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 第三章

  • 【仙韵】 第三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朔风刀
首发:首发
时间:2020.10.28
字数:10164

            第三章至尊双宝玄火神君

  烛光曳曳,拽出两道悠长的身影,倒映在洁白的墙上。

  天地寂静,齐云和母亲并排而卧,屋中清冷,只有母亲身上淡淡的香味,钻
入齐云的鼻中。

  母亲背对着齐云,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

  而齐云,则是仰视着屋顶,清凉的眸子灵光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二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颇为沉闷。

  许久后,柳如烟开口了:「云儿,想什么呢?」

  「没什么……」

  听到母亲这么说,齐云摇了摇头,刚打算闭上眼睛,就见背对着他的柳如烟
突然翻了一个身,转头看着他。

  「母亲……」

  视线相对,齐云想了许久,最终似乎是下定决心,将自己内心深处一直以来
的疑惑问了出来。

  「爹亲他们……还有太上道,是为什么,遭受这种灭顶之灾的?」

  齐云虽年少,但毕竟是往日里的太上道少主,并不是蠢人,地仙之姿啊,何
等高贵,更何况实力到了他们这种地步,不是什么特别逆天的东西出世,一般的
天材地宝已经勾引不起地仙的兴趣,太上道纵使屹立万年,说到底只是中土的第
一大派,连中土都还没统一呢,又怎会威胁到南疆和海外,又怎会引起了三界的
大动荡?七位地仙同时出动,怎么看也不像是单单为了覆灭太上道……往日里齐
云没问,但现在,四下无人,定所暂安,齐云不得不问。

  听到齐云这般说,柳如烟的眼神闪动了几下,随即就见她轻轻地开口道:
「云儿,为娘尚在,这些你不用考虑,为娘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你只需安心
提升实力,以后为你的父亲,为太上道……报仇!」

  「但是……」

  听到母亲这般说,齐云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而换了个话题道:「母亲,萧澈
是地仙之姿,我们又身处万剑门中,是要如何离开啊!」

  这件事,也是齐云的忧心之一,萧澈好歹也是一门之主,更是地仙之姿,父
亲在世时曾经说过,修行之路,绝对不可小看任何一个敌人!萧澈既能成为万剑
门的门主,且又随同父亲、母亲一般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地仙,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算是中土现在最顶尖的存在了!而且了,世人虽只记得白衣剑仙,但齐云知道,
萧澈当年可是被称为剑圣!只是母亲的身姿太耀眼,遮住了萧澈的锋芒,使得人
们暂时性的忽略了这位地仙,但是能够和父亲、母亲打的难分难解,齐云相信,
凭现在的自己和母亲,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开萧澈的手掌心的,难道……真的要一
辈子如同囚犯一般困在这里吗?

  「等!」

  柳如烟目光灿然。

  「等一个人!」

  她没有多说什么,但这一句话,便胜过千言万语。

  齐云相信,自己的母亲有办法摆脱这个困境,虽然齐云不清楚母亲口中的那
个人是谁,但是母亲既然这么说了,齐云便不需要担心了。

  「母亲……我今日,无意间进到了万剑门的一处禁地,那里灵气很充沛,适
合修炼……」

  「好,你明日便接着去吧,无须顾忌万剑门的门人太多!」

  其实不需要母亲交代,齐云自己也心知肚明,那处月婵谷灵气充裕,鲜有人
来,显然是独属于萧澈亲传弟子楚月婵的修炼圣地,自己冒冒失失闯入,相信在
自己闯入的那一瞬间,萧澈已然知道,毕竟凭萧澈的修为,心一动千万劫,怎会
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只不过因为母亲的缘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况且
……他也希望自己早日提升修为,达到凝煞炼罡的阶段吧!

  因此在母亲话音落下之后,齐云便点了点头,在入睡之前,齐云也和自己的
母亲把那把废剑择主的事情说了,母亲拿出来观视,竟然在这把废剑上面发现了
血途漫死尘的气息,或许也正是因为废剑上的气息感应到了齐云身上的天河飘星
沙,才会主动认主齐云吧。

  数万年之前,太上道、万剑门、天师教等等现今的大门大派都还没有成立,
中州战乱四起、民不聊生,期间也诞生出了许多邪魔外道、枭雄霸主。而这当中,
有一地仙级别的人物出世,名唤玄火神君,这玄火神君早年没有跨入地仙行列之
前,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邪门散仙,传闻当年的玄火神君只是一个散修,无门无
派,本应该资质平平,但是却被他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处仙人遗宝,获得了仙
人的全部传承,且那处遗迹就位于一处火山之侧,下接火脉,他便以此为基,展
开修行,到了后来,他的元神已经与地下的火脉融为一体,他以火脉为要挟,当
谁危及到自己生命的时候,他就自爆元神。元神一爆,整个火脉喷发,山摇地动,
岩浆流窜千里,毒火灰烟覆盖数省有余。数以千万百姓的生命,悬于毫发之间,
投鼠忌器,谁敢轻举妄动?纵然,玄火神君敢这样做,绝对是形神俱灭、真灵消
磨的下场。问题在于,数千万含冤受死百姓的怨魂,有一部分受到因果的牵引,
会降临在逼迫他的修士身上。数十万,上百万的怨魂缠身,那是什么结果?这业
障之力,如同附骨之疽,数世轮回,不散不灭,前途尽毁。试问,哪个修道人,
敢拿自己的前途去拼?所以,玄火神君虽然无恶不作、烧杀抢掠,却是被他一路
平安的从散仙晋升到了地仙之列!诸多的正道中人对此也无可奈何。直到他成就
地仙之位,或许是因为实力强了,玄火神君便开始飘了,离开了地脉,在中州之
地开宗立派,想要再创辉煌,当时他依仗的便是从仙人那里传承来的两大至宝—
—天河飘星沙及血途漫死尘。

  这两件法宝在当时乃至后世都引起极大地轰动,天河飘星沙,顾名思义是天
上星河之沙,传闻那位飞升的大能在飞升之余,上达九天,在星河之畔,以大法
力捏碎星陨,研磨成沙,之后又不知道以什么手段炼化,形成了天河飘星沙这一
防御法宝。法宝运转起来就像是运转沙子一样,可自主护主,反弹一切伤害,风
火雷电难伤分毫,可以说,这件法宝运用得当,足立于不败之地。

  第二件血途漫死尘,则是那位大能以当时的中州大地百万战场的阴兵怨气所
聚,原理上和现在的天师教的道兵如出一辙,但比道兵强大数倍,这些怨气、戾
气、不甘、不舍等凝聚成尘,洋洋洒洒,数以万计!上面的负面气息有多浓烈,
只有炼化了法宝的主人才能知晓。血途漫死尘运转起来,一切天材地宝、法力神
通,皆可被化为无形,妙用之能,堪比上古法宝七宝妙树,轻轻一刷,法宝飞剑、
法力神通,尽皆消弭。有此二宝在手,玄火神君可以说是稳立不败之地,进可攻
退可守。

  直到后来,一次意外玄火神君招惹到了当时中州最耀眼的三位天才,三位年
轻地仙以强横之姿独战玄火神君,四人打了足足十年零八个月,最终三位年轻地
仙把玄火神君的法力彻彻底底的消磨干净,这才斩了这位祸害中州数年的强大妖
道。

  但是过程中那两件让修行人士念念难忘的无上至宝,也是随着玄火神君的消
亡消失的无影无踪,三位年轻地仙斩杀了玄火神君这位大魔头,终也功德圆满,
紫气东来、白日飞升。其中的一位,就是太上道的祖师——紫英真人!

  若是被人知道,天河飘星沙这等通天至宝在齐云的身上,绝对引起轩然大波,
因此在托付齐云这件法宝之余,母上柳如烟便告诫他,非生死之刻,这等通天至
宝决不可显于人前。这也是柳如烟能够给予齐云的,最后的依仗!

  第二天,天还未亮,齐云已经是起床来到了月婵谷当中。

  清早的月婵谷,灵气四溢、浓稠成雾,青草树木迎风摇曳,尽展玄妙气息。

  自从昨日碰到了楚月婵,这位万剑门鼎鼎有名的大师姐便对齐云坦诚相待,
不责怪他擅闯宝地不说,还让他可以随时来此修行,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齐云,
是在肆无忌惮的享用万剑门的全部资源来修行,这等机遇,对于一个外人来说,
也是非同一般。

  说起那楚月婵,不似假装,确实是心性单纯,道心如镜、波澜不染,对齐云
这等外人竟是毫无防备,就像是她说的,从拜师之余,就在这处月婵谷中清修,
从来没有出过谷地,自然不知道人性复杂、世态炎凉。

  齐云刚刚盘腿坐下,正要运转河车,突然自那草皮之下,阿元窜出。

  这灵猫也不知道是怎样,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便对齐云无比亲近,齐云刚刚
运转河车,那从地皮下面钻出的灵猫就窜上齐云的肩膀,在他的肩头小憩了起来。
齐云反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转而静下心来修炼。

  月婵谷之地,灵气充沛,修炼起来,事半功倍,齐云调整心态,法力自视,
身体720窍穴,已开之穴正如点点星光亮起,奇经八脉、融会贯通,有浓厚的
天地灵气相助,齐云自然可以冲开窍穴,实力寸进。

  这一修行,便是足足三四个时辰有余,当齐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
日上三竿,灵雾消散,婵谷秀丽,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却是瞳孔一缩,只感觉心
脏像是被某种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一样。

  他的面前,正有一个女子,歪着头、满脸微笑的看着她。

  阳光洒在她的脸庞,遍布金黄,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风吹秀发,嘴角上翘,
露出一抹,足以让整个世界都为之亮丽的微笑。

  「你完事啦?」

  楚月婵看着齐云,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了齐云能够看到楚月婵脸上肌肤的
每一个毛孔,甚至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面对笑眯眯的楚月婵,齐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楚月婵的小嘴紧紧地撅了起来,她抬手在齐云的眼前晃了晃,开口道:「怎么了
你?发什么呆啊!」

  「没……没事!」

  齐云反应了过来,满脸赤红。

  他视线慌乱的从楚月婵的脸上挪开,只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道心好似都乱
了一般,唯独那楚月婵,不谙世事,没有看懂齐云的尴尬,只是略有些疑惑,不
过两人间的尴尬转瞬即逝,那憩息在齐云肩头的灵猫不知何时也是醒来,伸出舌
头舔着齐云的脸颊。

  「阿元!」

  看到自家灵猫这般动作,楚月婵兀自详装嗔怒,喝了一声,那灵猫置若罔闻
的抬头看了看楚月婵,又看了看齐云。

  只听后者嗔怒道:「不礼貌!」

  「没事!」

  齐云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灵猫的脑袋,这小家伙或许也是未见生人,尤其喜
欢粘着自己。

  「我看到了,你挺厉害的呀,又开了一穴!」

  楚月婵换了一个话题,上下扫视着齐云。

  「还行!」

  齐云挠了挠脑袋,心底深处竟然升起了一丝的不好意思。

  反倒是楚月婵,随即说道:「云公子,月婵谷你还没真正逛过了吧?我带你
去一处地方!」

  说罢,楚月婵朝着齐云示意,后面缓步跟上。

  二人在这谷中漫游,齐云看得出来,这处月婵谷,似乎是特意为了楚月婵建
造的,而且极有可能是出自他的师父萧澈之手,因为整个月婵谷从外面看过去,
只是一处山头,范围并不算大,但走在内中,湖泊、山川、树木、草地,应有尽
有,俨然就是一处世外桃源。

  楚月婵带齐云来的,便是平原尽头的一棵桃树下,这桃树生长在悬崖边,树
枝粗大、枝繁叶茂。

  树下有一青石案,案上放着一张横琴,显然之前齐云听到的琴声,就是楚月
婵从这里弹拨出去的。

  后者缓步走到崖边,向着远方眺望。

  山川草木、鸟兽虫鱼,包括万剑门的山门,全都一览无余。

  楚月婵站立在崖边,看着远处的万剑门,人头攒动、热闹非常,她的眼神当
中流露出一丝羡慕,以及一丝夹杂在当中,难以言明的哀伤。

  察觉到后者的表情变化,齐云皱了皱眉,只见此时,崖畔起风,卷起满地的
桃花,还有那如瀑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华裙摇曳,风姿卓著。

  似是风吹得狠了,楚月婵抬手将耳畔的一缕长发放至了耳后,一瞬间的风姿,
万千风情,看得齐云都不由一呆,只听后者缓缓道:「齐公子……外面的世界,
是怎么样的啊?」

  「外面的世界啊……」

  齐云看着满脸惆怅的少女,缓缓道:「多姿多彩,五颜六色吧!」

  这一瞬间,两人皆有一丝伤感,一个,是被禁锢在这月婵谷中,从未出去过
的金丝雀;一个,却是即将被禁锢在这里,再也不会离开太远的笼中人,这一瞬
间,对于楚月婵,齐云竟有了一丝的心心相惜。

  若是……她不是万剑门的人,该有多好啊!

  齐云感慨之余,那楚月婵却是转身自桃花树下坐下,青石案上的琴弦,被她
轻轻拨弄。

  清亮的琴声响起,就见她自顾自说道:「自拜师之余,我便被师傅放在这里,
鸟兽虫鱼为伴、花草树木为友,师傅为了让我修炼,内外都设了禁制,我除了修
炼,也唯有在这崖畔,看看我们万剑门的大好河山。师傅说过,我是未来万剑门
的掌教,肩扛门派振兴之责,除了修炼,其他的事情应该少接触,这么多年了,
我连这处月婵谷都没有出去过,唯一见到的,除了师傅,就只有齐公子你了…
…」

  楚月婵说到这里,再次轻轻地拨弄了一下琴弦,轻声悠扬,如笼中丝雀,透
露着丝丝向往自由之意。

  「都不容易,诺大的门派之责,你一个小女子想要扛起来,压力该有多大啊!」

  这一句话,齐云也算是有感而发,当年的他,和现在的楚月婵,基本类似,
只不过现在,除了复仇,再无其他!

  齐云能忍,自然也能等。而楚月婵,虽向往自由,却明白自己肩头的责任,
此时的桃树下,这一男一女,却也是一对变相的可怜人。

  许是明白彼此的心境,齐云与楚月婵,倒是相谈甚欢。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第二天清晨,当齐云再次来到月婵谷的时候,
他的手里拿着一窜糖葫芦,这是齐云今早特意下山买的,包裹着糖衣的小吃让楚
月婵的双眸闪着亮光,微风吹过,卷起满地的桃花,凤儿拂过颤动的树枝,粉色
的桃花飘落,正落在楚月婵素朴的发钗上。

  吃着糖葫芦的她俨然为觉,唯有那对面的齐云,抬手轻轻地捻下那一朵桃花,
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说不出的情愫在两人中间蔓延……

  不知不觉,一月的时间眨眼即过,这一个月里,齐云每日清晨便会去那月婵
谷中修行,傍晚即归,而他的母亲柳如烟,因为万载空青的帮助,所受的暗伤也
渐渐好转,期间万剑门的门主萧澈也来过几回,但都被自己的母亲打发走了。

  直到今日,母亲柳如烟突然让齐云去报名参加万剑门的三教会武,原来在不
久之前,万剑门、天师教、云山府,三个迄今为止中土最大的教派高层一起达成
了一个协议,那就是自太上道成立前就一直拥有的传统——三教会武!简单来说,
就是各个门派间年纪相仿的年轻一代聚在一起互较高低,自太上道还存在的那个
年代就延续下来的传统,只不过当年是由太上道主持,现在轮到了万剑门。

  太上道覆灭至今,一年时间还未过,中土的格局,已经是天翻地覆。齐云作
为质子,曾经的太上道少主,自然也知道三教会武。这三个教派中的年轻一代,
不仅仅代表着各自宗门的最强者,更代表着整个中土年轻一代最顶尖的战力,或
者说……未来三教的最强者!

  这些年轻一代的弟子,齐云都认识,或者说,有不少人还是齐云的朋友,彼
此都有交集,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天翻地覆,现在的他,作为万剑门的质子,
本应该是没有名分和地位参加这场三教会武的,但是他的母亲柳如烟还是让他报
名了。距离参赛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而参赛的资格,也是以二十岁为顶,河车
周天大成为限。不过纵观三大门派,能够在二十岁以下的年纪河车大成,基本上
是一个人都没有,虽然自己近日来朝夕相处的楚月婵自己看不清虚实,但不排除
是一些自家的法术隐藏了实力,但是纵观古今,也绝对没有二十岁以下就河车大
成的,毕竟一旦凝聚了法力,那么凡人就将跨入仙侠之士行列,凝聚的法力会每
日自动在身体里面循环、排除毒素、温养身心,因此一段时间下来,河车大成的
修士,差不多有两百多年的寿命,凝煞、炼罡之后,罡气、煞气环绕,差不多有
千年的寿命,过了天劫成为散仙之后,差不多有两千到三千年的寿命,成了地仙,
那更是遥遥无际。不过寿命这般长于普通人,修行之事,自然也是难与上青天,
很多人纵观一生,从踏入修行行列到寿终正寝,都未必能够真正的河车周天大成,
而齐云,十五六岁的年纪,720个穴窍已经开了一半有余,这等天赋,在三大
教中的年轻一辈弟子当中,也算是靠前的了,所以这三教会武,如果齐云参加,
对他是真的有好处而无坏处,不单单能够和昔日的好友叙旧,更能知道彼此的深
浅,尤其是万剑门的这些内门弟子,知道了深浅,以后发生矛盾,也能料敌于先。

  其实不单单是齐云的母亲,齐云自己也想要报,只不过考虑到自己身份特殊,
所以一直没有,现在听到母亲这么说,齐云自然是第一时间应承下来。

  当即,他便前往万剑门的弟子报名处。

  「唉?这不是那个侄子么?」

  「对啊,太上道的少主,他来这里干什么?」

  「不会是要报名三教会武吧?以什么身份和资格?咱们万剑门……还是他们
太上道?」

  「太上道都覆灭了,当然是咱们万剑门喽!」

  面对突然出现在报名处的齐云,就像是某个话题点突然引爆了一样,登时造
成了不小的轰动,三教会武的时间虽然尚有三个月,但从今日开始,报名工作已
经如火如荼的展开了,齐云这个身份敏感特殊的人突然出现在此,自然也是引起
了一番轰动。这些个平日里对齐云阿谀献媚的内门弟子,此时却是纷纷抱着看好
戏的态度引论了起来。这要搁在太上道还没覆灭之前,这些个万剑门的内门弟子,
哪个不是想要使出浑身解数巴结自己这位太上道的少主,如今太上道覆灭,自己
成为了质子,这些人,便纷纷想要踩在自己的头上,彰显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和满
足欲,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就算是修行人士,也跳不脱这个丑恶。

  对于这些人,齐云自然是选择无视。

  他不是傻子,没有必要在这些小喽啰身上浪费力气。

  因此,顶着一众人评头论足的压力,齐云昂首阔步,从人群中穿过,朝着报
名处走去。

  当他即将走到报名处的时候,却是有几个人影窜出,强横拦住了齐云的道路。

  「你就是齐云吧?那个太上道的丧家之犬?」

  说话的是一个女声,声音总让自己有着几分熟悉。

  齐云抬头,入目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庞,恍惚间,竟是与自己的母亲重合
在了一起。

  不过短暂之后,齐云便发现,这人虽然像自己的母亲,但也只是像而已,五
官当中虽有自己母亲的影子,但那浑身的气质,却和自己的母亲相差甚远,甚至
对于自己,总有着一股莫名的仇视。

  只见那拦路的女子年纪与自己几乎相仿,一袭红裙裹身,瀑布般的长发随意
的披在身上,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红玫瑰一样,充满了艳丽和娇贵。一张
容颜与自己的母亲真的是相似非常,眼睛、眉毛、嘴唇等等,少说也有五六分之
像,只不过,自己的母亲清冷高洁,而这名拦路的女子,却是妩媚泼辣,尤其是
看向自己的眼神当中,总是有着一丝不加以掩饰的敌意,或者说……恨意?

  齐云皱了皱眉,面对女子拦路,口吐的讥讽之语,齐云并没有生气,而是冲
着女子拱了拱手,礼貌道:「这位仙子,有事吗?」

  说话不卑不亢,即便面对万剑门的内门弟子围观,依旧面不改色,这等年纪,
却有这等心性,一些报名的内门弟子看在眼中,也是纷纷暗自称赞。

  其实他们也不傻,齐云不论怎么说都是太上道的少主,背靠那么一尊庞然大
物,起步又岂是他们这些内门弟子能比的?虽然说太上道前不久覆灭了,但那是
地仙级别的战争,别说齐云了,就是在场的所有内门弟子一起上,地仙一个眼神,
就能全部碾压成肉泥吧?

  因此,虽有不少人对齐云冷嘲热讽,但更多的,对于这位和自己同龄的人物,
却是忌惮许多。能够成为万剑门的内门弟子,又岂是庸才或者废物?

  不过这拦路的女子,却是好似和齐云有着不死不休的大仇,如果说眼神能杀
人的话,恐怕此刻的齐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而且要不是门主萧澈早有吩
咐,不准伤害齐云母子,说不定现在的齐云,已经被女子剁成肉酱了。

  这份刻骨铭心的恨意,齐云也有过,只不过被他很好地隐藏了,但是这名拦
路的女子,却是没有丝毫的隐藏。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太上道当年的少主,想不到当年威风凛凛的太上道
少主,如今也是成了落水狗了,怎么还报名和我们参加三教会武啊?莫不是自己
没了门派,可怜巴巴的需要我们收养吧?」

  女子赤裸裸的讥讽一出,周围的众多内门弟子,登时便戏谑的围观了起来。

  而齐云,依旧不卑不亢,一脸的风轻云淡,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女子
讥讽的对象不是自己一般。

  他往前踏了几步,想要绕开女子前去报名,却见那女子身后出来一名长相英
俊的内门弟子,伸手拦住了齐云的去路。

  「齐少主,你的架子还真是大啊,我们李师姐和你说话,你都不搭理的吗?」

  「李师姐?」

  男子的话,让齐云眉头一挑,抬头看了女子一眼。

  「原来……你就是萧澈收的二弟子啊?不过是一个我母亲的替代品而已,不
知道的还以为是萧澈的亲传弟子拦路了呢?」

  齐云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话,杀人诛心!

  李如烟的大名,在数年之前齐云就在太上道听闻过,当年萧澈收这名外貌与
自己母亲及其相像的女弟子为关门弟子的时候,还曾在修行界引起一阵的八卦之
风,毕竟那萧澈对齐云的母亲有多痴迷,已经在整个修行界当中不算是隐秘了,
尤其是萧澈至今未续妻,未有一儿半女,不少人都猜测是和齐云的母亲有关,直
到萧澈收了这名李如烟为二弟子,这名二弟子的大名,便在修行界传递了开来。

  纵使是太上道中,也有不少的猜测和流言蜚语,简单来说,就是萧澈收授这
名二弟子的动机不纯,至于如何不纯,男人都懂……当然,这些都是猜测,但不
妨碍成为谈资。

  太上道都知道,那么万剑门……又岂会不知道呢。

  齐云平淡无奇的一句回话,登时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再配上他那古井
不波的表情,杀伤力十足!

  其实,被软禁在万剑门这么久了,这还是齐云第一次和万剑门的内门弟子发
生冲突,而且第一次,便遇到了萧澈的亲传弟子,在万剑门中地位超然的李如烟,
若换做寻常质子,自然是唯唯诺诺,不敢还击,但齐云却不同,仗着那个人人都
知道的约定,可以在万剑门中横着走!

  果不其然,齐云话一出口,对面的李如烟便一阵神色变化,暴怒、愤慨的神
情不间断的在李如烟的脸上浮现,当中还掺杂着不加丝毫掩饰的杀气,但是这些
杀气,全部都对齐云造成不了丝毫影响,母亲对萧澈的重要不言而喻,而自己对
母亲的重要性也不用多说,而萧澈在万剑门中的威望,包括这名拦路的亲传弟子
的心目中,更是不用多说!

  简单一句话,齐云便搬回了场子。

  反倒是那二弟子李如烟,脸色阴沉的好似能够拧出水来,一旁的那名俊俏的
男子显然也是李如烟的跟班,登时便暴怒的冲着齐云吼道:「放肆!」

  这句话出口,配合着那气场,倒真好似一只出笼的猛虎,能够将齐云吃掉似
的。

  不过齐云对此并不感冒,他迈步从男子旁边走过,同时留下一句话:「纵使
我是质子,你们也奈何不了我,看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吧!在你们掌教的心中,或
许你们还没有我这个外姓人重要呢!」

  短短一句话送出,齐云一步不停的朝着报名处走去。

  这番小骚动,报名处的万剑门长老也看在眼中,但是他们并没有阻止,甚至
连个眼神都没有,面对齐云的报名,也是冷静的仿若事不关己一般。

  将一切处理完之后,齐云纵身飞跃,朝着自己与母亲的别院而去。

  彼时的母亲,正坐在院子当中的青石凳上,齐云的身形刚刚落下,母亲柳如
烟宽松的袖袍便是一甩,一道无形的透明剑气突然射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奔着
齐云的面部袭来。

  齐云眼神一滞,脚尖刚刚沾地,身子已经是快速的朝后倒下,那透明的剑气,
几乎是削着齐云的头皮而过。刚躲过这道剑气,齐云还未喘息,那飞射出去的透
明剑气又折返了回来,而且这次是一道变三道,照着齐云后心射来。

  齐云脚尖一剁地面,身子瞬间拔地而起,刚飞至空中,那三道剑气已经是疾
射而来,齐云手势一翻,自纳戒当中取出废剑,剑身翻舞,「叮叮」几声金石交
击之声响起,就见那三道剑气被齐云利用废剑打退了方向。

  不过那几道剑气也是刁钻,刚刚被齐云打飞,便转而由三把变成了六把,照
着齐云折射而来。

  齐云心随意动,法力挥洒间,废剑离手,随心而动,像是被一张无形大手掌
控着一般,废剑半空中舞动,将那六把透明剑气全都挡在了外围,无论那六道透
明剑气从何种方向袭来,都会被废剑轻松地挡下。

  如此这般了几个回合,便见六道剑气转瞬消失,而齐云,也是重新回落到了
院子当中。

  「不错,看来这一个多月,你也没有荒废!」

  刚刚落地,齐云便收到了自己母亲的夸奖。

  只见自己的母亲正安静的坐在院子当中,面前的石桌上,泡着一杯热茶。

  一身白衣的母亲,长发并没有收拾,只是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披在肩头,浑
身上下朴素淡雅,看不到一丝的奢华之气,唯一的一点,只有发簪上的那支碧玉
玉簪了。

  现在的母亲,就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坐在那里,更如同是寻常的凡俗
人家,没有一点儿仙气,也没有一点儿朝气,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一亩方塘当
中盛开的水莲花,轻风拂过,微微摇曳,这种古井不波的心境,齐云在自己母亲
的身上还是第一次看到。

  「三教会武的事,报了吗?」

  母亲眼帘轻抬,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仿佛说的就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一般。

  「报了!」

  齐云点点头,母亲让他做的事,他没有一件不是放在心上。

  「那就好!」

  微微的将一缕飘散在脸颊的长发挽至耳后,柳如烟抬手将自己鬓间的碧玉簪
子拿了下来,拉起齐云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掌上。

  「云儿,太上道覆灭,万年底蕴被瓜分,为娘身上也没什么了,只有这一把
簪子,你好生看护,等到一个月后的三教会武,这个簪子能护你一时平安!」

  「母亲,我……」

  听到母亲这么说,齐云眼神闪动,从太上道覆灭至今,自己的法宝、珍藏全
被收走,浑身上下唯一还算得上是法宝的,只有储物纳戒了。而母亲,基本上情
况和自己差不多,唯一留下的这几样,或许还是那万剑门的掌教法外开恩,亦或
者是母亲使用了什么手段,藏了几样,但是无论如何,肯定不多,只是齐云没有
想到的是,母亲的这些藏私,竟然全都给了自己。

  「母亲,你的伤还没好,你留着吧……」

  虽然不知道那玉簪有什么功效,但是从那莹莹的流光来看,绝对不是什么普
通的法宝。

  「你拿着,母亲道基受损,暂时也用不了,这上面被母亲附了一层神识,只
有当你真正遇到致命危险的时候,这个法宝自会启动!」

  一边说,母亲柳如烟一边强硬的将玉簪塞在了齐云的手中,看着那玉簪,齐
云感动非常,缓缓五指并拢,握住了那玉簪。

  母子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但彼此的眼神当中,却是有着莫名的光泽滑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