处的破旧床垫上,张伟龙的妹妹张蓉蓉正趴跪在地上,雪白丰满
的翘臀高高崛起,一个黑人男孩正在她的肉穴内奋力抽插着,随着男孩的撞击,
妹妹的身体弓起,一对不亚于妻子的巨乳不断地摇晃着。

  而另一个男孩则坐在她的面前,高高的肉棒翘起,没入妹妹的口中,享受着
妹妹略显青涩的口交。

  「咦,老大他醒了。」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