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江山

  • 【破碎江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xiaoxiao112
2020年10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203

  前文链接:      

  前言:看了评论区,大致将大家的疑问啊,或是看法呀,回答一下,还有本
文实力设定。

  师傅的实力是超级高的,由于不敢暴露的原因所以才做事谨慎。欲门实力还
是有的,其实我这文确实受一些其他武侠色文影响开局神似,第一章评论区已经
有的读者已经猜出一些接下来的剧情了,但没全猜对,坑还是有的,毕竟不是抄
书换名,哈哈哈哈剧情还得自己设计,大致的大纲我这设定好了,大家也别猜了,
慢慢看吧。

  师傅并没有上美人榜,隐藏门派就像是黑衣人的组织似的,人人皆是隐藏在
暗处,做事不留痕迹,你说你出去上个榜,那还了得,尤其还是美人榜……

  关于男主老爹的实力,说实话并不高,毕竟中了武状元后就开始常年带兵打
仗了,哪有那么多时间修炼。江湖风云录只是大夏皇朝官方排名,肯定有一些牛
逼的没那么张扬的,大家不要被榜单禁锢了思维,战力没有崩坏。

  黑衣人的组织超级大,超级牛逼,但也同欲门一样,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
毕竟他们做的比欲门过分多了,欲门设定只是前朝的一个衰败了的组织,现在还
能有多少人记得都不一定。但黑衣组织则不然,这么多年做了太多坏事了。若是
暴露的话虽然他们强,但也不能对抗全天下的高手。

  本书实力设定前期按照所修内功层数,修多门内功的则要看内功强度,九层
十层心法者被称为宗师。宗师- 大宗师- 之上是心法化境- 化境之上是人间武圣
(圣人/ 圣者)前期比的是体内内力含量以及功法强度,后期比的则是对武道的
感悟以及战斗经验等种种影响战斗因素的东西。

  每个心法所修出的内力都会有着不同的属性或是特性,比如主角所修的阴阳
神功,就是极阳极阴之力,若是修炼了辅助功法阴阳调和决的话则可以阴阳合一,
厚土决则是象征着大地的厚重磅礴,攻守兼备,凌天剑诀蕴含杀伐的庚金之力。
这些都是举例,后期还会有诸多不同的功法与其特性,就不一一说明了。

              第一章十年之后

  待水妩妃离开后,乖巧的小萝莉巧巧,伸出她的小手一把就将陈予轩拉了过
去,先是带他去吃了一些东西,在他吃东西的时候为他将讲述了一遍欲门的门派
历史。

  欲门最早要回溯到一千五百年以前,那时不败皇朝纵横这个世界,不管是江
湖势力还是周边小国通通拜倒于不败皇朝的铁骑之下。

  但那时却凭空出现一对夫妇,这对夫妇先后挑战当年所有成名高手,无一败
绩,这对夫妇中的每一位都是当世巅峰的存在,后创立欲门,甚至被当时的不败
皇朝立为护国神教,每一任帝王年轻之时都在欲门学习过功法。

  当初的那对夫妻就是被后人尊称为灵欲双雄,女为灵,名唤宫玲珑,男为欲
名唤水欲珩,二人创造了诸多强横的功法,但随着不败王朝开始腐败,欲门也逐
渐走了下坡路,到了最后甚至成了江湖中人人喊打的邪教,虽自灵欲双雄故去后
欲门也出现了许多惊才绝艳的高手,但架不住寡不敌众,最后不败皇朝也因江湖
上的压力放弃了这个存在了千年的护国神教。

  从那以后欲门又经历了百年时间,终于完全衰败下来,躲在暗处,而陈予轩
所遇到的母女正是现在在暗中发展势力意图让欲门再现辉煌,灵欲双雄的嫡系后
代。

  欲门当年拥有无数强大的功法,其中最强大的两篇分别是,一门名为阴阳神
功,女子修炼采阳补阴,内力不仅可以自己修炼还可以从男子身上采补而来,而
采补对象越是高手,采补的效果越佳。男子则反之,采阴补阳。若是同样是身修
阴阳神功的人互相采补则阴阳结合效果更佳。

  一门名为《阴阳调和决》将采补而来的内力与自身内力完美融合,发挥其最
佳效果,更能修炼出阴阳属性的内力,所出招式阴阳并济使人防不胜防,防无可
防。

  听着巧巧的描述,陈予轩有些向往,虽然是个落魄门派但人家曾经是真的强
大,但也有些听不懂,什么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都是什么玩意呀?

  巧巧看出了陈予轩脸上的疑问,俏红着小脸为其恶补着各种「大人」的知识。

  陈予轩听完后同样是小脸通红,颇有些不可置信——今天他收获的知识实在
是忒多了。

  一直等了三天,水妩妃才回来,陈予轩在这三天里恶补了很多「知识」真是
学海无涯呀——但同样这三天的等待也是漫长且焦急的,还夹杂着一些期待,他
期待师傅带着她娘亲与妹妹三人一起回来。

  但他的期望落空了,水妩妃走进房间后,陈予轩焦急的冲出房间,用力伸出
脖子朝远方看了又看,还有没见到他娘亲的身影,他不由得心中满是失望,这几
天他学了很多知识,自然知道了男女之事,也知道了诸如调教啊母狗啊之类话的
意思,他很担心他娘亲现在正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别看了,我没救到你娘,我先是去了你家,奇怪的是你家一具尸体也没有,
觉得怪异后我就开始从各方打探消息,最后才得知,你娘亲和你妹妹被福王给救
走了。那群黑衣人被福王身边一绝世高手搞得死伤惨重,不过他们到底来自何方
我还是没有打探到。」水妩妃难得的正经说道。

  「嗯?我娘亲被人救走了?那就好,那就好。姐——师傅,你不会是在骗我
吧?」陈予轩先是放下了悬着的心,随后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会骗你?咯咯咯,臭徒弟真不乖,不过你也别太放心,我可听说福王那
家伙年轻的时候就一直疯狂的追求你娘亲,宛如你娘亲身边的一条狗一般的听话,
但现在你娘已为人妇,不知道那家伙会怎么对她,不过至少比落到那群黑衣人手
里强得多。」美妇水妩妃提醒着说道。

  「师傅,求您快传我神功,我要报仇,我要救回娘亲和妹妹」说着,陈予轩
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起来吧,我教你功夫天经地义。巧巧你去通知一下门人们,正式执行收徒
仪式」水妩妃一边说着,抬起一只一手,对着面前跪在地上的陈予轩挥了挥,随
后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将陈予轩拖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陈予轩在数百欲门中人的面前正式拜门主水妩妃为师,正式开
始跟随水妩妃修炼。

  水妩妃叫他不要落下自家功夫的修炼,毕竟凌天剑诀也是当世有数的强大功
法,又将欲门门主一脉世代相传的《阴阳神功》传授给了陈予轩,每天亲自指导
着陈予轩修炼。

  陈予轩身负血海深仇,每天都是勤奋的修炼,以至于每天只睡睡两个时辰,
就起身修炼,每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剩下的时间全在修炼。

  当然水妩妃虽然希望徒儿努力,但陈予轩有些努力过头了,连忙呵斥,如若
每天都这么高强度的修炼的话,对身体的负担无疑是巨大的,这会导致很多不良
后果,在水妩妃的监督下,陈予轩每天都会睡3个时辰左右,而且平日也会学一
些其他的玩意,比如各种知识书籍等,有时也会学一些琴棋书画等文雅之物。

  水妩妃也时不时的出去,带回一些罕见的植物呀或是动物内丹,炼成丹药给
陈予轩调养身体,开拓经脉,固本培元。

  到了第三年开始,陈予轩一身功法已经小有所成,不仅如此,之前的某一天
里一个看样子极为疯癫邋遢的老人前来拜访欲门,貌似是和某位太上长老有一腿
的关系,那老疯子看向陈予轩当即就看出陈予轩乃是万年不见的练武奇才,将一
本名为《厚土决》的功法赠与陈予轩。从此陈予轩每天修炼的功法又多了一门。

  在他修炼各种功法的同时,师傅水妩妃命令他开始挑战门中高手,欲门门徒
较少,只有寥寥数百人,但每个都算的上是高手。

              欲门门徒分为

  普通门徒——精英门徒——十长老——四太上长老——两位护教法王以及门主-

  陈予轩最早挑战精英门徒,由于少有战斗经验,被其一顿王八拳打了个措手
不及,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仅仅三天就挑战成功,开始挑战长老一级别的人物。

  欲门中长老一共有10位,每人都有着各自的手段。陈予轩初次挑战长老一
级别人物之时,被第十长老随手一指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残酷的事实更是激发了他复仇的决心,在师傅的陪同下他进入了某森林修炼,
点燃了兽香,将整个森林的猛兽都引了过来,在无数只巨狼,狗熊,雄狮,猛虎
的围攻下,陈予轩从生死中突破着自身,更是得了到极好的战斗经验。

  最初他进入森林仅能支撑4个呼吸的时间便浑身是伤,被猛兽淹没,然后被
师傅救走。

  水妩妃救他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在他感受死亡的压迫之时会先爆护一股惊
人的战力,片刻后再出手相救,每一次时机都是恰到好处,陈予轩全身一点力气
也不剩,再也不能反抗之时她才会出手。

  每次回去后,水妩妃都会用极为珍贵的药物帮陈予轩涂抹着全身。以免留下
伤疤等,她可不想自己教出个浑身是疤痕的肌肉莽汉。

  就这样的森林修炼再加普通修炼又持续了三年。

  三年后,陈予轩已经能孤身犹如战神一般屹立不倒,一顿厮杀围攻他的野兽
纷纷倒下,直至活下来的野兽们战栗的四处逃走,水妩妃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陈予轩时隔三年,再次挑战长老一级别的人。

  这一次陈予轩没有失败,而且是十战十胜。年仅13岁的陈予轩10战10
胜的战绩成了整个欲门弟子的修炼榜样。

  当他挑战完长老之后就着手于挑战太上长老们了,师傅说过,当日为首黑衣
人的实力强大,若是他可以从太上长老手下逃脱的话,就有了保命的资本了。

  他当然不知道师尊一方面鼓励着他,一方面还怕这小子骄傲的飞起来,同时
也在打压着他的信心,十长老的本身实力断然不会被陈予轩这么个孩童这么轻易
的击败,这一切都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为的就是给陈予轩一些信心以及鼓励,让
他看到努力是会有回报的。

  陈予轩也的确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是个绝世天才,这不兴冲冲的去挑战太
上长老了吗,但结果是令他失落的,当他第一次挑战春长老之时,一股浓浓的挫
败感在他心中升起,不为别的,仅仅是太上长老身上所发的气势就让他升不起任
何战意,甚至连拳头都攥不紧,当场身子瘫软了起来。

  陈予轩失落的返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师傅水妩妃早已在等待着他,看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安慰道「这个
结果很正常的,你的确是天才,也很刻苦。但修炼时间过于短暂了,每一位太上
长老的年岁都不小了,他们一生杀人无数,内功更是雄厚到你现在无法想象的地
步,不过你也莫急,等你采阴之后的提升会更快的。咯咯咯,自从轩儿开始修炼
之后为师还是第一次看见轩儿这么失落」

  陈予轩听着师傅的鼓励,想着深陷福王府的娘亲,再想起家中的血海深仇,
再次鼓起决心。攥紧了,对着师傅支支吾吾的说着「师——师傅——徒儿——徒
儿想——若——若是——咱们——嗯,就是——一起——一起——修行——的话
——嗯——是不是咱们都能得到好处呀」低头双眼瞟着床上美妇那双修长的美腿,
陈予轩下边有些微微挺立,虽然他才13岁,但由于身边教众以及功法呀,甚至
还有自己门派的名称的原因,当然——他还是为了,修炼出更多的内力。也有点
其他想法。

  「嗯?好个孽徒,小小年纪不学好,打起了为师的主意来了?」水妩妃一反
常态严厉的嗔道。双眼紧紧地盯着陈予轩。

  「师傅——我——唉——徒儿知错了——」陈予轩低着头红着脸支支吾吾的
说着。不敢看向师傅,心想「这不对呀,不应该是师傅勉为其难的答应吗,毕竟
师傅也是修行阴阳神功的,而且貌似已然大成,照记载她至少也得采补了数百乃
至上千个高手了,也——也不差我了吧——」

  「好了,这事你以后想都别想——哼——还有,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嘛?修
习阴阳神功十六岁之前不能破身,否则元阳外泄,你这辈子都毁了,别说破身,
就算是自己也不能解决,哼,我得给你设下点禁制,否则再让你自己外泄了元阳
可就坏了」说着玉指一勾,陈予轩的裤子哗的一下就掉了下去。

  「嗯?好家伙,小小年纪本钱还不小,貌似还有几分名器的影子」看着眼前
挺立的庞然大物,水妩妃有点无语,自己徒弟,想着上自己,还他妈硬成这样,
看样子还以为自己会欣然答应,真是气煞我也,随后朝着陈予轩挺立的巨龙隔空
一点。

  「哎呀——」陈予轩痛叫出声,随着师傅的一点仿佛一根针扎进了自己下体
一般,随后胯下庞然巨物便飞速的缩小,软迷下去。毫无精神的当啷在胯下。

  「啊?这——这——这——师傅,我这——」陈予轩可吓坏了,莫非师傅这
是把自己阉割了不成?

  「啊什么啊?我点了你那东西的穴道,除了如厕以外现在那玩意什么都做不
了了,以免你小子提前泄露元阳,放心,当你16周岁那天为师再帮你解开限制,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对你日后有莫大好处,多少人还求着为师帮他们封几年
呢。咯咯咯」水妩妃又开始魅笑道,随即还朝着陈予轩递了几个媚眼,甚至用手
拉了一下胸前的衣衫。

  放在以前估计陈予轩的巨龙早就激动的如铁棍一般,但现在任师傅万般挑逗,
自己的心确实是痒痒的,但奈何下身兄弟没反应啊……

  「嗯,效果不错。咯咯咯,好了出去练功去吧」水妩妃笑道。

  陈予轩心中忐忑哭笑不得的走出房门,但刚才师傅诱惑他的样子却永远的印
在了他的心中。

  又是三年过去了,这三年里陈予轩将家中所传的凌天剑诀练到了第八层,已
经超过了当初的父亲,当初的陈玄一仅仅修炼到了第七层。也不是说陈玄一资质
不好,只不过是他下山之后便开始了投身朝廷,多年征战以至于修为精进缓慢。

  陈予轩就连阴阳神功心法也修炼到了第六层,这还是他没有采补过的原因,
这已经是不采补情况下的极限了,还有老疯子那日给他的《厚土决》心法,也已
经修炼到了第5层。还有诸多攻击类或是逃跑类乃至其他的外功招式功法,当然
美妇为了确保徒儿自己的安全与采补效率,还传了他一门精妙的易容法,以及多
门催情类招法。

  但最让陈予轩在意的还是阴阳神功和厚土决,阴阳神功现阶段只能作为辅助
功法提升自身内力,但提升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这还是在他没有采补过的情况下,
而《厚土决》更为神奇,他甚至感觉《厚土决》比他家所修炼的《凌天剑诀》还
要高深,《厚土决》是一本攻守兼备的功法,攻击时可用掌法,防御格挡的招法
也不少,最神奇的是《厚土决》他才修炼到第五层,内力的提升竟然比第八层的
凌天剑诀还要高出不少。

  现在陈予轩主修的三个心法中,内力提升最大的就是《厚土决》,其次是
《凌天剑诀》最后是阴阳神功。

  其实通常武者心法修炼往往只会选择一个,因为一门顶尖的功法一个人天赋
不好,终其一生也难有成就,但陈予轩被师傅评为万年来第一天才,对各类功法
都有着超乎常人的领悟力,甚至没有瓶颈,这就代表他可以分心修炼更多的功法,
即使这样也不会走火入魔。这就是武道天才的好处。

  16岁那年,陈予轩再一次挑战那名太上长老,这一次他并没有被对方气势
所吓倒,而是能对对方打上几个回合,虽然还是惨败,但那名太上长老对其成长
的速度也是惊叹莫名。

  这些年偶尔陈予轩也会与师傅一起下山打探消息,陈予轩得知永历30年1
0月7日,也就是他家中出事的第三年,福王宇文永安正式娶得剑宗仙子季君怡
为王妃。二人婚后极为恩爱。

  这不经让陈予轩对娘亲产生了一丝丝怨恨,父亲才走三年,她就迫不及待的
嫁人……

  当然这只是小插曲,自陈予轩挑战完太上长老之后,师傅也如约将其胯下禁
制解除,没想到它的巨龙非但没有变小或是失去效用,反而变大更大巨大,年仅
16岁的他胯下巨龙耸起之时已然有了接近6寸的大小(不到20cm,太大就
太过分了)一寸半的粗度。

  刚一解开禁制的瞬间陈予轩胯下巨龙便犹如吃了春药一般的耸立了起来,看
的师傅水妩妃面颊羞红。「没想到你小子底子这么好,竟然是一代名器的独龙宝
杵,以后真不知道你要祸害多少姑娘。」

  至此之后,陈予轩每天都会找太上长老去切磋,每天都有很大的进步,虽然
无论怎么进步都打不过太上长老,但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能和太上长老打到半
个时辰左右方才内力耗尽,当然虽然打不过,但是要说跑的话还是能跑的。

  水妩妃这么多年隔三差五的就会教给陈予轩一些逃命用的功法,比如著名的
轻功《踏雪无痕》呀,《极影步》啊之类的,陈予轩对武学有着惊人的感悟,学
什么都快,短短几年已经是精通多门功法。

  与太上长老的对练持续了一年左右,距陈予轩家中巨变已经经过了十年,这
十年里他从一个满是童心与天真的少年成长为心性坚韧饱受磨砺青年。

  此时的他容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身材高挑,健壮,皮肤还是较为白皙,帅气
的面庞再加上他一头乌黑的头发,前面梳着一道斜刘海更显他的帅气,一根束发
带飘逸的随风而动,身穿师傅所赠的黑衣,配合上他的气质,真是一位翩翩浊世
加公子的感觉。

  明天就是他下山之日,通过无数次的软磨硬泡师傅终于同意他下山,他在房
间一点一滴的回忆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有家中巨变,也有十年来的艰苦修炼,
更有自他10岁那年便被师傅送到其他势力修炼的那名梳着双马尾的可爱丫头,
也有每当睡前就会出现在自己脑海的无比诱惑的身影,也有当年为了让他活命而
选择留下到后来成为了福王妃季君怡。

  种种记忆在他脑海流逝着,就在此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一道倩影映入陈予轩的双眼使他瞬间就看呆了,今天的师傅一身红衣,左肩
与性感的肚脐暴露在自己眼前,胸前的纱衣很薄,隐隐约约可以从中看见里面的
黑色肚兜,秀发乌黑且流畅铺在脑后,胸前一道沟壑充满着禁忌的诱惑着陈予轩。
下身那两条修长且光滑的美腿仿佛拥有魔力一般的吸引着他,就连师傅那双小脚
也仿佛散发着香气一般。

  「咕噜」陈予轩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更是暗自打鼓「莫非师傅是想开
了?想要和我修炼?为我送行,嗯——一定是这样滴」

  「咯咯咯,你个孽徒,又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事情了咯咯咯」仿佛看穿了对方
心思一般,水妩妃媚笑着。

  「好了,你也别多想了,为师今日来有些事要嘱咐与你。」短短的话语打破
了陈予轩美好的幻想。

  「呃——」陈予轩长长的叹了口气,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首先一点是,你要报仇为师不阻拦,但你要知道自身实力,有命才能报仇
这点你必须牢牢地记住,可以调查黑衣人的势力,但必须暗地进行,不可大意—
—碰到打不过人赶紧跑,不要呈一时之快。你身上担着的不仅是家族的血海深仇,
还有振兴我欲门的大任」水妩妃走到陈予轩身边坐了下来,慢慢说道。

  「咕噜——」「徒儿谨记」感受着师傅身上的香气,偷偷斜视着自己身旁白
花花的美肉,陈予轩不由得再次吞下一口口水,点头答应。

  「其次,凌天剑法不要暴露,你想调查对方,对方同样想调查你,斩草除根,
你的样貌虽和幼年大有不同,但骨龄始终无法改变,若暴露了凌天剑法那以对方
的实力,更何况你还是个天才,宁错杀不放过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懂得。」水妩妃
将右腿搭在左腿上,苦口婆心的叮嘱着徒儿。

  「第三——江湖上隐藏的强者太多太多了,就拿咱们门派来说,四大太上长
老,两大护教法王,再加上为师,若是出了门派都是一方惊世骇俗的人物,但其
他隐藏势力像我们这样的人也不会少,我希望你不要被所谓的江湖风云榜限制了
思维,江湖风云榜毕竟只是大夏朝所颁布的,现在的大夏朝呵呵呵,你也知道—
—我就不细说了」

  「第四,算是为师的对你的一个要求,为师希望你可以混进二流势力,落花
门,你知道为什么咱们门派只能隐藏于暗处见不得光嘛?」水妩妃问道。

  「莫非是因为功法流失的缘故?」陈予轩问道。

  「不愧是我徒儿,真聪明,咱们门派自衰败开始,曾经的祖先们流散到了各
地,功法也就流失了许多,本门最为重要的功法《阴阳调和决》也一同流失,这
数百来年每一代门主通过不断的打探终于探查到了《阴阳调和决》的下落,那就
是落花门,早年为师也曾易容打扮加入了落花门,但不管为师用了什么办法都没
有找到,只能诈死离开那里,咱们宗门身份特殊,若不能将内力转化为阴阳内力
始终无法光明正大的走在明面上,你若是可以就去探查一二,若是——呵呵——
就当为师没说」水妩妃说道这神色略有失落。

  「师傅放心,徒儿一定努力找回《阴阳调和决》」陈予轩当即就做下了保证。

  「最后嘛则是谨记一点,虽然本门名为欲门,修行的也是正道不容的功法,
但你要谨记莫要仗着身怀武功而为非作歹,我们欲门曾经衰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后
来的门徒人品参差不齐,众多门徒倒出为非作歹,到处留下恶名所导致我们门派
的衰败。你可别闯荡几天江湖成了人人喊打的采花贼了……」水妩妃语重心长的
说着。

  「徒儿谨记」陈予轩点头回答道

  但就在此时变故横生。

  「额——师傅——徒儿——好难受额——大鸡巴好涨啊——仿佛要爆炸一般
——难受啊——」陈予轩忽然满脸通红艰难的说道。

  「嗯?」水妩妃看向陈予轩胯下,之间他裆部一个高大的帐篷似乎要穿破裤
子而出一般。

  「孽徒,一点也不乖哦——还在想这个呀?」水妩妃严厉的说道。

  「不——不是——师傅——真的——好难受啊——」说着陈予轩便将裤子脱
下,一个狰狞的庞然大物瞬间出现在了水妩妃的面前。

  「嗯?」水妩妃看着徒儿涨的有些发紫布满着青筋扭曲狰狞的巨龙,脸上有
些微红,心中也充满了疑问,连忙拉过陈予轩的手把了把脉。

  随后便震惊的说道「你——你——你——我都给你解开禁制了,这一年来你
都没有释放过它?」

  「释——释——放?怎么释放?徒儿这一年来每日睡前想起师傅给我下禁制
那日的样子这根大鸡巴都会肿胀莫名,一次比一次厉害,今天师傅,还——还—
—穿的这么——诱人——徒儿实在憋不住了——还请师尊原谅」陈予轩满脸憋得
通红,仿佛喘气都有些困难的样子对着水妩妃真挚的说道。

  「……」水妩妃听闻此话颇有些无语,那日自己本想试试封禁效果,没想到
这孩子竟然把她当成了意淫对象至此在心中生根,最主要是他还不自己释放,长
期修炼阴阳神功还不释放必然导致其体内阳气过盛,这不眼下欲火焚身了吗。

  「好——热啊——斯哈斯哈——徒儿——徒儿要喘不过来气了——」陈予轩
神色狰狞的低吼着,一边用嘴喘着粗气。

  「也罢——为师教你,来轩儿,你自己用手握住它,然后反复上下套弄,一
会就没事了,嗯——你可以一边看着为师,一边弄」水妩妃无奈的说道。

  「啊——师——师傅——徒儿——徒儿快喘不过来气了。真的好难受啊,动
——动不了了。」陈予轩此时豆大的汗珠从他身上落下。

  看着徒儿真切的难受模样,水妩妃慢慢的伸出了一只玉手,搭在了陈予轩那
坚硬如铁的大鸡巴上。

  刚一接触,她仿佛手里抓着不是鸡巴,而是一根烧红了的铁棍似的,感受着
徒儿鸡巴上的温度,看着徒儿难受的样子,心里一个劲的骂自己「你说你,今天
穿成这样干吗?本想给徒儿留个好念想,这下好了——真给他留好念想了……」

  无比难受的陈予轩在水妩妃玉手刚一接触自己大鸡巴的一瞬间,感受到了师
傅玉手的滑嫩,与那一丝丝冰冷的触感,瞬间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大爽,
脑海甚至笑开了花。

  「不能再耽误了。」水妩妃笑道,玉手便开始轻轻的上下套弄了起来,随着
她一下下的套弄,只听陈予轩嘴里发出一丝丝「啊——嘶」又是呻吟又是吸气无
比爽快的声音。这更让她无比羞涩,绝美的玉颈都有些微红。

  时间一丝一毫的流逝着,虽然随着她的套弄陈予轩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爽快
的喘息声,但陈予轩脸上的红意并未褪去,反而有些发紫。

  这让她更是慌了,另一只玉手也开始了忙碌起来,时而轻轻揉搓徒儿阴囊上
的两颗蛋蛋,时而用手心盖住徒儿那涨紫色硕大的龟头,不断的用手心,手背与
手指刺激着徒儿的龟头,徒儿的爽快喘息声越来越频繁,但丝毫没有射出阳精之
意。

  水妩妃的俏脸上除了羞涩的微红更是多出了几滴汗水,心里骂道「小小年纪,
还是第一次,怎滴如此持久?妈的,这都什么世道啊……」

  但动作丝毫不敢停留只见她的动作越来越露骨,她先是从陈予轩身旁站起了
身子,随后将身上的纱衣一点点的褪下,露出那黑色绣着荷花的小肚兜,小小的
肚兜只将其胸前的两座山峰包裹住大部分,还是有些美肉映入陈予轩充满欲望的
双眼里。随后她一个狠心,将肚兜也拖了下来,两座诱人的山峰毫无花假的出现
在陈予轩眼前,洁白的两颗巨乳上各自有一颗粉红色如同樱桃一般的乳球,四周
分布一圈淡红色的乳晕,格外的诱人。陈予轩本以为师傅的乳球应该是紫褐色乃
至于黑色,但他万万没想到师傅的乳球还如此的嫩红。

  「唉——反正都如此了,还不如快点结束」想到此,水妩妃便朝着陈予轩胯
下慢慢的双膝点地跪了下来,上半身无比诱人的扭动着,两个巨乳随之摇动着,
她一只玉手还在不断的快速套弄着徒儿的大鸡巴,而另一只玉手则是悄悄的滑到
了陈予轩的双股之间,如同一条小鱼似的,在陈予轩的洞口处灵活的滑动着。

  「妈的,爽——师傅太会伺候人了,太爽啦,哦——不行了——要射了——
不——不行——憋住——这么快就结束了岂不是暴殄天物」陈予轩感受着师傅舒
服无比且淫荡无比的服务,禁忌的快感与身体的快感同时涌向心头,大鸡巴阵阵
发麻,显然就要射出来,但他还没享受够,于是悄悄的夹紧了大鸡巴,甚至将内
力也输送到了下体,生生的阻挡着射精的冲动。

  这可苦了他的美妇师傅水妩妃,水妩妃用尽浑身解数,本以为陈予轩早就该
射了呢,可眼下还没有射精的样子,心中一个暗道「独龙宝杵果然名不虚然…
…这小子还是第一次,还这么持久,我这手都酸了,唉——算了算了,都是你自
找的……」

  下定决心后,美妇水妩妃便满怀深意的看了一眼陈予轩,随后十分魅惑的伸
了伸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一刻简直是风情万种,陈予轩看的险些控制不住
胯下的大鸡巴。

  陈予轩的美妇师傅水妩妃随即,张开樱桃小口便将陈予轩的大鸡巴吞入口中,
不断的将其硕大的鸡巴往自己嘴里输送,一边用其灵活湿润的小舌头舔舐着陈予
轩的龟头,朝着其马眼不断伸进,仿佛是要将她的舌头塞进陈予轩的马眼一般,
一边舔舐着一边用嘴吮吸着,淫乱的「嗤嗤嗤」的声音与陈予轩舒爽啊「斯哈—
—斯哈」之声交杂在了一起。

  陈予轩的大鸡巴被美妇师傅温暖湿润的口腔所包围,那灵活的舌头使他再也
控制不住自己的大鸡巴,酥麻之感越来越明显。

  终于在美妇水妩妃的不断舔舐之下自陈予轩马眼处「噗嗤」一声,一股股浓
厚且腥味无比浓重滚烫无比的精液发射在了美妇的嘴里,由于速度实在太快,美
妇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全都射向了她的喉咙深处。

  美妇遭此变故连忙将徒儿的大鸡巴吐了出来,但不吐还好这一吐,滚烫腥臊
的精液竟然还在继续喷射着,将她的俏脸完全涂抹上了一层浓厚乳白色的精液。

  「咳咳咳」美妇一边咳嗽着,一边整理着还在不断往下低落的精液,此时她
脸上,头发上,胸前,性感的肚脐上都分布着散发着浓重腥气的乳白色精液。

  她的下半身早就湿透了,她十分幽怨的看向陈予轩,幽怨的嗔道「孽徒,这
下你可满意了?」

  看着美艳的师傅无比狼狈的整理着身子,陈予轩心中咯噔一下子,少年生怕
师傅找自己秋后算账一般。

  但见师傅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再加上隐隐约约看到师傅那湿润的下体,陈予
轩不由得胆子大了起了,忽然一个起身,将师傅抱紧了自己怀里。

  美妇水妩妃也没想到自己徒弟有这么大的胆子,有些发愣,任由他将自己抱
进了怀里。

  陈予轩两只大手不老实的在师傅身上游走着,攀向了了那自己馋涎已久的双
峰,双只大手不停的搓弄揉捏着两座巨大的山峰,时而调皮的用两根手指轻轻的
捏一下师傅那粉红色的小樱桃。

  「嗯——你——你个——孽徒——竟——竟然——如此大胆」水妩妃下体早
就湿润了,此时的她意情迷乱妩媚动人的呻吟道。

  师傅的呻吟仿佛是给自己加油打气一般,陈予轩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一只手
继续揉捏着师傅的巨乳,而另一手则是伸到师傅身下,快速的将师傅那仿佛能拧
出水来的黑色亵裤扒了下去。

  陈予轩连忙朝着怀中美艳而又妩媚的美妇身下看去,这一眼使他久久无法自
拔。

  先映入眼帘的是在师傅那双腿之间那被精心修剪过的呈倒三角状的淡淡芳草,
此时的芳草早已沾满了露水,散发着淡淡诱人的味道,倒三角芳草之下,是一道
小小的缝隙,紧紧的闭合着,粉嫩诱人的一线天内时不时的渗出一丝丝水花,陈
予轩不由得放下还在不断把玩着师傅美乳的大手,转而朝着师傅的美穴处伸了过
去。

  此时的妩媚美妇虽身处怡情迷乱的状态,但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栗,随即
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忽然一个清脆的巴掌拍在了陈予轩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陈予轩被打的有些懵逼,本以为美肉已经到手,师傅被
自己挑逗的已然发了情,哪想到不仅煮熟的鸭子飞了,还咬了自己一口,但心想
今天得到的已经不少了,人嘛总该知足的,今天不仅大饱眼福,而且师傅还骚媚
无比的为自己服务一番,也够本了。

  但好处都占尽了之后,陈予轩开始了后怕,想想刚才师傅那一巴掌,在看了
看自己怀里的美妇正一脸愤怒的看向自己,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陈予轩瞬间如
冷水泼头。

  陈予轩连忙将师傅恭敬的放了下来,随后便扑通一声跪了下了「呜呜呜,师
傅,徒——徒儿知错了,徒——徒儿,刚刚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啊,还请
师傅原谅徒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着自己耳光,双眼真挚无比的看向自己那刚刚好悬被自
己吃到的师傅。

  「你——」见陈予轩如此模样,水妩妃心中的气便消了大半,刚要呵斥徒儿,
就听陈予轩真挚的说道「师傅,自打师傅救下徒儿的那一天,徒儿一睁开眼睛便
喜欢上了师傅,从此励志先报仇,待大仇得报后便娶师傅为妻,平日看师傅的样
子徒儿本以为师傅轻浮,但丝毫没有看不起师尊的想法,今天才知道,师傅还是
冰清玉洁,于是便忍不住想要占有师傅,师傅生气的话便打徒儿吧,打死徒儿,
徒儿都不会还手。」

  「唉——」听着徒儿真情的告白,水妩妃又气又恨又没辙,「还有这小子说
的都什么话额,老娘平日也因修炼媚术显得有些那什么,没想到这小子之前一直
认为老娘是那种人——还有之后的话,更是——老娘要是冰清玉洁巧巧哪来的?
难不成是我捡来的不成?」又气又想笑。

  「还望师傅给徒儿个机会」陈予轩见有效果,连忙展开攻势。

  「咯咯咯,好,那为师就给你这孽徒一次机会,哦,不对是两次机会,咯咯
咯」水妩妃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媚笑道。

  「还望师傅明示。」陈予轩都没想到师傅能这么痛快的答应,连忙开口问条
件。

  「第一个机会嘛——咯咯咯,你若是十年内能打败两位护教法王中的任何一
位,师傅就可以给你,不过嘛——不能嫁给,到时候你可以任意玩弄为师。不难
吧?咯咯咯」水妩妃媚笑着说出了第一个条件。

  「第二嘛,有些难,不过你若达到了的话,回报更大,到时候不管你是想娶
为师,还是把为师当做母狗,为师都同意,甚至为师与你师姐一同时候你也是可
以的,条件则是,你要达到这个世界的巅峰,这是什么含义你可明白?」这次水
妩妃没有媚笑,而是一本正经的严肃着说道。

  「好,徒儿记下了。到时候还望师傅莫要失言」陈予轩两眼放光的记下了这
两点条件,第二点忒难,第一点还是可行的,不过第二条那回报真是诱人,想想
若是有一天师姐用铁链牵着师傅,两人一同伺候着自己,想想都要美死了。

  美妇也没有避讳,反正都让这个孽徒看光了,正好也是为了刺激陈予轩刻苦
练功,于是美妇在陈予轩房间内香艳的洗了个澡,过程真是让陈予轩心痒无比,
有好几次甚至想钻进浴桶与师傅来个鸳鸯戏水,但他相信若是自己再有过分的举
动,师傅可就不一定会宽恕自己了,嗯,还是报仇要紧。

  美妇看着陈予轩想要却不敢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许久,随后便穿上陈予轩
的衣袍离开了此地,她的那身红色薄纱衣,刚才也未能幸免。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师傅的倩影在此走进了他的房间,来到了他的面前,
只不过这次师傅手里多了一个整理好的包袱。

  「明天你这孽徒就要踏上江湖了,为师也该为你准备一些物事,总不能让你
下山当叫花子。」边说边打开包袱。

  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白色这瓶是上好的金疮药,受伤的时候吃一粒,捏碎一粒涂抹在伤口上,
可保日后不留疤痕,红色这瓶是回息丹,可以快速补充体内消耗的内力,蓝色那
瓶是专治内伤的化劲丹,受到内伤后吃一粒可保无恙,绿色那瓶是一瓶解毒丸,
基本上除了春药以外差不多都能解,当然也没那么绝对。这些都是名贵罕见的药
材所造,外边就算那些个大势力也同样没多少。你就别放包袱里面了,丢了怪可
惜的。」水妩妃将三瓶丹药拿出递给陈予轩。

  「这是咱们宗门千百年前传承下来的由冰火蚕丝以及罕见金属所制的一条内
甲,穿上后可防刀枪剑戟之类的,也能化解几分内力,为师也用不到了,你就拿
去吧,出发之前穿在身上。这是几本招法,以你的天赋多练一点也没关系,你没
事的时候练练,咱们欲门虽然衰败了,但底子还是有一些的,最后给你些银票,
够你挥霍一阵了,好了就这些了,为师明天就不送你了,今日就全当做为你送行
了」说完她也不等陈予轩回话,便走出房去。

  「宗门能否再次兴盛就看你的了」站在一颗树上,观望着遥远的一间屋内,
美妇喃喃道。

  「虽帮了你,但也有些利用了你,希望你自己争点气吧,别说这小子体内功
力还挺深厚,刚刚那些阳精竟然抵得上我数年苦修咯咯咯」想到此处美妇双颊有
些微红。

               待续——

  微肉的一章,之后尽量多写点肉文,主要是刚开篇,需要交代的实在忒多,
等主角下山就好了,正是开启采补模式,人妻,少妇,萝莉啊,姐妹花啊,母女
花呀之类的肯定不会少滴——

  师傅可不能这么早就收了,而且师傅不是那种人尽可夫的人,hhhhh。

  主角娘亲也没绿,大家放心,福王是条舔狗,hhhhh舔到最后肯定一无
所有。

  有不少人肯定以为黑衣人是福王暗中派去的,利用完了就杀了,其实不是的,
皇室现在实力怎么说呢,不强不弱。

  太多的我就不透漏了,大家等着更新吧,今天周四更完之后这周就无更了,
大家放心哈,下周肯定有肉,马上就要正是进入高肉阶段了。

  最后无耻的希望大家多点点赞,hhhh上一章才60赞,我老书不无耻要
赞的情况下貌似还有七八十呢。无耻的时候都能过百,拜托各位读者大大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